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身世曝光/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梓霖听到这,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青梅那是要送给她的好不好?虽然蒋熙睿没有明确这样说过,但名字都叫小青梅了,她就是主角啊,再说,他的东西不就是她的东西吗?

她也想要,她不要蒋熙睿外借,她还想回家看他亲自演示呢。

但这话要蒋梓霖跳出来说,好像不怎么好,她急得用手指在少年的背上刺了下。

蒋熙睿忍俊不禁,他还没说话,她倒是急了。

唐婷目露期盼,唐妈妈也笑眯眯说道,“是啊,那小机器人多招人喜欢,要是能陪着婷婷就好了。”

少年嗓音温润如玉,没有直接拒绝。“今天全是展示会,它已经没电了,我得先带它回家。”

“噢。”唐婷眸光微黯,“没事,那改天吧。”

蒋熙睿站了起来,“那你好好休息。”

蒋梓霖率先往外走,听到唐婷的声音带着依依不舍从身后传来,“蒋熙睿,你明天还会来吗?”

她一扭头,目光落向病床上的女生,唐婷看都没看她一眼,完全当她不存在。

蒋熙睿单手插在兜内,拒绝得倒也干脆。“我已经好几天没去学校了,明天要去上课。”

“好吧。”

他也没有安慰她几句,更没给她什么空头承诺,蒋熙睿带着蒋梓霖走出去。

蒋梓霖小心翼翼将病房门关上,刚要开口,蒋熙睿就抓过了她的手。“走,我带你去看小青梅。”

回去的路上,蒋梓霖手里捧着小机器人,“我要带到学校去,林杜森要再敢找我麻烦,我就把它拿出来当挡箭牌。”

唐婷的腿伤恢复得很慢,需要在星港医院住一段时间。

许情深说她情况不是太好,她的腿虽然没事,就是一天天在病房耗着,伤口又痛又痒,再加上震后有了心理创伤,所以她的情绪很不稳定。

周末这天,许情深走进唐婷的病房,“水挂完了吗?”

“挂完了。”

许情深拉过旁边的轮椅,“你老这么闷在病房不是办法,现在秋高气爽,我带你出去转转。”

唐妈妈开心地站起身来,帮唐婷去拿衣服,女生满脸雀跃,藏都藏不住。“谢谢许院长。”

距离蒋家不远处有个公园,蒋奕谦和蒋梓霖正在铺地毯,蒋熙睿帮着蒋远周将食物从车上提下来。蒋梓霖高高一看,有人正在放风筝,手里的线越放越长。“蒋老三,风筝带了吗?”

“带了,在后备箱。”

蒋熙睿将一个个保鲜盒拿出来,蒋奕谦准备去拿风筝,抬头却看到了许情深的车。“妈也来了。”

许情深将车停在路边,她下了车,从后备箱内拖出了唐婷的轮椅。

蒋梓霖嘴角的笑意慢慢收住,她定睛一看,果然看到唐妈妈扶着唐婷从车上下来,两人帮忙将女生扶到轮椅内,唐妈妈推着她往前走,许情深朝这边招下手。

唐婷面上跳跃着兴奋,到了几人跟前,她先跟蒋远周打过招呼。“蒋叔叔好。”

“你好。”

蒋奕谦丢开手里的东西,“妈,她是谁啊?”

“是妈妈的一个病人,我带她出来散散心。”

唐婷小脸微抬,久违的阳光迎面拂来,她伸手就能触摸到,她目光看向了蒋奕谦,“你是蒋熙睿的弟弟吗?”

“是。”

“他救了我一命,要不是他的话,我可能就永远被埋着出不来了。”

蒋奕谦一脸吃惊地看向蒋熙睿。“哇塞,救命之恩当……”

少年一个眼神扫过去,蒋奕谦笑着将话憋回,“欢迎欢迎啊,来,小姐姐,一起玩吧。”

蒋梓霖真想给他个大大的鄙视!

许情深帮忙将唐婷从轮椅内搀扶起来,让她坐到地毯上,“我车上还有枕头,你别久坐,坐一会觉得累,你就躺着。”

“好,谢谢许医生。”

蒋梓霖蹲在旁边,拿了一盒草莓递向她,“给你。”

“谢谢。”

蒋熙睿还在帮蒋远周的忙,老白也来了,正将烧烤架搬到靠近湖边的地方,蒋梓霖坐到唐婷身边,女生手脚纤细,这几日吃不好睡不好,更是显得消瘦。

“我也有个弟弟,很懂事。”

“那他人呢?”

“放在我爷爷那里了,爸妈不放心把他带过来。”

蒋梓霖噢了声。“八量山地震挺可怕的,不过还算幸运,你们全家都没事。”

“是啊,”唐婷嘴角勾起笑,“没有亲身体会过的人,永远不知道死里逃生是有多幸运。”

蒋梓霖往嘴里塞着水果,“那你就别再想那些事了,慢慢走出来吧,能活着就是最幸福的了。”

“我好羡慕你,有这么疼爱你的哥哥。”

蒋梓霖放下手里的草莓,视线对上唐婷,“我都跟你说过了,我不是他妹妹。”

“但是来的路上,许院长亲口说的,她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蒋奕谦从不远处跑过来,“姐,我们去钓鱼吧,爸都放好鱼饵了。”

蒋梓霖也不想待在这,她站起身跟着蒋奕谦去钓鱼。

她一路走过去,心口都堵闷得厉害,来到湖边,蒋熙睿将一张凳子递给她,蒋梓霖没有伸手接,“不想坐。”

“怎么了?”

“不开心?”

她抬起右脚,踢着脚底下的草坪,蒋熙睿将凳子放到她脚边,径自坐定下来,“那你就站着吧,一会别喊脚酸。”

“我要脚酸了,我就坐你腿上。”

小时候他们还能肆无忌惮,但是现在长大了,这种事情蒋梓霖也做不出来。

少年轻笑下,将长腿伸直,目光随后迎上她,“我给你坐,坐啊。”

蒋梓霖轻咬下唇瓣,满脸不悦。

老白正在不远处生炉子,蒋远周和许情深说着话,也没顾上这边,蒋熙睿伸手拉了下蒋梓霖的衣袖,“到底怎么了?”

她压低了嗓音说道,“唐婷为什么非强调我是你妹妹?还有,你走到哪,她的目光就跟到哪,你真的感觉不到吗?”

蒋熙睿回头看眼,她和唐婷的目光在半空中接触。

少年回过头,眸子投向波光粼粼的水面上。“你只要清楚我对她没有意思就行了。”

“可她若有了希望,就会做一些让我觉得难受的事,哪怕是不经意的一句话、一个眼神,我都觉得我被伤害到了。”

蒋梓霖靠着身后的树干,有些委屈,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她还是神采奕奕,帮忙收拾着吃的、用的,说是要好好过一个周末。

少年站起身,手掌自然地落向她肩膀,将她推着往旁边站了步。“你先坐。”

他转身要走,蒋梓霖忙拉住他的手,“你干嘛去?”

“你不是不高兴吗?我去跟她说清楚。”

“你……你怎么说?”毕竟这只是蒋梓霖的第六感,唐婷也没明确说喜欢蒋熙睿啊,他也不怕这样冲过去,两人都会尴尬吗?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乖乖坐在这等我回来。”

蒋梓霖想将他拽回来,但少年竟这么直接过去了,蒋梓霖不由担心,他他他……他不会直接跟唐婷说她在吃醋吧?

蒋熙睿来到草坪上,唐婷收起目光。“钓到鱼了吗?”

“也就是瞎玩玩,我们几个小的没什么耐心,一会还是去烧烤吧。”

唐妈妈在不远处帮忙,唐婷手掌摸了摸自己的腿,“许院长人真好,我妈前几天心情也不好,今天我看到她笑得好开心。”

蒋熙睿拉过放在旁边的箱子,从里面将吃的东西全部拿出来,唐婷白皙的面孔在阳光照射底下红透了。少年盘膝坐着,“你们学校是不是也遭殃了?”

“嗯,教学楼塌了。”

“你专心养伤就是,相信那边都会有人安排好的。”

唐婷轻握着自己的手指,她看了眼蒋熙睿,又偷偷将眼帘压回去,这种感觉,就像她高一的时候暗恋班级里的学习委员一模一样。她没有这个胆子捅破,心里又总是存着一丝丝的小期许,她喜欢和蒋熙睿见面,哪怕只是说一两句话都好。

少年在旁边吃着零食,他平时很少吃这些,蒋梓霖不住朝这边偷看,她也不好过来,可是心痒难耐,恨不得装个窃听器才好。

“我听许院长说,你成绩特别好。”

蒋熙睿剥开手里的开心果。“还好。”

“你以后去八量山玩的话,可以找我,我做你导游好不好?”

唐婷是没有一句明确表达了某种态度的话,但这个年纪的人,不论男女,心思都比旁人要细腻的多,蒋熙睿也不意外。

“好,我把霖霖也带去。”

“嗯,再把你弟弟一起带上,你们全家都来。”

蒋熙睿拍了下手掌,身子往后靠,双手撑在两侧,“我要跟霖霖去的话,肯定不带蒋奕谦,他是电灯泡。”

少年视线遥遥投向远处,看到蒋梓霖探头探脑地,生怕被人发现,还把凳子搬到了大树旁边,脑袋若隐若现的,实在好玩。

唐婷听到电灯泡三字,就觉得不对劲了。“许院长说,你们是兄妹啊。”

“我是蒋家的孩子,但却不是亲生的。”蒋熙睿一字一语吐出来,虽然对自己有些残忍,但说完之后,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唐婷显然吃了一大惊,“真,真的吗?”

“我从小生活在蒋家,跟霖霖一起长大,我们是最了解彼此的人。”

唐婷掐了下自己的腿,疼痛感明显,“所以,你们也是互相喜欢是吗?”

“对,从我记事开始起,我就喜欢她了,我的眼里不可能再有别人,她的眼里也只能有我。”

唐婷闻言,久久沉默,她实在想不出应该怎么接话。

傍晚时分,许情深亲自开车送唐婷和唐妈妈回医院。

蒋远周帮忙将轮椅放回后备箱,唐婷被搀扶着坐进车内,许情深冲蒋远周挥下手,“你们先回家吧。”

“好。”蒋远周将车门重重关上。

蒋熙睿站在他身后,他眸色如墨,视线紧盯着那辆缓缓启动的车子,他面容凝重,眉头紧锁,似乎在思忖着什么事。

蒋梓霖用手在他面前挥了挥,“睿睿,你怎么了?”

“没事。”少年轻笑,转身就走。

许情深开着车,目光透过内后视镜看眼唐婷,她好像心情不好,看着提不起精神。“婷婷,今天玩得怎么样?”

“很好,”唐婷强颜欢笑,“谢谢许院长。”

“多出来转转,对你的身体恢复也有帮助。”

唐妈妈自然是感激不尽,“你们救了婷婷的命不说,还这样照顾我们,真是活菩萨啊。”

许情深不由失笑道,“你严重了。”

“所以好人一定是有好报的,许院长的三个儿女一看就是人中龙凤,将来个个都有出息啊。”

许情深专注开车,嘴角笑意不减,唐婷坐在后面忽然开了口,“许院长,蒋熙睿和霖霖不是亲兄妹是吗?”

“婷婷,你胡说什么啊?”唐妈妈在旁不解地出声,“哪里听来的?”

许情深也放缓了车速,心里也是咯噔下。“对啊,婷婷,你听谁说的?”

“蒋熙睿亲口跟我说的。”

“他……他怎么好端端跟你说这个?”许情深两手紧握方向盘,心里有些慌,蒋熙睿不是蒋家孩子的这件事,压根就没几人知道,又是谁告诉他的呢?

“许院长,蒋熙睿喜欢霖霖。”

许情深猛地踩了下刹车,唐妈妈身子往前扑去,幸好系了安全带,许情深目光落向前,“不好意思啊,有辆自行车忽然钻出来,我只能刹车。”

“没关系,现在的人车子都是乱开的,多危险啊。”

许情深收拾好情绪,重新发动车子,但是却不敢再开得很快,“婷婷,这些都是睿睿跟你讲的吗?”

“是,其实上次在病房的时候,霖霖来找蒋熙睿,她也说了。我说我知道蒋熙睿有个妹妹,肯定就是她吧,但她说不是,她是他的女朋友。”

许情深笑得有些勉强,“这两个孩子,玩笑开得也太大了。”

“许院长,您难道没有察觉出来吗?”

“察觉出来什么?”

“我觉得蒋熙睿不像是在开玩笑,他跟我说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霖霖。”

许情深握住方向盘的双手逐渐收紧,唐妈妈轻拉下女儿的衣袖,示意她别再说了。车子继续向前开去,许情深的心思却全然不在这,蒋熙睿和蒋梓霖之间不是一点端倪都没有,但她真是从未往那方面想过。

将唐婷送回医院后,许情深就开车回去了。

走进客厅,蒋家的三个孩子坐在沙发内,蒋熙睿专注看着电视,蒋梓霖和蒋奕谦不知道在吵什么。

听到门口的动静声,蒋梓霖抬头看了眼,“妈,您回来了。”

蒋熙睿视线跟着望去,他的目光接触到她,没有立即别开,那一眼中似还有别的深意。许情深握紧手里的车钥匙,她几步上前,蒋奕谦立马跟她告状,“妈,哥和姐又联合欺负我。”

“就欺负你怎么的?”蒋梓霖说完,挽住了蒋熙睿的手臂,亲昵地摇晃起来。

许情深喉间轻滚动下,“你们玩吧,我上楼休息会。”

她转身离开,踩着坚硬的地面向前,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许情深脚步轻顿。蒋熙睿从来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他跟唐婷又不熟络,他怎么会跟她说起自己的身世呢?

这样看来,蒋熙睿应该早就已经知道了他不是蒋家的孩子,那么他为什么告诉唐婷呢?

许情深走到楼梯口,有些事瞬间就想明白了。

唐婷是她带来的,她也会负责把她送回医院,这一路上,她们难免会聊起来,很大的可能性,就会说到许情深的三个孩子身上。

蒋熙睿坐在沙发内,旁边的蒋梓霖完全不知情,她也不需要知道这么多。

周三的晚上,家里忽然来了客人。

几个月不见,丁盈影好像变了个人,她穿了条黑色的连衣裙,整个人纤瘦不少,丁太太拉过女儿的手,“看看,看看,你们还认得出来吗?”

许情深端详了两眼,“果然大变样了,脸都小了不少。”

“减了二十斤呢。”

许情深大吃一惊,“这么多?身体吃得消吗?”

“可以的,晚上控制下饭量,我还在健身房给她请了个教练。”

丁牧从门口进来,一边走一边抱怨,“非让女儿减肥做什么?活生生瘦掉这么多,你倒是不心疼。”

“女儿被人歧视的时候,你替她考虑过吗?”

蒋梓霖来到丁盈影跟前,她再也不是那个丁小胖了,“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毅力。”

“谢谢夸奖。”丁盈影成功瘦身,自然面带得意。

“睿睿,过来,过来。”丁牧看到蒋熙睿下楼,开心地招了招手。“你小子,竟然比我高出了一个头。”

丁太太在旁边看着,微笑接过话道,“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我看你这将来的老丈人才是,满眼都是欣赏。”

蒋梓霖脸色微变,许情深暗暗看在眼里,蒋熙睿面色微微绷紧,“这话还是不要乱讲的好。”

“睿睿,这件事,反正一会我们也要跟你爸妈说,那就待会再细谈吧。”丁牧说着,抬手拍了下蒋熙睿的肩膀。

蒋梓霖心里咯噔下,看来这次丁家过来,是冲着当年的娃娃亲来的。

饭桌上,两家人坐定下来,蒋梓霖和蒋熙睿坐在一处。

蒋远周拿了藏酒出来,给丁牧倒上一杯,他经过蒋熙睿身后,也要给他倒酒。

蒋梓霖下意识按向杯口,“爸,睿睿怎么能喝酒啊?”

“他已经是个男人了,怎么不能喝酒?”

蒋熙睿推了下蒋梓霖的手腕,“没事。”

高浓度白酒顺着杯口往下注入,蒋远周给他倒了大半杯,他走回座位上,许情深招呼丁太太和丁盈影动筷。“我今天让人送了两筐新鲜的草莓过来,一会让盈影提回去。”

“好的,我家盈影就爱吃这些。”

蒋梓霖有些心不在焉,目光不住往丁盈影身上瞥去,她莫名有了一种危机感,她明知蒋熙睿不会喜欢丁盈影,可是丁家今晚过来的这一趟,很显然不是串串门这么简单。

一桌上,也就蒋奕谦没心没肺,看到自己爱吃的菜,赶紧夹起放到碗里。

丁太太朝丁牧使个眼色,丁牧摇摇头,示意她不急。

“最近睿睿可是出尽风头啊,我周边的人都在说,电视上这会还都是他的报道……”

蒋远周将酒瓶放到桌上,“确实,不过虎父无犬子,我的儿子能差吗?”

“对对对!”丁牧笑着起身跟蒋远周碰了一杯。

蒋熙睿目光微沉,视线落到那杯白酒中,他端起酒杯轻啜一口,白酒的辣刺激着他的舌苔,虽然很不习惯,但蒋熙睿还是咽下了一大口。

面前满满的一桌子菜,都勾不起蒋梓霖的食欲来。

刚打发走一个唐婷,如今丁盈影却又卷土重来,她觉得很疲惫,但是又没有办法。她和蒋熙睿这段不能承认的关系被狠狠地压下去,她还要强颜欢笑,看着别人对她的少年抛来好意。

蒋熙睿替她夹着菜,但是蒋梓霖一口吃不下。

“睿睿真会照顾人,”丁牧看在眼里,要想提起那桩亲事,他也得慢慢切到点上。毕竟丁家是女方,率先开口本就不好,更别说是开门见山了。“这小子以后娶了媳妇,肯定跟蒋先生一样,要把媳妇捧在手心里啊。”

蒋远周一眼扫过去,满含深意,“是,这一点倒是遗传了我。”

两个孩子都不好受,心里藏着事,没有丝毫的食欲。

酒过半巡,丁盈影放下筷子,她要控制食欲,不能再吃了。

丁牧端起酒杯,跟蒋远周说着话。“什么时候,让睿睿多去盈影的学校走动走动,或者,让盈影去东大玩也行啊……”

“东大管得很严,不是本校生进不去的。”蒋梓霖插了句话说道。

“那就在门口见面,主要是联络下感情,我们两家这么深的交情,靠着平时父母的走动,这远远不够啊……”

蒋梓霖食不知味,但是不能一走了之。

蒋熙睿回答得也很牵强。“我功课忙,下了课就回家了。”

丁牧干笑两声,“那周末也行啊。”

许情深起身,将手边的水果特意端到丁盈影跟前,丁盈影忙跟着站起来。“不用了,我吃饱了,谢谢。”

丁牧今天来,就是要将一些话说开的。

“蒋先生,你看两个孩子也不小了,虽说都还在上学,但我觉得有必要让他们多多接触。”

蒋远周抿了口酒,“我知道你什么意思。”

“我们丁家的诚意,相信你也是能看见的,但盈影毕竟是女孩……我是真心喜欢睿睿这个孩子,也希望他能成为我们家庭的一员。我知道,娃娃亲这种事要放到现在,那是很不可取的,但既然有了当初的约定,这就是个很好的基础,我的意思呢……我在想,能不能让他们现在把感情培养起来?如果以后实在是不合适,那我们大人也做不了主了。”

丁家的意思非常清楚,丁盈影和蒋熙睿将来能不能成,就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感觉了,但是现在,最好让他们能够谈一场恋爱。

蒋梓霖抬头看向丁盈影,她想直接替蒋熙睿拒绝掉,但蒋远周和许情深都在,这种事,她不能明目张胆地插嘴。

蒋远周手指在玻璃杯的边缘处轻敲下,“睿睿,你呢?你怎么看?”

少年脸色冷峻如初,这种时候,他就感觉像是被人用一把刀架在脖子上,但他依旧挺直了脊背,“爸,我还有一年不到就毕业了,我不想把心思浪费在别的事情上面。”

这浪费二字,足足表明了他的态度,他虽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但话里满满的都是拒绝。

丁太太握着筷子的手收回去,丁盈影一声不吭,气氛瞬间僵住。

蒋奕谦同情地看了眼丁盈影,今天的螃蟹真好吃,母蟹的蟹黄好多。

丁太太面上的笑也收敛回去。“睿睿,你看你也不小了,要不你老实跟我们说吧,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了?”

蒋熙睿轻咬下牙关,蒋梓霖掐着自己的手指,真想一抬头,自己就把这件事承认下来了。

蒋远周双手落向桌沿,跟许情深对望眼,他修长的手指拿起跟前的酒杯,“现在的孩子太有主见,让人头疼。”

“只是娃娃亲这种事,发生在我们两家……我觉得不该是说说就算了的。”这件事丁家可是一直记得。

“十几年前,在东城有这么一个传闻,说霖霖和睿睿当中,有一个孩子不是我亲生的,更有甚者,说两个孩子都不是我的。”

丁牧没成想蒋远周会说起那件事,“你多虑了,就是一帮人的嘴比较碎,那是不可能的事。”

蒋熙睿不由抬下头,蒋远周没有看他,却是径自说道,“有些事,我从来不跟外人讲,但当年睿睿的命还是盈影救回来的,我们两家的交情是要走一辈子的,所以我不瞒你说,睿睿真不是我亲生的。”

丁牧惊得睁大双眼,丁太太也有些不知所措。“什、什么?”

蒋熙睿坐在原地没动,没有吃惊、没有一点多余的表情,蒋梓霖惊慌之下怔怔地看向蒋远周,“爸?”

蒋奕谦手里的螃蟹都掉了,“哥……哥……他不是?”

丁牧有些不信,“真有这样的事?”

“是,这件事跟我爸有关,陈年旧事了。”

丁太太没想到今晚知道了一个这么大的秘密,“不过睿睿从小在蒋家长大,那也胜过亲生的了,你们对他一直都跟亲儿子没两样。”

“是,”蒋远周端起酒杯喝了口酒,“我把他当亲生儿子。娃娃亲的事,是蒋家对不起丁家,原因不在盈影身上。霖霖和睿睿也是你们看着长大的,只不过这两个孩子青梅竹马,是睿睿喜欢上了霖霖,所以……”

饭桌上的人,几乎都惊呆了。

蒋梓霖有种即将魂飞魄散的感觉,这是什么情况?

她连醋都来不及吃了,她压低眼帘,余光不住瞥向身旁的蒋熙睿,少年端端正正坐着,居然毫无反应。

蒋奕谦咳得不行,他用手敲打着胸前,他真是吃呛了,他刚才是不是只顾着吃东西,所以听错了?

蒋熙睿不是蒋家的孩子,他喜欢上了蒋梓霖?

丁盈影愣愣地看了眼蒋梓霖,丁牧沉默下来,蒋远周不可能为了拒绝一门娃娃亲,就拿自己儿子的身世开玩笑。更加不可能将自己的女儿也搭进去,这件事看来就是板上钉钉了。

他和丁太太互相看了眼,蒋远周起身给丁牧敬酒。

丁牧也推开了椅子,“蒋先生,你话都已经讲到这份上了,我懂。蒋家这么大的事你也对我们和盘托出,放心,在你们自己没有宣布出去之前,我是不会讲的。”

“谢谢。”

蒋远周敬了丁牧一杯酒,他回到座位上,丁太太脸色有些不好,“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回去吧。”

许情深也没有多留,丁太太带着丁盈影起身,丁牧也和蒋远周告辞。

三个小的还坐在餐桌前,蒋远周和许情深将丁家夫妇送出去。

蒋奕谦盯紧了对面的两人,他伸出自己油腻腻的右手,“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

蒋梓霖脑袋乱成一锅粥,也顾不上他,可是蒋奕谦觉得这事也太突然了吧,为什么他事先一点都不知情?

“你们……你们不做兄妹了?哥喜欢姐?姐,你呢?哎呀,我问了也是白问。”蒋奕谦陷进自问自答的模式中,“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门口,一阵脚步声传了进来。

蒋熙睿神色坦荡,蒋梓霖也不由抬起了目光。

蒋远周径自往前走,他经过蒋熙睿身旁,丢下了一句话,“跟我去书房。”

“爸!”蒋梓霖率先起身,“您要跟睿睿说什么?”

“你在下面乖乖等着。”

蒋熙睿站了起来,蒋梓霖急得要去拉住他的手,许情深见状,冲蒋梓霖轻摇下头。

她握了握手掌,然后将手收回去。

蒋熙睿跟了蒋远周上楼,餐桌前也就只有蒋奕谦还坐在那里,“哥会不会被爸揍一顿啊?”

“你胡说什么?”蒋梓霖瞪了他一眼。

“爸肯定不让你们谈恋爱啊,妈,是不是?”

许情深让蒋梓霖坐回原位,“方才都没好好吃东西吧,来,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蒋梓霖看向身旁的许情深,“妈,我和睿睿的事,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有人想让我们知道,我们自然就能知道。”

蒋熙睿跟着蒋远周走进书房,蒋远周朝不远处的沙发一指。“坐。”

两人在沙发内坐定,蒋远周搭起长腿,“要不要喝点酒?”

少年轻摇头,“不用了。”

“我怕你不喝两口酒,一会不知道有些话应该怎么跟我说。”

蒋熙睿抬头迎上蒋远周的目光,“您想问什么,您就问吧。”

“你身世的事情,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蒋熙睿毫不犹疑开口,“有一回,我和霖霖听见了你们讲话,但我们谁都没说透。”

“睿睿,你最初抱到我手里的时候,我以为你就是我亲生的,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成是亲生的。”

“爸,我知道。”

蒋远周身子往前倾,双手交握,“你知道?你知道还去喜欢霖霖?”

“但现在已经喜欢上了。”

蒋远周还真拿他没办法,他伸手朝蒋熙睿指了指。“我就说你们不对劲,刚学会走路的时候,我就看出了端倪,我自己的女儿,我要抱抱还得经过你同意,霖霖从小到大也是跟你最亲。”

少年没有接话,蒋远周继续说道,“可你妈说,是我把你们纯洁的兄妹之情想歪了,这下好了……”

“爸,我想跟霖霖在一起。”

蒋远周身子往后靠,“你应该想想,以后怎么办?”

“我之前尝试过去找我的亲生父母。”

蒋远周差点背过气去,“找着了吗?”

“没继续往下找,放弃了。”

“你妈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没被你们吓死。”蒋远周看眼身旁的少年,脸色有了些许松动,“我倒没有觉得很吃惊,平时看你们腻腻歪歪的,我就说你们两个肯定存了歪心思。”

“爸,我们没做什么出格的事。”

“呦,你还想在我眼皮子底下做什么出格的事是不是?”

蒋熙睿乖乖闭上嘴巴。

蒋远周目光落向少年,“你知道,我挑选女婿的标准可是很高的。”

“爸,我是您一手带大的,我就是高标准的。”

“你个臭小子!”脸皮厚这一点,还真是随了他。

两人在书房内坐着,楼底下的蒋梓霖心急如焚。

蒋熙睿不想这样提心吊胆,干脆开门见山。“爸,我和霖霖的事,您同意吗?”

“你说我该不该同意?”

“应该。”

蒋远周扫了他一眼,“说说理由。”

“就因为我跟霖霖青梅竹马,我最懂她,在过您这一关时,您应该也会想到知根知底这四字,现在很多人都太会装,但我是您看着长大的,我的本性怎样,您是清清楚楚的。”

蒋远周想到这一对在他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的样子,他不由出声说道,“你小子就不装?恐怕你早就喜欢霖霖了吧?”

“确实是,还未懂事之前就喜欢了,我算算,应该是有十几年了。”

蒋远周端详着身旁的少年,蒋熙睿是在他身边长大的,也是他一手带起来的。他培养了一个最好的少年,现在看来,也是把最好的留给了自己的女儿。蒋远周拿起茶几上的烟,蒋熙睿看了眼,“妈说过,让您在家别抽烟。”

“你还想去告状是不是?”

“这是为您好。”

“以后敢告状,我就给霖霖介绍男朋友。”

蒋熙睿轻挑下眉头,蒋远周将烟盒丢回去,也没有抽烟,“你身世的事,我迟早是要公布出去的,等你们毕了业吧。但人言可畏,你懂我这四个字的意思吗?”

“懂。”蒋熙睿考虑得自然通透,“爸,毕业以后,我搬出去住。”

“可以。”蒋远周看了眼儿子,终归也是不舍得,“但是不能住得太远。”

“想要诋毁的人,还是会诋毁。”

到时候肯定会有人说,这两个小的从小住在一起,只怕有些事……

蒋远周倒没有过多地担虑,“我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当年我跟你妈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是看好的,只要我不在乎,她不在乎,我就没那闲功夫去顾及别人的感受。”

蒋熙睿闻言,绷紧的面色彻底舒展开。

蒋远周睨了眼,好像有些不甘心,“你说说你们,还真能忍得住,平日在家那一点小动作,你妈还总说是正常的,我渐渐被她洗脑,竟也信了。”

少年挽了挽嘴角,“妈那是被您宠的,心思单纯,这是好事。”

蒋远周抬起手指,朝跟前的蒋熙睿虚空指了指,但也没办法不是,再说这也不算坏事。

两人下了楼,蒋梓霖听见脚步声,第一个就站了起来。

她快步过去,蒋远周走在前面,蒋梓霖小心翼翼地朝他看眼。

“怎么,怕我把你藏了这么久的小男友吃了?”

------题外话------

亲们,妖妖的新文《斩男色》开坑啦,这名字是不是很有力度!很有深意!很有范儿?!

亲们搜索书名就能找到新文哦,赶紧收藏起来吧,劲爆的简介加精彩的第一张,你不想看吗?哈哈~

紧紧夫妻在招呼你们哦,星星眼~

现在送上几句简介,详情版请移驾新坑,求支持,求支持,求收藏~

——

靳寓廷,身高185,八块腹肌,胸肌惊人,别名禁欲停!

这是顾津津创作出来的男主,可是撑死她的肥胆她都想不到她yy的这个名字,居然在现实中有原型,而且还是出了名的靳老九。

“你的漫画中说,我看你的眼神,就好像在剥你的衣服,一件一件直至剥光,你再看看我的眼睛,这样的诠释够不够?”

顾津津小脸烧起来,“我跟你道歉还不行吗?我真没想到会跟你重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