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强抢婚纱/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晨皱紧眉头,抡起拳头在穆成钧的胸前打了下。

男人吃痛,苏晨将他推开,穆成钧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处,“你敢打我?”

“这顶多叫捶,不叫打。”

苏晨从他腿上下去,“妈应该也要上来了,我跟她先回去。”

穆成钧抬起拇指,轻拭下自己的嘴角处,他站起身来,大步朝着门口走去,苏晨见状,跟在了他身后。穆成钧来到门前,将墙壁上的面板拉起,拇指往上按了下,苏晨听到嘀嘟一声,她满脸疑惑地盯向穆成钧,“你干什么?”

“你不是要走吗?出去吧。”

苏晨伸手按向门把,按了几下却是纹丝不动。

“你把门反锁了?”也不对啊,外面的人不敢锁门,要里面反锁的话,她现在就在里面,怎么出不去呢?

穆成钧轻笑下,“在沙发上坐会,等我。”

“我又帮不了你什么,坐在这也是浪费时间。”

穆成钧回到了办公桌前,眼帘轻抬看了看她,“那你就当一个花瓶吧,坐在那里别动,赏心悦目一些即可。”

男人很快投入工作,手指在键盘上轻敲,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苏晨几乎很难见到这样的画面,她以前虽然身为穆成钧的秘书,但别人给她定义的职业注定了她只能见到私底下的穆成钧,她知道他风流成性、奢靡无度,但从未细想过他有这样的生活,其实背后都是由他超强的能力支撑起来的。

穆成钧打了一份文件出来,他手指在桌面上轻敲,“过来。”

苏晨坐在沙发内,不由轻抬下脑袋,“不是你让我做个安静的花瓶吗?”

“帮我把打印出来的文件整理好,然后给我。”

苏晨上前几步,将打印机内的文件取出来。穆成钧从抽屉内拿出他的私章,“要不今天就在这给我当秘书得了。”

“发工资吗?”

“可以。”

苏晨看了眼穆成钧的办公桌,上面没有乱七八糟的摆件,一眼看去清晰明了。

她也没别的事做,实在无聊,便走到落地窗前看看景色。

穆太太走出电梯,被开除的小刘还没走,正趴在办公桌上痛哭,旁边一圈人围着她,“别哭了。”

“我哪里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啊,我不想走……”

可不是舍不得离开吗?好不容易应聘进来,通过了试用期,平日里工作努力、勤奋,人缘又好,怎么能因为几句话就把她开除呢?

“我一早就跟你说过,有时候话不能说得太满。”

“芳姐,我该怎么办啊,你说我进去求求穆先生可以吗……”

穆太太经过办公区,不由顿足,“这是怎么了?”

众人听到说话声,纷纷抬头,被唤作芳姐的秘书快步上前,“穆太太,您来了。”

“上班时间哭哭啼啼,这是做什么呢?”

“方才穆先生发了一通火,开除了一名员工。”

“为了什么事?”

秘书压低嗓音,毕竟同事一场,总想着替她再争取争取。“穆先生的太太拿了甜品过来,但谁都没有认出她来,那个女孩就说了几句,没想到被穆先生听见了。”

“这样啊……”穆太太视线不着痕迹掠过去,“开除了?”

“是啊,就等人事那边了。”

“既然已经不是公司的职员了,就没必要留她在这哭了,现在是上班时间,你们还有空去安慰别人?”

秘书闻言,脸色微变,再也不敢说别的话了,聚在不远处的人群也彻底散了,谁都不敢多言,直接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去。

穆太太抬起脚步来到办公桌前,伸手敲了敲门板,“成钧。”

苏晨听到穆太太的声音,忙朝门口走去,“妈。”

穆成钧拿起桌上的电话,苏晨到了门口,“妈,我在这。”

办公室门口挂着的电话忽然响起,穆太太伸手接通。

苏晨听到穆成钧的声音传了出去,“妈,您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苏晨跟我一道走。”

“好。”

苏晨见状,忙拉了拉门把,“你让我出去啊。”

“别喊了,你这动静声太小,妈也听不见,再说……我让你留在这又不是要吃掉你,一会就带你回家。”

苏晨跺下脚,回到了沙发跟前。

穆成钧投入到工作中,许久没有听到苏晨的动静,他抬头看去,看到她歪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男人小心翼翼地起身,从休息室拿了一条薄毯出来,他放轻脚步来到沙发跟前,弯下腰后将毯子盖在她身上。

苏晨睡得正沉,头发散开,红唇微微嘟起,穆成钧看了两眼,他忽然掀开了盖在苏晨身上的毯子。她是被一阵重量给压醒的,苏晨睁开眼,看到穆成钧的脸就在她眼前,苏晨看了下四周,“你好了吗?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苏晨,”男人的嗓音有些哑,他居高临下盯着她,“我想要你。”

“什么?”苏晨心想她肯定是太困了,以至于脑子不灵光,所以才会有那样的错觉。

“我想要你。”穆成钧重复一遍。

苏晨还是觉得荒唐,“起来了,回家吧。”

“我越来越觉得跟你做~,真是一件最最美好的事情。”

“穆成钧!”苏晨恨不得抬起手去捂住他的嘴,可是她的手被他按在身侧,动弹不了。“你个流氓。”

“随你怎么骂,你喜欢嘴皮子痛快,我喜欢身体痛快,我们各取所需吧?你骂你的,我要我的,行不行?”

苏晨挣扎两下,“这可是办公室啊。”

“没关系,办公室才是最安全的。”

穆成钧说着,果然伸手去脱她的衣服,苏晨哪里见过这样的仗势,“你……你看看这沙发,你平时还要在这会客吧?你不觉得怪异吗?”

“哪里怪异?”穆成钧嘴角噙了抹笑,“我以后只要在这会客,都能想到我和你在沙发上缠绵的样子,我觉得我做什么事都能更有精神。”

“你……你真是太变态了。”

“这话,你一年前就一直在说。”

穆成钧抱紧了苏晨,她发现只要他一硬来,她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首先体力这关就太弱了。

苏晨总想着穆成钧不至于会这样明目张胆,毕竟外面都是人,这还是上班时间,他怎么就能这样呢?

直到苏晨被他完完全全吃了,她才不得不相信穆成钧真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他从来不分场合,他这人,只分发情和没有发情两个阶段。星港医院。

赵芳华躺在床上直哼哼,一瓶点滴挂下去,整个人都没有食欲了。

许旺陪在病床旁边,“想吃点什么,告诉我,我给你买。”

“哪里还吃得下东西!”

夏萌坐在不远处的沙发内,捧着个手机正在玩游戏,赵芳华看了气不打一处来,“我知道你们巴不得我死,一个个没安好心。”

“你胡思乱想什么呢。”许旺拿过个苹果,“吃点水果吧。”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是不是想把我吃死了再重新找一个?”

夏萌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要不是许明川非让她过来陪着,她真是一步都不想迈进这个病房。

怎么这么多点滴液打下去都没能堵住她这张嘴呢。

“你少说两句吧。”

赵芳华气得脸色都变了,虽然蒋远周说能治,但毕竟是癌症啊,这要吓死人的。“白养了你女儿这么多年,我这都病了多少天了,那少奶奶从没踏进过我的病房一步,凭什么啊?她要结婚了,把我丢在这,我还是她妈吗?”

夏萌嘴里轻念一句,“本来就不是。”

“你有这个精力,还是多休息吧。”

“睡睡睡,你也就这点出息了。”赵芳华瞅着手背上的点滴,恨不得一下将它拔了。

“妈,这怎么能叫白养呢?要不是因为姐姐,你也不认识姐夫啊,你现在医药费不用掏一分钱,我将来生孩子也不用掏一分钱,这些难道不都是沾了姐姐的福分吗?”

赵芳华就看不得夏萌那个样子,“我知道,她拿得出钱,你跟她就是一条船上的。”

她怼完了这个,扭头又看向许旺,“我不管,你给情深打个电话,让她过来。”

“打这电话做什么?”许旺将手里的苹果放回床头柜上。“情深这两天都不在医院,又忙着婚礼的事情,你就别去打扰她了。”

赵芳华一听这话,立马就炸毛了。“我这叫打扰吗?你搞搞清楚!我啊,我是她妈,她妈得了绝症!你给我打电话!”

夏萌攥着手机起身,她几步来到病床跟前,“爸,我先回去了。”

“好,你路上当心啊。”

赵芳华眼看着夏萌出去,气得用手不住指着她的背影,“你们都盼着我早点死是吧?”

砰——

一阵关门声传到了赵芳华的耳朵里,她抬起手掌打向许旺的肩膀。“你打不打电话?打不打!”

“你找情深做什么啊?你又不用为了医药费犯愁,吃的喝的都有人送过来……”

赵芳华向来是个急性子,忧患意识也比较强,尽管蒋远周说她这病能治,可癌症这个东西是最说不好的,她这段日子以来吃不好睡不好,脑子里想的全是自己的儿子。

瞅瞅夏萌那个样子吧,万一哪天她不在了,许明川还不知道会被欺负成什么样。

说不定,家里的那套房子就率先保不住了。

赵芳华将手机递给许旺,“怎么说我都想好了,我必须让情深在结婚前签个协议,让她给明川一笔钱。”

“什么?”许旺听着都觉得荒唐,“明川有手有脚,而且我们还有家药店,他将来能苦到哪里去?”

“不行,手里没有存款怎么能行?”赵芳华不住催促着,“蒋家那么有钱,手指缝里随随便便漏个几百万出来不是问题吧?蒋家要是不答应,那我们的女儿就不嫁了,对了……这算是情深的彩礼啊!”

赵芳华恨不得为自己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想法而欢呼,她一直找不到一个最好的理由去开这个口,现在好了……

“你真是疯了,财迷心窍!”许旺说着就要走。

赵芳华一把扯住他的手臂,“难道这女儿我们就白养了?你打不打?”

许旺难得有来火的时候,他将手机摔在了病床上,“要打你自己打吧,我看你开得了这个口。”

“我打就我打!”赵芳华脸色铁青地拿过手机,“没出息的东西!”

她要个几百万彩礼怎么了?许情深现在是什么都有了,可许明川除了那套房子,他今后的生活没什么保障啊。况且,赵芳华还一直对那套房子的房产证上有夏萌的名字而耿耿于怀。

皇鼎龙庭。

饭桌上,蒋远周给许情深夹着菜,两个孩子已经吃好了。

霖霖率先从椅子上下去,她拉过睿睿的手,带着他上楼。

月嫂跟在两人身后,霖霖走进了主卧,卧室里面放了几样她喜欢玩的玩具,霖霖爬上了床,又让睿睿陪她玩。

“霖霖,睿睿,你们自己玩会,我去给你们倒水喝。”月嫂说完,转身出去了。

霖霖丢开手里的娃娃,冲小男孩招下手,“睿睿。”

男孩凑上前,霖霖伸手圈住他的脖子,“我们玩。”

她眼见月嫂离开了房间,霖霖身上就跟插了两个小翅膀似的,她咻地从大床上滑下去,一把拉住睿睿的手腕,拉了他就跑。

两人来到衣帽间,许情深的婚纱和晚礼服都在衣橱内挂着,因为即将要举行婚礼,所以婚纱上的防尘袋被取下来了。霖霖站到衣柜跟前,扯着婚纱一角冲睿睿说道,“美,好美。”

“霖霖喜欢?”

霖霖不住点头,“公主的衣服。”

睿睿上前两步,拉着婚纱的裙摆扯动几下,但婚纱挂在衣架上没有掉落,睿睿踮了踮脚,不对啊,他这身高差得也太多了。

“睿睿,我要。”霖霖说着,将小脸在婚纱上面蹭了蹭,这件衣服真是太好看了,比蒋远周给她买的蓬蓬裙、纱纱裙都要好看一百倍啊。

小男孩踮着脚尖,但是那件婚纱挂得太高了,他尝试几下够不到,便想出了另外一个办法。

睿睿让霖霖站到边上,他双手拽着婚纱的裙摆使劲摇晃,那件婚纱是一字肩款式,蒋远周当初就是看中这个款式能够凸显出许情深优美的锁骨和胸型,所以一眼就相中了。婚纱松松垮垮地挂在衣架上,禁不起睿睿的连续拉拽,啪地掉落了下来。

霖霖开心地上前,睿睿将婚纱提起来。“霖霖,我帮你穿。”

“好好好。”

但是这件婚纱应该怎么穿呢?后背有隐形拉链,可两个孩子也看不懂。霖霖眼见一字肩敞开着,她抬起脚伸进婚纱的领口,然后睿睿帮她将婚纱提起来。

只是婚纱的裙摆太大太大了,敞开的领口勉强能挂在霖霖的手臂上,她寸步难行,只能站在落地镜跟前看。

睿睿嘴角挽着,“好看,好看。”

霖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她今天应该让妈妈编个发,她看到了衣柜里面的高跟鞋,“我要穿鞋子,红色的,红色的。”

许情深和蒋远周上楼的时候,月嫂正好从儿童房出来。

“孩子们呢?”

“霖霖和睿睿在主卧玩。”

许情深走进房间,并没看到两个小家伙,蒋远周依稀听见衣帽间里传来说话声。他快步走了过去,来到门口一看,天哪,这儿刚刚发生了什么?

霖霖看到了蒋远周,开心地笑出声来,睿睿则在旁边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

蒋远周快步上前,看到自己精心挑选,准备了几个月且前不久才刚空运过来的那件婚纱就这么铺在了地板上,他心疼啊,肉疼啊!

霖霖得意地咯咯笑着,“好美。”

很明显,睿睿是帮凶,他在旁边拽着霖霖的手,许情深进来看见了这一幕,忍俊不禁说道,“你们在干什么呢?”

蒋远周双手抱住,睿睿走到旁边,男人将女孩提起身,他听到一阵咯噔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婚纱裙摆还铺在原地,蒋远周将霖霖放在另一边,“为什么穿妈妈的衣服?”

“我的。”霖霖抱着双臂,不让婚纱掉下去。

蒋远周哭笑不得,拉开婚纱的裙摆,看到里面还有双高跟鞋,怪不得睿睿方才一直拉着霖霖的手。

“霖霖乖,这是妈妈的婚纱,爸爸和妈妈结婚要用的。”

“不要,”霖霖觉得这衣服好看极了,上面还嵌有闪闪发光的钻,“这是我的。”

许情深在孩子跟前蹲了下来,“霖霖要是喜欢,让爸爸也给你买一件。”

霖霖舍不得脱下来,一脸委屈地看向两个大人,“不嘛,我就要,这是我的。”

睿睿走到霖霖边上,拉过她的小手,“乖,长大以后我给你买。”

小女孩看了看小男孩,黑白分明的眸子内闪现着委屈,又有不舍,睿睿冲她笑了笑,“比这更美,超级美的。”

霖霖小手松了松,婚纱顺着她的手臂往下滑,蒋远周伸手想要抱她,霖霖将他的手推开,很明显,蒋远周不给她这条裙子,她生气了。

蒋远周摇下头,伸手将她抱过来,“我的宝贝女儿生气了?”

“我要。”霖霖再度指了指地上的婚纱。

“爸爸现在就带你去买一条更好看的,行不行?”

霖霖从蒋远周的手臂内挣脱出来,牵了睿睿的手快步出去,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最爱的是她妈妈,还说她是宝贝咧,连条裙子都不给。

蒋远周将婚纱从地上拿起来,回头一看,两个小家伙早就跑出去了。

许情深将高跟鞋放回去,“不得了了,才这么点大就知道要美,以后还怎么得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霖霖想要什么,我就给她买什么。”

“你听到了吗?睿睿说长大以后要给霖霖买婚纱。”

蒋远周闻言,忍不住认真说道,“哪有哥哥送妹妹的,婚纱当然是老公送给老婆的。”

许情深笑了笑,“你啊,总是这样当真。”

男人并未将婚纱挂起来,他上前两步,将它交到了许情深手里,“穿给我看看。”

“不是早就穿过了吗?”

“我天天都想看。”

许情深转身走向衣橱,“不穿。”

蒋远周伸手将她拉了回来,“我最喜欢看你穿婚纱的样子,快穿。”

女人兜里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许情深掏出来一看,是许旺打来的。

她并未多想,直接接通,许情深还没打上招呼,那边就传来了说话声,“喂,情深啊,是我。”

许情深好好的心情瞬间被打散了,蒋远周见状,从她手里将手机接过去,他指了指那件婚纱,示意她穿上,而她不想面对的人,他替她解决了便是。

蒋远周将手机贴向耳侧,他快步走了出去。“喂。”

赵芳华一听到是蒋远周的声音,口气也软下不少,“是远周啊,情深在吗?”

“她出去了。”

“这都要结婚了,她还出去啊。”

蒋远周走到卧室的落地窗前,“跟几个朋友聚聚,她也是好不容易休假。”

“那她手机都不带吗?”

“是,应该是忘了,你找她有事吗?”

赵芳华说了几次了,让蒋远周或许旺带着许情深去看看她,好歹母女一场是不是?可许情深倒好,她非但不出现在医院,居然打电话都找不到她的人。

要么手机落在家里了,要么就是始终无人接听,可赵芳华总不能将这些话一直憋在心里吧?

“远周,你明天能带情深来趟医院吗?”

“恐怕不妥吧,后天就要举办婚礼了,有些亲戚明天就要陆陆续续过来,我们恐怕是没时间的。”

赵芳华一听这话,立马就不高兴了,这是什么意思?这摆明了是不让她见许情深啊。

“见一面的时间都没有吗?”

蒋远周转过身,目光盯着衣帽间的门口,“当初你住院的时候,我记得我是跟你说好的,你要有事直接找我,千万不要打扰情深。”

“这怎么能叫打扰呢?她是我女儿啊。”

“这个笑话,并不好笑。”蒋远周垂下眼帘,大好的心情不想被赵芳华破坏。“有事说事,没事的话,我挂了。”

“等等!”赵芳华总不能让这件事拖到他们结婚以后吧,再说,在赵芳华这,从来就没什么话是她觉得难以启齿的。“远周,有件事我们一直没有商量,你好像也忘了。”

“什么事?”

“就是情深的彩礼啊。”

这件事,蒋远周倒真没忘,之前他和许情深也商量过,想要给一笔彩礼,但许情深太清楚赵芳华的为人了,再说她是嫁给了爱情,并不是嫁给了所谓的彩礼。蒋远周想要拿笔钱出来给许家的时候,也是被许情深给阻止的。

要是哪天许家穷困潦倒了,她会养,等到许旺和赵芳华老了,她也会养,如果许明川和夏萌经济上紧张,她更会慷慨解囊,但她不想让这件事和彩礼扯上关系。

蒋远周听着赵芳华的这句话,嘴角处勾起嘲讽,“那你说说看,情深的彩礼应该怎么给呢?”

“我们也不要很多,对你来说,就意思意思吧……”

“给少了的话,怕是会委屈了情深吧?”

“就是这个理啊,”赵芳华喜上眉梢,“远周你放心,彩礼给我们,我们不会花掉的,以后不还是情深的吗,是不是?”

“我要给个五百万的话,你觉得怎么样?”

赵芳华自然是一百个满意了,“可以啊,这样我说出去也有面子。”

“那我要不把明川的房子收回来吧?”

赵芳华一怔,“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是个商人,你要跟我计较彩礼,那我不得跟你计较计较房子?”

在赵芳华的眼里,蒋远周是个出手阔绰的人,那套房子说给就给了,还能在乎这点小钱吗?“远周,话不是这样讲的啊。”

“你要彩礼,那我就把房子收回来。”

“但彩礼是给情深攒着的呀。”

蒋远周冷笑声。“情深的财产都在银行里攒着呢,我们结婚了,我全部的钱都是她的,不需要你操心代为保管。”

赵芳华咬了咬牙,这意味着许情深是大发了,可她有钱,她能乖乖掏出来吗?

“我和情深马上就要结婚了,你还是安心在医院里养病吧,你要觉得星港不够好,你也可以转院,当然……之后产生的所有费用都要你自己承担,我还是那句话,有事没事都别去找情深,她很忙。”

赵芳华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两句,那边的通话就挂断了。

她怔怔盯着手机屏幕,气得嘴都快歪了,她手指在屏幕上不住戳着。“你听见了吗?两匹白眼狼。”

许旺懒得和她说话,他走进洗手间,将门关上,真是一个字都不想听赵芳华讲。

蒋远周挂断通话后,抬起长腿走向衣帽间。

许情深抱着婚纱坐在皮凳上,蒋远周上前几步。“怎么没穿啊?”

她轻摇下头,“我听到了彩礼?”

男人蹲下身,手掌摩挲着许情深怀里的婚纱,“没什么,不必理睬。”

许情深的手指在婚纱上小心翼翼抚过,蒋远周起身后坐到她身边。“我还想你穿上它。”

“后天不就能穿了吗?”许情深嘴角轻挽,她将脑袋靠向蒋远周的肩膀。“这段日子,我觉得我就像是在做梦似的,远周,跟你说句实话吧,我从来没有对我的婚姻抱有太美好的幻想过。我甚至觉得我有那样的一个家庭,我想要幸福是很难的。”

“不必这样想,你是最应该得到幸福的那个人。”

许情深轻笑,她总说她的幸福就像是她做的一场梦,不过……

做梦就做梦吧,只要永远不要醒过来就好。

婚礼当天,许情深坐在酒店的休息室内,她穿上了婚纱,化妆师替她将眉毛描得精致又好看。霖霖和睿睿站在不远处,霖霖穿了身漂亮的小礼服,不知因什么事正缠着睿睿。

蒋远周从外面进来,化妆师喊了声蒋先生后退开。

许情深轻抬下巴看他,“好看吗?”

男人的视线望入镜中,看着妆容恰到好处的新娘,他难掩激动,双手搂着许情深的肩膀,手掌一直在她肩头处摩挲,“好看,太好看了。”

“这边是不是有点露?”许情深伸手覆在胸前。

蒋远周将她的手拉下去,“今天,我允许你露一次。”  “我有点紧张。”

“不必紧张。”蒋远周失笑,“一台台关乎性命的手术你都不怕,你还怕一场婚礼吗?”

许情深握住了男人的手掌,“这个不一样啊。”

蒋远周凑近她耳畔亲了下,“其实,我也很紧张,我们互相鼓励吧。”

化妆师去不远处收拾下东西,霖霖和睿睿也过来了,蒋远周手掌抚摸着许情深的肩头。“这婚纱真好看,我最喜欢你穿这件婚纱后展露出来的胸,百看不厌。”

睿睿抬着小脑袋看向两人,“爸爸说什么?”

霖霖在一旁接口说道,“胸,胸。”  许情深不好意思地用手捂在胸前,“你老乱说,你看看孩子都跟你学坏了。”

化妆师拿了一包东西过来,许情深面色绯红,霖霖走到她身侧,学着蒋远周的样一边笑一边说道,“胸。”

“霖霖!”许情深不由加重些口气,这儿还有外人在场呢。

霖霖吐了吐舌头,“好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