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自作多情/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以为四爷不会再找她。

“郡主?”秋雨看着郡主的表情。

“走吧。”萧菁菁抬头。

“是,郡主。”秋雨的目光在郡主手上停了停,恭敬的开口,下了马车,很快,马车动起来。

萧菁菁再次看着手上的小像,还有四爷的字。

她把她和纪宁的事都写在信上,告诉了四爷。她以为四爷会介意,上一世四爷也给她画过这样的小像,手指在四爷的字上划过。

四爷说她是他的小姑娘,让她等他娶她,他真的要娶她吗?真的不介意吗?四爷的字还有给她画的小像让她脸微微发烫,心跳得很快,紧张忐忑,她抬头,掀起马车的车帘,看了一眼外面。

“郡主?”

马车外面,侍卫以为郡主有什么事。

“没事。”萧菁菁淡淡的放下马车的布帘,跟在马车旁的婆子还有丫鬟看向郡主的马车。

一共几辆马车徐徐往前。

没有多久马车忽然停了下来,萧菁菁把小像放回精美的檀木镂空盒子里,外面似乎发生了什么,有马蹄声还有马嘶叫的声音,还有嘲杂的人声,她掀起马车的帘子,看向外面。

“怎么了?”

“郡主,前面出了一点事。”侍卫忙打马过来,恭敬的。

“郡主。”紫嫣和秋雨也走到郡主面前。

“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萧菁菁看到了远处围着的地方,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侍卫去看看。

“是,郡主,属下马上就去。”侍卫行了一礼,往前面去。

紫嫣和秋雨看着郡主。

萧菁菁目光落在远处,看了眼四周,两边都是人,她忽然感到一道目光,她看过去,看到不远处酒楼二楼上,周安还有纪宁端着酒杯正看着她。

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纪宁还有周安。

他们应该是为了顾瑶。

感觉到周安眼中的阴狠还有纪宁眼中的阴郁厌恶,她淡淡的回视,然后收回目光。

“郡主。”紫嫣和秋雨也看到了。

萧菁菁:“不必理会。”

紫嫣和秋雨想说什么。

“是菁华郡主萧菁菁。”

不远处酒楼二楼楼上,周安手上端着酒杯,阴柔的脸上闪过什么,吊儿郎当的道,神色晦暗侧头看了纪宁。

纪宁没有说话,目光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厮和随从也看到了菁华郡主。

“怎么不说话?”周安把玩的酒杯,看着菁华郡主。

“说什么。”

纪宁淡淡的。

“菁华郡主可是看到了你,你说会不会上来,菁华郡主要死要活想要嫁给你。”周安阴柔的道。

纪宁眉头皱紧,脸色不好。

“说不定一会菁华郡主就会上来。”周安又道,意味深长,吊儿郎当。

“不要说了。”

纪宁脸色阴沉打断周安的话,看了周安一眼。

“谁不知道菁华郡爱慕纪家大公子,京城第一公子。”周安别有深意的笑,阴柔俊美。

纪宁没有说话,神色阴沉。

“有没有发现菁华郡变得不一样了。”周安眯着阴鸷的眼,又看了菁华郡主一眼,忽然开口,问纪宁。

纪宁还是不说话。

“要是以前可不会这样,看到你早就冲过来了,目光更是像个傻子一样,这些日子都没有听到萧菁菁追着你跑的消息,也没有见她找你,想办法见你,发现她好像很少出现在你面前了。”

周安想到萧菁菁刚才的眼神:“还有萧菁菁刚才的目光。”

纪宁听了周安的话,想到什么。

“是不是也感觉到了。”周安眼中阴狠一闪而过,玩味的:“萧菁菁不会是想玩欲擒故纵吧?”

纪宁眼中再次多了厌恶。

周安玩味的笑:“萧菁菁还真是,以为这样你就会看上她,不得不说,真是天真。”

纪宁平静的:“不要再说了。”

“还在想顾才女?子恒兄。”周安阴柔的脸上多了什么:“人家以后就是秦王妃了,由圣上亲自赐婚,下旨的秦王妃。”

纪宁表情再次阴沉起来。

“不管如何,人家以后都是身份尊贵的秦王妃,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周安又漫不经心,语带嘲弄:“子恒兄找过顾姑娘吗,为什么不去问一下顾才女。”

纪宁脸色越发阴沉,还是不说话。

周安看在眼里:“我还以为子恒兄会和顾姑娘一起,子恒兄该早点和顾才女定下来的,弄到现在,没想到皇上下旨,再做什么已经晚了,顾才女只能是秦王妃了。”

“你呢。”

纪宁突然看向他。

“子恒兄什么意思?”周安阴柔俊美的脸上似乎不解。

纪宁盯着他。

“郡主。”这时,侍卫从远处出来,过来,恭敬道。

“怎么了?”萧菁菁问,紫嫣和秋雨也注视着侍卫,侍卫微低下头:“靖康侯府的叶姑娘看到怀郡王世子,不知道说了什么,被怀郡王世子拦了下来,怀郡王世子身边带着一个女人不让叶姑娘走,叶姑娘不想理会,怀郡王世子似乎以为叶姑娘是来找他的。”

“郡主。”紫嫣和秋雨闻言望向郡主。

叶姑娘和景世子?想到这位景世子对叶姑娘做的,不知道为什么景世子还是和叶姑娘订了亲,现在景世子带着一个女人拦下叶姑娘的马车。

“现在呢,怀郡王世子还是不让靖康侯府的马车走?”萧菁菁问侍卫。

侍卫抬头:“是,怀郡王世子让叶姑娘说清楚。”

“没有人阻止?这样在大街上?”萧菁菁问。

“有,但是怀郡王世子不听。”侍卫道。

萧菁菁想到景非翎还有叶蓁,应该是没有足够有分量的人阻止。

景非翎想要叶蓁死,叶蓁和以前完全不同,他们本来不会像前世一样一起,偏偏他们和上一世一样订了亲,是不是有些事再怎么也改变不了?

她握紧手,心生不安,她怕不能改变。

“郡主要不要?”侍卫恭敬小心的,紫嫣和秋雨也等着。

“嗯。”

萧菁菁点头,看向远处:“过去看看。”

“是,郡主。”

侍卫回答,紫嫣和秋雨怕人太多,不过相视一眼,没有再说。

萧菁菁放下布帘,马车再次动起来,往前面去。

“菁华郡主过去了。”周安摇晃着酒杯:“看样子是去景非翎那里了,竟然没有过来,我还以为会过来,还——萧菁菁真的在欲擒故纵吗?还是?”他啧啧摇了摇头,意味不明道,他看向纪宁。

纪宁盯着萧菁菁。

周安发现纪宁看着萧菁菁,吊儿郎当笑着,眸光又是一闪,也看着,他觉得萧菁菁真的和以前不一样,具体哪里不一样,从以纪宁上就不同。

以前萧菁菁绝不会看到纪宁不过来,还走的,像现在这样,这次。

难道,萧菁菁不喜欢纪宁了?萧菁菁不是要死要活要嫁给纪宁……

纪宁心情不好,喜欢的人成了秦王妃,不喜欢甚至厌恶的人出现在面前,虽然没有上来,他还是很厌恶。

“无论如何,我也不可能喜欢她。”他没有仔细想萧菁菁为什么没有上来,他只有厌恶。

只有讨厌,萧菁青!

“子恒兄,萧菁菁会不会并不是欲擒故纵。”周安笑过,玩味的开口,想到一个可能。

纪宁不说话。

不是是什么?

“萧菁菁不会是有了另外的目标?”周安意味深长。

纪宁恨不得萧菁菁不再缠着他。

“看子恒兄的样子就知道巴不得萧菁菁不再缠着你,萧菁菁要是知道,还不伤心。”周安挑着唇。

“郡主,到了。”马车外传来声音,萧菁菁掀开布帘。

“郡主。”紫嫣和秋雨赶过来。

侍卫也是。

萧菁菁看向前面,围观的人看到有马车过来,都退到一边,她能清楚看到靖康侯府的马车,还有景非翎。

景非翎搂着一个妖娆暴露的风尘女子,倨傲的睥着面前的马车,马车布帘掀起,叶蓁恨恨的瞪着景非翎。

丫鬟和婆子都围在马车旁边,侍卫也是。

隔出一片空地来,旁边还停了几辆马车,不知道是哪个府里的,马车往里驶去,一会停了下来。

“景非翎,你疯了,拦着我干什么。”叶蓁身边的婆子和丫鬟似乎想要劝阻,叶蓁似乎被气到了,咬牙切齿。

“不说清楚别想走!”景非翎傲慢的出声,说着低头和怀里的风尘女子说了什么,风尘女子一脸嫣红。

他哈哈大笑。

叶蓁的脸都气红了,她身边的婆子丫鬟又是劝慰又是看向景非翎。

“不要拦着我了,嬷嬷。”

叶蓁又开口。

“景非翎,你个疯子,我哪里惹你了,你就跟疯子一样乱咬人,让开!”叶蓁气得不行。

“姑娘,不要和景世子——”

她身边的婆子一边觉得姑娘不该和景世子这样当着人说话,一边又觉得景世子不该拦下姑娘,还着一个不知道哪里出来的下贱女人,景世子最近不再动手。

可是老是气姑娘,把姑娘气得牙痒痒,老太君不知道为什么答应怀郡王老太妃让姑娘和景世子订了亲。

景世子根本就不喜欢姑娘,像现在这样,姑娘要是嫁过去,还不是被景世子欺负死,姑娘也不想嫁给景世子。

她不知道老太君在想什么,无论姑娘怎么说,老太君都没有改变主意。

她们都替姑娘担心,姑娘平时不是这样的,一遇到景世子就会生气,看着四周的人,景世子已经拦下姑娘很久了。

谁来都没有用,景世子像是不怕有人知道,每次不是姑娘做的,景世子都觉得是姑娘,找姑娘的麻烦。

“不说清楚就不准走。”

景非翎昂着头,还是这一句。

“景世子,你误会姑娘了,姑娘没有。”叶蓁身边的婆子试图开口,虽然也气愤。

景非翎根本不理会,叶蓁打断了嬷嬷的话:“嬷嬷不用和他说这些,脑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