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真的不一样/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菁华郡主?”纪尧有些意外。

目光落在对面的小姑娘身上,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的小姑娘,他回过身对着身后的侍卫吩咐一声。

侍卫恭敬低头,很快消失在黑夜里。

他回过头。

萧菁菁看着。

紫嫣回到郡主身边:“郡主。”

“菁华郡主怎么在这里?”纪尧看了眼四周,小姑娘怎么带着人跑这里来,微皱眉。

“四爷呢,怎么在这里。”

萧菁菁开口。

“有点事交待,菁华郡主还没有回答在下怎么带着人跑这里来?”纪尧迈步走近,再次问道。

“里面太闷,出来透一透气。”

萧菁菁侧过身,扶着紫嫣的手。

“那也不该乱跑,一个小姑娘,不怕吗?而且才带一个丫鬟,要是遇到什么。”纪尧停下步子,注视着眼前的小姑娘。

“不怕。”萧菁菁微抬头。

紫嫣扶着郡主,望向纪大人。

“胆子倒挺大。”

纪尧温和的笑笑:“就一点不怕?”

“不怕。”萧菁菁道。

“没想到菁华郡主胆子这么大,还以为你又要叫我四叔。”纪尧眼中戏谑,微微一笑。

萧菁菁扶着紫嫣的手:“四叔。”

“还真叫,呵呵。”

果然是小姑娘,还以为长大了,纪尧失笑,温和的目光中多了淡淡的宠溺。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

“不是四爷让我叫四叔吗,我不是小姑娘。”萧菁菁道不想被四爷当成小姑娘。

“不是小姑娘?”纪尧神情温和。

“不是。”萧菁菁点头。

纪尧又笑:“好,不是,是大姑娘。”

“在四爷眼中,我就是一个小姑娘是吗?”萧菁菁觉得四爷在敷衍她。

“不是,大姑娘。”纪尧微微笑,坐下。

“四叔不回去吗?”萧菁菁见状问。

她已经看出来,四爷只是把她当成小姑娘,她不由想到上一世,四爷为什么会娶她,四爷对她好,是不是也是把她当成小姑娘。

所以才会容忍她做的事。

是这样吗?

心里有些失落,因为在四爷心中她永远都是小姑娘,所以哪怕她什么也不会,都不懂,做错了事,四爷也不恼她。

不止亲自教她,还派人教她是吗?

就算到了最后,四爷也没有放弃她,就算和她渐行渐远,依然把她安排得很好,在所有人都都放弃她的时候,也没有放弃她。

她曾经以为四爷是不是喜欢她。

现在看来,四爷只是把她当成小姑娘。

至于四爷为什么娶她,她不需要知道,她该松口气,她不是打算好,不再嫁给四爷,不再和四爷有关系吗。

四爷值得最好的。

“既然得叫一声四叔,怎么能留下你这个小姑娘在这里,你什么时候回去,我送你过去。”纪尧目光含着浓浓的笑。

萧菁菁:“……”她敛起心中的情绪。

“今日的百花竞艳,听说是菁华郡主送给吴老夫人的珍品绿牡丹拔得头筹?”

纪尧过了一会,锁着小姑娘的脸。

小姑娘的样子让他多了愉悦。

“是。”萧菁菁点头,抬头看着四爷。

“没想到菁华郡主才情也很出众,写得一手好诗。”纪尧又笑:“以前竟不知道,还以为菁华郡主并不喜欢这些。”

四爷是说她以前只会挥鞭子吗?

“胜日寻芳太池滨,无边春色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纪尧目光温和,低低念,神情赞赏:“菁华郡主太叫在下意外。”

萧菁菁心跳有些快。

紫嫣侧头望着郡主。

“以前听说菁华郡主最喜欢挥鞭子,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次没见到。”纪尧想到他听到的传言,说小姑娘一个不顺心就喜欢挥鞭子,很是骄横,就觉得好笑。

他虽没有信,但也知道小姑娘不是好欺负的,性子有些娇,前朝政事忙,他也没有多注意。

谁知道小姑娘反而被人欺负。

这几次见到小姑娘都没有见到她手上的鞭子,反而发现小姑娘很是博学多才,不像一般的小姑娘。

让他很是刮目相看。

“原来菁华郡主不止喜欢挥鞭子。”

“四爷你在笑我。”

萧菁菁道,紫嫣觉得纪大人和郡主之间很不一样,郡主对纪大人也很不一样。

“菁华郡主叫在下刮目相看。”

纪尧说。

萧菁菁:“……”

“四爷。”

一个侍卫出现,手上拿着一件黑色绣云禽花纹丝质斗篷。

“拿过来。”

纪尧开口。

萧菁菁和紫嫣看过去。

一身黑色劲装的侍卫低着头,恭敬上前,向着萧菁菁行了一礼,抬起头,把手上的斗篷:“四爷。”

“嗯。”纪尧取过他手上的斗篷,挥手让他退下去,然后对着萧菁菁:“披上吧,这样的夜晚还是有些凉的,别着凉了。”

“不用,四爷。”

萧菁菁摇头拒绝了,她已经让秋雨去取了:“我让丫鬟去取了。”

“那也披上,等来了再换。”纪尧不在意。

“纪大人,郡主。”紫嫣还要说什么。

“要让我给你披上?”

纪尧看着萧菁菁。

萧菁菁不想披,那是四爷的斗篷。

紫嫣也觉得不好。

“介意?是新的,我还没有用的。”

纪尧见她不动,站了起来,上前上前一步,走到她的面前,伸出手直接把斗篷给她披上,修长有力的手指,替她系好了带子。

四爷很高,她只到四爷的胸口,幽暗的灯笼淡淡的月光下,萧菁菁望着四爷,四爷一直是温和的,这是四爷第一次强势。

四爷的指尖无意间触到她的下巴还有颈,萧菁菁不由后退,颤了颤,心跳得很快,她感觉到四爷手指的温度还有呼吸。

是她熟悉的淡淡松香,四爷像是没有感觉到,紫嫣隐隐感觉到郡主不对。

“好了。”

纪尧松开手,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温和笑了一笑。

萧菁菁望着四爷,手摸了摸系好的带子,感觉身上暖和起来,隐隐还有松香,心情复杂,上一世她因为纪宁心情不好不想用膳的时候,四爷也会这样。

紫嫣也看向纪大人。

“坐着吧,站着不累?”纪尧在决定娶了小姑娘,好好宠着,在他心里小姑娘就是他的,先前有人在,他才没有做什么。

此时没有人在,只有他和她,他不打算守着规矩,想要好好问一问小姑娘,愿不愿意,让他宠着,眼见小姑娘还是不动。

“怕我?”

他不希望小姑娘怕他,微微笑:“我就这么可怕?

“不。”

萧菁菁不知为什么她感觉四爷变得不一样。

“那为什么还站着,不坐下?”纪尧挑眉。

萧菁菁带着紫嫣坐下。

“这才对。”纪尧眉目清俊,儒雅:“我所知道的菁华郡主不是胆小怕人的,是天不怕地不怕,骄傲的。”

萧菁菁对上四爷的目光,在别的人面前她是娇纵任性骄傲天不怕地不怕的菁华郡主,在四爷的面前,她总是变得不像自己。

她不知道四爷发现没有。

“想不想吃点什么,饱了没有,我让人送点点心过来。”纪尧没有再继续说,而是温声问,锁着她的双眼。

“不用,四爷。”萧菁菁摇头。

并不想吃什么。

紫嫣觉得纪大人对郡主不同,但具体哪里不同,她说不出来,看看纪大人又看看郡主。

“那我让人沏壶茶来。”

纪尧温声又道,说着示意暗处的人:“去沏壶茶来,让人守着,不要让人过来。”

萧菁菁本来想说不用。

“是,四爷。”一个侍卫从黑暗中出现,跪在地上,行了一礼。

萧菁菁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侍卫,又看向四爷。

侍卫很快退下去。

“你不是想学棋弈,昨日事多,明日我让人把我收藏的棋谱给你送去。”纪尧笑着,凝着小姑娘:“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以后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让人来找我。”

萧菁菁不明白四爷为什么对她这样好,她一直不明白,四爷并不是对每个人都这样:“四爷,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纪尧笑着问。

像是不明白她的意思。

“四爷为什么对我这样好。”是不是真的把我当成小姑娘吗。

紫嫣不明白郡主为什么这样问,纪大人不过是,不过是,不过是什么她也不知道。

“想知道?”纪尧眼中多了什么。

“是。”

萧菁菁点了头,她想知道,不想再自己猜,她想听四爷说,四爷到底为什么会对她这样好。

“你觉得呢?”纪尧没有回答,反问道。

“我不知道。”萧菁菁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纪尧轻轻一笑。’

紫嫣意识到什么。

“郡主。”

忽然脚步声响起,从远处传来,一个人影从远处过来,正是回去取披风的秋雨,秋雨边走边四处张望着,手上拿着一件翠纹织锦披风,神色有些着急,因为没有看到郡主。

“郡主,是秋雨。”

紫嫣看到秋雨,转身对着郡主道,心头一松,不敢看纪大人。

“嗯。”萧菁菁已经看到了,纪尧看了眼,回过头,睥了紫嫣一眼:“你的丫鬟。”、

“紫嫣,你去让秋雨过来。”萧菁菁吩咐紫嫣。

“郡主。”紫嫣不想走,她要是走了,就只有郡主和纪大人了,她担心,虽然纪大人不是别人。

“去吧。”

萧菁菁知道紫嫣在担心什么,她看了紫嫣一眼。

“是郡主。”紫嫣对上郡主的目光,知道郡主已经明白她的心思,低下头,退了下去,往秋雨去,郡主的性情她知道,不用担心的,但她还是想快点找到秋雨回到郡主身边。

“秋雨。”

她冲到秋雨面前,叫了一声。

“紫嫣,郡主呢。”秋雨回身,一下看到紫嫣,捂着胸口松口气,发现紫嫣神色着急,难道郡主有事?接着看向紫嫣的身后。

“郡主在亭子里。”

紫嫣开口,拉着秋雨:“郡主让我来带你过去。”

其实秋雨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亭子,还有郡主:“郡主没事吧?你怎么留郡主一个人在亭子里,你怎么这么急,难道?”她看了眼郡主,又拉紧紫嫣,担心的问。

“没有郡主让我来叫你的。”紫嫣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问,摇头。

“那你一脸着急是?”听到了郡主的意思,秋雨没有再多问,她只是不明白了,既然不是郡主有事,是郡主等急了吗?

“你到了就知道了,我们过去吧,你。”紫嫣拉着秋雨赶紧走,目光落在秋雨手上拿着的披风上,她想到郡主身上披的斗篷。

是纪大人的。

要是秋雨早点来,郡主也不用披纪大人的斗篷。

还是快点带秋雨过去。

让郡主把斗篷还给纪大人吧。

“到底什么事?”

秋雨感觉到紫嫣着急,发现秋雨目光看着她手上的披风,不解问。

“你要是早点来就好了,不说了。”紫嫣不想多说。

秋雨只好跟着她走。

心中疑惑。

离得近了,她发现亭子里不止郡主,还有一个人,她一怔,怎么是纪大人,她看清了和郡主在一起的另一人,是纪大人,她猛的看向紫嫣:“纪大人怎么在这里,纪大人和郡主?”

“看到了?”

紫嫣小声的。

“怎么回事?”秋雨不由停下步子。

“进去你就知道了,先进去吧,纪大人是不久前来的。”紫嫣知道秋雨的想法,拉着她往亭子里面走去。

半路,她们看到一个黑衣侍卫,没有拦下她们。

紫嫣拉着秋雨走过去。

“这两个丫鬟都不错。”纪尧目光掠过秋雨还有紫嫣,微笑转回视线,凝视小姑娘,小姑娘竟问他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他嘴角笑意加深。

萧菁菁不开口,望着四爷,四爷觉得紫嫣和秋雨不错,四爷……

“是忠心的。”

纪尧接着道。

“四爷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萧菁菁注视着四爷。

“你该明白的。”

纪尧叹了口气,小姑娘还是太小,还懵懵懂懂,温和宠溺。

“四爷。”

萧菁菁心漏了一拍,四爷什么意思,望着四爷眼中的宠溺,是她想错了吗?一定是她想错了,不会的。

“明白了?”纪尧勾起唇。

“我。”萧菁菁想说不明白,可是她知道自己明白了,她又慌又乱,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好好想一想,愿不愿意。”

纪尧又叹了口气,他只要决定了就不准备任由小姑娘胡思乱想,也不允许小姑良逃避。

“四爷,我们。”萧菁菁心很慌,想要说什么。

“你只需要好好想想,别的有我。”

纪尧神色仍旧温和。

“郡主。”

在萧菁菁心慌意乱,觉得自己听错了的时候,秋雨和紫嫣过来了,两人一起进来,行了一礼,抬头小心看了下纪大人,再看向郡主。

秋雨很快看到郡主身上的斗篷,她从紫嫣那里知道是纪大人的,她捧起手上的披风:“郡主,披风,奴婢取来了。”

紫嫣望向郡主。

“嗯。”

萧菁菁看向秋雨手上的披风。

“郡主。”紫嫣视线扫过郡主身上纪大人的斗篷开口。

纪尧也看到了,两个小丫鬟的样子他收入眼底,笑着开了口,目光定在秋雨身上:“拿过来。”

“纪大人?”

秋雨抬头,怔了下,转向郡主。

紫嫣不知道纪大人的意思,心中担心,也望着郡主。

萧菁菁不明白四爷想做什么,她没有说话。

“给我。”

纪尧忽然站起身,走到秋雨面前,修长有力的手取过她手上的披风,走到萧菁菁的面前:“起来。”

萧菁菁不由起身。

纪尧先解开她身上披着的斗篷,取下来放到石桌上,然后把披风披在她的身上,修长用力的手不久系好。

“既然你的丫鬟取来了,就换上,免得被人看到。”

萧菁菁不说话。

“好了。”

纪尧收回手,小姑娘一身流彩暗花云锦裙,换上翠纹织锦披风柔和的月光幽暗的灯笼下。

那张艳丽的小脸被高领披风围着,小小的脸,红水晶耳坠,让她整个人很是可人。

紫嫣虽然早就见过,还是。

秋雨则是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纪大人对郡主?纪大人亲自解开郡主身上的斗篷,又替郡主披上披风。

“很美。”

纪尧目光深黑,叫萧菁菁不自在。

“四爷。”

这时,之前退下的侍卫端着檀木云纹盘出现,里面是沏好的茶壶和茶杯,冒着热气。

“进来,拿过来。”

所有人看过去,秋雨看到里面的茶壶,纪大人?

纪尧取过斗篷披在身上。

拂身坐了下来。

“是,四爷。”侍卫恭敬起身,小心的端着檀木云纹盘走进亭子里,行了一礼,纪尧让侍卫把檀木云纹盘放在石桌上,月光和灯笼下,一切显得朦朦胧胧,很美好。

“下去吧。”纪尧挥手。

“是,四爷。”侍卫再一次退下,纪尧端起刚沏好的茶赤,还有一边的紫砂茶杯,倒了两杯。

一杯放在小姑娘面前。

一杯自己端着。

萧菁菁端起面前的那一杯,青绿色的茶尖,在清淡的茶水中沉浮,下沉,清冽醇厚。

秋雨心中终于知道紫嫣为什么之前那样说,紫嫣知道阻止不了郡主。

纪尧轻轻闻了闻。

萧菁菁也闻了闻,看了看幽暗的灯笼下杯中的茶叶。

属于茶的清香弥漫

喝了一口。

纪尧也喝了一口。

“微涩甘苦,回味无常,清冽醇厚。”萧菁菁说了这几个字,以前喝的都是大红袍。

纪尧抬头。

萧菁菁也放下茶杯。

紫嫣和秋雨看着。

“要不要和我对弈一盘。”纪尧喝完手上的茶水,又倒一杯,给小姑娘倒了一杯,倒好后抬起头看着小姑娘:“我来教你。”、

萧菁菁对上四爷的目光。

“拿幅棋过来。”纪尧吩咐守在外面的侍卫。

“是,四爷。”之前的侍卫出现。

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棋弈之道,以正合,以奇胜,就像用兵,可落子九五,可落子——”纪尧凝着她,低低的教起她来。

萧菁菁注视着四爷。

“进可攻,退可守,只要会用兵,便会用棋,会用棋也会用兵,兵书有云。”

“……”

萧菁菁渐渐听了进去。

“明白了吗?棋弈之道博大精深,并不亚于用兵。”

“嗯。”萧菁菁回想想上一世四爷教她的话。

片刻,侍卫送来了棋盘,还有棋子,摆放好后。

“我们来对弈,我教你。”纪尧摆放起棋子。

让她选好棋子。

“你先走。”

萧菁菁选了白子,回想起四爷教她的,落了一子,落子后不由看向四爷,心中紧张。

纪尧脸上温和,再次教她。

“画烛争棋道,金樽数酒筹”。

“穷则禁、禁则变、变则通、通则终,与易经: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两者相通。”

慢慢的萧菁菁不再那么紧张,又下了两子,纪尧也跟着落子,继续。

萧菁菁一点点忘了周遭的一切,侍卫不知从哪里又找了两只灯笼。

一局终了。

“还要多看棋谱。”纪尧说:“棋子的走向,主要是多打棋谱,再来。”

不知过了多久。

“砰——”一声大响,忽然黑色的夜空中,炸起五彩的花,慢慢盛开,很美,整个太注脚池如梦似幻,整个皇宫上空都是五彩的烟火。

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接着又是砰一声,月光也被五彩的烟火遮住,灯笼的灯也被烟火照亮。

纪尧站起身,走到小姑娘身边:“到这里来,看得更清楚。”

拉着小姑娘,走到亭子的另一边,能清楚的看到远处的太液池还有头顶的烟火。

砰一声炸响,烟火盛开,绚丽多姿。

隐隐能听到远处太液池传来的声音。

紫嫣和秋雨想站在后面看着纪大人和郡主,不知道该怎么做,一声又一声,无数的烟火炸开,在黑色的夜空上开起一朵朵的花,砰,砰砰。

萧菁菁抬头看着。

“喜欢?〉”

纪尧侧过头,在小姑娘的耳边,低笑。

低低的笑令萧菁菁回过神来,萧菁菁感觉耳朵一痒,心一悸,身体一颤,她侧过头来,四爷目中只有她。

“呵呵。”

纪尧再次低低的笑。

萧菁菁:“四,爷。”

不知道过了多久,烟火散尽,停了下来,萧菁菁转身,无意间看到顾瑶,顾瑶从远处急冲冲的走来,带着身边的丫鬟,她眯了眯眼。

纪尧看到,挑了一下眉。

“顾——”

紫嫣和秋雨一直对视,此时也看到,想要说什么,发现郡主也看到。

萧菁菁没有开口。

顾瑶往宴席的方向去,一边走一边回头,不知道在看什么,不一会,离得远了,渐渐看不到,就在这时,又有人走了出来。

“郡主,是。”

紫嫣和秋雨看着又走出来的人,走到郡主身边,捂着嘴惊望向郡主。

萧菁菁点头。

“是秦王。”纪尧开口。

刚刚走出来的是当今的秦王殿下,紫嫣和秋雨想到之前的顾瑶。

萧菁菁并不觉得意外,顾瑶离席出来,肯定是目的。

不可能是出来走一走。

不是纪宁就是秦王。

如今知道是秦王,她眼中闪过一抹光,不知道纪宁要是知道会如何,顾瑶很可能还是会被选为秦王妃。

若是秦王知道了顾瑶和纪宁的事,又会如何。

“刚才过去的那个小姑娘是?”纪尧知道他的小姑娘应该是认识和秦王私会的那个小姑娘,回过头来。

“顾瑶,顾家嫡女。”

萧菁菁听到四爷的话,望向四爷。

“顾家的嫡女。”

纪尧若有所思,他第一次见到秦王私会一个女子,顾家的嫡女吗?他想了一想,看来秦王有意这位顾家的嫡女,不知道宜妃是不是也看好这位顾家的嫡女,如果是这样,……

”也是第一才女。”

萧菁菁又道。

“哦,第一才女?”纪尧忙于前朝,很少关注这些事,秦王私会的顾家嫡女是第一才女,那他的小姑娘呢?

他不禁笑起来,微微的,温和:“那你呢。”

“在我看来,第一才女应该是菁华郡主才对。”纪尧又笑。

“郡主当然比顾姑娘厉害。”紫嫣和秋雨一听道。

“郡主,顾姑娘不是和。”紫嫣和秋雨接着想到什么,睥了纪大人一眼。

“住嘴。”

萧菁菁回身打断了她们的话,她不想在四爷面前提起纪宁,紫嫣和秋雨脸色一变,知道郡主不想她们说。

“怎么?”

纪尧问。

“四爷,我想回去了,外祖母应该找我了。”萧菁菁对着四爷。

“好,确实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纪尧也道。

紫嫣和秋雨再次对视,想要说什么,又不敢。

从亭子到宴席处,一路很静,没有看到人,离宴席不远。

“过去吧。”

纪尧停下步子。

萧菁菁走了几步,扶着紫嫣和秋雨的手回头,看到四爷站在原地。

“好好想一想。”

回到席间,萧菁菁看到了顾瑶。

“菁姐儿去了哪里,这么久才回来。”吴老夫人见外孙女回来了,问道:“你再不回来,外祖母要让人去寻你了。”

“走了走,外祖母。”萧菁菁回道。

“嗯,差不多要结束了,人多眼杂,又是在宫里,不要再乱走了。”宫里的事,有时候小心为上。

吴氏远远看着萧菁菁那臭丫头,不知道去了哪里,她发现萧菁菁那臭丫头不见的时候,已经晚了。

不然。

看着当今圣上和宜妃太后说着什么,几位公主和圣上撒着娇,当今圣上也是父亲,也是疼女儿的。

萧菁菁看到秦王,秦王把玩着酒杯,她看到四爷回到席间。

宴席散去。

宫宴结束,众人出了宫。

回到安郡王府已经很晚。

这一晚。

萧菁菁做了很多梦,梦里都是前世的事,零零星星的,她想要看清,却怎么也看不清,只记得她问四爷为什么对她好。

四爷目光温和:“我以为你知道。”

她不知道。

而在那之后不久一日四爷从外面回来,不知为何没有像往日一样见她,呆在书房,一夜后,四爷搬到了前院的书房,再没有踏足后院一步,她不明白为什么,很久后才知道,四爷知道了她和纪宁见面的事。

最后,是她被人关起来。

她以为四爷不会来救她,连纪宁都放弃她了,四爷带着人来了,四爷身上的血,混身都是血,四爷杀了人。

杀了很多人,她被四爷抱在怀里。

“四爷。”萧菁菁惊醒了过来,她睁开眼,满头都是汗,一时分不清今夕何夕,过了一会,她才回过神来,她已经重新活了过来。

一切尚未开始。

她闭上眼,昨夜她以为四爷是把她当成小姑娘才对她好,可是四爷的话让她知道不是,四爷对她真的是不一样的,四爷并不是把她当成小姑娘。

四爷让她好好想一想,她知道四爷的意思,四爷是喜欢她的,如果她愿意,四爷会——

可是她已经想好不再招惹四爷,她睁开眼,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不爱四爷的,她想要回想梦中最后的情景,发现怎么也想不起来,只记得四爷来救她,身上有血,杀了很多人。

再然后,她想不起来了。

她知道自己对四爷也是不同的,她头隐隐作痛,不知道为什么想不起来,以前她一直没有发现,感觉到脖颈处发痒,想到什么,她对着外面:“来人。”

“郡主,你醒了?”紫嫣和秋雨走了进来,恭敬道,端着洗漱用具,放下后,走到床榻边,萧菁菁抬头,让她们服侍她起来。

洗漱后,坐在琉璃镜前,她看着镜中的自己,脸色很白,她摸了摸脖颈,一眼看到上面的红点,明显比昨日多了也大了。

“去叫太医,不要让人知道。”萧菁菁看着她们。

“郡主,奴婢去叫太医。”

紫嫣和秋雨也看到,惊到,脸色一变,郡主脖颈处怎么会长这么多的小红点,昨日还没有发现,怎么会?

“嗯,去吧。”

萧菁菁挥手。

秋雨退了下去,小跑着离开。

如果不是昨晚回来太晚,昨晚她就会找太医进府,萧菁菁又摸了摸,另一边也全是红点,紫嫣担心的:“郡主。”

“秋雨,你下去,查一查,这几天有没有人接近过。”萧菁菁回过身。

“郡主?”

紫嫣一下明白了郡主的意思,郡主的意思是怀疑那些小红点是人为的,她想到侧妃,会不会是侧妃。

“再去问问盯着侧院的人,这些日子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问仔细了。”萧菁菁又吩咐。

“郡主的意思,是侧妃?”

紫嫣没有说完,意识到了什么。

“本郡主也不知道,但是。”

萧菁菁早就有所猜测,在最开始的时候,她没有太过在意,但昨日开始她有了怀疑,吴氏一直以来什么都没有做,让她忽略了。

她的脖颈处突然起了小红点,发痒,不是意外就是人为,她更倾向于人为。

“奴婢明白了,奴婢马上就去。”

紫嫣连忙道。

萧菁菁盯着她:“让嬷嬷进来,就说我有事要咐咐。”

“奴婢遵命,郡主。”紫嫣说完抬头,欲言又止。

“不必担心,应该只是开始。”

萧菁菁看出紫嫣担心。

“奴婢这就去。”紫嫣松了口气,快步离开。

紫嫣离开后,萧菁菁又照了照。

“郡主。”

没多久,赵嬷嬷冲了进来:“发生了什么事?”

“嬷嬷。”

萧菁菁回过头来。

赵嬷嬷冲到近前:“郡主。”

“嬷嬷,你看。”

萧菁菁没有瞒着嬷嬷,让嬷嬷看,抬起下颌。

赵嬷嬷先不解,接着看到郡主脖颈处的小红点,脸色大变,抓着郡主的手:“郡主,怎么会,告诉嬷嬷怎么了。”

“嬷嬷,我怀疑是有人下手。”萧菁菁道。

“谁?”赵嬷嬷神情大变,然后像是想起什么,脸色不好,恨恨的,看了一眼侧院的方向:“是不是侧院。”

“嬷嬷也猜到了。”萧菁菁问。

“老奴马上去找吴氏。”赵嬷嬷就要走。

“嬷嬷等一下。”萧菁菁道

“郡主有什么交待。”赵嬷嬷恨恨说着,回过身。

萧菁菁把她的安排说了出来:“暂时不要声张,嬷嬷再次派人,盯紧侧院,哪怕风吹草动也盯着。”

“老奴马上安排,还有呢。”

赵嬷嬷知道郡主的意思。

“王爷那里,郡主准备告诉王爷吗?”

赵嬷嬷又想到什么,紧跟着问,望着郡主。

“要。”

萧菁菁没有想过瞒住父王。

“郡主,老奴让人去请王爷来?”

赵嬷嬷一听问。

“先不要,等太医来了再说。”萧菁菁摇头。

“太医一来,王爷肯定知道,就是侧院也会知道,到时候。”赵嬷嬷心中早有担心。

“就说我有点不舒服。”

萧菁菁道。

“好。”赵嬷嬷知道郡主的想法。

“父王那里,你再安排两个人。”萧菁菁说。

“老奴这就去办。”赵嬷嬷并不认为王爷会有什么,但郡主交待。

“郡主。”

采薇的声音忽然响起。

“嬷嬷你先去办。”萧菁菁对赵嬷嬷道,赵嬷嬷退下后,萧菁菁让采薇进来,采薇低着头,行了一礼。

“什么事?”萧菁菁问。

“回郡主的话,外面有人,说是纪太傅的人,前日在吴府,知道郡主喜爱棋弈,太子殿下开了口,答应了,给郡主送棋谱。”采薇道。

四爷派人送棋谱给她,萧菁菁怔了下:”你去把棋谱替我拿进来,就说谢谢纪太傅。”

“是。”

采薇恭敬点头。

“去吧。”

萧菁菁不想多说。

采薇很快到了安郡王府门口。

她见到纪太傅派来的人。

“我是菁华郡主身边的大丫鬟采薇。”门房现在都是郡主安排的人,有事只会直接报给她们这些郡主身边的丫鬟。

“这是四爷让下的送来的棋谱。”随从回身,指着身。

采薇一见,又叫了人。

采薇带着人取过箱子后。

随从带着人离开。

不久后。

“郡主,棋谱已经取来了。”采薇带着两个小丫头,抬着一只小的梨花木的箱子,进了正院。

“给我。”

萧菁菁开口。

打开梨花木箱子,里面是一本本棋谱,她翻了翻。

采薇站在一边不说话。

半晌,萧菁菁放下棋谱,秋雨从外面进来。

“郡主。”

“你们下去。”萧菁菁挥手让人退下。

“太医来了。”秋雨道。

赵嬷嬷紫嫣也赶了来。

萧菁菁:“嬷嬷你们去外面,让太医进来。”

“是,郡主。”

太医进来后,行了礼,萧菁菁没有多说,直接让太医看她脖颈处的小红点。

“菁华郡主应该是中了有毒的花汁,菁华郡主应该是过敏的体质,才会这么早体现出来,看起来像是。”

太医问过后。

“有毒的花汁。”萧菁菁知道了,有数了。

“郡主到底是中了什么有毒的花汁?”赵嬷嬷忍不住。

“这还要再看。”太医也不确定。

萧菁菁却心中有数,让人送走了太医。

她让人去看看父王在做什么。

刚吩咐完。

就见到父王走进来。

“怎么了,菁姐儿?听说你得了风寒,还叫了太医?”安郡王萧成从外面进来,看到丫鬟婆子让她们下去。

一下看到菁姐儿。

“父王。”萧菁菁开口

“到底怎么回事?”发现菁姐儿好好的坐着,萧成微皱眉,菁姐儿不是说得了风寒不舒服吗,他走过去。

“父王怎么来了。”萧菁菁起身。

“不是说你不舒服。”萧成眉头紧皱。

“父王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刚才父王进来看到了太医,难道不是?”萧成想到什么。

“父王父看。”萧菁菁让父王看她的脖颈。

萧成看到了。

------题外话------

昨晚码着睡着了,早上起来接着码的,就更迟了一点,亲们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