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爱慕的少年/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梓霖整个人蜷缩在沙发内,目光盯着电视屏幕,一动不动。

直播的新闻播完了,她又调了台,正在看重播,她试图从屏幕中找到许情深和蒋熙睿的身影,可她坐在这半天了,一切都是徒劳。

蒋远周回来的时候,蒋奕谦刚从厨房喝完水出来,“爸。”

他颇有些委屈地上前,“我觉得我晚上都吃不进去饭了。”

“等到了晚上,你妈应该会打电话回来。”

“不是没有信号吗?”

“她会想办法的。”

蒋梓霖眼眶微红,“爸,你就不能不让他们去吗?”

蒋远周上前几步,在蒋梓霖的身旁坐定。“他们不去,也会有别人去,懂吗?”

“可是……”蒋梓霖话说到这,又硬生生闭上了嘴巴。可是什么呢?谁都知道那边危险,蒋熙睿聪明剔透,他能不懂吗?

“别太担心,星港的医疗队在这方面经验丰富,不会出事的。”

蒋梓霖将头靠向蒋远周的肩膀,“爸,我还是好怕。”

如果,有万一呢?

许情深来到蒋熙睿身后,女孩身上的板子被推开,守在外面的父母快步冲上前。

大家合力将女孩抬了出来,球形的机器人滚回到蒋熙睿脚边,他弯腰将它捡起来。

“这伤口是谁包扎的?”许情深是看着女孩被挖出来的,她不可能自己包扎,外面的人也不可能给她包扎。

女孩被小心翼翼放到担架上,她微微闭着眼睛,许情深用手捂住她的眼帘,“暂时闭上吧,别睁开。”

“你们都是来救我的,是吗?”

“是。”

“那个小机器人……它有名字吗?”

蒋熙睿点了下头,“有,它叫小青梅。”

许情深也注意到了蒋熙睿手里的东西,“睿睿,这是什么?”

“你这东西真好使,她腿上的伤也是它包扎的吗?”

蒋熙睿将机器人胸前的铁片打开,他走到自己放在不远处的盒子跟前,他取了止血纱布和绷带放进去,“它体型小,是为了能够方便它在废墟底下穿行,遇上需要紧急处理的伤员,它可以做简单的救援,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体型的关系,它一次只能处理一名伤者。”

“那太好了,你这是手机控制的吗?”

“是。”

救援队员看了看四周,不无担心说道,“这儿有信号吗?”

“不需要信号,我考虑到了救灾的特殊性,只要手机有电就能控制它,它还可以在河流中穿梭,在土质疏松的地方打孔前行。”

许情深微笑展颜,“怪不得你之前问我很多急救知识,原来是有这样的作用。”

“妈,我再去别的地方找找。”

“去吧,注意安全。”

担架上的女孩下意识伸出手,“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蒋熙睿。”

少年说完,扭头走了,许情深看眼女孩腿上的伤,“别担心,应该没有大碍。”

女孩的手伸过去,拉住许情深的衣袖,她手背上有明显的擦痕,“我没想到自己能活着出来,真的……”

“确实,”救援队的一人看了看身后的废墟,“你很幸运。”

许情深一抬头,看到自己的儿子已经远远走了出去,那抹背影挺得笔直。

一直到晚上,救援还在继续,有些人的家属还处于失踪状态,他们打了手电筒无奈得在废墟跟前扒拉着。

蒋熙睿坐在地上,手机屏幕内的‘小青梅’从一张被砸得稀巴烂的椅子下面滚向前,少年面色严肃地盯着屏幕,一个红点闪烁着,距离‘小青梅’十几米处,应该有人被压在底下。可是屏幕上,还有一个蓝色的点,它安安静静待在一处,一动不动。

蒋熙睿知道,这说明那个方向下面也有人被压着,只是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他心情沉重,但并未作过多地犹豫,他起身去喊了救援队的人过来。

蒋梓霖晚饭也没吃,她一口吃不下。

她将手机摆在座机的旁边,音量开到最大,可是一点用都没有,根本没人打电话过来。

蒋远周盯着跟前的电视,地震中的死亡人数已经上增到十九人,更多的人被列为失踪。

八量山现场,蒋熙睿让‘小青梅’撤出来,救援队的人在废墟中翻找。

他们需要根据他提供的线路去搜救,所以蒋熙睿不能走。

漫长的等待中,钢筋水泥块被一点点挪开,蒋熙睿坐在暗夜中,照明车的灯光打在头顶处,小青梅和他坐在一起,蒋熙睿忍不住问道,“你说,霖霖现在在做什么呢?”

小青梅坐在那没动,但是会开口说话,“霖霖喜欢吃牛排,霖霖喜欢吃冰激凌。”

这些都是蒋熙睿预存进程序中的,只要听到霖霖两字,小青梅就能自动识别。

蒋熙睿忽然觉得没有那么寂寞了,他扭头看了眼身边的机器人,“想不想早点回家?”

小青梅没有答话。

“那小丫头,这会应该担心坏了。”

废墟底下的人被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伤势很重,陷入重度昏迷中,许情深让人将伤者抬上车,她也准备跟过去,但是她临走前回头看了眼睿睿。

蒋熙睿快步朝她走去,旁边的小铁球紧紧跟着。

“妈,我不觉得累,今晚就留在这。”

许情深目光攫住他,心有担忧,但话到嘴边还是被她咽了回去,“好,我一会也过来。”

“嗯。”

车子缓缓开出去,蒋熙睿看了眼身旁的小青梅。“我们继续吧?”

蒋远周下楼的时候,看到蒋梓霖蜷缩在沙发内,盖在身上的毯子有一半已经掉落在地,蒋远周弯腰捡起来,将她盖向蒋梓霖的肩头。

她立马睁开眼来,坐起身看向蒋远周,“爸。”

“怎么不回房间睡?”

“我房间没有座机,我怕妈和睿睿打我手机我接不到的话……”

蒋远周长臂伸过去,将她揽在怀里,“一有消息,我会马上告诉你的,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

蒋梓霖将脑袋在蒋远周的肩膀上来回摩挲,她手掌抓着他的睡衣,“爸,我真的想去八量山,但我知道我不能去,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添乱了。”

“乖。”

蒋远周陪蒋梓霖坐着,蒋梓霖松开手,“您回屋睡觉吧,明天还要去医院呢,别担心我……我也回屋睡觉。”

“好。”

蒋远周刚要起身,睡衣口袋内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赶紧看眼来电显示,是许情深打来的。

蒋远周忙接通电话,“情深。”

“老公,我和睿睿都挺好的,别担心。”

“你现在在哪?”

许情深和蒋远周说着话,蒋梓霖一颗心落定些,半晌后,蒋远周将手机递给她,蒋梓霖迫不及待地接过去。“妈,您什么都好吧?有没有受伤?”

“霖霖乖,妈妈很好。”

蒋梓霖鼻尖泛起酸涩,“那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还要过几天,你在家别太担心我们。”

“妈,睿睿呢?”

许情深不想女儿提心吊胆,只能撒了个谎。“睿睿睡了,他今天很辛苦,坐在车上就睡着了。”

“那您让他醒了之后,一定给我打个电话。”

“好。”

通话很短暂,偌大的客厅内恢复静谧,蒋远周拉起蒋梓霖的手臂,“走吧,上楼睡会。”

八量山。

晨起的第一抹阳光穿透山间,拂去空气中浮浮沉沉的悲怆,蒋熙睿将右手遮在前额处,这一刻,日出呈现出从未有过的光明,好像托举了满满的希望冉冉升起。

小青梅从地底下钻出来,金属球身上沾满了灰,蒋熙睿弯腰将他捧在手里。

不远处,有人高喊一声,“有信号了,有信号了!”

少年潭底微亮,遥遥望去,一抹惊喜窜入眼底。

他掏出手机,看眼屏幕,信号果然恢复了,蒋熙睿直接拨出一个号码。

蒋梓霖的手机就放在枕头边,她压根睡不着,铃声骤然响起,她一把抓过手机,迫不及待地用手指划过屏幕,“睿睿,睿睿!”

电话里传来少年的轻笑声,“是我。”

“你……”蒋梓霖刚说了一个字,就忍不住哽咽出声。“我不想跟你讲话了。”

“真不想跟我讲话?”

“我有点讨厌你。”

少年坐下身,将手里的小青梅放到地上,“我这边的信号很不稳定,万一一会你听不到我说话声,就说明信号断了。”

蒋梓霖一听,自然着急,“你……你还好吗?你去那边干嘛啊?又碰到余震吗?”

“我很好,一切都好,没有余震。”

蒋梓霖右手不住擦拭眼帘,她应该是能将心放进肚子里了,可她这会还是焦急不已。“那边很危险吧?”

“霖霖,你呢,你还好吗?”

蒋梓霖轻吸下鼻子,“很不好。”

“怎么了?”

“机器人比赛,你没来,六块木头拿了小组赛第一,他的同学围着我不让走,让我接受他的表白。”

蒋熙睿眼帘微垂,修长的手指摸向脚边的小青梅,“等我回来,我找他算账。”

“你走得时候为什么不跟我说声?你也没有告诉我,你弃权了。”

少年沉默半晌,“是我的错,对不起。”

蒋梓霖缩起双腿,“我才不想原谅你。”

“霖霖,我想你了。”

她嘴角轻颤,掐着自己的小腿处,蒋熙睿以为她没听见,“霖霖,我想你。”

蒋梓霖眼眶一热,不住吸着鼻子,“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过两天就回去。”

“为什么要跟妈去八量山?你为那场比赛准备了好几个月……”

蒋熙睿看到有人被拖出来,死伤不明,垂下的手臂上都是血。“一场比赛而已,我带着小青梅过来,我可以救的是人命。”

“睿睿……”

“别哭。”

蒋梓霖听到这话,反而想哭,她捂着嘴,但是忍不住。“你知道我担心的一整晚都睡不着觉吗?我还特别想你,挂念你,但你一点消息都没有。”

“我知道。”

“你才不知道,你不声不响地走了。”

蒋熙睿听到她不住哽咽,吸气声越来越重,他心头紧紧揪起来,“乖,不哭。”

“我忍不住。”

“我不是好好的吗?真没事。”少年在电话那头竭尽全力哄着,“我一会还要带小青梅去另一个地方。”

“安全吗?”

“安全。”

蒋梓霖不信,但她知道时间宝贵,她就算有再多的情绪都只能先压抑下去。

“我在家等你回来。”

“好。”蒋熙睿站起身,一抹亮光迎面而来,“霖霖,我一直都是喜欢你的,从我们很小很小的时候起,你就应该知道,是吗?”

“嗯。”蒋梓霖说不出声,只能嗯了声。

“所以我们之间,心照不宣,很多话都藏在彼此的心里,但只要你一直明白就好,等我回来。”

“嗯。”

不远处有人在喊蒋熙睿,他还有很多话想要说,但他终究只说了再见二字。

电话被挂断,蒋梓霖的手机紧贴在耳畔,半天没有挪开。

天亮了,八量山那边,天应该也亮了吧?

周末过后,蒋梓霖照常去上学,据说林杜森很争气,一路过关,成绩喜人。

放学的时候,蒋梓霖看到学校的横幅打出庆祝语,祝贺林杜森同学进入总决赛。

她不由顿住脚步看了眼,陆倩倩挽住她的手臂,“走吧,大神不在,他就是老大了。”

“可惜啊,那个比赛蒋熙睿不是参加了吗?”迎面有几个女生走来,如今看到校园内高高挂起的横幅,自然也要议论几声。

“听说他都没去,只能算弃权。”

“为什么啊?他那么牛,去了肯定是冠军。”

“不一定吧,”女生轻笑声,“大神都有大神包袱的,人无完人,蒋熙睿还真能什么都会吗?我估计是觉得输了会丢面子,所以干脆不出面,这样别人听着也好听些,弃权嘛,又不算真的输。”

“你胡说什么?”蒋梓霖上前步,拦在两人跟前,“谁跟你说蒋熙睿输不起?”

女生拉着朋友绕道离开,“又不是只有我们这样说,全校都在议论……”

陆倩倩拉过了蒋梓霖,“别理睬她们。”

东大的这些人对蒋熙睿的关注原本就高于常人,如今他缺席了机器人比赛,背后的原因,他们可以猜测出上百种来。

第二天,蒋梓霖还在上课,她一直都把手机贴身带着。

蒋熙睿的电话打进来,清晰的震动感贴着她的腿,她趁着老师不注意,将手机摸了出来。

来电显示是蒋熙睿,蒋梓霖开心地立马就想出去,她抬起手,“老师,我去下洗手间。”

“去吧。”

她攥着手机快步往外跑,一口气来到楼梯间,她赶紧接通,“睿睿。”

“我跟妈在回来的路上了,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就到星港医院。”

“真的?”蒋梓霖面露雀跃,“你们总算要回来了。”

“我都忘了,你是不是还在上课?”

“嗯,”蒋梓霖不住踢着脚底下的地面,“我马上去星港。”

“好好上课。”

“上什么课啊,”蒋梓霖恨不得现在就冲到星港去,“我想快点见到你们。”

蒋熙睿失笑,蒋梓霖听到里面还有别的说话声,蒋熙睿好像回了许情深一句,“早知道不给她打电话,激动得都不想上课了。”

下课的铃声正好响起来,蒋梓霖探了探脑袋,生怕老师出来发现她偷偷在打电话。

“睿睿,我去星港等你。”

“好吧。”

挂了电话,蒋梓霖回到教室,老师正好出去,她急急忙忙在桌上收拾着。陆倩倩回头看了眼,“霖霖,这是干嘛呢?”

“我妈和睿睿从八量山回来了,马上就到星港医院,我得赶紧过去,倩倩,接下来的课你帮我请假!”

“大神回来了?”

“是。”蒋梓霖将书包拎在手里,“我走了!”

她实在是迫不及待,要是能给自己插上一对翅膀就更好了。

星港医院。

蒋梓霖和蒋远周在院内等着,她不住抬起腕表看时间,一分一秒地数着。

医疗车队开进来的时候,蒋梓霖跟着人群往前走。

车子停稳,有人开了车门下来,蒋梓霖看到了许情深的身影,“妈!”

一名护士上前,将手里的鲜花送到许情深手里,“许院长,欢迎回来。”

蒋梓霖开心地扑上前,真想赶紧钻到许情深的怀里,感受下妈妈的怀抱。

她刚来到许情深身前,双臂展开就要抱抱,却看到许情深被一人拽着往旁边站了站,蒋梓霖转过脑袋一看,蒋远周已经将许情深紧紧地抱着了。

“总算回来了。”

许情深手里的花就这么被蒋远周的怀抱给压扁了,旁边都是人,都在欢迎医疗队回来。蒋梓霖看了看蒋远周,真是的,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啊。

车上还有人在下来,蒋熙睿是最后一个,蒋梓霖一抬头正好看到少年下车。

她想也不想地冲上前,双手使劲抱住他的腰身。

蒋熙睿被她撞得往后退了步,“这么大的力气?”

蒋梓霖双臂还在收紧,头埋在蒋熙睿的胸前,少年面色有些不自然,耳根处微微发红。

许情深手掌在蒋远周的背后轻拍下,“好了,好了,我毫发无伤地回来了。”

男人手臂微松,余光看见了蒋熙睿的身影,她视线望过去,也看到了此时正抱着蒋熙睿不动的蒋梓霖。

蒋远周眼里划过一抹异色,目光定定地盯着跟前的一双儿女。

他上前步,出声问道。“睿睿,没事吧?”

蒋熙睿手掌落向蒋梓霖的肩膀,“爸,我没事。”

蒋梓霖不舍地松开手,“我们回家吧。”

“等等,车上还有几个伤势严重的病人。”

说话间,有几个人被抬了下来,许情深将手里的鲜花塞到蒋远周怀里,“那边的医院处理不了,所以只能转到星港来。”

一个女生被抬到移动病床上,她抬头看向蒋熙睿的方向,一名护士将手里的鲜花送给了蒋熙睿。“霖霖跟睿睿关系真好,不愧是亲兄妹啊。”

女生被推了过去,经过蒋熙睿身边时,她忍不住想要起身,“蒋熙睿。”

蒋梓霖听到这个名字,第一眼就望了过去,蒋熙睿来到病床前,看了看她的腿。“不要担心,应该没事的。”

“我……我的腿会不会保不住?”

“不会。”

女生害怕了一路,她紧张地攥着盖在身上的被子,“你能陪我进医院吗?”

“睿睿,她是谁啊?”蒋梓霖看了眼后问道。

女生的母亲也过来了,手里还拎着个篮子,篮子里头的东西用一块布遮着,她将篮子递向蒋熙睿,“要不是你帮忙,我家婷婷肯定是没命了,家里遭遇地震,什么都没了,这是亲戚家里送的东西,虽然不值钱,但你一定要收下。”

“不用,”蒋熙睿看了眼道,“您不用这样客气。”

“拿着吧,真不是值钱的东西,我总不能再带回去吧?”

蒋熙睿伸出手,将篮子接在手里,“谢谢。”

唐婷被推进了医院,蒋梓霖视线跟过去。“是你救了她吗?”

“最大的功劳,是小青梅。”

“小青梅是怎么救人的?”

“改天,我演练给你看看。”

蒋梓霖看到医护人员纷纷进了星港,许情深伸个懒腰,“回家吧,剩下的事不用我操心了。”

蒋远周伸手将她勾在怀里,“走,今晚庆祝一顿。”

“睿睿。”蒋梓霖目光收回,伸手拉住他的衣袖。“那个女生看你的目光,好像不一样。”

少年轻笑,“胡思乱想。”他拉过蒋梓霖的手,“走,回家。”

吃晚饭的时候,老白也来了,饭吃到一半,他起身接了好几通电话。

蒋远周不住给许情深夹菜,“出门这几天,也没好好吃饭吧?”

“嗯,吃了好几顿的饼干,后来倒是有吃的,还有热心的店老板送了牛肉面过来。”

蒋梓霖闻言,夹了虾、蟹、肉,只要是好吃的,统统往蒋熙睿的碗里装。

老白拉开椅子坐回原位,“蒋先生,接了好几家媒体的电话,说是想要采访睿睿。”

蒋奕谦一口咽下嘴里的虾仁,“采访我哥做什么?”

“蒋先生,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睿睿的发明在救灾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如果普及出去的话,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蒋远周看向对面的少年,“睿睿,明天我让老白安排下。”

蒋熙睿没有推脱,“好。”

“哥,你发明了什么啊?你去八量山,是不是帮了大忙啊?出名了吧!”

“睿睿,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蒋熙睿接上蒋远周的话,“爸,我们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下半年会有实习期,到时候我想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

“可以,只要你喜欢就好。”

蒋奕谦伸手挥了挥,“怎么没人理我啊,回答下我的问题嘛。”

蒋梓霖夹起个鸡腿放到他碗里,“你的问题太幼稚,太明知故问,大家都不想浪费时间给你解释啊。”

“姐——”

“吃鸡腿吧!”

蒋熙睿第二天有活动,学校那边还是请了假。

下午时分,蒋梓霖吃过中饭回到教室,袁娟无聊地进了校园网,“霖霖,霖霖,没想到那六块木头有点本事啊,居然拿了机器人大赛的冠军。”

蒋梓霖听着,不由挥下手。“让他拿去吧。”

下午有体育课,蒋梓霖和袁娟她们刚下楼,就听到不远处有敲锣打鼓的声音。

“怎么回事?这么吵?”

“林杜森载誉而归,学生会的人自发举行了一个什么欢迎仪式,这会他可算是有面子了。”

蒋梓霖不以为然,“需要这样吗?别的班不上课了?”

陆倩倩凑过身说道,“我猜是舒婧搞出来的,她本身就是学生会的人,要申请个活动并不难,她这么捧着林杜森,还不是因为被大神拒绝过,面子上下不来吗?”

几人去往操场,体育课结束后,蒋梓霖坐在草坪上正在给蒋熙睿发信息。

他应该还在忙,先前的信息一条没回,蒋梓霖察觉到头顶处忽然泄下一片阴暗,她抬起脑袋,看到林杜森站在跟前。

“有事吗?”

“一会学校要给我颁奖,就在阶梯教室里面,我是来请你出席的。”

蒋梓霖放下手机,“我不去。”

“愿赌服输这件事,我就不提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来参加,这毕竟是对我的肯定……”

蒋梓霖站起身,转身就走,蒋熙睿的电话正好也回了过来,她气鼓鼓地接通。

“霖霖,我这边还在忙,一会才能回家。”

蒋梓霖将方才的事跟他说了,少年没有丝毫恼怒,简简单单给了她一个字,“去。”

“我去干嘛?到时候一堆人又要围着我。”

“说不定还有别的惊喜呢。”蒋熙睿那边话语声嘈杂,他冲身边人说了句来了,这才跟蒋熙睿继续说道,“一会回家见。”

蒋梓霖看眼手机,林杜森追了过来,“你是不敢去吗?”

她紧拧下眉头,“我有什么不敢的?我又没欠你,去就去!”

走进阶梯教室的时候,蒋梓霖就有些后悔了,这完全就是林杜森的主场,里面坐满了人,蒋梓霖幸亏拉了陆倩倩和袁娟作陪。这活动还挺夸张的,阶梯教室的大高台上还有林杜森和他的机器人照片。

这个奖,是学校另外给林杜森颁发的,凡是参加比赛获得名次的,特别是第一名这样的荣誉,学校还会增发奖金。

林杜森整理下衣服,上台领奖,屏幕上播放着他参赛时候的影片。

教导主任嘴里不住夸奖。“年轻有为啊,还为东大争了这样的光,好样的。”

林杜森得意得扬起手里的荣誉证书,还冲着蒋梓霖坐着的方向比了个V。

这心情真是太爽了,他觉得他完全可以替代蒋熙睿的地位,从此以后,他就是东大的大神了!

林杜森走路几乎要飘起来,整个人好像上了天似的。

回到台下,屏幕上的影片还在继续播放,他越看越觉得自己发明的机器人那简直是无人能敌。

影片放完后,教导主任走到台前,“今天我们东大还有另外一桩喜事,前几天八量山地震的事,相信同学们看新闻也都得知了。”

蒋梓霖不由抬起眼帘,听见教导主任继续说道,“我们学校的蒋熙睿同学也去了灾区,并且做出了重大贡献。”

蒋梓霖听得脸上都快烧起来了,不过教导主任平时就是习惯这样讲话的,重大贡献四个字也是他发言稿上的常用词。

“现在我给大家看一段模拟影片,这资料是刚传到我们东大的。”教导主任手指在电脑上一点,他身后的屏幕缓缓启动。

半夜时分,一栋栋建筑物出现在眼中,轰然倒塌的巨大声响使得整个屏幕好像在颤抖,尖叫声、哭声,满满充斥而来。

方才还交头接耳的人群陡然安静下来,蒋梓霖莫名有种紧张感,她攥紧了自己的双手。

雾蒙蒙的灰尘迷糊了人的视线,忽然,一个小小的机器人出现在屏幕中。

蒋梓霖认得它,那是蒋熙睿的‘小青梅’。

机器人来到一处废墟跟前,镜头往下压,它身子缩成了一个球,镜头也随着它跟进。

前方有无数障碍物,砖块将路堵得结结实实,但它搜寻到的信息,却是废墟底下还有存活的人。机器人变回原样,小小的爪子伸出去,爪子一节节伸长,将跟前的水泥砖固定后拉开。面前出现一个很小的洞,它收回爪子,变成球形钻了过去。

蒋梓霖看得目瞪口呆,小青梅很快找到被压在废墟下的人,她虽然还活着,但身体虚弱的不行,一条腿上的裤子被鲜血染红。如果不及时抢救的话,有可能会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最令人惊奇的,大概就是机器人的包扎吧,它不是一个活物,可居然能精准地找到伤者的出血点,它敷上止血纱布,然后将绷带一层层缠绕上去。

展示片的最后设计得很燃,高楼林立轰然塌下来,火光冲天,废墟底下伸出一双双鲜血淋漓的手。

可偏偏就在此时,一个设计精致的机器人成了首当其冲的逆行者,它穿过熊熊烈火,踏过布满荆棘的劫难地,速度惊人,无畏无惧。

蒋梓霖仿佛看到了蒋熙睿带着小青梅去八量山的现场,那个女孩,就是被这样救下来的吧?

林杜森握紧手里的奖励和荣誉证书,目光紧锁着那块巨大的屏幕。

教导主任点了下电脑,画面定格住,“在八量山的救灾行动中,蒋熙睿同学的这个机器人功不可没啊,他如今正准备申请专利,东大的媒体也都在争相报道这件事……”

“原来大神不是弃权,他没能参加比赛,是因为去了八量山。”

“这简直秒杀林杜森啊,太可惜了,要是大神参加的话,哪还有林杜森什么事?”袁娟激动地抓着蒋梓霖的手臂,“那小机器人好帅啊,改天带我去见见。”

阶梯教室内瞬间议论纷纷。“大神就是大神啊,牛!”

林杜森一张脸几乎要拉到地上去,这明明是为他庆功的,为什么到了最后还出现个蒋熙睿?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了,跟蒋熙睿发明的机器人相比,他手里的简直被秒得渣都不剩了。

教导主任唾沫星子乱飞,还在夸赞着他和蒋熙睿,可是林杜森一秒钟都坐不下去了。

散场后,蒋梓霖特意在阶梯教室门口站着,林杜森经过她面前时没有再耀武扬威,而是装作没看见她似的一溜烟跑了,蒋梓霖心里快慰极了。

回到家,蒋熙睿还没回来,蒋梓霖将书包放到桌上。

她给蒋熙睿打了个电话,少年正好从会议室出来,“霖霖。”

“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边刚结束,一会回去。”

“你现在在哪?”

“星港医院。”

蒋梓霖拿起桌上的水果吃了口,“昨天的那个女生怎么样了?”

“伤口严重感染,还在治疗,妈说腿应该能保住。”

蒋梓霖咬着嘴里的葡萄,好酸,酸的牙齿都快掉了。

看样子,蒋熙睿应该去病房看过她,“我来医院找你。”

“我一会就回去了。”

蒋梓霖挂断通话后,直接往外走去,在那个女生眼里,蒋熙睿就是救命恩人啊,她可不能让她有什么歪心思。

蒋熙睿去病房的时候,恰好许情深也在,她站在病床跟前吩咐,“每天会换一次药,现在最重要的是把炎症消下去,你现在有点发烧,不过没有大碍,多喝开水。”

“好的,谢谢许医生。”

蒋熙睿上前喊了声妈,唐婷看见他,嘴角不由轻挽。

许情深跟蒋熙睿说了两句话后,快步出去,唐妈妈搬了张椅子给蒋熙睿,少年坐定下来,“今天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谢谢。”

唐妈妈在旁边削苹果,唐婷声音还有些虚弱,“这次地震,是不是死了好多人?”

“你已经出来了,就别想这么多了。”

“我以后再也不会抱怨读书苦、生活乏味了,我被埋在下面的时候,真的好害怕,我现在觉得活着真好。”

蒋熙睿跟别的女生不喜欢多说话,也说不出什么安慰性的话语来。“你要实在无聊,我改天可以送些书过来。”

“好啊,对了,你在哪里上学?”

“东大。”

唐婷眼睛一亮,“真好,你高考的时候,分数肯定很高吧?”

蒋梓霖问了许情深,得知蒋熙睿去了病房,她来到门口,轻轻将门推开,看见蒋熙睿背对她坐着。

病床上的女孩笑得跟花儿一样,“我希望八量山赶紧重建,那边是旅游胜地,到时候你一定要去看看。”

蒋梓霖砰地将门推开,快步往里走。

唐婷抬头一看,脑子里有些印象,再一细想,她唇角轻勾打过招呼,“你好,你是蒋熙睿的妹妹吧?”

“不是,”蒋梓霖矢口否认,“我是他女朋友。”

唐婷怔了怔,蒋梓霖来到蒋熙睿身边,“我在家都等你很久了。”

“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唐妈妈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唐婷,见到蒋梓霖后,她上下打量着,“你就是许院长的女儿吧?长得真像她啊,漂亮!这次多亏许院长和你哥哥了,真是太感谢了。”

蒋梓霖听到哥哥二字,浑身的叛逆因子都在叫嚣着,她走到蒋熙睿身后,从他背后一把勾住他的脖子。“睿睿,你是我哥哥不?是不?”

“别闹。”

“她们老说我是你妹妹。”

蒋熙睿按住了蒋梓霖的手腕,抬起视线对上唐婷道,“她不是我妹妹。”

唐婷噢了声,眼神黯淡些许。

蒋梓霖勾着少年的脖子不放,“回家吧,今天的高数题特别难,我解不了。”

“好,那你先把手松开。”

蒋梓霖乖乖松开手臂,少年欲要起身,唐婷见状,赶紧开了口,“蒋熙睿。”

“怎么了?”

“你的那个小机器人呢?”

“在会议室。”

唐婷犹豫片刻后说道,“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他陪着我,让我撑下去的,我现在晚上还是会做噩梦。能不能……你能不能把它借给我?让它陪我几天?”

------题外话------

新文活动来袭,亲们看过来。妖妖今天要开新文了哈,精彩绝伦,不看后悔哦!有占坑活动~活动将于今天(8月20号)在新文评论区举行,由于是新文,链接会有延迟,书院暂时无法显示,所以新文链接会率先在qq群发布。

大家也可以点开《美色难挡》页面,点击《美色难挡》下面的‘作者其它作品’新文审核出来后,应该会在里面显示。不过还是群里的链接最快得知,因为审核好后,我会第一时间将链接公布在群里。

活动当天,凡是留言者符合要求,将会获得相应的实体书和潇湘币奖励

活动当天,凡留言者均奖励潇湘币20,可以重复留言刷楼层,但每个会员号只奖励一次

PS:详细活动请看评论区,因为活动太多,所以题外话字数不够写,亲们赶紧去关注评论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