207恭喜你,你以后幸福了/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晨真想挥手打过去,可她被穆成钧握住了肩膀,没法动弹,两个膝盖跪的生疼,关键是她全身都痛,苏晨身子往前扑去,肩头颤抖着。

“这个便宜,我还真不想占。”

穆成钧一刻不跟她松开的样子,他继续圈住苏晨的腰,他居然毫无阻碍,这一点也确实出乎穆成钧的意料。

他之前不是没有试过,苏晨挑选出来的那个秘书就千方百计想要勾引过他,两人都到那一步了,可穆成钧清清楚楚记得当时的感觉,他要不是力不从心,也就用不上酒店抽屉里的那些东西。

他跟苏晨一共也就只有两个晚上,应该是巧合吧,正好遇上他身体能行的时候。

可这第三次,又怎么算呢?

穆成钧没有感觉到丝毫的不适,他就像个正常人一样,欲望在体内翻滚着,他太想念这样的感觉了,他说不出那种雀跃感,就好像是一个瘫痪已久的人忽然能站起来了,苏晨体会不到他的这种患得患失,她只知道自己快难受死了。

“穆成钧!”她指关节处泛白起来,“你要么现在就放开我,要么……”

要么,至少也要轻点吧!

穆成钧胸膛紧紧贴向苏晨的后背,他语气放柔下来,话中带着一种说不明的蛊惑。“好,我一定轻点,但是你也得配合我,我们慢慢来,久一点。”

“你疯了吧你!”苏晨听到这,又要开始挣扎。

穆成钧双手撑在浴缸边上,苏晨只能低下身去,整个人完全被穆成钧给控制住。

“苏晨,我现在也不瞒你,我是有很多力不从心的时候,我想试试我的极限在哪里,我想在你身上试试……我还究竟能不能做个正常人。”

苏晨难受地想要退开,难免口不择言起来,“干嘛非要找我试?”

“那你是想让我去找别人?”

苏晨咬了下唇瓣,她如果说是的话,穆成钧真能做得出那种事来吧?她话到喉间,却又被自己吞咽了下去,她……似乎是不想他出去随便乱找。

她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前分明是希望他夜不归宿才好。

穆成钧看了眼她的小脸,虽然没有得到苏晨的回应,可其中的意思,他总能明白个一清二楚。

男人低声轻笑,苏晨听到了他的笑声,有些恼怒起来。“你笑什么?”

“没什么。”穆成钧手掌在她背上轻揉,苏晨想要起来,穆成钧的手摸向她的膝盖处。“是不是跪着难受?”

“是,要不你来试试?”

“那好,我们去床上。”穆成钧说完这话,退开身后率先起身,站到了地上,穆成钧一把拉过苏晨,将她直接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苏晨浑身沾满了泡沫,“放我下来,我还没冲干净呢。”

“泡沫不脏,不用冲。”

“你口味也太重了,放我下来冲澡啊。”

苏晨整个人倒挂着,手臂垂下去,白色的泡沫顺着身子往下淌,到了卧室,穆成钧将苏晨丢到床上,她浑身黏黏稠稠的,穆成钧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

苏晨得到自由后就想下床,穆成钧伸手握住她的脚踝,她挣扎下,居然挣开了,穆成钧见状,干脆整个人压了上去。

“太滑了,不过这样也好,待会你可能就觉得轻松了。”

“什么?”苏晨一问出口,就紧接着骂了句。“流氓!”

穆成钧失笑,居高临下盯着苏晨的脸,“你怎么还骂人?”

“你……你话说的……”

“难道不是吗?”穆成钧双手按住了她,“我今天非得弄明白了不可,苏晨,你说要是我只对你行,遇上别人却做不到最后,你说我该怎么办?”

苏晨拧起好看的眉头,“这话不应该问我,应该问你自己。”

“要真那样的话,你就要受累了。”

苏晨双手推着穆成钧的胸膛,“放心,不会那样的……”

穆劲琛回到训练场,房间内亮着灯,他放轻脚步走了进去,许流音听到动静,原本闭上的眼睛一下睁开。

“你回来了。”

“不是让你好好地睡觉吗?”

她丢开手里的书,“刚才做了个噩梦,吓了我一大跳。”

穆劲琛在床边坐了下来,许流音看了眼他身上,“没受伤吧?”

“没有,轻轻松松就搞定了。”

她伸手在他身上摸了摸,男人面露狐疑,“做什么?”

“不放心啊。”

穆劲琛失笑,一把抓住许流音的手,“今晚最惊险的是我大哥,我没事。”

说到这,穆劲琛从兜内掏出了手机,“具体怎么处置辛家的事,我还得问问他。”

穆劲琛给穆成钧打了个电话,穆成钧的手机塞在西装裤的裤兜内,那条裤子脱在了浴室里面。苏晨听到手机铃声一遍遍传到耳朵里,她用手隔开穆成钧的脸,“你的电话。”

“别管它。”

“说不定有急事呢?”

“再急的事,也急不过现在的事……”

穆劲琛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通,他手指在屏幕上轻敲两下,“不会是回去的路上出事了吧?”

“要是出事的话,那边应该会通知你吧?”

“以防万一,我还是再打个电话回家里吧。”

穆劲琛立马又拨通了穆太太卧室内的座机号,没过多久,电话那头传来穆太太的声音。“喂?”

“妈,是我。”

“劲琛啊,你回来了吗?”

“我在训练场,”穆劲琛看眼时间,“妈,大哥回来了吗?”

“早就回来了。”

男人修长的双腿交叠下,“早回来了?那怎么打他电话,他不接?”

“有可能没听到吧。”

“不可能啊,他应该知道我稍后会找他有事。”

穆太太想了想说道,“可能是睡了。”

“他还能睡得着?”穆劲琛可不相信。

穆太太忙着追问今晚的事情,“劲琛,你把来龙去脉跟我讲讲清楚,成钧和苏晨回来的时候很狼狈,我也不好多问,先让他们去休息了,可我这颗心定不下来啊。”

穆劲琛单手撑在身侧,随口安慰着她,“妈,我明天跟音音回家,到时候跟你详谈吧,你也别太担心,事情都过去了。”

“我看晨晨的样子,怎么像是从泥里边爬出来似的?”

“嗯,今晚确实挺凶险的,可能晚一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穆劲琛说到这,脑子里立马想到了穆成钧,“妈,我哥回来之后的情绪怎么样?”

“情绪?”穆太太双手抓着话筒,她倒没发现穆成钧有哪里不对劲的。“挺好的,就是受了伤,我都担心死了。”

“我到的时候,大哥被人按着,辛世勋还想将几年前的事上演一遍。”

穆太太听着,心如刀绞,脸色惨白如纸,她深吸口气后缓缓说道,“幸好老大回来的时候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的……”

听了穆劲琛这样一说,穆太太也担忧不已,“但他不会是又受了什么刺激吧?所以电话也不接?不行,我得过去看看。”

“妈。”穆劲琛开口唤住她,“他要有事的话,回来的时候就表露出来了……”

“那怎么电话都不接呢?”

穆劲琛陡然想到了什么,“妈,他不会现在这个时候……在做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吧?”

穆太太怔了怔,一时没反应过来穆劲琛这话是什么意思,直到电话那头传来许流音的说话声,“你又不正经!”

“要死了,”穆太太赶紧接口,“一天到晚脑子里没个正形。”

“妈,百分之百是这样的,大哥今晚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会等着我的电话,您看看,他连手机都不接,肯定是在办急事!”

穆太太打住穆劲琛的话语,“你大哥不是那样的人。”

“您也太看得起他了。”穆劲琛随后又笑道。“要不,您上楼去看看?”

“我才不去!”穆太太坐向床沿,“怕是今晚折腾得太累,睡了吧。”

“就他那个性子,别人咬了他一口,他不咬回去就能蹦跳半天的劲,他能睡得着觉?”穆劲琛这么想着,慢慢的还来气了,“妈,您说他是不是太过分了?我这替他操心的,还想着问问他辛家剩下的人该怎么对付,他倒好,我这还没进被窝呢,他就先享受起来了。”

“去去去!”穆太太恨不得立马挂了电话,“有事明天再说,挂吧。”

“妈,您倒是上去看看啊——”

嘟嘟嘟——

对面传来了电话挂断的声音,穆劲琛将手机丢到床上,看了眼许流音,“我怎么觉得这么大的挫败感呢?”

“你本来就不正经,今晚出了那么大的事,你大哥和大嫂肯定睡下了。”

“你不了解他,”穆劲琛勾了勾嘴角。“你们都没我了解他。”许流音忍俊不禁,“是啊,我们都是心思纯良,也只有不正经的人看别人才会不正经呢。”

男人闻言,上半身倾向许流音,“我觉得老大的病已经好了。”

“噢,”许流音别开视线,“你跟我讨论这个,不觉得怪怪的吗?”

“不觉得。”

“他的病要是没好的话,那孩子又是哪里来的?”

穆劲琛抿了下唇瓣。“你不懂,这种事也要看机缘巧合,就不知道他面对苏晨的时候,是偶尔可行呢,还是次次都行。”

“你大哥要是知道你背地里这么议论他,肯定得吐血。”

而这个时候的穆成钧,哪里还管得了别人会怎么说他、想他。

他确实是想借着这个机会看看自己跟以前有什么不同,前两次,苏晨都是剧烈反抗的,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做到掌控自如。

苏晨拧紧眉头,整张脸蒙在枕头里面,她没想到她和穆成钧会这么快走到这一步,虽然知道难以避免,可她先前总是能躲就躲,但有些事怎么走着走着,就成了顺其自然了呢?

苏晨手肘撑在身侧,直起身子想要往前,穆成钧趴了下去,在她耳边轻轻问道。“再忍忍。”

“我实在累得不行了。”

“我知道,”穆成钧呢喃着,在她颈间不住亲吻,“苏晨,我们只要跨过去这一步就好了。”

“你说的话,很多我都听不懂,这一步?哪一步?”

穆成钧双手摩挲着苏晨的腰际,“我跟你要是能契合地完美了,我保证,我不会再去找乱七八糟的女人。”

这算什么?承诺吗?

只是这样的承诺是不是也太任性了点?

苏晨完全可以不吃这一套,“所以你要找个女人,是要能跟你完全契合的是吗?”

“那是当然,如果生活当中连性都没有了,那还怎么过得下去?”

苏晨毫不犹豫回了他一句,“那凭什么要由你来选?我也该选个能跟我契合的……”

“你再说一遍?”穆成钧说着,狠狠地掐了她一把,“你没得选,你只能选我。”

“凭什么啊?”

“就凭我是穆成钧,你是苏晨。”

男人屏息凝神,在即将极致之时,他适时收住,如此反复之后,穆成钧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痛快,他完完全全可以把控住苏晨,他只觉全身的血液都朝着一处涌去。

他抱紧了苏晨,颤抖着,随后更加用力地收紧了手臂,半晌后,他的呼吸声这才平稳,他嘴里带着笑声,冲苏晨说道。“恭喜你,你以后肯定能很‘幸’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