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抢人?你不是我的对手/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家。

蒋梓霖刚一到家,班主任的电话就追来了。

“蒋梓霖同学,诗词大汇比赛,你赢了?你赢了?”

“嗯。”

“天哪,”班主任将满满的不信挂在嘴边,但也有可能是兴奋过度,“真是扬眉吐气啊,那什么,明天还有场挑战赛,你只要赢过三个对手就能代表东大去比赛了,加油!”

“马老师,明天的挑战赛我不参加。”

“为什么?”

最后的挑战赛都不参加的话,那她今天兴冲冲往台上冲什么?“这可关系到班级荣誉,我跟你说,必须参加……你要敢弃权的话,我我我我……我让体育老师给你安排两千米让你跑。”

通话挂断了,蒋梓霖盯着屏幕看了半晌,她就说嘛,一个人表现得太出色不好,招蜂引蝶不说,还有一堆的麻烦事。

顺着楼梯走向二楼,回到自己的房间,蒋梓霖将窗户推开,窗边摆了张书桌,窗台上的金边吊兰伸出长长的杆子,原本挡在外面的阳光争先恐后往里挤,细碎的金黄色欢快地在蒋梓霖的手边跳跃。

她拿起一支笔,在吊兰叶子上画了个笑脸。

蒋梓霖将书包放到桌上,从里面抽出了课本,她不住看着墙上的时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五分钟蒋熙睿就要到家了。

旁边的房间内,一个小男孩探头探脑往外看着,他经过蒋梓霖的房门口时蹑手蹑脚,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蒋梓霖起身望向楼下,正好看到蒋熙睿回家,她推开椅子转身就往屋外走。

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家里老三的声音从下面传来。“哥,我今天好多作业,疑难杂题太多了,快教我。”

蒋梓霖听到这,立马往楼底下冲。“蒋老三,睿睿是我的,你抢什么抢?”

“我今天就要截胡。”蒋家的老三挡在蒋熙睿跟前,“姐,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是个初中生,功课繁重,你一东大的高材生跟我抢什么啊。”

“你不知道你姐考试倒数第一啊。”

“你还好意思说呢。”男孩幸灾乐祸地怼她,“你天天拉着哥给你补课,考来考去还是垫底,那还不如把哥让给我。”

蒋熙睿听多了两人的争吵,他走到沙发跟前坐下来,蒋梓霖拦住了欲要跟上前的老三。“你找老爸告状去啊。”

“姐,我是老三啊,不该是你们最疼爱的对象吗?你应该呵护我才是……”

蒋梓霖收回双手,冲跟前男孩笑了笑道,“不,你不老,你还小,你就一小三。”

“姐!”

蒋梓霖走到蒋熙睿身侧,老三并不甘心,两人挨着蒋熙睿一左一右站着。

“哥,你帮帮我,就几道题……”

“睿睿,我的高数题不会解,你也看到高数老师多凶了。”

“姐,你太没大没小了,你应该喊哥哥。”老三偷偷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瞧他这马屁拍得多么悄无声息,他打赌蒋熙睿肯定吃这套。

蒋梓霖将手落到蒋熙睿的肩膀上,“你说,你教谁?”

“哥,看我,看我。”老三将手伸到蒋熙睿的面前,“比心呦。”

蒋熙睿将男孩的手掌推开,他面上没有多余的神色,谁也猜不出少年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蒋熙睿抬头对上男孩的目光。“老三,你自求多福吧。”

YES!蒋梓霖在心里欢呼雀跃,又是一个KO!

“为什么啊?”蒋家老三不服气极了。“姐都念大学了,她的功课没那么重要!”

“不为什么,”蒋熙睿才不浪费这个脑子去想别的理由,“你成绩不错,每回都是全年级前三,你再看看你姐。”

“她学习渣,她有理啊?”

蒋梓霖眉头轻扬,得意之色溢于言表,“有本事你也考个倒数第一试试,看老爸会不会打断你的腿。”

蒋熙睿嘴角轻挽,顺着蒋梓霖的话往下说。“老三,你要哪天靠了倒数第一,不用你跟我讲,我肯定会帮你补习。”

“你们……”蒋老三硬生生被欺负地说不上话来,他才不要倒数第一,丢脸丢死了。

门口传来一阵动静,蒋梓霖抬头望去,看到一抹修长的身影正走进来,“老爸!”

“怎么都坐在这?”

“老爸,许院长今天什么时候回家啊。”

蒋远周失笑,目光却带着满满的宠溺,“没大没小。”

蒋梓霖上前挽住蒋远周的手臂,“爸,你说说,岁月为什么都没有在你和妈妈身上留下一点痕迹呢?昨天我和妈妈出去逛街,人家非说我们是姐妹,说我和实际年龄相符,说我妈大学刚毕业。”

蒋梓霖这张嘴,从小那是在蜜罐里泡过来的,蒋熙睿和老三加起来都不是她的对手。

蒋远周不着痕迹地勾起嘴角。“那我呢?”

“我爸成熟稳重,最具魅力。”

“最近功课怎么样?”

蒋梓霖忙松开蒋远周的手,她回到蒋熙睿身边,“不怎么好,但是睿睿答应给我补课了。”

“爸,我也要补课。”老三赶忙说道。

蒋梓霖拉了拉蒋熙睿的手臂。“我们走。”

“姐……”

蒋熙睿拿了书包往二楼走去,蒋梓霖回过头冲家里的老三说道,“你让人补课,是为了争一保二,我呢?我是想要及格,你好意思抢我的人吗?”

两人几乎是并肩上的楼,上了初中的男生个子其实也是拔高的,他委屈地看向蒋远周。“爸!”

蒋远周见怪不怪了,“反正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你还没习惯呢?”

“我不要这样的习惯,您管管啊。”

蒋远周轻摇下头,“习惯这个东西,那是很难改过来的。”

来到蒋梓霖的房间,蒋熙睿将书包放到桌上,将作业本从里面拿出来,“我跟你一起做。”

“等等。”蒋梓霖让蒋熙睿站好,她朝他靠近了一步,伸手在少年跟前比了比,“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没有。”

“上次量身高是184,现在还是吗?”

“你作业还写吗?”蒋熙睿径自坐下来,蒋梓霖心不甘情不愿地挨着少年入座,“我在学校喊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答应我?”

“你喊我了?”

“当然。”

“那是我没听见。”

蒋梓霖最是拿他没法子,“我不信。”

蒋熙睿将一张试卷摊开,“你今天要完不成作业的话,明天可就要去办公室喝茶了。”

少年说完这话,开始解题,蒋梓霖在试卷上写好名字,看完了第一题的题目,“我不会。”

“哪里不会?”

“哪里都不会。”

蒋熙睿丢开手里的作业,从旁边拿了张白纸。“我解给你看,你好好看着。”

“好啊。”蒋梓霖说完,将试卷推给了蒋熙睿,她朝他身边一趴,做出一副准备认真听讲的模样。

少年修长的手指握着笔,笔端在白纸上一笔笔勾勒出一串串数字,蒋梓霖的神其实早就跑出去了,她不由轻抬眼帘,目光盯着蒋熙睿的脸。

他眼神深邃、鼻梁高挺,蒋家的三个孩子都是从小好看到大的,蒋梓霖格外喜欢蒋熙睿的长相,他不常笑,只是一笑起来就跟引人犯罪似的。

蒋熙睿手里的笔陡然顿住,他敏感地察觉到蒋梓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他写的那些数字上面。他眼帘低垂,目光盯着那张纸,可他却清晰地知道蒋梓霖在看他,且是一眼不眨,要不然的话怎么不提醒他继续答题呢?

少年没有拆穿她,笔下却也没动。

半晌后,蒋梓霖唇角不由抿出笑来,她歪着小脑袋,蒋熙睿却是先绷不住了,他三两下将题解完,眼帘轻抬,一点没给蒋梓霖收回视线的时间。蒋熙睿唇角边的弧度轻扬,“好看吗?”

蒋梓霖点了点头,“好看啊。”

少年将那张纸翻过去,“刚才有认真听讲吗?”

“有,每一个字都听进去了。”

蒋熙睿手指在纸上轻点几下,“那好,照着我方才所说的法子,将这道题重新解一遍。”

“哦。”

少年看着蒋梓霖拿起手边的笔,“如果这样教你还学不会的话,我以后就不教了。”

蒋梓霖心里说了句小气,她看了眼题型,手里的笔飞快在白纸上写着,不出一会功夫,她将写了半边的纸推到蒋熙睿面前。“你看看。”

男孩视线扫至最后的答案上面,是正确的。

但是方才的蒋梓霖确实没有在听,不,应该说她方才连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过。

只不过那又怎样呢?她的这点小把戏从小用到大,他心知肚明,却从未揭穿。蒋熙睿眉目间变得越发温和起来,“不错。”

“那接下来的题,你肯教我了吧?”

“嗯。”  每一道题,蒋熙睿都要给她示范一番,蒋梓霖很享受这样的过程,解完题后,少年替她将文具和书本收起来,又塞进书包内。

蒋梓霖趴在书桌上朝他看,蒋熙睿推开椅子起身,“我下楼打会球。”

“睿睿,你在学校里没有喜欢的女生吧?”

少年冲她看了眼,答非所问。“你怎么不喊我哥哥呢?”

两人的视线对上,蒋熙睿的脸上是没有什么表情的,蒋梓霖仍旧趴在那里。“我就不喊哥哥,我喜欢喊你睿睿。”

蒋熙睿唇角勾动下,“没大没小。”

他当然不是在责怪她,口气里满满的宠溺都快溢出来了,少年拿了书包往外走,蒋梓霖看着卧室门被带上,她收回视线,打开了身前的抽屉,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日记本。

这个世上有一个秘密,是只有她和蒋熙睿知道的。

十岁那年,她和蒋熙睿偷听到了爸爸妈妈的说话,蒋远周说最近有人在打听当年的事情,不知道会不会跟睿睿有关。

当时两个孩子就趴在门板上,许情深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到他们耳中,那个温暖的午后,蒋梓霖记得清清楚楚,外面忽然变了天,天空黑压压的一片,狂风卷着细枝,才刚长出来不久的新叶从树干上被硬生生活剥掉。

原来,蒋熙睿并不是蒋家的孩子,只是阴差阳错在蒋家养了一两年,等到发现错误的时候,蒋远周不舍得将他送出蒋家,再加上蒋熙睿是个弃婴,所以蒋远周和许情深干脆以蒋熙睿和蒋梓霖是龙凤胎这一说法宣布了出去。

蒋梓霖听到这话时,被惊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她记得蒋熙睿当时什么表情都没有,就好像一尊僵硬的雕塑,蒋梓霖很害怕,拉了拉他的手。蒋熙睿当时一把将她的小手紧握住,男孩的掌心内冰凉一片,湿湿的都是汗水。

两个孩子牵着彼此的手离开了,没有发出一点动静,从那之后,谁都没提过当天的事,他们就好像从来没有听见过一样。所以蒋远周和许情深并不知道睿睿的身世已经泄露出去了,蒋家的老三更不知道蒋熙睿其实不是自己的亲哥哥。

蒋梓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个秘密,可她还是感觉到了蒋熙睿的变化。

他变得更加用功地学习,从高中开始,蒋熙睿就不再跟她坐一辆车去学校了。

他更加独立、越发优秀,他的步子越走越大,蒋梓霖站在蒋熙睿的身后,却看到他的身影有些孤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