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自作自受/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熙睿两三步上前,拎住蒋奕谦的领子想将他拉开,却不想蒋梓霖却抱着他的手臂不肯撒手,“我正好做梦梦到你呢,你就来了。”

她显然是睡糊涂了,连谁的声音都没听清楚,蒋梓霖不住打着哈欠。“吃饭不着急,再眯会。”

“起来吧。”蒋熙睿看这小迷糊一时半会清醒不了,只有将她从床上拉起来才行了。

“不嘛不嘛,”她缠着蒋奕谦的手臂撒娇,“饭有什么好吃的,睡觉最舒服了,睿睿……”

她声音糯糯的,起床气未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玩的,她忍不住嘿嘿笑出声来,“我跟你说,我梦到了羞羞的场景。”

蒋熙睿轻咳声,“把眼睛睁开,天亮了。”

蒋梓霖就是不睁眼,她怕面对蒋熙睿的时候不好意思,还是这样好,“你应该晚一点进来的,让我把那个梦做完。”

蒋奕谦好奇的不行,也不知道梦里面有没有他呢,呸呸,都说是羞羞的场景了,那肯定是梦到了她的暗恋对象吧?但是再一想,不对啊,蒋梓霖说梦里面有蒋熙睿,难不成他还跑她梦里面去捣乱?

他不由同情起蒋梓霖来,蒋奕谦忍不住嘴里的笑,“姐,你是不是做梦跟人亲亲啊?还没亲上就被哥拉回来了是不是?”

蒋梓霖听到这阵声音,立马睁开眼,蒋奕谦笑眯眯地弯着腰,“姐,快告诉我,你梦到什么啦?”

“啊——”下一刻,他惨叫一声,“哥,救命啊,救命!”

蒋熙睿无能为力,只能等到蒋梓霖松开嘴,蒋奕谦将手臂抽回去,甩了好几下,“哎呦我的手啊,姐,你是狗吗?”

少年闻言,一把揪住他的手臂将他扯开,蒋奕谦欲哭无泪,现在可是夏天,她一口就咬在自己光秃秃的手臂上。

蒋梓霖呸了下,又擦擦嘴,“谁让你进来的?”

“我是你弟弟啊。”

“我是女生,你是男生,有你这样乱闯的吗?我告诉爸妈去。”

“哥也进来了,再说……是你自己抱住我手臂的。”

蒋梓霖气呼呼地坐在床上,蒋奕谦朝她一看,“姐,你是不是偷穿了妈的睡衣?”

“什么意思?”

蒋奕谦用手指了指,蒋梓霖低头一看,这睡衣是她刚买的,也没什么不对劲啊,又不是性感风,裙子也到膝盖这边,就算她方才那么大的动作,但也不至于走光,这蒋奕谦笑什么笑?

蒋熙睿忽然弯起手指对准蒋奕谦的脑袋一个爆栗,他哎呦呦叫唤起来,蒋熙睿按住他的颈后,带他出去的同时,他看眼蒋梓霖,“掉了。”

“什么掉了?”蒋梓霖呆呆问道。

这话倒是挺难回答的,蒋熙睿推着蒋奕谦往外走,蒋梓霖忙低头仔细查看,最后发现她睡衣的吊带掉下了肩头,里面的内衣都跑出了一角。

“蒋奕谦!”

外面的蒋奕谦觉得自己可冤枉了,他不住揉着自己的脑袋,“关我啥事啊,都打我,哼。”

吃过中饭,蒋梓霖抱了一碗水果上楼,裙子口袋里的手机传出震动声,她掏出来一看,是陆倩倩打来的。

蒋梓霖赶紧接通电话,“喂,倩倩。”

“霖霖,你在家吗?”

“嗯,你呢?最近还好吗?”

陆倩倩站在窗边,她手指一下下抠着窗台,“霖霖,秦征带着那个女生去星港医院了。”

“他凑到钱了?”蒋梓霖听到秦征两个字,几乎已经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

陆倩倩眉头蹙着,她支支吾吾说道,“我怕你妈妈那边会有麻烦。”

“为什么?”

“秦征没跟我说具体的事,但是昨天他打游戏的时候,我偷偷查看了他的手机,看到他和那个女生的聊天记录。秦征把五千块钱给她了,原本是要做无痛的,但那人说要吃药,这样省钱,省下来的钱给她当营养费了。他们还说星港这么大的医院,没有家长出面应该不给做这种事,秦征说要是不给做的话……就直接找你妈妈。”

蒋梓霖走到床头柜前,将盛满水果的碗放上去,“找我妈干什么?做不了就是做不了,他当医院是他家开的?”

“我也不清楚,但我特别害怕秦征会不会当着你妈的面胡说什么,万一他把你牵扯进来的话,你妈会不会迁怒到你?”

蒋梓霖坐向床沿,听出陆倩倩话里的焦急,“倩倩,你放心好了,星港医院每天都会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的话,你就算提醒我一百遍都没用。但是倩倩……如果秦征真的做得出这种事,你是不是更应该看透他了呢?”

陆倩倩沉默了半晌,蒋梓霖尝试开口,“倩倩?”

“霖霖,你是不是特别想骂我?”

“是,但我知道骂不醒,我有时候觉得挺绝望的,难道非要痛到回不了头了,你才能清醒吗?”

陆倩倩疲惫地开了口,“我一直都清醒,只是不肯走出来罢了,霖霖,我现在只怪我自己,我不该就那样随随便便给了他。我怕,我是真的好害怕,我要是跟他走不到最后,谁还能再接受我呢?”

“你别这样想,会有那么一个人,他不在乎这些……”

陆倩倩自嘲地笑出声道,“你别安慰我了,就这样吧,我给他一次机会,也当是给我一次机会。”

“倩倩——”

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声音,蒋梓霖怔了两三秒,她握紧掌心内的手机,起身后快步往外走。

来到楼底下,恰好蒋熙睿拿了篮球从外面进来,看到蒋梓霖神色匆匆的样子,他拦在她身前问道,“去哪?”

“去趟星港。”

“又怎么了?”

“有点事。”

蒋熙睿单手转动起掌心内的篮球,“你有把握解决?”

“嗯。”

“那好,我跟你去看看热闹。”说到底,他还是不放心。

星港医院。

一辆出租车停稳下来,坐在后排的女生推开车门,她单手捧着肚子,模样痛苦。秦征并没下去,“你自己没事吧?”

“没事,但你要在外面等我。”

“好。”

女生好不容易站起身,她弯着腰慢慢往里走。

星港医院虽然是私立医院,可它却是东城首屈一指的,随随便便替人流产的事情肯定不会做。但她不敢去小医院,她毕竟还小,所以不愿意冒险。

她思来想去,就想到了这样一个法子。

药是她想方设法在外面的药店买到的,女生肚子痛得厉害,裤子内感觉到了湿漉,她加快步伐走进星港的急诊区,她上半身趴在导医台前,“救,救命。”

护士看她脸色煞白,神情痛苦,立马起身搀扶住她,“小姑娘,你怎么了?”

“肚子痛,痛得受不了。”

“你的家人呢?”

女生闭上眼睛,整个人朝护士身上倒去,那名护士赶紧喊了人过来帮忙。  病房内,女生安静地躺着,点滴管插进她的手背,她眉头轻皱,似乎要有醒来的迹象。

护士弯腰喊她。“醒醒,醒醒了。”

女生睁开眼帘,视线环顾了一周,“这是在哪?”

“星港医院,你忘了吗?”

“我怎么会在这呢?”

护士起身替她调了下点滴,“当然是你自己找来的,对了,你家属呢?”

女生将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我的宝宝没事吧?”

“宝宝?”护士将手里的笔插进自己的口袋内,“你来的时候孩子就已经没了。”

“怎么会这样?”女生闻言,立马坐起身来,“这儿是医院啊,你们怎么见死不救?我是来保胎的!”

护士睨了她一眼,开什么玩笑,“把你家属喊过来吧,当时你昏迷了,要不是看情况危急,我们还真不能收你这样的。”

“你们是黑心医院吧,弄出这么大的医疗事故,我要告你们!”

蒋梓霖和蒋熙睿来到星港顶层的办公室前,蒋梓霖抬手敲门,里头传来蒋远周的声音。“请进。”

蒋梓霖推开门,“爸。”

办公桌前还站了个中年男人,蒋梓霖笑眯眯地同他打过招呼,“老白叔叔。”

“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喊白伯。”蒋远周接过话道,“他比我大,不能喊叔叔。”

“爸,老白叔叔一直跟着你,替你鞍前马后的,你都说他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已经头发花白了,我喊一声叔叔是想让他显得不这么老嘛。”

老白笑了笑,“得,我还得谢谢你的好意呢。”

蒋远周轻按下眉角处,“对了,刚才你说什么事?”

“急诊室收了个女的,岁数不大,二十来岁吧。现在吵嚷着说我们的治疗有问题,反而要让星港赔钱了事。说实话,我还真没见过这样敲诈的,可以这样说吧,我还真没见过胆子这么大的。”

蒋远周拿起桌上的水杯,目光盯着跟前的电脑屏幕,“初生牛犊不怕虎,第一次敲诈没经验,没想到敲到星港来了。”

“这事好办啊,”蒋梓霖在旁边接过话道,“把她爸妈喊过来,揍她一顿。”

“她死活不肯提供家属信息,以前也遇上过这种,但人家是没钱进医院,还知道装得低调,这小姑娘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蒋熙睿听闻,薄唇轻启下,“我有她父母的手机号,包括家庭地址。”

蒋梓霖一听,面上露出吃惊,“你怎么会有?”

“是陆倩倩的那个朋友吗?”他没有将话说透,那女生当然不会是陆倩倩的朋友,只能算是情敌加死敌了。

蒋梓霖点头,“肯定是她。”

“杜尧这方面最擅长,资料都是他找的,我只是随手存了一份罢了。”

蒋梓霖当然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但是当着蒋远周的面,有些话只能点到即可。“那别愣着了,赶紧打电话啊。”

“我估计这小姑娘十有八九是瞒着家里人的,这家长要是来了,那还不得上演全武行?”

“老白叔叔,这你就不懂了,她能闹出这么幼稚的事情,就表示心智还不齐全,这样的人需要家长出面,要是再请些媒体给她曝光下就更好了。”

老白朝蒋熙睿看眼,少年点下头,“我赞同霖霖的说法。”

他目光随后落向蒋远周,蒋远周挥下手,“这种小事不用通过我,想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蒋梓霖和蒋熙睿离开医院之前,特地去急诊区绕了一圈。

正好女生的妈妈被喊到了医院,蒋梓霖还没来得及询问服务台,就听到叫骂声从不远处传过来。

“真是丢死人了,你天天在外面干什么啊?你作死是不是——”

“妈,妈,放手。”

也有护士上前劝,“她现在身体还很虚弱,你还是先给她办理下相关手续吧。”

“还指望着给她住院是不是?还嫌不够丢脸,给我回家!”

“妈,我走不动。”

女生的声音刚落下,就又传出一声惨叫。

蒋梓霖站在不远处,看到一名彪悍的妇人揪着女生的头发将她拉出去,一边走一边还在骂,护士见状,忙拦了下,“还有抢救的费用,麻烦你结一下。”

妇人气得抬脚踹向女儿的小腿,她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按坐在旁边的椅子内,“在这等我,你要再敢乱跑,当心我打断你的腿。”

蒋梓霖缩了缩脖子,“好猛。”蒋熙睿轻挑下眉头,“早知道我就不管这闲事,看看这被打的。”

“你才不会不管呢,”蒋梓霖扭头看向身后的少年,“有关于我的所有事情,你都不会不管的。”

蒋熙睿抬手摸向她的脑袋,“瞧把你能耐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