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不要再惹我/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成也不敢相信,眉头一紧,不知道菁姐儿干什么,他伸出手拦下菁姐儿手上挥动的鞭子,重重的唤了一声:“菁姐儿!”

“冤枉人?”

萧菁菁没有看父王,握着鞭子,冷冷看着吴氏,她就知道吴氏不会承认。

吴氏是不是觉得她拿她没有办法?

私下算计了她,知道她查不出来,所以得意,她查不到,她可以用鞭子抽,她的鞭子早就准备着,专门用来抽一些贱人。

“嘶,你这个——你,郡主你想干什么?”你疯了吗,萧菁菁臭丫鬟就是一个疯子,吴氏脸上火辣辣的痛,她用手捂着脸,另一只手扶着墨书,后退几步,简直是难以相信,萧菁菁这臭丫头居然敢用鞭子抽她。

谁允许她的,以前就知道这个臭丫头喜欢用鞭子抽人,但都是抽别的人,或者她看不顺眼的女人,她还得意。

谁知道有一天这个臭丫头会用在她的身上。

她简直是想掐死萧菁菁这个臭丫头,怎-么敢。

还不知道脸怎么样了,萧菁菁这个臭丫头就是在找死。

墨书也惊到,郡主?

萧菁菁:“如果你再不闭嘴!”

“菁姐儿。”

萧成眉头皱得很紧,抓紧手中的鞭子,目光扫了扫吴氏的脸,沉声道。

“父王。”萧菁菁转过头。

“你为什么?”萧成皱眉。

“王爷!”

吴氏觉得萧菁菁这臭丫头再不管就要站在她的头上了,完全是目中无人,听到王爷的声音,她捂着脸,冲到王爷面前,紧紧抓着王爷的手,倚着王爷凄惨的:“王爷,郡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抽妾的脸,王爷,妾身哪里错了,郡主为什么?”

墨书跟在后面,看着侧妃娘娘,回头看了郡主一眼。

郡主对侧妃娘娘挥鞭子,她刚才该劝住侧妃娘娘的。

“本王会问菁姐儿,你先站在一边。”萧成皱紧眉头看吴氏一眼,直直看着菁姐儿:“菁姐你?”

赵嬷嬷在郡主用鞭子抽了吴氏的时候可说是欢呼雀跃的,看那些不要脸的还敢乱跳,郡主总算没有任由那起子小人猖狂。

就该狠狠的抽。

有些人就是要抽,抽到不敢再作妖,才好,此时听到王爷的话,她又替郡主担心起来。

采薇和秋雨也是。

香草在看到郡主用鞭子抽吴氏后就脸色一变,看向小玉,她怎么也想不到小玉会恨郡主,想害郡主。

要是早知道,她会劝小玉。

叫小玉的小丫鬟手握紧,握得很紧。

“父王,她不该惹我!”

萧菁菁望着父王,淡淡的。

“妾身哪里惹你了?”不等萧成开口,吴氏又气到了,萧菁菁那个臭丫头竟然说她不该惹她,她哪里惹她了?

萧菁菁这臭丫鬟就是强词夺理。

她惹了她,就要用鞭子抽她,谁定下的规矩?

“本郡主本来心情就不好。”萧菁菁平静的。

让人轻易想到她脸上的红点。

“你心情不好什么?”吴氏不用看光摸就知道脸成了什么样,她的脸,她的脸,她吃了萧菁菁的心都有了,到底谁心情不好,她现在才心情不好,她的脸被萧菁挨个儿同了,萧菁菁还一脸她不该惹她的表情。

萧菁菁真是该死。

她那脸不过是一点红点,反正发现得早,不会有事,而她呢,被她用鞭子抽,她的脸要是毁了,萧菁菁别想好。

没有这张脸,王爷还会喜欢她吗?

“就算是这样,菁姐儿你也不该抽人。”萧成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不少,随口说了句,知道菁姐儿是因为脸上的红点心情不好,吴氏惹恼了她,才抽人的。

女儿家的脸本就珍贵。

要是吴氏不惹离菁姐儿,菁姐儿也不会随意抽人,想到菁姐人一向喜欢抽人,也就不再皱眉,她接着又看向吴氏:“不过你也不该惹菁姐儿。”

“王爷。”吴氏气极。

“你要是不惹菁姐儿,菁姐儿也不会抽你。”

萧成道,松开了抓着鞭子的手。

“妾身不过是说了几句话,还是实话,郡主就能用鞭子抽妾身吗?”吴氏又气又恨,盯着那鞭子:“王爷!”

眼见王爷信了萧菁菁那臭丫头的话,吴氏心中咬牙切齿,别以为她不知道萧菁菁这臭丫头是故意的。

萧菁菁这臭丫头肯定是早就准备了鞭子。

要是耐何不了她,就动鞭子,萧菁菁这臭丫鬟变得越来越阴险了,她就不敢大意,该把这臭丫鬟弄死。

她瞪向萧菁菁那臭丫鬟。

萧菁菁一脸平淡。

她本来想再抽吴氏几鞭子的:“你想让本郡主再抽你几鞭子。”

“你!”吴氏更加气恼,生恨,咬牙切齿得不行。

“侧妃娘娘。”墨书上前,目光落在侧妃娘娘脸上。

“让开!”吴氏挥开了墨书。

“你明明知道菁姐儿的性情,就不该惹恼菁姐儿,本王叫太医进来,给你看看,又惹菁姐儿干什么,不要再惹菁姐了。”

萧成开口,脸上不悦,睥了眼墨书:”扶着侧妃。”就要叫太医。

他其实知道菁姐儿心中怀疑吴氏,才会动手。

墨书忙上前。

吴氏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再推开墨书,脸上还是一阵火辣辣的疼,她咬紧牙,王爷只知道维护萧菁菁那个臭丫头。

萧菁菁一定是故意的。

绝对是故意的,她脸稍一动就疼。

王爷看来想让她就这样算了,她平白无故被萧菁菁那臭丫头一顿抽,王爷还想让她不怪萧菁菁,怎么可能。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王爷太可恨了,她最主要是要知道她的脸怎么样了,萧菁菁那臭丫头怎么不去死。

“王爷。”吴氏想到这,捂着半边的脸,凄凄的道。

“好了。”

萧成眸光滑过一抹光,拍了她一下。

吴氏脸色哪里好得起来。

赵嬷嬷等发现吴氏又装可怜,又在王爷面前装模作样,眼中不屑,轻蔑,鄙视,香草望向郡主,叫小玉的小丫鬟低着头。

“来人!”萧成对着外面,叫了人。

一个小厮出现在门口,微抬头,看到侧妃娘娘,侧妃娘娘的脸不知道怎么了,他又低下头,不敢多看。

“把太医叫来。”萧成吩咐。

“是,王爷,请稍等。

小厮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萧成没有说话。

“王爷要是。”

吴氏一边在心里恨恨的骂赵嬷嬷几人,一边再想到她的脸,她的脸要是——她担心起来,担心又迟疑的道。

至于赵嬷嬷等人,等她好了,再收拾她们。

萧成盯着她的脸:“没有要是,先让太医看看再说。”

“要是妾留下疤痕,王爷会嫌弃妾身吗?”吴氏还是道。

萧成眉头渐渐蹙起来:“不要想那么多。”

“妾身怕王爷会嫌弃妾身。”

吴氏难过的说。

“不会的。”

萧成道。

“妾身。”吴氏说着又看向萧菁菁,萧菁菁这臭丫头的脸倒是没事,萧菁菁命还真好,还真是过敏体质。

“不要惹我。”萧菁菁直接扬起鞭子。

吴氏眼中全是恨,收回目光,萧菁菁这臭丫鬟还嚣张起来了:“王爷,你看郡主,郡主好像很恨妾。”吴氏开口。

“菁姐儿,那个丫鬟已经说不了。”萧成看向菁姐儿。

“我说了不要惹我,不是就不是吗?父王。”萧菁菁道。

“菁姐儿。”

萧成低头看了一眼吴氏,没有说话。

赵嬷嬷等看王爷又信了吴氏,心中着急。

“王爷,你和郡主是在怀疑妾身吗,妾身没有,那个丫鬟也说了。”吴氏哪里会让王爷信了萧菁菁的。

“先不说这些。”萧成打断她的话,不耐的:“菁姐儿,你不要再惹她,本王说了。”已经沉下了脸。

“是。”

吴氏恨极,等事情过去,她会还给萧菁菁那臭丫头,纵是心里对王爷维护萧菁菁不满,她也知道王爷生气了。

“菁姐儿。”萧成再次注视着菁姐儿。

赵嬷嬷几人也看着郡主,赵嬷嬷心中急。

不知道郡主会怎么说。

吴氏心里又是一阵咬牙切齿,特别是看着王爷的样子还有萧菁菁的样子。

她用力掐紧手,墨书脸一白,看了侧妃娘娘一眼,吴氏像是感觉到,哼了声,看了看墨书。

墨书忍住手上的痛。

“父王顾好侧妃,不要让侧妃再惹我。”萧菁菁收好鞭子,转身走到香草还有那个叫小玉的丫鬟面前。

萧成见状,皱了一下眉,不知道菁姐儿要去做什么,目光落在菁姐儿手上的鞭子上,那还是他送给她的,表情一缓。

“鞭子不是父王送给你的那根吗。”

“父王要收回?”萧菁菁微昂头。

“父王送给你的东西,怎么可能收回,父王前些日子又得了一根好的鞭子,一会让人给你送来。”萧成摇头。

“那就谢父王了。”萧菁菁回过头来,看着香草还有叫小玉的丫鬟,紧盯着叫小玉的丫鬟,慢慢的:“你说你恨我?”

叫小玉的小丫鬟一颤,眼睫动了动。

“不说话?默认?”萧菁菁冷声。

叫小玉的小丫鬟还是不出声。

赵嬷嬷几人跟着郡主,郡主还要再问吗?也是,怎么能让吴氏逃掉呢。

萧成正要开口。

紫嫣走了进来:“郡主太医来了。”

萧菁菁回过身,扫了紫嫣一眼,没有在意吴氏,也没有看父王:“请太医进来。”小厮出现在门口:“王爷,太医来了。”

紫嫣忙行礼下去。

在紫嫣出现,萧菁菁开口后,萧成就盯着,听到小厮的话:“请太医进来。”吴氏脸色不好起来。

萧菁菁这个臭丫头什么时候派人去找太医的,她为什么不知道,怎么回事?

赵嬷嬷几人想到香草熬好的甘草汤。

郡主要喝甘草解毒,汤是香草熬的,香草又和那个害了郡主的人有关系,最好让太医看看,太医终于来了,至于吴氏需要太医看伤,被她们直接忽略。

“是,王爷。”小厮也低着头,退了出去,萧成侧过头对吴氏:“太医马上就来,一会看一看,应该没有什么事,不用担心。”

“王爷。”吴氏死抓着墨书的手,视线转向萧菁菁:“郡主怎么也要见太医?”

萧菁菁那臭丫头想做什么,不甘心?

还想问?以为这样就能问出来?还有那个死丫头找太医做什么,她才该找太医,太医也该先给她看。

臭丫头不会是想不让太医给她看吧。

“你不必管。”萧成有点不高兴。

“郡王爷。”很快太医走了进来,朝着萧成行了一礼,又向着萧菁菁吴氏行了一礼,紫嫣走到萧菁菁身边,小厮低头退了出去。

“起来吧。”

萧成一挥手。

太医抬头看了一眼,本来准备等菁华郡主服了汤,看看解没有解毒,要是解了毒就离开安郡王府,正翻着医书,听到郡主要见她以为是菁华郡主已经服了甘草解毒,走到半路又碰到安郡王派来的人,不知道有什么事,他开口:“不知道郡主,还有王爷有什么事?

“你先给菁姐儿看看。”萧成道,目光看向菁姐儿。

太医望向郡主。

“给太医看看。”萧菁菁没有说别的,示意紫嫣。

“是,郡主。”紫嫣忙端起一边香草送来的甘草汤送到太医面前,请太医检验:“太医,请看。”

“这不是甘草汤吗?”太医看了下,认了出来。

“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问题?”萧菁菁直接问。

太医知道后宅一向多阴私,明白了菁华主的意思,看王爷和一边的侧妃,他心里有数,检验起来。

所有人看着,吴氏捂着脸,咬牙切齿看着,王爷明明说让太医给她看看,却让太医先给萧菁菁那臭丫头看。

明明她的脸被萧菁菁毁掉了,萧菁菁有什么事,难道还有人在汤里下毒?怎么不毒死她,活该。

没有多久。

“郡主,汤没有问题。”太医检验了甘草熬的药。

赵嬷嬷等望向郡主。

香草也是。

“没有问题就好。”萧成说了一句,吴氏很想说哪里会有那么多问题,要是真这样,难道不是萧菁菁的错?

“端过来。”萧菁菁让紫嫣把甘草汤端给她,紫嫣得了命令,端着汤上前,萧菁菁没有觉得如何。

“郡主。”

“嗯。”紫嫣低着头,萧菁菁手取过,就喝了起来,一口气全都喝完了,紫嫣惊呼。

“郡主喝了,应该就能解毒,各人体质不同。”太医见状说。

所有人听着。

这样就能解毒?吴氏嗤笑。

“等一会,老夫给郡主把一下脉,等毒散了,脸上的红点自然就没有了。”太医又道。

“谢太医。”萧菁菁说。

“郡主不必多礼。”太医行了一礼。

萧菁菁刚要让紫嫣送太医下去。

吴氏觉得所有人都不把她在眼里。

“你给侧妃看看。”

萧成忽然开口,指着吴氏的脸。

“好的,郡王爷。”

太医这才发现这位侧妃娘娘的脸,似乎伤到了,也知道安郡王叫他来是为了这位侧妃,不是菁华郡主,不知道是怎么伤到的,太医不敢多看,回过头:“王爷不知道侧妃娘娘?”

“侧妃脸不小心弄伤了,太医看看,要不要紧,开点药,不要留下任何的疤痕。”萧成简单的说了说。

“不知道是怎么伤到的?”

太医却不能什么都不问。

“鞭子不小心伤到,不用管为什么,你只要看一看能不能治好。”萧成不想多说,不想让人知道菁姐儿挥鞭子打伤吴氏的事。

他不想让人说菁姐儿的不是。

“好。。”

太医点头抬头看到眼前的侧妃,心中隐隐有猜测,但并不多说:“侧妃娘娘请放开手。”

吴氏哪会不知道王爷的意思,心里更恨,摸着自己的脸,看着太医,手紧紧掐着墨书的手,看了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松开了手。

太医检查起来。

萧成也是第一次看清吴氏脸上受的伤,眉头微蹙,没想到这么严重,半边脸上有两条鞭痕,有些深。

出了血,红肿了,有些血肉模糊。

吴氏感觉着太医的目光,心中屈辱,她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都是萧菁菁那个可恶的丫头。

脸上还是火辣辣的,她握紧双手,不知道自己脸现在是什么样子,她再次想把萧菁菁吃了,很怕自己的脸好不了。

墨书脸很白,额头上有汗,她看看太医看看王爷,又侧头望着侧妃娘娘的脸。

“王爷。”

太医过了会,开口。

“怎么样?”萧成问。

吴氏更加紧张,急急看着太医,墨书也望向太医。

“侧妃娘娘的脸伤得并不是太深,但也不浅,很有可能会留疤。”太医沉吟了一下,他也没有把握。

萧菁菁冷眼旁观,她的的算是达到了。

赵嬷嬷觉得吴氏就该有这种下场,紫嫣几人也觉得侧妃娘娘自作自受。

萧成皱眉,留下疤痕?这是他没有想到,不过吴氏脸上的伤口那么深,很有可能。

“什么?”吴氏脸色大变,她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墨书松口气,拦住侧妃娘娘,侧妃娘娘脸上被郡主抽出的伤,很吓人。

’不知为什么她觉得郡主一定是知道什么。

才会对侧妃娘娘动手。

“如果小心一点,注意一点,处理好,按时上药,应该不会留疤。”太医知道他的话眼前的这位吴侧妃接受不了,后院的这些夫人侧妃没有谁愿意留疤痕,他没有和这位吴侧妃说,直接对安郡王道。

“好,麻烦把需要注意的写下来,还有药,该怎么处理。”萧成开口。

吴氏松了口气,紧跟着:“对。”

墨书不说话。

“这是老夫份内之事,侧妃娘娘脸上的伤口,最好处理一下,老夫再开药,敷上,这些日子注意点,按时换药,吃食上面也要讲究,有些不能吃,一会老夫写张单子,只要照着上面,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太医道:“现在先要处理侧妃娘娘的伤口,老夫人也要准备一下。”

“麻烦太医,我让人送你出去准备。”

萧成朝着太医。

太医点了头。

“来人!”萧成对着外面叫了人:“本王一会让侧妃出去等着。”

太医颔首行了一礼,萧成接着看向吴氏:“听到了?一会出去等着。”

“妾身知道。”知道只要注意一点,就不会留下疤痕,吴氏脸色好了起来,只要她的脸能恢复,什么都好。

萧成嗯了一声,示意墨书:“好好服侍你们侧妃。”墨书忙行了礼。

“王爷,最好多派几个丫鬟,需要用到。”太医在一边道。

“好。”

萧成刚应了声。

小厮走了进来。

萧成吩咐小厮去侧院叫几个丫鬟过来。

让人送太医出去,送吴氏去外面。

赵嬷嬷几人听到王爷还有太医的话,竟然注意一点就不会留疤痕,为什么不让吴氏留点疤痕,吴氏一次次想算计郡主,该得到教训,小丫鬟不说,以为她们就不知道是她指使的,只有王爷才会信,她们注视着郡主,想说什么又没有。

萧菁菁怎么可能没听到,只是不在意,她不可能阻止父王让太医治吴氏脸上的鞭伤。

“郡,主。”香草白着一张脸,昂着头小心的,见郡主没有看她,她知道自己犯了错,郡主喝了她熬药了,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留在郡主身边,她看着小玉。

萧菁菁瞄了香草一眼,她目光直直落在叫小玉的小丫鬟身上:“你说本郡主因为你不小心洒了一点水,抽过你鞭子,你当时不敢做什么,但你记恨在心,一直想找机会还给本郡主,恃机而动,这次找到机会你就给本郡主下了毒?你的毒从哪里来的?”

不等对方回答,她又继续:“你说没有人指使你,是你自己想报复本郡主?”

叫小玉的丫鬟还是不说话。

“小玉,你怎么能报复郡主,郡主抽你,也是你做错了,你怎么能怀恨在心,你害苦了我,也害了你自己,你就不想想被发现,小玉你疯了,你本来就错了。”香草不知道说什么。

摇着叫小玉的丫鬟。

“香草,我不是你,郡主又如何,就能无视我们这些奴婢,就能想抽人就抽人,我为什么不能报复,这次被发现我就没想活了。”一直不说话的叫小玉的丫鬟忽然睁开眼,看了香草一眼。

“小玉你完全是疯了,这样的话也敢说,你!”你不想活命你家人呢,我想活,香草目瞪口呆。

叫小玉的丫鬟望向郡主还有王爷侧妃:“凭什么郡主是人,我就不是人?”

萧菁菁神色一始既往的平淡,没有多余的表情。

赵嬷嬷几人很想怒斥,这个叫小玉的丫鬟太可恶了,自己错了,不知悔改,还想害死郡主,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萧成听得眉头紧皱

好在太医已经下去了,不然让人听到,还以为菁姐儿怎么了。

“你的毒药从哪里来?”

萧菁菁又问。

“你说没有人指使你,是你自己,毒药你是从哪里来的?”

听到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又在问那个小丫鬟,吴氏眼皮跳了跳,心紧了下,萧菁菁这个臭丫头真是不死心。

她若有若无扫过那个小丫鬟,要说一点不担心是假的,特别是见王爷在听。

她就怕那个小丫鬟反嘴,不过想到自己掌握的,又定下心。

“是奴婢,郡主,是奴婢要报复你!”

叫小玉的丫鬟像是再也忍不住,突然抬头,用仇恨的目光看向萧菁菁。

“你这是什么目光?”赵嬷嬷几人想要阻止:“快住嘴,郡主哪里是你一个小丫鬟能说的,活该死。”

萧成也脸色难看。

香草直接:“小玉,你简直是疯了!”

吴氏心里彻底放下心,得意的。

“王爷,妾身下去了。”

吴氏走前不忘对萧成道。

萧菁菁抬头看向吴氏,吴氏觉得脸又痛了,可恶的臭丫头,等她好了再找臭丫头算帐,臭丫头就问吧。

问到死也问不出什么来,她扶着墨书的手往外面去,手捂着脸,不想让人看到。

萧成哪有心情应付吴氏,挥了挥手,让人带她出去,他目光落在那个小丫鬟身上,难道这个丫鬟说的都是真的?

他们怀疑错了,就是这个丫鬟的报复?

因为菁姐儿先前抽过她鞭子,她怀恨在心?先前并没有相信这个丫鬟的话,只是半信半疑,现在却有些相信。

“你的毒药从哪里来?你用尽办法接近本郡主,不管不顾,就想报复本郡主,那毒药也不是致命的,我不知道你哪来的信心,连命也不要,你家人也不管,到底本郡主让你产生多大的仇恨?是觉得有人会护着你的家人还是?”

萧菁菁第三次问。

一字一句。

赵嬷嬷几人恨死这个丫鬟,香草也是,觉得小玉完全就是害她的。

萧成刚刚产生的怀疑又动摇了起来,是的,这个丫鬟哪里来的胆子,要是没有人指使,怎么可能。

吴氏?还是别的人?

“你要是不说,本王会让人去找你家人,最好给本王老实交待,是谁指使你做的。”萧成沉下声音,冷冽的。

“小玉你快说吧,你想想你的家人,那个指使你的人能强过王爷还有郡主吗?”香草只想小玉快点招了。

不断的摇着小玉。

“王爷去找就去找吧,奴婢的家人并不知道奴婢所为,奴婢就是恨,奴婢的姐姐曾经也是郡主身边的大丫鬟,什么也没有做错,就被郡主厌弃,不知道发卖到了哪里,奴婢怎么能不恨郡主,奴婢的姐姐对奴婢很好,郡主不问清红召白就把姐姐发卖了,以前还用鞭子抽奴婢,奴婢恨郡主。”

叫小玉的丫鬟昂着头,眼中只有怨毒和恨意。

“郡主更不用用家人威胁奴婢,王爷更不必,威胁也没有用,奴婢的家人更不像郡主说的有人护着,郡主就是这样,胡乱就猜测,奴婢说了没有人指使奴婢就是没有,奴婢背后没有人,至于药从哪里来,奴婢曾经听人说过有些花是有毒的,只要用这些花的花汁和花一起磨成粉,就能致人于死地,奴婢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想到这一个办法,千方百计收集了有毒的花汁,找到机会,接近郡主,下在郡主沐浴的水中,终于奴婢找到了机会,只是没有想到郡主这么快就发现。”

说出来的话,似乎毫无破绽。

但萧菁菁却从中找到了破绽还有一些信息。

萧成有些沉默。

这个丫鬟说的,让他不知道怎么说。

赵嬷嬷几人还是半点不信这个丫鬟说的。

香草晃了晃,她竟然不知道小玉还有姐姐,小玉的姐姐是谁,为什么她不知道小玉姐姐在郡主面前服侍过?

“香草,我也是为了你好,你在郡主身边,郡主不分清红召白就会发卖人,说不定郡主哪天也把你发卖了。”

叫小玉的丫鬟像是看到香草,话中的意思竟是为了香草好。

“你,你,小玉。”

香草话都说不出来。

气的,小玉还说是为了她好,要是真为了她好就不会这样,不止是香草气到,赵嬷嬷几人也是,就是萧成也不高兴。

只有萧菁菁依然冷静的:“你说你姐姐曾经在我身边服侍,是谁?”

“郡主肯定忘了。”

叫小玉的丫鬟恨恨的:“绛雪,郡主还记得吗,就是奴婢的姐姐。”

绛雪两个字落下,萧菁菁眼中闪过一丝光,萧成也想起了什么,不是那个菁姐儿发卖了的丫鬟吗。

赵嬷嬷几人变了神色,这个该死的想要害死郡主的丫鬟是绛雪那个背弃主子的奴婢的妹妹。

这怎么可能?

要是知道,她们哪里会还会用这个奴婢,早就处理了。

这些她们都不知道,赵嬷嬷脸色好看得起来才有鬼,紫嫣几人更是想到了绛雪的所作所为,郡主没有把绛雪打死已经是大人有大量。

这个丫鬟居然说要替绛雪讨回公道,她们这些曾经和绛雪一起的都不知道绛雪有妹妹。

“绛雪?”萧菁菁直视眼前的丫鬟:“你知道她犯了什么错吗?

“郡主,奴婢没有见绛雪提起过,不知道是绛雪瞒了所有人还是。”紫嫣几人此时道。

“绛雪姐那么好,能有什么错,就是郡主你——”叫小玉的丫鬟才不信。

萧菁菁也算知道吴氏为什么会找这么一个人了。

显然吴氏一开始就安排好了。

“绛雪不是那个——”萧成锁着眉头。

“是,父王。”萧菁菁点头。

“绛雪就是一个背主的奴婢,身为郡主身边的大丫鬟不思好好服侍郡主,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背着郡主,听信别人的话,害了郡主,几乎毁掉郡主的清白,要不是她,郡主哪会名声被毁掉,她是活该被发卖,还是老身办的,背主的奴婢都不该有好下场,你也一样。”

赵嬷嬷禁不住气恨恨的。

紫嫣几人也赞同。

萧菁菁没开口。

“那也是郡主的错,郡主要不是喜欢纪公子,哪里会这样。”这个叫小玉的丫鬟显然知道不少。

或者说绛雪告诉她的。

或者别的人。

“住嘴!郡主有没有错不是你一个背主的奴婢能说的,你就和绛雪一个样,难怪是姐妹,老身都不知道绛雪竟有你这样一个妹妹。”

赵嬷嬷气得直接打断。

“绛雪姐姐是奴婢私下认的干姐姐,虽然是这样,可是绛雪姐奴婢很好,郡主无缘无故发卖绛雪姐,郡主就该——”

紫嫣几人:“什么无缘无故!原来是私下认的姐姐,你倒是尽心,不分是非黑白,想害郡主。”

所有人才知道这个丫鬟只是绛雪私下认的干妹妹。

什么关系也不好说。

“你们和绛雪姐姐一起,却不为绛雪姐求情,你们也不是好的。”叫小玉的丫鬟眼中全是怨愤。

“小玉,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可你错了。”

香草都知道郡主不会错,郡主哪里会凭白冤枉人。

小玉到底在想什么。

“你说的你曾经听人说起有毒的花汁可以害人,你又怎么确定是哪种花有毒,怎么取下花汁怎么研磨成粉,怎么知道如何用,怎么掌握分量,府里花木并不多!”萧菁菁慢慢的,审视着。

萧成也想到了。

“这样的话不是轻易就能听到的,你却听到了,还做成了,下到了本郡主的身上,让人如何不怀疑,你的话中也全是破绽。”萧菁菁又道。

叫小玉的丫鬟想不到郡主会想到这么多。

“反正是奴婢自己动的手。”叫小玉的丫鬟变了变。

在场的人怎么可能没看到。

“不见棺材不掉泪!”

萧成阴沉着脸,一个小小的丫鬟也敢大言不惭,一脚就踢了过去。

这个小丫鬟白着脸,全是汗的被踢到地上滚了几圈,整个人卷缩缩着,披头散发,形容狼狈。

“还不快说!”

“奴婢不会说的。”

虽然形容狼狈,卷缩着,叫小玉的丫鬟还是抬头。

“让人去把她的家人找来,看她还说不说。”萧成黑着脸。

赵嬷嬷几人气愤不已,想掐死这个小丫鬟,香草没有力气。

萧菁菁:“让人带下去,等。”

“菁华郡主,你别想用我威胁我的家人,你不得好死!”

“郡主!”赵嬷嬷等几人大惊失色。

萧成脸色铁青。

叫小玉的丫鬟忽然整个人一窜,从地上起身,往一边的柱子上撞去。

“拦下她!”

萧菁菁是最冷静的,脸色沉了下来,手上的鞭子一挥,直接两鞭子抽过去,然后卷住。

赵嬷嬷和紫下几人及时反应过来。

拦下了了。

“带下去。”

萧菁菁挥手:“让人仔细看着。”

“是。”赵嬷嬷几人不敢说什么,这个该死的丫鬟居然想寻死,还骂郡主,还是在众人面前。

要是真的成功,有人看到,还不知道会怎么说。

捂着丫鬟的嘴,拉扯了下去,香草脸色白得透明,萧菁菁收回视线。

“郡,主,奴,婢。”

香草几次开口。

“下去。”

萧菁菁道。

“是。”香草白着一张脸不知道说什么,退了下去。

“菁姐儿。”萧成脸色也不太好。

“父王有话要说吗?”

萧菁菁看着父王。

“没有。”萧成顿了一下:“接下来菁姐儿你打算。”

“继续查,直到查到为止,让人去找那个丫鬟的家人。”萧菁菁淡淡的。

“好。”萧成心中也若有所思。

“过来的时候,父王听到有人你身边的丫鬟去门房抬了一口小的梨木箱子,说是有人送来给你的,是谁?”萧成不再提,转而问起别的。

“是,父王。”萧菁菁知道父王早晚会知道。

“谁送来的?”萧成看到她眼中。

“纪太傅。”萧菁菁说。

“纪太傅?怎么会,菁姐儿你?”菁姐儿何时和纪太傅,纪永叔见了面,还送了东西来,他有些警觉:“怎么回事?”

“外祖母的寿辰,在藏书楼碰到了纪太傅,纪太傅知道女儿喜欢对棋弈,说收藏了不少棋谱,到时给女儿送来。”

萧菁菁轻轻的。

“这样啊,那你好好收着,纪永叔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得了,女儿你应该是合了他的眼缘。”萧成满意道。

又让她把棋谱取出来翻了翻,点头。

太医给吴氏处理了伤口,服了药,又开了方子,写了单子,吴氏回了侧院。

半天后。

“郡主的毒已经解了,过两日红点就会消下去,不过还是多注意一下,吃食上还有洗漱的时候。”

太医看了看萧菁菁脖颈处的红点,又把了脉,沉吟着道。

“毒解了?不会有事了?”萧成不放心。

“是,郡王爷。”

“好。”

到了晚上,萧菁菁收到了父王派来送来的新的鞭子,比她之前那根好,她摩挲着。

“郡主,王爷没有怪你。”赵嬷嬷高兴的。

“嗯。”萧菁菁知道是自己把握得好,父王才没有怀疑,又抽了吴氏。

“郡主怎么不再多抽几下?”赵嬷嬷还是不太满意。

“本郡主也想,可是。”萧菁菁摇了一下头,只要吴氏敢再惹她,她会抽得她认不出自己。

“那个丫鬟肯定是吴氏安排的。”赵嬷嬷咬牙:“王爷偏不多想。”

“父王真的没有多想吗?”萧菁菁不认为父王一点也不起疑,只要一点一点,父王会看清吴氏。

过了一日。

萧菁菁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已经消了不少。

赵嬷嬷忽然急冲冲从外面进来,恨恨的,还有担心。

萧菁菁皱眉:“不是说看紧吗?”

“郡主那个丫鬟一心求死,老身让人盯紧了,还是叫她——”后面的赵嬷嬷没有说,她很自责。

不久,宫中传出消息。

圣上下旨,顾瑶被赐婚给秦王,为王妃。

------题外话------

推书,好友的文,亲们要是喜欢就收藏一下,正在PK,很关键,谢谢亲了,【寒灯依旧】书名:【暖宠成瘾之凌少凶猛】

他,是天子骄子,富可敌国,天下女人的梦中情人,无数男人的超级偶像,某女的出现后,摧残他的身心,他决定为民除害。

她,是豪门名媛,身份神秘莫测,突如其来的指腹为婚,她偏不承认这可笑的婚姻,某男的降临,她狂烈追求,虐小三,杀情敌,所向披靡。

传闻中他不好女色,性格冷僻,即便这样也抵挡不住众多花蝶,她便是其中一人。她为了求证谣言,以身作则,终于某天揭露他的狼身,她哀呼道,果然,要坚持群众路线,相信群众眼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