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自作多情/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以为四爷不会再找她。

“郡主?”秋雨看着郡主的表情。

“走吧。”萧菁菁抬头。

“是,郡主。”秋雨的目光在郡主手上停了停,恭敬的开口,下了马车,很快,马车动起来。

萧菁菁再次看着手上的小像,还有四爷的字。

她把她和纪宁的事都写在信上,告诉了四爷。她以为四爷会介意,上一世四爷也给她画过这样的小像,手指在四爷的字上划过。

四爷说她是他的小姑娘,让她等他娶她,他真的要娶她吗?真的不介意吗?四爷的字还有给她画的小像让她脸微微发烫,心跳得很快,紧张忐忑,她抬头,掀起马车的车帘,看了一眼外面。

“郡主?”

马车外面,侍卫以为郡主有什么事。

“没事。”萧菁菁淡淡的放下马车的布帘,跟在马车旁的婆子还有丫鬟看向郡主的马车。

一共几辆马车徐徐往前。

没有多久马车忽然停了下来,萧菁菁把小像放回精美的檀木镂空盒子里,外面似乎发生了什么,有马蹄声还有马嘶叫的声音,还有嘲杂的人声,她掀起马车的帘子,看向外面。

“怎么了?”

“郡主,前面出了一点事。”侍卫忙打马过来,恭敬的。

“郡主。”紫嫣和秋雨也走到郡主面前。

“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萧菁菁看到了远处围着的地方,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侍卫去看看。

“是,郡主,属下马上就去。”侍卫行了一礼,往前面去。

紫嫣和秋雨看着郡主。

萧菁菁目光落在远处,看了眼四周,两边都是人,她忽然感到一道目光,她看过去,看到不远处酒楼二楼上,周安还有纪宁端着酒杯正看着她。

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纪宁还有周安。

他们应该是为了顾瑶。

感觉到周安眼中的阴狠还有纪宁眼中的阴郁厌恶,她淡淡的回视,然后收回目光。

“郡主。”紫嫣和秋雨也看到了。

萧菁菁:“不必理会。”

紫嫣和秋雨想说什么。

“是菁华郡主萧菁菁。”

不远处酒楼二楼楼上,周安手上端着酒杯,阴柔的脸上闪过什么,吊儿郎当的道,神色晦暗侧头看了纪宁。

纪宁没有说话,目光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厮和随从也看到了菁华郡主。

“怎么不说话?”周安把玩的酒杯,看着菁华郡主。

“说什么。”

纪宁淡淡的。

“菁华郡主可是看到了你,你说会不会上来,菁华郡主要死要活想要嫁给你。”周安阴柔的道。

纪宁眉头皱紧,脸色不好。

“说不定一会菁华郡主就会上来。”周安又道,意味深长,吊儿郎当。

“不要说了。”

纪宁脸色阴沉打断周安的话,看了周安一眼。

“谁不知道菁华郡爱慕纪家大公子,京城第一公子。”周安别有深意的笑,阴柔俊美。

纪宁没有说话,神色阴沉。

“有没有发现菁华郡变得不一样了。”周安眯着阴鸷的眼,又看了菁华郡主一眼,忽然开口,问纪宁。

纪宁还是不说话。

“要是以前可不会这样,看到你早就冲过来了,目光更是像个傻子一样,这些日子都没有听到萧菁菁追着你跑的消息,也没有见她找你,想办法见你,发现她好像很少出现在你面前了。”

周安想到萧菁菁刚才的眼神:“还有萧菁菁刚才的目光。”

纪宁听了周安的话,想到什么。

“是不是也感觉到了。”周安眼中阴狠一闪而过,玩味的:“萧菁菁不会是想玩欲擒故纵吧?”

纪宁眼中再次多了厌恶。

周安玩味的笑:“萧菁菁还真是,以为这样你就会看上她,不得不说,真是天真。”

纪宁平静的:“不要再说了。”

“还在想顾才女?子恒兄。”周安阴柔的脸上多了什么:“人家以后就是秦王妃了,由圣上亲自赐婚,下旨的秦王妃。”

纪宁表情再次阴沉起来。

“不管如何,人家以后都是身份尊贵的秦王妃,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周安又漫不经心,语带嘲弄:“子恒兄找过顾姑娘吗,为什么不去问一下顾才女。”

纪宁脸色越发阴沉,还是不说话。

周安看在眼里:“我还以为子恒兄会和顾姑娘一起,子恒兄该早点和顾才女定下来的,弄到现在,没想到皇上下旨,再做什么已经晚了,顾才女只能是秦王妃了。”

“你呢。”

纪宁突然看向他。

“子恒兄什么意思?”周安阴柔俊美的脸上似乎不解。

纪宁盯着他。

“郡主。”这时,侍卫从远处出来,过来,恭敬道。

“怎么了?”萧菁菁问,紫嫣和秋雨也注视着侍卫,侍卫微低下头:“靖康侯府的叶姑娘看到怀郡王世子,不知道说了什么,被怀郡王世子拦了下来,怀郡王世子身边带着一个女人不让叶姑娘走,叶姑娘不想理会,怀郡王世子似乎以为叶姑娘是来找他的。”

“郡主。”紫嫣和秋雨闻言望向郡主。

叶姑娘和景世子?想到这位景世子对叶姑娘做的,不知道为什么景世子还是和叶姑娘订了亲,现在景世子带着一个女人拦下叶姑娘的马车。

“现在呢,怀郡王世子还是不让靖康侯府的马车走?”萧菁菁问侍卫。

侍卫抬头:“是,怀郡王世子让叶姑娘说清楚。”

“没有人阻止?这样在大街上?”萧菁菁问。

“有,但是怀郡王世子不听。”侍卫道。

萧菁菁想到景非翎还有叶蓁,应该是没有足够有分量的人阻止。

景非翎想要叶蓁死,叶蓁和以前完全不同,他们本来不会像前世一样一起,偏偏他们和上一世一样订了亲,是不是有些事再怎么也改变不了?

她握紧手,心生不安,她怕不能改变。

“郡主要不要?”侍卫恭敬小心的,紫嫣和秋雨也等着。

“嗯。”

萧菁菁点头,看向远处:“过去看看。”

“是,郡主。”

侍卫回答,紫嫣和秋雨怕人太多,不过相视一眼,没有再说。

萧菁菁放下布帘,马车再次动起来,往前面去。

“菁华郡主过去了。”周安摇晃着酒杯:“看样子是去景非翎那里了,竟然没有过来,我还以为会过来,还——萧菁菁真的在欲擒故纵吗?还是?”他啧啧摇了摇头,意味不明道,他看向纪宁。

纪宁盯着萧菁菁。

周安发现纪宁看着萧菁菁,吊儿郎当笑着,眸光又是一闪,也看着,他觉得萧菁菁真的和以前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从以纪宁上就不同。

以前萧菁菁绝不会看到纪宁不过来,还走的,像现在这样,这次。

难道,萧菁菁不喜欢纪宁了?萧菁菁不是要死要活要嫁给纪宁……

纪宁心情不好,喜欢的人成了秦王妃,不喜欢甚至厌恶的人出现在面前,虽然没有上来,他还是很厌恶。

“无论如何,我也不可能喜欢她。”他没有仔细想萧菁菁为什么没有上来,他只有厌恶。

只有讨厌,萧菁青!

“子恒兄,萧菁菁会不会并不是欲擒故纵。”周安笑过,玩味的开口,想到一个可能。

纪宁不说话。

不是是什么?

“萧菁菁不会是有了另外的目标?”周安意味深长。

纪宁恨不得萧菁菁不再缠着他。

“看子恒兄的样子就知道巴不得萧菁菁不再缠着你,萧菁菁要是知道,还不伤心。”周安挑着唇。

“郡主,到了。”马车外传来声音,萧菁菁掀开布帘。

“郡主。”紫嫣和秋雨赶过来。

侍卫也是。

萧菁菁看向前面,围观的人看到有马车过来,都退到一边,她能清楚看到靖康侯府的马车,还有景非翎。

景非翎搂着一个妖娆暴露的风尘女子,倨傲的睥着面前的马车,马车布帘掀起,叶蓁恨恨的瞪着景非翎。

丫鬟和婆子都围在马车旁边,侍卫也是。

隔出一片空地来,旁边还停了几辆马车,不知道是哪个府里的,马车往里驶去,一会停了下来。

“景非翎,你疯了,拦着我干什么。”叶蓁身边的婆子和丫鬟似乎想要劝阻,叶蓁似乎被气到了,咬牙切齿。

“不说清楚别想走!”景非翎傲慢的出声,说着低头和怀里的风尘女子说了什么,风尘女子一脸嫣红。

他哈哈大笑。

叶蓁的脸都气红了,她身边的婆子丫鬟又是劝慰又是看向景非翎。

“不要拦着我了,嬷嬷。”

叶蓁又开口。

“景非翎,你个疯子,我哪里惹你了,你就跟疯子一样乱咬人,让开!”叶蓁气得不行。

“姑娘,不要和景世子——”

她身边的婆子一边觉得姑娘不该和景世子这样当着人说话,一边又觉得景世子不该拦下姑娘,还着一个不知道哪里出来的下贱女人,景世子最近不再动手。

可是老是气姑娘,把姑娘气得牙痒痒,老太君不知道为什么答应怀郡王老太妃让姑娘和景世子订了亲。

景世子根本就不喜欢姑娘,像现在这样,姑娘要是嫁过去,还不是被景世子欺负死,姑娘也不想嫁给景世子。

她不知道老太君在想什么,无论姑娘怎么说,老太君都没有改变主意。

她们都替姑娘担心,姑娘平时不是这样的,一遇到景世子就会生气,看着四周的人,景世子已经拦下姑娘很久了。

谁来都没有用,景世子像是不怕有人知道,每次不是姑娘做的,景世子都觉得是姑娘,找姑娘的麻烦。

“不说清楚就不准走。”

景非翎昂着头,还是这一句。

“景世子,你误会姑娘了,姑娘没有。”叶蓁身边的婆子试图开口,虽然也气愤。

景非翎根本不理会,叶蓁打断了嬷嬷的话:“嬷嬷不用和他说这些,脑袋不正常的人,你说什么也没有用。”

“姑娘。”婆子想说什么。

“有些脑残,脑子有病的人,听不懂人话,只会乱咬人。”叶蓁也是气极,什么都说了出来。

“叶蓁你再说一遍?〉”

景非翎眯起眼,搂着怀里的风尘女子,阴狠戾气的道,锁着叶蓁那个可恶的女人。

“我就说你是脑残,脑子有病,你就是脑残脑子有病,不然为什么拦着我,不让我走,我招你惹你了,好好的出门逛一下街,各走各的路,谁也不用管谁,你偏要拦下我,问我是不是来找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你个被害妄想症患者,整天想什么,有病不治,跑出来咬人,谁想看到你,你以为你是谁,也不照照镜子,你出门不照镜子的吗?”叶蓁还不信这么多人,大家都看着,景非翎那疯子敢对她动手。

她忍不下去了。

他想怎么风流就怎么风流,还以为她来抓奸呀?也不看他配不本,她看了眼景非翎这个男人怀里的风尘女子。

景非翎这个可恶的男人以前是想掐死她,现在不动手了,改成专门找她的麻烦。

她一眼都懒得看他。

他还以为她好想看到他,是不是还以为她喜欢他,简直就是够了,有病,得治。

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以为她会在意?

最可恶的是明明不喜欢她,想掐死她,在祖母面前还装得人模狗样的,让她想反抗,告诉祖母他想掐死她,她不想和他订亲,祖母也不信。

还答应和她订亲。

让她和他订了亲。

一想到和这个疯子订了亲,还要成亲,她就不寒而栗,偏祖母怎么也不相信她说的,她都想掐死景非翎这个神经病。

他以为自己是郡王世子,就可在无法无天了是不是,谁都喜欢他是不是?以为她没有见过男人?

她不知道见过多少男人,男人的身体都看过,什么不知道。

“叶,蓁!”景非翎倨傲的脸变得铁青。

怀里的风尘女子也看着叶蓁,似乎没想到一个世家女也会这样。

旁观的人也是。

“姑娘,好了,不要说了,老奴派人回去找老太君了,去找人了。”婆子知道姑娘再说下去姑娘的名声全都会没了——

景世子是什么人。

“怕什么,反正和某些人订了亲。”叶蓁不以为然,反正她和这个疯子订了亲,以后说不定就要嫁给景非翎这个神经病。

他都不怕,她怕什么。

婆子还想说什么,她心里也不好受,替姑娘难受,心中生气。

“像你这样的女人恶毒,心如蛇蝎,什么做不出来!”景非翎眼中全是厌恶和不屑还有仇恨。话极度的恶毒。

叶蓁身边的婆子丫鬟脸色都变了,围观的人也哗然。

“我恶毒,我要是真恶毒早就害死你了,你还能站在这里。”叶蓁气乐:“你总是觉得我想害死你,怎么还不死?”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果然想害死我。”景非翎神情黑沉,阴戾。

“所以我说你有病,景非翎,你还敢说你没有被害妄想症,你看看我怎么害你。”叶蓁发现自己有点浪费口水。

“叶蓁你有多狠毒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说得好像你知道一样。”

“总有一天。”

“一天什么,景非翎你不要再说这些了,你不就是想要我承认我是来找你的吗?”叶蓁没有吃过猪肉还能没有见过猪跑?

上一辈子,她什么没见过,一个神经病,精神分裂的变态。

明明对原主还不错,落水后就变得阴阳怪气。

不会是发现原主不喜欢他?

想要她喜欢他吧?所以才整天找她的麻烦,她忽然觉得自己找到了真相,因为景非翎是个神经病,所以才。

“你不是就是想我承认出现在这里,是知道你在这?你不就是想让我说我是为了你来的?或者以为我是来抓奸?”

叶蓁觉得自己或许真相了,这也能解释景非翎这个疯子为什么不让她走。

他真是!

“你敢说不是?连捉奸都说得出。”贱人。

景非翎见这个可恶的女人还想狡辨,他恨恨的,一点也不信叶蓁这个可恶的女人的话,觉得这个女人是撒谎成性,没有一句话是真的,都是骗人的,上一次不是这个女人也是这个女不知道:“不是来找我,你看到我的时候,怎么要跑?”

“你不是以为我是来捉奸的吗,你果然是有病,我没话可说了。”

叶蓁再次觉得浪费这么多的口水。

每次她都下定决心不再理会这个疯子,每次都忍不住,浪费口水,浪费了口水后发现和这个疯子是说不通的。

她就不该和他多说,完全就是对牛弹琴,她说再多,人家不信,还以为她强词夺理,恶毒,她看到他就走,是她不想被疯子缠上,以前的教训都血淋淋告诉她不能和这个疯子碰到,难不成还留下来被他找麻烦?

一个不好,又想掐死她怎么办。

她一穿过来差点被他掐死,几次下来,她忘不了他带着杀意的目光。

他还以为她心虚?真的是来找他,来抓奸,他就是和一百个女人一起,她也不会在意,恨不得他米,青人亡,死了最好。

她就是出来买点东西,就被景非翎这个疯子缠上,还不让走。

早知道她就不出门了,前几天怕被这个疯子遇到,她都没有出门,好不容易出门一趟——

“姑娘,注意言词,你怎么能说。”抓奸这样的话呢,婆子截断姑娘的话,哪怕她也想和姑娘一样。

叶蓁很想翻白眼,她也不想这样,她也不想这样,可是被疯子缠上,不这样她心中岂不是憋屈。

她也知道在古代女子不可抛头露面,虽然她穿来的这个朝代不像那些古代那样男女大防那么严,还是要注意。

可她受够了。

她也想做个安安静静的美女子,养在深闺,不对,好好在古代,成为真正的古代大家闺秀,世家千金。

却跑出来一个疯子,不放过她啊,一点也不放过她,她能怎么办。

“景世子,姑娘并不是来找你的,你还是让姑娘走吧。”婆子抬头,看向对面的景世子,景世子也太过了。

目光扫过景世子怀里的烟花风尘女子,眉头微蹙。

“叶蓁,你别以为能骗过我?”景非翎深深注视叶蓁,眼底全是审视和晦暗不明,仇恨。

“好了,骗不过就算了,我也没想过骗你。”叶蓁说。

“嬷嬷,你看吧,没有用的。”接着她又对着嬷嬷道。

“姑娘也不该说那种话,那种话哪里是姑娘这样身份该说的。”婆子觉得姑娘不该和景世子多说。

“不说不行啊。”叶蓁多想美美的坐着。

都是景非翎这个渣男。

“你以为你跑来这里,我就会喜欢你,你也不看看你哪里值得我喜欢,从上到下,没有一点。”景非翎冷哼一声,一幅我知道你全部的心思。

叶蓁气笑了。

她身边的婆子和丫鬟也气到了。

旁边围观的人脸上多了什么。

“景世子太过份了,怎么能这样说,这些话怎么能在外面说。”婆子气愤极了,姑娘哪里不好了,让他这样嫌弃。

嫌弃为什么还和姑娘订亲,姑娘在她眼中什么都好,要不是景世子惹姑娘,姑娘也不可能说出这些话来,现在景世子这样说,置姑娘于何地?

他真的一点也不在意姑娘吗?那姑娘嫁过去?

“谁让你喜欢了?”叶蓁又忍不住了,她哪一点表现出了想让他喜欢的样子?景非翎这疯子颠倒黑白、

混淆视听,她从头到尾就没有说过让他喜欢,她恨不能他不要出现在她面前。

“你不是吗?”

景非翎再次冷哼:“以为不承认我就会相信?”

“懒得和你说。”叶蓁翻了一个白眼。

一点也不大家闺秀。

景非翎眼中跳了跳,直直盯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还真不一样,可是又如何,就是不同他还是不会放过。

要是放过叶蓁这个女人,他的恨如何宣泄,他满腔的恨怎么办。

除非掐死她,他已经改变主意,他要像上一世一样,好好折磨她,让她也像他上一辈子一样痛苦,只有这样他才能不再恨。

“看看你的样子,你就是再如何,我都不会多看你一眼,我喜欢的是这样的女人,你在我眼里,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景非翎抓着怀里女人的手,把玩着,语气阴冷玩味。

景非翎怀里的烟花风尘女子,笑了起来。

景非翎低头,不知道说了什么,抬起头来。

叶蓁眼中全是鄙视,景非翎这个神经病,喜欢别的女人就喜欢,还拿她和他怀里的女人比,她从没让他喜欢,什么头发丝都比不上,去死。

“在我眼中,你连一个风尘女子也比不上,叶蓁,风尘女子我还会喜欢,你我不会。”

“去死!”叶蓁又鄙视又愤怒,是个女人都讨厌被男人用来和别的女人比,还是一个风尘女子。

可想而知景非翎这疯子的审美多重口味,多异常。

景非翎虽然没有在叶蓁脸上找到他想要的,但叶蓁的去死,让他高兴起来,叶蓁这个女人也有今日。

等着吧。

“你不喜欢我,为什么和我订亲,你神经病啊?”叶蓁愤怒不屑的道。

景非翎不说话,搂着怀里的女人,冷眼看着。

“景世子,你把姑娘拿来和一个风尘女子相比,老奴回府后会和老太君说,你是看不起姑娘还是看不起靖康侯府,要是看不起,还是——”

相比叶蓁穿来不久,叶蓁的奶嬷嬷更为生气气愤,景世子太过了,把姑娘和一个伎子比,要是老太君知道也会生气。

叶蓁因为穿来并不久,很多知道很多无法像古人一样,在她想来就是不高兴气愤景非翎把她和别的女人比。

在叶蓁的奶嬷嬷眼中,这是景世子看不起姑娘,也看不起靖康侯府。

虽然靖康侯府比不上怀郡王府,但景世子这样看不起靖康侯府,如果没有一个说法,这事没法过去。

尤其是景世子还和姑娘订了亲。

靖康侯府一向和怀郡王府亲近。

不止叶蓁奶嬷嬷,叶蓁身边的丫鬟也是如此,旁边围观的人也再次哗然,这位景世子居然把风尘女子拿来和一位世家贵女相比。

还觉得贵女比不上风尘女子,这这?

“景世子,你竟把姑娘拿来和一个风尘女子比,你怎么能这样侮辱姑娘!”丫鬟过后,气愤不已对着景非翎。

“相信老太君自有公道。”叶蓁的奶嬷嬷也说。

“这位景世子怎么了,那位贵女不是和他订了亲吗,竟然拿一个伎子和自己订亲的姑娘比,这可真是大开眼界!”

“谁知道怎么回事,不过一个是世家贵女,一个就是烟花女子,谁都有眼晴会看,谁不觉得贵女好啊。”

“贵女有什么好的,还不如人家懂情。”

旁边也有人小声议论,声音很小,听到的人不多,叶蓁听到这里才知道自己想错了,自己是穿来的,没有把景非翎的话当回事。

可是古代人不行。

景非翎这样的话明显就是侮辱她,也看不上她身后的靖康侯府。

“景世子要是看不上姑娘,可以直说,在老太君面前说清楚,不必如此,给大家都没有脸,在这样的场合下为难姑娘,靖康侯府和怀郡王一向亲近,相必景世子也不想太过难看了。”

叶蓁的奶嬷嬷毫不客气。

“对,景世子怎么能在这里!”丫鬟也道。

旁边议论的声音多了起来。

叶蓁回过神来。

“谁给你资格和本世子说话的?”景非翎冷冷盯着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扫了眼旁边的人,目光阴戾。

所有人不敢看,他收回目光。

叶蓁明白自己被侮辱了,靖康侯府也因为她被景非翎这个疯子侮辱,她:“景非翎你以为你又多好,你看不上我,就退亲。”

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脸色一变。

旁边的人也是,都看着景非翎,看他会怎么说,叶蓁恨恨昂着头,景非翎怀里的女人在景非翎把她和世家贵女比的时候就变了脸色。

景世子如此看得起她,她哪里会不高兴,但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比不上那些世家贵女。

她知道这些贵女都是自视甚高,看不上她们这样的人,怕世子离开后,这些贵女会找她的麻烦。

“退亲?”景非翎冷冷笑。

“对。”叶蓁多想景非翎答应退亲,不知道祖母知道景非翎看不起她还有靖康侯府,会不会退亲,她多希望景非翎能主动退亲。

那样她就不用和他有瓜葛了,但她知道景非翎这个疯子不会那么轻易罢休。

“你以为——”景非瓴揉着怀里女人的手,冷笑不已。

叶蓁这女人想得还真好!

“对,不喜欢就退亲,你这样算什么,侮辱自己未过门的妻子。”忽然一个泼辣的女声响起,一个一身大红,五官明丽,大方直率,皮肤不算白皙,插着一枚金钗的少女牵着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子从人群里走出来。

向着叶蓁点了一下头,对着景非翎道。

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婆子和丫鬟:“姑娘,你要带着公子去哪里,你等等,那可是大户人家,哪是我们能得罪的,姑娘啊。”

“住嘴,没看到姑娘正在——”明丽夺目的少女转回头就要说什么。

“姑娘。”婆子和丫鬟小心的的看了眼景非翎和叶蓁坐的马车还有旁边的人,赶紧拦住姑娘,知道姑娘又要帮人了。

姑娘就是这样。

正要向景非翎叶蓁道歉。

“你们不要拦我,我说的不对,这位公子既然有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订亲的女子,就该退亲才对。”明丽的少女微昂头。

再次向着景非翎道,似乎一点也不怕,被她牵着的小男孩也睁着茫然的眼晴望着景非翎。

“喂,你是怀郡王府世子是不是,不喜欢就退亲。”

所有人都看着这个忽然出现的少女还有她牵着的男孩子,叶蓁还有身边的嬷嬷丫鬟也看着这个少女。

不知道这个少女是谁。

“姑娘。”叶蓁的奶嬷嬷小声的开口。

叶蓁摇头,并不知道这个少女是谁,从哪里冒出来,她感觉得出这个少女是为替她打抱不平才出现的。

她看向景非翎,景非翎皱着眉头盯着少女,似乎在想什么。

景非翎不会看上这个少女了吧。

变态,疯子。

“你是谁!”景非翎此时也注视着这个冒出来的少女还有她手上牵着的男孩,眼中有异样的目光闪过:“有什么资格说话?”

虽然语气不好,但并没有生气。

所有人还以为这位景世子会生气,让他们意外的是这位景世子竟没有生气,不少人起了别的心思。

对比一下这位景世子怀里的女人,可比不上这个冒出来的少女。

不会是这位景世子看上了人家吧。

叶蓁身边的奶嬷嬷和丫鬟也起了疑心。

“姑娘。”

叶蓁摇头。

“本姑娘就是看不惯你欺负人,不喜欢自己订亲的未婚妻就退亲,干嘛拦着人家,还说出那样的话,大有说是不是?世子就能欺负人吗?”少女还是大胆的道。

“姑娘,不要说了。”她身边跟着的婆子和丫鬟要哭了,被她牵着的小男孩子看向景非翎,像是吓到,又缩了回来。

“你去看看,让景世子适可而止吧,请叶姑娘过来,还有那位姑娘。”萧菁菁看到这里,对着侍卫还有紫嫣秋雨道。

“是。”紫嫣秋雨听到郡主的话行了一礼。

知道郡主要帮叶姑娘了。

那个少女不知道是谁,看郡主的样子——

侍卫也行了一礼,往前去。

萧菁菁目光掠过景非翎还有他怀里的风尘女子,叶蓁,落在明丽泼辣大胆的少女身上,她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太子喜欢的女子。

被少女牵在手中的应该是太子喜欢的少女嫡亲的弟弟。

上一世在太子喜欢一个民间女子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她见到和太子一起的少女,她记得少女是商户女。

因为母亲早逝,弟弟太小,父亲被人害死,一个人独撑着家业,常常抛头露面,在外做生意。

所以名声很不好,和太子的事被人发现,太子想要把人接到东宫。

圣上不同意,太后也不同意。

后来——

太子呢?

她想到上次外祖母过寿,太子的话,不知道太子是不是已经?

景非翎并没有对少女生气,她不知道是不是景非翎知道了什么,景非翎是太子身边的人,少女的名字她想不起来,像是叫沈落雁。

“本世子欺负人?呵呵,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乱说,你知道什么?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劝你还是不多管闲事了,你知道叶蓁这个女人有多恶毒?”

景非翎认出眼前的人是太子喜欢的女人,上一世他看到太子对这个女人有多好。

这一世他也见过这个女人和太子一起,要是换了别的人,他早就撵人了。

“本姑娘看到的是你欺负这位姑娘。”

少女还是道。

景非翎没有说话,他不知道太子是不是也在附近,应该不会,太子这个时候应该在东宫,他想到这里,又盯着眼前的少女。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这个叫叶蓁的女人你知道有多狠心吗?”

他记得上一世,叶蓁可是很看不起太子喜欢的人。

不止一次说什么乡下来的。

也不知道太子看上什么,就是一个破落人家的女儿。

他转向叶蓁。

少女也看向叶蓁:“我不相信。”

“不信吗?”景非翎见叶蓁这个恶毒的女人看着少女,想到上一世叶蓁这个女人找过少女的麻烦,上前一步。

“你挡着我干什么?”少女不知道这个景世子挡着她干什么,其他人觉得这个景世子真的看上了少女,不然怎么会挡住订亲的未婚妻

叶蓁鄙视景非翎,看上人家小姑娘,倒是不疯了,把她拿出来说什么:“疯狗才乱咬人。”

景非翎先是听到少女的声音,一顿,然后听到叶蓁的话,几步以叶蓁面前,神色变得阴狠:“疯狗,咬的就是你。”

“你怎么这样。”少女不赞成看着景非翎和叶蓁。

叶蓁身边奶嬷嬷还有丫鬟气愤不已。

一时所有人都看着。

“景世子,叶姑娘,还有这位姑娘,你们一直挡在这里,其他人怎么过去,郡主让属下请叶姑娘还有这位姑娘过去一叙。”

紫嫣和秋雨还有侍卫走了过来,开口。

景非翎不知道哪里不长眼的又跑出来,转过身,皱紧眉头,脸色不悦。

认出紫嫣和秋雨,想到什么。

所有人都看向紫嫣和秋雨还有侍卫,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也看着。

叶蓁:“菁华郡主也来了?”

菁华郡主也来了吗,又让菁华郡主看到她被景非翎这个疯狗咬了,她看向不远处,看到了安郡王府的马车还有菁华郡主。

她微微一笑,知道菁华郡主在帮她,心中有些感激。

少女拉着阿弟眼中有好奇,菁华郡主,她好像听说过。

“姑娘,我们还是走吧,人来了。”她身后的婆子还有丫鬟拉着她,小声的。

少女点了一下头。

“叶姑娘,还有这位姑娘,请吧,景世子还是不要在大街上说那些话了,郡主说景世子就不怕被人传得到处都是吗?”

紫嫣和秋雨看了看叶姑娘和眼前的这位少女,又道,最后望向景世子。

“哼,你们郡主还真是多管闲事,上次就算,这次还想管本世子的闲事,以为自己是谁,你们郡主还真有闲心。”景非翎冷笑出声,不过没有动。

紫嫣和秋雨看向叶姑娘。

“好。”叶蓁很快点头。

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松了口气,要是再这样下去,都不知道——

她们是感激菁华郡主的。

上次也是菁华郡主救了姑娘。

叶蓁想到什么,看向少女,少女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虽然她很想看看菁华郡主是什么样子的。

拉着阿弟的手,转身就走。

紫嫣和秋雨对视一眼:“这位姑娘。”

“人家不想去。”景非翎再次冷笑。

不久之后萧菁菁和叶蓁见了面。

“多谢菁华郡主帮了我们姑娘。”叶蓁身边的婆子还有丫鬟道。

“举手之劳。”萧菁菁淡淡的。

“郡主,那位姑娘走了。”紫嫣和秋雨开口。

“嗯,我知道了。”萧菁菁已经看到了。

“菁华郡主今日又多亏了你,谢谢。”紫嫣和秋雨退下后,叶蓁对着萧菁菁,感激的道。

“叶姑娘怎么碰到景世子。”萧菁菁问。

“要是知道会碰到那个疯子,我根本不会出门,景非翎那个神经病真的是!”叶蓁一说起景非翎那个有病的疯子就是一肚子的气。

萧菁菁能想像得到,要是换成她,她也会。

“谁来找他,他简直是自作多情,无语死了,他就是跟一万个女人,也不关我何事。”叶蓁恶狠狠的。

“我记得叶姑娘和景世子订了亲。”萧菁菁问。

“就是订了亲才可恨,谁想嫁给他,他还说什么不想娶我,让我不要妄想,我还不想嫁他呢,也不知道祖母想什么,以为我没有见过男人啊,不想娶我退亲就是。”这个疯子不死。

她早晚也会疯。

叶蓁咬牙切齿。

“不知道菁华郡主要去哪里?”

“去一家店铺。”萧菁菁开口。

“那我和郡主一起吧。”叶蓁看了眼外面,景非翎那个疯子还没有走。

“好。”

萧菁菁点头。

马车动起来。

“不知道之前那个少女是谁,景非翎看起来看上了人家。”叶蓁修的掀开布帘望着外面。

“应该不会。”

萧菁菁摇头。

“怎么不会?”叶蓁不解。

萧菁菁看着叶蓁,知道她不可能和她一样。

*

吴府,吴老夫人等纪老夫人走后,让人去看看老大老二回来没有。

“去看看老大老二在不在。”她对着周嬷嬷。

“是,老夫人。”周嬷嬷颔首。

“要是回来了就叫他们过来,就说有事要和他们说。”

“是,老夫人。”

吴老夫人怎么也没有想到永叔那孩子会和菁姐儿——

直到现在她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永叔是好孩子,要是菁姐儿能嫁给他,她就不用担心,她要和老大老二商量一下,再问问菁姐儿是不是也是愿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