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撒狗粮了/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晨的脸色变了又变,司机也忍不住出声道,“你就不怕得罪人吗?”

“得罪穆先生的太太是吗?但前提也得是她啊,穆先生要是结婚了,公司里的人会不知道吗?”

苏晨完全没想到自己就是过来找骂的,她跟旁边的司机说了声,“算了。”

“大少奶奶,您别走,就在这待着,一会太太就上来了。”

那名秘书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着,她双手抱在胸前,“你们才是一对吧?”

“你胡说什么?”司机也没见识过这样的场面,他平日里老老实实开车,没想到现在的小姑娘这么厉害。

穆太太让带上来的甜点和饮料都放在桌上,没有人动,苏晨扫了眼那张空出来的办公桌,这儿有很多面孔她都记得,那些都是穆成钧手底下的人,即便过了一年,她们还都在自己的职位上。所以也怪不得别人嗤之以鼻,苏晨没有还嘴,相较身边的司机,她淡定的多了。

“要不喊保安过来吧?把她丢出去。”

“这是怎么了?”不远处,另一名穿着干练的年轻女子踩着细高跟走过来,“一个个不干活,围在这儿做什么?”

“芳姐,你来得正好,你平时接触穆先生最多,你快说说这个女人是不是穆先生的太太?”

过来的女子手里拿着一叠资料,视线随之落到苏晨身上,“是你?你怎么来了?”

“这是我们大少奶奶。”

“芳姐,你快听听,这话多好笑啊?”

被唤作芳姐的女子目露疑惑,苏晨当初就是个特殊的小秘,怎么不过一年的时间,却成了穆成钧的太太?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可以这样说,这是荒唐至极的。她尽管是穆成钧身边得力的助手,但穆成钧的私生活她也知道不少,他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结婚?

但相较边上女人的咄咄逼人,她则要稳重得多,她之前试探过穆成钧的口风,问了他一声是否还要招秘书,男人居然出乎她意料地拒绝了。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穆成钧有了个儿子。

这个儿子刚出生不久,而苏晨身边站着的男人她认识,确实是穆成钧的司机不假。

女人嘴角轻勾勒下,“是来找穆先生吗?不好意思,穆先生今天没来公司。”

“芳姐,你还跟她这么客气做什么?她说她是穆家的大少奶奶,这不就是最打脸的证明吗?她连穆先生来没来公司都不知道。”

做人总是要留有余地的,不论是说话还是做事,女人朝着那名女子使个眼色。“手里的工作做不完是不是?既然是来找穆先生的,那安排好了便是。”

“那也要预约吧?她有吗?”那名秘书冲着苏晨睇了眼,“这是公司的核心区,她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怎么能留在这?”

“好了,小刘,”女人打住她的话,“穆先生的私事我们不好过问。”

万一她真是穆先生的太太,那得罪的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芳姐,这事你应该处理好啊,保安都能叫的……”

办公室内忽然传来一阵很细微的动静,紧接着,那扇关着的门就被打开了。

穆成钧走了出来,戴着墨镜,只不过脸上很明显有伤,“吵什么?”

苏晨听到他的声音,回头看了眼,先前说话的女子立马噤声,脸色也变了,站在她身旁的秘书见状,赶忙上前几步。“穆先生,原来您在办公室。”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过来?”

“是,是。”

秘书看了眼他脸上的伤,再看了看苏晨,她心下明了不少,看来司机说的话是对的。

要不是因为苏晨,穆成钧顶着这满脸的伤,肯定不会这样走出来。

穆成钧睨了眼站在旁边的苏晨,“你怎么来了?”

“妈让我跟她一起过来,她定了些点心。”

站在旁边的一群人屏息凝神,听着两人的对话,生怕遗漏了一句话,就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苏晨喊了一句妈,紧接着,就要看穆成钧的反应了。

男人自然地接过话语,“妈人呢?”

“说是去见一个亲戚。”

两人的关系瞬间被摆在了明面上,穆成钧上前几步,看到了放在桌上的点心,“这些东西,很贵吗?”

苏晨不知道穆成钧为什么会这样问,她实话实说道,“这是妈买的。”

“一些小点心,还有茶饮……”穆成钧翻看了下,“值不了几个钱,可我怎么听见有人说吃不起呢?莫非我这个老板这样苛刻,连给你们吃饱饭的能力都没有吗?”

方才说了这话的女人脸色惨白如纸,赶忙解释,“穆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

苏晨想起了那句话,她朝穆成钧看了看,原来他从那个时候起就听见了她们的对话,可是却能等到现在才出来。穆成钧走回到苏晨跟前,冲着围在一起的那些人说道,“我养你们是做什么吃的?正事不做,只会耍耍嘴皮子,这不是菜市场,你们叽叽喳喳在这吵了多久?”

穆成钧身边最得力的秘书,也是跟着他时间最长的,眼见事情闹僵,她几步走回到穆成钧身侧,“穆先生,您息怒,这事是怪小刘,不过误会一场……”

“穆先生,我没想到她是您太太。”

“你觉得她不像是吗?”

苏晨杵在原地,她感受得到一道道射过来的目光都落在她脸上,她们觉得她不像,无非是因为她是从那个秘书的位子上起来的。

“穆先生,对不起。”小刘压着脑袋,这会惊慌极了。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觉得她是闲杂人等,为什么不直接把她轰走?你让她扰乱了这儿的工作环境,我的办公室前,难道是谁都能来闹一闹的吗?”

小刘听到这,有些搞不清楚状况,这样听来,这女人究竟是不是穆成钧的太太呢?

她刚要开口,穆成钧就直接问了一句,“我现在撒手不管,我让你赶她,你敢吗?”

小刘面色紧绷,垂着头,一语不发。

穆成钧身侧的秘书想要替她说两句话,“穆先生,这样的事情保证以后不会发生……”

“我现在没跟你讲话,你是不是也不想干了?”

小刘敏感地听到了穆成钧话里面的关键,什么叫做也不想干了?小刘喉间轻滚下,“穆先生……”

“我手底下从不缺会吵架、能轻讽别人的人。”

“穆先生,我知道我错了,我道歉,我道歉行不行?”

穆成钧看了眼苏晨,“你说呢?”

苏晨抬下头,没想到他会当着众人的面问自己,苏晨看向女子,小刘忙迎上她的视线,“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但我也没有别的意思。”

“算了。”苏晨禁不起别人这样的恳求,再说这也没多大的事。

“谢谢,谢谢。”女人笑着,神色一松。

却不料,女人耳朵里传来了穆成钧的说话声,“没出息!”

苏晨朝他看看,穆成钧一双狭长的眸子隐藏在墨镜底下,俊脸上的伤痕清晰明显,男人面无表情地开了口。“被人这样欺负到头上,最后却说一句算了,苏晨,你这样的宽容大度怎么没用到我身上呢?”

苏晨唇瓣轻动下,所有人的目光一致地投向她,她看了眼那个小刘,对方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嘴上逞能了几句,却招来了这样的祸端。

“穆先生,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

“有时候,有些事,认错了也是于事无补的,伤害已经造成。”

苏晨看那小姑娘实在可怜,但她方才咄咄逼人的时候,又实在可恨,她还没圣母到会在这个时候去替她求情。

穆成钧视线在苏晨的脸上睨了圈,随后扫向自己的秘书,“我儿子百日宴的时候,本来是要请一批人过去的,没想到苏晨先跟你们见面了。她是穆家的大少奶奶不假,但是没有得到你们的尊重,也不假……”

现场鸦雀无声,穆成钧也懒得多说,开口的时候嘴角还有牵痛感,要不是苏晨的战斗力太弱,他都不用出面。

穆成钧轻挥下手,冲那名秘书道,“这件事尽快处理了吧,我一会出办公室的时候,不想看到这人。”

“穆先生,真要辞退吗?”

“你还觉得像在做梦是吗?”

“不,不是。”

穆成钧转过身,见苏晨还杵在原地,他伸手推了下她的肩膀,“进屋去,丢脸。”

苏晨心想着她哪里丢脸了?她并没有觉得这是多大的一件事,现在好了,整的她就跟言情小说里面的弱势女主似的。也不怪苏晨自己这样想,这情节多狗血啊,人得罪她了,穆成钧就为她把人给开了?关键她也没这做女主的命啊,可这盆狗血怎么就泼到她身上了呢?

她径自走进了办公室,穆成钧冲不远处的司机吩咐声,“桌上的东西带下去丢了吧。”

“是。”

穆成钧回到办公室后,将门推上,苏晨站在偌大的书架前看着,穆成钧一把摘下墨镜,“在这装什么认真,你看得进几本书?”

“我也只能在这装装了,难不成现在出去吗?你刚为我开了一个人,我可不想走到外面成为众矢之的。”

“你也知道我为你开了一个人。”穆成钧坐回办公桌前,嘴角噙了抹笑盯向跟前的电脑。

苏晨走过去几步,“听你的语气,还挺得意,是不是觉得我还要谢谢你啊?”

“我在替你出气。”

苏晨双手抱在胸前,穆成钧迎上她的视线,似笑非笑问道,“怎么,不领情?”

“特别领情,行了吧。”

“出去……”

苏晨听到这两个字,拔起双腿往外走,穆成钧后半句话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呢,“等等!”

“不是你让我出去吗?”

“我让你出去给我泡杯咖啡。”

苏晨眉头轻拧,“你完全可以一通电话让人送进来。”

“你反正没事做,就不要浪费外面那些精英们的劳动力了。”

苏晨看了眼穆成钧手边的杯子。“我不去。”

“你要不去,那我将刚才的事通报批评,就贴在公司进门最显眼的地方,说那个秘书被我开了,完全是因为得罪了你。”

苏晨怎么觉得他这样莫名其妙呢,“那也跟我没关系,我又不来公司上班,不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但是小薯片的百日宴上,大家应该都会想着要一睹你的风采。”

苏晨气恼地拿过杯子,穆成钧见状,适时按住她的小手。“随便说说罢了,你就在这陪我就行,等我处理好公司的事情,我跟你一起回去。”

苏晨将自己的手抽回去,“一会妈就过来了,我跟她回去。”

“你好意思把我丢在这吗?”

“这是你的工作。”

穆成钧拿过旁边的文件,苏晨看到了不远处的沙发,想要走过去坐着,男人头也没抬说道,“你最近要是有空,给你爸妈看看房子。”

“先前的地方修一下就好了。”

“那边直接卖了吧,出过火灾,不吉利。”

苏晨走到沙发跟前,刚要坐下,就听到穆成钧继续说道,“改天你抽个空,跟我去趟民政局。”

苏晨欲要弯腰的动作猛地僵住。“去民政局拿结婚证?”

“不然呢?”

“你同意了?”

穆成钧转动着手里的签字笔,目光盯着跟前的合同,他其实特别不想跟苏晨说明白这里面的细节,她只管干脆答应不就成了吗?

“嗯。”穆成钧应声。

苏晨似笑非笑地开口,“你还没问过我的意见呢。”

“好像不需要吧?”

“为什么不需要?”

穆成钧将手里的签字笔在文件上随意画着,划来划去绕圈圈,“苏晨,现在就你一个人知道我以前出过事情,要不我给你两个选择吧,一是领了证,跟我拴在同一条绳上,二是一辈子闭嘴。”

“我完全可以不说出去的。”

“一辈子闭嘴的意思是,我把你喉咙毒哑了,手脚敲断了。”

苏晨当然不会将他的话当真,“你真毒。”

“那你就是选择第一条了,好,年初六举行婚礼。”

“穆成钧!”苏晨急得又走上前几步。“我没同意。”

“订都订好了。”

“你跟谁一起订的?”

奇了怪了,一辈子的大事,她这个当事人倒完全不知情。

穆成钧放下手里的笔,他朝苏晨勾了勾手指。“你过来,过来我就告诉你。”

苏晨走到男人的办公桌前,穆成钧推开些办公椅,他继续朝苏晨招手。“过来啊。”

她上前一步,就像是猎物进入了狩猎区,穆成钧陡地伸出手臂圈住她的腰,苏晨被他一把给搂住了,她跌坐在男人腿上,穆成钧双手抱紧,“你看看,就你这样的智商,我骗你一百次,你都得上一百次的当。离开了我,你出门就能被人拐走,你还是在穆家做衣食无忧的少奶奶吧。”

“我没那么傻。”

“不一定,”穆成钧嘴角噙笑,“一孕傻三年,你这才第一年。”

“穆成钧,你知道婚姻代表了什么吗?”苏晨一本正经问道。男人目光落在苏晨的脸上,“你先跟我说说,你理想当中的婚姻是怎么样的?”

“最简单不过了,找个爱我的和我爱的人过一辈子,养育一个或者两个属于我们的孩子,每天清晨在同一张床上醒来,晚上再在同一张床上相拥而眠。”

穆成钧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你更应该答应了。”

“为什么?”

“除了你说的养育两个孩子我们没有达到之外,别的都OK啊。”

苏晨视线睨向他,“你似乎把前提条件给漏了。”

“前提条件是什么?”

“我说了,找个爱我的和我爱的……”

苏晨后半句话还未说出口,穆成钧抬起的手掌按在她颈后,一把将她的脑袋往下按,他下巴轻扬,薄唇正好封住她的唇瓣。去她的前提条件,他穆成钧想要结婚,那就意味着什么都得给他让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