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前 生/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年冬天京城下了很大一场雪,整个京城银装素裹,格外的冷,秦王府却很热闹,秦王妃生下的世子抓周,京城各府三品以上的早早就到了。

秦王妃出身世家,誉为天下第一才女,与曾经的菁华郡主萧菁菁并为京城双姝,只是一个善解人意,温柔如水,一个不要脸,萧菁菁虽也美艳,不如秦王妃清丽无双。

提起秦王妃,无人不说一个好字。

提起那位萧菁菁则不同。

同样是京城双姝,还曾为姐妹,却天差地别。

以那位菁华郡主如今纪四夫人的名声,不守妇道,偷情被抓,京城皆知,害死腹中孩子,害得郡王府被抄淫乱不堪的女人,简直是给秦王妃提鞋都不配,更不会拿来和秦王妃比。

秦王可是未来储君人选,秦王妃说不定就会为后,一个好比天上的明月,一个已成了地上的污泥。

今日纪家也有人来秦王府道贺,纪家大房大爷纪宁也来了,听说得了新皇的眼,不少人不约而同想到萧菁菁当初就是一心爱慕纪宁,才嫁到纪家四房做了继室,还不知兼耻勾引自己堂侄纪宁被发现。

也就秦王妃心地善良,看不得曾经的姐妹如此难堪,几次维护,替她说好话。

听说萧菁菁还勾引过秦王,嫉妒秦王妃,只是秦王心中只有秦王妃一人,很是厌恶,告诉了纪家,萧菁菁才被关到郊外的小庄子上,任其自生自灭。

秦王妃心太好,还派人几次过去。

京城郊外,纪家大房的一处旧庄子上。

很久没有人来了,庄子里很破败,被雪压得好几间屋子都塌了,满目荒凉,一个婆子低着头,拢着手,看到守着炉火的两个小丫鬟,哼一声。

破旧简陋的屋子里,屋子的门窗紧紧关着,冰冷寂静,不通风也不透气,看着外面,还有一股怪味。

冰冷的天,屋子没有生火,榻边萧菁菁躺着,唇色发白,脸色青白,透明,形容枯蒿,骨瘦如柴,发丝散发,手拿着帕子捂着嘴,不停咳嗽着。

再没有曾经京城第一美人,京城双姝的美艳无双,菁华郡主的张扬,只是一个容色破败的妇人,若是让人看到一定不相信这就是原来张扬美艳的菁华郡主。

“咳咳,咳,咳。”她想再见一面她爱的男人,她怕自己活不过这个冬天了。

这几天她总是回忆起过去这些年的事,梦到曾经,她怕自己没有多少日子,她知道他厌恶她,不想见她。

可是她还是想见他一面。

她想告诉他,她没有勾引秦王,可他不信她。

她怎么会勾引好姐妹的相公。

她知道她太过偏执,他说过以后把她当四婶,让她不要再找他,可她忘不了他。

有时候她觉得这些年就像一场梦,荒诞的梦,她像是魔怔一样爱着他,不顾一切,失去所有,还是不甘心。

幸好她的好友不像她,嫁给了秦王,成了秦王妃,世子该周岁了吧,她不再是曾经骄傲的菁华郡主,也不再是纪四夫人,她身边什么也没有。

她只能在空闲的时候慢慢亲自做了一双小虎头鞋,她以前从来不做针线,她身边有专门的针线上人,父王宠着她,嫁到纪家,也很少做。

陈旧的手帕上,多了一抹红色,带着腥味,她继续咳着

“咳咳,咳,咳。”她不停的咳嗽着,骨瘦如柴的身体摇摇欲坠,身上有恶臭传出,盖了几床被子,只是都很陈旧和薄。

她让人去秦王府,还有府里,做好的小老虎鞋也放好了,她很想见见世子,在她的心中,世子也是她的孩子,因为她不可能有孩子了。

咳一声,萧菁菁又咳出一口血,她脸色青白不已,她想到曾经她的孩子,还有父王,眼眶红了红,都是她的错。

“夫人。”满头花白,佝偻着背,脸色腊黄的婆子走了出来屋子里,见到她帕子上的血,扑了过去。

“我的夫人,那些贱蹄子让她们好好照顾你,我可怜的小郡主。”婆子一脸着急。

“嬷嬷,你不要担心,没事。”

萧菁菁闻言,青白苍老的脸上多了什么,不想奶嬷嬷伤心,把帕子藏起来。

婆子脸色更不好,她看一眼帕上的血,这不是第一次了,可是她没有办法,想找太医也没有门路,只能求纪宁那个害人精,她一定要想办法找太医来,她的小郡主,被那起子害成现在这样,老天爷哟,你还长不长眼。

都是秦王妃那个女人,害的,还有纪宁。

偏小郡主还一心相信他们。

“郡主,你要是有什么事,让嬷嬷怎么办?”

“嬷嬷,我已经安排好了,本来想让嬷嬷回家养老,是我不好,让嬷嬷这么大年纪还守着我,我会和纪宁说。”

“郡主啊,你别再提纪家大爷了,你不知道——”婆子想说什么。

“嬷嬷,你派人去了吗?”

她知道嬷嬷不喜欢纪宁还有秦王妃。

“派去了。”婆子叹口气,不再提,心中也无奈,就是想替郡主出气也没办法。

“我去看看药好了没有。”婆子想到外面的药,萧菁菁拿出藏起的帕子,上面全是血,她又咳起来。

屋子外面,走廊边,炉火旁守着的两个穿着旧衣的冻得跺脚的两个丫鬟,一边守着炉火上的药,一边用力跺着脚,很是不耐,哈出的气都是雾。

“也不知道里面那位何时咽气,这见鬼的地方她一时也不想呆了。”一个丫鬟抱怨道。

另一个也点头:“嗯,每次以为要咽气,都活过来,像她那样不要脸不守妇道,换成是我早就不活了,亏她还有脸活下去,还想见大爷,勾引大爷秦王妃不成——”

“大爷肯定不会来,大爷可是厌恶里面那位得很。”

先开口的丫鬟口中带着轻蔑盯着屋子里面,隐隐能听到屋子里传来一声声痛苦的咳嗽声,另一个丫鬟看了眼四周:“小心点,有些话还是不要说,大爷要是知道。”

“你也太小心了,大爷怎么会听到,这见鬼的地方,要不是没有门路,早就离开这鬼地方,呆在这里,什么也干不了,吃的穿的都没有,真是倒霉,要是能回府多好。”

“嗯,听说里面那位和秦王妃娘娘以前关系好,也不知道这位怎么想的,做出那样不要脸的事,还嫁给原来的四爷。”

“你们在说什么!”

满头花白,佝偻着背,脸色腊黄的婆子走了出来,看到外面的天色,一脸愁苦担心,扫到一边的丫鬟:“作死的丫头,药都好了,还不端下来,夫人该喝药了。”

两个丫鬟虽然私下什么也敢说,不过还是怕眼前这个婆子,端着药跟着进了里面。

“该死的贱蹄子,还不倒好药。”

萧菁菁看着奶嬷嬷训着丫鬟,端了药上前,喂她喝,她觉得喝再多也没有用,她渐渐看开了,这一生她只能这样了。

两个丫鬟低着头,小心抬了抬头,婆子一盯她们又低头,萧菁菁知道这两个丫鬟背后会说什么,奶嬷嬷最怕有人说她的坏话,可她做过的事,抹不去。

“喝药,郡主。”

婆子端着药。

两个丫鬟下去,萧菁菁喝了药,婆子决定去前面看看,纪宁要是来,她要好好和他说说,忘恩负义的东西,还有那个什么秦王妃:“郡主,老身出去看看。”

“嬷嬷,不用的。”

嬷嬷走后。

萧菁菁等了很久,她并不想奶嬷嬷出去,屋子里都这么冷,这是她过的最冷的一个冬天,没有银丝碳,没有火龙,没有暖炉,要是以前,这样的冬天她该舒服的呆在屋子里,烧着火龙,外面可想而知更冷。

嬷嬷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是她没用,护不了嬷嬷,她的嫁妆早就没有了。

“咳咳咳咳——”她再次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用帕子捂着嘴,整个人颤抖着,咳完,她头很晕,不由闭上眼。

过了很久,她缓过神来,忽然听到脚步声,还有行礼的声音。

“大爷,王妃娘娘。”

是丫鬟惊喜的声音。

“起来吧,下去。”

接着是纪宁的声音,萧菁菁颤抖的睁开眼,纪宁来了,还有她的好友,这个时候她看到她的好友当今秦王妃,还是那么清丽若仙,宛若仙子,不像她,跌落尘埃,有些欢喜的伸出手:“瑶妹妹。”

“菁姐姐。”当今的秦王妃顾瑶走进来,只有她一个人,没有握她的手。

“你来了?”

萧菁菁很高兴,想起身:“世子快周岁了吧,我做了一点东西,到时候给世子,咳,咳。”说着她又咳起来。

“不,要嫌,弃。”她一个字一个字艰难说完。

顾瑶就这样看着,温柔如水,清丽无双,一如往常,看着这个曾经和她并称双姝的萧菁菁。

萧菁菁咳完,说完,抬头,对上她的眼,怔了怔。

“菁姐姐,这就是你要见我的原因?你真的很蠢。”顾瑶突然道。

“瑶妹妹你?”

萧菁菁青白的脸一愣。

“我有时候都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么久,还是这个样子,一点没有变,可是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顾瑶还是笑,走近她。

萧菁菁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你居然就没有好好想一想你怎么变成今日这个样子的?”顾瑶笑容满面,以前还有顾忌,现在没有了。

“你是什么意思?”

萧菁菁不是真的傻,到了此地此刻她哪里还会不知道顾瑶不对,心中有不安,有害怕,混身颤抖着。

“你就没有想过你是怎么成这样的?”顾瑶眼中除了温柔,多了轻蔑,鄙视道!

萧菁菁呆住了。

“想清楚了?想清楚,就去死吧。”顾瑶忽然靠近,温柔细语。

“为什么?”

萧菁菁回过神来,不懂。

顾瑶笑,带着恨还有不屑:“我恨你,萧菁菁,知道吗,从一开始我就讨厌你,京城明珠,菁华郡主,被众星捧月,不过是出身好,一个草包而已,凭什么和我并为双姝,就凭你也配?早就想看你跌落泥的样子,你知道吗,我有今日这一切,都是你帮我达成的,你觉得纪宁为什么那么对你?不过是我让他接近你,我知道你喜欢纪宁,你还以为纪宁对你有意思?纪宁爱的是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你有今日,是活该,谁叫你这么蠢呢,最初我还没想到你这么好用。”

顾瑶笑得得意。

“你骗我,顾瑶,纪宁,你,你们!”

萧菁菁脸色陡的大变,满脸不相信,疯狂摇着头,摇摇欲坠,呕一声,吐了一大口血,混身颤抖不停,抬着手。

“以前我的地位还不稳,暂且留着你,你这一辈子就是一个笑话,一个被瞒着的可怜虫,你该感谢我,告诉你真相。”顾瑶继续说。

“你们从头到尾都是骗我?你们算计我?父王还有我的孩子?我变成这个样子也是你们。”萧菁菁疯了一样,猛的抬头。

“是,你看看你的样子哪还是曾经的明珠。”顾瑶眼中不屑之极,眼前的女人哪里还是让她恨过的萧菁菁,不过是一个丑陋不堪的老妇,连看一眼都污眼,说完,对着外面:“纪大哥。”

萧菁菁忽然意识到什么,看向门口。

下一刻,顷长,挺拔如竹,如玉如兰,一身白色锦袍的的纪宁走进来,厌恶看了萧菁菁一眼,眼中温柔看着顾瑶。

萧菁菁看在眼里,突然明白了一切。

“是你们!”

她这一生活得何苦荒唐,身为郡主,京中明珠,被人哄骗,嫁人后,为了和爱的男人相守,害死了自己腹中的孩子。

更是害死疼爱自己的父王,整个郡王府被抄家。

最后才知道那个男人爱的是她的好友被誉为天下第一才女的秦王妃。

纪宁一步步走到她面前,顾瑶笑着没动,萧菁菁很激动,咳着血,满眼的恨,沙哑着:“她说的是真的?”

“对。”

纪宁点头,厌恶至深:“我爱的是顾瑶,你不过是我们的一颗棋子,完成任务就该下场了,你奶娘先走一步,你也去吧。”纪宁上前,伸出手。

顾瑶后退。

“嬷嬷!”嬷嬷也被他们——

萧菁菁咳着血,大喊,后悔,想要掐死这两个狗男女,恨自己无能,像个傻子,偏听偏信,眼瞎,她挣扎着,想要冲下床,冲到他们面前,就算死,她也要拉他们陪葬:“你就不怕你也是一颗棋子,她可是秦王妃,你再爱又如何,她也没嫁给你,我真后悔,如果——”可是她的身体只余一个空壳,她的挣扎只让她掉到床下,她眼中全是恨和悔还有嗜血的光,朝着他们爬去,就是爬她也要爬过去,咬下他们一块肉来。

“就算为了瑶儿死,我也心甘,你这样恶毒恶心的女人,早该死了。”

纪宁厌恶的伸出手手掐住萧菁菁脖子,用力。

顾瑶眼中嘲讽。

这是萧菁菁最后看到的,她恨,真的好恨自己破败的身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