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被丢出房间/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哇塞,老哥要谈恋爱了!”蒋奕谦兴奋地举着手,完全没察觉到周边气氛怪怪的。

蒋梓霖恨不得将手里的筷子丢过去,又不是轮到他谈恋爱,兴奋个什么劲。

蒋熙睿神色有些不好看,许情深见状,客气说道。“孩子现在还小呢,谈这些太早了吧,以后让他们自由发展就是。”

“也不早了,总要有相处时间是不是?处个两三年,等感情差不多了,自然而然就成家了,许院长你看看,到时候你抱外孙时还那么年轻,这种成就感是不是不一样啊?”

蒋梓霖听了真想打人,蒋熙睿向来比较耿直,特别是对自己排斥的事物,他直接就回绝了,听着更没有丝毫可商量的余地。“我不接受。”

“啊?”徐叔叔没想到他这么不委婉。“可以先见见啊,那小姑娘长得叫一个水灵,追求者不少呢。”

“徐叔叔,有我水灵吗?”蒋梓霖放下手里的筷子,坐的端端正正,一双眼睛笑眯眯地盯向对面的徐叔叔,她倒想听听他的答案,难不成还能当着一桌人的面,说她不及那个女生吗?

徐叔叔干笑两声,“那自然是霖霖水灵,你看看这长得多漂亮,跟电视明星似的。”

“长得还不如我,你要睿睿怎么接受?他从小可是被我洗眼过来的。”

这洗眼是个什么词?还真是跟不上年轻人的时代啊。

“能有霖霖这样条件的女孩不多,但我侄女也不差……”

蒋远周出面,打算解了这层尴尬。“霖霖还小不懂事,你别见怪,不过睿睿确实不能随便谈恋爱。”

“这也不是随便啊。”徐叔叔还想争取一把。

蒋远周手指在桌面上轻点两下,蒋梓霖真想谢谢自己老爸就这么站出来解围了,没想到蒋远周话锋一转却是说道,“睿睿打小就定了娃娃亲的,他啊,早就是有媳妇的人了。”

蒋熙睿一口水差点喷出去,憋了好久才憋进喉咙口。

蒋奕谦第一个坐不住。“爸,哥还有娃娃亲呢?是谁啊?”

“你们丁伯伯家的小女儿。”

“啊——那个胖子!”

“蒋奕谦!”许情深皱眉轻喝,蒋奕谦忙伸手捂住嘴,但还是有零零散散的字语从指缝里蹦出来。“她确实很胖啊,圆滚滚的,哥会被她压死。”

蒋梓霖心烦气躁,可又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她看向旁边的蒋熙睿,少年除了方才说过四字之外,再没吱声过。

他端着饮料杯凑到嘴边,薄唇轻抿一口,蒋梓霖看到他光滑颈部凸起的地方咽了下,眼色如墨,杯子放回去后,蒋梓霖还盯着他的嘴看,少年的唇被饮料润了色,透着光泽,令人禁不住想要……去尝一口。

蒋梓霖想到这,眼神仓皇别开,我的乖乖,她刚才在想什么呢?

这都兵临城下了,人家都要把情敌送上门了,她脑子里却还塞着这些东西,真是男色误人,男色误人啊!

她心通通地跳着,小心脏在咚咚打鼓,霖霖摸了摸自己的脸,镇定啊镇定啊。

“原来睿睿还有娃娃亲呢,不过……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徐叔叔说着,敬了蒋远周一杯酒。

“那规矩也不能坏,小时候就讲好的,现在就等两个孩子长大了。”

“好吧,这样说来,也是睿睿跟丁家孩子的缘分啊。”

一顿晚饭的时间过去,几个大人在前面走着,似还有说不完的话,三个小的跟在后面,蒋奕谦蹦哒得像只猴子,一下窜到蒋梓霖身边,一下又窜到蒋熙睿边上,“哥,哥,那我下次再见到那个丁盈影,我是不是要叫她嫂子?”

蒋熙睿言简意赅,给了他一个字,“滚。”

蒋奕谦又蹦跶回蒋梓霖身边,“姐,你跟着我一起喊啊,嫂子,嫂子,哈哈哈,要不叫胖嫂吧?”

蒋梓霖抬起一脚踹过去,蒋奕谦完全没想到会遭此横祸,所以没有丝毫的防备,蒋梓霖今天穿得还是皮鞋,这一脚踹过来的酸爽程度可想而知。

“妈!姐要踢死我了!”

许情深和蒋远周在前面走着,话是听进去了,可两人头都没回。

坐到车上,蒋奕谦揉着自己的小腿,蒋梓霖心里觉得空落落的,有些事情不问清楚,她连觉都睡不好。“爸,睿睿真有娃娃亲吗?”

“是。”

“可以退掉吧。”

“好端端的,退了做什么?”

许情深回头看向自己的孩子,“你们五岁那年去丁伯伯家里玩还记得吗?丁伯伯家有个巨大的游泳池,当时睿睿不小心掉进去了,霖霖你站在边上都吓傻了,要不是盈影跑进屋内喊了大人,睿睿早就没了。”

“哇,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哥,你赶紧从了吧。”

蒋梓霖这时候总不能懊恼五岁的自己没有出息吧?蒋奕谦表现得比谁都兴奋,“哥,你的初恋呦?”

当着爸妈的面,蒋熙睿不好叫他滚,但看到他一脸欠揍的模样,他真想拍过去。

第二天是周末,几个孩子不用去上课,这也是家里最热闹的时候。

蒋熙睿房间的窗户开着,阳光明媚落在窗台上,少年的被子掉了一半在地上,他整个人卷在被窝里头,房间内的摆设简洁明了,一看就没有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

床上,一抹人形很明显能看出来,他一动不动,睡得正熟。阳光亲吻在被面上,被子底下的少年忽然伸了伸腿,这姿势是有些奇怪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踩单车呢,半晌后,蒋熙睿猛地坐起身,他一把掀开被子,上身是光着的,没穿衣服,他看了眼自己的内裤,再看了眼被子。

蒋熙睿抓了抓头发,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他困得要死,完全是被梦里面的场景激动醒的。

他赶紧起身冲了个澡,穿上衣服后回到卧室,他刚要将被子拎起来处理干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跟催命似的响了起来。

蒋熙睿拿过来后接通。“喂?”

“你好,是蒋熙睿吗?有你的包裹。”

“好,我马上下来。”

蒋熙睿打完电话,赶紧出去,走到外面后还不忘将房门带上。

他刚下楼,蒋梓霖就出了自己的房间,还没走到蒋熙睿的门口,就看到蒋奕谦已经将蒋熙睿的门推开了。

“蒋老三,你做什么?”

蒋奕谦一溜烟进去了,“哥!”

蒋梓霖忙跟在后面,两人进了房间,看到蒋熙睿的被子皱巴巴团在床上,却是不见他的身影。“哥!”

“你找他做什么?”

蒋奕谦站到蒋熙睿的床前,双手摊开,“今天是我先进房间的,我不管,我有两道题不会,先教了我再说。”

“你这规定我可不承认,一会你问问睿睿的意思。”

“他就是偏心你!”

蒋梓霖满脸的得意,“对啊,你吃醋啊。”

“我不管,我就占用老哥一小时!”

“没门。”

姐弟俩眼看着就要吵起来,蒋奕谦抬着双臂,做出老母鸡护着一群小鸡崽的样子,“姐,我这是跟你商量呢。”

“没得商量。”蒋梓霖边说边往前走,到了蒋奕谦跟前,她一把将他拉开,蒋梓霖顺势跳到蒋熙睿的床上,伸手扯过被子盖向自己。“看到没,你先进房间有什么用啊?”

“姐,你羞不羞?”

“羞什么?”

蒋奕谦白净的小脸却是涨红了,“你又不是小孩子,你还上哥哥的床,我告诉爸妈去。”

“你敢!”

卧室门外走进来一个人,蒋熙睿将包裹放在门口的架子上,他听见说话声抬头看去,就见姐弟俩剑拔弩张地站着,最让他惊悚的是,蒋梓霖居然坐在他的床上,还盖着他的被子!

蒋熙睿冷傲的脸上多了抹可疑的红,他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你们干什么?”

“哥,你快看,姐也不怕羞!”

蒋熙睿一把揪住蒋奕谦后脖处的领子。“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擅闯我的房间,出去!”

“唉唉唉!”蒋奕谦缩起脖子,“哥,你搞错重点啦,是姐先闯进来的,你看她……她还上床了!”

蒋熙睿铁青着面色将蒋奕谦揪到门口,他伸手一推,就把蒋奕谦给丢到走廊去。

“哥,我只是让你教我数学题啊。”

蒋熙睿将门砰地关上,外面传来蒋奕谦的哀嚎声。“你们太过分了,太欺负人,还是不是我亲人。”

蒋梓霖在床上笑得前仰后合,蒋熙睿一双大长腿走回去,头发有些凌乱,刚起床也没来得及打理,整个人显出几分慵懒的性感。蒋梓霖慢慢止住笑声,盯着蒋熙睿看得出神,这性感二字用来形容这么一个少年,真是恰到好处。

“快下来!”蒋熙睿说着,弯腰去扯被子。

蒋梓霖见状,忙伸手抱住,“我就坐会。”

“你坐哪里都行,别坐床上。”

“为什么啊?”蒋梓霖明知故问,“你的床边我经常坐啊。”

“这是床上,不是床边。”

蒋梓霖尽管对蒋熙睿一直都有歪心思,但毕竟那层懵懵懂懂的关系她也不敢捅破,何况他们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亲兄妹。这也让蒋梓霖这种青春期的暗恋变得十分煎熬,但是情窦初开的雀跃和小激动又撩得她不要不要的,蒋梓霖看蒋熙睿今天的态度有些怪异。“你是不是听到自己有了娃娃亲,你就要刻意跟我保持距离了?”

“胡讲什么呢?”

蒋熙睿潭底的紧张有些藏不住,两人拉扯被子的同时,少年的发尖散在额角处。“霖霖,先下来。”

“你看你,你以前都不说的。”

“以前是以前。”

蒋梓霖闻言,心里莫名一酸,眼看被子要被蒋熙睿撤走,她将手伸进被窝抓着一边。“我……”

等等,她抓到了什么?

蒋熙睿看到蒋子睿的表情变了,他心里暗喊声不好,“松开!”

蒋熙睿将被子翻了过来,他偏偏都是喜欢素色的,白色的被子上很明显有一滩湿渍,蒋梓霖起先并没有往歪处想,“睿睿,你在床上喝水了是不是?”

“……”

蒋熙睿的窘迫,可以说是十年难遇一次,他绷着面色,“是,是。”

“怎么这么不小心?湿成这样还怎么睡?我替你拿出去晒晒吧。”

蒋熙睿坐向床沿,想要将被子抱走,蒋梓霖双手还抱着,少年猛地往前扯时,她双手并未撒开,反倒是上半身跟着向前冲,脸差点栽在被子的那团湿渍上面。

蒋熙睿倒吸口冷气,手背的青筋有力的暴突起来。蒋梓霖鼻子嗅了嗅,她松开手坐起身,一双眼睛骨碌碌朝四周看,蒋熙睿的床头柜上没有水杯,她很快又看了眼少年,少年的神色怪异非常,耳朵红透,怎么看怎么诡异。

蒋梓霖忽然从床上起来,急匆匆穿上拖鞋,飞也似的冲门口飞奔,拖鞋差点甩掉一只,她也没管,脚掌踩着鞋底就这么开门离开了。

走廊内,蒋奕谦忿忿不平地站着,眼见蒋梓霖出来,他挥了挥手。“姐,你也被赶……”

蒋梓霖一个字没搭理他,她从他面前快步走过去,蒋奕谦大声喊道。“姐,你的脸怎么红成这样,你喝酒了!”

屋里的少年忙抱起被子,他快步走进浴室,将被子丢进了宽大的浴缸内,蒋梓霖肯定是看懂了,要不然的话不会落荒而逃。

蒋梓霖回到自己的卧室,将门反锁上,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见了什么。

生理课上有些知识早就普及了,她现在要再说不懂,那也太假了。

好嘛,这下真得尴尬死。

不行不行,她得尽快转过弯才是,她来大姨妈的时候,有时贪玩忘了日子,居然还要蒋熙睿提醒,那啥……那他来那个的时候,她是不是也得坦坦荡荡的啊?

对,必须坦荡!

蒋梓霖早饭都没下去吃,就怕碰到蒋熙睿尴尬。

到了中午时分,许情深上楼喊她,她不得不换好衣服下楼。

家里头其余几人已经坐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习惯坐的位子,现在只有蒋熙睿身边的椅子是空着的。

蒋梓霖小脸红红地走过去,两人各怀心思,虽然别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可蒋梓霖就觉得大写的尴尬摆在面前,她觉得任何人看她的目光都贼兮兮的,她不能直视蒋熙睿、不能直视爸妈、不能直视蒋老三,就连家里那条小泰迪都不能直视了。

饭菜都已经端上桌,有鱼头豆腐汤,里面加了纯牛奶一起煮,绸白的颜色令人食欲大开。

蒋远周给许情深盛一碗,蒋熙睿给蒋梓霖盛一碗放到她手边,“当心烫。”

她轻咽下口水,看眼碗里的豆腐汤,白白的、稠稠的,怎么办,她的龌龊思想忍不住往外飘。脑子里有两个声音在对话:“你看你看,这像什么?”

“像……嘿嘿嘿。”

“嘿你妹啊!”

“问睿睿,问睿睿。”

蒋梓霖抬起手掌遮住脸,她还怎么去吃这顿饭,还怎么咽得下手边的这碗汤啊。

“霖霖,你怎么了?”许情深关切问道。

蒋梓霖忙放下手,支支吾吾道,“我,我没事啊。”

“那就把汤喝了吧。”

蒋熙睿更加不说话了,蒋奕谦坐在对面,拿了个小碗盛了碗汤递给蒋熙睿。“哥,喝汤啊。”

“谢谢。”

“哥,我们今天的试卷有附加题,老师说这次是考验智商的时候……”

蒋熙睿头也没抬,自顾喝着碗里的汤,俗话说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蒋奕谦搓了搓双手,“哥,你智商超群,教教我呗?”

“你今天的作业做了?”

“做啦,昨天回来就做差不多了,只是附加题我解到一半……”

“没问你。”蒋熙睿打断老三的话,坐下来这么久,总算是看了眼蒋梓霖。“高数题,你做好了?”

蒋梓霖冷不丁被点名,她赶紧摇摇头,“没有啊。”

“那我没空。”蒋熙睿冲蒋奕谦道。

“哥——”

蒋梓霖一想到待会要跟蒋熙睿单独相处,脸不争气的又红了,她赶忙装好人道,“没关系,没关系,我今天的题目会做,你就教教谦谦吧。”

蒋奕谦闻言,看到一道道金光从蒋梓霖的身后射出,“天使啊,姐,你真是天使,头戴光环啊。”

蒋熙睿拿起筷子,丢下句话,“好,那你以后都别让我教了。”

------题外话------

亲们,青梅竹马的恋情你们可喜欢看不?

让我看看你们的热情,留言让我看到哦,这样我也能写的起劲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