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有人被打脸/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萧菁菁面无表情。

“你,你,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

纪馨哼了一声,被萧菁菁的态度气到,是她要和萧菁菁斗诗,萧菁菁这个连诗都不会写的有什么可嚣张的,不就是个郡主,看你一会还怎么嚣张!

“大家都听到了。”

“没有听到本郡主的话?”

萧菁菁冷淡的。

“你,好!我们现在就开始,没有问题吧,菁华郡主,我们各写一首诗,到时候一并交上去,等圣上品评,谁要是输了,以后见到对方——”本来纪馨想要说谁要是输了谁就要当着众人的面承认自己不通笔墨,不学无术,忽然她眼晴想到那盆让萧菁菁出尽风头珍品豆绿色的牡丹,萧菁菁不就是因为那盆珍品中的珍品豆绿色的牡丹才出尽风头,要是萧菁菁输给了她,看她还拿什么来得意。

顿时打定了主意,昂着头,娇纵任性道。

“要是你输了,就把那盆珍品的绿牡丹给我!”

旁边听到的人都是脸色一变,纪家这个小姑娘,居然想要那盆珍品的绿牡丹,这心可真是大,看向纪老夫人,纪老夫人眉头紧皱,她们又看向菁华郡主,不知道菁华郡主会怎么回答。

“不可能。”

萧菁菁拒绝。

让旁边听到的人松口气,这才对。

要是真答应了?有人看向吴老夫人,吴老夫人脸上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吴雲很是鄙视加看不上纪馨的无耻,然后就是替表姐担心。

“为什么?”

纪馨急了,萧菁菁为什么不答应?是不是怕了?她可是打定主意要赢走萧菁菁那盆绿牡丹。

“那盆珍品的绿牡丹已经送给外祖母。”萧菁菁淡淡的,没有多言:“我不可能用来和你斗诗。”

“那不是你的吗?”

纪馨不信,萧菁菁就是狡辩。

萧菁菁:“谁说是我的。”

“你是不是怕了?怕输给我?”纪馨觉得萧菁菁肯定是怕了,不然不可能不同意。

“你要是输了呢?”萧菁菁平静的。

“我怎么可能——”输,纪馨脱口而出,她才不会输。

纪老夫人叹了口气,馨姐儿的愚蠢让她大开眼界。

她就不该带她进宫。

大儿媳妇明明不是这样蠢的人,宁哥儿也好,却把馨姐儿宠成这样,她这个当祖母的想插手都插不了手。居然还没开始,就认定自己不会输,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觉得菁华郡主会输,也不想想人家为什么要答应,以为还是以前吗。

“馨姐儿住嘴。”

纪老夫人准备不让馨姐儿再蠢下去。

“祖母,我又没说错。”

纪馨不明白祖母为什么又生气。

“人家凭什么答应你。”纪老夫人盯着她。

“为什么不能。”纪馨还是说。

“我是不会用那盆珍品的绿牡丹和你对赌,而且你也没有东西和我对赌。”萧菁菁摇着淡淡道。

“我又不可能输。”纪馨又哼了声。

萧菁菁难道以为能赢过她?

“不可能输吗?”

萧菁菁不置可否,纪馨的心思,她一眼就看明白。

“你觉得能赢过我?”纪馨很生气,萧菁菁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这是?”太后听到动静,开了口,看了过来。

所有人也都看过来。

“这位纪姑娘想要和菁华郡主比诗。”有人开口,看向萧菁菁和纪馨。

“哦?”太后来了兴致,目光落在纪馨和萧菁菁身上,带着笑:“准备斗诗?”

“太后娘娘,臣女想要和菁华郡主比诗,请太后娘娘恩准。”纪馨眼晴一转,萧菁菁不是不愿意和她对赌那盆绿色的牡丹吗,她对着太后娘娘行了一礼,如果太后娘娘同意了,萧菁菁敢不答应。

“菁华郡主怎么说。”太后挑了挑眉,问萧菁菁。

“我答应了。”萧菁菁行了一礼。

宜妃看着萧菁菁。

“那就准了,既然你们都答应了,那怎么不开始?”

太后笑起来。

顾瑶一边想着诗句,抬头,听到纪馨想要和菁华郡主比诗,并没有太过在意,她自恃才高,不觉得菁华郡主纪馨会比过她。

“太后娘娘,臣女想要和菁华郡主赌斗,可是菁华郡主拒绝了。”纪馨又道,冷哼睥了下萧菁菁,看到瑶姐姐看着她,她一笑,瑶姐姐看着呢,她更要给萧菁菁好看,只要太后同意,看你还敢拒绝。

萧菁菁不语。

吴氏轻笑,视线在萧菁菁纪馨顾瑶三人扫过,想要看出什么。

“赌斗什么?

太后有些好奇。

纪馨的小心思,太后隐隐看出来了,并未在意,其他人也差不多看出来了。

宜妃同样看出来了。

“臣女想要和菁华郡主赌斗那盆绿色珍品牡丹,菁华郡主不愿意,请太后娘娘恩准。”纪馨望着太后娘娘,心思可以说是昭然若揭。

大家心里多了了然,纪家这个小姑娘,不止心大,不知道太后娘娘会如何决定。

顾瑶刚刚想好的诗句再也想不下去了。

那盆绿色的珍品牡丹?

顾瑶祖母眼里多了一抹光,有了新的想法。

“瑶姐儿。”

纪馨希望太后娘娘能答应,眼巴巴望着太后娘娘。

萧菁菁直直盯着纪馨,纪馨感觉到昂着头睥了眼萧菁菁,怕了?

吴雲不知道太后会不会答应,看看祖母又看看表姐,又看到纪馨得意的样子,气得不行,要是可以,她真想打纪馨一顿。

吴老夫人瞄了菁姐儿一眼:“菁姐儿,你。”

“外祖母我不会输。”萧菁菁道。

“好。”吴老夫人点头,吴雯吴雲吴莲宁氏等都听到,吴老夫人准备和太后说一声。

“菁华郡主很自信。”太后像是看出什么,听到什么。、

众人闻言有些不明白太后话是什么意思。

在纪馨对着太后开口后,就闭上了眼的纪老夫人睁开眼,直接对着太后:“太后娘娘,不用听馨姐儿的,两个孩子,斗诗就斗诗。”

吴老夫人只好作罢。

众人看着太后娘娘。

纪馨不知道祖母为什么要阻止。

“哦。”

太后开口,顿了顿,侧过头,问宜妃:“宜妃觉得呢?”

“臣妾觉得菁华郡主很镇定,纪家小姑娘也是,倒是可以。”宜妃眸光闪动,在众人的目光中道。

菁华郡主镇定吗,众人看过去,只看到菁华郡主平静站着。

纪馨也不觉得萧菁菁镇定,不过是装的,她高兴起来。

“哀家也觉得不错。”太后听了宜妃的话,嗯了一声,开口。

纪老夫人一听宜妃的话,就知道太后已打定主意,不是她能改变的。

众人同样听出来了。

“谢太后娘娘恩准。”纪馨反应最快,得意了极了,太后娘娘果然答应了,本来因为祖母阻止她还担心。

嘿嘿,她看向萧菁菁,太后答应了。

萧菁菁根本不想看纪馨的蠢样子,她到底知道不知道她不是以前的她了?

吴雲觉得纪馨真是碍眼,想到太后娘娘宜妃的话,还有表姐方才说的话,她决定相信表姐,表姐都说了不会输,就不会输。

表姐从来不会说假话。

叶蓁看看纪馨又看看菁华郡主,就像宜妃说的,菁华郡主太镇定了,不知为何想到一句话,不作不死。

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注视着,想不通菁华郡主为什么这样镇定。

纪老夫人则再次闭上眼。

张嬷嬷有些担心。

片刻纪老夫人睁开眼。

“你这孩子。”太后不由失笑,小姑娘总是喜欢这样,她转向吴老夫人还有菁华郡主:“不知道?”

“太后娘娘和宜妃娘娘都说可以,老身也没有意见,菁姐儿。”吴老夫人知道太后想让她说什么,对上太后还有众人的目光。

说着侧头,看着外孙女。

“外祖母放心。”萧菁菁知道外祖母的意思,她开口。

“好,外祖母相信你。”吴老夫人很欣慰,就算输了也没有什么,何况,她相信菁姐儿不是无的放矢的人。

“请太后娘娘宜妃娘娘见证。”

想完,她朝着太后。

“好,菁华郡主呢。”太后笑眯眯的。

“请太后娘娘宜妃娘娘见证。”萧菁菁开口,平平静静。

让不少人另眼相看。

菁华郡主不会真有信心赢吧。

“不过也不能不公平,纪家丫头,你的彩头又是什么,太轻了可不行,你应该知道。”太后看向纪馨。

纪馨没想到太后娘娘会问,她嘟囔着,她才不会输,可知道太后娘娘还等着,她不能不说:“如果我输了,那臣女就,菁华郡主想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是她最短时间内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哦,这样呀,要看菁丫头愿不愿了。”太后一听,脸上看不出有什么,但心里,知道这个小姑娘根本就没想过。

印象一下差了不少。

这个小姑娘眼红菁华郡主那盆珍品的绿牡丹,只觉得自己不会输,这样的小姑娘,太后见过不少。

轻易就能知道她的想法,心中之前的想法随之改变,有了新的计较。

其他人也是一样,觉得纪府的教养有点——不知道菁华郡主还会不会答应。

吴氏挑了一下眉头,纪府竟教出的女儿。

怀郡王府老太妃直接对着纪老夫人:“你这孙女,简直是。”是什么没有说,声音不大。

靖康侯府老太君也摇头,纪馨还不以为意,纪老夫人都替她脸红。

“可以。”萧菁菁开了口,答应了。

这令很受人意外,纪老夫人也看着她。

吴氏眯起眼,萧菁菁这臭丫头竟答应了。

宜妃也不由看着,很好奇这个菁华郡主在想什么。

萧菁菁神情淡然。

“菁华郡主答应了?”太后也意外,又问,萧菁菁颔首:“是的,太后娘娘,只要到时候希望有人不要忘了兑现承诺。”

“这不会。”太后马上看向纪馨:“纪家丫头,菁华郡主的话听到了?”

“听到了,太后娘娘,臣女才不会赖账。”纪馨觉得萧菁菁也太小看了。

要是她真的输了,她绝不会赖账,当然萧菁菁是一定赢不了她的。

“太后娘娘。”感觉到落在身上的目光,纪老夫人让张嬷嬷放开手,不想府里的名声彻底被馨姐儿败坏完。

“纪老夫人有什么要说?”太后知道纪老夫人应该有话要说。

大家想到纪老夫人往日的行事。

整个纪府都是靠着纪老夫人撑起来的,教出这样一个孙女她们已经很意外了,不知道纪老夫人会说什么。

“老身有一盆墨兰。”纪家的名声不能坠,纪老夫人淡淡的开口,面向菁华郡主:“不知道菁华郡主满不满意。”

珍品的墨兰。

和珍品的绿牡丹。

都是花中珍品,名贵的花木,放在一起,可以算是平分秋色,谁也不亏谁,众人都没有想到。

想想纪老夫人的行事,便不觉得意外了,纪府有珍品墨兰不少人都知道,前年的花朝节百花竞艳就是这盆墨兰夺魁。

今年纪府带来的是另一盆花,没想到纪老夫人会在这个时候拿出来。

不过这样一来,谁也不能再说什么。

之前菁华郡主明显吃亏。

“纪老夫人不必这样。”萧菁菁道,她这位前婆婆从来都不会让人拿住话柄。

“本就该如此,馨姐儿规矩没有学好,你多担待。”纪老夫人又道。

“祖母。”

纪馨脸色不好。

纪老夫人就像没有听到。

大家看在眼里,这个纪家的小姑娘,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纪老夫人也有失手的时候。

“太后娘娘,就用老身的墨兰当彩头吧。”纪老夫人说。

“好,这样更好。”太后对纪老夫人的行事很满意,笑着。

宜妃早知道纪尧的母亲不是好对付的,果然如此。

“这样一来,两边应该都满意了,可以开始了。”太后又道,语毕看看菁华郡主和纪馨还有四周笑问道:“你们想要何时开始,看看因为你们,大家都停了下来。”

本来诗会已经开始。

现在倒是都停了下来。

“太后娘娘,随时都可以。”萧菁菁启唇。

‘太后娘娘,现在就可以开始。’纪馨恶狠狠瞪了萧菁菁一眼,望着太后娘娘。

“好。”太后把两人的样子收入眼底。

忽然一个人影走了出来,行了一礼:“太后娘娘,臣女也想参加,不知道可以吗?”

是顾瑶,顾瑶又看着萧菁菁;“菁华郡主可以吗?”

萧菁菁没想到顾瑶会出来,很快明白了顾瑶的打算,看来顾瑶想像上一世一样,顾瑶以为她还能像上一世一样吗。

“顾家丫头也想参加?”

太后意外的问。

“是,太后娘娘。”顾瑶回头。

众人很意外,顾家这个小姑娘也要参加?这个小姑娘要是参加,菁华郡主?

“这要问菁丫头了,宜妃怎么看?”太后笑道,看着萧菁菁,问宜妃。

“臣妾觉得人多热闹,可以一起,反正呈给圣上品评。”宜妃说。

“也对。”太后点头。

“太后娘娘,宜妃娘娘,菁华郡主,老身有一盆极品的铃兰,不知道菁华郡主能不能看上,瑶姐儿有这个心,我这当祖母的也不能不答应。”顾瑶的祖母朝着太后宜妃行了一礼,对萧菁菁。

顾瑶注视着萧菁菁。

显然早就打算好。

“可以。”萧菁菁不怕顾瑶。

她知道顾瑶自负才华。

众人意外极了,菁华郡主就一点不怕?吴老夫人想说什么又没有,吴氏有些不相信,萧菁菁这臭丫头会写什么诗?

顾瑶松口气。

看了萧菁菁一眼,她很怕萧菁菁不答应,要是萧菁菁不答应,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她想要那一株绿色的牡丹,只有到她手中才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留在萧菁菁手上只是浪费。

原本她没有想过从萧菁菁手上得到那一株绿色珍品的牡丹,直到纪馨提出和萧菁菁斗诗。

以那一株珍品的绿牡丹作为彩头,她才意动。

有了得到那株绿色珍品牡丹的心思,她担心过萧菁菁不会答应,在她的心中萧菁菁应该是不会答应,不想萧菁菁直接答应了。

不知道萧菁菁何来的自信,她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最后什么也没有看出来,不管为什么,那一株珍品的绿牡丹她志在必得,而且她不觉得萧菁菁会胜过她。

只有得到株珍口的绿牡丹,她才能得到她想要的,宜妃娘娘很喜欢这株珍品的绿牡丹。

“瑶姐姐,你也要参加?”

纪馨终于找到机会。

“嗯。”

顾瑶看着纪馨。

“瑶姐姐你要是参加,我肯定赢不了。”

纪馨说倒是有自知之明了,但。

“瑶姐姐你怎么想要参加,瑶姐姐是为了那株——”根本不管萧菁菁是不是在,什么都说。

“馨妹妹。”顾瑶打断了她的话。

“瑶姐姐。”纪馨并没有意识到不对。

顾瑶心里不耐,纪馨的蠢让她不知道说什么:“馨妹妹也不差,全力以赴就好。”

“真的吗?瑶姐姐。”

纪馨不信。

“嗯。”顾瑶真的是懒得再说。

“好吧。”纪馨道。

不知道能不能赢瑶姐姐。

叶蓁忍着笑,她第一明白了那句话,最可怕的不是神一样的对手,最可怕的是有着猪一样的队友,纪馨完美的诠释了。

这就是一个猪一样的队友啊。

萧菁菁感觉到叶蓁的目光,看过去。

知道叶蓁是为什么。

“既然你们都商量好了,哀家就不说什么了,还有人参加吗?”太后见状笑着开口,接着看向其他的人。

“刚才宜妃的话想必都听到了,其实都一样,都是要给皇上送过去,由皇上来品评,好了开始吧,皇上还等着。”

“确实该开始了。”宜妃开口。

“那就开始,写好了,交上来,哀家派人送去给皇上。”太后笑着颔首。

宜妃不再说话。

“是,太后娘娘,宜妃娘娘。”众人行礼。

“……”

礼毕,各归各位,各府老夫人老太君看着。

参加诗会的少女们回到案桌前,坐下,开始思考,不一会面露喜色在身边丫鬟服侍下净了手,动起笔写起来。

顾瑶回了之前的位置。

坐下,黛眉站在一边,顾瑶的祖母看了看其他人,皱了皱眉。

纪馨带着身边的人挑了一处最显眼的位置,左右看看,坐下来,让身边的丫头给她砚墨。

萧菁菁选了一处角落的桌案。

“表姐你怎么选这里。”吴雲见表姐选了最后面的角落,纪馨选了最显眼的位置,看了看太后道。

叶蓁站在一边四处张望着。

“这里安静。”萧菁菁道,四周没有人。

“也是。”吴雲看了一下周围,旁边是一株白色的玉兰,不远处是太液池,清风抚面,觉得这个地方不错。

“砚墨吧。”萧菁菁对着身边的紫嫣。

“是郡主。”紫嫣忙道。

上前砚墨。

“表姐你想到了?”吴雲惊讶起来,表姐这么快就想好了,表姐什么时候想好的?虽然也有人动笔,可是会不会太快了一点,她实在是担心,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表姐。

“嗯。”萧菁菁嗯了声。

“那,表姐要写下来了吗,表姐已经想好了?”吴雲问。

“对。”

萧菁菁知道雲表妹在担心什么。

紫嫣秋雨也看了郡主一眼。

叶蓁闻言回过过来。

“菁华郡主想好了?”她没想到菁华郡主这么快就想好,看菁华郡主的样子似乎真想好了,不是好好想想吗,何况菁华郡主。

难道古人天生会作诗?

她看到好几个人动笔了。

“嗯。”萧菁菁又应了声,看了她一眼:“叶姑娘不参加吗?”

“我就不了,不参加了。”叶蓁觉得让她作诗,不如让她抄,她不想吓到这些古人。

萧菁菁让紫嫣和秋雨铺开纸,紫嫣和秋雨相信郡主,她们把宣纸铺开。

“表姐不用再想想吗?”吴雲看到不远处的还没有动笔的吴莲和吴雯,忍不住又问。

“不必。”萧菁菁摇头。

“看样子菁华郡主是真的想好。”叶蓁看人还是很准的,发现菁华郡主是真的想好了。

她好奇起来。

吴雲还是有些担心。

觉得表姐该多想想。

等紫嫣和秋雨磨好了墨,萧菁菁提起笔。

紫嫣忙替郡主提起衣袖,萧菁菁看了看太液池,落了笔,手腕轻动起来。

叶蓁吴雲连忙看起来,紫嫣和秋雨一个研墨,一个替郡主整理衣摆她们目光也落在郡主面前的宣纸上。

“胜日寻芳太池滨,无边春色一时新。”萧菁菁写得很慢。

吴雲没想到表姐的字写得这样好,她念着表姐写的诗句,眼前一亮,细细咀嚼,越来越觉得好。

这真的是表姐写的?

怎么写得这样好,她都不敢相信。

“好字。”叶蓁赞了一声,她的毛笔字简直是一团糟,原主的也不怎么样,没想到这么快就看到这么好的毛笔字。

再看诗,就她不懂诗词,也觉得不俗,紫嫣和秋雨也念着,高兴起来。

“叶姑娘言过其实了,只是还看得过去。”萧菁菁笔端一转:“等闲识得东风面。”手轻轻落下。

紫嫣和秋雨对视一眼。

吴雲叶蓁一起念着。

“万紫千红总是春。”最后一句写完,萧菁菁放下笔。

不远处。

嘉和郡主抬头,看了菁华郡主一眼,她没有参加斗诗是因为她只想让纪太傅看到她的诗,并不是为了别的,她不知道菁华郡主为什么这样自信,又看了一下其余的人。

她看向静安。

静安写着。

静安应该想到了,她呢,她目光落在水波潋滟的太液池上,还有摆放的百花上,让身边的小宫女替她磨墨。

回过头她发现菁华郡主动笔写了起来,菁华郡主想到了吗?顾瑶也开始动笔,纪馨也在写。

只有少数的人还没有动笔。

望向太后娘娘,她提起笔。

“波光潋艳太液池。”

“百花争艳——”她看到旁边静安写好移到案边的诗。

静安县主知道嘉和想让她帮她。

她睥了眼身边的小宫人:“替我移一下。”

“是。”小宫女没有多想。

静安县主望向四周,还有上面的太后娘娘宜妃娘娘,转开视线,在纸上快速写了两句,宣纸下移。

等到差不多,她让手上的墨不小心掉到宣纸上,把整张宣纸揉了起来,重新写了一首,她

把揉成一团的纸浸到墨汁里。

“帮我压住。”

“是。”

小宫女虽然有些疑惑,但并没有发问。

嘉和郡主抄完静安给她的诗,把之前写的揉成一团,浸到墨汁里。

她拿起写好的诗。

“堕粉瓢红迹已陈,却将春色付何人。东君老去都平施,绿幕连天一样新。”

比她写得好了太多,放下心,她抬起头发现菁华郡主也写完了,叶蓁在说着什么,顾瑶纪馨也停下笔。

“胜日寻芳太池滨,无边春色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叶蓁又念了一遍,越来越觉得好:“不用说了,肯定能夺魁。”

“表姐,你怎么写出这么好的诗的?”

吴雲更是直接问,表姐太厉害了。

怎么能写出这样好的诗,紫嫣和秋雨也望着郡主,萧菁菁觉得不过平常,这首诗是她上一世做的。

嫁给四爷后,她开始学做诗,对弈,被赶到庄子上后,没有什么事需要她做,空闲的时间太多,她开始看书,作诗,开始的日子还好。

她的身体也还好,春日天气好的时候,她会走出院子。

这首诗是她想到刚成亲四爷春日带她出游时,写下的,只是换了一些地名,四爷的诗才是真的写得好。

她比起四爷还差得很远。

“只是还可以。”

“表姐,你何时这样厉害了。”吴雲觉得表姐突然什么都会,以前表姐明明什么都不会,只会鞭子抽人。

什么时候表姐这么厉害了。

叶蓁眼中有异彩。

菁华郡主何止是变了。变得和她一样多,可她是穿越的。

“难道表姐还不满意,还想到更好的诗?”

吴雲忽然想到。

“没有。”

萧菁菁摇头。

她有,但不会写出来,这一首就够了。

吴雲这才松口气,她还以为表情还有更好的,那,紫嫣和秋雨早习惯郡主的变化,叶蓁不知为什么,想到重生两个字。

菁华郡主要么和她一样,要么就是重生,她摇了摇头,她还无法肯定。

要是菁华郡主是重生回来的她是不是要抱大腿?要是不是,要不要认老乡?叶蓁有点纠结。

萧菁菁没去管叶蓁想什么。

见有人把写好的诗交上去,她也迈步。

“写好了?”

太后坐在上面,目光掠过下面的小姑娘,见都写完了,笑起来。

宜妃看着下面。

各府的老夫人夫人也看着。。

“看来小姑娘们都写好了,就让她们交上来吧,给皇上送过来,皇上应该等急了。”太后跟着又道,示意身边的宫人,宫人得到太后娘娘的示意,退了下去。

宫人到了下面。

少女们知道太后娘娘的意思,要把她们的诗给圣上送去,都急了,一个个检查过,没有问题忙把写好的诗交给宫人。

“表姐。”

吴莲和吴雯把诗交了,见到表姐。

“嗯。”

萧菁菁嗯了声,准备把写好的诗交了:“表妹交了?”

“嗯,表姐写好了吗?”吴雯问,吴莲眼中带着担心。

“写好了。”

萧菁菁淡淡的。

“表姐写的——”吴雯又问,吴莲还是担心。

“你们放心吧,表姐写好了,而且。”吴雲走近就听到她们的话,知道大姐姐三妹妹在想什么,和她之前一样。

担心表姐写不出诗来,还怕表姐写不出好诗,心中替表姐担心,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吴雯吴边望向表姐。

“你们不知道表姐有多厉害。”吴雲俏皮的说。

吴雯吴莲想像不出,也不相信。

“是不是觉得不敢相信,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你们写得怎么样?大姐姐,三妹妹。”吴雲笑着。

“还可以,不知道表姐写的是什么诗。”吴雯回答。

“我,我,我想不到,想了很久想想到。”吴莲紧张还有担心。

“不知道表姐写的诗得如何。”吴雯没有信二妹妹的话,看着表姐。

“不算太好。。”萧菁菁道。

吴雲不知道该不该信。

她看到叶蓁。

“表姐?”

“你表姐写的诗很好,你们不必担心。”叶蓁笑,吴雯还是不知道该不该信。

“菁华郡主也写完了吗?”这时,纪馨的声音响起,她带着人,得意的拿着写好的诗,走过来。

见萧菁菁居然也过来了,不会是写不出来吧,之前她想找萧菁菁,发现萧菁菁跑到角落去了,肯定是写不出来,萧菁菁还是准备好出丑好,把那株绿牡丹办理给她吧,她今天很快就想了一首诗。

她睥了萧菁菁一眼。

“顾姑娘写好了?”忽然又一个声音这,一来就看到纪馨,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手上拿着写好的诗过来。

她们见不惯纪馨,不想看她再嚣张,接着对萧菁菁:“菁华郡主也写好了?”

“嘉和郡主,静安县主想必也写好了。”萧菁菁开口。

看来大家都写好了。

“对。”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点头。

“我写没有写完,关你们。”纪馨很生气,她写没写好关她们什么事,想到太后娘娘对这两人的宠爱才没有做什么。

“纪姑娘气多伤身。”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不喜欢纪馨。

“你,你们,哼。。”

你们才伤身。

纪馨恨恨的,不打算再理她们,她要去找瑶姐姐。

她们谁也赢不了她和瑶姐姐,瞄了瞄萧菁菁,还有萧菁菁身边的人,叶蓁。

“瑶姐姐。”下一刻她看到瑶姐姐,瑶姐姐和宫人说着什么,她忙带着人过去,顾瑶听到纪馨的声音,没有再继续和宫人说话。

穿过纪馨,她看到萧菁菁还有嘉和郡主等人,顾瑶没有过支,她把手上的诗交给宫人。

“瑶姐姐你交了,我还想看看你写的什么诗呢。”纪馨带着人走过来,看向宫人,好奇的问。

“没有什么,你的诗写完了?”顾瑶随便的。

“嗯。”纪馨很得意。

“看样子写得不错。”顾瑶睥她一眼。

“瑶姐姐要不要看看。”纪馨嘿嘿一笑,问萧菁菁要不要看。

“不了,你交给宫人吧。”顾瑶不打算看,纪馨没有纠缠,把写好的诗给了一旁太后身边的宫人。

“这是我写的诗。”

“纪姑娘放心。”宫人点头。

“瑶姐姐。”由于隔了一段距离,她对着瑶姐姐:“不知道萧菁菁写没有写。”

顾瑶不说话。

宫人走了过去:“菁华郡主。”

萧菁菁没有看顾瑶和纪馨,让紫嫣把她写好的诗交给宫人,紫嫣行了礼,把诗给了宫人。

宫人有些意外。

“萧菁菁难道写了?”纪馨看在眼里,哼。

顾瑶不开口。

等所有人都交了后,宫人回到太后身边,太后也没有多看,挥手让人送去给皇帝,反正早晚会看到。

“去吧,有了结果,马上过来报,到时候这三个丫头的赌斗也可以结束了。”

两个宫人行了礼。

“看来都写得不错。”太后看一个个的样子道。

“瑶姐姐写的诗一定很好。”纪馨挽着顾瑶:“瑶姐姐肯定是第一。”

顾瑶固然没有开口,但自负没有人能比过她。

少女们也知道自己多半比不过,在她们心里,第一多半是顾瑶,想到斗诗的事,看向菁华郡主。

吴雲脸色不太好,到时候表姐赢了,看不让那些人惊掉眼晴。

表姐才是第一。

叶蓁不知道顾瑶写的诗如何,但她觉得菁华郡主写的绝不会差,这些人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结果出来,有多少人不信。

吴氏想要萧菁菁几人脸上看出什么。

嘉和郡主和静安县主,两边看看。

另一边。

“陛下。”一个太监走到当今圣上身边。

“送过来了。”当今圣上正考校着,闻声,看了一眼。

“是。”来人道。

“拿上来吧。”

当今圣上没有多说,对着身边的人:“大家看看。”说着让人分发下去。

不久之后。

差不多都看了。

“看完了?”当今圣上问。

“是。”

“说一说。”当今圣上随意开口。

“回陛下的话,这一首最好。”一个大臣上前,举着一首诗,脸上表情有些奇怪,当今圣上看在眼里:“怎么了?”让人呈上来。

“圣上你看了就知道,还有这几首都不错。”大臣看了看身边的人,还有太子秦王晋王楚王。

“一并呈上来。”当今圣上示意身边的人。

三位公主很好奇。

“诗不错,菁华郡主?谁来告诉朕?”当今圣上接过第一首诗,看完,不错,但看到注明,竟然是菁丫头,他还真不知道安郡王家的这丫头有这份才情,以前记得听说只会挥鞭子?

太子玩味的看着众人,悄悄的:“没想到菁妹妹还有这一手。”

纪尧微微笑。

他也没料到,小姑娘给了他一个惊喜,还以为小姑娘不喜欢这些。

纪宁脸色不是很好。

他看过那首诗了,怎么可能是萧菁菁写的,他的瑶儿都比不上。*

“太后娘娘,人回来了。”太后等人没有等太久,人回来了。

所有人都看着回来的两个宫人。

“怎么样?”太后直接问,不等两人行礼。

“禀太后娘娘。”两个宫人开口。

所有人盯着。

“谁胜出?”太后问。

纪馨听了:“一定是瑶姐姐。”不知道她是第几名。

“是,是。”在众人的目光下,两个宫人似乎迟疑。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也觉得顾瑶胜算最大、

“表姐。”

吴雲格外紧张,吴莲也是。

萧菁菁淡定从容,嘉和郡主发现自己有些佩服菁华郡主,她不知道自己能得第几名。

“说吧,是谁。”太后有些不悦,皱眉,到底是谁。

宜妃眸一闪。

众人也觉得不对,难道?

“太后娘娘,是菁华郡主。”两个宫人看向菁华郡主。

“不可能!”纪馨大声摇头,才不相信,萧菁菁怎么可能赢!萧菁菁不可能赢,她不信,不信。

“你说是菁华郡主?”太后也没料到。

所有人怎么也没想到是菁华郡主。

“是,太后娘娘。”两个宫人低头。

众人不信也得信,事实就在眼前,有人开始看向顾瑶,顾瑶脸色不好,她以为她会赢,一直坚信,萧菁菁怎么会胜过她,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第一是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