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手段和寿辰/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郡王府守门的人在这几日里换了几个。

陈正清看了看四周,迎上去,得知了菁华郡主的话,远远她看到一个丫鬟,不知道是不是菁华郡主身边的,想到那日的丫鬟。

菁华郡主不要他报恩,是不在乎,他不能不报恩,他记得菁华郡主喜欢纪公子。

又想到最近的流言,前日纪公子身边的小厮问他要不要入纪府,他当时没有答应,现在。

离开安郡王府。

在酒楼外面,他看到曾经和他交好背后害了他全家的友人,正在大谈阔论,论君子之道,让他恨意上涌,眼中全是狠意,双手握紧,恨不能冲上去让他们偿命,他知道他们背后还有人,不是他如今能对付的,他也是查了很久才查到,他冒然冲上去,只是亲者痛,仇者——远远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穿过巷子,看到巷子尽头是被夺走的祖宅,他握紧拳头,总有一天他会让他们还回来,不久后他走到另一条更小的小巷,走到一间小院子门口,和旁边出来的邻居打过招呼,推门走了进去。

院子很小,只有三间厢房。

“爹爹,你回来了?”“爹爹。”一个干净清秀穿着青色小儒袍的小男孩正和一个大一点玉雪可爱粉色儒裙的小女孩做着游戏,小男孩小脸还有点苍白,看到陈正清,高兴起来。

“嗯,乖,爹回来了,这是给你们带的糖分了吧,你们娘还有祖母呢?”陈正清从怀里拿出一小块劣制的糖。

“爹爹真好,阿弟给。”

“阿姐你也吃,还有爹爹娘祖母都吃。”小女孩接过糖谢过爹爹,给了小男孩,小男孩认真的分起糖来。

不过是一小块劣制的黄糖,以前他看都不会看一起,现在只买得起这些,不由心酸,看着两个孩子,两个孩子自那日他被打后就懂事了起来:“乖,别吵到你们祖母。”

“爹爹,我们知道落跑千金。”两个孩子抬头,懂事的说。

陈正清不再说什么,疼爱的摸了一下他们的头,让他们自己玩,院子里收拾得很干净,两个孩子并没有去玩,手牵着手:“爹爹,我们去叫娘。”

陈正清摇头。

“夫君回来了?”里面似乎是听到外面的声音,伴着急切的脚步声,同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带着惊喜。

“正清回来了?”与此同时还有一个苍老的声音。

陈正清往里——见儿子女儿跟着,他回身,牵住他们的手,儿子脸色还有些苍白,又摸了一下他的脸,不一会他看到自己才好的妻子,还有老娘,家里的下人都发卖了,祖产也都没有了。

娘子身上穿的是以前的旧衣,手上湿湿的,脸色还有些青,娘头发似乎又多了不少银丝,是他这个儿子不孝:“娘,让你受苦了。”他最后又看向娘子。

“没有的事,看起来很好。”陈老太太摇头,陈老太太是一个满头银发干瘦的老太太。

“夫君累了吧。”陈正清的娘子相貌很清丽婉约,看得出是一个会持家的妇人。

陈正清摇头:“没有。”

“怎么样?”

陈老太太赶紧问,她们是知道正清去哪儿的,之前家里祖产都没了,媳妇和孙子病倒,她身体本就不好,那个样子,正清去找人,被打,多亏有人帮忙,要不然——正清是被人送回来的,事情的经过她们都知道,虽是妇人,知恩要报还是明白的,正清好了后,她便让正清上门报恩,他们陈家的人都是有祖训的。

陈正清的娘子一听也看着夫君,两个孩子也乖乖的。

陈正清看着娘子娘还有儿子女儿:“娘,儿子没有见到菁华郡主,像菁华郡主这样的贵人哪里需要儿子的报恩,不……

“没有见到很正常,必竟是贵人,不过菁华郡主那样的贵人不需要,但我们自己可不能忘了,正清,娘和你说过的。”陈老太太马上道,带着不赞成。

陈正清的娘子没有说话,显然也差不多,两个孩子有些听不太懂,睁着一双懵懂的眼晴。

陈正清点头,看了看儿女还有娘子,对上娘的目光,脸上一正,想到还一直站在外面,上前两步扶住娘:“娘你放心,儿子知道,菁华郡主不需要,儿子不能不报。”

“这才是娘的好儿子,你爹在世时就说过,人还是要身正,知恩图报。”陈老太太被儿子扶着还是道。

“儿子明白,儿子不会忘的。”陈正清说。

“那日得亏了菁华郡主,要不是菁华郡主,家里不知会是什么样,对于菁华郡主那样的人,不过举手之劳,可对我们不是,说是雪中送碳,救了一家子的命也不为过,媳妇你说是不是。”陈老太太又看向媳妇。

“娘,夫君是什么样的,你还不知道吗?”陈正清的娘子跟着说。

“嗯,我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正清也不要愧疚,人一辈子哪会一帆风顺。”陈老太太从来不怪儿子害了全家,儿子一向正气,以祖训为要求,只是外面的人心思难辨,儿子吃一次亏,以后就好了。

“你也不要难过,人一生总有磕磕碰碰的。”

“娘儿子知道。”陈正清扶着娘坐到简陋的厢房榻上:“是儿子没用,有眼无珠,致使祖业不保,让娘还有妻儿跟着受苦受累,儿子,儿子总有天会报仇,娘你等着,爹的话儿子不会忘,祖训也不会忘,儿子准备去纪家刁妃戏邪王。”

“你!”

陈老太太看着儿子的眼晴,想说什么没有,儿子这一去便不能再像以前,她一直想要的是儿子高中,罢了。

没过多久,陈正清换了士子的儒服,离开租住的小院子,他来到纪府门外,敲了敲门,见到门房后,说明来意。

门房听他说是来找大公子,让他等着,进了里面,陈正清安静的等着,不一会,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了出来。

陈正清进了纪府。

纪府大房,纪宁查了几日还是没有查到流言是不是萧菁菁传出来的,脸色不太好。

跪在下面的小厮,小心看了看公子,公子想查清是不是菁华郡主,在他看来就是,要证据却不好找,菁华郡主也不是傻的。

“不是让人好好查吗?”纪宁不悦问。

“公子派了好几人查,只是传流言的人很小心,并没有留下什么线索,似乎一开始就有流言。”小厮道。

“我不信没有人起过疑心,瑶儿是什么样的人,我不信没有一点线索,只要做了就会留下线索,何况是萧菁菁的人,只要往流言传出的源头查,没有什么流言是一下就有的,多派点人,好好给我查。”纪宁不信查不到。

“公子,小的会继续派人查找。”小厮回答:“一定找到。”

“好。”纪宁应了一声,如玉如兰的脸上还是不好看。

“公子,四爷那里要是知道,说不定——”小厮想到四爷,那日四爷找了公子,不知道和公子说了什么,公子回来就看书,听说四爷想让公子参加科考,公子把心思用在别处,四爷知道不会生气吧。

府里除了四爷,就是公子在读书上最有天份,不然不然被誉为第一公子。

“不要让人传出去。”纪宁不想四叔知道。

“是,公子,小的在外面听到一些消息,不知从何传出的,说菁华郡主是白眼狼,忘恩负义,说想嫁给你,在府里要死要活的。”小厮点了头,忽然想到什么,小心的说。

“哦?”纪宁有些意外。

不过念及曾经的流言,也不意外了,只是这又是谁传出的,在他和瑶儿的流言传开后:“还有什么?”

“没有了,主要是说菁华郡主爱慕你,想嫁给你,然后就是和安郡王府侧妃关系僵持,那位侧妃可是照顾菁华郡主到大,还是姨母,菁华郡主翻脸不认人。”小厮又想了想,公子这么好,菁华郡主爱慕很正常。

纪宁隐约猜出是吴氏传的流言,他是不是找一下吴氏?或者见一见萧菁菁?他不知为何想到四叔对萧菁菁的不同。

摇了摇头,他肯定想错了,听说祖母已经要让四叔继娶,都看好人了。

“公子,陈公子来了。”外面丫鬟走了进来,跪在门口。

“好,我知道了,请陈公子进来,上茶,我马上过去。”纪宁听了,看着丫鬟。

他也是无意间结识了正清兄,正清兄虽家里破落了,可很有学识,让他很赏识,遂想请他入府,还以为正清兄不会答应。

没想到。

安郡王府,门内,采薇在陈正清走后,也回了正院。

在门口看到紫嫣,两人说了说话,紫嫣得知那日救的人来了,跟着采薇走了进去,报给了郡主[穿书]男主修炼中。

萧菁菁轻应了一声。

紫嫣和采薇退了下去,用过午膳,萧菁菁歇了午觉,让人支开菱木花窗,看着外面冒出花苞的花木,见几个小丫头在嬉闹,用了一小碗碧粳粥,一小块糖酥,几个水晶虾饺。

“郡主要不要让她们下去?”

采薇站在一边,也看到了外面,怕吵到郡主。

“不用。”

萧菁菁摇了一下头,用完,让人撤下去,她闭着眼,吹了一会和暖的风,重新梳洗后,她看起四爷送来的书,片刻放下书,拿起快绣好的扶额,把最后差的几绣好,看了看,放到一边,着人把做好没有用的点心给前院平哥儿的先生送去。

采薇领了命令,带着人把点心送去了前院,萧菁菁忽然想出去走走,就在这时,紫嫣从外面进来:“郡主。”身后跟着侧院过来的丫鬟墨书。

墨书低眉敛目走在后面,很是规矩的跟着紫嫣行礼。

“起来吧。”萧菁菁看了一眼。

“是。”紫嫣站了起来,墨书过了一会才规矩的起身,手上捧着东西。

“郡主,侧妃娘娘派来过来,说是交给郡主。”紫嫣紧接着又说,侧头看向墨书手上的东西。

萧菁菁没有说话,注视着墨书。

“郡主,侧妃娘娘让奴婢把三姑娘抄的女训送过来。”墨书感觉到郡主的目光,抬起头来,然后又低下头,把手上三姑娘抄的书捧到郡主面前。

“侧妃娘娘这几日一直盯着三姑娘,三姑娘除了跟着姚嬷嬷还有蔡嬷嬷学规矩,都在抄书,照着郡主说的,不会再让三姑娘乱跑,让郡主放心,也好让王爷知道放心,侧妃娘娘让奴婢禀给郡主,会找个时间带三姑娘去给吴少夫人道歉,侧妃娘娘还说知道郡主是为了三姑娘好,很感谢郡主。”

“三妹妹想明白了就好,侧妃做得不错,三妹妹不能再惯着,但这些不必送过来。”萧菁菁淡淡的,感谢她?她不可能相信,吴氏怨她还差不多,不过是怕她传出去,她扫了墨书手上一眼。

“侧妃娘娘说,郡主一心为了三姑娘,该送来给郡主看看。”墨书把侧妃娘娘的话说出来。

紫嫣却不这么觉得,她觉得侧妃娘娘是对郡主不满,侧妃说的话,每一句都话中有话。

萧菁菁怎会看不出来:“是吗?”

“侧妃娘娘说每日三姑娘抄好一本,就让让奴婢给郡主送过来,免得郡主记挂。”墨书继续道,她知道郡主脾气,心中不是不担心,还是说了。

紫嫣不知道郡主怎么想,她觉得侧妃娘娘不知好歹。

“本郡主记挂什么,侧妃想太多了。”萧菁菁还是一脸平静,只要让父王看清吴氏的真面目,找到合适的机会,她会把吴氏解决掉,没有了吴氏,她那三妹妹,什么也不是。

紫嫣觉得郡主说得没错。

“侧妃娘娘让奴婢一定要交给郡主。”墨书闻言,仍然道。

萧菁菁示意一边的紫嫣。

紫嫣感觉侧妃简直是强买强卖,只是得到郡主的示意,还是上前一步,取过墨书手上三姑娘抄的女训,交到郡主身前:“郡主。”

墨书见状,放开手,恭敬的低下头,放下手狐媚天下,美人劫。

萧菁菁拿起萧柔柔抄的女训,翻开来,是萧柔柔的字迹,看起来像是她那三妹妹萧柔柔抄的,吴氏既然让人送来给她检查,应该是萧柔柔抄的,不过也不一定。

想到吴氏的为人,对萧柔柔一惯的疼爱,对她的轻视,又翻看了几页,没有找到不对的地方,也没有错漏,萧柔柔的字写得并不好,纸上的字也是,开始还好有些凌乱,像是急着想要抄完。

又翻看了下,她放到一边,注视着墨书,紫嫣也看着。

“郡主已经看过了吗。”墨书微抬头,恭敬的问。

“三妹妹抄了多少了?就这一本。”萧菁菁直接问,这一本应该就只抄了一遍。

“是的,郡主,三姑娘这两日一直在抄,就抄了这么多,三姑娘写得慢,侧妃娘娘又不许三姑娘敷衍了事,让三姑娘好好抄,慢慢反省。”墨书回答。

“好好抄?反省。”

萧菁菁不置可否。

紫嫣反正是不信的。

墨书也不去想郡主信不信,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

“侧妃娘娘说,三姑娘做错了许多,光抄是没用的,反省才好,希望郡主不要嫌慢,会慢慢抄完一百遍。”墨书开口。

“慢慢抄完,半年吗?”

萧菁菁也算是知道吴氏是怎么想的了,心疼萧柔柔,所以让她慢慢抄,说是反省,几日抄一本,抄个一年半载吗?到时候随着时间过去,不了了之?

墨书没有说什么。

紫嫣一看就明白郡主猜对了,吴侧妃真是无耻,不想抄就不想抄,还慢慢来,反省,就三姑娘会吗?

“那就慢慢抄吧,这些日子侧妃要多费心了,等父王回来就好,三妹妹最好快一点,等父王回来看到,也会高兴点。”

萧菁菁最开始安排这些惩戒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萧柔柔一下子抄一百遍女训,萧柔柔一向最讨厌写字,光是抄写还有禁足,已经够萧柔柔受了,加上道歉和学规矩,她就是要萧柔柔只能呆在府里。

吴氏也束手无策,不过不能让吴氏和萧柔柔以为这样就可以,她提起父王,父王不日回府,吴氏和萧柔柔不可能像上一世一样把事情抹去,她们心中应清楚。

墨书不动。

“还有没有事?”

萧菁菁又问。

“已经没有了,郡主。”墨书道。

“那你去吧。”萧菁菁看了眼一边的紫嫣。

紫嫣行了一礼,走到墨书面前,墨书也跟着行礼,跟着紫嫣退了出去,萧菁菁看了看,转回头望向菱木花窗外面,心情好了不少,嘴角微扬,视线落在四爷送的书上。

“来人。”

片刻她对着外面。

“郡主,有事吗?”下一刻秋雨从外面走了进来,跪在地上,萧菁菁示意她起来,笑了笑,:“走我们去花园走走,准备一点吃的。”

“是,郡主,稍等一下虎王大人,请矜持。”秋雨一听,赶紧道,抬睥发现郡主心情很好,她心头也是一松。

萧菁菁轻颔首,带着笑意,她想去花园晒晒太阳,春日踏春赏花,是最惬意的事。

突然发现自己还年轻。

一会,萧菁菁到了花园里,秋雨则带着春草还有一些小丫鬟布置着,萧菁菁慢慢走着,秋雨一边吩咐一边跟着郡主,春草看了一眼四周,也跟上郡主。

侧院,就没有这么的惬意了,吴氏皱着眉头,看着萧柔柔,萧柔柔站在书案前,抄写着女训,抄着抄着,眉头越皱越紧,又抄了一句后,不耐烦了,直接丢掉手上的毛笔:“我不抄了,不抄了。”

上面的墨汁一下子溅落得到底都是,案上还有抄好的上好宣纸也落了不少的墨汁,她也不管了,一边的丫鬟脸色一变,小心看了看三姑娘还有侧妃娘娘,又看一眼三姑娘丢开的笔还有抄好的纸,忙跪在地上。

“娘,我不想抄了。”萧柔柔抄得手难受死了,都抽了筋才抄了一遍,一百遍要抄多久了,姑奶奶不干了,她为什么要抄,娘还盯着她。

娘都不心疼心疼。

她撒着娇对着吴氏,跺了一下脚,表达极度的不满,就要上前拉住吴氏。

吴氏早在她丢开笔的时候脸色就不好,现在更是很不悦,见柔姐儿还是这样天真不懂事,她也生气了:“柔姐儿!”

“娘!”

萧柔柔被吴氏吓到了,她正要过去,一下子呆在原地,又委屈又难过,又不明白。

吴氏叹了口气:“娘怎么和你说的,忘了。”扫了落了墨汁的纸还有毛笔一眼:“你才抄了一遍,娘又没有让你抄一百遍,也没有要你马上抄完,只是让你记得抄,也算是磨一磨你的性子,你呢。”

“可娘,我抄够了,手都麻了,你知道我最讨厌抄书,每天不能出去,只能抄书,要么就是跟着两个宫里出来的恶毒老太婆学规矩,简直是没完没了的,以后还要去道歉。”萧柔柔越想越不顺。

越想越不想抄。

抄好了还要给萧菁菁看,每抄好一本都要,娘糊涂了,她都说让人帮她抄,反正没人知道,娘不许。

说慢慢来,她不想,不想,不想抄。

“就是知道,人家才这样安排。”吴氏再次叹了口气。

“大姐姐好可恶!”萧柔柔气得眼中带着恨:“娘你怎么就能忍了,你传出的流言都没用,你看大姐姐多好。”

吴氏不说话,她哪里是忍,药她安排人去下了,只是还没有找到没人注意的时候,流言早晚会有用的。

“大姐姐专门欺负我,针对我。”萧柔柔又气恨恨的。

“你才知道啊,抄吧。”

吴氏说。

“娘让人帮我抄吧,我再抄下去,手都要废吧,娘,你也不想女儿手废掉吧,到时候女儿怎么办。”萧柔柔不依的还想说。

“就几个字,又不是马上抄完,怎么可能废掉,听话,再来,要不休息一下?”吴氏一边恨铁不成钢一边又忍不住,白了她一眼。

“娘真好!”

萧柔柔一下子跳起来,搂着吴氏,笑嘻嘻的,很是娇憨天真。

“你就不能乖点[陆小凤]八卦剑神之剑。”吴氏侧头。

“娘,柔姐儿哪里不乖,娘,要不还是让人帮我抄吧,我会好好学规矩,样子也会装好,还有就是不出去,道歉的事,娘说怎么就怎么。”反正不是现在,萧柔柔打着主意:“娘为什么不许我找人写,要给大姐姐看,就是给大姐姐看也可以让人照着我写呀。”

“你的字该练练了,等你父王回府,你是想让你父王生你的气还是消气,就算有人传出闲话,你父王也会为你的改变不生气?”吴氏最主要是预防,还有就是不想王爷生气。

萧柔柔心中是明白的。

吴氏也不是没有提过。

“侧妃娘娘,三姑娘,墨书回来了。”一个婆子过来。

“嗯。”吴氏道。

萧柔柔靠着娘。

跪在地上的丫鬟起身。

“收拾一下。”吴氏看过去。

“是,侧妃娘娘。”丫鬟恭敬道,萧柔柔动也没有动,看着丫鬟收拾她弄脏的宣纸还有书案,吴氏见状无奈摇头。

“侧妃娘娘,三姑娘。”墨书走了进来,行礼。

“送过去了,怎么样?”吴氏问,萧柔柔心中又恨恨的,也想知道萧菁菁说了什么,是不是很得意。

“郡主。”墨书没有迟疑,把和郡主的对话还有郡主的表情都说了出来。

吴氏沉吟,萧柔柔不爽了。

墨书说完就没有再说,收拾好墨汁的丫鬟不敢退出去,也不敢出声,吴氏沉吟了一下:“下去吧。”她让人下去。

墨书还有一边的丫鬟得了令,连忙退下去。

“娘,大姐姐可不像娘你说的,要我在父王回来前抄好呢,一百遍呢,我不抄,坚决不抄,父王要不了多久就要回府了,我就是一直抄也抄不完,娘你想想办法,找人帮我抄吧,不会有人知道的。”

萧柔柔等人一走,直接暴发,她一直记着找人帮她抄,她又想父王不生气,又不想自己来,要是可以,她都想找人帮她学规矩,还有给宁疏影那个可恶的女人道歉。

“让娘想想。”吴氏想清了萧菁菁那臭丫头的想法。

臭丫头变了是变了,并没有变聪明。

这也是她稍微放心的原因。

她给王爷去了信,不知道王爷收到了没有,她知道吴府老太婆应该会写信给王爷,萧菁菁那臭丫头几日前也去了信。

“好不好嘛。”

萧柔柔还在说。

“要是被你父王知道——”后面的吴氏没说。

“不会的,不会的。”萧柔柔感到娘松动了,更是使劲游说。

吴氏没有启唇。

花园里,萧菁菁也想到自己给父王去的信,算算日子,早该到了,父王看了吗。

丰台大营。

“报——”一个骑兵快马加鞭冲进大营,被营门口的哨骑拦了下来,骑兵快速的出示了令牌,立马被放行痴情将军替身妻。

行到一处,骑兵下了马,往里走去。

守在门口的亲兵还有侍卫看到来人,让来人停下,进了里面。

里面,一个高大昂藏,络腮胡,威严的中年男人坐着,正看着什么,听到声音,看了过去。

“王爷。”

亲兵行了一礼。

“什么?”

中年男人正是安郡王萧成,驻守丰台大营,看着来人,威严的道,手上的书还有地图也被他放了下来。

“王爷,府里送东西来了。”

亲兵道。

“哦。”萧成满是络腮胡的脸上顿时有些不好看,不过还是挥了挥手,让人进来,前几日先是收到大舅子的信,问及去世的王妃,怀疑王妃的死,想重查当年的事,问他还记不记得当年的事,当时是谁接生的,当时还有谁在。

他哪里还记得,接着是他的老岳母菁姐儿的外祖母给他来信,也是问及王妃当年的事,说是听了菁姐儿的话,想要查一查。

他禁不住埋怨菁姐儿多事,他说了,菁姐儿是不相信他这个父王吗?不过是做了一个梦,梦岂能当真。

王妃要是被人害的,他会不知道?

他也不是没查过,王妃就是病去的,之前菁姐儿的外祖母就起了疑心,怀疑吴侧妃,事实证明不是,他冤枉了吴氏,当年的太医虽然告老还乡,可是他还是信任的。

就不该怀疑,如今菁姐儿因为一个梦,和他这父王说了还不算,又跑去吴府说,怪过后,想到菁姐儿从小没有母妃,又怪不起来。

不等他多想,隔了几日,菁姐儿的外祖母又来了信,说柔姐儿去了吴府,想要见菁姐儿,菁姐儿没有理会,回了府。

对于姐妹两如此,他这个父王也无奈,让他生气的是菁姐儿的外祖母在信中告诉他,柔姐儿在私下拦下礼哥儿那孩子。

礼哥儿他是知道的,是个好孩子,已成了亲,娶的是宁家的,宁家那个小姑娘也是好的,听说有了身子。

柔姐儿居然看上了礼哥儿,被人阻止了,不思悔改,又撞向礼哥儿的媳妇,还把人家撞到湖里,要不是救得及时,指不定如何。

柔姐儿难道还想嫁过去?

“让人进来!”萧成想到这开口。

“是。”亲兵行了一礼,往外面去。

萧成看着,又想到柔姐儿做的事。

柔姐儿真是不知羞耻,肆无忌惮,简直是没有一点规矩,他当场就气到了,更是气吴氏。

她到底怎么教的,平时都教的什么?让柔姐儿做出这样的事,柔姐儿从小已经吴氏养在身边,没有人插手过,他以为不管如何,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吴氏总会好好教吧。

看来是好好教,以前还只是有些天真娇憨,现在是彻底被宠坏了。

把他的脸都丢尽了,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儿,要是他在直接把柔姐儿送到庵里,住一段时日,幸好没有进宫给柔姐儿求封号,不然——更是丢脸,指不定丢到宫里宫外,好在事情只有两家知情,只要说一说就好,有菁姐儿在,吴家不会怎么的听说。

说起来菁姐儿喜欢纪家那小子,也只是喜欢,并没有像柔姐儿那样,何况菁姐儿和柔姐儿根本不同,菁姐儿可以的,柔姐儿不一定也行。

紧跟着,大舅子还有礼哥儿也给他来了信,大舅子倒没有说什么,只是想让他帮着再查一下王妃的事。

看看能不能找到,他能说什么,只能答应,回了信,礼哥儿更是只提了提,柔表妹大了,不该再这样,话里有话。

礼哥儿果然是大了。

也会说话了,王妃以前最疼这个侄子,要是王妃知道一定会高兴吧,他心里是不高兴的,前两日菁姐儿的信到了,菁姐儿在信里把最近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

府中的一些事,菁姐儿管家的事,还有柔姐儿在吴府发生的事,菁姐儿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叙述。

让他对这柔姐儿做的事了解得更清楚。

更是生气。

菁姐儿又把对柔姐儿做的惩戒说了出来,菁姐儿身为长姐,吴氏只是一介侧妃,柔姐儿成了这样,当长姐的惩戒一番是可以的,长姐如母。

他没有意见,何况菁姐儿也有分寸只是让柔姐儿给礼哥儿的媳妇道一下歉,抄写女训一百遍,好好学规矩,禁足在府中。

在他想来,柔姐儿就是要好好稳一下性子,反省,菁姐儿安排正好,他极为满意。

他本来想找个时间回府,也不那么急了,只是差不多要到菁姐儿外祖母生辰,还是要回府,这两日他放下心思,准备等上面下令就启程回府。

听到府里送了东西来,他心中只担心是不是柔姐儿又出了什么幺蛾子,或者吴氏做了什么,菁姐儿应付不过来。

“王爷。”亲兵走了进来。

后面跟着一个人。

萧成盯着。

亲兵行了一礼,萧成挥手,后面的人跪在地上:“王爷,府里来信,送了东西来。”把手上的包袱举了起来。

“拿上来。”

萧成看清了来人手上的包袱,脸色不是很好,因为他看出是吴氏送来的,信应该也是吴氏送来的。

“是谁送来的?”

不过他还是想确认一下,是不是菁姐儿送来的。

“似乎是侧妃娘娘。”来人道。

萧成得到确认,脸色不好,来人看出来一点不敢再说,低着头,亲兵看在眼里,看了一眼王爷。

“拿上来。”

萧成开口,他倒要看看吴氏送了什么来。

“是。”

亲兵听罢,走到来人面前,取过包袱送到王爷面前。

来人只低着头。

萧成看了眼,接过来,打开,一眼看到里面的东西,荷包还有亲手做的里衣,以前吴氏也送过东西来,也是这些东西,

要是换作原来,他会满意,甚至觉得吴氏很是贴心,可人,如今——柔姐儿的事在那里,他高兴不起来,只会怀疑吴氏别有用心[hp]老鼠翻身记。

这些他知道都是吴氏没事时亲手做的,从吴氏入府,每年都会亲自给他做一些贴身的里衣,中衣,吴氏的手艺不错。

做得格外精细,穿着很舒服,别的都是让绣娘做,里衣中衣荷包都是她亲自来,从不假于人手,多年来,他都习惯了穿吴氏亲自做的里衣。

连柔姐儿的有些东西都是让人做的,也就是菁姐儿和柔姐儿小的时候吴氏还做过,这也是他对吴氏不一样的原因。

以前也就身边的大丫鬟还有章氏做过,连王妃都很少做,也就新婚时做过几次荷包,后来王妃身子不好,他也不愿累着她。

王妃是正室,要敬着爱着,和妾还有通房这样的玩意本质上就不同,吴氏就是用这些让他心软渐渐多了些别的。

萧成因想到吴氏的贴心温柔小意,心情变得复杂起来。

再想到柔姐儿还是忍不住生气,他看了一会,从里面找到一封信,知道是吴氏写的,他打开来,挥手让人退下。

亲兵还有来人退下。

萧成把手上的包袱放到一边,抽出里面的信纸,展开,吴氏的字只能算是绢秀,力道不足,标准的女儿家的力道。

萧成教过吴氏,吴氏还是这样。

他也懒得再教,没有多注意吴氏的字,吴氏为了得到他的宠爱,一直练着字,无奈天赋有限,好在一日还是胜过一日的。

读完吴氏的信,萧成脸色好了一些。

吴氏在信里,也没有隐瞒,把柔姐儿的事说了,也提了菁姐儿的惩戒,说了她会盯着柔姐儿抄女训。

也会让姚嬷嬷和蔡嬷嬷好教柔姐儿规矩,让柔姐儿亲自去道歉,不会再纵着柔姐儿,说菁姐儿说得对。

宠柔姐儿就是害她,要柔姐儿反省了等他回府,考察后才许柔姐儿出府。

这还差不多。

心中对吴氏的恼意少了许多,对柔姐儿还是恨铁不成钢,吴氏还说菁姐儿说了,只要柔姐儿反省就会和吴府商量,不把事情传出去,对于这,萧成有些皱眉。

菁姐儿怎么说这样的话。

他一边觉得菁姐儿不会,是不是吴氏乱说,一边又迟疑,吴氏问他何时回府。

心中对柔姐儿的生气也不再那么盛他叫了人,写了一封回信,让人送了去,其实回不回信都一样,他不日就将回府。

转眼,就到了花朝节前一日,由于花朝节临近,京城热闹了起来,加上天气暖和,少男少女们身着鲜艳的衣裳,到郊外踏青。

萧菁菁一早就起来,外祖母的寿辰就是今日,收拾好,准备去给外祖母贺寿,萧琳琳萧媛媛萧芸芸来得更早,等着一起。

萧平几个少年也在前院等着。

整个安郡王府都忙乱着,让人给蔡嬷嬷姚嬷嬷还有萧平几人的先生打过招呼,又留下嬷嬷看着。

萧菁菁安排好一切,往外走去。

父王还没有回来,多半是赶不及了。

侧院,吴氏和萧柔柔也要去,但还没有动静,萧菁菁没有管,待差不多了,一行人正要上马车蜜爱。

吴氏和萧柔柔带着人赶了过来。

“等一等,大姐姐。”“菁姐儿。”

“......”谁也没有说话。

直到,一阵马蹄声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不久到了近处,所有人看过去。

“父王。”萧菁菁掀开车帘,看到了父王,正要上去。

才赶回来萧成骑马到马车前,对着她:“不用下来,父王进去换洗一下,就来,你们先去。”“好。”萧菁菁也没有多说。

萧柔柔吴氏也看到了,想要说什么:“王爷。”“父王!”

萧成进去了。

让萧媛媛萧琳琳眼中多了幸灾乐祸,萧柔柔吴氏神色一变。

没有让她们等太久,萧成换了一身出来,上马,没有多说,一行往吴府去。

吴府。

此时此刻格外的热闹。

吴府也算是热门,各府都带着人来贺寿,这时宫里也来了旨意,太后更是派了身边的宫人来,宣完旨,吴府的人接完旨,得了皇上太后的话,送走了天使还有太后身边的人,已经来了的人都祝贺起来,带着羡慕,吴大老爷倒是平静,谢过后,再次来到门外迎人,门外停满了各府的马车,更有人骑马而来。

各府后来的听到皇上和太后都下旨为吴老夫人贺寿,一个个也是极为羡慕,吴府老太爷当年可是万人敬仰,吴大老爷吴二老爷虽不算出众,也不差,吴府是倒不了了,依然在贵人眼中。

宁氏此时带着几个妯娌则是在后院迎着各府到来的女眷,通房小妾是不可能到前面来的。

吴府偏僻的小佛堂里,王姨娘听着外面的的喧闹声,念及自身,脸色不好闭上眼,数起佛珠来,妾就是妾,年轻时再得宠又如何,她算看穿了。

女儿还好,上头没了王妃,比她好,跟女主子差不多,柔姐儿也好,她要多求一下菩萨,可别把这福气收回去了。

随着宾客到来,吴府越发热闹。

萧菁菁一行也到了,男客和女客分别在前院和后院,和父王打过招呼,让父王放心,父王带着平哥儿几个哥儿去了前院,萧菁菁带人和吴氏到了后院,没有让舅母陪,宁氏看到吴氏和萧柔柔也没有表现出什么。

吴氏也很淡定,只有萧柔柔不甘。

萧菁菁没理,进到里面看到了表妹们,看到外祖母,她走到外祖母身边,行了礼:“外祖母。”

“过来,菁姐儿。”吴老夫人笑。

萧媛媛等也行礼。

吴老夫人也笑着叫了起,问了几句,令萧媛媛几个受宠若惊,萧菁菁陪着外祖母说了会话,忽然感觉到对面的目光。

她看过去,是前世的婆婆,四爷的母亲。

四爷是不是也来了。

------题外话------

亲们,昨日首订不太好呀,亲们,喧嚣今天直接更了一万多,亲们多支持呀,只有支持,喧嚣才能有推荐,才能一直写下去呀,么么哒,亲爱的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