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等我娶你/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房不知道信是给谁的,对视一眼,不敢乱动,找到管家,把信交给管家。

秦王府的管家接过信一看,抬头看了门房一眼:“信是给王爷的。”

门房吓了一跳,信竟然是给王爷的,这,他们幸好没有乱动,不然,两人大松一口气,想都不敢想。

管家不知道信是谁写的,写的是什么,既然是给王爷,他当然不敢打开看,还是一会交给王爷,王爷今日刚好在府中。

因为不知道信从哪里来,怕有不妥,准备问清楚信怎么来的。

“信是从哪里来的。”这种不明来历的信,最好是弄清楚再交给王爷,要是出了什么问题……

“是一个长相普通的婆子,一转眼就不见人影。”两个门房一听,看了看彼此,小心的道。

“还记得那个婆子的长相吗?”

管家问。

“记得。”两个门房开口,回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好,等着,我先去见王爷,到时王爷很可能会问你们话。”管家检查了一下信没有问题,他开口。

“是。”两个门房有些诚惶诚恐道。

管家拿着信到了前院的书院,王爷一直在里面,他看了一眼守在书房外的侍卫,对着书房里面俯身:“老奴有事要见王爷。”

“进来。”

听到王爷的声音,管家心头一松,进了书房,他看到王爷,几步上前,行了一礼,奉上手上的信:“王爷。”

秦王擦试着手上的宝剑,没有说话,站在旁边的公公,看了看。

“什么事?”

过了一会,秦王萧琰微抬头,淡淡的。

“王爷,王管家手上拿着一封信,不知道是?”站在一边的公公笑着看了管家手上的信一眼,对秦王道。

秦王目光落在管家手上。

“王爷,门房送来了一封给王爷的信。”管家抬头,恭敬,捧着信,举了起来。

秦王萧琰扫过:“给本王的信?”

“是王爷。”管家道。

“门房送来的?信是从哪里来的?”萧琰看着管家。

“门房说是一个婆子送来,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就走,门房不知道怎么回事,怕有什么事,送来给老奴,老奴发现是给王爷的信,怕不妥,检查了一下,又怕有什么事,赶紧过来见王爷。”

管家抬了抬头又道。

“呈上来。”秦王没有再多问,直接让他呈上去。

管家刚要上前。

“王爷,让奴婢来吧。”

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响起,旁边的公公走到管家面前,笑着对着管家点点头,取过他手上的信,检查了一下,信上写了三个字,呈秦王,他呈给秦王。

“王爷,奴婢检查了,没问题,是给王爷的信。”

“嗯。”萧琰应了一声。

管家收回手,退回去,看着秦王。

萧琰看了一下信上写的字,打开信,抽出里面的信纸,公公看着管家。

萧琰很快看到了信上的内容,只是一行字:“秦王殿下想知道未来的秦王妃是什么样的人吗?”字算不上好算不上坏。

萧琰看完,看不出表情,放下信纸,抬起头来。

“王爷?”

公公回过头。

管家也望过去。

“门房在哪里?去把门房叫来。”萧琰对着管家,管家一听,忙低头行礼:“王爷,门房就在外面,老奴这就去。”

萧琰点了一下头。

管家忙退了出去,去叫人,萧琰眼中闪过什么。

公公看在眼里,王爷的信他是不敢看的:“王爷,是有什么事吗?”

“嗯。”萧琰淡淡看了他一眼,并不打算多说,公公知道王爷不想说,没有再问,看了王爷手边的信纸一眼。

没有多久,脚步声响起。

“王爷,人带来了。”管家的声音传进来。

“进来。”萧琰对着外面。

公公也看向门口,下一刻管家带着两个门房走了进来,门房低着头,跟在管家的身后走了进来,进来后,跪在地上,行礼。

“起来吧。”萧琰盯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管家站了起来,两个门房也小心站起身,微抬头,又低下头。

“王爷。”管家开口。

萧琰挥了一下手,示意他不要再说,管家退到一边。

萧琰目光看着两个门房:“本王有话问你们。”

“王爷请问。”两个门房道。

“信是你们送过来的?怎么回事?说清楚。”萧琰拿起信,扬了扬,问两个门房,淡漠的询问。

管家和公公都注视着门房。

“回王爷的话,不久之前,门被敲响,老奴打开门,看到一个长得普通的婆子,婆子直接把信塞到老奴手上转身就走,很快不见了踪影,追也追不上,老奴两个不知道怎么回事,怕误了什么,急急找了管家,管家说信是给王爷的,老奴吓了一跳。”

两个门房,你一句我一句说完。

两个门房,说着再次低下头,不敢动,萧琰听着,看不出有什么。

公公听到这,转向王爷。

管家也是一样,萧琰过了片刻,盯着两个门房:“那个婆子的样子你们还记得吗?如果让你们认能不能认出来?”

“回王爷的话,老奴记得,能认出来。”两个门房回答。

“那就好,派人去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弄清楚信的来源。”萧琰吩咐,对着管家。

“是,王爷,老奴马上去安排。”管家道。

“嗯。”

萧琰不知道写信的人是谁,信是谁送来的,有什么目的。

如果找了那个婆子,应该能查到是谁,对方似乎不想让他知道,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那个婆子,他并不抱太大希望,对方不想他找到,不可能没有安排。

问他想不想知道他的王妃是什么样的人,他的王妃他自己会查清楚。

对未来的正妃,他原本是满意的。

“再派人去顾府。”萧琰说着站了起来,面无表情,什么也没有,公公眼中有意外,难道信里的内容和王妃有关?管家也看向王爷。

“查一查——”萧琰道。

“是。”

管家闻言,连忙点头,王爷是想查未来王妃?

萧琰没有再说什么,拿起一边的宝剑,往门外走去,公公忙跟在后面,他回头睥了两个门房还有管家一眼。

管家低着头,两个门房头也不敢抬。

“走吧。”管家很快。

退出王爷的书房,两个门房跟着。

萧琰到了外面的花园空地上,手持着宝剑,高大的身影背对着,微卷的头发披散,公公上前。

*

吴老夫人从宫里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是疲惫的,周嬷嬷扶着老夫人,有些担心。

没有人说话,吴老夫人从养心殿离开后,又去见了太后,才出的宫。

周嬷嬷:“老夫人。”

“嗯。”吴老夫人挥了一下手,上了马车,马车的车帘放下,她闭了闭眼,圣上的话一直在她的耳边。

“如你所愿!”

得到了想要的,她松了口气,睁开眼,太后娘娘没有说什么,知道圣上答应了她后,只让人送了她出宫,让她好好的,出宫的时候宜妃派了人来,吴老夫人知道宜妃应该是知道了,她并不在意。

她知道宜妃要是知道圣上的决定不会高兴,又如何,宜妃还没有到一手遮天的地步,后宫的宠妃而已。

宜妃想要插手菁姐儿的亲事,也要看她们答不答应,宜妃的侄儿再好,也不能强买强卖。

她的侄儿是不是真的好,适不适合菁姐儿,不是宜妃说了算的。

周嬷嬷一直陪着老夫人,见状:“老夫人?”

吴老夫人摇了一下头:“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

“要不要找个太医?”周嬷嬷问,吴老夫人摇头:“走吧,一会你派人去安郡王府一趟,把结果告诉菁姐,也让她放心。”

“老奴一会就去,老夫人对菁华郡主太好了。”周嬷嬷点头。

“我不对菁姐儿好,谁还对她好,她就我这一个外祖母能帮她做主,安郡王必竟不在身边,有些事,不做,到时就晚了。”

要是圣上真下了旨,再抗旨和现在完全不同,那个时候不是抗旨就能行的,是大罪,旨意发了,圣上也不会再反悔。

幸好。

“老夫人休息一下吧,你这样,菁华郡主知道——”周嬷嬷道,老夫人又是见太后又是见皇上的,皇上的心意哪里是那么容易改变。

还有宜妃这位宠妃在。

太后又帮不了什么忙,都是靠老夫人。

“不要让菁姐儿知道,只说我进了一趟宫,圣上答应了就好。”吴老夫人不想外孙女知道这些,菁姐儿只要知道结果就行。

“是,老奴明白。”周嬷嬷说,老夫人明显是不想郡主担心,自责。

“我休息一下,到了叫我。”吴老夫人接着。

“是,老夫人休息吧。”周嬷嬷道,吴老夫人看了她一眼,应了一声,闭上眼,假寐起来,周嬷嬷看着马车外面。

差不多的时候,她用老夫人的名义,吩咐了一个婆子去安郡王府,把结果告诉菁华郡主。

不久,马车停了下来。

“老夫人到了。”周嬷嬷小声的唤着老夫人。

吴老夫人并没有真的睡过去,以马车上她哪里睡得着,她睁开了眼,瞄了瞄周嬷嬷,看向外面,起身。

“派人去安郡王府告诉菁姐儿了?”

“是,老夫人。”

“走吧。”

“老夫人,老奴扶你。”周嬷嬷扶住吴老夫人,一起下了马车,马车外面,早有人等着。

周嬷嬷扶着吴老夫人没有多久,见到大老爷二老爷还有大夫人二夫人,大公子大少夫人,还有大姑娘二姑娘三姑娘。

大房二房的人都来了,只有三房不知道没有来,周嬷嬷看向老夫人,吴老夫人知道两个儿子是为了什么,她点了一下头:“菁姐儿的事,已经解决了,好了。”

吴大老爷和吴二老爷松口气:“既然没事,就散了。”他们是事后才知道的,老娘已经进宫,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只是担心,现在老娘回府,菁姐儿的事也解决了。

宁氏脸上平静,心中却担心这会让宜妃不高兴,只是不好说,张氏笑了笑:“这一下就好了,不用担心了。”

“表姐没事吧,祖母。”

吴雲开口问,吴雯也看着祖母,吴莲也是一样。

“都是好孩子,你们表姐没事了,表姐妹可以多走动走动。”吴老夫人笑起来。

“礼哥媳妇有了身子,还是去休息吧。”

接着她看向宁疏影还有几个孙子,叹了口气。

“孙媳妇没事。”宁疏影开口,微微笑。

“娘也该去休息,去了宫里一趟。”张氏笑着说。

“嗯。”吴老夫人确实有些累了,让周嬷嬷扶她回去休息,等人散去,吴雲想着何时找表姐玩,一抬头发现三哥四哥在。

“三哥四哥怎么在这。”吴雲哼了声,三哥四哥不是喜欢表姐?

吴雯吴莲也看过去。

吴文吴武有些没脸:“小丫头知道什么,一群小丫头!”哼一声,不屑的昂起头,走了。

“你们看三哥和四哥。”吴雲最看不惯三哥和四哥目中无人的样子了。

“三哥和四哥。”吴莲想说什么又不敢。

“大姐姐你说是不是?”吴雲问吴雯:“大姐姐我们找个时间去看表姐。”

“好。”

“到时候一起去。”

安郡王府。

“郡主。”

萧菁菁抬头。

“信已经送到秦王府了,人老奴让她暂时不要露面,免得被人发现,被人找到,查过来。”赵嬷嬷从外面进来,开口道,萧菁菁点了一下头,看了一眼门外。

“秦王应该已经看到信了。”赵嬷嬷又说。

“让人继续盯着。”

萧菁菁道。

“老奴会的,到时候有动静马上通知秦王殿下,让秦王看看顾瑶的真面目,郡主是在担心老夫人?”赵嬷嬷看出郡主有心事。

“外祖母为我做太多,外祖母说太后也不赞同,但太后不会帮忙,宜妃是宠妃,圣上——。”萧菁菁说了出来。

“老夫人应该不想郡主这样,老夫人肯定希望郡主不要多想的。”赵嬷嬷劝说。

萧菁菁嗯了声,没有再想。

“郡主。”

这时紫嫣走了进来。

“什么?”萧菁菁看着她。

“老夫人派人来了,老夫人出宫了。”紫嫣快速道。

“外祖母派人来了?”萧菁菁站了起来,让赵嬷嬷去把人请进来,赵嬷嬷出去一会。

萧菁菁见到外祖母派来的人,她有些担心外祖母:“外祖母还好吗?”

“老夫人没事,郡主请放心,老夫人就是有些累了,让郡主不要多想。”婆子半坐着,开口,这些是周嬷嬷和她说的,是老夫人的意思。

“是我让外祖母操心了。”萧菁菁知道不可能像外祖母说得这样轻松。

宜妃是宠妃,得宠,外祖母为了她专门进宫,求见太后,圣上,让宜妃打消心思,不是一句话能办到的。

外祖母不知道做了多少。

“郡主可不要这样说,老夫人愿意着呢,老夫人让老奴告诉郡主,圣上不会再插手郡主的亲事了,郡主尽管放心,不必再去担忧。”婆子笑着。

“外祖母是直接去见的圣上吗?”

萧菁菁问。

赵嬷嬷也想知道,紫嫣和秋雨也看着婆子,婆子笑了笑:“老奴没有跟着老夫人,不知道,应该是的。”

萧菁菁知道对方知道的并不多,也不再多问:“外祖母一定累到了吧。”

“老夫人也不算太累。”婆子道。

差不多后,萧菁菁让人送了婆子,她知道外祖母一定付出了很多,只是外祖母不想她担心罢了。

“郡主,姚嬷嬷和蔡嬷嬷来了,女主,姚嬷嬷和蔡嬷嬷说要点事吗。”采薇的声音响起。

“姚嬷嬷蔡嬷嬷两位嬷嬷来了?请她们进来吧。”萧菁菁回神,再次看向门。

“好的郡主。”

赵嬷嬷走了出去,萧菁菁是想到找姚嬷嬷蔡嬷嬷问一问,几位庶妹学琴棋琴书画的事。

*

“四爷,吴老夫人出宫了,圣上打消了赐婚。”

纪尧一回府就得到消息,她出门一趟,入夜才回府,出宫的时候他留了人在宫里,便于打听消息,闻言,他看着来人:“宜妃怎么说。”

“宜妃不是很高兴,又派人出了宫。”来人恭敬的道。

“吴老夫人怎么样?”宜妃显然是派人去了娘家,宜妃不是那么容易打消心思的,为了秦王,宜妃不可能就这样,李元浩那个小子,纪尧转了一下玉板指,没有撤回派去盯着李元浩的人,过了会,他再次迈步。

“吴老夫人没事。”来人抬头。

“圣上呢?”纪尧又问。

“圣上似乎有些不满,太后也不赞成赐婚。”来人开口。

“嗯。”

纪尧深黑的眼眯了下,把玩着手上的玉板指,过了一会。

“四爷,大公子下午出了府,去了顾府外面。”来人继续道。

“哦?”

纪尧挑眉,眯了眯眼。

“大公子没有做什么,在顾府外面呆了很久,便回了府。”来人开口,纪尧转动着玉板指,应了一声,没有再问。

“老夫人把四姑娘接到身边教养,请了一位嬷嬷入府,教四姑娘规矩。”来人又道。

“馨姐儿没有闹?大哥大嫂呢?”纪尧随意的问。

“四姑娘一直闹,只是老夫人不允许四姑娘回去,大夫人想要去看四姑娘,被大爷拦了下来。”

来人回答。

“嗯。”纪尧应了声。

“四爷,老夫人似乎准备举办一场花宴。”来人看了四爷一眼,又道。

“花宴?”纪尧皱眉,看着来人。

“老夫人似乎是想要为四爷——派了张嬷嬷去袁家。”来人说。

“袁家?花宴?”纪尧没想到母亲这么快就等不及,眉头皱紧,他还没有想好!

“……”

回到院子。

发现多了两个丫鬟。

“四爷。”一个丫鬟清丽脱俗,眉目如画,脸微红,站在灯下,细腰不堪一握,盈盈下拜。

一个婀娜多姿,艳丽妖娆,昂着头。

纪尧眉头皱紧问身后的人:“谁送来的?”

“四爷,这两个丫鬟是老夫人送来的,老夫人说四爷身边没有一个伶俐的。”

“带她们下去。”纪尧眉头皱得很紧,直接道,转身就走,不再看。

“是,四爷。”

“四爷。”两个丫鬟等了那么久,四爷看也不看她们,脸色不由一白。

“两位,走吧。”

另一边。

纪老夫人一直担着心,不知道老四回来没有,她送两个丫鬟到老四院子,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老夫人,四爷回府了。”张嬷嬷进来。

“怎么样?”

纪老夫人有了精神。

“四爷让人把那两个丫鬟带了下去。”张嬷嬷道。

“老四看来是看不上。”纪老夫人叹口气,她就是想着,老四连个房里人都没有,怕老四还忘不了菁华郡主,如今看来,只能期待花宴上,老四能有看上的。

隔日,纪尧从宫里回府,准备去找母亲说一说,太子派了人来,只能回来再说,太子似乎喜欢上了那个民间女子。

入夜回来,下了马车:“去宜园。”

“是。”

纪尧往宜园走。

纪老夫人和张嬷嬷商量着花宴的事,正说着,打算把帖子写了明日一早就送出去,一个丫鬟走了进来:“老夫人,四爷来了。”

“老四来做什么?不是出门了吗,回来了?”纪老夫人看了看丫鬟,又看向张嬷嬷。

丫鬟跪在地上,张嬷嬷:“四爷会不会是?”

“看来老四知道了,也好,本来就没有想瞒他。”纪老夫人道,张嬷嬷让丫鬟下去。

“不知道老四会不会不乐意。”纪老夫人忍不住担心,张嬷嬷劝慰起来:“老夫人和四爷说清楚。”丫鬟下去后。

脚步声响起,纪尧走了进来。

“老四来了?”纪老夫人看向门口,张嬷嬷扶着老夫人。

“娘在做什么。”纪尧走过去,手转着玉板指,挥退了身后的人。

“没有做什么,娘想举办一场花宴,为你挑个好的,把几个府里适龄的都请来,你到时候看看,有看上的,就娶进门。”纪老夫人直接道。

“娘何必如此急。”纪尧开口。

张嬷嬷看了老夫人一眼,纪老夫人:“怎么能不急,过几日办场花宴,你好好看看,选个中意的,京城那么多闺秀,总有合你意的。”

“娘过一段时间再说吧。”纪尧道。

“为什么要过一段时间。”纪老夫人不答应了。

“四爷想?”张嬷嬷见状开口,纪老夫人脸色不是很好,难道老四还想着菁华郡主?

“我还没有想清楚。”

纪尧转着玉板指,深黑的眸中闪过什么。

“没有想清楚是什么意思,之前你不是——”纪老夫人觉得老四就是为了菁华郡主。

张嬷嬷也看着四爷。,

“娘不必生气,我想再想一想再说。”纪尧淡淡的。

“什么叫想一想再说,你不是答应娘,继娶一门妻子吗?”纪老夫人不想提菁华郡主,她忍下气问。

“四爷,老夫人也是担心。”张嬷嬷也跟着道。

“娘,等我想好。”

纪尧还是道。

“老四,你到底要想什么,是不是菁华郡主?”纪老夫人很不想在老四面前提,还是提了,盯着老四。

张嬷嬷也想知道四爷会怎么回答。

纪尧面对母亲的目光:“嗯。”

张嬷嬷没想到四爷真的是为了菁华郡主,她看了四爷一眼,菁华郡主就这么好,让四爷如此?四爷不是知道菁华郡主和大公子的事了吗?为什么?想到这,怕老夫人生气,看向老夫人。

“老四,菁华郡主和宁哥儿的事娘都和你说了,你到底想干什么?”纪老夫人真的生气了,老四难道还想娶了菁华郡主不成:“老四你自己应该也打听过了。”

张嬷嬷扶住老夫人。

她也不知道四爷在想什么。

“老四,你是想让人说你们叔侄争一个女人吗?你知道你要是真这样,世人会如何说吗,你想让人说出这样难听的话?想让人觉得菁华郡主不守妇道?说菁华郡主和叔侄俩都有关系?”

纪老夫人厉声道。

“你可以不在意,菁华郡主呢?”

“她?”纪尧想到小姑娘写给他的信,小姑娘在信上向他坦然她的心绪,不止坦白,小姑娘信中的意思,他看得很清楚。

他也想过他要是真的娶她,世人的谩骂她能不能承受得了,想到她的骄傲,还有主动写信坦白,他又觉得小姑娘坚强得让他心疼。

“她不会在意的。”

纪尧不知为什么觉得。

“老四,看你的样子,你怎么知道菁华郡主不在意,你说没有想好是假?真的是为了菁华郡主?”纪老夫人一眼看出老四的心思,脸色变得很难看。

张嬷嬷:“老夫人,你消消气。”

连忙扶紧老夫人。

“我要能消气才怪,老四,你说!”纪老夫人盯着老四。

“娘,菁华郡主以前太小,知道宁哥儿和顾家小姑娘的事后,她就没有再找过宁哥儿。”纪尧转动玉板指。

从看了小姑娘的信,知道小姑娘说过的话后,他就不再介意,至于娶小姑娘,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主要是不想小姑娘被人说闲话。

想过一段时间再和母亲说。

也是等事情过去。

没想到母亲这么急,问起来,他要娶他的小姑娘,母亲早晚会知道,他也不再瞒着。

“你怎么知道,何况就算是这样,菁华郡主和宁哥儿的事也是事实,发生过,其他人忘不了,你是宁哥儿的四叔,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到时那些污言秽语还不是——菁华郡主到底哪里让你这么看重。”

纪老夫人不解,也生气。

“娘不是让人查过吗,应该知道才对,至于和宁哥儿的事,时间久了,自然不会有多少人记得。”

纪尧平静的。

“可总有人记得。”

纪老夫人心头稍稍放松。

她并不知道菁华郡主不再找宁哥儿的事,张嬷嬷也没有说,不管如何,菁华郡主和宁哥儿的事在那里。

不可能都忘了,总会有人嚼舌根,说些污言秽语。

“那就让他们说,时间久了,说的人就少了,不过是一些风言风语,不必在意就是,我让人查过,一开始就只是流言,大多数的人都是听信流言,并不是真的看到什么,知道什么。”

“你。”

纪老夫人不知道说什么了,主要她还是怕老四除了菁华郡主就不愿再娶。

她就是办十个花宴也没有用。

难道真让老四一个人过?

“之前让你去打听,怎么没有说菁华郡主在知道宁哥儿和顾家丫头的事后就没有再找过宁哥儿?”

她看向张嬷嬷。

“奴婢没有打听到,是奴婢的失误,请老夫人怪罪。”张嬷嬷说着就要跪下。

“算了。”纪老夫人没有让她跪下去。

张嬷嬷之前派人打听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别的,所以没有让人打听。

老夫人没有怪她,但她觉得自己负了老夫人的信任。

“是奴婢辜负了老夫人的信任。”

“没有,当时我也只是让你打听一下菁华郡主和宁哥儿的事是不是真的,你能打听到宁哥儿和顾家丫头的事很不错了。”

纪老夫人摇头,说完。

“老四,你真的打算娶菁华郡主,想清楚了?”她看向老四,她要问清楚。

张嬷嬷听了四爷的话,就知道四爷是真的打定主意了。

“对,娘找个时间去吴府吧。”

纪尧颔首。

“你啊,娘不知道怎么说,你这样,要想清楚,以后,肯定会有人会乱说,说些难听的,而且。”纪老夫人忽然不想再说,老四都打定主意了,都这个样子还是如此,她还能说什么呢。

“老夫人。”张嬷嬷扶住老夫人。

纪老夫人摆手:“娘也不再反对,你想娶就娶吧,娘明日就去吴府,早点定下来。”

“谢娘。”

“老四,你别后悔。”

一大早,纪老夫人带着张嬷嬷出了府,到了吴府。

吴府。

吴老夫人一早就知道纪老太婆要来,不知道纪老太婆来有什么事,她和周嬷嬷说着。

“会不会是为了纪四爷?”周嬷嬷道。

“嗯。”吴老夫人点头,点完头,就听到脚步声。

“老夫人,纪老夫人来了。”一个丫鬟跪在门口。

“还不请进来。”

吴老夫人挥手。

“是,老夫人。”丫鬟退了出去。

“来了,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永叔的事。”她也为菁姐儿的亲事发着愁,吴老夫人叹了口气,周嬷嬷知道老夫人想到郡主。

‘老夫人到时候多留意一下就是。’周嬷嬷说。

“嗯。”吴老夫人嗯了嗯。

“纪老夫人请,老夫人在里面。”丫鬟的声音响起,接着是纪老夫人的声音:“嗯,好。”

“……”

纪老夫人扶着张嬷嬷的手跟着丫鬟走了进来。

“怎么有空过来?”吴老夫人看着。

“找你问点事。”

纪老夫人道。

“什么事,让你跑这一趟,想要问什么?”吴老夫人望着,纪老夫人坐下直接问。:“你那外孙女,菁华郡主,订亲没有?”

“菁姐儿?还没有订亲,你问来做什么?”吴老夫人皱眉,不知道纪老太婆问来做什么,想到纪宁,她不是很高兴。

“还不是。”纪老夫人都有些开不了口。

“什么?”吴老夫人不知道纪老太婆什么意思。

“没有订亲就好,我有一个人选,你听一听,看看行不行。”过了会,纪老夫人再次道,吴老夫人点头:“好你说,前日我还进宫了一趟,宜妃看上了菁姐儿,想要菁姐儿嫁给她侄儿,还想让圣上赐婚,被我知道,进宫辞了,要是真的有合适的也好。”

“宜妃看上菁华郡主?”难怪老四要她过来透口风,原来宜妃看上了菁华郡主。

宜妃的侄儿?纪老夫人想了想,她听人提过,和宁哥儿年纪差不多。

老四是怕迟了吧。

没想到老四也有怕的一天,怪不得之前老四忽然就?

“对,我怎么可能答应,菁姐儿她父王去大营的时候说过,要找一个对菁姐儿好,菁姐儿喜欢的。”

吴老夫人摇起头。

“宜妃的侄子,谁了解,菁姐儿性子不算太好,还是算了,你说的人是谁?”

纪老夫人真的说不出口,但还是要说出口:“人你认识。”

“是谁?要是合适让两人见见。”吴老夫人回道。

“还能有谁,还不是老四。”纪老夫人叹口气。

“永叔?”

吴老夫人觉得听错了,永叔看上了菁姐儿,两人辈子份不同,以前她也想过,要是可以,永叔真的不错。

只是她知道不可能,没想到,她看向周嬷嬷,周嬷嬷也看着老夫人。

张嬷嬷看看吴老夫人再看老夫人,纪老夫人知道吴老太婆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她也不相信:“老四看上菁华郡主。”

“你说永叔看上菁姐儿?”吴老夫人不相信。

“嗯,老四看上了菁华郡主,只好来问一问。”纪老夫人说。

吴老夫人还是难以相信,周嬷嬷也差不多。

“老四你是知道的,也算是看着长大,你看看行不行。”

纪老夫人不废话。

“你今日来是?”

吴老夫人隐隐猜出什么,还是回不过神来。

周嬷嬷也猜到什么。

张嬷嬷扶着老夫人,纪老夫人:“你要是看得上老四,不嫌老四年纪大,又是后娶,做得了主,就让菁华郡主——”

“永叔我知道,是个好的,是永叔亲口说的?”吴老夫人打断纪老夫人的话。

“还能是谁,你看。”纪老夫人凝着吴老夫人。

“菁姐儿的亲事,我虽然能做主,不过还是要通知安郡王一声,菁姐儿大了,我也要问问她。”吴老夫人说。

“好。”

纪老夫人也不再多说。

*

萧菁菁准备出府,她查过母妃留下的铺子,有一间一直没有盈利,她准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这些日她把母妃留下的嫁妆都清了一遍,最好的都不见了。

四爷一直没有消息。

她不再想。

“嬷嬷你回去,休息几日再来,大青哥他们肯定也想你了。”出府前,她让人送嬷嬷回去,前些日子她就决定让嬷嬷回去呆几日,最近没有什么事,她让人准备不少东西。

“郡主,老奴还是陪你出府,等几日再回去吧。”赵嬷嬷不放心她的小郡主,怕她不在,没有人看着,那起子小人又猖狂起来。

“嬷嬷。”萧菁菁一边吩咐人准备一边对着嬷嬷:“这几日没有什么事,嬷嬷正好回去,几日后嬷嬷再回来就是。”

“好吧好吧,嬷嬷就听郡主的。”赵嬷嬷见说不过,只好答应。

她确实很久没有看过青哥儿。

“嬷嬷,我让人给你准备了一些吃食,你带回去给大青哥他们尝一尝。”萧菁菁又吩咐人。

“好了好了够了郡主,家里都是些粗汉子吃什么点心。”

赵嬷嬷觉得郡主是在给她撑腰。

她常年在王府服侍郡主,郡主这是给她长脸,增光呢。

郡主已经准备了不少东西了,家里都是些粗汉子,哪里用得了那么多的好东西,这些好东西还是郡主留着用。

“那就这些吧。”萧菁菁也知道再下去,嬷嬷肯定不会答应。

让人收拾好,备了马车,送嬷嬷回去。

“这几日老奴不在,郡主保重,你们好好服侍郡主知道吗。”赵嬷嬷也不再多说,只是到底还是不放心。

“嬷嬷有什么叫人送信过来。”萧菁菁道。

“老奴知道。”

赵嬷嬷说。

“我让两个小丫鬟陪你回去。”萧菁菁派了两个小丫鬟,主要是照顾嬷嬷。

赵嬷嬷也没有推辞。

送走嬷嬷。

萧菁菁也打算出门。

“郡主。”紫嫣走进来:“马车备好了。”

“好。”

萧菁菁道,上了马车,秋雨忽然从马车外上来,看着郡主:“郡主,这是纪四爷送来的。”

萧菁菁怔了下,接过她手上的精美盒子。

打开。

是她的小像,等我娶你,我的小姑娘。

------题外话------

按理说今天十点就该写完更了,卡文,不知道该写哪个情节,浪费了三个小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