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身入险境!/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周伸手不见五指,蒋梓霖眼睛圆睁着,她表情惊骇,可即便这样,蒋熙睿也看不清跟前的这张脸。

他也紧张,毕竟是第一次,所以他把灯关了,只不过第一个吻就被他找对了方向,他双手撑在蒋梓霖身侧,她不知道是还没反应过来还是什么,总之就是躺在那里没动。

蒋熙睿也没动,薄唇紧紧贴着蒋梓霖,灯幸亏是被关了,不然蒋熙睿不保证他这会脸色还是正常的,说不定早就已经红得跟煮熟的虾子一样。

蒋梓霖好像在发抖,至少,她的唇瓣一直在抖。

少年的手抚向她的面颊,蒋梓霖哆嗦下,尽管这个场面在她脑海里演练过不下百遍,但这是实打实的啊,她预想过的那些反应一股脑都蹿上来了。

蒋熙睿似乎动了下,蒋梓霖眼睫毛抖了抖,他……他想干嘛?

咦,怎么好像在动?

蒋梓霖想到电视里的场景,心想着是不是应该将脸动来动去,配合他一下呢?

她想扭动下脖子,却发现自己的脸被蒋熙睿的双手固定着,他唇瓣微启,轻咬她的嘴角,蒋梓霖心跳加速,好像快要呼吸不过来。

蒋熙睿拨开她的唇瓣,更深一步……

蒋梓霖尝到了他嘴里的梅子味道,只不过褪去了酸涩,全是甜的。

空气中火星四溅,蒋梓霖都怕会把身下的这张床给烧起来,她一口呼吸被蒋熙睿堵着,胸腔越来越闷。

可蒋熙睿今儿就跟中了邪似的,这个吻持续的时间太长,几乎要让蒋梓霖窒息。

半晌后,少年这才退开身,他听到蒋梓霖浓重的呼吸声传到耳朵里,蒋熙睿往后退了步,“我走了。”

“噢。”她答应声,听到他的脚步往外走,蒋梓霖傻傻地又重复一句,“噢。”

少年打开房门走到外面,然后伸手将门关上。

走廊内的灯光射到他的眼睛里,他抬头看了下,光线好像陡然间明亮不少,蒋熙睿往前走,墙壁上的画活过来一样,里面的人物长着一张嘴在说话,“看,亲到了,亲到了。”

蒋熙睿抬手擦了下唇瓣,唇角忍不住勾起,只是想到几个小时后的分离,他嘴角处的笑又一点点收了回去。

他只能等到回来了再跟蒋梓霖说声对不起,他不能跟她实话实说,他也怕自己会走不掉。

外面恢复静谧,蒋梓霖竖起耳朵,她躺在那里,隔了半晌后,这才将手捂住自己的唇瓣。

什么情况?

冰山融化了?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不不,应该是蒋熙睿春心萌动了吧。

她缩起双腿,一手拉过被子裹在身上。

“欧耶!”蒋梓霖想不到别的词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了,她在床上滚来滚去,心情久久无法平息下来。

天色还未完全放亮,许情深下了楼,蒋远周拎着行李箱跟在她身后。

“妈。”少年在沙发上已经坐了好一会,他站起身,旁边放了个小行李箱。

许情深快步走到他跟前。“真要去?”

“嗯,要去。”

“你爸可还没同意呢。”

“他昨晚也没同意让您去。”

蒋远周气极,“你信不信我把你按在家里?”

“爸,我已经不小了,我跟过去还可以照顾妈妈。我想过了,到了那边妈也顾不上你,不可能向你汇报她的一日三餐,我可以跟你联系。”

蒋远周也没别的法子,反正他们都不听他的。

出门的时候,许情深问了句,“霖霖知道你去吗?”

“不知道,依着她的性子,要被她知道了的话,我可能就走不成了。”

“也是。”

蒋远周将他们送到医院,星港的医疗车已经准备就绪,许情深下了车,蒋远周从一名医护人员手里接过件白大褂后交给许情深,“还记得当年悬崖村的泥石流吗?不要让我去挖你出来,好好地带着睿睿回家。”

“好。”

蒋熙睿跟着许情深上车,他坐在窗边,看到蒋远周上前步。很多话想要说出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有些责任担在肩上后,那是一辈子的。

车子缓缓启动,车内的气氛倒并没有显得多庄严肃穆,坐在前排的护士长带头唱起了歌,只是蒋熙睿搞不懂的是,唱的为什么是首儿歌?“白龙马蹄朝西,驮着唐三藏跟着仨徒弟……”

许情深轻笑,将那件白大褂穿在身上。“到了那边,条件可能会很艰苦,要做好思想准备。”

“我知道,妈,我不是去旅行的。”

许情深的手机传来震动声,手指点开一看,都是蒋远周发来的微信。

“到了那边,第一时间联系我。”

“我现在最怕的是那边没有信号。”

“救人之前,先保护好自己。”

“情深,照顾好睿睿。”

许情深手指在屏幕上摩挲着,半晌后,才回过去一个好字。

蒋熙睿看了眼,“是不是在爸的眼里,您永远是他的另一个女儿?”

“那你呢?”许情深目光盯向旁边的少年,“有喜欢的女孩了吗?”

蒋熙睿有些猝不及防,他牵动下嘴角,视线别开,想到昨晚的一吻,他耳朵微微发烫。“妈,我还小。”

“不小了,你不可能长这么大,连个喜欢的女生都没有吧?”

“有。”

许情深眸光微亮,“谁?”

蒋熙睿眼里的光却是黯淡下去,“跟我一个学校的。”

“真好,知根知底吧?”

“嗯。”

“她知道你喜欢她吗?”

蒋熙睿点头,“知道。”

“两情相悦?”

“妈,我们是去灾区,这么严肃的时候,换个话题?”

许情深可不上他的当。“正因为是严肃的时候,才要说点开心的事,睿睿,等你毕业了之后,你可以把她带给我们看看。”

蒋熙睿做不出别的反应来,只好轻点下头。

蒋梓霖起床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透,只不过昨晚睡觉之前将窗帘拉上了,阳光若隐若现往里钻,她轻揉下眼睛,视线先是在房间内扫了圈。

昨晚的事,不会是在做梦吧?

蒋梓霖不由摸了摸唇瓣,梅子味道仿佛还在,蒋梓霖舔了下唇,双手捂住脸,“不行,不行,别再想了。”

“不对啊,这儿又没别人,我害羞个什么劲?”

她放下了手掌,门外伴随着敲门声传来的,还有蒋奕谦的声音。“姐,你起床了吗?”

“起了,干什么?”

“我们是不是准备下,可以出发了。”

蒋梓霖答应着,洗漱好后下楼吃了早饭,蒋奕谦正在长身体,最近的食欲也是越来越猛,“姐,哥是不是已经出门了?”

“应该是,他要先去比赛场。”

“我跟我朋友约好了在比赛场见,你呢?”

“我也是。”蒋梓霖草草吃了几口,准备出发。

他们的位子都在一起,袁娟和陆倩倩跟着蒋梓霖进去。

蒋奕谦摸着椅子,兴奋地又喊又叫,“第一排啊,好爽!”

“三张自助餐券还是很值得的吧?”蒋梓霖笑着拉了陆倩倩入座。“一会比赛结束后,我带你们去假日酒店吃自助餐,有大龙虾和哈根达斯。”

“哇塞,幸福!”

今天只是初试,台下观众来了不少,大多数都是家长。

陆倩倩拉了下蒋梓霖的手臂,“大神跟那六块木头在一组。”

“你怎么知道?”

陆倩倩掏出手机,“官网上的比赛阵容已经出来了,大神在B组,五个参赛选手为一组,只有脱颖而出了才能进入下一轮。”

“这简单,”蒋梓霖满眼的信心,“他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赢他们了。”

A组比赛结束后,轮到B组,蒋梓霖眼看着林杜森走上台。

他鼻梁处架着副眼镜,一看就很沉,他先做了自我介绍,目光往下落,扫过第一排时,正好瞥见蒋梓霖,他赶紧挥了挥手。

蒋梓霖别开视线,当做没看见。

杜林森自讨没趣,但谁让他喜欢她呢,喜欢一个女生就得包容她的全部。

他身后的屏幕亮起来,杜林森拨弄手里的遥控器,一米来高的机器人从幕后走上前,来到他身边,机器人停住脚步,还朝台底下的人鞠了一躬。“大家好,我是小霖霖。”

“哈哈——”袁娟没忍住,笑出声后立马捂住自己的嘴,她朝边上的蒋梓霖挤眉弄眼,“霖霖,是不是你啊?”

“你才是机器人呢!”

蒋奕谦也开了口,“我还是喜欢哥的小青梅,多可爱。”

他显然还没意识到台上这个人是他亲姐姐的追求者,林杜森身后的屏幕上显示出这个机器人的身份介绍,以及功能信息等。

“当今社会,对孩子的陪伴成了一种最奢侈的东西。有人说,我们的爸爸都去哪儿了?是啊,去哪了呢?”

蒋梓霖听着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她身子朝陆倩倩倾过去,“这话是不是在哪听过?”

“微信呗,鸡汤文里面。”

也是,林杜森一个典型的理科男,要他自己编写一段煽情的文字,恐怕就跟要了他的命差不多。

“当你累了,可曾回忆过小时候,一盏油灯下面,慈爱的父亲为你讲一段小小的故事?”

“当你捧着手机,让孩子自己看电视的时候,可曾回想起过你跟他一般大时,一本小人书陪伴你的幸福时光?”

蒋梓霖摸了摸自己的肩膀,旁边的陆倩倩看了眼。“是觉得冷吗?”

“不是,”蒋梓霖压低嗓音道,“这煽情是不是煽得太过了?还一盏油灯,你见过油灯长什么样子吗?”

“没有。”

说到底,林杜森就是发明了一个会讲故事、还能陪伴孩子玩小游戏的机器人。

“程序里面记载了三千个小故事,我给大家演示一下。”

“小熊威尼快乐地生活在大森林里。一天,小熊威尼到外面去散步……”

蒋梓霖听着,也不知道蒋熙睿是第几个出场的,她特别期待看到他的成果,林杜森将遥控器放到嘴边,“男宝宝。”

机器人换了一种软糯的男宝宝音调,杜林森得意地说道,“女宝宝。”

蒋梓霖就听着那个机器人的声音换来换去,还有大人的声音,老人的声音。

漫长而枯燥的展示过后,轮到下一位。

蒋梓霖将脑袋轻枕向陆倩倩肩头,“好无聊。”

“为了你家大神,忍忍吧。”

蒋梓霖听到你家二字,立马来了精神,“你说他是我家的?”

“他不是你哥吗?可不就是你家的。”

蒋梓霖推了把陆倩倩的手臂,陆倩倩都没反应过来,只以为她是实在太没劲。

轮到第四个的时候,蒋梓霖坐直起身,强打起精神。

一组就五个人,谁成想蒋熙睿被排在最后,蒋梓霖轻打个哈欠,也好,压轴出场呗。

第四人结束的时候,主持人上台,蒋梓霖心里雀跃,甚至有些紧张,她双手交握,“我手心都出汗了。”

“用得着这么夸张吗?大神都不紧张。”

“谁说他不紧张的?”蒋梓霖总不好说他昨晚紧张得都溜进了她的房间,甚至还亲了她。

这种事,她得小心翼翼地藏着才是。

“下面,有请前三组的参赛人员一起上场。”

蒋梓霖隐约觉得不对,林杜森和另外两人来到台上,主持人缓缓说道,“由于蒋熙睿迟迟未到比赛现场,电话也无人接通,评委们一致商议后,判定他自动弃权。”

“什么?”蒋奕谦率先站了起来,“我哥怎么会弃权呢?不可能的事!”

“就是啊。”袁娟和陆倩倩也都想不通,“霖霖,这到底怎么回事?”

蒋梓霖整个人都是懵的,他没来比赛现场吗?那他去哪了?

“我们也很遗憾,但按照比赛规定,这一组已经都比完了,蒋熙睿迟迟不出现,就只能视为弃权。”

林杜森深呼口气,早知道他昨晚就不用这么紧张了,蒋熙睿要是不参加,谁还能是他的对手?

蒋梓霖摸出手机,给蒋熙睿打电话,那边好像信号不好,电话始终打不出去。

台上,评委们一一点评,随后进入打分环节。

蒋梓霖手掌心内冒出汗来,她看向袁娟旁边的蒋奕谦。“蒋老三,你给睿睿打个电话。”

“好。”

蒋奕谦摸出手机,但同样地打不通。

台上开始宣布名次,蒋梓霖听到了林杜森的名字,她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些,她最怕蒋熙睿会不会是在来的路上出现了什么意外。

她等不下去了,拿了包起身往外走。

袁娟和陆倩倩见状,赶忙跟上,走到场外,蒋梓霖继续拨打蒋熙睿的号码,可还是无人接听。

“霖霖,你别着急,说不定他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呢?”

“不可能,他时间观念向来很重,就算有事过不来,他也不可能不跟我说一声的。”

宣布完比赛结果,林杜森就出来了,身后还跟着几个前来替他呐喊助威的室友。男生快步上前,笑嘻嘻地站到蒋梓霖跟前,“蒋梓霖,我赢了,我可以跟你交往吗?”

“你赢了?你赢谁了?”

“这一组的对手,我都赢了。”

“哎呦呦,”袁娟皮笑肉不笑地接过话,“大神没来,猴子都能称大王呢。”

东大还来了好几个女生,其中就有舒婧,她自然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蒋熙睿都弃权了,剩下的比赛也就没什么看头的。她跟朋友走到外面,看到几个男生围站在蒋梓霖身侧,林杜森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蒋梓霖,这可是我跟蒋熙睿说好的。”

“说好什么?”蒋梓霖握紧手机,“他答应过你吗?”

“他接下了战书,那就是答应了。”

他们的事,东大校园内也是传得沸沸扬扬,主要是蒋熙睿参与其中,凡是能跟他沾上边的事,就都成了超级大八卦。

舒婧身后还跟着不少男生女生,大部分都是东大的。

“大神是有事没来,六块木头,你怎么还蹬鼻子上脸了?这样就能算你赢了?”陆倩倩护在蒋梓霖身前,也知道她这会心里焦急,肯定不想浪费时间在这,“都散了吧,等大神回来再说。”

“话可不能这样讲,”舒婧走进人群中,“这是比赛,就好比考试一样,谁管你平时成绩好不好呢?你要交了白卷,你就是零分,蒋熙睿弃权,那他就是输了。”

“就是,这话说得太对了。”林杜森的一名室友附和出声。

蒋梓霖目光落到舒婧的脸上,“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是没关系,但我见不得有人说话不算数,林杜森下战书的时候,好多人都看在眼里呢。”

“真好笑,”蒋梓霖牵动下嘴角,“下战书接了,又怎样?就算蒋熙睿不拦在我面前,你们还没问过我自己的意见呢。舒婧,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你当初怎么不学学林杜森给我下个战书呢?毕竟你写给蒋熙睿的情书,是被我给拦下来了。”

舒婧面色骤然大变,这毕竟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她喉间的话吞咽回去,但并未转身就走,这么好看的戏她可不想白白浪费。

“蒋梓霖,我们可以试着交往下……”

“我不喜欢你。”蒋梓霖直接拒绝。

林杜森仿佛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我下战书的时候,我以为你是默许的,现在我赢了,我没想到你会出尔反尔。”

“你这人也太一厢情愿了吧。”陆倩倩听着不对劲,怎么说到最后,这锅就扣到蒋梓霖头上了呢?

“这位女生,你就管好自己的事情吧,你跟秦征不也挺乱的吗?”人群中,看热闹的一名男生脱口而出说了这句话。

蒋梓霖想也不想地上前,伸手推向男生身前。“你再说一遍?”

“我去,够凶悍的啊。”

陆倩倩面色发白,拉着蒋梓霖的手臂,“霖霖,算了,我们走吧。”

“杜森说得没错,本来就是蒋梓霖不守承诺在先,下战书的时候不都说好的吗?蒋熙睿要赢了,那杜森以后就断了那个想法,但现在是杜森赢了啊,你们这样说走就走,是不是不地道?”

蒋梓霖看向四周,有些人纯粹是看热闹的,他们站在旁边,将她们三个女生围在最中间的位子。

“大神也有失手的时候啊。”

“对,要怪就怪蒋熙睿,他弃权了……”

“蒋梓霖,你是他亲妹妹,他弃权你不知道吗?你看你出现在比赛现场,难道不是为了林杜森来的?”

蒋梓霖耳朵里面钻进各种各样的声音,舒婧笑着盯向她,“蒋熙睿估计忙别的事去了吧,完全忘了他要弃权的话,你的处境会有多尴尬。”

杜尧和阿赋他们也来了,几人快步走向人群中,“什么事这么热闹?呦,当众表白呢?”

蒋梓霖视线望了出去,“杜尧哥哥,他们不让我走。”

“什么?”杜尧听到这一声哥哥,乐得快步上前,他一把推开跟前的一个男生。“谁不让你走?”

“他,他,他——”蒋梓霖胡乱指了一通。

杜尧伸手捏住蒋梓霖的衣袖,一把就将她拖出包围圈,“跟着哥哥们走,今儿大神不在,我们就是你的保护神,走!”

陆倩倩和袁娟见状,赶紧跟上。

几人走到外面,站定在马路旁,蒋梓霖焦急地问道。“知道睿睿去哪了吗?”

“不知道啊,发他微信不回,电话也打不通,怎么回事?”

蒋梓霖在通讯录内翻出蒋远周的号码。“我问问我爸,看他知不知道。”

蒋远周的声音很快从电话那头传来,“喂。”

“爸,您知道睿睿去哪了吗?”

“他去八量山了,跟着星港的医疗车一起去的。”

“八量山?”蒋梓霖下意识呢喃出声,“他去那儿做什么?”

陆倩倩忙拉了下她的手臂,“不会吧?八量山昨晚地震啊。”

蒋梓霖手掌下意识握紧,“爸,睿睿去灾区了?”

“是。”

“妈也去了是吗?”

“对。”

蒋梓霖急得在原地转了个圈。“他为什么没跟我说?他什么时候走的?”

“今早,天还未完全放亮他们就走了。”

“可他没跟我说,妈也没说。”

“还不是怕你担心?”蒋远周在电话里安抚着,“没事的,他们不会有事,过几天就回来了。”

“既然不会有事,那我也要去。”

“霖霖!”蒋远周语调扬高,“去两个就够了,你给我乖乖在家待着。”

“我不放心……”

“你现在就给我回家。”

蒋梓霖挂断了通话,旁边有一排座椅,她坐定下来,杜尧方才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去八量山了?有没有搞错,那地方刚发生七级地震,说不定这会还有余震,他怎么跑到那边去了?”

“我妈也去了。”蒋梓霖说完,眼睛仿佛被刺了下,“这可怎么办,他的电话打不通,看来是因为没有信号吧?”

“霖霖,你也别太着急了。”

“是啊……”

蒋梓霖六神无主,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她勉强站起身来,“我还是回家吧。”

“我们送你回去。”

蒋奕谦也出来了,蒋梓霖看到他,心里稍稍安定些,“不用了,我弟弟在这,我们一起回去就好。”

去八量山的路上,一路都在堵。

医疗车前面被几块落石挡着,司机停下车,要去将它们推开,许情深向外面张望了一眼。“当心点。”

“好。”

司机很快回到车上,“前面有部队的人在抢险,只要不发生余震,应该没事。”

蒋熙睿看见不远处有辆车停在路边,车身被砸得凹陷下去大半,也不知道里面的人怎么样了。车子缓缓往前开,阳光明媚如初,不会因为昨晚的一场大劫难而晦涩无光。

许情深将手落向蒋熙睿的肩膀,“睿睿,在想什么?”

“在想什么时候能到达震区。”

“睿睿,我昨晚执意不让你来,一是担心你的安危,二是不想你看见那样的场面,很多参与进抢救的人,回去以后都要接受心理辅导,有的人一辈子就走不出来了。”

“我知道,”蒋熙睿明亮的眸子对上许情深,“但遭遇到这些变故的人,他们是没法选择的。很多人比我小,也有很多人至今还埋在地底下,妈,您别担心我,我可以面对的。”

“好。”许情深说着,视线再度望向窗外。

来到地震最严重的地区,车上的医护人员拎着医药箱、抬着担架下去了。

蒋熙睿打开自己的行李箱,将里面的一个小盒子拿出来,许情深看眼周边,原本的建筑物坍塌倒在一处,有人坐在废墟中痛哭,也有人拉着救援队,让他们赶紧救救自己的亲人。

蒋梓霖回到家,第一时间打开电视,中央台和地方台都在播放着八量山的新闻。

她眼睛睁得大大的,试图在新闻画面中能够找到许情深和蒋熙睿的身影,她看到了一个个撤离的身影,也看到了一辆辆被撞毁的车子。死亡人数还在增加,失踪人数也在增加。

蒋梓霖双手交握,她低下头,咬着自己的手指。蒋奕谦也是一脸的凝重,“姐,妈和哥不会有事吧?”

“不会。”

蒋梓霖继续拨打蒋熙睿的号码,可他的手机还是打不通。

许情深带着人开始抢救伤员,蒋熙睿确实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真实的场面,第一个被抬上担架的人已经昏迷,是刚从楼板底下被拉出来的。他腿上插着钢筋,需要紧急手术,许情深在前面指挥着,“送到车上去,快!”

“这边还有一个……”

“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弟弟……”

“孩子,我的娃啊……”

蒋熙睿耳朵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声音,所有的人似乎都在哭,救援队竭尽全力在搜救幸存者,手里的生命探测仪不放过每一寸地方……

一个身影忽然朝着蒋熙睿扑来,小男孩不过六七岁的样子,他抱住了少年的腿。“哥哥。”

蒋熙睿伸手摸向孩子的脑袋,“快走吧,这儿不安全。”

小男孩眼睛哭得通红,脸上有明显的擦痕,“哥哥,救救我姐姐,她还没出来。”

蒋熙睿心一沉,“她在哪?”

小男孩朝着一个方向指去。“我们的家在那里。”

少年顺着他的手臂望去,看到一片废墟,房子整个都塌了,“你还有别的家人在哪?”

“爸爸和妈妈都在找姐姐,昨晚……昨晚他们带我去买好吃的,还没回到家就地震了,姐姐还在家睡觉,呜呜呜……”

蒋熙睿弯腰牵起了小男孩的手,他快步上前,一对夫妇哭天抢地的正在扒着碎砖块,手指都破了,鲜血淋漓,可这样找下去要找到什么时候?

蒋熙睿走上前,拉过那名中年妇人,“搜救队找过这边了吗?怎么样?”

“找了,说恐怕没有活着的人了,我们不信,我闺女肯定还活着。”

“她就埋在这下面是吗?”

“是,前两分钟还给我打电话的,说是在睡觉,怎么一转眼人就没了啊……”

蒋熙睿将手里的盒子放到地上,他打开后拿出了‘小青梅’,少年按下开关,机器人的手臂动了两下,蒋熙睿从兜里摸出手机,他在屏幕上轻点下。机器人的手和脚都缩了起来,身体呈现一个球状,蒋熙睿扒开两块砖,将机器人塞了进去。

他席地而坐,上面的两人还在徒手扒开建筑,蒋熙睿淡淡出声,“你们这样不是办法,省着点力气,让我先找到她再说。”

“你怎么找到她?用什么找?”

蒋熙睿的手机屏幕上呈现出了废墟内的场景,那个机器人在里面滚动穿梭,前面被砖瓦给堵住了,即便是这么小的球都别想过去。蒋熙睿用语音操控着,“起身,过。”

小球长出了手脚,手掌忽然张开,抓住一块砖将它推开,前面出现一个洞口,它又变身回了球行,一路往前滚去。

女孩不知道自己被埋在下面多久了,四周都是黑的,看不见一点亮光。

她起初还会痛苦,她害怕到失声尖叫,但是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从出事到现在,究竟过去了多久?她完全不知道,她想爸妈,想弟弟,想活着出去。

搜救队的人肯定是找不到她了,她的腿痛得厉害,脑袋越来越沉,她连最后那点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沉沉闭上眼,耳朵里静谧无声,周边弥漫着死亡的气息,浓重不堪。

耳朵里猛地钻进一阵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被碾压过,那种音量传到女孩的耳朵里,她紧张地睁开眼,难不成这地方进了蛇或者老鼠?

一个圆滚滚的金属球带着光滚到她的视线中,女孩躺在那里动弹不了,她伸手想要摸向它。

金属球忽然动了动,头顶有一块木头,它起身的时候一把将它推开,然后变身成了一个机器人的模样。女孩听到机械声传到耳朵里,“总算找到你了,你还好吗?”

她泪水夺眶而出。“你是来救我的吗?”

“对。”

“你能救我出去吗?”

“能。”

女孩不相信,但是这个时候,即便是不相信,她也觉得安慰。真好,在她最害怕的时候,有个东西陪着她,而且它还能讲话。

机器人面向她,红外线光从头至尾扫了一圈,它滚到她身边,女孩不能动,看不见它后立马就慌了。“你别走,别走。”

她感觉到自己的腿被动了下,她立马轻呼出声。“痛。”

机器人伸出右臂,朝自己的胸前一点,圆形的盖子被打开,里面装着止血纱布。女孩看不见它的动作,但她清晰感受到自己的腿正在被包扎,她手掌动了动。“你还会处理伤口吗?”

片刻后,机器人回到她的面前,它缩回球形,准备离开。

“等等……”女孩急忙伸出手,“别走,不要走,求求你……”

机器人闪着白色的光,女孩泪流满面说道,“我不想被丢在黑暗中,救救我,陪陪我好吗?”

“马上会有人救你出去。”

“不要,求你陪着我,你要走了的话,我又什么都看不见了,我怕我会撑不下去……”

小球动了两下,站立起身,它将光线开到最亮,女孩上半身躺在一块木板下,但所幸木板的两端都搁在混凝土建筑上,她的腿之前被砸伤了,一直在流血,女孩唇瓣微微动了下。“你是机器人,为什么还会包扎?”

“我不能看到血,我怕我会情不自禁打人。”

女孩轻笑,“还有你这么逗的机器人,真好。”

蒋熙睿已经走到了搜救队跟前,“那边有个女孩,还活着。”

“哪边?”

“那里。”他抬起脚步过去,几人跟在他身后,大家来到废墟跟前,其中一人上前喊道。“有人吗?”

里面没有丝毫的回音,蒋熙睿将手机递向那名男子,“你看。”

他看到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女孩的照片,拍得很清楚,四周那些碎砖块都被拍到了,对方吃惊地看向他,“你哪来的照片?”

“我的机器人进去了,他拍到的。”

蒋熙睿点开另一个屏幕,上头出现一个坐标,“从这个方向挖开去找,最安全也能最快将她救出来。”

“好。”对方没有质疑,既然是一条生命被埋在底下,试试又何妨呢?

蒋熙睿站在下面,看着他们调来了挖机,小男孩走到他身边,“真的能看到我姐姐吗?”

“是。”

“我能跟她说话吗?”

“好。”少年将手机递向男孩,他小心翼翼将它捧在手里,“姐?”

女孩听到机器人喊了她一声姐,她都没敢答应,她已经被埋了将近12小时了。她精疲力尽,也处在崩溃的边缘处。她缩在木板底下觉得好冷,她坚持不住了。

她怕她会失血过多而死掉,更怕自己等不到救援的人。

机器人走上前,用手碰了碰她的脸,她闭着眼帘说道,“你的手,好凉。”

哐当——

外面忽然传来剧烈的声响,她再度睁开眼,“是不是有人来救我了?他们真的发现我了吗?”

“开心,你就笑一笑。”

机器人的程序内也有一些应对语言,那都是蒋熙睿编进去的。少年在旁边看着他们搜救,最大的一块水泥板被拉开,女孩感觉到有一丝微弱的光进入到眼中。

她哭哭笑笑,“我看到阳光了……”

蒋熙睿盯着屏幕,一直在注意着女孩上方,“这边不能动了,换另一边。”

搜救队员按着他的吩咐走向另一侧,混凝土伴随着砖块,一块块被搬开,女孩的父母瘫在地上,一直在祈祷。

那些反反复复的搬运动作,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

蒋熙睿也在帮忙,他没有让机器人撤出来,他知道这个时候对于里面的人来说,陪伴才是最重要的。

他跪在地上,将砖块一块块抽开,少年修长的手指受了伤,但他并没有感觉到痛。

很多人都在帮忙,很多人都看到了希望。

女孩还被压着,但是射进来的阳光越来越多,原来外面的天气这么好。

“你没事吧?答应我一声。”

少年清晰的嗓音带着焦急传到她的耳朵里,她想要开口,但虚弱地说不出话了。

不远处,一块带着钢筋的混凝土被人移开,蒋熙睿弯下身,几乎将脸贴在地上。女孩的视线望出去,看到一张英俊温暖的脸,少年眉眼如画,身后阳光万里,他的五官深刻得犹如一张最美的画。

女孩眼泪决堤而出,她缓缓伸出手。

这一刻,蒋熙睿却仿佛看到了他的女孩在里面,他心里不由一震,触动颇深。

“别怕,我们来救你了。”

女孩哭得不能自已,这……就是她的英雄吧?

她看到了重生的机会摆在面前,原来,原来活着是这样好啊。

------题外话------

新文活动来袭,亲们看过来哇。妖妖明天要开新文了哈,精彩绝伦,不看后悔哦!有占坑活动~活动将于明天(8月20号)在新文评论区举行,由于是新文,链接会有延迟,书院暂时无法显示,所以新文链接会率先在qq群发布。还没加圣妖任何一个群的读者,可以加群:218913159。已经加了【圣妖官方粉丝群】、【圣妖官方二群】和【圣妖实体书群】的读者不用再加群了,群里会发通知和链接的。

活动当天,凡是留言者符合要求,将会获得相应的实体书和潇湘币奖励。

活动当天,凡留言者均奖励潇湘币20,可以重复留言刷楼层,但每个会员号只奖励一次。

PS:详细活动请看评论区,因为活动太多,所以题外话字数不够写,亲们赶紧去关注评论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