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状若疯狂/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侧妃娘娘。”

墨书点头。

“那就好。”吴氏彻底松了口气,虽然她安排好了,但那个小丫鬟要是不死,她总不能完全放心,那个小丫鬟死了才好,只有死人才是最能保守秘密,不会泄露出去:“消息属实就行。”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想过让那个小丫鬟活下来。

“侧妃娘娘可以放心了。”墨书看着侧妃娘娘。

“嗯,这两日,就怕那个小丫鬟嘴不够紧,泄露了什么,王爷虽然不在府里去了大营,萧菁菁那臭丫头可是个狠的,说不定会通知王爷。”说到这里吴氏眼中闪过恨还有怨毒,捂住脸,以前她从来没有真正把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放在眼里,可是就是这个臭丫头当着王爷的面用鞭子抽她的脸,差点让她破相,要不是王爷阻止,她很可能破相了,她再不敢小看那个臭丫头。

那个臭丫头就是一个狠的。

什么也不怕。

要不是她一向谨慎,早就安排好了,说不定真会被那个臭丫头问出什么来。

那样她就真的完了。

栽在萧菁菁那臭丫头手里。

这是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萧菁菁那臭丫头简直就是她的克星。

王爷更是站在那臭丫头那一边,那个臭丫头用鞭子抽了她的脸,让她差点破相,王爷却让她不要惹那个臭丫头,请了太医,也不等她脸好就走了。

还问她要她那死了的嫡姐嫁妆,说是少了田契和地契,单子上少了几件东西,萧菁菁那臭丫头让人对过,问她去了哪里。

不用说一定是萧菁菁那臭丫头和王爷说了什么。

她怎么知道去了哪里,王爷说以前都是她在管,不管去了哪,要她找出来,让她给萧菁菁那臭丫头补上。

那些东西在她心中早就是她的。

“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以为让人盯着就可以?那个小丫鬟就不会死?想要从那个小丫鬟口中问出什么,也要看我答不答应,小丫鬟的命早就在我手中。”吴氏不悦道。

墨书没有说话。

“萧菁菁那臭丫头怎么不假装那个小丫鬟还活着?假装那个小丫鬟说了什么哼。”吴氏开口,想到什么,冷哼。

“郡主应该是知道是侧妃娘娘——”郡主肯定怀疑上了侧妃娘娘,墨书心中想着。

“怀疑本侧妃?”吴氏知道墨书的意思。

墨书不敢说话。

吴氏哼一声:“萧菁菁怎么处理的?”

“郡主交给下面的人办的。”

墨书道。

“哼。”吴氏又哼了声,萧菁菁倒是聪明,她问:“萧菁菁那臭丫头现在一定很懊恼吧。”

墨书:“应该是。”

“柔姐儿呢还是没有见到?姚蔡两个老太婆怎么说?”

吴氏紧跟着又问,她也是前两日才知道王爷把柔姐儿放到了梅兰轩,侍卫守着,不许人出入。

只有姚嬷嬷和蔡嬷嬷那两个从宫里出来教柔姐儿规矩可以进。

她也不可以。

“姚嬷嬷和蔡嬷嬷说王爷有交待,只能告诉奴婢,三姑娘还好,等三姑娘学好,王爷发话,守在外面的侍卫照着王爷的话,谁也不能进。”墨书开口,注视侧妃娘娘。

“没用的东西。”吴氏生起气来。

一群没用的东西,养了她们这么久,一点用都没用,她越想越气,她好几日没见到她的柔姐儿了。

墨书跪在地上,什么话也没有说,低着头。

吴氏紧紧盯着墨书,王爷说不许进就不许进?那些侍卫拦着,不知道想办法?姚蔡两个老太婆简直可恶,王爷说不让她见柔姐儿就不让她见。

“不是让你们想办法?姚蔡两个老太婆看看她们想要什么,那些侍卫就不能买通?”

吴氏恨恨说完:“算了。”

墨书不动。

“你之前说宫里赐婚。”吴氏又摸了一下脸,她的脸还是隐隐作痛,已经换过药了,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就该去死。

“是。”

墨书见侧妃娘娘不再提三姑娘,抬起头来。

“顾瑶被赐婚给秦王为正妃?”顾瑶和萧菁菁那臭丫头以前关系很好,现在和她一样,被萧菁菁那臭丫头针对,应该是顾瑶做了什么,萧菁菁那臭丫头发现了,不知道顾瑶做了什么,两人原来可是很好,之前柔姐儿找过顾瑶。

顾瑶说过一些关于萧菁菁那臭丫头的事。

她一直就知道顾瑶是什么样的,如今顾瑶被赐婚给秦王为正妃,以后就是秦王妃,虽然宫里还赐了一个侧妃。

是太子表妹,不知道太子的表妹怎么会入了秦王后院为侧妃,但顾瑶怎么说也是正妃。

以后就是尊贵的皇子妃。

萧菁菁那臭丫头有什么,花朝节当日情形还历历在目,顾瑶输了,可又如何,人家成了秦王正妃。

尊贵的皇子妃,萧菁菁那臭丫头呢,根本没有被赐婚,哪里比得上人家顾瑶。

“萧菁菁那臭丫头不是得意吗,看她还怎么得意,还以为得了太后皇上青眼,会被赐婚。”吴氏嗤笑一声。

满是不屑,轻蔑,还有怨恨。

好几个府里都被赐了婚,宁氏的女儿也被赐了婚,还是赐婚给景王世子。

静安县主被赐婚给了楚王。

只有萧菁菁那臭丫头没有被赐婚。

出尽风头又如何。

她的柔姐儿可怜,没有入宫,要不然——

墨书低着头。

“当日入宫的都被赐了婚,只有萧菁菁那臭丫头没有,看来皇上太后什么都知道。”王爷还说太后皇上会赐婚,要她推了。

皇上太后根本就没有看上萧菁菁。

吴氏是只要萧菁菁那臭丫头过得不好,她就高兴。

想到萧菁菁那臭丫头对她做的,简直可恶,萧菁菁那臭丫头做过什么,谁不知道,她真想去正院看看萧菁菁那臭丫头是什么样子。

吴氏心情起来。

墨书不觉得郡主会在意,可看侧妃娘娘的样子,她没有说。

吴氏高兴后,扯到脸上,她脸上的笑容没有了,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死十次都不足以解她心中的恨。

“让人盯着萧菁菁那臭丫头。”

“侧妃娘娘。”

一个声音在外面响起:“午膳已经好了。”

“端进来。”

吴氏脸色不好的对着外面,摸着自己的脸,墨书也看着外面。

不一会,两个丫鬟带着身后的小丫鬟提着膳盒走进来,行了一礼。

“摆上。”吴氏开口。

墨书上前,服侍着吴氏,丫鬟很快摆起来,这两日吴氏没有出去,一直是在房中用的膳,脸上的伤没有好之前,她哪里也不会去。

“侧妃娘娘已经摆好了。”丫鬟摆好了膳,不敢抬头,低着头。

她们知道侧妃娘娘的脸被郡主伤到,不敢抬头,前几次她们不小心抬头,看向侧妃娘娘,侧妃娘娘立马大怒。

“下去。”

吴氏挥手。

她不想让太多人看到她的脸。

“是,侧妃娘娘。”丫鬟不敢多呆,行了一礼,退了下去,怕侧妃娘娘生气,墨书收回目光,看着侧妃娘娘,吴氏伸出手:“扶我起来。”

墨书忙扶起吴氏。

吴氏走到摆好的午膳前,让墨书扶她坐下,坐下后,示意墨书服侍她用膳。

墨书习惯了侧妃娘娘只让她服侍,知道侧妃娘娘不想有人看到她的脸。

“怎么又是白粥?”看到午膳,吴氏皱眉不悦。

白粥清汤,这两日她已经吃够了。

不是说了换一样?

“娘娘,你的伤不能沾油腻浑腥,太医交待了。”墨书回答。

吴氏平时最喜的就是肉食,突然不能沾浑腥,只能喝清粥白汤,开始两顿还好,两日下来,她已经忍不住了。

墨书知道侧妃娘娘喜好浑腥,平时就不喜欢太过清淡的吃食,这两日因为脸上的伤,只能食用清淡的白粥。

两日下来,侧妃娘娘应该吃够了,可是太医有交待,娘娘如果不想留疤只能用白粥清汤。

“娘娘再坚持几日就好。”

吴氏没有说话,皱紧眉头,厌恶看了眼面前的白粥,由着墨书服侍着进食,只是她一点味口也没有。

忍着用了一小碗白粥,吃不下去。

喝了小半碗清汤,皱眉不再用,让人撤下去,墨书让丫鬟进来,带着丫鬟把用过的午膳撤了下去。

吴氏坐在琉璃镜前,看着里面敷了药的半边脸,眼中怨毒,她半边的脸都被萧菁菁那个臭丫头用鞭子伤到,都敷上了药,每看一次,都有生撕了萧菁菁那臭丫头的想示。

墨书从外面进来:“侧妃娘娘。”

“替我换药。”

吴氏道,不再看。

“是,侧妃娘娘,侧妃娘娘请等一下,奴婢去取药过来。”

墨书道。

“嗯。”吴氏挥了一下手,墨书去取了药,不一会回来。

吴氏看着她,墨书拿着药走到吴氏面前:“侧妃娘娘,奴婢取来药了,奴婢给你换药吧。”

吴氏轻应了一声,看了跪在门口的两个丫鬟一眼,墨书放下手上的药,上前一步,仔细看了下侧妃娘娘脸上敷的药。

吴氏看着墨书:“怎么样了?”

墨书手脚麻利的处理起吴氏脸上之前敷的药,这两日都是她替侧妃娘娘换药,几次下来,她越来越熟练起来。

有药敷着,药是泥色的,看不到里面的伤口如何,吴氏想要知道伤口怎么样,是不是消了肿,有没有好点。

吴氏紧盯着墨书,像是要看出什么。

墨书一会处理好了吴氏脸上之前敷的药,看清了里面的伤口。

“怎么样?”

吴氏见墨书不回答,又问了一次,难道没有好?脸色不是很好,握紧双手,伤口在她脸上,要是好不了——

“侧妃娘娘请放心,太医说过,不会留疤,只要注意一点,侧妃娘娘不必担心,伤口已经消了肿,在慢慢好了,要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墨书盯着侧妃娘娘脸上其中那条有些狰狞的伤口。

没有昨日吓人,另一道有些小的伤口消了肿,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她觉得侧妃娘娘脸上的伤口有些发红,和之前有些不一样。

“那就好。”

吴氏松口气。

“侧妃娘娘,奴婢开始敷药了。”墨书接着道。

“嗯,敷吧。”吴氏很想看看自己的脸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像墨书说的,在好了,不是不信墨书的话,不亲眼看看她不放心。

可是她又怕看到自己脸上的伤,会接受不了,她一直没有亲眼看过脸上的伤,都是看的敷好药后。

墨书把换下的东西放到一边,让门口跪着的丫鬟撤下去,几个丫鬟低着头,不敢抬头,撤了下去,墨书用清水净了手,拿起太医开的药膏正要给侧妃娘娘敷上。

“先等一等。”吴氏道。

“侧妃娘娘?”墨书不知道侧妃娘娘想做什么?停下手上的动作,望着侧妃娘娘。

“先不要敷药,我看看。”吴氏开口,推开墨书的手。

墨书不知道侧妃娘娘怎么突然想要看。

“侧妃娘娘。”墨书欲言又止,想要阻止侧妃娘娘,侧妃娘娘要是看到,不知道能不能接受。

这几次都是她替侧妃娘娘换药。

侧妃娘娘一直没有看到过伤口,都是她告诉侧妃娘娘的,侧妃娘娘也没有说要看,让她禁不住松口气,侧妃娘娘脸上的伤口就是她换药的时候都心惊,侧妃娘娘要是看到?

“不是说好了吗,消肿了?我还没有看过伤口。”

吴氏看向自己琉璃镜中没有敷药的脸,手摸了摸,发现墨书挡了她的视线。

“侧妃娘娘!”

墨书还想要说什么,小心看着侧妃娘娘。

“不要再说。”吴氏打断她的话:“让开。”

墨书被吴氏推开。

“这是哪里来的鬼?”

吴氏看清了琉璃镜中的自己,曾经柔美自傲白皙的脸,红肿不堪,还有伤口,再不复曾经的柔美,吴氏脸色大变,一脸不敢相信,猛的站了起来,像见到鬼一样,砰一声响,她第一次恨为什么要看得这么清楚。

为什么要看得这么清晰,为什么要用琉璃镜。

如果不用琉璃镜她就不会看到像鬼一样的自己。

她可以骗自己,就像之前一样。

她后悔为什么要看!

不那不是她,镜中那个像鬼一样的女人是谁?是谁?到底是谁,那不可能是她,她怎么可能像个鬼一样。

“侧妃娘娘、”

墨书担心的扶住侧妃娘娘。

“里面的人是谁,让她滚!”吴氏挥手推开墨书,紧紧盯着琉璃镜中有可怕丑陋不堪有着一道红肿的伤口的脸,她要看清楚,摇着头,后退着。

“侧妃娘娘。”墨书再次上前拦住侧妃娘娘。

“镜子里的鬼女人是谁?”吴氏像疯了一样,她指着琉璃镜中鬼一样的脸,那不是她的脸,不可能是她的脸。

“侧妃娘娘。”墨书扶紧侧妃娘娘。

“那不是我,让那个鬼一样的女人滚出去!”吴氏突然拿起檀木梳,往琉璃镜打去。

“侧妃娘娘你不要这样。”

“竟然敢骗我,贱人。”

吴氏倏的回过头来,陡的抓紧墨书,神色狰狞可怖,配上脸上红肿的伤口,更狰狞可怖,再没有往日的一分柔美动人。

墨书知道换成任何一个人都接受不了,侧妃娘娘会这样很正常。

“你们都骗我。”吴氏觉得自己被骗了,她的脸成了这样,还能好吗?

没有了这张脸,她还有什么。

太医肯定是在骗她。

这样的伤口怎么可能不留疤痕,王爷也在骗她,怕她找萧菁菁那个贱人的麻烦,所以帮着太医骗她。

所有人都在骗她,把她骗得团团转,怕她找萧菁菁那贱人。

“侧妃娘娘,你冷静一点,你听奴婢说。”墨书脸发白,昨日侧妃娘娘脸上的伤口还没有这样红。

她不知道怎么回事。

“太医不会骗侧妃娘娘的,还有王爷。”

“不会?萧菁菁就是一个该死的,该千刀万剐的贱人!还有你们。”吴氏恨到极点,她的脸被毁了。

她要去找萧菁菁那个贱人。

“侧妃娘娘难道想真的留下疤痕吗?”墨书追在身后。

吴氏脚步一顿,扭曲着脸:“你说什么?”

“侧妃娘娘你脸上还没有上药,娘娘这样跑出去,到时候要是真的留下疤痕,而且侧妃娘娘就这样跑出去吗?”

墨书追上前,开口道。

“去找太医,我要见太医,我要问清楚他是不是骗我,马上去找太医!”吴氏咬牙恨。

萧菁菁,萧菁菁你等着吧。

她说过的她的脸要是毁了,萧菁菁也别想好过。

“是,侧妃娘娘,奴婢马上让人去请太医。”墨书不敢耽搁,往外面去。

吴氏一个人站着。

脸上狰狞可怖,墨书到了外面,找了一个丫鬟,让她去找前院的管家,告诉管家,侧妃娘娘脸不好,让管家去请太医。

管家有王爷的帖子,才能请来太医。

回到里面。

她走到侧妃娘娘面前,见侧妃娘娘不知道想什么狰狞着脸:“侧妃娘娘,让奴婢给你上药吧,奴婢告诉管家了,管家去找太医了。”

“还敷什么药!”吴氏摸着自己的脸,她的脸被萧菁菁毁掉了,那些药敷了几天还是这样,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她狰狞的看向墨书。

“侧妃娘娘还是等太医来——”

墨书道。

吴氏渐渐冷静下来,不再发疯,冷静下来的她想到了一个可能,盯紧墨书:“你老实告诉我,我脸上的伤是一直这样还是?”

当日她虽然没有亲眼看到脸上的伤口,但她不觉得会有这样严重,这两日她脸上的伤口到底是变好是还是?

“侧妃娘娘,你脸上的伤口当日只是有些红,有些血肉模糊。”墨书想了想当时看到侧妃娘娘脸上的伤口。

侧妃娘娘是在怀疑什么吗?

听了侧妃娘娘的话,再回想侧妃娘娘脸上的伤口,她也不由怀疑。

“肿了没有,有没有今日这样吓人?”吴氏恶狠狠问。

“和今日差不多,但没有这样红。”墨书小心的道:“侧妃娘娘你怀疑?但只是比那日红一点。”

“对,我以前太小看了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我的脸变成这样,大半都是大意,我不觉得萧菁菁那臭丫头有什么做不出来。”如果换成是她,她也不会放芝萧菁菁那臭丫头。

“那侧妃娘娘?”墨书不知道侧妃娘娘打算怎么做。

“等太医来,你让人悄悄去外面找个大夫问一问,鞭伤会不会像我这样。”吴氏开口。

“奴婢现在就去。”墨书马上道。

“嗯,让人悄悄去,不要让人发现。”吴氏点头吩咐道。

“奴婢明白。”

正院,赵嬷嬷从吴府回来。

“郡主。”

“嬷嬷回来了?”萧菁菁看着手上的棋谱,闻言,放下来看着嬷嬷。

站在旁边的紫嫣和秋雨也看着赵嬷嬷。

“郡主,老夫人已经知道了,没想到宜妃会乱点鸳鸯谱,老夫人说宜妃的侄儿她见过,和她不适合,让你不要担心,她会入宫和太后说清楚,不会让皇上乱点鸳鸯谱。”赵嬷嬷上前一步,看了郡主手边的棋谱道。

“外祖母入宫了吗?”萧菁菁问,她并不关心宜妃的侄儿。

至于宜妃应该是为了父王。

“嗯,老奴回来的时候,老夫人就准备入宫了,大老爷二老爷也支持老夫人。”赵嬷嬷道。

萧菁菁早就知道外祖母对自己对,还有大舅舅二舅舅。

“麻烦外祖母了。”萧菁菁开口,又要麻烦外祖母。

“老夫人让你放心。”

赵嬷嬷又道:“郡主不必觉得麻烦老夫人,老夫人知道你让老奴去找她,很是高兴。”老夫人一点没有不高兴。

反而觉得郡主这样是愿意和她亲近,很高兴。

“那也麻烦外祖母跑一趟,还有嬷嬷你。”萧菁菁说。

“郡主,怎么又说这样的话,这是老奴该做的,事关郡主的亲事,老奴怎么能不关心,老夫人也是一样的。”赵嬷嬷道。

“嗯。”萧菁菁应了声。

“对了,郡主。”赵嬷嬷想到什么。

萧菁菁看着嬷嬷。

“郡主,老夫人知道你对吴侧妃做的事,说你做得好。”

赵嬷嬷开口。

“让外祖母笑话了。”萧菁菁道。

“老夫人赞你做得对,就该这样,郡主,老奴去的时候,老夫人正和周嬷嬷说着郡主,担心郡主因为顾瑶被赐婚给秦王——”

赵嬷嬷小心的道。

“外祖母想多了,顾瑶成为秦王妃又如何?”萧菁菁知道外祖母是怕她多想:“顾瑶成秦王妃也不可能明目张胆做什么。”

“对,郡主才不怕。”赵嬷嬷道:“老奴走时,几位表姑娘也来了,很是担心郡主,几位表姑娘想要过来,还是老夫人劝住,说过几日再让她们过来。”

“让几位表妹担心了。”

萧菁菁道:“到时候我去看外祖母,顺便陪几位表妹。”

“老夫人听说吴侧妃对你下手,还有那个小丫鬟,让郡主小心一点,不要留手,不能再估息了。”

赵嬷嬷把老夫人的话说出来。

“我知道。”萧菁菁颔首。

“老夫人还说姚嬷嬷和蔡嬷嬷不错,从宫里出来,郡主做得对,平时多注意一下,如果这次不是姚嬷嬷和蔡嬷嬷及时传消息,说不定等赐婚旨意下来才知道,那时就晚了。”

赵嬷嬷说着还有点后怕,她的小郡主怎么能胡乱嫁给宜妃的侄儿。

她的小郡主该嫁给一个疼她宠她的。

“老夫人让郡主以后有事也要像这次一样,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就告诉她,还说过几日空了,带郡主出去走走,给郡主挑个好的夫婿。”赵嬷嬷笑起来,相信老夫人一定能给郡主找个好夫婿。

紫嫣和秋雨望着郡主,微微笑。

“嬷嬷,外祖母这样说,你也!”萧菁菁脸红了红。

“郡主。”这时,采薇声音晌起。

“进来。”萧菁菁看着门口,赵嬷嬷也不再说,紫嫣秋雨看着进来的采薇,采薇进来后行了一礼。

“郡主,侧院派人出府了。”

“派人出府?”赵嬷嬷问,吴氏想干什么?

“侧院让人去前院找了管家,想要请太医入府。”采薇又道。

“郡主?”赵嬷嬷转向郡主,紫嫣和秋雨也是,采薇抬头,萧菁菁:“之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吴侧妃好像看到了脸上的伤口。”采薇是通知盯着侧院的人知道的,也是猜测。

“既然如此,不用管了。”萧菁菁道。

赵嬷嬷看了采薇一眼。

紫嫣秋雨知道应该是吴侧妃发现脸上的伤不仅没有好还——

“侧院的事,都不用,太医来了,再说,让人继续盯着。”萧菁菁道。

“是。”采薇点头,退了下去。

“郡主?”赵嬷嬷想说什么,萧菁菁摇头。

此时吴老夫人已经进了宫。

吴老夫人站在慈宁宫外面,扶着周嬷嬷的手,旁边着着几个宫人。

“老夫人,太后娘娘有请。”

一个宫人走进来。

“好。”吴老夫人说了一个字,扶着周嬷嬷的手往慈宁宫走去。

慈宁宫里,太后坐在首位,旁边着着宫人:“你们说吴老夫人是为什么而来?”

太后送走皇帝不久,没想到吴老夫人就进了宫,皇帝宠着宜妃,宜妃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这个母后都劝不了。

“吴老夫人会不会知道陛下想要给菁华郡主赐婚的事?或者别的事。”一个宫人道。

太后摇头。

按理说不会,不过也说不清楚,如果没有要紧的事,吴老夫人不可能现在进宫。

“太后娘娘,吴老夫人来了、”

一个宫人进来。

“嗯,让吴老夫人进来。”太后道。

“是,太后娘娘。”宫人道。

吴老夫人扶着周嬷嬷的手走了进来,看到太后,她行了一礼:“老身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

“起来吧,吴老夫人,不用多礼。”太后开口。

吴老夫人扶着周嬷嬷的手站了起来。

“赐座,吴老夫人坐下说吧,有什么事。”太后平常是一个很随和的老太太,她示意一边的宫人,然后问吴老夫人。

“那老身就谢过太后娘娘,却之不恭了。”吴老夫人没有多说什么,她还是知道太后是真的让她坐下说。

她扶着周嬷嬷的手坐了下来。

周嬷嬷站在旁边。

宫人退到一边,太后挥了挥手:“吴老夫人怎么有空进宫呢,不知道有什么事,哀家很是意外。”

“太后娘娘,老身进宫是有事想问。”

吴老夫人扶着周嬷嬷的手站了起来。

“不是让你坐下说吗,起来做什么,扶你家老夫人坐下。”太后随和的又一挥手,让周嬷嬷扶吴老夫人坐下。

周嬷嬷看向老夫人,吴老夫人没有拒绝太后的好意,她坐了下来:“谢太后娘娘恩典。”

“说了不必如此,坐吧,坐着说。”太后干脆的道。

“太后娘娘,老身得到一个消息,宜妃娘娘有意插手菁华郡主的亲事是吗?”吴老夫人直接说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

“看来你进宫是为了你那外孙女菁华郡主,怕皇上乱点鸳鸯谱?看你样子应该是得到确切的消息,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太后没有回答,而是随意反问。

心里知道吴老夫人应该是从哪里得到消息。

难道消息已经传出宫了?

“是,老身这次进宫就是为了我那可怜的外孙女,太后娘娘若是不知道,老身准备去求见陛下,老身有一个认识多看的好友,听宜妃娘家人说的。”

吴老夫人没有说是姚嬷嬷和蔡嬷嬷。

太后听了,也没有怀疑。

事情是宜妃起的,宜妃既然想让皇帝赐婚,想必早就和娘家人通过气,只是这么早被人知道,她就不怕人家不同意。

还是说她的什么把握。

“既然得到了消息还问哀家做什么,你也不用去求见皇上了,哀家倒是知道,不久前皇上来了哀家这里,就是为了宜妃想要皇帝给菁华郡主和侄儿赐婚。”太后也没有为难吴老夫人,开口。

“不知道皇上?”

吴老夫人心头一松,又往下沉。

宜妃果然想要插手菁姐儿的亲事。

宜妃的侄儿,她怎么会不知道,看着还不错,可是光是宜妃侄儿这一点,她就不愿菁姐儿嫁过去。

“宜妃的意思是她那侄儿不错,她以前听信流言,花朝节上发现菁华郡主不错,她的侄儿又是一个不纳通房的,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看上了菁华郡主,干脆让皇上给两人赐婚。”太后道。

本就看不过宜妃手伸得太长。

心太大,索性都说了出来。

“菁丫头倔得很,哪里配得上宜妃的侄儿。”吴老夫人马上道,在她的心中,宜妃的侄儿哪里配得上她的菁姐儿。

“你也不用说这样的话,哀家还不知道吗,宜妃太过了,也不问一问就想让皇上下旨,她那侄儿再好,也不能这样,皇上。”

太后说到这叹了口气。

吴老夫人知道不对,心里更往下沉。

“皇上听信了宜妃的话,想要直接下旨,过来不过是问一问哀家,菁华郡主如何,看起来还怕配不上宜妃那侄儿,也不看看宜妃那侄儿是什么身份。”

太后说着就叹气。

吴老夫人感觉到太后也是不赞同的,可是皇上却同意了。

“皇上太宠宜妃。”

太后又叹了口气。

“老身去求见陛下,陛下要是要给菁姐儿赐婚。”吴老夫人起身:“安郡王去大营前和老身说了,要给菁姐儿找个知心的。”

“皇上和宜妃的意思就是宜妃那个侄儿就是一心人,菁丫头名声不好听。”太后把皇帝过来说的话告诉吴老夫人。

吴老夫人再也坐不住,她的菁姐儿的亲事怎么能让宜妃乱点。

“不必急,哀家已经劝过皇上,皇上也听进去了,不会马上下旨,皇上答应哀家问过安郡王再说。”

太后见吴老夫人坐不住:“不过最后如何,谁也不知道。”

有宜妃在,皇帝的心思谁知道呢。

她是希望皇帝问清楚再下旨的。

“你要是真想去,也可以去前朝求见一下。”太后最后又说。

“谢太后娘娘,老身这就去。”

吴老夫人不想再耽搁,扶着周嬷嬷的手起身。

“去吧。”太后道。

让宫人送吴老夫人出去,吴老夫人向太后行了一礼,走出慈宁宫,周嬷嬷没想到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

“去养心殿。”

吴老夫人出了慈宁宫道。

没有多久,吴老夫人扶着周嬷嬷的手到了养心殿外面,太后派的宫人回了慈宁宫。

看着前面的总管公公。

“走。”

吴老夫人扶着周嬷嬷的手走了过去。

“你是?”

养心殿的总管公公听到声音,回头一看,看到吴老夫人,一时没有认出,看向吴老夫人身后的宫人,似乎是慈宁后太后娘娘身边的。

不敢怠慢。

“臣妇想要求见皇上。”吴老夫人开口。

“求见圣上?”

总管公公看着一哄而散老夫人。

“对。”

吴老夫人朝着养心殿行了一礼。

养心殿,当今熙和帝正批阅着奏章,听到脚步声,他抬头看去,总管公公小跑进来,见陛下抬头,忙行了一礼:“圣上。”

“什么事?”熙和帝问,手上的朱笔停了停。

“圣上,太后娘娘身边的宫人送了一位老夫人过来,是吴府的老夫人,说是有事要求见陛下,现在就在殿外,圣上你看?”总管公公在认出是吴府的老夫人后,不敢耽搁,这位吴老夫人可不是一般的老夫人,这个时候入宫,想必有什么事,又是求见太后求见陛下的。

“吴老夫人?”熙和帝皱眉。

“是。”总管公公点头。

“你说是母后派宫人吴老夫人过来的?”熙和帝想到什么,问道。

“是,圣上。”总管公公答。

熙和帝放下朱笔,没有再继续批阅奏折,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又回头,坐回御案:“让吴老夫人进来。”

“是,陛下。”总管公公心头一松,忙示意一边的小太监还有宫人,退出养心殿,到了外面,看到吴老夫人。

“吴老夫人,陛下有请。”

“谢公公了。”吴老夫人微微点头,扶着周嬷嬷的手,往养心殿走去,走到殿门口,她松开周嬷嬷的手,没有让周嬷嬷跟着,让周嬷嬷等在外面,挺直腰板走了进去。

周嬷嬷进了养心殿,一眼望见熙和帝:“给陛下请安!”

“起吧,吴老夫人进宫有什么事?吴老夫人刚刚应该去了母后那里,怎么又来见朕?”熙和帝淡淡的。

赐了座,吴老夫人微微坐下,不卑不亢:“臣妇听说皇上有意给菁华郡主赐婚,听说宜妃娘娘想要让皇上——”

“消息倒是灵通,是又如何。”熙和帝脸上看不出喜怒。

“请皇上收回成命。”吴老夫人不卑不亢站起来,行了一个大礼:“臣妇的女婿去大营前和臣妇说过,只想菁姐儿嫁个喜欢的,一心一意的,宜妃娘娘的侄儿,菁姐儿高攀不起。”

“想让朕收回成命?”熙和帝仍然看不出喜怒。

“是,请陛下收回成命。”

吴老夫人抬头。

“宜妃的侄儿朕也算看着长大,不会亏了菁丫头,你和太后都不同意,是看不起宜妃还是?”熙和帝眼中多了审视。

吴老夫人仍是那句请收回成命。

熙和帝没有说话,威严注视吴老夫人。

宜妃宫中。

“你说吴老夫人进宫了,先去了太后的宫里,现在去见皇上了?”

宜妃听完身边宫人的话,不是很高兴,吴府的老夫人怎么在这个时候进宫。

“难道知道了什么?”

宜妃站了起来,心中起疑,想了想,对着宫人,她也是才决定让菁华郡主嫁给她侄儿,消息怎么传出去的。

“让人去养心殿打听一下,再派人去慈宁宫打听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皇上从她这里离开,便去了太后那个老太婆那里,也不知道太后那个老太婆说了什么,皇上到现在也没有下旨。

现在这位吴府的老夫人又进了宫。

“是,娘娘。”

宫人忙道。

东宫。

纪尧从东宫出来,正要离宫。

“四爷。”

一个侍卫上前:“吴老夫人不久前进了宫。”

“怎么回事?”纪尧把玩着玉板指,盯着侍卫。

“吴老夫人先去了太后娘娘的慈宁宫,现在应该在养心殿见圣上。”

“打听过没有?”

“宜妃想让菁华郡主嫁给她侄儿。”

“李元浩?”

“……”

纪府。

纪老夫人再次确定了菁华郡主和宁哥儿的事。

------题外话------

啊啊啊,才来网,望天,还说九点更,无语,明天早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