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甩掉的电灯泡/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没有扭头看向蒋熙睿,看了也白看,她知道是他。

开场才不过几分钟,电影中,烈士遗属遇上了强拆队,里面的老母亲哭着撕喊道,“不能拆,不能拆啊,我不能让我的儿子回来找不到家。”

蒋梓霖听到坐在旁边的小姑娘啜泣出声,蒋熙睿的手松开她,收了回去。

蒋奕谦已经放弃寻找他们,从电影开始播放的第一分钟起,他整个人就沉浸进去了。

电影院内黑漆漆的,随着情节的推动,蒋梓霖连手里的爆米花都忘记吃了。

前一秒热闹的小镇忽然变成人间地狱,雇佣兵仿佛从天而降的恶魔,手里的AK肆无忌惮扫向人群中,在死亡面前,从来没有优先选择这一说法。

一双双绝望的眼睛看向屏幕外坐着的人们,妻离子散,残肢被压在了汽车底下。

蒋梓霖手掌有些颤抖,蒋熙睿看了她一眼,“没事吧?”

她轻摇下头,语气故作轻松说道,“没事啊,一点都不吓人。”

蒋熙睿将她手里的爆米花桶接过去,“我来拿着吧。”

电影还在继续,蒋梓霖没有接触过影片中的场面,甚至并不知道在现实中,有些国家就如非洲一样,常年战乱,民不聊生。

在那间华人开的工厂里面,当胆小怕死的眼镜男让中国人和非洲人分开站的时候,那些非洲的工人一遍遍问着,“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

“因为那是中国的飞机,它是来接我们的。”

蒋梓霖攥着手掌,眼泪忍不住决堤而出,画面中,一张张黑色的面孔恐惧而绝望地站在了一起,他们没有一个强大的祖国,不会有人来施以援手,所以只能白白等死。

蒋梓霖泪流满面,心被狠狠揪了起来,蒋熙睿一扭头,看到她眉头紧拧,一副正在强忍的样子。

他倾过身,二话不说便伸出了手臂,手掌握住蒋梓霖的肩头后,将她拉向自己。

蒋梓霖将脑袋靠向蒋熙睿的肩膀,少年的体温透过薄薄的布料传递向蒋梓霖,他手掌在她肩头处一下下捏着。

蒋梓霖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夸张,几乎是从头哭到尾,不光因为同情落泪,更是因为感动。

少年手臂微微收紧,感觉到她在抖,他下巴贴向蒋梓霖的头顶处。

这个动作一直维持到电影结束,影院内的灯光打开,蒋梓霖伸手擦了擦眼睛。

她鼻子被塞住了,头顶忽然一热,蒋梓霖擦眼泪的动作顿住,那绝不是蒋熙睿摸了她的脑袋,或者是将下巴抵在她头顶,那个很像是被他亲了一下。

蒋梓霖整个人绷得很紧,头顶那一块烫烫的,心脏也剧烈跳动起来。

蒋熙睿仍旧抱着她没动,周边有不少人都起身离开了。

“走,走吧,一会谦谦看到了……”

“后面还有彩蛋,他肯定会留在这看的。”

蒋熙睿说完,手臂松开,“出息,看个电影哭成这样。”

“我没想到这么感人啊,有几次是激动哭了。”

少年拉着她的手起身,屏幕上在播放着彩蛋,他们只能这个时候走,两人跟着人流往前走,到了第一排处,正好彩蛋播放完毕,蒋奕谦也起身了。

蒋奕谦一眼看到他们,抬起手臂挥了挥,“哥,姐。”

三人走到外面,蒋奕谦还在想着方才找他们的事,“你们的座位是第二排吗?我怎么找了半天没看到啊。”

“电影院那么黑,看不清楚也正常。”

蒋奕谦不疑有它,走出去后,他回头看眼,忽然像是见鬼了似的大喊大叫起来,“唉呀妈呀,这是哪里来的妖怪,吓死我了。”

“说谁呢你?”蒋梓霖还没反应过来。

蒋熙睿的目光落到她脸上,她同他对望眼,陡然反应过来,她今天为了跟丁盈影比美,她特地化了妆的。这会脸上肯定跟个调色盘似的,怪不得擦眼泪的时候总觉得黏黏的,蒋梓霖尖叫一声,双手捂住脸。

少年轻笑着拉过她的手臂。“洗手间就在边上,我带你过去。”

“啊哈哈哈,花脸猫,花脸猫,喵——”

蒋熙睿回过身,一个眼神丢过去,蒋奕谦立马乖乖住嘴,不敢多说一个字了。

蒋梓霖进洗手间收拾下,蒋奕谦和蒋熙睿在外面等她,男孩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哥,我也是你弟弟啊,但我觉得你偏心,太偏心了。”

“今天我房间里的那个机器人,你看见了。”

“当然。”不是还讨论名字来着嘛。

“我打算用它去参加比赛的,等拿了一等奖,奖金有十万,你想要什么尽管说。”

蒋奕谦立马乐开了,“真的?什么都行吗?”

“是。”

天哪,这幸福来得太突然,蒋奕谦捏了把自己的脸,“拉钩吧。”

“幼稚。”

“哥,你不说那个小机器人有名字了吗?叫什么啊。”

蒋熙睿目光盯向不远处,“小青梅。”

“青梅竹马的青梅吗?”

“嗯。”

“原来那机器人是个女的啊,哥,起这名字有特殊含义吗?”

蒋熙睿收回视线,他看了眼旁边的蒋奕谦,“因为,我喜欢吃青梅。”

蒋梓霖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正用纸擦着脸上的水渍,蒋熙睿抬起腕表看眼时间,“现在去吃晚饭吧。”

“好啊。”蒋奕谦第一个答应。

“想吃什么?”

“肯德基!”蒋奕谦激动出声。

“不要,”蒋梓霖立马反对,“吃油炸的容易胖,我今天想吃泰国菜。”

“可以。”蒋熙睿答应着。

“泰国菜不好吃,我吃不惯啊。”

蒋熙睿单手插在兜内,“那这就难了,要不你去吃肯德基,我们去吃泰国菜?”

“……”

三人走进商场内的一家泰国餐厅,蒋梓霖拿了菜单点菜,蒋奕谦想到今天的电影,仍旧激动到不行,“哥,你事先有看过预告片吗?”

“怎么了?”

“我一直以为你喜欢看大片呢。”

“这不是大片吗?”蒋熙睿拿起桌上的水杯,轻啜一口柠檬水,“这是中国人自己的大片,当然,它比外国的更有看头。”

“是啊是啊,燃爆了!哥,你以后有了女朋友就要带她来看这种。”

蒋梓霖专注地点着菜,没有注意听他们的讲话,蒋熙睿嘴角轻勾下,“为什么?”

“我百度看到的,说如果刚谈恋爱,男生就该带女生去看恐怖片,因为她只要一害怕就会往男生怀里躲啊。但我觉得今天这种片子更适合,你想,女生看着看着哭了,那男朋友就可以安慰啊、搂搂抱抱啊、擦眼泪啊,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咳咳——”蒋熙睿听到这,忽然有点尴尬起来,神色也颇为不自然。他再度瞅了眼蒋梓霖,幸好她还在纠结着吃什么甜品,压根没听进去蒋奕谦的话。

他别开视线,蒋奕谦这脑子真不错,连这一点都跟他想到一块去了。

吃过晚饭,三人闲逛一会便回家了。

蒋奕谦这颗行走的大灯泡跟了他们一路,最好笑的是,他压根不知道他是灯泡。

蒋梓霖洗过澡后坐到书桌前,她小心翼翼将两张电影票摊开放在桌上,今天算是她的第一次约会吧?虽然他们不能明目张胆手拉着手,但这样已经很好了,蒋梓霖连雀跃都只能表现得小心翼翼。

她拿起手机,将电影票拍了下来。

发朋友圈的时候,她不能说她恋爱了,更加不能说她赴了人生当中第一个约会,她欣喜、她激动,去和回来的路上她都紧紧跟着蒋熙睿,虽然不能像恋人那般亲昵,但也足够了。

蒋梓霖分享了电影票的图片,以此记录下了今天,抬头的部分,她简单评论了影片的内容。

放下手机后,蒋梓霖擦拭下头发,过了会拿起来一看,朋友圈第一个留言的人是蒋奕谦。“8排8座、9座?我这是错过了什么?能买到黄金位子,就说明还有别的座位能选!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

后面跟了一排炸弹和尖刀的表情。

蒋梓霖忍不住轻笑,把他给忘了。她刷新下,看到蒋熙睿点了个赞,只不过什么都没评论。

她双脚抬起踩在椅子上,头不住在膝盖上面点着,头发是湿的,贴在面颊处凉凉的,空气中泛着丝丝甜味,她能感觉得到。

去学校上课的这天,蒋熙睿仍旧是坐地铁去的,蒋梓霖先进教室,坐到座位上后,她拍了下陆倩倩的肩膀。

袁娟第一个扭过头来,“霖霖,告诉你个天大的消息!”

“什么消息啊?”

陆倩倩听闻,转过身就要去捂袁娟的嘴,“不许说。”

“霖霖是我们最好的朋友,这种事不能瞒她。”袁娟握住陆倩倩的手腕,她凑到蒋梓霖跟前说道,“倩倩谈恋爱了。”

“什么?”蒋梓霖一双杏眸睁得圆圆的,“请问我不在的这两天时间里面,发生了什么?”

“机电班的一个男生跟她表白了。”

“谁啊?”

袁娟松开手,“秦征。”

“之前有预兆吗?好突然啊。”

“这种事还需要预兆啊,”袁娟笑着冲陆倩倩挤了挤眼,“什么时候请我们吃龙虾啊?”

陆倩倩两手捂住脸,满面羞涩,蒋梓霖知道那个秦征,她目光微黯,“倩倩,你应该知道那个秦征在东大……”

蒋梓霖平日里很少会关注学校的事,但是秦征吃过处分,大名被张贴在校内的公告栏上,那张处分待了足足一个月。

初中、高中的时候,蒋梓霖听说有打群架的事,那时候的女生想法都很奇特,哪个男生吊儿郎当、流里流气能打架,就越是受欢迎,秦征就属于这号人物。

当然,他还属于这一类中长得好看的,所以更加吃香。

这次的处分,据说就是跟一个男生抢一个女孩,一言不合就开揍,赔了医药费不说,还出了名。

袁娟听了蒋梓霖的话,小心翼翼看眼陆倩倩。

陆倩倩眼帘轻垂,这个问题她也想过,“他说,他会改。”

“总不可能他跟你表白,你就突然对他有感觉吧?”

这样的说法太匪夷所思,陆倩倩也不想瞒着自己的朋友,“之前……我其实就喜欢他,只不过我们之间没有交集,也就是在路上看到了,有一次晚自习回去,我的书全掉在了地上。他帮我一本本捡起来,他问我,我认识他吗?我当时心跳得厉害,说了句不认识就走了。”

“倩倩,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就是有点担心你,我知道……谈恋爱是好事,我们都希望你好,真的。”

“我知道,”陆倩倩嘴角轻笑开,“霖霖,放心好了,我会很好的,实在不合适的话,那就分手,但总要先了解下是吧?”

这就是青春啊,她们总不会考虑到太多现实的问题,爱情在那个年纪,可以是一样最纯粹的东西。

蒋熙睿进来的时候,蒋梓霖恰好回头,少年穿了件白色的衬衣,那一抹色彩扎进了蒋梓霖的眼中。自始至终,她的眼里从未有过别人,她也一直坚信,这样的少年才是最好的,从不需要过度张扬,可他的优秀又注定了他无法低调。

只不过那种光芒是最好看的,没有任何的污点和瑕疵,夺目至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