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被打断的初吻/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熙睿一脸的坦荡,蒋梓霖的手抽不出去,牵手也就罢了,还非要十指交扣,这个动作落在别人耳中难免觉得暧昧丛生,要不是因为旁观者知道他们是兄妹,恐怕这会就连东大小卖部里的阿姨都能看到他们的牵手照了。

“睿睿……”

蒋熙睿朝她看了眼,“怎么了?”

“我自己能走。”

“我牵你的手,并不是因为你不会走路。你说得对,我们应该像别人一样,做别人都能做的事。”

蒋梓霖抬起手掌遮住自己的脸侧,“别人会说的……”

一帮男生在前面走着,不见后头的两人跟上,他们顿下了脚步。

“你们兄妹两个够了啊,走个路还要手牵手……”

蒋熙睿没有松手的意思,“我们从小就是牵着手长大的,这有什么不可以?”

“肉麻。”

“就是,多肉麻啊……”

蒋梓霖听到这,干脆将手放下去,抬头挺胸起来,“那你们多看看,看多了,习惯了也就好了。”

“呦,蒋妹妹这嘴巴挺厉害的。”

蒋梓霖弯起手指,指尖碰触到蒋熙睿的手背,别人看到他们这样,顶多也是说一句兄妹俩的关系太好了,至少不会有人围在边上指指点点。

很快,天气炎热起来,一个学期即将结束,考试是检验成果最好的方式,谁都不想挂科,补考起来要交钱不说,还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去补习,一旦考不过,将来连个毕业证都拿不到。

蒋梓霖的房间内点着灯,书桌上堆满书本,她实在看不进去,“睿睿,我好想看电视。”

“明天的考试,你确定你能通过?”

“我确定,”蒋梓霖举起右手,“我保证。”

外面传来阵敲门声,蒋梓霖起身准备去拿遥控器。“谁啊?”

“霖霖,是我。”

许情深的声音传进屋内,蒋梓霖一屁股坐回原位,一把抓起笔,将本子拿到跟前后装作认真攻读的模样。“妈,进来吧。”

许情深推门进去,看到两个孩子端端正正地坐着,小脊梁挺得那叫一个直啊,她手里端着两碗甜点,到了桌前,将小碗分别递向两人,“先吃点东西。”

“谢谢妈。”

少年接过碗,许情深看到桌上铺满了练习册和试卷,“这都大学了,功课还这么多吗?”

“没办法,明天考试,有些题型肯定要巩固下。”

许情深抽出一张试卷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快休息吧,睿睿功课向来好,至于霖霖……一口气也吃不成个胖子,明年再努力吧。”

“妈,我可是你亲闺女啊!”

许情深失笑,将试卷放了回去。“睿睿,你也早点睡吧,别管她了。”

“不行,”蒋梓霖一把按住蒋熙睿的肩膀,“不能不管,我可不想挂科,妈,睿睿是心甘情愿帮我补课的,不怕苦不怕累。”

“你啊,不就是仗着睿睿连你的无理要求都能满足吗?”

“我每次都是可有理可有理的要求了。”

蒋熙睿将手里的碗放到桌上,“妈,您先休息吧,我们一会就好。”

“好,那我先出去了。”

许情深走出房间后,将门轻带上,蒋梓霖吃着碗里的甜点,蒋熙睿转动手里的签字笔,等她吃完后,蒋梓霖放下碗去打开电视。

电视机的音量被她调得很轻,蒋熙睿替她将桌上的东西都收拾好,他起身走到她身前,“不复习了是不是?”

“嗯。”

“那我回去休息。”

蒋梓霖见状,赶紧拖住蒋熙睿的手臂,他是真不懂呢,还是装不懂?现在爸妈肯定要睡了,蒋老三也不会进蒋梓霖的房间,这是属于她和他的私密空间啊。

“坐下来看会电视嘛。”

“有好看的电视吗?”

蒋梓霖调着台,“可以看体育频道啊。”

少年坐到她身边,两人挨得很近,蒋梓霖对体育频道的内容没有太大的兴趣,她双手撑在身侧,蒋熙睿的手落下去,覆向她的手背。她手指动了动,没有抽开,蒋熙睿朝头顶看了眼,“有没有觉得灯光很刺眼?”

有吗?蒋梓霖一点都不觉得,但她的小心脏开始扑通扑通乱跳,嘴巴早就违背了内心,“是哦,刺得我眼睛都疼了。”

少年笑了笑,起身后走过去将灯关了。

电视屏幕闪着亮光,蒋熙睿坐回原来的地方,但明显离蒋梓霖更近了,肩膀挨靠着肩膀,蒋梓霖浑身僵硬,想要往旁边坐坐,但又不甘心,所以就像一尊石像似的愣在那里。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她脑子里就想到了这八个字,越往下想,心就越飘了,不会干柴烈火什么的吧?

蒋梓霖觉得脸在烧,血液在激动地往上翻涌,少年坐在边上没动,但他的手掌心越来越烫,好像要将她的手背烧出一个洞。

蒋熙睿压根没看进去球赛,甚至都没搞清楚这是哪两个球队在比赛,他余光睇向旁边坐着的蒋梓霖,她视线怔怔盯向前,一动不动。

两人心里都是紧张的,谁都想要更近一步,但这是在家里,蒋梓霖不敢,可藏着的贼心又一直在攒动。

天时地利啊,外加人和,是不是应该往下发展了呢?

比如说,么么哒?

蒋梓霖一想到这,鼻腔内就觉得热热的,哎呀,她怎么想到这一层上面了?

少年喉间轻滚,蒋梓霖吃过晚饭后就洗了澡,头发间的香味顺着他鼻翼间往里钻,蒋熙睿不由倾过身,蒋梓霖感觉到他的动作,她整个人绷得越发紧了。他垂首看了眼,蒋梓霖仍旧没动,蒋熙睿眼眸微沉,他低下身……

蒋梓霖眼睛睁得大大的,他要干嘛?哎呀,太明显了,他肯定跟她想到一起去了。这个时候,她是不是应该闭上眼睛呢?但万一他不是想亲她,那不尴尬死了吗?

蒋梓霖左右为难的样子,直到眼角处一热,她感觉到热气烧灼在她脸上,吓得她立马就将眼睛闭了起来。

少年胸口处也在乱跳,他刚要将薄唇往下移,卧室门却猛地被人推开了。

蒋梓霖吓得心差点从嗓子眼处蹦出来,蒋奕谦推门走了进来,卧室内黑漆漆的,但所幸还有电视灯光,他隐隐看到蒋梓霖和蒋熙睿并肩坐着,正出神地看着电视。

“哥,你果然在这啊,快,教我通关。”

蒋梓霖斜睨了一眼,心里那个气啊,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她心里一遍遍提醒自己:优雅,优雅!可是她好想打人啊,她都做好准备今晚要把初吻献出去的。蒋老三!

少年眉眼动了动,“没看到我们在看球赛?”

“真是稀罕事,姐还喜欢看球赛啊,等等……你们看电视干嘛关灯啊,我刚才进来差点摔跤了。”

“把你摔傻了才好呢。”蒋梓霖恨恨出声。

球赛正好结束,蒋熙睿站起身,蒋奕谦笑眯眯上前拉住他的手臂,“哥,让我去你房间吧,教我打通关。”

“今天不是周末,你还玩游戏?”

“嘘,爸妈都睡了,我就多玩一会。”

蒋熙睿爽快地答应下来,蒋梓霖皱紧眉头,“睿睿,你把他丢出去。”

“姐,爱护晚辈你懂不懂啊!”蒋奕谦嘚瑟地拉着蒋熙睿走出去了。

来到蒋熙睿的房间,蒋奕谦毫不客气地往他床上倒去,两脚踢开拖鞋后上了床。蒋熙睿拿出手机看眼。“爸妈睡了?”

“应该睡了吧。”

蒋熙睿试了试,给许情深发条微信。“妈,谦谦现在在我房间不肯睡觉,缠着我给他打游戏。”

发了信息后,蒋熙睿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

他坐向床沿,从蒋奕谦手里接过游戏机,蒋奕谦兴奋的不行,只是没过几分钟,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蒋奕谦,你给我出来!”

蒋奕谦吓得差点从床上掉下去,“天哪,是老爸,他怎么知道我在这?”

“你还说爸妈睡了,估摸着刚才你进我房间的时候,被老爸看见了。”

“完蛋了完蛋了。”蒋奕谦抓了把头发,“哥,我走了,你把游戏机藏起来。”

“好。”蒋熙睿说着,将游戏机塞到枕头底下。

蒋奕谦就这么被抓走了,他恨啊,难得一次,怎么就被逮得这么准呢?

少年走过去将门带上,回到床边,他躺了下来,双手枕在脑后,他定定盯着天花板。心里的悸动犹在,他深吸口气,明天还有重要的考试,只是他完完全全睡不着了。

蒋奕谦被丢回卧室,蒋远周跟了进去,他乖乖上床,看着蒋远周将床头柜拉开。“爸,我就问哥一个问题,我没想熬夜玩游戏,你看我多懂事,游戏机已经交给哥保管了。”

蒋远周最了解他,“期末考试要是名次倒退,以后在家别让我看见你玩游戏。”

“爸,劳逸结合啊……”

“睡觉!”

蒋奕谦乖乖闭起了眼睛,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蒋远周走到外面,将门轻带上。

游戏机没拿回来,他也没什么玩的了,只能睡觉。

蒋梓霖的房间就在蒋奕谦的斜对面,她打开了一道门缝,眼看着蒋远周离开。

今晚,她估摸着是睡不着了,蒋梓霖回去躺了会,翻来覆去老想着蒋熙睿亲了她的眼角,她一遍遍按捺着自己的小心思,不要再去胡思乱想,可她忍不住啊。

约莫半个小时后,蒋梓霖坐直起身,她蹑手蹑脚来到蒋奕谦的房间外,抬手用力敲了敲门板。

蒋奕谦睡着了,这一下惊得他差点跳起来,“谁啊,谁啊!”

蒋梓霖一溜烟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出门的时候,蒋奕谦顶着两个黑眼圈问蒋熙睿。“哥,你昨天有听到敲门声吗?”

“没有。”

“怎么可能,敲了好几次,我都是被惊醒的!”

蒋熙睿抬起长腿离开,“没听到。”

蒋奕谦看向身旁的蒋梓霖,“姐,你呢?”

“我也没听到。”

“不科学啊……”

第一天就是分场考试,很多班级有几门学科修的都是一样的,所以考试的时候会将几个班的学生放在一起,蒋梓霖顺着座位号走进阶梯教室。

她坐下来后,抬头望去,蒋熙睿这次抽的位子在前面,蒋梓霖望了眼旁边,都是不认识的面孔。

反正就是一场考试而已,认不认识都无所谓。

监考老师开始发放试卷,蒋梓霖拿到手后,着手就开始答题。

她挑了些简单的题目开始答,一张卷子前后被她扫了眼,她估算着分数差不多了,不用挂科,应该刚好过及格线那么一点,这样的成绩对于蒋梓霖来说,足够了。

蒋梓霖合起试卷,抬眼看向蒋熙睿的方向,一会等他交了试卷,她也交,多出来的时间还能去校外吃一碗冰激凌。她单手托腮,嘴角不由轻挽起来。

监考老师正在阶梯教室内走来走去,有作弊的学生当场就被抓住零分处理,蒋梓霖将笔收拾起来,捉摸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她听到一阵细微的动静声传到耳朵里,蒋梓霖低头一看,看到一个纸团被丢在自己的试卷上。

她忍不住一惊,这要被抓住的话可就说不清了,再说,她可不认为谁会好心到要给她传递答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