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她的心慌/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点了一下她的鼻子,轻轻低语:“终于笑了。”

“四爷!”

萧菁菁脸忍不住又红起来,一张小脸更为娇艳动人,如玉的颈骄傲的昂着,发现又在四爷的怀里,被四爷揽着,小脸更加红,挣了挣,想要挣开。

“没良心的小姑娘。”

某个小姑娘用得他的时候主动投怀送抱,用不着他的时候就推开他,真是可恶的小丫头,纪尧挑起唇角,没有放开她,手收紧。

低头点了点小姑娘的鼻子,抱在怀里,唇在她的头发上亲过。

小姑娘身上的馨香居然让他有些把持不住,看来不能再等,要早点把这个小丫头放在身边看着才好。

“四爷,你,你。”

萧菁菁脸通红,又羞恼又心慌,感觉到四爷抱紧她,感觉到四爷的呼吸还有心跳,她不知道四爷要做什么,她想要挣开,可是四爷的力道太大,她挣不开,发现四爷温热的呼吸在她的额头上,闻着淡淡的松香,她用力一推。

纪尧好好抱一下他的小姑娘,亲一亲他的小姑娘,但知道小姑娘吓到了,手轻轻捏了一下白玉般的小耳,放开手,没有再继续,抬起头,温不经心的笑,手转动玉板指。

“怕了,菁儿?”

“谁怕了!”

萧菁菁飞快从四爷怀里出来,脸红着,娇艳欲滴,气喘吁吁,过了一会,恨恨的昂头瞪向四爷,四爷明明不是这样轻浮的人,为什么,明明四爷前世不是这样,为什么变成这样,让她心慌意乱,想逃开,又逃不开。

“不怕?”

纪尧饶有兴趣的望着小姑娘,意味深长的道。

“我才不怕。”

萧菁菁高昂着头,以示她的无畏还有骄傲。

“不怕跑那么快做什么?”小姑娘就是嘴硬,纪尧轻笑出声。

“四爷!你欺负我。”萧菁菁脸红得不行,哼了一声。

“我怎么欺负你?”

纪尧还是笑,低低的笑,注视着她。

“四爷,我不理你了!”

萧菁菁恨恨的说了一句,就要走。

“你是我的小姑娘,未来的妻子,未过门的娘子,我不欺负你欺负谁呢?”纪尧喜欢看小丫头着恼的样子,又可爱又可乐。

他的小姑娘,他为什么不能欺负,如果那叫欺负的话,他想宠着她。

“四爷,你怎么——你明明不是这样的。”萧菁菁回过头,咬着唇,慌乱又恼怒,四爷明明不该是这样。

“那我该是怎么样的?”纪尧饶有兴致的笑,想听听他在小姑娘的心里是什么样的。

“温和,有礼。”萧菁菁还想说什么。

“那是对别人,我只对你这样,菁儿,高兴吗?”纪尧打断了她的话,神情温柔宠溺,意味不明的说:“菁儿不想我这么对你?”

“才不,我不和你说了,我走了。”萧菁菁的脸一下子通红,心砰砰砰跳,就像是要跳出来一样,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她不想再呆在这里,掀开马车的布帘,就要下马车。

不知道是不是太慌太急,她踉跄了一下,踩到了襦裙的裙摆,她今日穿的襦裙有些长。

整个人往地上摔去。

“小心!”

她听到四爷的声音,可是来不及了,脸色一变,想要抓住什么,她让自己不要慌,想到自己在四爷面前摔倒,她又羞又恼。

“真是小丫头。”

纪尧眼看着小姑娘一个不稳摔倒,他是又可气又好笑,小丫头不愿和他一起,想要躲开,他理解。

小姑娘还小,被他吓到了,可是离开就离开,竟然自己踩到自己的裙摆摔倒了,他真是。

一边开口一边起身,伸出手,一把抱住小姑娘。

把小姑娘抱在怀里,他低头,看着怀里闭着眼晴眼睫颤动的小姑娘,听着小丫头的心跳声,还有潮红的脸。

知道小丫头醒着。

他伸出手轻轻摸了一下小丫头的眼睫,还有脸,拍了拍她:“怎么,不跑了?”

萧菁菁以为自己会摔到地上。

想到自己在四爷的面前丢脸,她就自暴自气,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摔到地上的时候,一股力道传来,一双手抱住她。

她知道是四爷,四爷救了她,她羞恼了,四爷肯定会笑她吧,一定在心中笑她。

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四爷,闭上眼,心中正气恨,就听到四爷的话。

“不跑就在我的怀里,这次不羞了?”

纪尧逗着怀里的小姑娘:“还是不睁眼?”

萧菁菁知道自己又被四爷抱在怀里,一边想逃离四爷,一边不知怎么面对。

纪尧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点在怀里小姑娘白皙的额头,往下,手轻搂着小姑娘的身体,目光渐深。

“菁儿。”纪尧抱着小姑娘的手收紧。

萧菁菁忽然睁开了眼。

“不躲了?”

纪尧笑了,没有再动。

“谢谢四爷。”萧菁菁红着脸,心神慌乱的开口,试图让自己冷静,静静回望着四爷,可是心跳骗不了人。

“还有呢。”纪尧挑了一下眉头。

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点在小姑娘嫣红娇艳动人的小脸上,小姑娘的眼晴还红着,让他心疼,摸了摸,小姑娘的心跳声是骗不过他的,他嘴角含笑,温和宠溺,小姑娘紧张了,他眼中笑意加深。

看来小姑娘是因为他。

“要不是四爷,我就摔倒了。”萧菁菁又道。

“我们之间需要如此见外吗?”纪尧轻声说。

萧菁菁脸上又一红,心跳得更快,她都能听到砰砰砰的声音,不敢看四爷,四爷为什么还不放开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菁儿,你太轻了,该多吃一点。”纪尧忽然拍了拍她的腰,慢慢的开口。

萧菁菁脸爆红:“四,爷。”四爷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哪里轻了,哪里小了。

听得出羞恼不已。

“小姑娘。”

纪尧笑中愉悦,专注的凝着怀里的小姑娘的双眼,手点了一下,温香软玉抱入怀,虽然这块小温玉还小,但也是温香软,纵是有些舍不得,还是不能太急了。

“四爷,可以放开我吗?”

望着四爷脸上的笑,萧菁菁再次平静下来,静静的说。

“可以。”

纪尧神色温和带笑。

萧菁菁松了口气,心里的慌乱被她强压下,她面上平静了,其实心里一点也不,她又讨厌不起来,只是慌,见他还没有放手,她想开口。

“我松开了。”纪尧也没有继续抱着她,他松开手,萧菁菁早就等着,忙从四爷怀里出来,后退一步,退了几步,心跳还是很快,她不敢看四爷,平复了心跳还有呼吸,不再那么慌乱紧张后,才抬起头来,她还想着要是四爷不放开她该怎么办。

纪尧注视着,神情包容:“好了?”

“嗯,四爷要是没有事,我走了。”萧菁菁怕四爷再呆下去,她竭力平静的说。

“好。”

纪尧也没有说什么,今日来就是看看小姑娘。

人看过,也差不多了:“记得我的话,不要多想,小姑娘就好好的过,有我。”

“四爷。”

萧菁菁开口,想问要是她想纪宁的命,四爷会不会护住纪宁?四爷一直没有回答她。

纪尧轻点了一下头:“菁儿记得想我。”

萧菁菁脸一下又红了。

“郡主,郡主怎么了?”就在这时外面有声音传进来,带着着急。

“四爷。”是紫嫣秋雨还有侍卫的声音。

萧菁菁知道是怎么回事,纪尧笑了,萧菁菁觉得四爷在笑她。

“四爷。”“郡主。”紫嫣秋雨还有侍卫声音又响起,纪尧笑过对着外面:“没事。”话落,紫嫣和秋雨还有侍卫的声音没有再响起来。

“去吧,你身边的小丫鬟担心你!”

“嗯。”萧菁菁对上四爷的眼,片刻昂着头,出了马车,纪尧目光落在小姑娘的背影上,萧菁菁瞳了几步依然感觉到。

“郡主!”“郡主刚才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紫嫣和秋雨等在马车外面,一看到郡主马上上前,她们听到了之前的声响,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往马车里看了眼,看到四爷,两人恭敬行了礼,要不是知道里面是四爷,郡主对四爷不同,她们已经不顾一切冲进去了。

郡主要是有什么,她们怎么办。

就在她们着急的时候,郡主出来了,见郡主没事,她们放下心,不过还是仔细看着郡主。

“我没事,你们担心什么。”

萧菁菁摇头截住她们的话。

目光掠过一边的侍卫,侍卫恭敬的望着萧菁菁,见郡主看过来,他们一一行礼。

“起来吧,不必多礼。”萧菁菁对着侍卫。

侍卫们起身。

紫嫣和秋雨站在一边,看着,她们还是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马车的布帘落下,看不到四爷。

“回去。”

萧菁菁说。

“是,郡主。”紫嫣和秋雨也不再看马车,郡主开了口,她们扶着郡主。

萧菁菁看了看她,秋雨忽然她发现郡主眼晴有些红:“郡主,你的眼晴怎么是红的,是不是?”紫嫣也看到,担心起来,不会是四爷欺负了郡主吧。

“别胡思乱想,回去说。”

萧菁菁道,紫嫣和秋雨两人闻言,知道郡主的意思,没有再说。

不久之后到了后门,后门有丫鬟等着,见到郡主,睥了眼远处的马车,恭敬行礼:“郡主。”

“我不想有人知道。”

萧菁菁看了她们一眼,丫鬟跪在地上,动也不敢动,知道郡主的意思,不想刚才的事传出去。

“奴婢们知道,请郡主放心。”

“嗯。”萧菁菁点了一下头,让紫嫣和后门的婆子说一下,还有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紫嫣颔首:“郡主放心,奴婢会问清楚。”

“起来吧。”萧菁菁又开口,带着秋雨回到院子里。

马车里。

“四爷,郡主离开了。”一个侍卫小跑到马车边,对着马车里面,马车的布帘掀开,纪尧看了他一眼,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后门上,手指转动玉板指。

侍卫没有听到四爷的话不敢动,其余的侍卫站在一边。

“走吧。”小姑娘还真是没良心,应该回去了,他转动玉板指的手停了停,收回视线,看着侍卫,淡淡说。

“是,四爷。”

侍卫忙起身,恭敬道。

“让人看看四周,有没有人。”

纪尧放下布帘,马车不一会离开了这一条小巷,小巷安静下来,似乎没有人来过,只有两个侍卫留下来。

正院,萧菁菁重新洗漱,紫嫣走进来,秋雨服侍着郡主,看到紫嫣,忙对着郡主:“郡主,紫嫣回来了。”

“嗯。”萧菁菁应了一声,她睁开眼,没有回头,紫嫣很快走了过来,跪着行了一礼:“郡主。”

“起来,说。”

萧菁菁道,秋雨也看着紫嫣。

“谢郡主,奴婢照郡主的意思,没有发现人,四爷也留了两个侍卫,和奴婢一样。”紫嫣小心看着郡主。

萧菁菁没有出声,秋雨看着郡主。

紫嫣:“奴婢和四爷留下的侍卫一起检查的,奴婢和后门的婆子说过,让她小心说话。”

“好。”萧菁菁开口,紫嫣松了一下气。

“郡主,之前你和四爷到底?为什么眼晴会红?”紫嫣想到之前,郡主之前眼晴红着的样子很像是哭过。

郡主怎么会哭。

难道真的是四爷做了什么吗?她小心的开口,看了下秋雨。,不知道秋雨问过没有。

秋雨知道紫嫣在想什么,也想知道,她一直没找个机会问郡主,

“郡主,是不是四爷?”

萧菁菁看着两人,知道她们是在担心,她摇了一下头,她们以为是四爷欺负她,并不是,是她自己。

四爷从来没有对不起她。

“不是。”萧菁菁摇头。

“那郡主?之前奴婢听到声音。”紫嫣又问,秋雨也看着郡主。

“是我不小心摔倒,四爷救了我,眼晴是别的事,不是四爷,你们不要胡乱猜测。”萧菁菁明确的道。

“郡主怎么会摔倒?”紫嫣和秋雨又问,到底是什么事让郡主哭了。

“不小心,没有站稳,好了。”萧菁菁并不想多说。

“是。”紫嫣和秋雨不敢再问。

“你们去把四爷送来的东西归置一下收到库房,看看采薇空了没有。”萧菁菁不想再说下去,紫嫣和秋雨颔首,萧菁菁没有让人进来。

她一个人坐着,她觉得四爷变了,变得不同。

是因为前世的四爷一直是温和的,从来没有像在马车上时一样,也许不是四爷变了,是前世的她没有看到四爷的这一面。

四爷说心悦她,前世也是,可是前世四爷始终是温和的。

是四爷知道她喜欢的人是纪宁,不是他,所以?这一世不一样,她低头看着手心。

手心的纹路似乎发生了变化,前世她手心的纹路很乱,不知何时,她手心的纹路不再杂乱无章。

发生了改变,是重新活过来后还是?她记不清,她也是刚才才发现,想到马车上发生的一切,她还有些恍惚。

四爷的温柔宠溺还有包容,还有对她的好,她把她重新活过来的秘密告诉了四爷,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大胆。

连最大的秘密也会说出来。

还不后悔,一点也不怕四爷会用陌生的目光看她。

她发现自己竟如此信任相信四爷。

四爷不止一次抱住她,还摸她的脸和点她的鼻子,抓住她的手,萧菁菁脸红起来,四爷太可恨了。

四爷怀里温暖安心,被四爷抱住,在四爷的怀里,她居然觉得安心。

怎么可能觉得安心,萧菁菁回过神,让自己不要再想四爷。

只是脸还是有些红。

“郡主。”

一个声音响起。

萧菁菁收起思绪,心跳失序,有些心慌意乱,都是四爷,她看向外面:“谁?”

“郡主,是奴婢。”采薇的声音响起。

“进来。”萧菁菁道,下一刻采薇走了进来,还有一个人,低着头,有些诚惶诚恐。

萧菁菁只看了一眼。

“郡主。”采薇行了一礼。

“给郡主请安。”跟在后面的丫鬟砰一声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就那样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声音带着微颤。

萧菁菁注视着这个丫鬟没有说话。

采薇在一边看到,抬起头来,望着郡主:“郡主,香草病好了,说来给你请安,你看?”

采薇也不知道开口是对是错。

她不知道郡主是怎么想的,说是厌恶了香草吧,也没有让人把这个香草撵出去。

趴在地上的丫鬟正是香草,她听到采薇的话后颤了一下,一点也不敢动,过了一会,才镇定下来。

萧菁菁还是没有说话。

采薇望着郡主,发生了之前的事,她和紫嫣秋雨都不是很待见香草,这个丫鬟病倒的时候,她们请示郡主要不是挪出去,郡主说不用,也不怪她,她们才没有做什么,她原以为郡主会见这个丫鬟。

她才会答应这个丫鬟的哀求,必竟是她们挑出来,又一起服侍着郡主,知道她只是被连累了,就帮了一个忙,眼见郡主不语,只怕郡主并不想见。

“郡主要不要?”

也许她不该一时心软带香草来见郡主。

趴在地上的香草,脸很白。

郡主是不是不愿意见她,不会再要她在身边服侍了?换成是她也不会,她不怪郡主,她差点害了郡主。

郡主还留下她,没有赶她走,已经是开恩了。

她很感激郡主,郡主还让人给她看病,这些日子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只知道是郡主的恩典。

“起来吧。”萧菁菁淡淡的,采薇闻言,知道郡主没有生气,她应该没有做错,目光落在跪着的香草身上。

趴在地上绝望的香草像是不相信,猛的抬头:“郡主。”

她像是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激动又紧张,慌乱又害怕的,一张雪白的脸,满是急切还有期盼。

比起以前瘦了许多,一身洗得还算干净的衣裳下是瘦若排骨的身体。

“不得无礼,郡主让你起来,还不谢过郡主。”

采薇在一旁听了,皱眉睥了郡主一眼,虽然郡主没有不悦,还是训斥道。

“是,郡主,奴婢,奴婢——”

香草慌乱想说什么,说不出来,看了看采薇,知道采薇姐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她还是紧张。

采薇眉头皱得更紧。

“起来吧。”萧菁菁开口。

“郡主,奴婢没想到她。”采薇想说什么:“她说要来给郡主谢恩,给郡主求恩,病已经好了,奴婢想到郡主说过的话,就带了她来。”

“没事,病好了?”萧菁菁没有在意。

采薇也不再说话。

“是,谢郡主的救命之恩。”香草渐渐不再像方才,她恭敬的行了一个礼。

“是你自己有救生的想法。”

要是换一个人不一定能救回来,萧菁菁道。

“要不是奴婢,郡主也不会被害,奴婢识人不清,不配服侍郡主,这些日子奴婢病着,也不能做什么,郡主还派人照顾奴婢。”

香草满满都是感激。

“不怪你,你也不知道,以后不要再犯就是。”萧菁菁随口一句。

“谢郡主。”香草磕起头来。

采薇:“郡主,香草既然好了,奴婢安排她——”

香草不知道自己命运如何,很紧张,她想留在郡主身边,又不敢求,都是她害了郡主。

“让她跟着你们。”萧菁菁对采薇道,采薇听出郡主的意思,是让香草继续留在正院,郡主怎么?

香草满脸都是惊喜和不敢置信,昂着头,她没有听错吧,郡主:“郡主!”

没等萧菁菁说什么,接着磕起头来,一个一个:“谢郡主恩典,谢郡主恩典——”

“嗯。”萧菁菁向着采薇点了点头。

采薇皱眉瞄了眼香草,还有话想说。

“她也是无辜的。”萧菁菁启唇,采薇像是明白了郡主的想法,郡主看来已经想好,决定,她不知道郡主怎么会改变主意。

不过不管为什么,郡主说了,就是,郡主身边的人一直不够,她们问过郡主要不要挑人,郡主说不用。

她们还以为,原来郡主想好了,跪在地上磕着头谢恩的香草是那么的高兴,和惊喜,就像是被金子砸中了。

她还以为自己被派到庄子上,郡主竟留下她服侍,留她在正院,郡主从头到尾都没有怪过她。

倒是她错了。

“郡主,奴婢一定好好服侍郡主,再也不会像之前,就是舍了奴婢这条命不要,也要护着郡主,谁要是再敢害郡主,奴婢跟她拼命。”

这些是她的心里话,她就是这样想的。

郡主对她这样好,她差点害了郡主,郡主也没怪她,她要是再不知感恩,猪狗都不如。

“不用你拼命,跟着采薇她们多学一点,我喜欢忠心的丫鬟。”萧菁菁一开始是没打算把香草留下来。

当时她是想等她好了安排个地方,没有想过再放在身边。

她也是在见到这个香草的时候改变主意的。

动手的是那个叫小玉的丫鬟,她什么也不知道,她想起外祖母和她说过的话,教她管家还有管身边的丫鬟说的。

“对,你只要好好服侍郡主。”采薇说。

“奴婢——”香草还是很激动,很感激,看看采薇又看看郡主,想要说什么。

“找个大夫再给她看看。”萧菁菁吩咐采薇。

“不用的,郡主,奴婢好了。”香草忙摇头。

采薇却行了一礼,还是找个大夫给香草这个丫鬟看看,免得到时候把病气过到了郡主的身上。

“去吧。”

萧菁菁摆手。

“奴婢告退,带香草下去。”采薇知道郡主让她带香草下去,找大夫。

“奴婢。”香草不想走,她觉得自己已经好了,想留下来服侍郡主,郡主身边都没有人服侍,不过被采薇拉走了。

萧菁菁看着。

没有多久,一个婆子进来:“郡主。”

萧菁菁看向她,婆子恭敬的跪在地上,没有动,小心的抬头:“郡主,赵嬷嬷回府了。”

“哦,嬷嬷回来了?”

萧菁菁脸上多了喜悦,望向外面。

“是,郡主。”婆子赶紧道。

萧菁菁没有再问,不一会,赵嬷嬷带着笑,身后跟着两个小丫鬟进来,看到郡主,上上下下打量了郡主一眼,见郡主很好,行了一礼。

“郡主,老奴回来了。”

“嬷嬷。”萧菁菁让人扶起嬷嬷。

两个小丫鬟也跪在地上。

萧菁菁看了一眼,她们手上捧着东西,让她们起来,又让婆子还有跟进来的丫鬟出去,婆子丫鬟低头行礼退了出去。

两个丫鬟低着头,站起来。

“郡主,都瘦了。”赵嬷嬷被人扶了起来,她不觉得自己老迈到要让人扶,挥手让人松开,摇了摇头,打量起周围,周围和她离开时一样,郡主,她不在的这几日,郡主肯定没有吃好,都瘦了,脸都小了,该多补补,让她忍不住心疼。

两个丫鬟抬头,小心看了看郡主,又看向赵嬷嬷,只有赵嬷嬷敢这样和郡主说话。

“哪里,嬷嬷是几日没有看到。”萧菁菁不知为什么想起四爷说她太小太轻。

嬷嬷也这样说。

“是吗?”赵嬷嬷不置可否,觉得郡主就是太瘦了,这次回去,看到自己的孙女,发现孙女胖嘟嘟的,哪里像郡主。

瘦成这样,就该多吃,长得胖点,不对比不知道。

“是,嬷嬷只是几日没有见到。”萧菁菁说。

“老奴还是觉得郡主瘦了,郡主这几日没老奴在,肯定没有吃多少。”郡主一向吃不了多少,没有她看着,更是。

以后还是少离开的好,离开了,她也不放心,一直念着郡主。

怕郡主没她在,受了委屈。

“嬷嬷,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不是让嬷嬷多住几日吗?”萧菁菁没有继续嬷嬷的话,换了一个话题问。

“呆了几日够了,呆着也没事,不如早点回来服侍郡主,免得担心。”赵嬷嬷不觉得回来得早。

“嬷嬷难得回去,多陪陪大青哥他们。”

萧菁菁还在说。

“郡主,老身休息够了,真的,他们有什么好陪的,嬷嬷还是陪着你,阿青几个可是想来给郡主请安,老奴没让他们来,来凑什么。”赵嬷嬷忽然想起什么,看向两个丫鬟。

“还不把盒子拿过来。”

“是。”

两个丫鬟听到赵嬷嬷的话,忙把手上的盒子递给赵嬷嬷。

“嬷嬷要是再不回来,郡主还不是更瘦,这是嬷嬷让人做的乡野吃食,郡主要是吃得喜欢,再让人做。”

赵嬷嬷接过盒子,笑着对萧菁菁说。

“谢嬷嬷。”

萧菁菁注视着盒子,盒子是用上好木盒,打开,里面一阵香味。

“是葱花饼,老奴媳妇还算拿手,回去一趟,也没有什么好带的,就带来给郡主尝下。”赵嬷嬷笑着说。

萧菁菁正要拈起一块吃。

“让她们两个服侍郡主。”赵嬷嬷说。

“嗯。”萧菁菁没有再动。

“她们服侍得怎么样,嬷嬷?”

“还算不错,家里几个倒是觉得她们好。”赵嬷嬷说。

两个小丫鬟上前,服侍着郡主用了葱花饼。

雪白带着焦色的大饼上,一片片绿色的葱花很是惹眼,好看是好看,但。

这样的乡野粗食,就连她们这样的丫鬟也吃不习惯,回府的时候看赵嬷嬷带着她们就觉得不可思议,郡主会吃吗?

只是赵嬷嬷是郡主的奶嬷嬷,她们什么也不敢说,现在见赵嬷嬷还让郡主尝一下,要是喜欢,再多做。

郡主会吃吗?

她们小心服侍着郡主,然后睁大了眼晴,郡主吃了,再看赵嬷嬷,赵嬷嬷显然了解郡主,赵嬷嬷正笑着。

“怎么呀,郡主?”赵嬷嬷笑问。

在两个丫鬟的目光下,萧菁菁点了一下头:“嗯。”

“喜欢,嬷嬷就让人回去叫阿青媳妇多做点。”

赵嬷嬷笑起来。

“多谢嬷嬷。”

萧菁菁是真的喜欢,她喜欢饼的香味,她前世吃过,在她被送到院子上的时候,嬷嬷做给她吃过,也是一样的味,似乎比这还要好。

她有些怀念,吃的时候就想起来,那个时候,她和嬷嬷相依为命,没有人理瞅她们,嬷嬷老了,还是照顾着她,她明明年轻,什么也不会。

只能让嬷嬷照顾着。

有时候她也会想起上一世被送到院子里的事,她想过,如果不是纪宁还有顾瑶把她送到院子里,她可能还不会看得那么清。

不会学会那么多东西,不会像现在一样平和。

“嬷嬷也会做,只是老了,不中用了,有机会做给郡主尝尝。”赵嬷嬷又笑。

萧菁菁:“不用,嬷嬷。”她不想嬷嬷再跟着她过那样的日子,平静是平静,可嬷嬷的身体垮了。

“郡主。”紫嫣和秋雨也来了。

“四爷送来的东西放到库房了,郡主要不要——”两人行了礼说着,看到一边的赵嬷嬷。

萧菁菁摇头,让两个小丫鬟把食盒放好,暂时不吃了。

两个丫鬟感觉到什么,低头颔首。

“你们两个,怎么照顾郡主,郡主都瘦了。”赵嬷嬷发话,盯着紫嫣和秋雨。

“赵嬷嬷。”

紫嫣和秋雨行礼。

“你们刚才说什么”赵嬷嬷可不是好糊弄的,看了看郡主还有一边的两个小丫鬟,盯紧紫嫣秋雨,她刚才可是听到四爷两个字,四爷又送了什么来?

“赵嬷嬷。”虽然是赵嬷嬷,但是没有郡主的话,紫嫣和秋雨不敢乱说,她们望着郡主,不知道郡主会不会告诉赵嬷嬷。

赵嬷嬷这阵子不在,并不知道郡主和四爷的亲事就要定下,不知道王爷和老夫人都同意了,郡主也愿意。

两个丫鬟退到一边。

“郡主?”赵嬷嬷没有在紫嫣和秋雨那里得到想要的,事情与郡主有关,她没有再问两人,而是看向郡主。

“嬷嬷。”

萧菁菁知道嬷嬷想问什么。

“郡主,纪四爷又送了什么来,你和纪四爷?”赵嬷嬷很担心,怕郡主没有把握好,没她在旁边看着。

要是郡主走错了路,虽然纪四爷是好的,郡主也是好的,她是关心则乱。

紫嫣和秋雨那两个丫鬟显然是知道的,她懒得再问两个丫鬟。

她想听郡主说。

“对。”萧菁菁点头,也不瞒嬷嬷,把事情说了出来。

“郡主,你说?你和纪四爷?”

赵嬷嬷呆了呆。

她发现郡主和纪家四爷的事,两次都是紫嫣秋雨这些丫鬟知道,她还不知道,看来,她不能再离开郡主。

郡主竟然要和纪四爷订亲了,老夫人答应了不说,连王爷也同意了,今日纪四爷还来找过郡主。

送了不少东西。

而且最重要的是郡主也愿意。

她不过是回去几日,就发生了这么多事,这么大的事,郡主的亲事就要订下来了。

纪四爷和郡主?

之前还只是纪四爷给郡主送棋谱,郡主对纪四爷有些不同,她还想着,好久和郡主说一下,听到是纪老夫人向老夫人提的亲事。

老夫人写信给王爷又问了郡主定下来。

只等王爷过些日子回来,就订下来。

以后郡主就要嫁给纪四爷,她一个奴婢,不知道老夫人王爷怎么想的,但在她眼里,纪四爷就算位高权重,也比郡主大太多了。

“郡主你真的要和纪四爷订亲?”赵嬷嬷有些难以直信,郡主该嫁一个年纪合适,对郡主好的,纪四爷还是继娶。

郡主嫁过去不就是继室。

永远矮原配一头。

“对。”萧菁菁再次点头。

紫嫣和秋雨看着赵嬷嬷,看出赵嬷嬷眼中的情绪,她们转向郡主,萧菁菁:“嬷嬷,父王外祖母都同意了。”

“郡主也愿意?”赵嬷嬷问,两个小丫鬟低着头,动也不敢动。

“是。”萧菁菁道。

“既然郡主愿意,老奴也不多说,纪四爷不知道送了什么东西来,来找郡主做什么。”赵嬷嬷只能接受这个结果,接着考虑起其它,既然是纪四爷让纪老夫人向老夫人提亲,肯定会对郡主好。

至于郡主和纪宁的事,纪老夫人和纪四爷,应该地处理,在她心,她的郡主都是对的,无论是对是错。

萧菁菁没有回答嬷嬷,看向紫嫣和秋雨,紫嫣秋雨接到郡主的示意,向赵嬷嬷说起纪四爷送来的东西。

“这还差不多,纪四爷是重视郡主的。”

听完,赵嬷嬷满意了。

*

纪尧坐在马车里,把玩着手上的玉板指,想了一会,掀起布帘,对着外面:“去宫里。”

话落,马车转了一个方向。

离开了小丫头,没有丫头,纪尧想着小丫头的故事,里面的人,他已经猜出来了。

要是真的,他眯了眯眼。

小姑娘的故事让他有些不知该怎么做,如果照着他的猜测。

小姑娘还是喜欢的宁哥儿。

被人骗了,他派人向她提了亲,小姑娘嫁给了他,还是念着宁哥儿,他发现了,就远了小姑娘。

小姑娘一个人,和宁哥儿又见了面。

被骗得连命都丢了。

小姑娘说是被人扼杀,是宁哥儿?

他该拿小姑娘怎么办呢,又该拿宁哥儿怎么办,别的都好办。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