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与她斗诗/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扶着身边的宫人的手站起来:“太子殿下来了,还有纪太傅,只是怎么抓着一个宫女。”她看了眼太子抓着的宫女,忽然脸色一变。

那不是她送给琰儿的宫女吗,怎么在这里。

“也许是那个宫女冒犯了太子殿下。”嘉和郡主一双美目望着纪太傅,听到宜妃的话,她看了太子殿下一眼,望向太后娘娘,见太后娘娘脸色不是,她开口。

“对。”

太后闻言,脸色好了起不好,回过头,看了看宜妃,对着面前的嘉和:“你这小猴儿倒是知道。”

“太后。”

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一起扶着太后。

静安县主静静的看了嘉和郡主一会。

嘉和郡主不知道静安看她做什么,无声问了问,静安县主没有说话。

太后没有多说,接着又看向太子,让身边的宫人去问。

“还不快去问问太子是怎么回事。”

“是,太后娘娘,奴婢这就去。”

宫人得了太后的命令,忙行了一礼,小跑过去。

宜妃目光落在嘉和郡主身上,片刻收回目光,眼中快速闪过什么,眯了眼又看了看太子手上的宫人,虽然太后这老太婆没有认出来,也没有人发现,但她还是疑惑的对着身边的宫人:“那不是本宫送给琰儿的宫人吗,怎么在这里,冒犯太子殿下,去问一问,是不是琰儿有什么事。”

“是,娘娘。”宫人行了一礼。

“你说那个宫人是你给琰儿的?”太后一听,脸色就不好看。

盯着宜妃。

宜妃竟然说那个宫人是她送给秦王的宫人,那怎么在这里被太子抓住?

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也看向宜妃。

众人也都回过神来,看向宜妃。

“不知道是不是琰儿有事,派她过来。”宜妃摇了摇头。

太后深深看了看宜妃,没有再看,再次看向太子还有太子抓着的宫女,她眯起眼,看了好一会,终于有了印象,好像在秦王身边看过这个宫女,秦王想干什么?

“秦王到底是不是有事,问过就知道。”太后语气听得出有些生气。

宜妃没有任何表示。

其他人也渐渐有了印象。。

有人想了起,之前秦王殿下身边似乎是有这样一个宫人。

不由面面相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让人不得不怀疑,秦王想做什么,有人又看向宜妃,萧菁菁看着四爷还有太子,太子手上的宫人她没有多看,也没有看宜妃。

吴雯吴雲看过宜妃还有太子手上的宫人后回头,看了下周围,小声的凑到萧菁菁耳边:“表姐,那个宫人好像真的是秦王身边的宫人。”

“嗯。”

萧菁菁轻应了一声,侧头凝着她们,她早就看出来了。

“表姐也看出来了?”

吴雲小声问。

吴莲也注视着表姐,萧菁菁点头。

叶蓁听到几人的话,也回过头,吴老夫人纪老夫人怀郡王老太妃靖康侯府老太君皱眉,宁氏张氏对视。

吴氏看了看太子殿下,纪太傅,秦王为什么会留下一个宫人,她望向宜妃。

宜妃知道吗?

“四叔和太子殿下抓的宫人真的是秦王殿下身边的宫人吗,秦王殿下为什么派宫人过来?”

此时,纪馨站在纪老夫人身后,祖母不让她去找瑶姐姐,让张嬷嬷看着她,她不能和瑶姐姐一起,又怕祖母听到说她,只能小声的嘟嚷,心中不信。

要是以前她会相信,她见过秦王殿下,秦王殿下才不会,她从没见过像秦王殿下那样好看的人,纪馨眼现痴迷,四叔和太子殿下肯定弄错了。

张嬷嬷隐隐听到什么,眉头蹙紧,看着眼前四姑娘,四姑娘是什么表情:“姑娘。”

“张嬷嬷你干什么?吓我一跳。”纪馨回过神,吓了一跳,抱怨的看着张嬷嬷

张嬷嬷也真是的。

“四姑娘,请慎言。”张嬷嬷虽然没有听清这位四姑娘说的是什么,但大体能猜出来。

“我又没说什么,张嬷嬷你也。”纪馨不满,还没有说完。

纪老夫人眉头皱得很紧,她转回头:“馨姐儿。”

“祖母。”纪馨吓了一跳。

“没有听到张嬷嬷的话。”吴老夫人道。

“听到了祖母。”纪馨小声的。

纪老夫人不说话,纪馨也不敢说。

“姑娘。”

顾瑶身边的丫鬟黛眉一边注视着太子手上的宫人,一边扶着顾瑶轻声道,怕被人听到,还看了四周。

“嗯。”顾瑶知道黛眉的意思。

黛眉不说她就知道。

“可是。”黛眉是知道姑娘和秦王殿下见过,所以担心秦王殿下会不会是为了姑娘。

现在太子殿下发现了,到时候要是有什么。

“不必担心。”

顾瑶看她一眼,摇头,打断她的话,秦王不会那么容易被太子殿下拿住的,要是这样,也不是她要的人,秦王既然会让宫人留下,想必也安排好了,何况宜妃娘娘还在这里,宜妃娘娘怎么可能让秦王被太子殿下拿住把柄。

多生事端。

“瑶姐儿。”

这时,顾瑶的祖母扫了扫纪老太婆等人,走到顾瑶身边。

顾瑶听到祖母的声音,带着黛眉,看向祖母:“祖母。”

“秦王——”顾瑶的祖母目光睥过黛眉,黛眉不敢抬头。

“放心,祖母。”

顾瑶明白祖母和黛眉一样担心。

她和秦王见过面的事,祖母知道。

“好。”

顾瑶祖母开口,过了片刻:“人过去了。”看过去。

所有人都看到了,太后身边的宫人已经到了太子殿下面前,宜妃派去的宫人也到了。

太后紧紧盯着,宜妃很淡定。

“给太子殿下请安,纪大人。”宫人对着太子殿下行了一礼,抬起头来:“太后娘娘让奴婢来问一下是这个宫人冒犯了太子殿下吗?”目光落在被太子抓着的宫人身上。

太子理也没理,直接把手上的惨白着脸的宫人丢在地上,对着身后:“带下去,好好问清楚。”

“是,太子殿下。”

宫人和太监忙道。

上前拉住惨白着脸的宫人,惨白着脸的宫人脸色一变。

太后派来的宫人也不敢说什么。

虽然太后娘娘正看着。

“哼。”

太子冷冷睥了惨白的宫人,纪尧淡淡看了一眼:“带下去吧。”挥了挥手。

宫人和太监忙拉着惨白的宫人退下。

太子萧瑀转过身。

“太子殿下,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宜妃娘娘让奴婢来问一下,这个宫女不知道哪里冒犯了太子殿下。”

宜妃派来的宫人见状咬了咬牙上前,跪在地上。

拦在拉着惨白着宫人的宫人太监面前,她不能不拦,她不敢不拦,就算面对太子殿下,她再不拦,太子殿下的人就要把人带下去了,她望着太子殿下。

被拦下的太监宫人望向太子殿下,惨白的宫人看着宜妃派来的宫人,知道宜妃娘娘派人来救她了。

她整个人一软,她就知道王爷还有宜妃娘娘会救她。

“你好大的胆子。”

萧瑀眼神阴戾。

“太子殿下,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宫女怎么冒犯了太子殿下。”宜妃派来的宫人再次开口。

太后身边的宫人眸中闪过什么,没有说话。

“看来你是认识她,不然也不会来,谁给你的胆子!”

是不是秦王,是不是宜妃那个女人?萧瑀冷哼一个字一个字的道。

“太子殿下,奴——”宜妃派来的宫人还要说什么。

“太子殿下。”纪尧开口。

“是不是宜妃?还是秦王?你说,不然你怎么有胆子在孤的面前这样说话,竟然敢拦下孤的人,拦下孤!”

萧瑀阴沉的。

“太子殿下误会了,奴婢。”宜妃派来的宫人想要说。

“孤要做什么,是你这样的东西能拦的?”萧瑀再次阴沉开口:“发生了何事,宜妃看样子一点不急,居然没有亲自来,这个宫人孤没有认错的话是秦王身边的吧。”

惨白的宫人一颤。

“是,太子殿下。”宜妃派来的宫人道。

“呵呵。”萧瑀笑了起来笑过后,看向纪尧:“太傅你看?”

纪尧没说话。

“没有否认,秦王身边的宫人在这里做什么?躲躲藏藏的,还冒犯孤,你说孤该怎么做?”

萧瑀轻笑,眼中全是冷光。

“太子殿下不知道这个宫女如何冒犯你。”

宜妃派来的宫人开口。

“如何冒犯孤,觉得孤骗你,不相信?”萧瑀嗤笑。

“奴婢不敢。”

“不敢?”

萧瑀意味不明的挑眉:“这个该死的狗东西,看到孤来不知道下跪行礼,还无视孤,跑掉。”

说着俯视着脸色惨白的宫人身上。

惨白的宫人不敢动。

“说秦王让你来这里做什么?”太子萧瑀阴戾的问。

宜妃派来的宫人脸色大变:“大子殿下。”就要回头去看宜妃。

“嗤。”萧瑀又是一声嗤笑。

“太子殿下,秦王殿下应该是让她过来找宜妃娘娘的,不小心冒犯了太子殿下,请太子殿下恕罪。”

宜妃派来的宫人陡的道。

“你觉得孤会信?秦王要让人来找宜妃会让孤碰到,父皇不知道会不会信,皇祖母不知道会不会信?”

萧瑀意味不明的。

宜妃派来的宫人心中一急,惨白的宫人趴在地上,动也不动。

萧瑀又一声嗤笑过后,对着太后派来的宫人笑了笑:“皇祖母让你来问什么,让皇祖母担心了,本来该孤过去给皇祖母请安的。”

看向不远处的皇祖母,眸光闪了闪。

“太后娘娘让奴婢问是不是这个宫人冲撞了殿下。”太后身边的宫人低下头。

“不能让皇祖母担心。”

太子萧瑀笑起来:“走,去给皇祖母请安,人也一并带过去。”

“是,殿下。”

拉着惨白着脸趴在地上的宫人的宫人和太监,连忙。

“太傅,孤忽然改主意了。”

太子萧瑀向着纪尧。

“太子殿下看着办。”纪尧没说什么。

“太傅不赞同吗?”萧瑀轻笑。

纪尧并不是不赞同。

太后看到太子带着人走过来,心头松了口气,又看了看纪太傅,点了点头,至于之前太子和宜妃派去的宫人说了什么,又对秦王身边的宫人做了什么,她身边的宫人如何和太子说的,她都不在意,也不准备管。

宜妃却不能不管。

宜妃身边的宫人有些担心。

“太子殿下过来了,来给太后娘娘请安。”嘉和郡主扶着太后,明媚笑着道,目光时不时悄悄落在纪太傅身上。

她的一颗芳心都落在纪太傅身上,根本没有心思关注别的。

静安县主看了她一眼。

“嗯。”太后听了嘉和郡主的话,颔了颔首,宜妃目光落在太子身上,眯了眯。

众人心头也是一松,又担心,不由看向太后和宜妃。

不久。

“皇祖母。”太子萧瑀带着人走了过来,咳了两声,脸色有些白,用帕子擦了擦,他笑眯眯的道。

“你这个孩子怎么现在才来,你可知道你父皇生气了。”

太后看了太子一行,笑了起来。

“父皇可是圣君。”

萧瑀开口。

“你啊你。”太后说的时候睥了宜妃。

“父皇本来就是圣君。”萧瑀笑。

太后没说话,皇帝哪里是圣君,太子这话不过是话中有话罢了。

“而且孙儿不是来了吗?”萧瑀又道。

“是,是。”太后不知道说什么。

宜妃眼中闪过什么,哪会不知道太后看她是什么意思,她凝着太子。

“原来宜妃也在啊。”太子忽然回头。

“太子殿下。”宜妃道。

太后没有理会宜妃。

萧瑀心中冷笑:“宜妃一点不担心吗?”

“太子殿下什么意思,本宫有些不懂。”

宜妃一边在心里骂着熊孩子一边笑容满面道。

太子最厌恶就是宜妃这女人,哼一声:“不懂吗。”

“本宫确实不知道。”宜妃也最不喜欢太子这熊孩子样,让她很是恼怒。

连圣上都拿太子没办法,她更不可能做什么。

只能忍了,面上还要笑。

“宜妃一会就知道了。”

萧瑀不屑以极,虚伪的女人,只有父皇才相信。

“那本宫就等着。”

宜妃不想得再和太子说话。

“好了,你这孩子身体不好,也不知道找太医,也不提前说一声,弄得别人还以为你怎么,你父皇也是。”

太后可不想让太子再和宜妃说下去,开口道,太子明明就是太任性,才吃亏。

她也是告诉其他人,太子这么晚才来是身体不舒服。

谁不知道太子身体自小就病弱。

众人听出太后的意,瞄了瞄宜妃,还有太子,太子身边的人:“太子殿下不舒服该多休息,皇上知道也不会怪太子殿下。”

宜妃并不放在眼里。

“听到没有?”太后闻言望着太子。

“只有皇祖母心疼孤。”萧瑀笑得见牙不见眼,看了所有人一眼,咳了一声,用帕子擦了一下。

只有皇祖母是真心关心他,父皇眼里早没他这个太子,他要是不好,父皇说不定还高兴点。

“你这个孩子。”

太后摇头失笑,接着担心;“咳得很厉害?”太子这身子骨什么时候才能好,一直这样下去,如何得了。

“皇祖母不用担心,孙儿很好,就是咳,没事。”萧瑀看出皇祖母担心,他只是咳而已。

“不能大意,好不容调养得好一点,可不能又。”又什么太后没说。

“孙儿知道。”萧瑀还是笑。

“知道就好,你的身体自小就弱和平常的人不同,更要注意。”太后责怪起来,众人一起:“太子殿下该多注意。”

萧瑀知道这些人除了吴老夫人纪老夫人怀郡王府老太妃都是各有心思,并不把他这个太子放在眼里。

又咳了一声,擦了擦,朝着皇祖母。

“孤都听皇祖母的。”

“这才对。”太后满意了。

宜妃把目光移到太子身边的纪尧身上,眼光闪烁,随后看了看太子身后的宫人太监,还有她送给琰儿的宫人。

最后收回视线看着跪在地上先前她派出去的宫人。

“纪太傅,辛苦你了。”太后看向纪尧。

纪尧静静站在一边,温和带笑的目光从小姑娘身上收回:“太后娘娘,言重了。”

“是不是言重了纪太傅心里知道,要不是有纪太傅,太子还不知道怎么样,哀家这心也不一定稳得了,哀家才说多亏了纪太傅。”

太后叹了口气。

“皇祖母是该谢谢纪太傅。”太子萧瑀也在一旁笑道。

众人望着纪尧。

“看吧。”太后跟着笑。

纪尧只是微微笑。

“太后娘娘,纪太傅是不想居功。”嘉和郡主脸微红的,忽然开口。

“对。”太后点头。

纪尧有些意外,目光轻轻掠过嘉和郡主,这位嘉和郡主倒是没有

嘉和郡主心跳得特别的快。

静安县主心中担心。

“纪四叔太惹眼了。”吴雲拉着表姐,看着纪四叔,纪四叔刚刚好像看过来了,吴雯吴莲也望着纪四叔。

萧菁菁没有开口。

在她的心中,四爷一直都是这样,谈笑自若。

“纪太傅是很帅,太子殿下脸色还好。”纪太傅可说太帅了,叶蓁她翻着记忆,从来没有见过像纪太傅这样有气场,成熟稳重,温和的大叔。

简直是美貌长腿大叔,而且还位高权重,手握权势,长相儒雅成熟,又暖,在现代简直是完美男神,不知道要迷住多少少女,就是她都忍不住侧目,更别说别的人了。

太子倒是没有想像中病弱。

之前她以为秦王是长得最好,可是和纪太傅一比,少了很多东西,不再那么出众。

“帅?”

吴雲听了叶蓁的话,有些不明白帅是什么意思,太子的样子大家习惯了。

“就是清俊好看的意思。”叶蓁说,古人应该还没有用帅字形容。

“哦,帅字不错,纪四叔也太帅了。”吴雲活学活用,叶蓁听吴雲唤纪太傅是四叔,想了想,明白过来。

萧菁菁多看了叶蓁一眼。

“怎么?菁华郡主。”叶蓁感觉到。

“没有。”萧菁菁摇头。

“嘉和郡主好像对纪四叔不一样。”吴雲忽然道。

萧菁菁怔了下,上一世她没有听说过关于嘉和郡主和四爷的事,只知道嘉和郡主差点被赐婚给纪宁,为此她还找过嘉和郡主,被人发现,她的名声变得更难听,后来嘉和郡主嫁给了顾瑶的大哥。

过得并不是很好。

嘉和郡主真的喜欢四爷吗?

叶蓁也看过去,不知道其他人发现没有,她发现嘉和郡主面对纪太傅带着羞涩,吴雯吴莲也看着。

“嘉和郡主。”吴老夫人也发现了,纪老夫人眉头微皱,怀郡王府老太妃:“嘉和郡主也不错。”

靖康侯老太君:“嘉和郡主不合适。”

宁氏张氏皱眉。

吴氏若有所思,嘴角勾了,嘉和郡主喜欢纪太傅?嘉和郡主的样子瞒得过其他人,瞒不过一些人,纪馨心中还是嘟囔着。

太子殿下四叔肯定弄错了,她看向太子身后的宫人和太监,她很想冲出去。

纪老夫人看都懒得看,顾瑶静静看着。

“之前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太后这时转回头,想到之前,还没有问,看了下跪在身前之前派去的宫人,看向太子身后的宫人太监还有被抓着的宫人,问太子。

所有人看着。

宫人和太监低头跪在地上。

宜妃没有管宫人和太监,也想知道太子如何回答。

纪尧再次感觉到对面嘉和郡主的目光,眉头微蹙,静安县主小心抬头,拉了拉喜和,嘉和郡主还不知道怎么了,满脸疑问。

纪尧注视太子。

“怎么回事啊?”太子漫不经心的笑,看着所有人的表情,宜妃不知为何,心中有些不安。

但她不认为太子能对她有什么影响,不觉得太子能对她做什么,只是心还是忍不住不安。

太子心中哼一声。

“对,发生了什么事,之前到底怎么了?”太后点头,盯向地上的宫人,又看向太子。

太子萧瑀回过身,从宫人太监手上掐住脸色惨白的宫人,提到太后面前。

脸色惨白的宫人跌在地上,看向宜妃。

宜妃眉头皱得很紧。

有人发现了对视一眼。

“你告诉太后,发生了什么事,你来。”萧瑀没有说,指着一个宫人,宫人得了太子的命令,连忙行了一礼,抬起头来:“太后娘娘。”

“告诉哀家,到底怎么回事?”

太后见状。

“太后娘娘,这个宫人不知道在做什么,见到太子殿下也不行礼,冲撞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发现是秦王身边的宫人,本来想问清楚。”

宫人回答。

“有这样的事?”

太后听到这个宫人的话,狠狠盯着惨白着脸的宫人,过了一会,目光不悦看向宜妃,问面前的宫人。

“是的,太后娘娘。”宫人点头。

“岂有此理!”太后大怒,这是不把太子放在眼里,秦王身边的宫人居然见到太子也不行礼,这是想干什么?

她死盯着跪在地上的惨白着脸的宫人:“为什么见到太子不礼,你的规矩在哪里学的?”

“皇祖母,不必生气,这个宫女在之前鬼鬼祟祟不知道看什么,孤到来,也不行礼,不知道是不是害怕,孤便想问清楚。”

萧瑀劝着太后。

“那问清楚没有?”太后问。

“没有,孤这不就想着要不送到佼王的面前。”萧瑀轻笑,意味深长的:“父皇可是明君,想必能弄清楚。”

“这主意好。”太后倒是赞成,太子这是想让皇帝出面,也好,她紧盯着惨白着脸的宫人。宜妃听着太后和太子一唱一和,看着跪在地上惨白着脸,她给琰儿的宫女:“也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

“误会,宜妃你倒是说说有什么误会。”太后哪会不知道宜妃的打算。

太子冷笑。

“本宫问一问。”宜妃道。

众人眼中闪动着。

吴氏盯着地上惨白着脸的宫人:“本宫记得把你送给了琰儿,你不在琰儿身边侍侯着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宜妃娘娘。”听到宜妃娘娘的话,惨白着脸跌在地上的宫人猛的抬起头:“是殿下让奴婢来的。”

“哦,让你来干什么?”

宜妃看了所有人一眼,接着问。

太后沉着脸不说话,萧瑀倒要看看宜妃这女人要怎么解释。

“宜妃娘娘,殿下让奴婢过来和你说一声。。”

惨白着脸的宫人急切的说。

“说什么。”

太后紧跟着问。

宜妃没有说话,惨白着脸的宫人一颤,趴在地上:“殿下怕宜妃娘娘没有见到殿下,担心。”

“为什么不对太子行礼?”

太后又问,沉着脸。

“奴婢没有看到太子殿下。”惨白着脸的宫人回答。

“没有看到?”

太后不信,并不满意这样的回答。

“奴婢真的没有看到。”惨白着脸的宫人怕太后不信,再次道,她是真的没有看到太子:“要是奴婢看到,怎么敢不行礼。”

“太后娘娘,这个宫女原本是臣妾宫里的。”宜妃朝着太后。

“照你这样说,倒的孤的不是了,是孤冤枉了她不成,真是可笑。”太子萧瑀嗤笑得不行,太后看着宜妃。。

“太子殿下。”宜妃开口。

“怎么,宜妃,孤的话还有假不成,这个宫女说的话你那么相信,难道。”萧瑀话中有话的。

“太子殿下,请不要妄加猜测。”

宜妃平平的:“本宫只是实事求是,这个宫女。”

“孤准备去见一下父皇,这个宫女在这里鬼鬼祟祟,说不定有什么阴谋,说不定秦王也不知情。”萧瑀笑眯眯的。

宜妃心一沉。

太子这是要彻底对上是不是?

她望着太子,众人听到太子的话,不知道该说好还是说不好。

“太子。”太后叹了口气。

“皇祖母。”太子笑眯眯看着皇祖母。

“你去吧。”太后深深看他一眼。

“那孤就去了,皇祖母。”萧瑀笑着。

惨白着脸的宫人混身瘫软,不,不,不敢相信,太子要带她去见皇上,她目光直直望向宜妃,宜妃娘娘,宜妃娘娘,为什么不救她?

她想要求宜妃娘娘,想到王爷,王爷一定会救她的

“你父皇一直等着你,去了也好。”太后又道,看着纪尧:“太子就交给太傅了。”嘉和郡主目光盈盈。

“太后娘娘放心。”纪尧淡淡的。

太后说了一个好字,不再说。

“菁妹妹,要不要和孤一起。”萧瑀没有马上走,忽然看向菁妹妹,所有人都看着萧菁菁。

太子竟问菁华郡主要不要一起。

纪尧也看着他的小姑娘。

萧菁菁知道四爷在看她,还有太子,感觉到众人的目光,她平静的:“不用了,太子殿下。”

吴老夫人点头,虽然不知道太子为什么这样说。

“那就算了,孤还想,要是菁妹妹愿意,就一起。”太子萧瑀说着睥了下太傅。

纪尧表情不变。

萧瑀觉得无趣,带着人离去。

半晌。

众人又看向萧菁菁。

不等有人说话,有船停了下来,不久,一个小太监小跑过来。

“太后娘娘,宜妃娘娘。”小太监跪在地上。

“有结果了?”太后看着来人。

宜妃太子不知道会和圣上说什么,皇儿那里不知道能不能应付,虽然有安排,但。

她没有别的心情,她盯着小太监。

“是,太后娘娘。”小太监道。

“谁?”

太后问。

众人也想知道。

“回太后娘娘的话,是纪公子。”小太监回答,抬头。

倒是没有太让人意外。

纪馨一听大哥赢就得意看向萧菁菁,萧菁菁选择无视。

“倒是没有出乎哀家的意料。”太后慢慢的,小太监:“太后娘娘,宜妃娘娘,圣上让太后娘娘宜妃娘娘也办一场诗会,到时候皇上会派人来取。”

“圣上说的?”太后问。

“是,太后娘娘。”小太监道。

“也好。”太后点头,明白了皇帝的意思,她看向宜妃,宜妃:“臣妾会配合太后娘娘,让圣上放心。”

众人听到圣上让太后娘娘宜妃也办一场诗会,惊讶起来。

“告诉皇上,就说哀家知道了,会办。”太后最后对着小太监。

“是,太后娘娘。”

小太监走后。

“大家都听到了,圣上发了话。”太后对着众人。

“太后娘娘,大家都听到了。”顾瑶的祖母上前一步,一时有人欢喜有人愁,几个伯府侯府比较发愁,最为担心。

像她们这样的勋贵,对女儿家的要求就是会识字。

哪像那些书香世家,文官家的女儿家,从小就琴棋书画,吟诗作赋,拈手便来,不免担心。

“好,那就开始吧。”太后挥手。

“是。”众人道。

接下来,宫人和太监忙碌起来,设下桌案,摆上笔墨纸研,摆放好了,太后坐在上首,和宜妃商议了一下。

“宜妃看该以什么为题?”

“太后娘娘觉得呢。”宜妃并不想花太多心思,太后看着宜妃:“眼前的景色?”

“以太液池如何?”宜妃道。

“还是以春色为题吧。”太后想到之前皇帝送过来的诗,宜妃没有什么意见。

等差不多了,太后:“以眼前的春色为题,大家即兴发挥吧,写好后会送到圣上那边,由圣上来评。”

各府老夫人夫人不可能上场写诗,这一场诗会主要是针对各府适龄的姑娘。

“瑶姐儿,一定要赢,这些人里,只有吴府需要注意,其他都不会是你的对手。”顾瑶的祖母收回目光看着瑶姐儿。

“祖母,我会的。”

顾瑶点头。。

“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入得皇上的眼,光是宜妃和秦王是不够的。”顾瑶的祖母又道。

“祖母放心。”

顾瑶开口,她知道只有胜,才能成为秦王妃。

“你,祖母还是放心的。”顾瑶的祖母看向设好的桌案还有笔墨纸,不再说别的:“好好想想,以春色为题。“

顾瑶再次点头。

“一定要写出最好的诗。”

“祖母我想去瑶姐姐那里。”纪馨看一下瑶姐,着着纪老夫人,摇着祖母的手臂。

“去做什么?”

纪老夫人睥了睥她,放下她的手臂。

“祖母,我想和瑶姐姐一起。”纪馨怕祖母还是不让。”

“不许去。”纪老夫人不允许。

纪馨不甘心。

好不容易皇上提出写诗,萧菁菁字认不认得不全,哪会写诗,瑶姐姐写得那样好,肯定是瑶姐姐获胜,她想和瑶姐姐一起。

“写诗?”叶蓁作为现代人,哪里会,别说写诗了,让她背前世的诗,她也只记首,一代人很少会写诗的,翻了下记忆,心头放松,原主也不是会写的。

这样一来她就完全放下心了。

“表姐,要不我们不参加了。”吴雲最烦吟诗作对,她学了很久还是不会,拉着萧菁菁,看着众人,她不会写诗,不知道表姐会不会写诗。

应该不会,没有听说过。

萧菁菁:“好。”

吴雯看向她们。

吴莲也是:“表姐还有二姐不参加吗?”

“不了,你们参加就好,把顾瑶比下去。”吴雲道,顾瑶的才名众人皆知,第一才女的名声不是假的。

“你们两个。”

吴老夫人转过头,笑了笑。

纪老夫人怀郡王老太妃,靖康侯府老太君没有说什么。

纪馨听到她们的话,哼一声,祖母不让她找瑶姐姐,她心情正不好,她们居然想赢瑶姐姐,简直是笑话,瑶姐姐可是第一才女,谁能赢过瑶姐姐。。

就吴雲还有萧菁菁连诗都不会作,都不敢参加,是不想。

“你们两只猴儿也去吧。”

这时,眼差不多了,太后想到嘉和郡主还有静安县主,看向她们,拍了拍她们的手,让她们也去,要是赢了,她也能为她们求个好的恩典。

“是。”

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一起道,嘉和郡主想到和太子殿下一起离去的纪太傅,虽然她没有和纪太傅说上话。

可是她很满足,她不知道自己作的诗胜出的话,纪太傅会不会看到。

哪怕有一点可能,她也会试图胜出。

她看向静和,静和不知道会不会帮她。

“静和。”

静安县主望向嘉和郡主。

“帮我。”

“你?”

“......”

诗会开始。

纪馨见萧菁菁不动。

“菁华郡主不作诗吗?”

纪馨本来不想参加的,她忽然有了一个主意,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信萧菁菁会作诗的,只要她提出和她比,萧菁菁答应,她就能让萧菁菁出丑,

萧菁菁看她一眼。

“菁华郡主怎么不说话?”纪馨面上疑惑的,心中轻蔑,昂着头,

带着娇蛮。

萧菁菁直接没有理会。

“我们来比做诗,如何,菁华郡主,敢不敢。”见萧菁菁还是不说话,纪馨恼怒:“要是谁赢了,谁就——”

旁边的人听到。

看过来。

纪家这位四姑娘要和菁华郡主比作诗?这,她们看了看彼此,只听说过菁华郡主不学无数,没有听说过菁华郡主会作诗,这?

纪老夫人眉头皱紧,觉得这个孙女就是没事找事:“馨姐儿。”

“祖母,我想和菁华郡主比一下作诗。”纪馨还是有点怕祖母生气,可是她也想让萧菁菁出丑:“怎么样菁华郡主”

“你。”

纪老夫人看看纪馨,又看向萧菁菁。

吴雲心中担心:“表姐要么。”她怕表姐答应,到时候输给了纪馨,想要表姐不要答应,只要表姐不答应,任纪馨怎么说都没有用。

吴莲也担心:“表姐。”

“你们不用说。”萧菁菁挥手。

“表姐。”吴雲还想说什么。

“菁华郡主答应还是不答应?”纪馨不屑看了一下吴雲问

“好。”

萧菁菁开口。

话落,众人一怔,都没想到菁华郡主会答应,菁华郡主就不怕?纪老夫人也怔了怔。

吴雲急得不行,表姐怎么答应了。

“你要是,你说什么,你答应,了?”纪馨虽然想好要和萧菁菁比作诗,想过万一萧菁菁不答应怎么办,没想到萧菁菁直接就答应了。

她愣了愣,以为听错了。

“我说我答应,比作诗。”萧菁菁道,直视纪馨。

“你真要和我比?”纪馨半天回不过神来,回过神来,还是难以相信。

“不是你要和我比吗?”萧菁菁反问。

“你真要和我比。”纪馨直直盯着萧菁菁,萧菁菁到底在想什么,她就不怕输?不怕出丑,还是说她有自信?不可能,萧菁菁怎么可能会作诗,她明明什么都不会,更别说赢她了,想到这里,纪馨有了信心。

不管萧菁菁为什么答应,她只要让萧菁菁输就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