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她是愿意的/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想到菁姐儿会和永叔——”吴老夫人对着周嬷嬷。

“老夫人觉得不好吗?”周嬷嬷看出老夫人心思,她其实也老夫人一样。

“不是。”

吴老夫人摇了一下头。

“那老夫人?”周嬷嬷又道。

“没有觉得不好,永叔不错,各方面我都满意,曾经我还想要是菁姐儿嫁给永叔我倒是安心了,可是永叔给菁姐儿大,又觉得不可能,想多了,谁知道。”吴老夫人叹口气和周嬷嬷道。

“只要郡主喜欢,纪四爷也——老夫人何必担心,老夫人都说纪四爷好了。”周嬷嬷劝慰着老夫人。

“不知道菁姐儿和永叔是怎么?”吴老夫人最关心的是这:“纪老太婆也没有用清楚。”

“老夫人到时候问下郡主就是。”

周嬷嬷开口。

“嗯。”吴老夫人点头:“永叔除了娶过一个,年纪大了菁姐儿很多,其他都很好。”

“老夫人也可以放心了。”周嬷嬷看着老夫人。

“不知道菁姐儿愿不愿意和永叔?”

吴老夫人再次点头。

“老夫人问下郡主就是。”

“嗯,你说菁姐儿和宁哥儿的事,永叔知道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怕有人会说闲话,说些污言秽语。”

吴老夫人忽然想到菁姐和纪宁的事,担心起来,望着周嬷嬷,之前只顾着惊讶,没有想太多,她刚刚才想起菁姐儿和纪宁的事。

可是好些人都知道,闹得很不像话,菁姐儿虽然懂事,也不再追着纪宁跑,可是事情发生过就是发生过。

要是菁姐儿和永叔一起,不知道那些人会说什么样的污言秽语,难听的话,什么叔侄——

想想都觉得污耳,到时可不止污耳,但这是躲不过去的,谁让菁姐儿原先追着纪宁跑,如今和永叔,那些人不说才怪。

那些人都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的,事情一旦定下来……可要是因此就不让菁姐儿和永叔一起又觉得可惜。

要是让菁姐儿和永叔一起,又怕。

“老夫人可以和纪老夫人说一说。”周嬷嬷也想到,不知道纪老夫人知道不知道:“纪老夫人要是早知道,既然上门求娶,肯定有对策,老夫人到时候就——”

“纪老太婆应该不知道,不然。”吴老夫人还是了解纪老太婆的。

纪老太婆要是知道菁姐儿和纪宁有过牵扯,肯定不会上门,也不会让永叔和菁姐儿——

同时和叔侄俩有关系,说到哪里都不好听,到时候什么难听的话都有,没有多少人愿意承受,她为了菁姐儿,可以不管,纪老太婆不可能不管。

等订了亲,才发现,只会弄得双方都不舒服,菁姐儿嫁进去,也不会好。

永叔好是好,也是男人,她不想到时候说不清楚,她的菁姐儿受了委屈,这不是她希望看到的。

她和纪老太婆也算是多年的交情,不如一开始就说清楚,行就行不行就不行,她的菁姐儿也可以另外再找,又不是只有永叔一个好的,永叔是继娶年纪也大菁姐儿很多,纪家还有一个纪宁,免不了会见面。

到时候还不知道如何,其实若不是她看中永叔这孩子,她是不想菁姐儿嫁到纪家的。

就是这样她都有些不乐意。

怕会有人乱说。

主要还是看菁姐儿,菁姐儿要是喜欢,还好,要是不喜欢!

“老夫人?”

周嬷嬷闻言。

“你去纪府找纪老太婆,把菁姐儿和纪宁的事告诉她,让她自己决定,永叔再好,菁姐儿的幸福最重要,要是纪老太婆不愿意,就算了。”吴老夫人向着周嬷嬷:“事情是瞒不住的,早晚会知道,永叔不知道清不清楚,而且我还没有问过菁姐儿,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说到最后,她叹了口气。

“奴婢马上去,把郡主和纪公子的事告诉纪老夫人。”

周嬷嬷微俯身,望着老夫人。

“嗯。”吴老夫人看着周嬷嬷,挥手。

周嬷嬷走了。

吴老夫人一个人坐着,没有多久,有人进来,跪在门口:“老夫人,大老爷,二老爷回来,过来了。”

“好。”吴老夫人回神。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不知道有什么事,回到府里,就得知娘要见他们。

问了问传话的人。

什么也没有问出来,只知道纪家老夫人来过,两人对视一眼,看来只有去见娘才能清楚。

分别和身边的小厮说了一声,往母亲的院子走去,准备去见母亲。

吴老夫人听到老大和老二来了,忙让他们进来,她早就等不急了,老大老二现在才回来。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很快走进来,看到娘,挥手让身后的人退下。

吴老夫人见状也只留下周嬷嬷。

“给母亲请安,不知道母亲有什么事。”吴大老爷吴二老爷开口。

吴老夫人看着两个儿子的样子,没有隐瞒,直接把事情说了出来:“纪老夫人来过了,想要为永叔求娶菁姐儿。”

“娘说什么?”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面面相窥,都不相信:“永叔和菁姐儿?”

“对,你们没有听错,就是永叔和菁姐儿,你们不信?”

吴老夫人知道老大老二应该和她当时一样不相信:“娘最开始也是不相信的,可事实就是这样,纪老夫人问我觉得如何,要是可以就定下来。”

“菁姐儿怎么会和永叔?”

吴大老爷问。

吴二老爷没有说话。

“怎么不行?”吴老夫人就不爱听这样的话,她不是迂腐的人,规矩要有,要守,但不是死抱着那点规矩。

所以她才那么快接受,之前会想要是菁姐儿能嫁给永叔倒是不错。

因此听不得老大的话。

老大什么都好,就是书读得太多,反而读得迂腐了,老大小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看来书读多的也不好,讲究什么文人的风骨,还用在菁姐儿身上,简直是找打,后院一个个女人,文人的风流,老二还好,还知道不死守着规矩,又没有找太多女人。

老三不说也罢。

又不是她生的,不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

“不是不行,是怎么会。”

吴大老夫人看出娘不高兴,连忙说,菁姐儿必竟名声不好听,永叔和菁姐儿辈份也不一样,永叔要什么样的没有,菁姐儿比永叔小那么多。

“老二你怎么说。”

吴老夫人没有理会吴大老爷,看向吴二老爷,问道,吴二老爷没有如吴大老爷皱眉,他知道母亲的想法,他也差不多,赞同:“菁姐儿要是真的和永叔,倒也不错,是永叔的意思?”

吴大老爷听到老二的话:“老二,你可要知道菁姐儿——”

“老大住嘴。”吴老夫人开口。

吴大老爷想说什么没有:“娘。”

“听老二说。”

吴老夫人看着老二。

“娘只需要问问菁姐儿如何,菁姐儿和永叔一起,倒是可以放下心。”吴二老爷说。

“老二和娘想的一样。”吴老夫人点头。

“娘问过菁姐儿了?”吴二老爷又问,觉得菁姐儿应该地答应,在方才他想到之前几次菁姐儿和永叔之间的相处。

他就觉得有些不对,不像一般长辈和晚辈,倒是像平辈之间。

那个时候他就隐有所觉,猜到什么,只是还不确定,加上永叔和菁姐儿没有表现出来,就没有提起。

现在也算是合了他的猜测,因此他并不惊讶。

吴大老爷看着老二和娘,老二和娘难道?

“还没有,娘想准备和你们商量一下,再派人去问菁姐儿,要是可以,就给你们妹夫写封信。”吴老夫人说。

“儿子倒是觉得可以,娘可以先问下菁姐儿。”吴二老爷一听。

“好。”

吴老夫人点头。

“娘,二弟,不是我说,永叔要什么样的没有,菁姐儿名声并不好,和纪宁可是有过牵扯,你们就不?”

吴大老爷忍不住了,他也想到先前菁姐儿永叔相处的样子。

那个时候他虽然说觉得不妥,但没有多想。

谁知道还真的是。

娘和老二只顾着觉得菁姐儿嫁给永叔好,永叔位高权重,就不想想菁姐儿的名声,菁姐儿为了纪宁可是弄得快要人尽皆知。

菁姐儿可是和纪宁有达牵扯。

“你以为娘没有想到?”吴老夫人没有好气的。

“那娘怎么还?”

吴大老爷不理解,事关两家,娘也该多想想。

“娘应该有想法。”吴二老爷说。

“还是老二知道娘,娘虽然觉得永叔不错。”吴老夫人把她的想法说了出来,吴二老爷觉得娘这样好。

吴大老爷也没有话说。

只是还是觉得不妥,他是文人,最注重的就是名声还有文人的风骨,菁姐儿是他的外甥女,先是和纪宁有牵扯,又和永叔,和叔侄俩都牵扯,传到外面,还不被人指着骂,菁姐儿还是不懂事啊,怎么能和纪宁后又和永叔。

女子最重要的就是忠贞不二,一个洁字,菁姐儿都是被宠坏了,娘和二弟也跟着胡闹,在他想来,永叔是不知道菁姐儿和宁哥儿的事。

纪老夫人肯定也不知道,不然也不会上门提亲,娘让人把菁姐儿和纪宁儿有牵扯的事告诉纪老夫人。

在他想来,事情是成不了,就算是为了不让人说叔侄和一个女人的难听话也不会再提。

他也不再操心。

就在这时,周嬷嬷回来了。

“说了?怎么样?”

吴老夫人让周嬷嬷起来,直接问。

吴大老爷吴二老你不说话,也盯着周嬷嬷,周嬷嬷见大老爷二老爷在,知道大老爷二老爷也知道了。

“老夫人,老奴刚和纪老夫人提起,纪老夫人便让老奴不必说,她早就知道了,也打听过,纪四爷也知道,既然上门提亲,肯定想好了。”

周嬷嬷开口,她知道老夫人听了一定会高兴。

果然。

吴老夫人高兴起来,看着周嬷嬷:“早就知道,打听过了,不在意?”这样一来,她也不用担心了,唯一就是到时的污言秽语了,纪老太婆都不在意,她还在意什么,说不定纪老太婆已经有什么打算,她看向老大和老二。

“娘该派人去问下菁姐儿了。”吐二老爷倒是没有多意外,笑着开口。

“嗯。”

吴老夫人笑着点头。

就要派人去问菁姐儿,吴大老爷有些不相信的问周嬷嬷:“纪老夫人真的这样说?”

“老大。”吴老夫人皱眉紧皱。

吴二老爷知道大哥在想什么。

“回大老爷,纪老夫人确实是这样说的。”周嬷嬷望着大老爷,大老爷看来不信。

“永步在想什么,就不怕被攻讦?纪老夫人就不担心会有污言秽言吗?”吴大老爷不解,要是他,他不可能答应。

“老奴不清楚,纪老夫人只说都知道。”周嬷嬷回道。

“那菁姐儿呢,也不怕吗?不怕会有污言秽耳?”吴大老爷不赞成。

周嬷嬷还没有说什么。

“老大,好了,纪老夫人还有永叔都没在意,菁姐儿这边,会派人去问,到时候再说,你。”吴老夫人打断老大的话。

“纪老夫人说,郡主以前只是不懂事,过去的事就过去,时间久了记得的人就少了,也不会有多少人说,只要不在意,何况郡主和纪大公子的事多数都是没影的流言,人云亦云,只要让人知道就好,以后纪大公子也娶了妻,更不会有多少人说,只要行得正,她是着实喜欢郡主。”

周嬷嬷这时道。

“哦?”

吴老夫人笑起来。

“看来纪老夫人很满意菁姐儿。”吴二老爷也笑。

“嗯。”这一下好了,吴老夫人:“我唯一就是担心的到时候会有不好听的话出现。”

“就像纪老夫人说的,菁姐儿和纪宁那小子的牵扯道听途说多。”吴二老爷道。

“嗯。”吴老夫人又应了声。

吩咐周嬷嬷去安郡王府,问下菁姐儿何时有空,过来一下,她有事问她。

周嬷嬷行了礼退下。

“老大你也不用这样,为了菁姐儿幸福,一些闲言闲语算什么,永叔你还不知道,你就是太迂腐了。”

“娘儿子不是迂腐,是名节,名节重要。”

吴大老爷道。

“那你抱着你那名节去吧。”

吴老夫人气到了。

吴大老爷也不能反对自己娘。

“娘一会就写一封信送到大营去。”吴老夫人决定一会就写信,吴二老爷:“儿子让人送去。”

“好,菁姐儿可是叫你们舅舅。”吴老夫人开口。

吴大老爷打算也写一封信,和妹夫好好说一下厉害,菁姐儿嫁谁不好,永叔可是太傅,菁姐儿和纪宁有过牵扯,相信妹夫会明白。

*

“菁华郡主要到的就是这里吗?”坐马车里,马车已经停了下来,叶蓁掀开布帘,望了一眼旁边的玉器店,回过头来问菁华郡主。

萧菁菁也看着,点了一下头。

“菁华郡主想买玉器首饰?”叶蓁看着招牌,菁华郡主是来买首饰玉器的?

看着玉器店外面停着的马车。

“看一看。”萧菁菁淡淡的到。

“下去?”

叶蓁也有兴趣,准确的说对古代的一切她都很感兴趣,都想看看,都好奇,她还没有逛过古代的金玉店呢,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和电视还有小说网上说的一样。

她迫切想下去看看,从穿来,她都没有来得及出门逛,怕遇到景非翎那个疯子,好不容易今日有机会出门一趟,还是碰到了景非翎那个疯子,现在和菁华郡主一起,难得有机会。

她还记得小说里,每次穿越女主出门逛金玉店,不是碰上女配就是男主,男配。

她看了菁华郡主一眼。

“嗯。”萧菁菁点头。

“郡主,到了。”“姑娘。”紫嫣还有秋雨出现,叶蓁的奶嬷嬷还有身边的丫鬟也过来。

“下吧。”萧菁菁淡淡的,下了马车,紫嫣和秋雨忙扶住郡主。

“进去逛逛。”叶蓁则是笑,她的奶嬷嬷还有丫鬟想说什么,又没有。

下了马车,外面有人看过来。

萧菁菁有管,走进玉器店,叶蓁也想直接下车,谁知道嬷嬷拿过一个帷帽要她戴上,她根本不想戴。

“菁华郡主都没戴,嬷嬷。”叶蓁抱怨的。

“菁华郡主是菁华郡主,姑娘,你还是戴上吧。”叶蓁的奶嬷嬷开口,从丫鬟的上拿过帷帽,一定要她戴上。

叶蓁知道不不行,一边埋怨,为什么菁华郡主可以不用戴,她就要戴,戴上帷帽扶着丫鬟的手,下了马车,左右看看。

目光好奇四处张望。

“姑娘。”叶蓁的奶嬷嬷见状,姑娘又是这样,菁华郡主都进去。

“嬷嬷,我就看看。”叶蓁知道嬷嬷为什么叫她。

丫鬟都习惯姑娘这样了。

“菁华郡主进去了?”看了几眼,叶蓁问身边的奶嬷嬷还有丫鬟。

“姑娘才发现啊?”叶蓁的奶嬷嬷很无奈,她其实想姑娘回府,她派了人回府见老太君,姑娘这样,她怕老太君等着。

“那我们也进去吧,快点,别让菁华郡主多等了。”叶蓁马上道,走进玉器店,很是兴致勃勃。

她要好好参观一下古代的玉器店。

“姑娘,一会还是回府吧,老奴派了人回府和老太君说遇到景世子,姑娘被景世子欺负的事,老太君应该知道了,肯定等着姑娘回府,不要让老太君等久了,还是要回府让老太君看看。”

一边走,叶蓁的奶嬷嬷小声的说。

“我还想多逛逛呢,嬷嬷。”

叶蓁正兴致勃勃,不高兴了,还想到处看看,不乐意的道。

“下次吧,姑娘,有的是机会,姑娘又不是没有出过门。”叶蓁不理解姑娘为什么这么好奇,这么想出门。

姑娘又不是没出过门。

她哪里知道她眼前的姑娘早不是原来的姑娘,是从现代穿越来的,当然对古代的所有都好奇了。

“再逛一会,再说,祖母说不定派人去怀郡王府了。”叶蓁眼晴一转。

“好,吧。”

叶蓁的奶嬷嬷看着自己带大的姑娘,就让姑娘高兴一下吧,哪怕不知道姑娘为什么变了后,对出门这么感兴趣。

姑娘之前和景世子发生的事,她都看在眼里,姑娘受了委屈了。

老太君不知道会怎么处理。

“嬷嬷你说的。”

叶蓁高兴起来,叶蓁的奶嬷嬷不知道说什么,姑娘真是,丫鬟也相视一眼,姑娘——

“不错,不错。”叶蓁看着玉器店,和她在小说还有电视上看到的差不多,一样高大上,她见菁华郡主上了二楼,也带着人跟了上去。

楼下的玉器她看过都不错,虽然不像现代工艺做出来那么精美,比不上她平时用的,也另有一番古拙的美丽还有厚重。

不知道二楼的如何,会不会和她平日戴的一样。

发现菁华郡主在问着管事的话,她走过去,她以为菁华郡主是看玉器的,不是吗?

“你是这家玉器店的管事?”萧菁菁淡淡问。

“是,姑娘有事?”旁边的中年管事点头。

“是。”萧菁菁开口,紫嫣和秋雨站在她身后。

“不知道姑娘有什么事。”

“你们这家玉器店的东家是谁。”

萧菁菁问着玉嚣店的中年管事。

“姑娘问我们东家做什么?姑娘不是来买玉器的吗,姑娘若是找我们东家有事,那要等等了,东家不在。”管事不知道眼前这个姑娘想做什么,是什么意思,看来不是来选玉嚣的。

“你们东家是谁。”

萧菁菁再次问。

叶蓁看出菁华郡主来这里应该是有事,并不是来选玉器,她走到菁华郡主身边,没有冒然开口。

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跟在后面。

“我们这家玉器店是安郡王名下的产业。”中年管事是知道这些贵女,可不敢得罪了眼前的贵女,而且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贵女。

还是把东家的名声说出来。

“郡主!”紫嫣和秋雨听到中年管事的话,脸色一变,她们怎么不知道这家玉器店是府里的产业,肯定是吴侧妃?

萧菁菁脸色没有任何改变:“安郡王府的产业?”

“对,姑娘已经知道了,不知道还有什么事吗?要是没有,那——”中年管事有些莫明奇妙,不知道贵女身边的丫鬟是什么意思,不过没有多想。

安郡王得皇上信任,在京城也算是说得上话的。

叶蓁感觉到了什么,仔细看了看中年管事,再看向菁华郡主,这家店是安郡王府产业,为什么菁华郡主还问,这家店按理来说不就是菁华郡主家的家业。

尤其是这个中年管事,连菁华郡主这个主子都不认识,还问菁华郡主,说是安郡王府的产业都没有人相信,她想到什么。

难道说菁华郡主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这?

她看过不少宅斗文还有穿越文,自觉能猜到什么,要是真是安郡王府的产业,一开始就会认出菁华郡主,可不是安郡王府产业为什么又说是。

从原主记忆中调出关于菁华郡主的。

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也看出什么。

叶蓁的奶嬷嬷在后宅多年的老人,更是一眼就看了出不对,不想姑娘掺合到别人家的事情里,拉了拉姑娘。

叶蓁感觉到,看了奶嬷嬷一眼,发觉奶嬷嬷对她摇头,她知道奶嬷嬷的想法,她也没有打算掺合。

事情是怎么样还不知道呢,她望着菁华郡主。

叶蓁的丫鬟看着自家姑娘。

“我知道了。”萧菁菁深深看了中年管事,紫嫣和秋雨也跟着郡主看向中年管事,中年管事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一时说不上来。

萧菁菁扫视了一下四周,她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家店被吴氏掌握着,父王肯定也不知道吧,不然不会任由它一直这样,二层楼的玉器店,没有收益。

看了眼下面的选着玉器的客人,玉器店比不上京城那些真正的大玉器行,但生意还是不错的。

怎么可能一直没有收益。

“走吧。”

问清楚了,她不想再在这里多呆。

紫嫣和秋雨看了看中年管事,扶着郡主,想要开口。

“回去再说。”萧菁菁道。

“是。”紫嫣秋雨对上郡主的目光,点头,知道郡主是不想打草惊蛇,不想让对方知道。

萧菁菁回头,看了叶蓁一眼。

叶蓁张了张嘴。

萧菁菁:“叶姑娘有喜欢的吗?”叶蓁知道菁华郡主的意思,摇了一下头。

“姑娘。”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看着姑娘。

叶蓁的奶嬷嬷更是看出了菁华郡主的意思,叶蓁再次点头:“走吧,这里没有本姑娘喜欢的,还是去别家看看,本姑娘还是喜欢金器。”

“叶姑娘戴金器好看。”萧菁菁松口气,紫嫣和秋雨也是。

“嘿嘿。”叶蓁一笑:“走吧,嬷嬷。”

“好,姑娘。”叶蓁的奶嬷嬷点头。

中管管事看着一行人,恭送走几人。

萧菁菁等人下了二楼,正要离开。

忽然,从门外进来一行人,为首的是顾瑶,少女们拥着顾瑶,一边走一边说着,顾瑶清丽无双,一身淡绿色褙子,白色襦裙。

“纪馨妹妹听说被关起来学规矩了。”

一个少女开口。

“纪馨妹妹哪里用学规矩,怎么会?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几个少女一听,问起来,顾瑶眉间淡淡的,端庄清丽,也看向那个少女。

“会不会得罪了菁华郡主?”一个少女猜测。

“不知道。”

“也许是纪馨妹妹和菁华郡斗诗输了。”“不知道多久才能见到纪馨妹妹。”

少女说着,其中一个少女看向瑶姐姐,打断众人的话:“好了好了,纪馨妹妹的事还是一会再说,听说这家的玉器不错,我们今日来不是为了恭喜瑶姐姐被赐婚给秦王殿下,以后就是秦王妃,送礼给瑶姐姐吗?”

“我们还是先选好送给瑶姐姐的礼物,再去看纪馨妹妹?”

“好。”

一个少女提议,另外的少女认同,顾瑶没有说话。

“瑶姐姐今后就是秦王妃了,秦王长得多好呀。”“你个不要脸的小妮子,瑶姐姐,今后可不要忘了我们。”

“不会。”顾瑶微笑。

“瑶姐姐才不会忘了我们。”“以后看谁还敢说瑶姐姐坏话,只有瑶姐姐才配得上秦王殿下,菁华郡主赢了诗会又如何,在我们眼中瑶姐姐才是第一才女,才是第一,菁华郡主不过是取了巧。”

“对。”又有少女赞同。

顾瑶脸色不是很好,她想到了花朝节当日她输给了萧菁菁。

当日只比了诗,她不信其他方面萧菁菁也能赢过她。

“菁华郡主也就诗行,别的一定不行。”“对。”

“太子的表妹太可恶,跟瑶姐姐抢秦王殿下,秦王殿下肯定不会喜欢她,眼中只有瑶姐姐,瑶姐姐成了秦王妃后,秦王肯定只会宠瑶姐姐。”

顾瑶脸色又不好看起来。

太子的表妹,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进东宫。

反而被赐给秦王,成了侧妃。

她要的是专宠,不是和别的女人服侍一个男人,她们的安慰对来她来没有一点用,她们觉得能得到一个男人的宠爱就够了,对她来说不够。

“太子表妹不该进东宫吗,居然看上秦王殿下。”“瑶姐姐,太子表妹用了计才被赐给秦王殿下的!”

顾瑶侧头看了说话的少女一眼:“你怎么知道。”

“听人说的,说是太子表妹看上秦王殿下,私下拦下秦王殿下不知道说什么被人发现,才会被赐给秦王殿下。”

少女道。

顾瑶眸中一闪,她并不知道。

“瑶姐姐喜欢什么?”少女们往一边走,问起顾瑶。

“都可以。”顾瑶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是个秦王妃,不知道有什么可得意的?”站在楼梯上,叶蓁听着少女们的声音,嗤笑一笑,看着身边的菁华郡主道。

萧菁菁没有开口,紫嫣和秋雨望着郡主,很气愤,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看着自家姑娘,叶蓁的奶嬷嬷拉了下姑娘的手。

菁华郡主都没有开口。

叶蓁睥了自家嬷嬷一眼,没有再说话。

“走吧下去。”萧菁菁不会因为顾瑶的出现,改变什么,至于那些话,就是笑话,她何需在意,紫嫣和秋雨点头,叶蓁笑起来,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看向菁华郡主。

她们往楼下走去。

“瑶姐姐,来看看这。”一个少女看到什么。

倏的,其中一个少女看到了从二楼下来的萧菁菁一行人:“是菁华郡主,还有叶蓁。”少女捂着嘴,惊呼。

其他的少女还有顾瑶也抬头。

顾瑶手慢慢握紧,她看着走下来的萧菁菁,萧菁菁还是那样张扬,目中无人,她目光落在萧菁菁艳丽的脸上。

眸中闪过一抹光,萧菁菁身上的很多东西都是她讨厌的,从第一眼看到萧菁菁,她就讨厌。

想要毁掉。

表面上她和萧菁菁是好友,心里她是不屑,也是讨厌的。

“菁华郡主。”

其它少女都看着,簇拥在顾瑶身边。

萧菁菁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无视顾瑶,往门口走去,紫嫣和秋雨赶紧跟在郡主身边,叶蓁走在后面,带着奶嬷嬷和丫鬟,见顾瑶被菁华郡无视后脸色变得很不好。

她轻笑着:“秦王妃,未来的秦王妃。”

她看了所有少女,在少女还有顾瑶的目光中,她接着淡淡的,饶有趣味的:“算什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得意?”

叶蓁奶嬷嬷摇头。

姑娘真是。

“你更不算什么。”少女们回过神来,气到了。

顾瑶手一点点松开。

“我只是实话实说,秦王妃就很了不起吗,那皇后不是更了不起,没有见过像你们这样的。”叶蓁轻笑,带着轻蔑。

“姑娘,走了。”叶蓁的奶嬷嬷叫她。

“好。”叶蓁又笑。

扬长而去。

中年管事从上面下来,刚好听到,他都听到了,知道不好,要通知东家,菁华郡主都知道了。

“叶蓁你更不如!”有少女为顾瑶打抱不平,其他少女也气愤,看向瑶姐姐,顾瑶从来没有被这样当场羞辱过,叶蓁,萧菁菁。

是她轻狂了,以后不会了。

“瑶姐姐。”少女们还想说什么。

“狗咬了我们一口,难道我们还要咬回去吗?”顾瑶道。

“对,瑶姐姐说得对,叶蓁知道什么,什么也不知道,听说之前被景世子拦下来骂,景世子宁哥喜欢风尘女子都不喜欢她,景世子可不喜欢她,就算和她订了亲又如何,听说景世子还想掐死她,她是自己得不到,就看不得别人好。”

一个少女把听到的说出来。

顾瑶看向她。

“瑶姐姐不知道吧,我也是来得早点,听到,说是她来找景世子,景世子搂着一个风尘女也不理她。”

少女说。

“哦?”

顾瑶眸光闪动,景非翎吗?

“别看景世子和叶蓁订了亲,景世子可看不上她。”

“嗯。”

中年管事听着,看着。

*

萧菁菁带着人出了玉器店,她回头,看了眼,不知道父王知道玉器店成了府中的产业,会如何。

“菁华郡主。”叶蓁赶了上来。

萧菁菁转头,看向叶蓁,她听到了叶蓁的话,紫嫣和秋雨觉得这位叶姑娘挺厉害的,一点也不在意名声,不高兴就骂。

被景世子拦下的时候,也是,叶蓁走上前来,笑着:“一个破秦王妃的头衔就让某些人轻狂起来了。”

“谢谢。”萧菁菁道。

“说什么谢,菁华郡主可是帮了我两次。”叶蓁笑,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丫鬟也是这样想的。

“还是要谢谢。”萧菁菁道。

“有些人,根本不必理会,真不知道一个秦王妃头衔有什么好——”叶蓁忍不住又道,她不止是为菁华郡主,也是真的不屑。

“姑娘,五姑娘。”

从旁边出来一个婆子,走到叶蓁面前。

“是你。”

叶蓁看清婆子,叶蓁的奶嬷嬷和丫鬟也认出了对方是谁,看向姑娘。

“祖母让你来?”叶蓁问。

“是,三姑娘,老太君让老奴来接你,请你回去,有事要问你。”婆子行了一礼,又向着萧菁菁:“给菁华郡主请安。”萧菁菁看向婆子。

紫嫣和秋雨也是。

“起来吧,不必多礼。”过了一会,萧菁菁开口,婆子忙谢了礼,站了起来,起来后,看着三姑娘:“三姑娘。”

“走吧,别让祖母等久了。”叶蓁知道不能再跟着菁华郡主逛下去了,她开口,接着对菁华郡主:“菁华郡主我回去了,下次有空再一起逛。”

“好。”萧菁菁应了一声。

叶蓁身边的奶嬷嬷丫鬟还有婆子行了一礼,萧菁菁带着人看着。

不久,她往马车走去,侍卫看到郡主出来,忙上前。

紫嫣和秋雨掀开马车帘子。

萧菁菁突然再次感觉到一道目光,她侧头看过去,不远处停着马车,马车的车帘掀开,周安和纪宁坐着。

回到安郡王府。

“郡主。”

萧菁菁下了马车,门房急冲冲迎上来:“什么事?”

“老夫人来了,要见郡主。”

“外祖母呢?”萧菁菁问,边往里,她没想到外祖母会来,要是早知道,她会早点回府,回到正院,看到采薇,她才知道外祖母先是派了周嬷嬷来,要见她,知道她不在,然后外祖母和周嬷嬷一起来了,已经来了一会了,一直在等她,她问了问采薇,采薇也不知道何事。

不知道外祖母有什么事?

没有多久,她见到了周嬷嬷还有外祖母。

“外祖母。”她走到外祖母身边。

“菁姐儿回来了?”

吴老夫人高兴起来,周嬷嬷看着菁华郡主,萧菁菁上前,走到外祖母身边:“外祖母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外祖母有事派人来,我去看外祖母才是。”她拉着外祖母的手,问道。

“有事要问你。”吴老夫人仔细看了看外孙女。

“不知道什么事?”

萧菁菁问。

吴老夫人挥退了其他的人:“菁姐儿,是你和永叔的事,你——”说到这一顿,不知道怎么说,她注视着她。

“纪老夫人上门来,向外祖母提起永叔和你——问外祖母怎么想,外祖母很惊讶,问清楚后,打算来问问你,你两个舅舅觉得可以,你呢,你是怎么想的,告诉外祖母,外祖母才好和你父王说,必竟是你的事,外祖母替不了你。”

“外祖母。”萧菁菁没想到四爷说的等他娶她,会这样快。

“怎么?”吴老夫人又问。

萧菁菁那张小像,盒子还有紫嫣手中。

“要是不好意思,要是愿意就点头,外祖母就知道。”吴老夫人怕外孙女不好意思,又道。

“嗯。”萧菁菁颔首,她是愿意的。

------题外话------

昨天去吃喜宴,回来后头疼,没法码字,睡了一觉,天亮来得晚,更得迟,明天早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