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被气死/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丫头都在想什么!什么做梦梦到。

看了看四周,收回目光,注视眼前的外孙女,拉着她的手:“你这孩子整天想些什么呢,什么叫你母妃病逝的真相。”

“外祖母。”

萧菁菁对上外祖母的目光,带着坚持:“我想知道。”

“你啊你。”吴老夫人看到外孙女眼中的神色,这孩子再不是孩子,叹了口气,她没想到这孩子会直接问她她娘病逝的事,还以为这孩子永远不会问,必竟她可怜的女儿去得太早,这孩子很可能都忘了,哪里会知道别的,谁知道。

这孩子是听到了什么还是?她有些担心。

“怎么突然想起问,是不是听到什么?”如果真的是听到什么,那她得派人去查一查。

女儿病逝的事她只是有所怀疑,还是这些年渐渐起的怀疑,她不是没有查过,当时她太大意,没有料到某些人的胆子那么大,敢害死她的女儿,事后,这么些年,哪里还有线索,何况那人动手的时候,估计也很小心,不然当年她不会没有发现,不止是她,其他人也没有怀疑的,一点风声也没有。

在她怀疑后,她告诉了老大和老二,老大老二居然觉得她多想了,让她都禁不住想自己是不是想太多,她也和安郡王说过,让他查一下当年的事。

纵是有可能打草惊蛇,为了女儿,她也顾不上了,她就一个女儿,宠着护着长,若真的是被人害的,她绝不会放过那个贱人。

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查出来,她不知道是真的查不到还是?女儿唯一留下的孩子也在那人手中,好在现在好了。

菁姐儿懂事了。

要是菁姐儿真的从哪里听到了,说不定能查出什么来。

“外祖母你告诉我吧。”

萧菁菁依然坚持道。

吴老夫人回过神来又叹了口气:“那你先老实告诉外祖母,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然为什么这样问?”她要弄清外孙女是如何知道的。

“娘好好的为什么会病逝?外祖母,我不信,还有吴侧妃为什么能进府里?”

萧菁菁恨恨的道。

“是外祖母的错,当年。”后面的吴老夫人没有说,带着后悔和感慨,当年她也是被骗了,以为是个好的,让她进了安郡王府,哪里知道——

“外祖母你的意思是?”萧菁菁有些激动,母妃真的是被吴氏害死的?

“是外祖母识人不清,乖,外祖母的菁姐儿这么好,不要去恨人,恨会让人蒙蔽了眼晴,我们只需要看着就好,外祖母当年也没料到,也不知道,是后来才怀疑的。”吴老夫人拍拍外孙女的手,安抚说,怕这孩子被恨蒙了眼。

她是过来人,什么看不清,一个人最恨的就是仇恨,被蒙了眼,在她看来有再大的恨,也不能委屈了自己,只需要好好的,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要是完全活在仇恨里,不说报仇,在报仇前完全是在报复自己。

“外祖母,我很清醒,不会被仇恨牵着鼻子的。”萧菁菁深吸一口气,外祖母也只是怀疑吗,没有确凿的证据?她想要的就是证据,不过活过一世,她清醒的明白,不能沉在仇恨里。

这也是她为什么那么恨纪宁和顾瑶,却没有在他们做出什么前,对他们动手,也没有直接发卖了吴氏的原因,也是她不急不缓的原因:“外祖母你放心。”

“这就好。”吴老夫人放下担心,她看得出来菁丫头没有说谎,这丫头比她想的清明,她很满意:“你啊。”

总算放了心。

“外祖母,前些日子我做梦梦到母妃,虽然看不清母妃的脸,可是我知道那就是母妃。”萧菁菁准备把知道的告诉外祖母,她摇着外祖母的胳膊,眼晴微红,哑着声音,外祖母心中既然怀疑,肯定不会什么也不做,说不定查过了。

吴老夫人眼中闪了下,她拉住她,拍了拍她:“好了不要说了,外祖母相信了。”

“外祖母,你让我说完,我看到吴侧妃害死母妃,母妃死不瞑目,外祖母,我不信那是梦,一定是母妃拖梦告诉我的,母妃让我来见外祖母,外祖母!”萧菁菁眼晴红了起来,声音微颤,咬着唇。

“真的?”

吴老夫人本来想再安慰一下外孙女的,一听,神情一肃,仔细盯着外孙女,这可不是开玩笑,菁丫头真的梦到了?要是真的,那很可能是她可怜的女儿。

“嗯。”

萧菁菁点头,眼晴红着:“外祖母我梦到了母妃被吴氏害死。”

“你仔细和外祖母说一说。”吴老夫人又扫了眼四周,慎重的问道。

“外祖母。”

萧菁菁把梦中的情形说了一遍,准确的说是她猜的,为了让外祖母相信她才用说是做梦,直接说她怕外祖母不信,她也是经过上一世才……

“梦里,母妃病着,吴侧妃喂母妃喝药,丫鬟婆子退了下去,母妃睁开眼,不知道和吴侧妃说了什么,吴侧妃低着头离开,夜深人静的时候,吴侧妃忽然再次出现在母妃的病榻边,母妃倏然醒了过来,吴侧妃笑起来,俯身不知道和母妃说了什么,母妃脸色青白,带着不敢置信,昏了过去,吴侧妃得意的笑着,过了几日吴侧妃又出现在母妃病榻前,脸上带着关切,小声不知道又说了什么,母妃惨白着脸,不信,痛苦,恨,吐血!外祖母,母妃是被活生生气死的。”

萧菁菁眼晴痛红,颤抖。

“贱人!”

吴老夫人也红了眼,恨恨的:“我就知道是她,果然!”

“外祖母,母妃是被害死的!”

萧菁菁红着眼望着外祖母,手握紧。

“别哭,外祖母知道了,不要伤心,不要难过,外祖母会让人查清,会让那个贱人偿命,你母妃不会白死,胆敢害你母妃,菁姐儿。”吴老夫人抱住面前的外孙女,拍着,柔声安慰,而后咬牙切齿恨声:“外祖母以前还只是怀疑,要不是看那个贱人得意忘形,还不会疑心,要不是那贱人离间我们祖孙,我还不会怀疑,那个贱人做得很小心,没有人发现,也没有人怀疑,外祖母起了疑心后,不是没有查过,什么也没有查出来,告诉你大舅舅和二舅舅,你大舅舅二舅舅还不信,外祖母也找过你父王,让你父王查。”

“父王?”

萧菁菁心中一紧,抬起头,红着眼看向外祖母。

“你父王啊,有些耳根子软,多半是没有信,这些你和你父王说过没有?”

吴老夫人了解自己这个曾经的女婿,叹了口气说。

“父王是被吴氏骗了。”

萧菁菁想到自己告诉父王,梦到母妃被吴氏害了的事,父王说不可能,父王什么也没有查到吗?她不信父王听了外祖母的话没有查过。

外祖母没说前她不知道父王早就知道,父王就那么信吴氏吗?她难过起来。

“你父王。”吴老夫人想说什么没有说。

萧菁菁明白外祖母对父王失望,她想再替父王辨解:“父王总有一日会明白。”她会让父王知道。

“一会外祖母和你大舅舅还有二舅舅说,就算没有证据,外祖母也会让贱人偿命。”

“外祖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