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所谓一心人/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娘娘,奴婢这就去。”宫人忙行了一礼,就要往外殿去。

“皇上驾到——”

“娘娘,圣上来了。”宫人忙回过身,看着宜妃。

“嗯,扶本宫起来,迎接皇上。”

宜妃开口。

宫人连忙上前,扶起宜妃,下一刻当今圣上萧选带着一群走了进来。

“臣妾给皇上请安。”

宜妃扶着身边宫人的手,笑了起来,上前一步,一身红色的宫装,笑容爽利,明快,美目掠过跟在后面的宫人太监,收回目光,笑着。

“爱妃在做什么?找朕有什么事?这么急找朕过来。”当今圣上笑着看着眼前的宠妃,扶起她,携着她的手,拍了拍,往里面走去。

“臣妾正想着皇上何时会来。”宜妃美目流转,没有再让宫人扶,侧过头。

“看来爱妃找朕有事,都下去吧。”

当今圣上笑着看了看宜妃,挥手,让所有人退下去。

“是,陛下。”

跟在后面的宫人和太监快速跪在地上。

退了下去。

当今圣上萧选携着宜妃的手不一会走到内殿,坐了下来,拍了拍:“你也坐,宜妃。”

“谢陛下。”宜妃爽利的笑笑,坐了下来。

让身边的宫人去准备茶水。

“还不快去准备茶水。”说着又对着当今圣上笑着:“陛下,臣妾这里可只有你上次赐的大红炮,不要嫌弃。”

“爱妃这是嫌朕赐的东西太少了?”

当今圣上笑了起来,这个宜妃啊。

这么多年一点没变。

让他每次过来都会感觉身心松快不少,不像在其他宫里,也不怪他会多宠几分,这么多年都宠着。

“臣妾哪里敢!”宜妃一边让宫人下去准备茶水一边笑着嗔道:“陛下可不要污蔑臣妾。”

“你要不敢,就没有谁敢了,朕还不知道你宜妃?你什么不敢?”当今圣上笑着摇了摇头,宜妃胆子可不小。

他还能不知道,只要不太过份,他还是能容忍的。

“陛下!”宜妃不依了。

“宜妃啊宜妃。”当今圣上萧选笑出声来。

“皇上!”

宜妃更不依。

“好了,朕不笑了,宜妃你还是说说你要见朕有什么事吧。”当今圣上笑过,开口问,本来还有一些奏折要批复,听说宜妃要见他,他便过来,不知道宜妃有什么事。

等一会他还要回去继续批奏折,就当是来宜妃这里松快一会。

“皇上,花朝节那日,太子殿下抓的那个宫人是臣妾给皇儿的,皇儿派来见臣妾的,没想到被太子殿下发现,误会了。”宜妃看着皇上,早就想说了。

当日她问过琰儿,琰儿说太子带着那个宫人见了皇上,意思是琰儿别有用心,琰儿站出来承认了宫人是他派来找她的,皇上让琰儿以后谨慎一点。

让太子不要大惊小怪。

她才没有着急。

她知道这几日皇上要和太后商量赐婚的事,便没有打扰,昨日皇上派人来问她觉得顾家的姑娘如何,她知道皇上忙完了,便在今日派人请了皇上来。

如果不说清楚,她怕皇上心里会留有疙瘩。

这不是她希望看到的,以后稍有一点事,难免皇上不会想起。

这几日她见过娘家的嫂子,打听了一下菁华郡主的事,心中更打定了主意。

这还是花朝节后她第一次见到皇上。

皇上这几日没有到过后宫。

“爱妃想说什么?”当今圣上脸上看不出有什么,提起太子,脸色便不好。

“臣妾怕皇上误会,那日那个宫人是臣妾给琰儿的,谁知道琰儿派她来找臣妾,刚好被太子见到,误会由此产生。”

吴氏笑着。

像是没有看到,其实她看到了,皇上越来越不喜太子了。

这也是她和琰儿的机会。

“朕要是不信那日也不会那样处理,爱妃想得太多了。”当今圣上淡淡的,想到太子,太子老是和他这个父皇作对。

相比起来他更相信秦王。

太子抓了一个宫人,跑来告诉他,秦王另有用心,

他怎么可能丝毫不怀疑相信。

太子就是一个不安份的,当然他心里也不是没有疑惑的。

“陛下,太子殿下也没有错,只是误会了,臣妾怕圣上心里存了疑惑。”宜妃笑得爽快,容颜娇艳。

当今圣上看着宜妃的样子,拍了拍她的手:“朕知道,放心,不过就是一个宫女,不必太在意,爱妃不必想得太多。”

“陛下,臣妾可是担心了好几天,怕陛下误会。”宜妃又道。

“没有,爱妃找朕来就是为了这点事?”当今圣上盯着宜妃,眉头微微蹙起。

“臣妾,还没有谢陛下,为琰儿挑了顾家姑娘。”宜妃脸上笑容加深,忽然起身,朝着当今圣上,笑容明艳妩媚,爽利大方的行了一礼。

微微抬头,明艳照人。

“好一个宜妃!”当今圣上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这个宜妃!

“臣妾替琰儿多谢陛下,顾家姑娘琰儿很喜欢。”宜妃又爽利大方的道。

“看来爱妃也很满意朕给琰儿选的这个正妃?”当今圣上一把拉住宜妃,拉了她起来:“朕的爱妃要怎么谢朕呢?”

“臣妾谢过陛下,顾家姑娘和琰儿很合适。”宜妃顺着当今圣上的手起来,笑容满面的回答。

“宜妃就这样谢朕?”

当今圣上不满意。

琰儿的正妃人选,他考量了很久才定下顾家的丫头,就是知道宜妃应该会满意,琰儿也喜欢,各方面最合适。

宜妃只是这样谢,可不够、

“陛下想要臣妾怎么谢?”宜妃还是笑得明艳照人。

“朕还没有想好,等朕想好了,爱妃可不要不答应,到时候又借口?”当今圣上拉过宜妃,把宜妃拉到身边。

“臣妾当然不会。陛下还不知道臣妾?”宜妃望着陛下。

“好,朕记住了。”

当今圣上最喜欢的就是宜妃这一点,丝毫也不矫揉造作,那些嫔妃刚开始还好,大方得体,知道该怎么说。

“臣妾等着陛下。”宜妃也道。

“听说爱妃这两日召了家里人入宫?”当今圣上忽然想到下面禀报上来的,宜妃这两日召了家里人入宫。

他眼中不免多了审视,想到一些事。

“陛下知道了?臣妾想见陛下也是为了这。”宜妃一点也不意外,抬起头

“哦?”当今圣上挑眉。

“臣妾是为了元浩那孩子。”宜妃对着陛下。

“元浩那孩子怎么了?”

当今圣上点头,宜妃的侄儿他也算是看着长大的,算不错,不知道有什么事,他倒是一点都没有听说,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陛下,元浩那孩子大了,一直没有订亲,也没有好的人选,陛下也知道臣妾家里,嫂子心里着急,几次进宫在臣妾面前提起,让臣妾这个姑母帮着掌掌眼,看有没有合适的,臣妾整天呆在深宫里,哪里有合适的人选。”

宜妃笑着。

“臣妾这不花朝节上见不少的小姑娘,就想看有没有合适的。”

“元浩那孩子是个好的,也算是朕看着长大,爱妃的侄儿,也是朕的侄儿,看上了哪家的姑娘直接和朕说,既然没有合适,爱妃就该早点和朕说一声,朕挑一个好赐婚就是,何必那么麻烦。”

当今圣上见宜妃是为了侄儿的亲事,直接道。

“臣妾怎么能麻烦陛下。”

宜妃望着陛下,接着笑了笑:“陛下这样说,那臣妾就不客气了。”

“看来爱妃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说来给朕听听,朕倒是好奇爱妃会看上哪家的小姑娘。”当今圣上又笑了。

“陛下说笑了,臣妾哪敢看上那些小姑娘,那些小姑娘一个个都心气高着,不过是看着好。”宜妃嗔道。

“那好,说来听听,爱妃喜欢哪家的小姑娘。”

当今圣上又拍了拍宜妃的手。

“陛下。”

宜妃没有马上说,看着陛下:“臣妾记得你之前想要给菁华郡主赐婚?”

“爱妃看上菁华郡主了?”

当今圣上眼中闪过什么,抓着宜妃的手,注视着她的表情变化,没想到宜妃倒是心大,直接看上安郡王府的菁丫头。

宜妃知道陛下疑心重,也知道自己只要一开口,陛下很可能会怀疑,她摇了一下头:“臣妾就是觉得菁华郡主不错,以前臣妾听信了流言,加上菁华郡主的一些表现,倒是没有发现菁华郡主不错。”

“没想到爱妃也会听信流言。”当今圣上眼中的审视消了不少。

“陛下,臣妾也是人。”宜妃飞了眉眼:“当然也会犯错。”

当今圣上又有了笑容:“朕还以为爱妃会不一样,没想到爱妃也是一样,菁丫头以前不过是还没有长大不懂事,现在懂事了就好了,那些流言倒是不必在意了。”

“陛下的意思,菁华郡主是长大懂事?”

宜妃问。

“爱妃以前也见过菁姐儿的。”当今圣上拍了宜妃一下,宜妃难道忘了。

“臣妾是见过,臣妾记得以前菁华郡主很是亲近吴侧妃,菁华郡主是这位吴侧妃带大的,听说但凡有人说这位吴侧妃一句不好,菁华郡主就会不高兴,安郡王也宠着这位吴侧妃,这次一看,菁华郡主似乎不再亲近这位吴侧妃。”

宜妃想到一件事。

“应该是菁丫头长大了,知道嫡庶有别,所以不再像以前一样,侧妃再怎么也是侧妃,菁丫头不再那么亲近也正常。”当今圣上不觉得这有什么。

“臣妾就是疑惑。”

宜妃笑笑。

“必竟吴侧妃和其他的侧室不一样,安郡王府没有郡王妃,安郡王常的不在府里,都是吴侧妃管着家,菁华郡主也是吴侧妃带大,像以前一样亲近吴侧妃倒是不奇怪,忽然不再亲近,臣妾才会觉得奇怪,臣妾记得吴侧妃似乎是菁华郡主的亲姨母。”

“让爱妃一说,确实奇怪,不过应该没什么,再是亲姨母,再是不同也是侧妃,菁丫头大了明白了也没有什么,或者有什么是朕和爱妃不知道的,到时候问一下就是。”

当今圣上也有点奇怪,只是在他看来,并不算什么。

“陛下这样说,臣妾也觉得自己大惊小怪了。”

吴氏一笑:“臣妾原本以为陛下会给菁华郡主赐婚,没想到陛下没有,陛下怎么没有给菁华郡主赐婚呢。”

“说来说去,爱妃就是看上了菁丫头。”

当今圣上哪会还看不出眼前的宜妃的心思。

“陛下,臣妾就是忽然觉得菁华郡主不错,以为陛下会赐婚,没想到陛下没有,就想问一下陛下。”

宜妃也不否认。

“朕也想赐婚,可惜有人不乐意。”当今圣上想到自己一片好心,居然有人不乐意,他也是看菁丫头喜欢纪家那小子,想着要不成全了她。

安郡王居然不乐意,还说什么想让菁丫头自己选一个喜欢的。

菁丫头不是喜欢纪家那小子吗。

只要他赐婚,纪家那小子就算不喜欢菁丫头也经娶菁丫头,安郡王又说什么要找一个喜欢菁丫头的。

哪里那么好找。

气得他。

“陛下的意思是安郡王不乐意还是?”宜妃眸光一闪,她隐隐猜到,是安郡王,安郡王很宠菁华郡主,应该是想菁华郡主找个喜欢的。

这也是她把主意打到菁华郡上身上的原因。

安郡王越宠菁华郡主对她的计划越有利。

“还能有谁。”

当今圣上没好气的道:“朕还不是为了菁丫头好,有人不领情就罢了。”

宜妃由此看出陛下是有心赐婚,安郡王不乐意,陛下也不高兴,不过她更知道陛下并没有真的生安郡王的气。

皇上对安郡王的信重由此可见。

“安郡王应该是想为菁华郡主选一个菁华郡主喜欢的,或者对菁华郡主好的?”

“他难道以为朕会害菁丫头?”听了宜妃的话,当今圣上摇头。

“安郡王也是为女心切。”

宜妃睥着圣上。

“看来爱妃是真的看上菁丫头。”当今圣上又道。

“臣妾也知道臣妾有些,菁华郡主必竟是郡主,安郡王又得陛下信重,就是觉得菁华郡和元浩那孩子挺合适的,元浩那孩子,陛下是知道的,努力上进又孝顺,连个通房丫鬟也没有,说是只娶一个夫人,想要一个心灵相通的妻子。”

这也是她嫂子担心着急的另一个原因。

元浩那孩子不小了,亲事上没有合适的,通房丫鬟也不要,也难怪嫂子担心得不行。

主要元浩那孩子身边太干净。

各家公子哪有像元浩一样的。

半点女色也不沾的。

又不是年纪小,“”

“元浩看来是想找个一心人,倒是不错。”当今圣上听了宜妃的话,点了点头。

他记得安郡王就说想给菁丫头找个一心一意对她好的夫婿,这样看来元浩这小子倒是挺合适的,不知道安郡王满不满意。

“朕听了你说的,倒是觉得菁丫头和元浩这小子挺适合的,一个想找一个一心人,菁丫头这边,安郡王想要找个一心一意对女儿好的,元浩这小子就可以。”

当今圣上说。

“不知道安郡王会不会满意元浩这孩子。”宜妃望向陛下,带着担忧。

“朕直接下旨就行了。”当今圣上道。

安郡王不是想要个一心一意的女婿。

朕就给他找个一心一意的,他总没话说了吧。

“安郡王那里——”宜妃还着迟疑,心里知道自己的计划达成了,陛下心中已经同意。

“你不是想让你侄儿娶菁丫头吗。”当今圣上睥了宜妃一眼。

“臣妾主要是怕安郡王不愿意,不高兴。”宜妃嗔怪着。

“朕下旨,安郡王敢不乐意。”

当今圣上开口。

他主要也是想到菁丫头之前喜欢纪家那小子的事,可是不少人知道,菁丫头虽然变了不少,但流言已经传出去,要是菁丫头不嫁给纪家那小子,想要嫁个一心一意对她好各方面又适合的可不容易。

宜妃的侄儿元浩那孩子是他看着长大,很不错。

配菁丫头也算是配得上,安郡王那里应该也没有话说,他也算是为了菁丫头好,要不是宜妃提起。

他还没有想到。

“那臣妾多谢陛下,替元浩那孩子谢过陛下的恩典!”宜妃笑眯眯的行了一礼。

“起来吧,爱妃只要记住答应朕的。”当今圣上扶着宜妃的手。

“臣妾不会忘!”

宜妃爽快大方的起身笑道。

“陛下,娘娘,茶来了。”

就在这时,宫人的声音响起。

“进来吧。”

宜妃见皇上没有说话,笑着对着殿外道。

很快,宫人带着几个小宫女端着茶水走了进来,几步上前,跪在地上,奉上茶水:“请陛下娘娘用茶。”

“好个伶俐的宫人。”宜妃爽快的笑,亲自端过一杯茶,转过头,明丽爽朗:“陛下,请用茶。”

宫人跪在地上,低着头。

当今圣上看了眼宫人,看着宜妃,笑着:“宜妃也越发爽利了。”

“陛下!”

宜妃娇嗔。

“哈哈哈。”当今圣上大笑起来,宜妃嗔怪不已:“陛下。”

喝过茶,又说了一会话,当今圣上萧选并没有在宜妃的宫里多呆,虽然在宜妃这里让他觉得身心轻松。

“朕就不在爱妃这里多呆了,前朝还有事,等忙完了,朕再来看爱妃!”

“那臣妾就等着陛下了。”

宜妃扶着宫人的手站起身。

笑吟吟,行了一礼。

“好,爱妃等着朕!”当今圣上伸出手扶起宜妃,松开手,往殿外,见宜妃跟着,摆了摆手:“朕走了,爱妃不用送朕。”

“臣妾恭送陛下。”

宜妃扶着宫人的手停下步子,没有再跟出去。

不一会,宜妃收回目光,宫人也忙收回视线,看向娘娘,吴氏扶着宫人的手,走到位置坐下。

“把这些撤下去。”宜妃没有再笑,眉眼微挑,淡淡的对着一边跪着的小宫人。

“是,娘娘。”小宫人跪在地上,听到娘娘的话,小心抬头看了眼娘娘的脸色,快速的道,起身把茶水点心撤下去。

宜妃挥了挥手,几个小宫人忙着,很快,撤了干净。

“娘娘。”

扶着宜妃的大宫人见状。

宜妃侧过头:“想说什么。”

“娘娘,元浩公子。”大宫女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怕娘娘会生气。

“想说什么就说,看着本宫做什么?”宜妃淡淡的。

“娘娘,元浩公子不是有喜欢的人吗?”宫人小心的道,看了娘娘一眼,娘娘就一点不担心吗。

娘娘想要菁华郡主嫁给元浩公子,让陛下给元浩公子和菁华郡主赐婚,圣上也同意了,可元浩公子心有所属的吗?这要是叫圣上知道了,会不会怪娘娘。

她有些担心。

而且菁华郡主要是知道了?还有安郡王,娘娘不是为了拉拢安郡王吗,要是叫安郡王知道娘娘还能拉拢到安郡王吗?娘娘到底是怎么想的?

元浩公子心有所属的事,别的人不知道,娘娘是一清二楚的,元浩公子喜欢的也不是女子,而是男子。

并不想娶妻,要是知道上肯定不会答应,元浩公子要是知道娘娘让圣上赐婚——

最主要的是菁华郡主和安郡王还有皇上要是有一日发现元浩公子喜欢的不是女子,娘娘该怎么办?

这是很可能的,元浩公子根本就不想娶亲。

娘娘是想一直瞒着吗?

“你知道什么!”宜妃看了眼外面,脸色不好看,乱说什么,要是叫人听到,这个孩死的宫人。

“娘娘,奴婢也是怕。”

宫人砰一声跪在地上,想要说什么又不敢。

元浩公子再好,都喜欢不了女子,娘娘和舅夫人这样她觉得不对。

“不要再让本宫听到这样的话。”宜妃不悦道,这件事她不想再有人知道,要不是看这个宫女是服侍她多年。

也算忠心,知道很多,她早就——

“娘娘,要是菁华郡和安郡王还有圣上知道?元浩公子并不想娶妻,娘娘。”宫人还是抬头。

宜妃脸色难看:“本宫会让元浩同意,至于菁华郡主不会知道,等知道,本宫会让她不敢到处乱说,安郡王和圣上更不可能知道,元浩虽然喜欢男子,除些外没有哪里不好,配菁华郡主够了,要知道这样一来,元浩就不会纳妾,后院就只有菁华郡主一人。”

“娘娘,元浩公子喜欢的人——”宫人还想再说。

“不过就是个破落户,理他作甚,元浩留他在身边已经够了,难道还想让元浩娶了他不成,也不看看娶不娶得了,一个男人,被同样的男人哼,也不嫌恶心人,比那下贱地方的娼妓也不如,人家不能生孩子还是女人。”

宜妃冷哼一声。

语气全是轻蔑还有不屑,以及浓浓的厌恶。

显然宜妃说得轻松不在意,心里是介意,也是厌恶的。

“而且谁说元浩不喜欢女子,以前不过是没娶妻,以后娶了妻,说不定就转回来了,不再喜欢男子,菁华郡主要是个有本事的,能让元浩把心收回来,也是好的,到时候,那个破落户还不是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反正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不是通房就是妾的,菁华郡主和元浩一起,也不用担心这些,那个破落户根本威胁不了她的地位,元浩的原配嫡妻只会是她,不用争宠,不用对付宠妾通房,多清静,一个人想怎么就怎么,她不是想找个一心人吗,只要哄着元浩生下嫡子,还不是都是她说了算,就算菁华郡主够不够厉害。”

宜妃一点不觉得菁华郡主嫁给元浩亏了她。

宫人想说娘娘你都厌恶。

你都不一定接受得了。

菁华郡主被安郡王宠到大,更不可能接受得了。

她的忧心,娘娘看不到。

“好了,本宫知道你在想什么,元浩是本宫的侄儿,本宫就这一个侄儿,本宫不疼谁疼,菁华郡主名声也不好,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适的,于本宫也有利,元浩也会理解,再说圣上也答应了。”

宜妃皱眉,她知道宫人想说什么。

她自己是厌恶,但就像她说的,菁华郡主名声也不好。

“娘娘,圣上答应了,你什么时候和元浩公子说。”宫人也知道劝不了娘娘,不再劝。

“等一等。”

宜妃准备先不和元浩说。

“那娘娘?”宫人开口。

“让人出宫给大嫂送个信,就说本宫和陛下说了,陛下同意把菁华郡主赐婚给侄儿。”宜妃看着宫人,吩咐道。

“是,娘娘,奴婢马上就去。”宫人一听马上道。

“嗯。”

宜妃轻应了声。

宫人退出殿外,到了外面,她找了一个宫人。

殿内,宜妃坐着,她也不知道她这步棋对还是不对,如果一切照着她安排的,不会有问题,但就怕事情不像她安排的发展。

元浩的事,除了她和大嫂,没有人知道。

只要瞒着,菁华郡主短时间应该不会发现,等以后发现,木已成舟,菁华郡主想闹也闹不起来。

不就是养个娈童,前朝男风盛行,各家谁不以蓄养一个男宠为荣,上行下效,男风可说成了一种风向。

经过战乱,今朝严下禁令,禁止各家蓄养男宠,风气才止住,元浩说到底也没什么,男人嘛。

何况到那时,说不定已用不上安郡王,她的皇儿已得偿所愿,菁华郡主要处理还不简单,要是识趣就留下来,要是不识趣!

想完,宜妃也不再担心。

太后宫中。

太后看着进来的皇帝:“皇帝怎么来了?”又不是请安的时候,皇上怎么来了,太后看一下天色,不知道皇帝来有什么事。

赐婚的事,前几日就定了。

该赐婚的都赐婚了,还有什么?

“给陛下请安,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宫人们跪在地上。

“起来吧。”

当今圣上挥了一下手,迈步走进来。

“去沏茶。”接着太后对起来的宫人。

“是,太后娘娘。”

宫人忙起身,退出殿外。

“母后在做什么?”当今圣上笑了笑,坐到首位,问太后。

“哀家还能做什么,皇上过来是为了什么事?”太后没有回答,反问道,皇帝这个时候来,不可能是来喝茶,应该是有事,当今圣上看了看四周,“母后觉得菁华郡主如何?”

“皇上要给菁丫头赐婚?”太后问。

“嗯。”

当今圣上没有隐瞒。

“之前不是没有合适的吗,怎么又有合适的了,安郡王不是想让菁丫头嫁个喜欢的能一心一意对她的,不用赐婚吗?不知道是哪一家,菁丫头以前哀家不怎么看得上,名声也不好,现在菁丫头懂事不少,陛下可不能亏了那孩子。”太后开口。

“母后看来对菁丫头印象好了许多。”当今圣上道。

“确实好了不少,那日皇上不是让哀家主持诗会,哀家本来没有注意菁丫头,菁丫头却几次叫哀家意外,怕小姑娘们早有准备,哀家没有让小姑娘们作花诗,纪家那个小丫头想和菁丫头斗诗,哀家以为菁丫头不会同意,没想到菁丫头同意了,看着也跟从前不同,端庄持礼,沉稳大方。”太后想到那日。

“再加上安郡王,更不能亏了菁丫头。”

“这样更好,母后知道宜妃的侄儿吧。”当今圣上没有多说。

“宜妃的侄儿?”太后皱起眉头,宜妃的侄儿她怎么会不知道,难道?太后有了猜测,脸色不是很好。

当今圣上知道母后猜到了,没有隐瞒:“朕从宜妃那里来。”

“李元浩?”太后又问。

“对。”当今圣上点头。

“哦?”

太后不知道皇帝是什么意思,心情不是很好,花朝节那日的事她还没有和宜妃算帐:“宜妃说了什么。”

“宜妃说菁华郡主很不错,以前听信了流言。”当今圣上笑了笑。

“菁华郡主确实不错。”太后再次点头。

“宜妃想让朕给她侄儿赐婚。”当今圣上又道。

“宜妃看上了菁丫头?”太后到了现在哪里还猜出了宜妃的打算,宜妃还真是好打算,心够大。

看上菁丫头。

想要自己的侄儿娶了菁丫头,也不看看她侄儿是配得上菁丫头吗。

菁丫头再怎么说也是宗室,是郡主,是皇帝亲封的,哪里是随便一个人都能配。

哪里是阿猫阿阿狗能配得上的。

就算她再不喜欢菁丫头,就算菁丫头名声再不好,就凭宜妃娘家。就凭宜妃的侄儿,也想娶菁姐儿,看皇帝的样子,像是答应了。

宜妃还真是能说会道,才多久就说动了皇帝,宜妃就是一个狐猸子,长得最不像狐媚子的狐媚子,吴氏那什么侄儿,连纪家小子都比不上,至少在她这个太后的眼里。

估计就宜妃才会觉得自己家人好。

宜妃不就是为了安郡王,以为让她侄儿娶了菁姐儿,安郡王就会站在她这一边?

“皇上同意了?”

太后不是很高兴的问道。

“嗯,朕觉得不错,怎么,母后觉得不好。”当今圣上问。

“陛下有没有想过,安郡王乐不乐意,菁丫头喜不喜欢?皇上是准备直接下旨赐婚?”太后知子莫若母,看出皇帝的意思。

明明之前皇帝还对宜妃母子起了介蒂,这才多久,又被宜妃哄了回去,宜妃端的是好手段,连让自己侄儿娶菁华郡主的都想出来,还说通了皇帝,要直接赐婚,这婚一赐下去,哪里是结亲,简直是结仇。

宜妃自己的儿子定了正妃侧妃,现在又把手伸到侄儿身上。

顾家那丫头订给秦王她就不是很赞成,可是宜妃觉得好,秦王喜欢,皇上也觉得合适,她这老太婆的话没有人听。

那就算了,秦王娶了顾家丫头,还不更跟太子对上,皇上难道还真要废太子?

“皇上,宜妃想必还说了什么吧。”

当今圣上看出母后眼中的不赞同,他心中也有一些想法,知道母后的话指的是什么:“宜妃说那日那个宫人是她给琰儿,来儿派她找宜妃,被太子发现,误会。”

“皇上信了?”

太后不用问就知道皇帝信了,不再怀疑,宜妃不过一语解释,还是早就说出的,皇帝就信了。

让她这个母后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哀家觉得皇上还是不要直接下旨。”过了一会,太后在心中叹了口气。

“母后觉得不妥?”

当今圣上看着母后。

“皇上就没觉得?”太后不知道宜妃怎么和皇帝说的,皇帝就没想过这样不妥?

“朕觉得菁丫头虽然不错,但名声终是不好听,不少人知道她喜欢纪宁那小子,宜妃的侄儿朕算是看着长大的,很不错,配菁丫头还是配得上的。”

当今圣上解释。

配得上才怪,太后在心中想,随即

“安郡王不是想要个一心一意的女婿吗,宜妃的侄儿就是,身边没有通房丫头,也没有妾,只想取一个夫人,相敬如宾,菁丫头有名声上的问题,除开宜妃的侄儿,要想找个这么合适的,不容易,宜妃看上菁丫头,主动提出来,朕便答应了。”当今圣上接着又说。

“圣上还是问下安郡王吧。”太后还是这一句。

*

吴府。

吴老夫人正和周嬷嬷说着宫里的赐婚。

听到顾家那个丫头给秦王,吴老夫人忍不住担心起菁姐儿,顾家那个丫头可是陷害了菁姐儿好几次。

如今被赐婚给秦王为正妃还不知道会如何,有些小人,得意便猖狂。

“老夫人是担心菁华郡主吗?”周嬷嬷看到老夫人的表情。

“嗯。”

吴老夫人点头,她哪里能不担心,雯丫头也被赐了婚,本来是高兴的事,雯丫头被赐婚给了景王世子。

“老夫人也不必担心,郡主你还不知道吗,再说还有一位侧妃。”周嬷嬷又道。

劝慰着老夫人。

“必竟只是侧妃,比起正妃还是要差很多的,菁丫头虽不一样了,可顾家那个丫头可不是个心慈手软的。”吴老夫人叹了口气。

“就算是这样,那位顾姑娘说不定正急着怎么稳住地位呢,哪里还有心思对付郡主,再说那位顾姑娘现在还不是秦王妃。”周嬷嬷又劝道。

“嗯,你说得对,好在还在一位侧圯。”吴老夫人开口。

“听说是太子殿下的表妹。”周嬷嬷跟着说。

“还以为会入东宫,没想到入了秦王后院。”吴老夫人能猜到一些,应该有人用中作梗,不知道是秦王的人还是太子。

“老夫人该高兴一点,大姑娘被赐婚给景王世子,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周嬷嬷怕老夫人再想,提起大姑娘的亲事。

“确实是喜事。”

吴老夫人也点头:“大丫头一直很好,蒙皇上和太后抬爱,赐婚给景王世子。”

“大姑娘以后就是景王世子妃,以后会是王妃。”周嬷嬷高兴的。

“雯丫头是个有福气的,现在就只有菁丫头。”吴老夫人又想到她的外孙女。

“还有二姑娘呢,三姑娘。”周嬷嬷道。

“对,还有二丫头和三丫头。”吴老夫人想到几个孙女,只有几个孙女都嫁了人,她才不用再愁心。

“叶蓁丫头和景家小子也订了亲,也不知道好还不好,两家应该是怕宫里赐婚,索性订了亲,只是景家小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叶丫头倒是调了个转。”

吴老夫人再次叹了口气。

“老太妃和老太君应该有所安排。”周嬷嬷对着老夫人。

“嗯。”

突然外面的婆子的声音响起,一个婆子出现在门口,恭敬的:“老夫人,郡主身边的人来,要见老夫人。”

吴老夫人一听,看着外面:“快让人进来。”

吴老夫人站了起来。

周嬷嬷上前一步扶住老夫人。

没一会,赵嬷嬷跟着婆子走了进来,见到吴老夫人,快步上前,行了一步,抬头,急切:“老夫人,你可不能不管郡主啊。”

“到底怎么回事?”吴老夫人脸色变了。

菁姐儿出了什么事,她扶着周嬷嬷的手,上前一步,紧盯着赵嬷嬷。

周嬷嬷脸色也变了。

“老夫人,宜妃想打郡主亲事的主意。”赵嬷嬷着急道。

“什么?你怎么知道?”

“老夫人快想办法吧,宜妃想让郡主嫁到她娘家。”

“什么?”

吴老夫人过了一会冷静下来:“你先说清楚,不要急,老身一会就入宫。”

“老夫人。”

安郡王府。

吴氏问着身边的墨书:“那个丫头真的死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