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四爷的心思/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婆子趴在地上。/>

周嬷嬷和紫嫣秋雨这时带着一个小丫鬟从外面进来,行了一礼,周嬷嬷道:“老夫人,老奴刚才问过了。”

“不是府里的?”吴老夫人盯着周嬷嬷,眉头紧皱。

“是,老夫人。”周嬷嬷点头,紫嫣和秋雨也点头。

吴老夫人又扫向一边的丫鬟,见她们点头:“我还真是小看了萧柔柔和霏姐儿两个,竟然知道在府外找人,她们难道以为找不到人就万事大吉?”吴老夫人冷哼一声,看着外孙女。”

“应该是怕被被外祖母你发现。”萧菁菁道。

“怕被我发现?也不知道从哪里找的人!”吴老夫人又哼了哼。

萧菁菁没说话,萧柔柔还有吴霏没有从府里找人,并不令她意外,她心里已有预料。

“菁姐儿早有预料吧?”吴老夫人看着外孙女。

“外祖母不也一样?”

萧菁菁开口。

“也对。”

吴老夫人叹了口气。

她何尝没想到,只是抱着霏姐儿和萧柔柔万一没想到呢,不愿去想,派人去找。

看来两人都聪明也不傻,只要霏姐儿还有萧柔柔不算太笨,就知道不能找府里的人,唯有府外的人才不容易让人找到,除非她们想被发现。

她转回头。

“老夫人,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似乎察觉了什么,问老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几位夫人有些担心。”周嬷嬷见状道。

“老三媳妇还知道担心,整天不知道做什么。”吴老夫人气怒。

周嬷嬷知道老夫人余怒未消。

“我看老三媳妇多半还不知道她的好女儿做了什么吧,担心?”吴老夫人冷笑。

没有人说话。

“外面怎么样了?”吴老夫人冷笑完,问周嬷嬷。

“回老夫人的话,外面大夫人二夫人还有三夫人招呼着各府的夫人老夫人,各府的老夫人夫人已经准备离开。”周嬷嬷回答。

“前院呢。”吴老夫人深吸一口气坐下,又问。

“也差不多。”周嬷嬷再次回答。

紫嫣和秋雨回到郡主身边。

“好,去叫老三过来,再去把老三媳妇一并叫来,还有霏姐儿,派人知会安郡王一声。”

吴老夫人下了决断,对着跪在地上的婆子,接着望着外孙女,见外孙女没有意见,遂道:“还有萧柔柔,这个萧柔柔先是不知羞耻的拦下礼哥儿,再是冲撞礼哥媳妇,看来是不知悔改,菁姐儿?”

“外祖母看着办吧。”萧菁菁说。

紫嫣和秋雨觉得三姑娘罪有应有。

跪在地上的婆子回了一声是。

“好。”吴老夫人:“继续找看能不能找到那两个丫鬟,要是找不到,到时让人去各府打听下,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人不可能跑了。”

“是,老夫人。”周嬷嬷看向一边的丫鬟。

“媛姐儿几个呢在哪里?让她们也过来一下。”吴老夫人手一挥,想起什么,盯着周嬷嬷。

“老夫人,几位表姑娘还有大姑娘二姑娘就在外面。”周嬷嬷抬头。

“哦?让她们进来。”吴老夫人有些意外,意外过后看了眼外面道。

“老奴马上去。”这次周嬷嬷点头。

吴老夫人:“不,你先留下。”

“好的,老夫人。”周嬷嬷明白老夫人还有事要交待。

“你们下去办。”

吴老夫人接着对着丫鬟和跪在地上的婆子。

“是,老夫人,奴婢老奴马上去。”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连忙开口,她们知道老夫人肯定有事要和周嬷嬷说。

吴老夫人见她们退下,回过头来。

“老夫人。”周嬷嬷微恭身,等着老夫人吩咐。

紫嫣和秋雨也看着,不知道老夫人要说什么。

吴老夫人却没有的开口,而是对着萧菁菁:“菁姐儿,我准备把你莲表妹放到我院子里来。”

“外祖母是担心三舅母事后会对莲表妹不利吗?”萧菁菁望着外祖母。

“对。”

吴老夫人发现外孙女果然明白她所想,很欣慰:“以前外祖母懒得管,身体不好,连你都没有顾上,更别说你几个表哥,外祖母都没有管,你几个表妹也都是让她们各自的娘教养,等到身体好些,你几个表哥都长大了,你几个表妹也都懂事了,好在你几个表哥有你大舅舅二舅舅看着,没有长歪,你文表哥武表哥稍微倔了点,你大舅母是个端庄的,二舅母也是知事的,你大表妹二表妹也还好,可你三舅母本就是那个性子,连带养出的两个表妹一个上不了台面,一个跟她娘一样,你三舅舅也不知道管管,你三舅舅必竟不是我亲生的,有时也不好说,你三舅母以为我苛待他们一房呢,也不想想,我要是真苛待她们那一房,何不把他们分出去,也不知道你三舅母怎么教的,以前还好,没有犯大错,我也犯不上做什么,莲姐儿一个庶女上不了台面就上不了吧,到了年纪,一幅妆嫁,嫁出去就是,挑个好点的人家,霏姐儿不过是娇宠了点,谁知道——现在不能不管了。”

吴老夫人说到最后,摇头失望,感叹。

目光落在外孙女脸上,把莲姐儿接到身边,是她深思后的决定,但怕外孙女会不高兴,误会。

所以才解释那么多。

必竟她忽然所一个庶出的孙女养到身边,难免让人多想。

何况菁姐儿。

菁姐儿是她的亲外孙女,曾经她都没把她接到身边,她不想菁姐儿为此难过,那就是她这个外祖母不好了。

“外祖母,我明白。”

萧菁菁听出外祖母在向她解释,她都明白。

外祖母这样是为什么,也不觉得有什么。

“菁姐儿不要怪外祖母以前没有把你接到身边。”吴老夫人没有往下说,菁姐儿明白就好,心中更多了愧疚。

菁姐儿没有错,都是她这外祖母不好。

以后要对菁姐儿更好,老友说的几个人选,她要好好斟酌下。

“外祖母,我从没怪过你,反而是我是非不分,外祖母还没有失望,还对我这么好。”萧菁菁只要想到外祖母为她做的,她哪里怪得起来。

“好,那就好,菁姐儿你没有是非不分,就是还小,外祖母从未生过气,过去的就不去。”吴老夫人拍了拍她。

紫嫣和秋雨听到郡主和老夫人的话,低下了头。

周嬷嬷也是。

这些话不是她们能听的。

“既然你不生气,那外祖母就?”吴老夫人又拍了拍外孙女的手。

“嗯。”

萧菁菁道。

吴老夫人更欣慰,菁姐儿就是好。

“周嬷嬷莲姐儿在哪里,是不是也在外面?”

“回老夫人的,三姑娘不在外面。”周嬷嬷这时心中隐约知道老夫人是什么意思,要让她去做什么了,她想了一下道。

老夫人为了防止三夫人做妖,决定把三姑娘接到身边教养。

这可是绝无仅有的。

更是天大好事,老夫人从前身子不好,连大姑娘二姑娘嫡出的姑娘都没有接到身边教养,现在却要接三姑娘来。

只要老夫人开口,要接人到身边教养,无论是大夫人二夫人都会抢着送人过来,老夫人的名声谁不知道,有老夫人这块招牌,到了说亲的时候,肯定能说到更好的亲事,可想而知,老夫人的教养多重要。

有了老夫人的教养,三姑娘从今往后再不用像原来一样,在府里的地位,身份都不同。

以后亲事也不会差。

三姑娘倒是命好。

“嗯。”吴老夫人想到莲丫头一向胆子小,小家子气,上不了台面,事后怕老三媳妇知道,肯定会躲起来。

“那你带人去把莲姐儿带来,告诉莲姐我我的意思,她要是同意,就把东西搬过来,她身边的人要是她愿意就留下来,要是缺了什么,你看着安排,身边人手不够就拔几个过去。”

“老奴知道了。”周嬷嬷道。

“我这院子里,好几处空着,菁姐儿住的是挨着我这边,记得西面还有一处不错的空着,就给莲姐儿吧,你让人收拾出来。”吴老夫人边说边看着萧菁菁。

“莲表妹一定会很高兴。”萧菁菁说,她知道外祖母是问她的意见。

周嬷嬷有些惊讶。

老夫人竟把西面那处拔给三姑娘。

“希望吧,莲丫头吃了不少苦,你下去吧,事情等老三老三媳妇来,我会和他们亲自说,府里的几个就莲姐儿不行,不能丢了府里的脸面,以后莲姐儿就跟着我,由我负责,要是有人阻止,就说是我的意思。”吴老夫人最后道。

“老奴明白。”周嬷嬷以前她还觉得府里几个姑娘,只有三姑娘命最不好,庶出不说,还出生在三房,三房原就是庶出,三姑娘则是庶出的庶出,算是几个姑娘里身份最低的。

亲事不好说,多半也嫁不了什么好人家。

像三姑娘这样连一般人家的嫡女都不如。

三夫人一个不高兴非打即骂的,三房多少婆子丫鬟被三夫人打骂,三房的状况如此,三老爷又是万事不管的,四姑娘更不是好相处的,三姑娘不过姨娘生的,三老爷女人最多,三夫人也最容不得人,三姑娘从出生开始就是三夫人眼中钉肉中刺,三夫人会好好对待才怪,在三房地位处境一想便知。

可说是如覆薄冰,谨小慎微,稍有不甚连命都没了,能活着长大,已经不错。

也是三老爷还没有完全放手不管。

三姑娘养成如今这样胆小怕事,怯弱上不得台面,小家气实属正常。

老夫人说三姑娘上不了台面,不喜,却不去管三姑娘为什么成这样。

现在老夫人看到了,看出了三姑娘的好,决定接到身边。

三姑娘的好运算是来了。

苦尽甘来,以后只会更好。

加上这次四姑娘犯的事,老夫人指不定如何。

亲事也不用落到三夫人手中,要是像原来,三夫人是绝不会给三姑娘找好亲事,不卖了就算好了,可三姑娘没法反抗,除非三老爷出面,不然三姑娘只能被三夫人握在手中。

紫嫣和秋雨也差不多的想法。

觉得三房的庶出表姑娘时来运转了。

“嗯。”吴老夫人才让周嬷嬷下去。

“祖母。”“老夫人。”“……”

吴雲吴雯结伴快步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俏皮的笑,后面跟着萧媛媛还有萧芸芸萧琳琳,丫鬟婆子走在后面。

“祖母,我们来了,表姐。”先看着吴老夫人,接着看向萧菁菁。

“来了?”

吴老夫人看着进来的几个丫头,叹了叹,面上没有露出来。

“嗯祖母,我们一直等着祖母召见呢。”吴雲笑着点头,望着萧菁菁又唤了一声:“表姐。”

“雲表妹,雯表妹。”萧菁菁也带着笑。

“表姐和祖母在说什么啊?我们等了好一会,祖母是在和表姐说什么悄悄话吗?也不叫我们。”吴雲看了看表姐和祖母,不高兴的。

“你以为呢?”

吴老夫人摇头,雲丫头就是太闹人了,压在心中的心事一下被这丫头闹没了。

“肯定说什么悄悄话。”吴雲道,上前一步,跪在祖母身前,拉着祖母,笑着看着祖母另一边的表姐。

萧菁菁也扬了扬唇。

吴雯没有插话,端庄的站着,看着。

“就会胡说,祖母和你表姐有话说,你之前不是和你表姐一起?还不知道?”吴老夫人低头嗔怪的。

不过神色缓和不少,这丫头就这点用处。

“难道?祖母?”吴雲眼晴一亮,对上祖母的目光,难道查到了?她有些高兴。

她拉着大姐姐过来,就是想看一看怎么样了,没有再说话,她准备一会问问表姐还有祖母,大姐姐还不知道呢,睥了眼大姐姐,大姐姐似乎不好奇,大姐姐就是这样,跟大伯母一样。

“雯姐儿怎么过来了?”吴老夫人没有回答雲姐儿的话,转而问起吴雯。

“祖母,娘让我来问问祖母是不是有什么事?”

吴雯端庄的行了一礼,看向祖母。

“起来,坐吧,都坐下,能有什么事。”吴老夫人没有马上把事情说出来。

雯丫头明显什么都不知道,和雲丫头不同。

虽然事情早晚要摊开,她也想让这几个孙女看看,她一向主张让孩子多看多学,不是什么都捂着,还是准备到时再说,又扫了媛姐儿几人一眼。

“老夫人。”

萧媛媛萧芸芸萧琳琳见此,小心看了看大姐姐,在大姐姐点头后,上前向老夫人行礼,跟在后面的丫鬟婆子早就跪在地上。

吴老夫人并没理会,萧媛媛三人行完又望着大姐姐。

“大姐姐。”

“你们几个起来。”

吴老夫人先让她们起来,又拍了拍手,让她们起来。

萧菁菁平静注视。

紫嫣和秋雨也看着几位姑娘。

吴雲早就摸到萧菁菁身边,小声的;“表姐查到了?”

“嗯。”萧菁菁看她一眼,点了点头。

吴雲没有再问。

吴雯坐在下方。

“老夫人,我们。”萧媛媛萧芸芸萧琳琳是担心之前的事才过来,不知道老夫人怎么想,她们慢慢起来。

“到我这里来。”吴老夫人忽然对着她们和谒的伸出手,要她们过去。

“老夫人?”萧媛媛萧芸芸还有萧琳琳猛的抬头,受宠若惊起来。

看着老夫人的动作还有表情。

老夫人让她们过去?那?三人相视一眼,很快分开,以前她们见过老夫人,老夫人都是淡淡的,这次和大姐姐一起来。

老夫人便对她们很好,发生了之前的事,她们心中怕见到老夫人,没想到老夫人不仅没有怪她们,还对她们这么和谒。

她们哪能不高兴,不受宠若惊。

“过来吧,乖孩子。”吴老夫人心情好了许多,脸上也多了笑意,拍拍手,再度示意她们上前。

萧媛媛三人不禁又望了望大姐姐。

才上前去。

吴老夫人:“好。”把她们的表情动作收入眼底,拉住她们的手。

“让你们委屈了。”

过了会,拍了拍她们的手,在萧媛媛三人受宠若惊中,吴老夫人道。

“没有。”

萧媛媛三人忙道,还有些不明白老夫人的意思,但不管是为什么,她们都连忙摇头。

“不用摇头,你们确实是受了委屈。”吴老夫人看到她们眼中,知道她们不是装的,对她们的印象又好了几分,话中也多了几分真心。

萧菁菁吴雲吴雯都听出来了。

跪在地上的婆子和丫鬟抬了一下头。

萧媛媛不再紧张,萧芸芸一向老实,也不作他想,萧琳琳心思活跃,顿时心思多了起来。

“老夫人是指什么事呢?”

“霏姐儿被教坏了,让你们受了委屈,受了惊。”吴老夫人多看了萧媛媛一眼,对着三人道:“以后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

吴雯觉得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看二堂妹还有表姐,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

“老夫人,我们——”萧媛媛萧芸芸萧琳琳这才知道老夫人指的是什么事,脸色都一变,变得不好,相互看看,看着老夫人。

她们三人有自知之明,知道她们的身份,被算计后,并没有妄想老夫人会做什么,没想到——

她们很意外。

景世子冲进来的时候真的把她们吓到了。

要不是景世子看不上她们又冲了出去——想到这,三人都有些酸酸的。

景世子根本看不上她们,不然不会直接冲出去,之后才是大姐姐带着人赶来,要不是这样,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让你们委屈了,放心,我会好好教训霏姐儿,不会让她再找你们麻烦。”吴老夫人安慰起她们。

“没事,老夫人,我们反正也没事。”

萧琳琳三人都喜欢吴府,还有老夫人,萧琳琳虽然有了小心思,还是跟着萧芸芸萧媛媛道,必竟她们也不敢要求什么。

“懂事的孩子最惹人疼,好。”

吴老夫人笑着又拍了拍她们。

“老夫人。”

三人想说什么没有,有些不好意思。

尤其是萧琳琳,要不是旁边还有人,大姐姐也在,她就。

她心中怕大姐姐。

“想要什么尽管说。”吴老夫人又道。

萧媛媛和萧芸芸三人想了想,有点迟疑的,看了一眼大姐姐,发现大姐姐没有表示,才迟疑的,萧琳琳直接问了出来:“老夫人查出来了吗?”

吴老夫人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萧媛媛和萧芸芸不知道老夫人叹气是什么意思,没有查出来吗?怎么会?萧琳琳没有多想急切的:“老夫人是不是没有——”

“那两个丫鬟没有找到,不是府里的。”

萧菁菁注视着萧琳琳三人,走了过去,吴雯终于听出了一些,是四堂妹做了什么?她不知道事情经过只能猜测。

“大姐姐。”

萧媛媛三人一听,转过头,看过去。

“就是那个带你们去裙子的丫鬟,还有带景世子过去的丫鬟。”萧菁菁再次淡淡的:“没有找到。”

吴雲也跟上,那两个丫鬟不是府里的吗?

“怎么会?”

萧媛媛和萧芸芸说不出话,萧琳琳不相信。

“暂时无法说清,一会父王会来,外祖母会处理,你们只要说出发生的事就行。”萧菁菁对着萧媛媛三人。

“父王,要,过来?”萧媛媛三人有些怕。

“嗯。”萧菁菁应了声。

前面。

怀郡王府老太妃回身说了句,上了马车,闭目养了一下神,正要走,知道家里那个混世魔王已经回去了,舒了口气,那个混小子让她操碎了心,就怕他又发什么疯。

好在没有。

睁开眼,刚要开口,就见马车帘掀开,身边的婆子上来了:“太妃。”

“什么事?”她坐直身子,威严的问。

“太妃,外面吴老夫人派了人来。”婆子抬头,恭敬回道。

“哦?”有什么事之前不说,现在派人来,老太妃想了想,也没想到有什么事,不过活了这么多年,经的事多了,也能猜到几分,不是有事,不可能派人这个时候来,肯定有什么。

到底有什么事急成这样?

“让人进来吧。”没有再多想,老太妃威严道,人既然来了,到时问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太妃。”婆子遵了命,下去了。

老太妃没有动,没多久,婆子带着人进了马车,恭敬的:“太妃娘娘,人来了。”然后让到一边。

“好。”老太妃目光落在婆子身后,看到一个丫鬟。

“你是吴老夫人身边的丫鬟,吴老夫人有什么事?”老太妃认出对方是吴老夫人身边的。

“给太妃娘娘请安。”丫鬟行了一个礼。

才又抬起头来。

“嗯,起吧,说吧,有什么事。”老太妃是干脆的人,没那个心思多说。

“太妃娘娘,老夫人让奴婢来找你。”丫鬟道。

“找本太妃做什么?”老太妃直视她。

“太妃娘娘可能还不知道,之前贵府的世子爷被算计,差点掐死靖康侯府二房的叶姑娘的事吧。”丫鬟说完。

“你说什么?”老太妃脸上带着不信,还发生过这样的事,她居然一点也不知道,这里面应该还有什么。

那混小子倒是好,跑了,连说也不说一声,而且那混小子竟也能被人算计,还差点掐死叶家那个丫头,到底如何,那混小子不管,她不能不管。

“说清楚一点,你们家老夫人什么意思?”

“就在不久前。”丫鬟望着老太妃:“老夫人的意思是,想请太妃娘娘和世子说一下,世子应该知道是谁算计的他,到时候怕世子做出什么,老夫人担心,所以。”

“是府里的?”老太妃听出什么。

丫鬟心一紧:“是。”

“也就是说是府上的人算计了那混小子,是看上了混小子还是混小子只是刚好适合?”老太妃何等精明一下问到了点上。

“是世子刚好经过。”

“哦。”

靖康侯府老太君也见到了吴老夫人派的丫鬟。

“老太君,老夫人让奴婢和你说一声,怕你不知道,叶姑娘不知道和你说了没有。”

“那丫头。”

靖康侯府老太君叹了口气,那丫头什么也没有和她这祖母说。

现在在后面,和她娘一起。

她根本不知道那丫头碰到景非翎那小子,还被人家又掐住脖子,差点就出了事,要不是吴老夫人的外孙女阻止。

恐怕已出了事,这不是首次,不能再这样下去,想到对方说景家那小了是被人算计,看来是吴府的人。

那丫头不惹人喜欢,可这些日子改变不少,还能和菁华郡主一起,她虽还是发愁更多的是猜测,担心景家那小子,那小子是一有点事就找那丫头,这次就是证明。

“是你们府上的人,到底是为了算计谁?”老太君决定问清楚。

吴老夫人的意思多半是不想她和老太妃为难,不想她们生了什么误会,才派人来把事情说清楚。

“是三房的四姑娘为了算计几位表姑娘,拉上景世子。”

“我就知道,你去告诉你家老夫人——”老太君开口。

不久,等丫鬟离开。

老太君叫了人。

丫鬟婆子早等着:“老太君。”

“去把蓁丫头叫过来,就说我有事找她。”

“是。”

不远处,纪家的马车,纪老夫人掀起马车的车帘,准备问一下老四,老四之前不知道忙什么,刚来,不想一下子看到从老太妃马车上下来的丫鬟。

认出对方,她知道不对,应该有事发生。

“来人。”她叫了人。

“老夫人?什么事?”张嬷嬷很快出现。

“你过去问问,看是不是有什么事。”纪老夫人看着对面,示意张嬷嬷。

张嬷嬷顺着自家老夫人的目光看过去,看出老夫人是指靖康侯老太君那里还有怀郡王府老太妃那边,她也看出了什么,忙颔首。

“快去快回。”

纪老夫人道。

张嬷嬷低头退下马车,很快去了对面。

纪老夫人看着,旁边有丫鬟婆子,相互对视一眼,不知道老夫人看到了什么,这时,一阵马蹄声。

丫鬟婆子回首望去,看到四爷骑着马过来,披着同色的鹤敞,腰间挂着墨色的玉,温和儒雅,后面跟着侍卫。

“四爷。”丫鬟婆子忙行礼。

纪尧把玩着玉板指,扫了她们一眼,温和的点了点头,翻身下马,掀了掀袍子,动作随意,高大的身影上了马车。

丫鬟婆子抬头,只看到四爷的背影。

其他人也看到了,并没有过来。

马车上。

纪老夫人听到了声音,回头一下看到自己的儿子,她没有再看外面,放下马车的车帘,坐直身体。

“怎么了?”纪尧边把玩玉板指,顺着娘的目光往外看了眼,坐在对面。

“没什么,吴老夫人身边的人来找怀郡王老太妃还有靖康侯府老太君,不知道是不是发什么了事。”纪老夫人也没有隐瞒。

“发生了什么事?”纪尧挑眉,想到小姑娘,小姑娘应该不会有事。

“我怎么知道,刚派了张嬷嬷过去问问。”纪老夫人摇头。

纪尧没有再问,手慢慢转动玉板指:“娘让人找我有什么事。”

“之前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才出现。”纪老夫人又仔细看了看老四,没有看到想要看到的,说不上失望还是松口气,提起别的。

“陪太子殿下对弈,办了一点事。”纪尧淡淡的。

“太子殿下也来了?”纪老夫人仔细看了看老四,知道老四说的是真的,事关太子殿下,她没有多问。

这不是她一个后宅的妇人该过问的,要是紧要,老四不会不告诉她。

“嗯,太子殿下心情不好,出宫散散心,听说吴府吴老夫人寿辰便过来看看,顺便见见景非翎,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见过太子殿下又去了别处。”纪尧简单和自己母亲说了下。

“太子殿下回宫了?”纪老夫人是知道一些事的,多半又是皇上夸了哪位皇子了,皇家的事不好说。

府里因为老四,只能站在太子殿下这边,不免担心。

“太子殿下不懂的,你帮着点。”

纪尧转动玉板指道,轻应了声。

“今日在吴老夫人那里又见到菁华郡主。”纪老夫看着老四的样子,想了想决定问问老四到底怎么想的,这些日子她没有问,心中一直放不下。

先前没有合适的机会,不想专门找老四问,今日她怕再不问,还是放不下,要是老四真有别的想法,她也好早做打算,万一就是她想多了呢。

吴老太婆可是想给菁华郡主挑一门好亲事。

要是迟了。

纪尧没有开口,等着母亲往下说。

母亲应该有话要问他。

纪老夫人眼见老四还是那个样子,心里叹了口气,老四已经让她看不出情绪了:“之前我对菁华郡主印象不好也不坏,流言不可信,但无风不起浪,你上次说菁华郡主不错,让我对菁华郡主印象不好起来,今日菁华郡主倒是让我有点另眼相看。”

“哦?菁华郡主怎么叫娘另眼相看?”纪尧扬了扬唇。

他有些好奇。

小姑娘做了什么。

想到小姑娘一本正经听他讲棋道的样子,他不由轻笑。

“笑什么?”纪老夫人看他一眼。

“没有,娘继续说。”纪尧道。

“没想到菁华郡主会有那样的绣功,还以为。”后面的纪老夫人没有说,意思很明白,她盯着老四,都说知儿莫若母,老四看起来是真的对菁华郡主有想法,别以为她刚才没看出来,老四为什么笑,一边想她一边:“很是让人意外,不止亲自做了条扶额,说话,举止,都算端庄有礼,看得出不是没有规矩的,听说安郡主从宫里求了两个嬷嬷,不知道是不是跟着学过,和吴老夫人极为亲近。”

纪老夫人叹出声。

“是吗,绣得很好?有多好?”纪尧很好奇,想要看一看小姑娘绣得到底有多好。

“针线密实,一看就是下过苦功的,接人待物都没有什么可挑剔,看不出是由侧妃教养大的,言行得体。”以前那些反对的理由似乎都不能用了,唯一就是辈份,年纪,两人相差很大,纪老夫人想到这,注视着儿子,没有夸大也没有往不好里说。

事实求是。

“娘不觉得菁华郡主不好了?”纪尧笑起来。

“你这个不孝子,你倒是知道娘不喜欢,那为什么?”纪老夫人一听很不高兴,已经确定了老四心思。

心里还是不舒服,只是没有办法。

“娘,我就是说了句菁华郡主不错,娘想什么呢。”纪尧开着玩着。

“哼,现在呢。”纪老夫人才不吃他这一套。

“现在娘要是喜欢,那我也就勉为其难。”纪尧笑着。

“还勉为其难,不是我说你,你还真有其他心思?”纪老夫人仍不敢相信,紧紧盯着老四。

“小姑娘挺可爱,反正要娶妻,小姑娘小是小,也及笄了,可以嫁人了,看小姑娘老是被欺负,不如我来护着。”纪尧说。

“强词夺理,就因为这?人家小姑娘可是比你小,辈份更是不一样,也不知道你想什么,明明你不是这样想一出是一出的。”纪老夫人哼了哼。

“娘同意了?”纪尧问。

“不。”纪老夫人又哼一声。

纪尧没有再问,娘显然心思松动了。

慢慢来,他不急,菁华郡主还小。

纪老夫人见张嬷嬷还没有回来,掀起车帘往外看了看。

纪尧也看过去,一眼看到张嬷嬷从对面马车下来,朝着这边走来。

“回来了。”纪老夫人也看到。

下一刻。

“老夫人,四爷。”张嬷嬷声音在外面响起。

“上来吧。”吴老夫人看出去。

纪尧没开口。

张嬷嬷应了一个是字,上了马车,又行过礼。

纪老夫人问起来。

纪尧手转动着。

“问到没有?”纪老夫人问。

“问到了,老夫人。”张嬷嬷抬起头来。

“什么事?”纪老夫人又问。

纪尧也听着。

“回老夫人的话,吴府四姑娘还有菁华郡主的庶妹算计另几个庶妹,还拉上了靖康侯府二房的叶姑娘,还有怀郡王府的世子,幸好菁华郡主及时赶到,没有出什么事,吴老夫人派人和老太君老太妃说一声。”

张嬷嬷回道。

“哦?有这样的事?”纪老夫人很惊讶,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

“是,老夫人。”张嬷嬷说:“不久之前,寿宴开始前,还有寿宴开始的时候。”

“最后如何了,现在情况?”纪老夫人目光落在老四脸上,看出老四也在听,还不是菁华郡主,只是菁华郡主有关的人事。

“查清楚了?”她继续问。

“还没有,老夫人,有两个丫鬟没有找到,不过有吴府的三姑娘亲眼看到听到。”纪老夫人:“那就好。”

“吴老夫人可能是担心,怕怀郡王府老太妃还有靖康侯府老太君从别处听到,有所误会,才让人出来传话,”张嬷嬷道。

纪尧有些担心小姑娘:“菁华郡主怎么样了。”

“老夫人,四爷,菁华郡主应该没事,老奴没有听说,并不知道。”张嬷嬷不知道四爷为什么问。

老夫人也没有给她提示。

只能照实说。

“你也累了,下去吧,不用再过来,回后面休息去。”纪老夫人等她说完,挥手。

纪尧不开口。

“是。”张嬷嬷不知道老夫人四爷要说什么,小心看下四爷和老夫人,退出马车。

“既然不关我们府上的事,我准备回府了,老四你是一起回府还是?”纪老夫人在张嬷嬷退出马车……

“娘你回府吧,我就先不回去,还有一点事。”纪尧是有一点事要处理,但并不急,先前不知道小姑娘有事,如今有点放心不下,还是留下看看再说。

“你啊。”纪老夫人想不答应:“我现在是不成全不行?”

“娘不是觉得菁华郡主不错吗?”纪尧笑起来。

纪老夫人不知道怎么开口。

“娘就不要多想了。”

“你啊你。”

纪尧没有在马车上多要,下了马车,上了马,马车下一刻行驶起来,他坐在马上。

“四爷现在?”等到人走得差不多,只余下纪尧的亲兵,一个亲兵首领道。

“去那边。”纪尧感觉到四周的目光,指了一个方向,换成了马车。

侍卫忙:“是。”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吴三老爷站在门口,送完人后,回到前院,看到安郡王,还在家里的小子几个没有多少关系的侄子。

安郡王萧成喝了不少的酒,酒意上涌,满是络腮胡的脸上有些潮红。

萧平几人站在一边。

另一边是吴礼几兄弟:“姑父。”

“差不多了。”安郡王皱了皱眉,刚要说什么,看到过来的吴大老爷还有吴二老爷吴三老爷,他站起来

“妹夫。”吴二老爷开口。

安郡王应了应。

“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王爷,大公子——”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后面过来,很快有人进来。

跪在地上。

“什么?”吴大老爷看着来人,吴二老爷没说话,吴三老爷心中顿了下,不知是何事。

“老夫人有请,说是有事。”来人回道。

“娘又有什么事?”吴大老爷吴二老爷看着对方,看向来人,所有人也是。

“老夫人请老爷你们过去。”来人抬头。

“好。”

吴大老爷等虽不知道老娘什么事,还是决定去看下。

后院。

宁氏三妯娌忙完,知道娘要见她们,赶了过去,她们早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吩咐下面的先盯着。

吴氏准备带萧柔柔去给宁疏影道歉。

“娘带你去见老太婆,然后给宁疏影道歉。”

“娘,不道歉不行吗?”

萧柔柔依然不想去,她之所以想报复萧菁菁就是因为萧菁菁不仅派人训斥她,还罚她抄书,抄书就算了,还要她道歉,她才想报复回去。

“必须去,乖,听话,走,娘带你去,有娘陪着,怕什么。”吴氏不再耽搁时辰,现在应该正好。

萧柔柔咬了咬唇,半晌点头。

吴氏带着萧柔柔往外走。

一出到外面。

就听人说老太婆要见她们母女。

老太婆查到还是道歉的事?吴氏有点担心,萧柔柔也有点害怕。

“娘。”她拉着吴氏。

“走。”吴氏重重的。

周嬷嬷找了很久,才找到三姑娘。

吴莲不知道周嬷嬷来是为了什么,脸白着。

“三姑娘,你跟老奴走吧,老夫人要接你到身边教养。”

------题外话------

之前章节写错了,改过来了,文里也有标点错了,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