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训斥惩戒/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王?”萧菁菁注视着嬷嬷。

“对,郡主。”赵嬷嬷点头,她也是刚得到消息,顾瑶前两日见到了秦王,说了好一会的话,顾瑶不会和秦王有什么吧,一边是纪家公子一边是威远侯府的公子一边是秦王。

她还真是小看了这位顾姑娘。

何止是不要脸,简单是无耻,也只有不守妇道的人才会觉得别人也是和她一样,才会无耻又可恨的算计她的小郡主,推到郡主身上。

郡主那么相信她,她却把自己做的都推到郡主身上,真的该叫所有人看看。

她担心这样下去会对郡主不利,顾瑶和秦王要是真的有关系,秦王和其他人不一样,是尊贵的皇子,皇上最宠的皇子,顾瑶若是做什么,郡主虽是皇上亲封的郡主,比起秦王还是要差一些的。

到时候——

所以心中担心,郡主也让她派人盯紧顾瑶见了什么人,因此赶紧过来了。

“在哪里?只有顾瑶和秦王还是?”萧菁菁只知道顾瑶是在花朝节上送了绿色的珍品牡丹给秦王母妃宜妃娘娘被宜妃看上,皇上也觉得顾瑶德才兼备,才赐婚给秦王。

并不知道顾瑶之前有没有见过秦王。

她猜过顾瑶或许早就和秦王认识。

没想到是真的。

上一世秦王娶了顾瑶后,身边的通房还有大丫鬟都被发嫁,专宠顾瑶一人,不娶侧室,不纳妾室。

眼中只有顾瑶。

顾瑶成了京城所有人羡慕命最好的人。

很多人一边羡慕嫉妒一边酸酸的说顾瑶是第一才女,第一美人,难怪得到秦王的倾慕,然后把她和顾瑶放在一起,更是说她不知羞耻勾引秦王,她连太子也不会要,何况秦王。

她不觉得秦王会只因为顾瑶是皇上赐婚,就对顾瑶专宠。

“盯着的人说在街边,秦王带着人碰到了顾瑶的马车,两边停了下来,顾瑶掀开马车的帘子行了一礼不知道说了什么,秦王策马上前,一会后,秦王策马离开,派人送了顾瑶回府。”

赵嬷嬷想到传回来的话,极度轻蔑:“顾瑶还真是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街上就和男人眉目传情蜜爱。”

“街上?”萧菁菁意味不明,秦王纵马碰到顾瑶的马车,顾瑶主动开口,秦王高兴离开后让人送了顾瑶回府。

她能想像得到当时的情形。

顾瑶果然有魅力,上一世呢,是不是也是一样?

顾瑶和秦王到底是刚认识还是之前见过?

她不像嬷嬷一样一下认为顾瑶和秦王认识。

她有点拿不定主意。

“对,就是街上。”赵嬷嬷不屑的说:“没有哪个好的女儿家会在大街上和男人眉目传晴,那些人只知道说三道四,一个个眼晴都瞎了,光盯着郡主,顾瑶才是真的不要脸。”

“为什么没有传出风声。”萧菁菁没有听说。

赵嬷嬷明白郡主为何这样问,她也问过盯着的人,现在正好回答郡主:“当时看到的人不少,但不知道为何没有人传。”

接着,赵嬷嬷担心的:“郡主,你说顾瑶会不会让秦王对你不利?”

“不会。”

萧菁菁直接摇了头。

先不说顾瑶和秦王是刚认识还是早认识。

上一世秦王也只是厌恶她。

看不上她,并没有对她做什么,此时的秦王还有更重要的事,顾瑶也不会破坏在秦王眼中第一才女的美好形象,:“我会注意,秦王必竟还不是太子,皇上还在,顾瑶也不一定会和秦王说什么。”

她不知道上一世,秦王有没有成为太子,登基,顾瑶是不是成了皇后,秦王知道不知道顾瑶和周安纪宁的关系。

纪宁和周安的下场是什么,她不关心。

上一世过去了。

这一世——

在她心底深处,她对上一世秦王登上皇上并不看好。

“也对,秦王可不会被顾瑶哄骗。”赵嬷嬷一想也是。

不会被顾瑶哄骗吗?萧菁菁不置可否。

“还有别的吗?”

“还有还有。”赵嬷嬷连忙道。

萧菁菁没有说话,等着嬷嬷说。

“纪宁不久前等在顾府外面,派了身边的人进了顾府,不知是不是去见顾瑶,顾瑶并没有出现,顾瑶还真是小心,只有进去的人出来,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纪宁又去了威远侯府,应该是去找周安。”

赵嬷嬷把自己的猜测还有盯着的报上来的说出来:“会不会是那些流言?”

“多半。”

萧菁菁点头,赞同。

“看来还是有效果,就该让世人看看。”赵嬷嬷哼了一声,不满:“可惜顾瑶太谨慎,没有抓住她和纪宁还有周安见面,说不定顾瑶还会和秦王见面,到时候一定要——郡主把王大家的小子还有李三家的小子挑出来,是想让他们盯人还是?”

能用的人还是太少,经过这些日子挑选还有观察,找的人还是少了痞妃嫁到。

“嗯,我不想变成顾瑶那样会背后算计人,不过嬷嬷也没错,让人做一做文章,想必有人很关心。”纪宁会如何呢?

萧菁菁道。

“好。”

赵嬷嬷高兴了,也觉得郡主就该像这样,不该跟顾瑶学,那都是些后院的阴险妇人才用的计,但郡主也不能任人欺负。

“嬷嬷看看还有没有得用的,之前你派去的,也不知道会不会露了形藏,必竟不好肯定是不是能全信,还是要自己培养的。”萧菁菁又说。

“郡主,老奴会继续找的,已经又安排了人私下收养一些卖身的孤儿。”赵嬷嬷明白郡主的顾忌,她也是这样想的。

萧菁菁知道嬷嬷在做就没有再说:“嬷嬷看着办。”

最初的几个人都是嬷嬷找的,后来选的,还不敢放心用,母妃的陪房,必竟事隔多年,采买下人,还不到时候,父王给的人,也不适合。

“老奴马上去。”

萧菁菁点了一下头。

赵嬷嬷退了出去。

紫嫣和秋雨对视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

萧菁菁再次拿起一边四爷送来的书,翻了翻,没有看,她的心思在别处,紫嫣和秋雨看在眼里,默默退到一边。

萧菁菁在心里把秦王和顾瑶的事,又想了一遍。

又把外祖母派来的人说的话仔细想了想,她第一次知道萧柔柔喜欢大表哥,怎么也没料到萧柔柔会喜欢大表哥,上一世她从来不知道,萧柔柔应该是嫉妒大表嫂所以才撞向大表嫂,差点令大表嫂流产。

上一世她只知道大表嫂小产了,为什么小产并不清楚,由此可见上一世的她有多懵懂,上一世也可能差不多,当然也可能不同,不过她相信应都是萧柔柔所为。

上一世没有她的提醒,大表嫂真的小产了。

这一次有她的提醒,外祖母派了人到大表嫂身边,事情没有往无法挽回的地方发展,大表嫂有惊无险,好好的,萧柔柔被送了回府,外祖母说会派人见父王,也派了人把事情经过告诉吴氏,上一世她没有听到半点风声。

可想而知,在她懵懂无知什么也不清楚的时候,事情发生了,因为她的行为,外祖母失望以极,没有告诉她。

又因为别的原因,她被瞒在鼓里,或者还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不然为什么没有人知道,吴氏也没告诉她。

吴氏她太了解。

还有萧柔柔,事后萧柔柔也好好的,她唯一想起的就是上一世,大表嫂小产后,萧柔柔好几日没有出门。

父王写了一封信给吴氏,吴府再没有派过人来。

上一世大表嫂好像也是这个时候小产的。

心中渐渐有了主意。

侧院。

萧柔柔此时正白着脸,小心的注视着吴氏,婆子和丫鬟跪了一地,吴老夫人派来的人离开了,萧柔柔换了一身,不复之前的狼狈和头发上沾着水草,一身湿透,可怜兮兮的样子,只是头发还是湿着,她可怜的,看了一会吴氏,一步一步:“娘听说。”想要上前又不敢。

吴氏坐在上面,冷着脸,她真的很生气。

没想到柔姐儿竟然这样的蠢,不止是蠢,简直是榆木疙瘩,想要害一个人有的是手段,也有的是方法,谁让她直接冲过去,把人撞到湖里的?

到底是谁这么教她的?她记得没有这样教过她?她有时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抱错了,她的女儿不说像她一样什么都能想到,也不是这个样子。

不止不像——也不像王爷。

王爷就是耳根子软,也不会傻傻的当着人的面去害人,再看不习惯一个人,也可以私下再动手,面上更是要笑着,像柔姐儿这样,直愣愣的冲过去,不是等着被人抓吗。

以前柔姐儿还是有点小聪明的,只是被她护得太好,这一次,完全是蠢到了家。

弄成现在这样,她这个当娘的都无话可说,想替她善后都难,要是萧菁菁那个臭丫头还在手心还好,不会这么无力,只要把萧菁菁那臭丫头交出去,吴老太婆不可能不妥——但如今不能这样做。

“娘!”

萧柔柔又叫了一声,喏喏的。

令吴氏更气,看她这点胆子,还敢撞人,把人撞到湖——真的是一点不像她。

“娘。”萧柔柔见娘还不理她,再次上前几步,直接拉住吴氏的手,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轻轻松了一口气,侧妃娘娘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被三姑娘惹气,想及之前,吴府来人说的话,人一走,侧妃娘娘马上发生,她们都吓到了。

扫了扫地上的青花瓷片还有满地狼藉和流得到处都是的水迹还有泡过的发泡的茶叶,仍然不敢动。

“干什么?”

吴氏没好气的道。

“娘在生我的气吗?我——”萧柔柔其实并不怕娘气她对宁疏影动的,她怕的是娘知道她喜欢大表哥的事,老太婆居然派人告诉了娘,所有的都和娘说了。

她心中忍不住怕,娘一直不喜欢大表哥,她真的怕。

“你也知道我生气,你真是敢啊,直接把吴府的大少夫人撞到湖里,人家还是双身子,你知道要是传出去,人家会怎么说,怎么看你吗?”

吴氏气过,抬头,冷冷道。

她最气的就是柔姐儿居然喜欢上吴礼那小子,她这个当娘的半点不知道,她自认柔姐儿的心思她没有不了解,这回却,柔姐儿藏得还真严实,要不是这次的事,她还不知道。

是防着她这个娘?知道她不赞同?看来还不算太笨,她一向不喜欢吴府的人,也从来没想让柔姐儿嫁去吴府,她不想柔姐儿出嫁后再矮萧菁菁一头,她算好了,等花朝节,她想办法带柔姐儿入宫,要是能有那个造化就更好。

可柔姐儿呢。

吴礼有什么好的,真真是不明白柔姐儿看上他什么,就是长得好点,沉稳一点,是吴府的嫡长子,还算不错,也就一个吴礼不错,不知道该不该说柔姐儿不是真瞎了眼,可吴礼比起有些尊贵的人,差得太——没有可比性,柔姐儿要是是和那些尊贵的人她不会这么气。

柔姐儿一点不理解她的苦心,她苦心经营那么久还不是为了她,为了一个吴礼就成了这般,她就没有想过,哪怕她同意她嫁给吴礼,吴府会同意吗,同意了,吴礼会好好对她吗?

关键的是吴礼根本看不上她,整个吴府也是,她一直知道吴府的那些人有多自视甚高,她也出自吴——把柔姐儿送进去,完全就是让她去受苦惹火娇妻总裁要定你。

吴礼一早就订了亲,娶了宁家的丫头,柔姐姐直愣愣想当妾吗,她答应,她这娘也不肯,吴氏是越想越不愉,柔姐儿但凡有理智一点,在吴礼娶亲后就该断了心思,还想害了小宁氏当继室嗯?宁家丫头早已是双身子。

就算她也不喜欢宁家人,也不会出手害死人,姨娘也不知道劝劝,她有些埋怨姨娘,明明看着还让柔姐儿闯王出这样的祸。

老太婆还有宁氏她的大嫂,吴礼一点也不客气,偏是柔姐儿错了,她只能认了。

“娘我知道错了,我也不想,当时不知怎么,的,了——”萧柔柔摇了一下吴氏的手,撒着娇,注意着吴氏的脸色,想解释,说着说着说不下去。

吴氏不开口,盯着她。

萧柔柔更别扭,心里也心虚,不禁又摇了吴氏一下:“娘,我真的知道错了。”

“都这样了你才知道错了,要是还不知道错,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吴氏终归还是舍不得真的气唯一的女儿。

萧柔柔也感觉出来了,心里一松,娘果然疼她,不会真怪她,不再那么紧张:“娘,我当时没想那么多。”

“是没想那么多还是为了某人。”

吴氏不想看女儿卖傻,睥了她一眼,直接道。

“娘!”萧柔柔又摇起吴氏的手,怕娘又提,赶紧:“我就是看宁疏影不顺眼,加上大家都不喜欢我,大姐姐说都不说就回来,我一生气就。”

“就撞过去了?”

吴氏接过她的话。

萧柔柔有点心虚:“对。”可怜巴巴的。

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微微抬了抬头,看到侧妃娘娘和三姑娘的样子,又低下头。

“就只是这样,那你拦下吴礼又是怎么回事?以为能糊弄过娘,你什么时候喜欢吴礼的,我这当娘的一点不知道,吴礼有什么好,值得你这般费心?什么也忘了,忘了娘的话,不管不顾,我还真不知道我的女儿这样痴心,人家吴礼多看了你一眼?人家都有妻了,你还惦记着。”

吴氏定定的,并不就这样放过,该问还是要问,不然柔姐儿以后可能更不听话。

“娘,我。”我什么萧柔柔说不出来,她最怕的事发生了。

“怕我不同意,因此瞒着我,不让我知道,这次怎么就?”吴氏又问,知女莫若母,直视道。

萧柔柔也不想的,就是一时忘了,后悔也来不及,要弄死宁疏影又不是没机会,到时她先和大表哥一起,娘就是反对也无用,不像如今。

“娘,大表哥到底有哪里不好,就因为是大舅舅,还有外祖母?”

萧柔柔想争取一下。

“你还想啊?”吴氏气乐了,伸出手点了一下萧柔柔的鼻子,重重的:“你多想想就知道娘为何不同意。”

“怕大表哥对我不好?”

萧柔柔问,显然懂。

“知道还问。”吴氏更气,明明知道还做。

“就是这样吗,娘,大表哥不会的痴情将军替身妻。”萧柔柔不服气。

“你还没嫁人呢,就知道了,娘的话也不信了?”

“不是,娘就是再不喜欢吴府,可大表哥不一样。”萧柔柔试图再说。

吴氏听不下去了:“住嘴,娘不想听。”想到老太婆派来的人让她好好管教,她就不想再听柔姐儿再说。

“侧妃娘娘。”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墨书的声音响起。

吴氏脸色还是不好,听到声音,看过去:“进来。”

萧柔柔也听到了,不知道有什么事,她还有话要和娘说呢,娘想让她嫁得好,可她就喜欢大表哥,她看着外面,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也抬起头。

没有多久,墨书从外面走了进来,低眉敛目,目不斜视,恭敬的微抬了一下头,行了一礼:“侧妃娘娘,三姑娘。”

“起吧,什么事?”

吴氏开口。

萧柔柔脸色不好盯着墨书,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有些期盼注视墨书,她们实是不想再呆在这里,墨书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依然低着头:“侧妃娘娘,郡主派了人来,训斥三姑娘,说王爷不在,长姐为母,三姑娘做出这样的事,有损王府的名誉。”

她知道侧妃娘娘不会高兴。

“你说郡主派了人来,训斥柔姐儿?长姐为母,王爷不在,她这当长姐的就是来训斥妹妹?”吴氏才不管萧菁菁是不是知道了。

不过想到柔姐儿在吴府做的,她也觉得没脸,萧菁菁那臭丫头居然派了人来训斥,谁给萧菁菁那臭丫头的胆子,她再是觉得柔姐儿蠢,那也是她的女儿,哪里容萧菁菁那臭丫头随便派人训斥。

她心中既恼也不高兴。

“是,侧妃娘娘。”墨书道。

跪在地上期盼的望墨书的婆子还有丫鬟知道不好,没想到郡主派人来训斥三姑娘,以侧妃娘娘的性情,这?一个个都不敢再动了。

“她还真是!”

真是什么吴氏没有说,她哼笑一声。

墨书低首,她也不想继续说,可不能不说:“郡主说三姑娘不知羞,府里的名声不能不要——”

墨书的话还没有说完,吴氏怒极而笑:“她能不能,她自己是什么样的还说柔姐姐儿!”

“对,大姐姐怎么这样说,还训斥我,她怎么能,大姐姐自己还不是为了纪公子要死要活的,怎么能说我,还派人来,娘,大姐姐太过份了,大姐姐以为她是谁,父王不在,还有娘呢,哪里需要她假好心,我算是知道大姐姐的真面目了。”

萧柔柔听到这里,也忍不住开口了,一边觉得心虚一边恨——对着娘。

吴氏没说话。

跪在地上的婆子丫鬟直接屏住呼吸,唯恐被侧妃娘娘抓住。

“郡主说她都知道了,三姑娘冲撞吴府少夫人的事不能就这样算了,幸得吴少夫人没有事,要是有事,还不知道如何,吴府不是一般的人家,三姑娘太糊涂了,为免三姑娘又犯,三姑娘不小了,有些事该学起来了,不要像她当初一样,让三姑娘抄一百篇女训静心,再给吴少夫人道个歉,当然吴少夫人要是不愿意见,也可以找个时间,当着众人的面向吴少夫人道歉薄情佣兵妃。”墨书头埋得更低,一个字一个字。

“抄女训,静心,当众道歉,郡主可真的想得出来!”昊氏简直是冷笑不已,萧菁菁真是厉害。

“大姐姐太过份了,娘我才不要道歉,更别说是向宁疏影了,我又没有做多大不了的事,我哪里糊涂。”萧柔柔直接跳了起来,不满极了。

跪在地上的婆子丫鬟倒是觉得郡主并没太过,三姑娘是该懂事——只是没有她们说话的余地,何况她们是侧院的人,侧妃娘娘身边的人,郡主再怎么,也与她们无关,留在这里的,都是吴氏的心腹。

墨书:“侧妃娘娘,郡主派来的人还在外面等着。”

“让她等,真是乌鸦不知自己黑。”吴氏嗤笑。

“对。”萧柔柔跟着重重点了几次头。

“郡主说要是三姑娘不愿听,到时候王爷回来,还有外面的人知道,就不好了。”这些都是她必需要说的,墨书轻声开口。

“她是在威胁我!”吴氏冷声说。

“大姐姐想叫所有人知道?”萧柔柔有点慌了,大姐姐太可恶了,转头看着娘,拉着娘的手。

“怕什么。”

吴氏哪会不知道萧菁菁那臭丫头的意图,可还不能不妥协,都是柔姐儿落下把柄,深吸口气:“让她进来。”

“娘!”

萧柔柔使劲拉住娘,娘怎么答应了?

吴氏看着她:“柔姐儿,这次的事也算是给你一个教训。”她心中何尝不心疼,可是,为了柔姐儿好,她只能让臭丫头得意一次。

“娘,我才不要!”萧柔柔可想不了那么多,大叫着。

墨书并不意外这样的结果:“是。”

退了下去。

萧柔柔想叫住,还要再说。

“一郡没用的东西!”吴氏冷冷瞄了眼跪在地上的婆子和丫鬟,哼了一声:“还不下去,还想留在这里看?”

“侧妃娘娘,奴婢们不敢。”跪在地上的婆子还有丫鬟头也不抬,小心翼翼磕了一个头。

“下去!”

吴氏懒得再说,冷冷的站了起来。

“娘,你为什么要同意?”萧柔柔见状,不满意的问,不知道娘到底想什么,什么也不管,就盯着娘,拉着娘的手,摇着,跟着走。

吴氏回头:“你大姐姐在威胁娘,你难道还没听出来,要是不让人来训斥你,就会让事情传出去,让人都知道,你说娘能怎么办,你做的蠢事还以为没人会说?你喜欢你大表哥,可想过传出去你大表哥怎么看你?还有你父王那里。”

为了让女儿明白,她连吴礼都用上。

“大姐姐好卑鄙!大姐姐还能叫人不说?”萧柔柔不信萧菁菁有那样的本事。

“现在只有少数的人知道,只要你大姐姐不说,就不会外人知道。”吴氏看女儿明白了,说道。

“大姐姐就知道威胁,娘可以找人不让大姐姐乱说。”萧柔柔哼哼,在她心中吴氏无所不能。

“这次不同,不要再说虎王大人,请矜持。”

吴氏不打算再说,她望着外面。

萧柔柔哪会甘心,吴氏盯着门口,萧柔柔带着委屈,还要和吴氏说话,早知道她就,她就——

现在宁疏影又没事,先前她听到了,她都那么撞了还没事,命真大,大表哥还不知道怎么想她,大姐姐着实可恨,娘又不帮她,娘太坏了。

父王肯定也是站在大姐姐那边,她觉得举目无援,不乐意的倚着娘,理了理还有些湿的头发,吴氏侧头一看,皱眉:“头发怎么不擦干就跑出来,也不怕得了风寒,头疼,现在不觉得,以后看你叫不叫。”说着叫了人,替她擦干头发。

不久。

脚步声响起。

“侧妃娘娘,三姑娘,人来了。”

墨书走进来,跪在地上。

吴氏站在上面,注视着,嗯了声,萧柔柔知道自己逃不了,想离开,娘不会答应,她心里更恨大姐姐,多管闲事,宁疏影又没有怎么样。

墨书出去了一趟,再进来,采薇跟着走了进来,采薇先向吴氏行了一礼,吴氏再不高光还是叫了人,她盯着采薇,萧菁菁那臭丫头身边的人:“不知道郡主有何事。”故作不知。

墨书退到一边。

“侧妃娘娘应该知道,郡主听说了三姑娘的事,让奴婢来。”采薇早有所料,一点也不奇怪。

吴氏一时说不出话。

采薇看向另一边。

萧柔柔由着两个丫鬟擦着头,发现采薇盯向她,她:“看我做什么?”

“三姑娘该知道才对,郡主让奴婢来,代表郡主训斥三姑娘。”采薇不卑不亢,郡主的要求她一清二楚。

面对侧妃娘娘还有三姑娘以往她是奴婢,不能如今,现在她代表了郡主,不一样。

“你!”

萧柔柔从来不把这些丫鬟放在眼里,就算是大姐姐身边的,大姐姐居然让一个丫鬟来训斥她,把她当什么。

本就不满,更是气怒。

吴氏看在眼里,纵是她和萧柔柔一样,不过表现却不同,见柔姐儿头发好些了,挥手让丫鬟先退下,对采薇:“那你训斥吧,柔姐儿确实做错了,”

“是。”

采薇还是不卑不亢。

在采薇开口前,吴氏又让墨书退了下去,守在门口,采薇不在意,侧妃娘娘的心思她看出来了。

反正郡主主要是让三姑娘抄女训还有公开道歉。

萧柔柔嘟嚷着嘴。

摸着还没有全干的头发,看着墨书退下去。

“好了。”

吴氏不打算走。

她要看着。

萧柔柔听了娘的话,委屈更甚,死盯住采薇,一个奴婢,以为得了萧菁菁的命令就在主子了,她看她敢不敢风流小富农。

采薇还真敢:“三姑娘,你肆意妄为,不顾安郡王府名声,简直是不知廉耻,不要脸面,不守妇道,负了王爷的心血,你不要脸府里还要脸,府里不是只有你一个女儿家,郡主希望你不要走她的老路,这样更对不起侧妃娘娘,而后莽撞的冲撞了吴少夫人,因为一点私怨,一点儿女情长,要知道,女儿家的亲事,还是要讲究门当户对,媒妁之言,不是像三姑娘一样,为了一个男子,一点小心思,竟大胆残害对方的妻儿,枉顾他人性命,尤其是吴少夫人身怀有孕,到时候不说府中不容,宗室也不会容你,出身宗室,更是要以身作则,不该置女儿家的名声不管。”

采薇看向眼前的三姑娘,一字一句,训斥。

毫不容情,萧柔柔的脸都青了:“你,你怎么敢,你才不知羞耻,不要脸,我怎么没有好下场,你是什么东西。”她就是要大表哥。

吴氏脸色同样不好看。

“奴婢不是什么东西,奴婢只是代表郡主,实话实说。”采薇平静的。

好一个实话实说,就是说没有说假话,都是柔姐儿做过的,吴氏深深看了看采薇:“郡主真的这样说?”

采薇一点也不怕是假的,还是撑着,郡主在后面看着呢。

“侧妃娘娘觉得奴婢是乱说吗?”

她坦然的。

吴氏又看了看采薇,想到方才听到的,竟然直接骂她的柔姐儿不知廉耻,每一句每一个字都像用刀在割她的肉,这不止是指责柔姐儿,也是连带指责她。

她能有好心情才有鬼。

“你没有。”她慢慢说。

采薇微俯身。

“娘,她都是乱说。”萧柔柔还想说话。

采薇抬起头:“郡主说为了让三姑娘记住教训,三姑娘抄一百遍女训,还有向吴少夫人道歉。”

这些吴氏和萧柔柔知道,还是不好受。

“还有。”

采薇又道。

吴氏眉头一皱,不耐烦了,还有什么?

萧菁菁那臭丫头以为她好欺负?不止这些,姨娘让人告诉她,老太婆在查嫡姐死的事,怀疑了她,这都是萧菁菁走后发生的。

萧柔柔恨恨的觉大姐姐就想欺负她到底?她要去找她。

吴氏拉住她。

采薇还是不卑不亢:“郡主说,三姑娘冲撞了吴少夫人,不能就只是这样,让三姑娘以后日日跟着姚嬷嬷和蔡嬷嬷学规矩,不容懈怠,也不要出门了。”

吴氏就要怒上。

萧柔柔更是生气。

“郡主还说,要是三姑娘不乐意,她会亲自用戒尺让三姑娘明白过来,郡主还让奴婢告诉侧妃娘娘,侧妃娘娘你一片好心,可太宠三姑娘,三姑娘是安郡王府出来的,就算是庶女也不同,请侧妃娘不要再宠三姑娘,那样是害了她。”

采薇这时道。

“只要侧妃娘娘和三姑娘照作,郡主酌情和王爷说。”

“好一个,为柔姐儿好,我害了柔姐儿狐媚天下,美人劫。”吴氏生生再次忍下怒火,萧柔柔脸色很精彩,萧菁菁要用戒尺打她。

采薇没有再多说,行礼离开。

正院。

萧菁菁见到采薇,知道了吴氏和萧柔柔反应,答应了,她早就准备好了鞭子,吴氏要是来,她会以鞭子侍侯,她容忍吴氏存在,只是不想坏了名声,她可以一鞭子抽吴氏,可吴氏必竟是侧妃,加上父王在。

她要让父王看清,父王的态度更是让她顾忌,但这是在吴氏不做别的情况下。

萧柔柔被吴氏宠得太过。

萧柔柔和吴氏差不多。

西院的人还不知道萧柔柔在吴府做的事,听说郡主派了人去侧院,不由面面相窥。

章姨娘担心,女儿儿子好不容易好了,学管家了,另几个女人也担心,四姑娘五姑娘等的姨娘也是,女儿正学管家,儿子有人教。

直到发现没有什么才放心。

这日。

萧菁菁看完近日的帐本,见了几个婆子,她越来越熟练了。

“这些天你们做得很好,我也不说什么,继续。”

“是,郡主。”几个婆子恭敬点头。

“下去吧。”萧菁菁说。

婆子离开。

萧芸芸和萧媛媛从外面过来:“大姐姐。”她们是来请教的。

萧菁菁颔首,和她们说了说。

萧媛媛和萧芸芸把各自不懂的说了出来,等萧菁菁解答了,她们才发现自己太笨了,萧菁菁等她们明白,又接着处理起别的事。

萧芸芸萧媛媛没有呆太久,萧琳琳跟着学了两日,就懒得再学,没有兴趣,萧菁菁从不勉强。

萧芸芸和萧媛媛走后,萧菁菁想到大表嫂,让嬷嬷安排人给外祖母还有大表嫂送些东西去,府里好的东西,她都给大表嫂送了去。

没一会,萧菁菁从嬷嬷派去盯着顾瑶的人那里又得知了消息,顾瑶这几日常出门,像是找什么。

她让嬷嬷告诉对方盯紧顾瑶。

嬷嬷去了。

片刻回来,赵嬷嬷脸色不是很好:“郡主,外面又有流言。”

萧菁菁看过去。

赵嬷嬷知道郡主在听,恨恨的,没想到又有流言,要是叫她知道对方是谁,她——

“流言是关于你的,说你看不上吴氏,吴氏虽是侧妃可护着你长大,你却忘恩负义,这就算了,还有关于你和纪宁的流言,说你在家里闹着想嫁纪宁。”

她才放出流言多久,又有关于郡主的流言,会不会是顾瑶?先前她放出的流言渐渐没有多少人说,她又加了把火,似是而非的把秦王和顾瑶的见面也传了出去。

还有关于三姑娘嚣张的话。

不对,会不会是吴氏还有?这些流言都是和吴氏有关,让她不起疑心才怪。

“郡主会不会是侧院?”她示意一下刁妃戏邪王。

萧菁菁:“嗯。”

她也猜是吴氏。

“那要不要把三姑娘做的传开?”赵嬷嬷早就想了。

“父王那里还不知道怎么打算,等一等,之前放的够了。”萧菁菁最担心的是父王,还有就是怕大表嫂不高兴。

也事关府中的名声。

“好吧。”

赵嬷嬷也不再开口。

采薇的声音伴着脚步声倏的从外面传来。

“进来。”

萧菁菁道。

赵嬷嬷站在一边,采薇走了进来,行完礼,昂起头:“郡主,府外有一个人说是感谢郡主的救命之恩!要给郡主谢恩。”

赵嬷嬷听完,皱眉,望向郡主。

采薇也看着郡主。

萧菁菁想了想就想到一个人:“有没有说叫什么?”

“郡主,来人说叫陈正清,是一个书生,看起来。”看起来什么,采薇欲言又止。

那就是一个普通的书生,也不知道怎么跑来感谢郡主,她忽的想起什么。

“我知道了。”

果然是他,感谢她的救命之恩吗?

“郡主你何时?”

赵嬷嬷问道。

“上次从外祖母那回来,嬷嬷应记得。”萧菁菁回答。

赵嬷嬷一下子想了起来也不再问。

采薇低着头。

“你让人去告诉他,就说本郡主不需要,不过是看他那样,让他走吧。”萧菁菁吩咐。

赵嬷嬷有点不同的想法。

采薇闻声:“是。”

萧菁菁并不想勉强谁。

陈正清是真来感谢还是为了别的,陈正清这样的人这样的人用普通的方法是收服不了的。

“郡主,可以让那个人——”赵嬷嬷这会说,说着也觉得一介书生能有什么用不再说。

安郡王府外。

陈正清小心的站在没有人注意的角落,发现角门打开,有人走了过来。

------题外话------

亲们文文上架了,会万更,亲们求多多支持,多多订阅,鲜花钻石什么的砸过来吧,有什么意见也可以直接留言提,写了好久终于入V了。

亲们可以爽快的看了,不再一天只有一点,从怀孕到去年生了儿子,一直没文,从去年到现在,一直开文扑文,连扑三本,喧嚣都扑得没自信了,后来干脆杠上了,好在这次顺利,亲们么么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