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太后的打算/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御花园,男女分开。

“菁姐儿跟着你外祖母。”

安郡王萧成赶过来,看了一眼岳母坐的的轿子,还是不放心,对着眼前的菁姐儿道,没有入宫门的时候,吴府的马车之所以一直没有赶上来,是被卡在后面,还是他骑马过去才接了过来。

“父王放心吧,女儿知道。”

萧菁菁隔着轿帘。

“好,父王相信你,那父王就去见陛下了,有什么事等父王来再说——”萧成点头,他还有话要禀给陛下,吩咐抬轿的人,和吴氏又交待了一番。

“你看着点,要是有什么让人报给本王。”

“妾身知道,王爷也太担心了,你说的妾身都记住了,相信郡主那里也记在心里。”吴氏回答善解人意。

她最担心的就是传言是真,太后皇上看中萧菁菁那臭丫头,让那臭丫头成了王妃。

或那臭丫头得了太后还有皇上的青眼,还不翻了天去,索性王爷不准备答应太后和皇上的赐婚。

心头放松,什么都觉得好。

其实她是知道王爷这一脉并不是真的宗室,是太祖时候晋阳长公主的后人,归了宗,太祖宠爱晋阳长公主,赐了萧姓,封了亲王,才有了安郡王这一脉。

这些太后皇上京城各家都是心中有数的,若是太后看中了萧菁菁,要萧菁菁嫁给太子殿下秦王,同宗同姓不婚,只要王爷认祖归宗就可以。

虽然当年晋阳长公主驸马一族在太祖时就回了乡,多年没有消息,还有没有人都不知道。

不过她也知道这样的可能性很小,几乎是不可能的,王爷这一脉早就入了宗谱。

可太子殿下秦王不行,还有两位异姓王,楚王和韩王世子正值婚配,还没有王妃和世子妃。

据说皇上太后不止要为太子秦王几位适龄的皇子挑选王妃皇子妃还有侧妃,还要为楚王和韩王世子宗室勋贵赐婚。

也要为几位公主挑选驸马。

要是萧菁菁那臭丫头被选中,她岂不懊恼,她的柔姐儿该怎么办,永远矮萧菁菁这臭丫头一头?

除了楚王韩王世子,不可能嫁给太子殿下秦王,哪里还有更好的人选,她的柔姐儿难道随便找个人嫁。

在她的眼中,最尊贵的当然是太子圣上,然后是秦王几位皇子,纪家四爷也尊贵,只是辈份不同,然后就是楚王韩王世子。

吴礼那小子哪里比得上。

“若是有事,妾身会马上派人告之王爷。”

“好。”

萧成看了看吴氏,没有再说什么,放下轿帘,往陛下那里去。

见王爷已经走了,吴氏望了望后面,看向前面的萧菁菁。

扬了扬唇。

“郡主,吴侧妃——”

紫嫣看到吴侧妃笑看过来,忙看向郡主。

“嗯。”

萧菁菁神色平淡。

紫嫣看着郡主的表情,松了口气,只要郡主不在意就好,不管吴氏是什么意思,都不用怕,吴氏还敢对郡主做什么不成。

王爷要是知道——

萧菁菁收回目光,没有再看,紫嫣和秋雨一见,放下轿帘。

吴氏见罢,眼中闪过一抹光。

“侧妃娘娘。”

墨书看在眼里,恭敬小心开口。

“走吧。”

吴氏看着她,对着外面,放下轿帘。

“是。”墨书低下头,不敢多说什么。

不久之后,慈宁宫到了,轿子停了下来,紫嫣和秋雨掀开轿帘出去看了下,回过身来:“到了郡主。”

“嗯。”萧菁菁应了一声。

“请菁华郡主下轿,请老夫人下轿。”就在这时,宫人和太监响起。

紫嫣和秋雨望着郡主,萧菁菁轻点了头。

紫嫣和秋雨忙扶住郡主,下了轿。

萧菁菁抬头,一眼看到慈宁宫三个字,紫嫣和秋雨也抬头看着:“郡主。”萧菁菁没有动,看向面前的宫女还有太监,微点头。

“菁华郡主请。”宫女和太监恭敬道。

萧菁菁点了头,回身,看向身后。

宫女太监没有再说什么,走到后面,紫嫣和秋雨陪着郡主,知道郡主是在等老夫人。

不一会,吴氏也在墨书的服侍下下了轿,笑着和宫女太监说了什么,看了眼四周,看向萧菁菁,最后看向下轿的吴老太婆。

宫人和太监朝着吴老夫人走去,吴老夫扶着吴雯吴雲吴莲的手下了轿。

对身前的宫女太监点了一下头,看了一眼前面,转向身后,在她的身后,宁氏扶着丫鬟的手下了轿。

张氏也扶着婆子的手下了轿,嘴角含着笑意。

往菁姐儿走去,会合在一起。

“表姐。”吴雲一边扶着祖母的手,一边高兴的开口,吴莲有些腼腆,红着脸:“表姐。”

吴雯也开了口,端庄有礼。

“菁姐儿。”吴老夫人道,宁氏和张氏一起开口。

“外祖母,大舅母二舅母,雲表妹,雯表妹,莲表妹。”萧菁菁带着紫嫣还有秋雨道,注视着外祖母大舅母二舅母,几个表妹。

吴氏带着人没有上去凑热闹,眼中闪过什么,吴霏没来,看来和柔姐儿一样。

宫人和太监看在眼中。

吴氏过了一会睥了宫人太监一眼,见差不多了,上前:“母亲,两位嫂子,雯姐儿,太后娘娘还等着呢。”笑着。

吴莲有些怕吴氏,缩了缩,吴老夫人看在眼中,没有理会吴氏,宁氏和张氏等也没有理吴氏,吴氏也不在意。

吴老夫人看向一边的宫人和太监。

“让你们等久了。”

“没有,老夫人要是可以了,请到里面。”宫人和太监看着吴老夫人等人,恭敬的开口。

吴老夫人点头,带着一行人往里面去。

宫人和太监随侍在旁。

慈宁宫中。

各府差不多该到的都到了,太后坐在上面,面色和蔼,精神气色很好,穿着太后的朝服,看了眼下面,侧过头来问身边的清秀的宫女:“吴府的老夫人和菁华郡主还没来?”

“还没有,太后娘娘。”宫人小声的:“应该快到了。”

“去看看。”太后皱了皱眉。

宫人不敢说什么:“是。”退了下去。

太后看着,收回目光,看着下面几个小姑娘,她已经看了一会了,这几个小姑娘看着不错,不知道配不配得上楚王还有韩王世子。

还是再看看。

顾瑶纪馨还有叶蓁以及另几家的嫡女感觉到太后娘娘的目光,抬起头。

各家也注意着太后娘娘的表情。

太后娘娘好像不是很满意,这,想到打听到的消息,各家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希望太后能选中自己府上的。

也有些并不想,只希望女儿孙女嫁个差不多的。

“你们这个小姑娘过来。”太后片刻后伸出手,拍了拍,要她们过去。

太后话一落。

各家都看向太后还有自家的姑娘。

“太后娘娘。”顾瑶纪馨叶蓁几人得到自家祖母示意,依次小心上前,走到太后娘娘身前,跪下。

“太后娘娘。”她们抬起头。

“几个小姑娘都不错。”

太后仔细看了看。

纪馨几人都低下头,有些不知道太后娘娘在看什么,也没有得到家中大人的嘱咐,什么也不知道,有些却知道,只是太后没提,知道太后喜欢什么样的,她们低着头,不动。

顾瑶心里也隐隐猜到什么,她听父亲提过。

她忍不住紧张起来,手握紧,父亲说她要是想嫁给秦王,就要让皇上太后选中她。

她抬起头,让自己不要紧张。

“太后娘娘。”她端庄的道。

“好。”太后眼中一亮,拍了拍顾瑶的手,这个小姑娘不错,有些意思,叶蓁一点也不紧张的。

太后看向叶蓁,发现叶家这个小姑娘一点不紧张,她笑了笑。

楚王要的是当家的王妃,这几个小姑娘,顾家这个和靖康侯府叶家这个都配得上。

顾家这个小姑娘她记得好像听人说过是个才女。

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被誉为第一才女,和菁华郡主并为京城双姝,无不赞一个好字,各府都想娶回家当媳妇,和菁华郡主不同。

长得更是清丽无双,气质纯净,才貌双全的她一向最喜欢。

而且她发现这些小姑娘都以她为首,倒是个出众的。

记得听谁说过和菁华郡主关系很好,只是不知道有多好。

靖康侯府叶家这个嫡女以前记得是个不怎么让人喜欢的性子,没想到变了个人一样,靖康侯府和怀郡王府两家好像有意结亲。

要是真的。

就算了,怀郡王府景非翎那小子,也该成亲了,要是假的,倒是可以定给楚王,她这当太后的也不横插一脚了。

其他的人看在眼中,知道错失了机会。

纪馨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瑶姐姐抬头,她也抬头:“太后娘娘。”

“纪家的小姑娘。”太后看着纪馨,纪家大房的嫡女性子太天真,给太子作个伴倒是不错,太子性子太随意。

纪馨很紧张,面对太后,不知道说什么。

太后一笑也不在意,拍了拍小姑娘的手,这些小姑娘。

纪馨很激动。

太后没有再看她。

“太后娘娘。”又有两个长相出众的少女抬起头。

“好。”太后又笑。

眼前两个是昌平伯府嫡长女还有忠勇伯府的嫡女,身份倒是不错,长得也好,看来也是机灵的。

太后满意点头。

皇上的意思是在今日挑些合适的,到时,选出来,太子秦王几个适龄的皇子,楚王韩王世子,宗室几个小子,赐婚,几个公主也大了,也要选驸马了,干脆一并办了,就在花朝节这天召了各家入宫,本来花朝节就要举行宴会,刚好,由她和宜妃挑选,最后再交给皇帝决定。

赐婚的对象多,也要多挑几个好的小姑娘。

秦王的王妃人选,她不准备插手,有宜妃这当母妃婆婆的,就让宜妃自己选吧。

驸马皇帝会负责,会单独考校,以便挑选。

本朝的驸马可以为官,不能为官,一听到选驸马,一个个都不乐意,驸马的身份只会带来好处。

适龄的几个公主都还好。

“太后娘娘。”又有三个少女开口。

一个是太子的表妹,已逝皇后娘家的侄女,宁国公府大房的嫡幼女,长得和皇后有几分像,性子却不同。

皇后是爽朗的性情,这个小姑娘,一看就是个多愁善感的性子,罢了,太子的亲表妹,就让太子自己决定吧,另一个是王尚书的嫡长孙女,眉目清丽。

还有一个是镇国侯府三房的嫡长女,圆脸,是个好生养有福气的。

可以赐给太子,太子身子弱,送到有福气的,太子身体也许会好些。

太子的娶了太子妃,至今没有一儿半女,这是她最担心的,皇帝也担心,担心太子肩负不起江山。

所以才会宠着秦王,弄得太子越发随性,父子俩关系也僵起来。

前朝事宫都起了乱象。

秦王好是好,比太子身体好,可不是太子。

太子什么都好,偏身体不争气,有时候她也不知道怎么说,何况皇帝,为了太子还有前朝和江山,还是赐个有福气的给太子。

看能不能带来好消息。

要是能,倒是好事,太后想完,她娘家本来也想送人入宫,她知道她大哥在想什么,怕她这个太后去了没有依靠。

以前想送人入宫,被她拦了,这次又有些蠢蠢欲动,只是并没有适龄的嫡女,不然早就送进宫了。

竟问她要不要送个庶出的进来,她哪会答应。

一个庶女,就是记在嫡母名下,身份也不够,送到宫里来,又能做什么。

“个个都是好孩子,很好,很好。

没有再多想,太后看着所有的小姑娘。

”太后娘娘。“

”本来就是。“

太后看这些小姑娘都不好意思起来,笑了笑,她记得吴府也有两个适龄的嫡女。

长房的嫡长女是个端庄的,二房的嫡女也是不错的。

不知道怎么样了,要是真是个好的,倒是可以列入名单,这也是她想见吴老夫人的原因,至于菁华郡主,皇上想让她看看之后,再告诉他。

”太后娘娘。“

这时,两个少女端着茶水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宫人,一个娇艳多姿,玖色的襦裙,笑容明媚,气质大方,一个贞静文秀,月白的褙子,浅绿色的襦裙,带着宫人从后面走了过来。

看了看旁边的纪馨,还有各府的老夫人夫人,点头后,走到太后面前,看向太后,捧起手上的茶水。

各府的老夫人夫人看着这两个少女,认出了对方是谁。

纪馨等也看到,惊讶道:”嘉和郡主。“她们接着看向文秀贞静的少女,成郡王府的静安县主:”静安县主。“

嘉和郡主表安郡主怎么?

笑容明媚的嘉和郡主没有看任何人,捧上手上的茶:”太后娘娘,茶泡好了,你看看,是不是这个味,这是我和静安一起泡的,要是太后娘娘喜欢,我们每天来给太后娘娘泡,要是太后娘娘不喜欢,不对,太后娘娘肯定会喜欢。“

玖红色襦裙笑容明媚的嘉和郡主笑着说。

文秀贞静的少女没有说话。

只是望着太后。

太后看了看两个丫头,这两个丫头都不错,一个明媚大方,一个贞静温柔:”好,哀家试试,要是好,哀家有赏,要是不行,哀家可是会打你们这两个小丫头的!“

说着示意身边的宫人。

看着她们。

宫人得了太后的示意,欲言又止看了太后一眼,见太后不在意,只得看向嘉和郡主还有静安县主走了下去。

准备取过嘉和郡主手上的茶杯。

”小心点,别洒了。“嘉和郡主睥了宫人一眼,而后对着太后:”太后娘娘,还是让嘉和给你奉茶吧。“

宫人站在原地,回头看向太后。

”好吧,你这小丫头。“太后并不生气,笑眯眯的。

各家的人都看着,这个嘉和郡主很受宠的,又看向静安县主,纪馨等也是。

静安县主还是静静的。

”静安,快来,我们一起给太后娘娘奉茶。“直到嘉和郡主开口,静安县主在众人的目光中点头。

嘉和郡主等着。

静安县主上前,两人一起向太后奉茶。

”太后娘娘请喝茶。“

”好。“

太后目光在这两个丫头身上扫了扫,高兴道,接过她们奉上的茶杯,端起来,晃了晃,看了看,闻了闻。

轻轻放在嘴边,在众人还有嘉和静安的目光下。

闻起来不错,带着茶的清香,应该可以,抿了一口。

”不错。“

下一刻,太后又喝了起来,不是骗这两个丫头,是真的不错,没想到这两个丫头还有这样的本事。

没有骗她,她还以为这两个丫头不过是说的。

喝了几口,她放开,盯着两个小丫头:”两个丫头泡得很好,哀家很喜欢,两个小丫头喝过没有,再来一杯。“

”好。“嘉和郡主笑着忙取过一边的茶壶倒好,奉给太后。

各家有点不信真的这么好喝。

纪馨等也是。

顾瑶注视着,眼中闪过什么。

”太后娘娘,吴老夫人还有菁华郡主,吴侧妃,几位吴府夫人还有姑娘到了。“忽然一个宫人从外面进来,跪在地上。

所有人一静,看着这人,嘉和郡主也盯着来人,眼中一闪,菁华郡主?她和这个菁华郡主并不熟,只听过一些流言,吴老夫人是纪太傅的娘吗?想到纪太傅,她心跳漏了一伯。

明媚的脸上多了什么。

要不是纪太傅,她不会这么快适应宫里的生活,宫里的日子是枯燥的,要是没有事情,很难过。

她出自异姓王府,大哥是世子,父王宠她,她来到京城,住在太后宫中,她试着找过纪太傅。

没有碰到。

静安县主没什么表情,还是文秀贞静,顾瑶注视来人,纪馨心中哼了声,拉了下瑶姐姐。

萧菁菁来了,还以为不来呢。

这么久都没有来。

顾瑶没有说话。

”来了?“

太后接过嘉和手上的茶杯,把玩着,盯着来人。

”是,太后娘娘。“宫人道,抬头:”吴老夫人和菁华郡主来了,在外面等着太后召见。“

”让她们进来。“

太后开了口。

”是太后娘娘。“宫人连忙道。

”哀家记得吴老夫人往日来得都很早。“太后又道,各家面面相窥不知道太后娘娘是什么意思,不敢多话。

”吴老夫人平时都来得不算晚。“

纪馨想说什么被顾瑶拉住,叶蓁嘴角微扬,看到纪馨和顾瑶的动作,心中有了计较。

”纪姑娘想说什么?“

所有人闻言看过来,太后回头,嘉和郡主静安县主也看着叶蓁顾瑶纪馨。

”我不想说什么。“纪馨有些心虚。

顾瑶拉着纪馨的手一松。

纪馨感觉到。

瑶姐姐?

太后眉头微微皱了皱。

外面,脚步声响起,太后看过去,其他人也看过去,一个宫人走进来:”太后娘娘,吴老夫人菁华郡主到了。“很快吴老夫人还有菁华郡主等走了进来。

”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万福!“吴老夫人带头行礼。

萧菁菁跟在外祖母身边。

吴氏抬了抬头,跟着老太婆,宁氏张氏吴雲吴雯站在另一边,也跟着行礼。

各家表情不同。

顾瑶看着萧菁菁,纪馨冷哼一声,其他的人表情各异,嘉和郡主陪在太后身边,静安县主目光贞静。

”吴老夫人菁华郡主,起来吧,不必多礼。“

太后注视了吴老夫人还有萧菁菁一会,吴老夫人没有什么,菁华郡主和以前有些不一样,没有多看,今日有的是时间,到时再慢慢看,叫了起。

”菁丫头更好看了。“

萧菁菁微低下头。

在场的人都不由注视菁华郡主的脸,纪老夫人叹了口气,太后又看向宁氏还有张氏:”两位夫人也起来吧。“

”谢太后娘娘。“

吴老夫人先起来,没有让人扶,萧菁菁也站起身,听到太后的话,她看向宁氏和张氏。

”谢太后娘娘。“宁氏和张氏站起了身,只微抬了一下头。

”两位夫人不必多礼,吴侧妃也起来吧。“太后说了一句,目光掠过吴氏。

”谢太后恩典礼!“

吴氏只是安郡王府的侧妃,也是因为安郡王府没有正妃才轮到她进宫。

太后一向不把吴氏放在心上。

没有多看吴氏,她的目光主要是落在吴雲吴雯身上。

嗯,一个端庄秀雅,大方有礼,一个娇俏可人,各有特色,和记忆中一样,吴府这两个小姑娘都不错,看得出不是蠢的。

”这就是贵府的姑娘吧。“

”是太后娘娘。“

吴老夫人等人站在纪馨等人近处,扫过纪馨等人还有嘉和郡主静安县主,心中多了想法,对着太后。

”两个孩子很少进宫,请太后娘娘不要责怪。“

吴雲吴雯刚才就感觉到了太后的目光,还有旁边各色的目光,抬头看过去,对上了太后娘娘目光,心中一顿。

”雯姐儿雲姐儿不得无礼。“吴老夫人一下发现,喝道。

吴雲吴雯再不敢做什么。

吴老夫人这才没有再说。

太后都收在眼里:”过来,让哀家仔细看看,好些天没有看以你们这两个小姑娘,你们是好孩子。“

”太后娘娘。“吴雯吴雲不敢不过去。

吴老夫人眉头微皱了下,看向菁姐儿,萧菁菁没有表示出不悦,这让吴老夫人觉得自己外孙女沉得住气了。

她对着吴雲吴雯两个丫头点了一下头。

看两个丫头过去,心头松了口气,纪馨拉着瑶姐姐,觉得吴雯和吴雲就是来和她们作对的,顾瑶没有想太多,看出太后对吴雲吴雯满意。

其他人不是很高兴盯着吴雯两人。

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看着太后和吴雯两人。

各府心着急也没办法。

吴府这两个丫头不是菁华郡主。

*

在太后拉着吴雯和吴雲说话的时候,前朝。

安郡王萧成正向当今皇上禀报着什么。

菁姐儿问他为什么会那么晚才回府,他告诉菁姐儿路上耽搁了,确实是耽搁了,但不是对菁姐儿说的遇到山贼。

京城周边哪里会有山贼,西山的山贼有也被几个大营剿灭了,又不是乱时,也就骗骗菁姐儿这样没有出过门,知道得不多的女儿家,换成任何一个知道情况的就不会相信。

他会耽搁是因为。

让他发现营里一位副将和太子殿下有书信往来,太子殿下似乎想要安插人到大营里,他收剿到了一封书信,是太子殿下写的,他不知道是有人陷害太子殿下还是真的是太子。

事关太子各位皇子,他不敢乱说。

只能禀给圣上,圣上自会拿主意,太子殿下皇就是一个旋涡,谁靠近谁就被扯进去,他不敢拿安郡王府冒险,每一朝的夺嫡都是血雨腥风,他不准备太早站队。

只要忠于圣上,圣上还键壮,暂时不必担心。

”陛下,臣不敢乱猜,到底是怎么回事,臣怕有变数,让人把人关了起来,不许人接近,信臣带了回来,信在臣这里。“

萧成说着,取出一封信,奉上。

当今圣上坐在御座上,听完萧成的话:”哦,拿上来,朕看看。“殿内的人都退了下去,只有总管太监守在门口。

”圣上,臣不敢耽搁,又怕被发现,所说的话句句属实,圣下可以派人问臣的侍卫还有身边知情的人。“

萧成说到最后,奉上信,把信给了圣上。

当今圣上取下信,展开看了眼。

萧成退下,抬起头。

”朕没有不信。“

圣上看了萧成一眼,淡淡开口,继续看着手上的信。

萧成不敢再说话。

整个大殿内很静,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成再抬头,一眼看到圣上铁青的脸色。

”这个孽障!想做什么,想收买将领,造反吗?“砰一声响,当今圣上发怒了,龙颜大怒,燃着龙涎香的香炉被踢到地上,滚了一地。

御案上的奏折都被掀到地上,散落了一地,那封信被圣上紧拽着,萧成动也不敢动,啪一声跪在地上。

”这个孽障,果然是想想造反了,要不是发现了,是不是有一天要把朕赶下龙座?“当今圣上越想越气。

萧成知道圣上不满太子殿下,可能会怀疑太子殿下,但没想到圣上对太子殿下已起了这么大的疑心。

连造反都说了出来。

这?

太子殿下的处境很不妙,大家虽知道圣上宠爱秦王,不满太子身体,也以为太子殿下地位还是稳的,只要太子有了儿子,现在看来。

圣上很可能想废了太子殿下。

不知道太子殿下是不是知道自己处境,所以才?圣上是想立秦王为太子吗,或者秦王知道了,所以才出此下策,陷害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按理来说,不该做这样事,太子殿下已经是太子,只要没有做错事,圣上也不能轻易废太子。

太子这个位置,是多做多错,最好少做。

”来人,给朕把那个孽障给朕带来,朕要好好问问,是不是想造反——“

当今圣上气到极点,把手上的信丢掉后,就要叫人。

圣上虽还键壮,但一日日老去,帝王总是怕失去手上的权利,尤其是开始步入老年的帝王,太子殿下正值少年,圣上会忌讳怀疑其实实属正常。

只要不打压太过。

太子殿下忍忍就过去了,太子殿下是嫡子,是最明正言顺的继承人。

”圣上。“

萧成纵使不打算站队,但这个时候,他不敢不劝,也不能不劝,不然事后,圣上若是后悔,到时候他这个在场的人——

若是让太子殿下知道,太子殿下要是没事。

”圣上,也许不是太子殿下,也许是有人陷害太子殿下。“他上前一步,跪在地上,拦住圣上,望着圣上。

”你说什么?“

当今圣上看着安郡王萧成,阴沉着脸。

”圣上,臣觉得应该不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没有必要这样做,圣上也许怪错了太子殿下,圣上。“

萧成又道。

”不是太子是谁,你想说什么,安郡王,这信是你交给朕的,人也是你发现的,现在你说不是太子。“

当今圣上不是一句话就会相信的。

反而疑心的盯着萧成。

萧成知道一个不好,圣上可能会降他的罪:”圣上,臣以为该查清楚,再定罪,若真是太子殿下,圣上也好处理,要是不是太子殿下,岂不是?“

”你觉得不是太子殿下是谁?“当今圣上不是傻子,能掌控这万里江山,心机可谓深沉,心中的打算没有人知道。

刚才还龙颜大怒,现在就能冷静下来。

萧成心里更紧张:”臣不知道,臣不敢妄加猜测,一切等圣上查清,就知道。“一个不好,就是万劫不复。

所以他才不敢站队,只要涉及太子秦王。

”你说得对。“

当今圣上好一会没有说话,就那样盯着萧成,盯得萧成发紧。

听到圣上的话,他整个人趴在地上:”圣上圣明。“

”现在就圣明了?要是朕不答应,你是不是要说朕糊涂。“当今圣上冷笑。

”臣不敢。“萧成头抵在地面上。

”哼!“

别以为他不知道当今圣上,知道这些臣子的心思。

”圣上只是气极,就算臣不说,圣上也会查清的。“

”哼。“

萧成心头松口气,由此看出圣上对太子殿下的忌讳还没到之前想的那么重,还有可能扭转。

”让宜妃过来。“

当今圣上坐回御书座,扫了萧成眼,对着门口的总管公公。

”是,陛下。“

总管公公多看了安郡王一眼,安郡王不知道发现了什么,惹得圣上大怒,差点派人去找太子殿下。

也是安郡王说了什么,圣下没有派人找太子殿理。他退了下去。

”坐吧。“当今圣上收回目光,指了萧成,让人搬了凳子进来。

”谢圣上。“萧成行了一礼,才坐了下来。

”朕记得你有几个儿子。“当今圣上看着,带着笑,想到什么,笑着问。

”回圣上的话,臣有三个儿子。“萧成开口。

”来了吗?“当今圣上有些好奇,他虽然关心臣子,知道有几个儿子,是庶出嫡出但再多的就没时间关心,事情太多,有时记住了过一段又忘了。

”回圣上,没有。“萧成回答。

”哦,想好定下哪个为世子了吗?“当今圣上又问。

”臣还没有定。“萧成还没有定下来。

”定了告诉朕,菁丫头现在还吵着要嫁给纪宁吗?“当今圣上问。

”没有了。“

”哦,想通了?真的还是假的?不闹着嫁人了?“圣上笑了起来,萧成没有说话,半晌,总管公公回来了:”圣上,宜妃娘娘来了。“

”好让她进来吧。“当今圣上看向门口,开口,吩咐。

”是。“总管公公退下去。

”既然宜妃娘娘来了,臣就告退了。“萧成也抬头望向圣上事不宜迟,她不知道圣上要做什么。

”去吧。“圣上没有阻止。

萧成退了下去,退到门口,遇到进来的总管公公还有宜妃娘娘:”宜妃娘娘。“

”是你。“宜妃娘娘扶着边人的手,一边看着萧成。

”是,宜妃娘娘,臣退下了。“萧成头也没有抬起来。

宜妃也不在意,宜妃性情豁达,五官明丽,妍色,一身杏黄宫装,跟着总管公公走进里面。

”圣上。“

”来了?“

当今圣上看着宜妃:”过朕这里来。“

”是。“宜妃爽朗点头,走过去。

”之前在做什么?“

”臣妾看了一下名单。“

”有人选了没有?“当今圣上拉住她的手,看着她。

”还没有,儿子大了,还是要他喜欢。“宜妃说,头疼的摇头,她那儿子就怕她找的他不喜欢,正妻虽然只要家世够,但。

”什么喜不喜欢,哪里能由着他,朕看顾家那个姑娘就不错,还有纪家那个都不错。“当今圣上道。

”顾家那个姑娘,就是有第一才女之称的?“宜妃记得顾家那个姑娘,她听儿子提起过。

”对,怎么样?“当今圣上,眼底深处带着审视。

”臣妾也不知道,圣上看着办法。“

”走吧,去看看。“当今圣上又看了她一眼,站起身,摇了摇头,拉着宜妃往外走去。

”圣上?“

”去御花园,把几位公主叫来,还有秦王太子叫来,人应该都到了吧,母后那琏不知道如何了,派人去通知母后一声。“

*

太后仔细观察了下吴家两个小姑娘,问了一些问题,手拍着她们的手,基本算满意,可以列入名单面。

这些小姑娘每个都不错。

”太后娘娘只喜欢两位吴妹妹,不喜欢我们了。“嘉和郡主看在眼中,笑着开口,挽住静安县主的手:”你说是不是?“

静安县主没有说话。

所有人又看着这位嘉和郡主。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什么叫哀家喜欢吴家妹妹不喜欢你,你这只小猴儿,整天想什么呢。“太后笑了,这丫头从住到宫里就会讨她欢心。

让她就算有别的心思,也不由心生喜欢。

靖安这丫头也是。

纪家那孩子不错,和静安倒是合适,嘉和这丫头——太后摇了摇头。

”吴侧妃怎么没有带柔姐儿来?“太后望向吴氏。

”柔姐儿有些不舒服。“当着所有人,吴氏笑笑。

萧菁菁表情淡淡的,吴老夫人皱了一下眉,吴雲心中嗤笑。

”菁华郡主。“

叶蓁走了过来。

”叶姑娘。“

萧菁菁看着她。

”一会一起?“

叶蓁微笑。

”好。“萧菁菁点头。

太后听到什么,看过去,正要说话。

”太后娘娘。“

宫人从外面进来。

”什么事?“

太后问。

所有人也都凝着进来的宫人,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吴雯吴雲也是,宫人跪在地上,行了一礼:”太后娘娘,皇上派人来,问你何时出去,宜妃娘娘和皇上已经到了。“

”哦?太后挑了一下眉头,不等众人再想,她站起身,扶住身边宫人的手,看了所有人一眼:“走吧,大家去御花园。”

“遵太后娘娘命。”在场的人闻言,皇上和宜妃娘娘在御花园。

太后点了点头,吩咐了宫人,带头往外面走,出了慈宁宫,一行人往御花园去。

“菁华郡主。”萧菁菁走了没几步,听到有人叫她,她侧过头看到是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

这些日子,嘉和郡主都在宫里,并不知道宫外的事,她一向不喜欢菁华郡主,但想到大哥,她还是叫了。

她听说太后和皇上今日会为大哥选世子妃。

没有多久,到了御花园。

御花园里的花都渐次开放了,摆满了一盆盆各色的花木。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