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他的小姑娘/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花生日是良辰,未到花朝一半春,万紫千红披锦绣,尚芳点缀贺花神。”

太后念完笑着:“果真是好诗,未到花朝一半春,万紫千红披锦绣,尚芳点缀贺花神。”抬头见众人眼巴巴看着。

宜妃也是一样。

“子恒这孩子不错。”太后转过头,对着纪老夫人,笑着道。

众人闻言,也都看着纪老夫人。

“太后娘娘谬赞了。”纪老夫人开口。

“有没有,一看就知道,你啊。”太后娘娘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她转向宜妃。

“宜妃看看吧,看了就知道。”把手上的宣纸递给宜妃。

众人看过去。

“臣妾就看了。”宜妃性子爽朗,豁然大度,堪称后宫表率,除了没有皇后的位份,其它都差不多了,她笑起来,接过来,笑着看起来。

纪老夫人并没有说什么。

宜妃笑着抬头:“臣妾记得纪太傅写得一手好字,没想到纪公子也是,百花生日是良辰,诗也好,字也好。”

“对。”太后点头。

众人更好奇,她们是知道纪家老四字写得好,诗也好,纪宁作为京城第一公主她们也听说过,宜妃是宠妃,又掌管后宫,在众人眼中几近同皇后差不了多少。

纪老夫人知道宁哥儿在诗词歌赋上很有天份,所以并不意外,老四也说过,宁哥儿天份极高,虽然比起老四还差点。

宁哥儿什么都好,就是和菁华郡主有牵扯。

想到这里,她看向菁华郡主,以为会在菁华郡主身上看到什么,谁知道并没有,菁华郡主一脸平静。

让她忍不住再次怀疑那些流言的真假,菁华郡主到底是不是喜欢宁哥儿。

“纪老夫人这是看得太多了,大家看看吧。”

宜妃看完,见太后点头,把手上的宣纸展开,大家一起看,让身边的宫人念上面的诗。

众人早就好奇。

宫人很快念出了上面的诗。

看不到的,都听起来。

吴雲没有看,她看着表姐,吴雯和吴莲也是。

萧菁菁神色平淡。

叶蓁看了一眼宣纸,笑着转回头望着菁华郡主。

“怎么?”

萧菁菁对上她的目光。

“没有。”

叶蓁摇头,从原主的记忆里得知,菁华郡主非常喜欢这位纪大公子,纪宁,京城第一公子,恒山公子。

现在怎么看怎么一点都不像呢。

叶蓁不说话,萧菁菁也知道她在想什么。

因为纪宁。

纪宁写的诗被传阅她并不意外,不然也不会被誉为第一公子,曾经她也因此更爱纪宁。

如今的她,再不是当初的她。

吴氏眼中也多了笑意,看着萧菁菁,感觉到落在身上的目光,萧菁菁脸上没有任何变化。

“菁姐儿。”吴老夫人轻轻叹气,拍了拍她的手。

萧菁菁侧过头。

吴老夫人看出菁姐儿没有受到影响,心里点了点头,从知道纪宁那小子与顾家那个丫头有关系,背着菁姐儿后,她就对顾家那丫头还有纪宁那小子没有多少好感。

只是和纪老太婆关系不错,才没有说什么,纪老太婆多半也不知道纪宁那小子还有顾家那丫头的事。

她便懒得说,而且事关菁丫头的名声。

宁氏张氏和吴老夫人差不多。

靖康侯府老太君和怀郡王老太妃倒是点头,对着纪老夫人:“写得不错,诗也好。”

纪馨不知何时又跑到顾瑶身边,拉着顾瑶,小声又得意的:“是大哥。”

顾瑶注视着眼前的宣纸。

眼中闪了闪,纪宁确实优秀,也喜欢她,对她也好,心里更是只有她一个人,可是她要的纪宁给不了。

她要的是只有秦王那样的能给她,所以。

她看向萧菁菁。

看到顾瑶,吴雲吴雯吴莲才发现表姐一句话都没有和顾瑶纪馨说,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表姐和顾瑶关系那样好,怎么突然?心中多了想法。

之前她们一直没有发现。

现在。

她们不知道表姐为什么不再和顾瑶亲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难道?

“瑶姐姐。”纪馨见瑶姐姐不知道看什么。

顾瑶收回目光,在萧菁菁的脸上,她什么也没有看出来,顾瑶的祖母眉头皱了下,顾瑶的母亲也有些担心,看了眼瑶姐儿。

又看向纪馨。

“馨姐儿。”纪老夫人见馨姐儿又跑到顾瑶那里去,拉着萧菁菁,脸上不悦。

老大媳妇不知道怎么教志姐儿的。

老大媳妇没来,只能她来管。

“祖母。”纪馨很怕纪老夫人,小声的。

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听到纪馨的话,嘉和郡主心中嗤笑,恒山公子不错,纪太傅也那样好,偏偏这个纪馨。

在得知纪馨是纪太傅的侄女后,她不是没想过和纪馨打好关系,看能不能打听到纪太傅的事。

可是纪馨只相信顾瑶。

还戒备的问她有什么目的。

也不看看她能图谋她什么,面对顾瑶就什么都相信了。

纪馨听到了,看向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

顾瑶没有说什么。

嘉和郡主懒得和纪馨说话。

“在看什么,你们这两个丫头。”太后看到两人,笑着道:“怎么样?”

“纪公子文采出众。”嘉和郡主明媚的道,静安县主点头。

“你这只小猴儿。”太后看看嘉和,心中有了想法,又看了看静安,笑容加深。

嘉和郡主心里有不好的感觉,不等她想好怎么开口。

“既然觉得不错,哀家心里就有数了,放心。”太后笑眯眯的对着两人说,拍了拍她们的手,嘉和郡主心一沉,知道太后已经有了主意,她想要开口,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太后娘娘如此宠爱嘉和郡主静安县主,嘉和郡主静安县主果然好福气。”宜妃在一边看到。

“小猴儿一只。”太后娘娘笑了出来。

嘉和郡主装作羞涩低下头,静安县主也是。

宜妃看了两人一眼,眸中闪过什么,见众人都看过来,侧过头:“太后娘娘大家都看完了。”

“好。”太后一听,看着下面:“大家都看完了,觉得如何。”

“回太后娘娘的话,确实是好诗。”

众人看了看太后还有太后身边的嘉和郡主静安县主,心中转回来。

纪宁,各府的老夫人夫人老太君,没有不知道的,才名早就传出来,被菁华郡主看上,想到这,不由菁华郡主,菁华郡主似乎并不在意。

她们又看向纪老夫人,纪家老太爷去了后,还以为纪家没落了,先是出了一个纪永叔,现在又出一个。

纪老夫人表面平静。

“你刚才也听到了。”太后听了,对着跪在地上的小太监:“去吧,告诉皇上,照实说。”

“是,奴婢告退。”

小太监抬了抬头,行了一礼,飞快的告退。

就在这时,又有小太监手上捧着几卷纸从船上下来,飞跑过来。

“太后娘娘,这是顾公子的诗,还有楚王殿下的诗,圣上让奴婢送来给太后娘娘宜妃娘娘众位老夫人夫人看一下。”

“这是威远侯二公子周安的画,还有景王世子的字,以及几位公子的诗。”

小太监快速行了一礼,举起手上的字画。

嘉和郡主听到大哥的字,抬起头,顾瑶也是,纪馨没想到周大哥也做了画。

“看来圣上在考校大家,拿过来吧。”

太后没有惊讶,看着宜妃,宜妃点头。

众人也看出来了。

小太监跪行上前,低着头,宫人取过字画。

“发给大家吧。”太后看了宜妃,没有接,直接让人发下去,小太监低着头,宜妃没有说什么,众人看着宫人手上的字画。

“皇上在做什么?”在宫人把字画发下去的时候,太后看着小太监,宜妃也看着小太监。

众人听到太后娘娘的话,看过来。

“圣上觉得风景不错,起了诗兴,几位世子楚王殿下各位公子也随兴赋起诗来。”小太监趴俯在地上。

“几位公主呢?”宜妃开了口。

“几位公主没有做什么,大公主二公主比较喜欢纪公子的诗,三公主喜欢景世子的字。”小太监道。

宜妃闻言侧过头。

“太子殿下,秦王晋王呢?”太后睥了睥宜妃,也开口问。

宜妃回过头,带着笑,没有说话。

“回太后娘娘的话,秦王和晋王陪着圣上,太子殿下还没有到,只有太子妃娘娘——”说到最后,小太监不敢再说。

话落。

众人面面相窥,太子还没到?

只有太子妃到了?他们以为太子肯定早就到了,原来太子还没到。

都看向太后还有宜妃。

宁氏张氏也是,吴氏是知道吴府站在太子一边的,她望着宜妃娘娘。

萧菁菁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她想到四爷,四爷一向和太子一起。

“你说什么,太子还没到,太子去了哪里?”太后不相信,宜妃眼中多了什么,感觉到吴氏的目光,她看过去,吴氏恭敬俯身。

宜妃没有多看,太子就是这样任性妄为的。

众人见太后如此,不敢再问,有些人看了看宜妃娘娘,不知道宜妃娘娘?

“回太后娘娘的话,太子妃娘娘是一个人到的,太子妃娘娘说太子殿下身体不舒服,要是一会才能到。”小太监回答。

“不舒服?”

太后皱眉,想到太子的身体,叹了口气。

太子的身子难道又?

“是。”小太监不敢抬头。

“有没有找太医看?”太后有些坐不住。

“太子妃娘娘说太子殿下说不需要,休息一会就好,太子殿下不让太子妃娘娘请太医。”小太监看着太后娘娘。

“算了。”

太后没问,挥了一下手,太子既然说不请,就算了,太子的性子也是倔的。

有时候她这个皇祖母都不知道怎么说,说不定又是和皇帝赌气。

父王俩。

自皇后去了,皇帝就没有再立皇后,她以为是为了太子,太子小的时候身体不好,皇帝还很是挂心,还不是这个样子,随着太子渐渐长大,皇帝有了新宠,父子俩也渐渐看对方不顺眼起来。

成了现在这样。

加上宜妃,秦王晋王,她有时都不好插手,最近父子俩更是。

太后瞄了下宜妃。

宜妃有一点很好,对太子从不过于关心。

“太子殿下身体不好就多休息。”宜妃神情关切。

众人听到都不经而同望向太后娘娘。

“皇上怎么说?”

太后没有理宜妃。

宜妃只是微笑,并不在意。

众人相视一眼。

吴氏笑,吴氏张氏眉头皱起,吴老夫人怀郡王老太妃心中担心。

“圣上没有说什么,说太子殿下要是不舒服就不要过来,不过圣上还是派了人去找太子殿下。”

太后一听就知道皇帝生了气,一听就知道,父子俩不知道多半又要——她只有叹气。

“太子没有来,你刚才怎么不说?”太后注视着宜妃,有些不高兴,宜妃明明早就知道太子没有来,提也不提。

就那么想上位,想让太子被皇帝厌恶。

还以为她是一个好的,她和秦王都只是皇帝的一个工具,现在看来,指不定皇帝和太子成了今天这样,就是她一手造成的。

太后心里多了不悦。

宜妃当然看出来了。

“太后没问,臣妾一时之间忘了,臣妾以为太后娘娘知道,没想到太后娘娘不知道,而且想必太子不久就会到。”

“忘了,以为哀家知道?”太后看不出相信没有。

众人眼神各异,宜妃这样说只是——她们是不信宜妃真的忘了,反正她们不信,宜妃是宠妃,是秦王的母妃,太子不在,秦王不就能露头了吗,宜妃怎么可能说。

不止在圣上面前,今日来了不少大臣,太子不在,秦王就能在大臣面前留下印象,相反太子会让人觉得不配为太子。

时日一久,太子的地位更是岌岌可危,想到最近听到的。

吴老夫人几人也是不信的。

萧菁菁想到上一世太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最后差点被废掉太子之位,太子死于东宫,宜妃和秦王便成了太子最有力的人选。

四爷在时还好,四爷不在后——

其实从太子死于东宫,四爷处境就艰难起来。

四爷是太子太傅,太子死于东宫,秦王和晋王都盯着四爷,她却什么也不懂,还给四爷添麻烦,四爷忙了前朝,还要应付她的麻烦,她还跟着纪宁一起,对不起四爷。

连他们的孩子也被她害没了,手握紧,萧菁菁眼晴微红,心痛着,她一直不让自己去想她和四爷的孩子。

她和四爷的孩子是被她害死的,如果不是她太过愚蠢,相信人,一切不会发生,四爷也不会出事。

“表姐。”

吴雲发现了表姐不对,小心的。

“没事。”萧菁菁不让自己再想,她知道不想让四爷有事,太子就不能有事,至少太子不能像上一世一样死于东宫。

“真的表姐?”吴雲小声的。

“嗯。”萧菁菁收拾起情绪。

吴氏也注意到了,隐隐觉得萧菁菁刚才不对。

吴雲看了下表姐,刚才表姐好像很伤心,吓了她一跳,现在再看,表姐又好像没事了。

“纪太傅呢。”太后没再理会宜妃,想到一个人,太子随性,也就听一个人的话,目光落在纪老夫人身上,问,其他人也想到。

萧菁菁也看着小太监。

“太傅大人不久前请示了圣上,去找太子殿下了,还没有过来。”小太监道。

太后松了口气:“好。”

有纪太傅,太子也不会再倔。

“太子殿下肯定很快就会纪太傅一起过来。”

其他人松口气,当然心里怎么想,谁也不知道,是不是起了别的心思,有了别的想法,没有人知道,吴氏没再看萧菁菁,看着太后。

纪馨拉着顾瑶,四叔找太子殿下去了。

“嗯。”太后点头。

嘉和郡主心里紧张,不知道纪太傅和太子殿下何时会过来,萧菁菁回过头。

吴雲见状,表姐在看太子殿下和纪四叔来了吗?

叶蓁也发现了。

有人也回过头看了看,随即又望向宜妃。

宜妃眸中闪了闪,纪尧是圣上亲封的太子太傅,甚得圣上的信任,没有人能为难。

作为宠妃,掌管后宫,秦王的母妃,她不是没有派人接触过。

纪尧根本看不上他们母子。

让她如何不恼怒,只是再恼怒,她也不能做什么,圣上最信任的就是纪尧,她们母子要是做什么,让圣上发现,得不偿失,因为有纪尧在,太子才能安然无恙到今日。

要是没有了纪尧,太子什么也不是。

所以她才派人去接触纪尧,纪尧看不上他们母子,那么唯有除去纪尧,只是想要除去纪尧不是那么容易的。

需要找机会,还有时机。

听到纪尧去找太子,她心里一阵不痛快,纪尧果然是站在太子那边的。

“太傅去找太子了,太子想必很快就会过来,圣上也放心了。”宜妃笑起来,她知道有人在看她,太后也在怀疑她。

太后闻言看向宜妃。

“太后娘娘不必担心,圣上也只是担心太子殿下。”

宜妃又道。

“是不用担心了。”过了一会,太后淡淡的。

宜妃笑笑。

看不出有什么。

众人看着太后和宜妃。

没有人说话。

“好了,太子的事就到这,字和画还有诗都看过了吗,皇上还等着。”过了一会,太后转回头,盯着众人。

众人一听,忙看起来:“太后娘娘,现在就看。”

“嗯,皇上可是还等着。”太后道。

宜妃轻笑。

太后端坐着,对着身前两个丫头,嘉和和静安,让她们也去看看:“你们两个丫头也去看。”嘉和这丫头的大哥也写了字。

“是,太后娘娘。”

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对视一眼,忙行礼,退了下去。

宜妃嘴角上扬,太后皱了皱眉。

半晌。

“怎么样?”见差不多了,太后开口,看着众人还有嘉和静安。

“太后娘娘,周二公子楚王殿下不错。”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嘉和郡主没有说自己大哥的也好。

大哥的她看了,写得很好。

太后笑了,嘉和这个丫头,以为她不知道她想什么。

“你们呢。”太后又问众人。

“太后娘娘。”众人听到太后娘娘的话,抬起头来,其中几位商量了一下,见怀郡王老太妃靖康侯老太君吴老夫人纪老夫人菁华郡主等都不开口。

又看了看吴氏宁氏张氏,顾瑶的祖母对着太后:“已经看过了,周二公子的画不错,楚王殿下还有景世子都不错。”

她们说着看了看嘉和郡主以及静安县主。

“哦,呈上来哀家看看。”

太后挑眉。

“是,太后娘娘。”

顾瑶的祖母上前,把选出来的字画呈到太后娘娘面前,太后示意身边的宫人取过来,宫人得了令,忙上前取过字画。

呈到太后娘娘面前。

“就是这些。”太后扫过,取出一幅,宫人退到一边。

顾瑶祖母点头:“是,太后娘娘。”

“还有吗?”太后问。

“其它的不如这几幅。”顾瑶祖母回身,众人点头。

“哀家看看。”太后注意到了众人的样子,知道没有了,她展开来,纪馨拉着顾瑶,悄悄:“瑶姐姐,肯定没大哥的好。”

顾瑶不语。

“大哥才是最厉害的,还有四叔。”在纪馨眼中大哥最厉害,然后是四叔,见瑶姐姐还是不说话:“瑶姐姐不觉得吗?”

“觉得。”顾瑶不耐。

“瑶姐姐,我们去看看?”纪馨想去前面。

太后看过。

“还算不错,哀家倒是没想到周安这小子画技竟然不错。”

众人一听,知道太后说的是威远侯府嫡次子,周二公子周安。

她们也没有想到。

看的时候也很意外,看完后她们发现没看错。

纪馨很替周大哥高兴,不停的拉着顾瑶:“瑶姐姐,你看看。”顾瑶满心不耐烦,看了看她,纪馨毫无所觉。

“瑶姐姐,周大哥画的是荷。”

“……”

顾瑶看到了,她不知道何时还能再见秦王。

“瑶姐姐快看。”纪馨还在说。

顾瑶看向太后,太后把手上的画放下,取出另外一幅,展开来,看了下,笑了起来:“景王世子的字不错。”对着众人,说完笑看了嘉和郡主。

嘉和郡主脸上笑容明媚,有些不好意思,大哥的字父王都夸好的。

太后摇头,这个孩子。

何时才能像静安一样安静乖巧。

“嘉和谢太后娘娘夸奖,替大哥。”

嘉和郡主上前两步,变了变腰,明媚的笑着道。

“好了好了,让一边去,”

太后摇头,强忍着笑挥手。

“还不快让开。”

众人看在眼里,觉得太后真是宠嘉和郡主。

“是,太后娘娘。”嘉和郡主心中高兴,退回位置,她知道太后娘娘在笑她,静安县主看了一下她,拉住她的手。

摇了摇,嘉和郡主侧头。

太后没有多看,对着众人:“景王世子字看得出是多年苦练出来的。”语毕,放下,又取了一幅。

只看了一眼,太后笑起来:“是楚王的诗,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好一个万紫千红总是春!”

太后念到最后,大赞一个好字。

众人也听到了,她们看到的时候,也和太后一样。

“想到楚王的诗作得这么好,还有一幅,哀家看看。”太后摇了一下头,放下楚王的诗作,拿起最后一幅,直接打开。

“百花风雨泪难销,偶逐晴光扑蝶遥,一半春随残夜醉,却言明日是花朝。”

太后念完笑着:“又是一首好诗。”

目光落在顾瑶祖母还有顾瑶身上。

“好一个却言明日是花朝。”

“太后娘娘谬赞了。”顾瑶的祖母很淡定,顾瑶低下头,纪馨很为顾瑶高兴,顾大哥也厉害。

其他人看着,顾家也出了一个出色的子弟。

宜妃想到儿子的话,还有圣上说的话,看着顾瑶,倒是个不错的。

和琰儿还算相配。

吴氏发现了宜妃的视线,觉得顾瑶是个有造化的。

本来她是为了阻止太后看中萧菁菁那臭丫头,给那臭丫头赐婚,不想萧菁菁那臭丫头根本没有出头,太后也没有提,倒是这位顾姑娘。

也有人和吴氏一样想。

顾瑶的表现也让太后点了点头。

“是个沉稳的。”接着又对顾瑶祖母顾瑶母亲:“很不错。”

“太后娘娘夸奖了。”

顾瑶祖母了顾母看着顾瑶道。

“哀家可没有。”

太后笑。

萧菁菁脸色还是平淡淡漠,吴老夫人等在一边旁观,余下的人看向顾瑶。

“大家都觉得不错,那就。”太后手抬了抬,指了一下旁边挑出来的字画:“那哀家就让人给皇上送去了。”

众人恭敬低头。

“听到了?给皇上送过去吧。”太后看向一直跪在一边的小太监,示意宫人把字画交给小太监:

“把它交给他。”

宫人交给小太监后。

“去吧。”太后挥手:“结果出来,报给哀家。”几幅都不错。

“太后娘娘万福,奴婢告退。”小太监接过字画,小心捧着,抬了一下头,低头退了下去,小跑开。

“好了,耽搁了这么久的时间,该开始了。”

太后回头。

宜妃一直没开口,闻言,笑笑,目光环视一圈,收回:“是该开始了。”

“那就开始吧。”太后道。

宜妃微笑。

下面的人知道百花竞艳这次是真的开始了,看了一眼对方,知道接下来,大家就是对手了,尽力的赢过对方,只有这样才能拔得头筹,不过想到菁华郡主得到珍品的绿牡丹,吴府很可能拿来参赛,知道想拔头筹是不可能了。

那就赢得第二名,第二名,吩咐了身边的人,众人等着身边的人把花送来,没有多长时间,各府下去的人走了进来,手上都着捧着花。

众人看了看,确定是自己带来参加百花竞艳的花,点了一下头,让人捧着:“太后娘娘。”

“准备先来?那就开始吧,把花放上来。”太后娘娘开口,指着一边的石桌,石桌正好用来放花的。

原本是要在空地上的。

众人见太后如此说,不敢说什么。

“一会再放到空地上。”太后示意不远处的空地。

“是。”这位老夫人颔首。

带着身边的人走过来,多看了眼,其他一见,带着身边的人捧着花草。

“这是一株稀有的山茶,花色变异。”让人把花放下,这位老夫人对着太后娘娘还有众人介绍起来。。

“稀有的山茶?”旁边的人一听,议论起来,也观赏起来。

太后也看着。

“这株山茶是稀有品种。”

“嗯。”

议论了一会,有人问起来,过了半晌,有人:“是稀有的山茶。”大家慢慢认了出来。

都看向太后。

“先放到空地,继续。”太后道。

众人一听。

“老身来。”又有人站了出来。

带着身边捧着花的丫鬟,让丫丫鬟把花放上来,是一株芍药:“这是老品种的芍药,,多为药用,现在已经很少见。”

介绍完。

“继续。”

太后说,接下来,各府陆续开始竞相把花送上来,介绍后,放到空地上,不一会空地上就摆了不少各种各样的花草,所有人围拢着,议论着,观赏着,有稀有的品种,只是还没有开花,也有老品种和新品种,变异的花草。

珍品的也有。

但都只是一般的珍品,并不算太过珍贵,而后是顾府,顾府的是一株兰花。

算是珍品,兰花悠远,纪府是一株白玉兰,白玉如兰,和顾府的兰花平分秋色。

靖康侯府是一株海棠,花小而艳。

太后最喜欢的是纪府的白玉兰。

宜妃目光落在顾府的兰花上。

众人也各有喜好,突然想到吴府。

太后可是特意提起菁华郡主得到的那一株真正的珍品绿牡丹,要是真的。

对菁华郡主得到的珍品绿牡丹越发好奇起来,今年的百花竞艳,毫无疑问,又是吴府。

之前说一会就能见到,到了现在吴老夫人还没有拿出来,众人看向吴老夫人和菁华郡主,一直没有看到吴府的人手上捧着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太后看到众人的目光才想起来。

看向吴老夫人。

宜妃也好奇。

吴老夫人知道该她了:“太后娘娘,宜妃娘娘,众位请稍等。

吴老夫人说完。

“花呢。”

“老夫人,在这里。”周嬷嬷带着人,手上捧着一盆花,走过来,看不真切,都人目不转晴看着,这就是珍品的绿牡丹?

周嬷嬷很小心。

周嬷嬷走到近前,众人也看到了她手上的花,一时之间议论纷纷,果然是一株珍品的牡丹,众人都是侍伺花草的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样珍品的绿牡丹饶是他们也看住了,好久没有这样珍品的花草出现,让她们真是开了眼界。

“放下吧。”

吴老夫人开口,花放到太后身边的石桌上,太后也很好奇。

所有人都看着。

绿牡丹,为多年生落叶小灌木,花色泽艳丽,玉笑珠香,风流潇洒,富丽堂皇,素有“花中之王”的美誉。

花的绿颜色为上品,有“国色天香”之称,又名绿香球。绣球型,有时呈皇冠型。

花蕾圆形,顶端常开裂;绽口时浅绿色,盛开粉绿色。

是用特殊方法培植出来的,因培植方法独特,所以极为名贵。

其中以豆绿色为最贵。

眼前这株珍品的牡丹正是豆绿色,已经打了花苞。

“真的是绿牡丹。”

“而且是绿牡丹中的珍品,不对是珍品中的珍品。”

“色泽豆绿,这是绿牡丹中难得一见的珍品,无怪乎太后娘娘提起。”

“绿牡丹本就是珍品花木,这还是珍品中的珍品,今年花朝节百花竞艳,又是吴府拔得头筹。”

“不是早料到了吗?”

“没亲眼见到前还不太相信。”

“还是第一次看到珍品的绿牡丹。”

“可不是。”

有人小声说着,吴氏觉得萧菁菁那臭丫头简直是个傻的,完全是胳膊肘往外拐,她还以为只是绿牡丹,这样的珍品,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才会往外送。

留在府中多好。

拿来参加百花竞艳,拔得头筹的就是安郡王府不是吴府了,因为王爷不附庸风雅,每年的花朝节,都只能看着。

和安郡王府一样的也有几家。

但不多。

到时候安郡王府也能像其它府一样,不再被排斥在外,入不了这个圈子。

“好一侏珍品中的珍品。”

太后赞叹的开了口。

宜妃眼中也有光,显然是喜欢上了。

众人也盯着。

吴雯等也没想到是张大眼,宁氏张氏也没想到这么珍贵,叶蓁早就好奇绿色的牡丹长什么样了,嘉和郡主静安县主也愕然。

怀郡王府老太妃靖康侯府老太君是回神最快的。

“哀家可是知道贵府本就有不少珍品花草,加上这一株豆绿色珍品的牡丹,让哀家都忍不住要嫉妒了。”

太后笑对着吴老夫人。

想到花是菁华郡主求的,宁郡王和她说起的时候只是说是珍品绿牡丹,并没人说起是珍品绿牡丹中的极贵。

要是早知道——

宁郡王说不定也不知道,当时还没有开花,看走眼,把它当成了寻常的珍品绿牡丹也是寻常。

不然也不会给了菁华郡主。

“哀家都羡慕你有这样一个好孙女了,菁华郡主竟是舍得。”

众人才又想起花是菁华郡主送给吴老夫人的。

吴老夫人还真是有个好外孙女啊。

很多人对菁华郡主另眼相看。

宜妃也注视萧菁菁。

不就是株绿牡丹,珍品中的珍品又如何,纪馨愤愤不平,顾瑶手握紧,脸色不是很好。

她发现宜妃喜欢上绿牡丹。

如果那株绿牡丹是她的,她会送给宜妃。

萧菁菁记得上一世,宜妃一眼就喜欢上,顾瑶见状,送给宜妃,这一世。

顾瑶的表情还有宜妃的表情她看到了。

再不会和上一世一样。

可是又如何。

“表姐,真漂亮。”吴雲悄悄说。

吴雯点头,吴莲红着脸,眼中全是喜欢,叶蓁宁氏张氏嘉和郡主静安县主回神。

萧菁菁

“臣妾也很喜欢,真是羡慕吴老夫人。”

宜妃忽然道。

萧菁菁没有言语。

吴氏觉得萧菁菁要是聪明的话就该把花送给太后或宜妃,可是看萧菁菁那个样子,动也不动,还以为变聪明了。

换个聪明人就知道这个时候该做什么,才能得到更多的,吴氏不准备管,萧菁菁最好是傻一点。

顾瑶手握得更紧,她又嫉又恨,又羡又妒,萧菁菁凭什么能拥有珍品的绿牡丹,明明该是她的。

要是有这株绿牡丹是她的,她可以按照计划,她一定能成为秦王妃,萧菁菁能做什么。

“喜欢就好,今年的花神就是这株绿牡丹了。”

太后宣布。

没有人反对。

也反对不起来。

不远处一个宫人把一切看在眼里,看了看四周,就要离开。

“这不是秦王身边的宫人吗,在这里干什么?”

一只手一下抓住了她。

宫人脸色一变。

一行人出现在她面前。

为首的是太子还有纪太傅,后面跟着宫人和太监。

太子看着面前的宫女,他一眼就认出这个宫人是秦王身边的,眼中阴肩戾,抓紧宫女的脖子:“说,你在这里做什么?”不跟着秦王。

“太子殿下。”

宫人吓到了,太子殿下怎么在这里,太子殿下是不是看到了?

一边想一边跪在地上。

“哼,怎么不回答?”太子抓紧她,逼视着。

“太子。”宫人慌张的。

“太子。”

纪尧开口,转着玉板指。

目光落在不远处,他的小姑娘身上,小姑娘站在花丛中,让他差点看迷了眼,他微微一笑。

“不知道在这里干什么。”太子也看向不远处:“是不是秦王让你在这里的?让你在这里干什么?你说要是我把你交给秦王,或者交给父王。”

“太子。”宫人脸惨白。

“哼。”太子哼一声。

纪尧也看了脸色惨白的宫人一眼。

“说不说。”太子又问。

“太子殿下。”宫人不敢说。

“太后看过来了。”纪尧道:“走过去。”

“这人呢?”太子看着手下的宫女。

“让人带下去,先问。”纪尧说。

“好。”

“是太子殿下还有纪太傅,太后娘娘。”另一边,嘉和郡主看向太后,心跳得很快,太后看到了,太子终于来了,她站了起身,见太子不抓着一个宫女,她皱眉。

宜妃也看到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