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借酒消愁/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由于寒食清明各家都忙着祭祖,知道的并不是很多。

等寒食清明祭祖的事忙完,纪家下聘,相信知道的人会越来越多,现在知道的这几家,都是和纪府吴府安郡王府关系比较亲近的。

或者消息传出去后,无意中得知的。

靖康侯府老太君是最早得知的,她没想到菁华郡主会和纪家老四定亲,说起来,纪家老四和菁华郡主可是差了辈份。

吴老夫人的心思,她知道。

想要为菁华郡主挑个好的,她为此还在族中看了好几个不错的小辈,纪老夫人想的她也知道,想给她家老四挑个好生养的媳妇。

她也在亲族里看了看,有了几个人选。

没有想到菁华郡主竟和纪家老四定了亲。

不知道两家怎么凑到一起的,知道的应该都和她一样,怎么也想不到纪家老四会和菁华郡主。

不过也比蓁姐儿和景非翎那小子好。

蓁姐儿和景非翎那小子就是冤孽,蓁姐儿不想嫁给景非翎那小子,景非翎那小子更是胡来。

现在蓁姐儿闹着想退亲。

景非翎那小子倒是不肯,可是有什么用,如果不是他胡闹也不会成现在这样,她和怀郡王老太妃为了这两个冤家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两家是世交,口头本就有约定,亲上加亲原也是好事。

以前还不知道会变成如今这样。

从前几次景非翎那小子想要掐蓁姐儿后,她就有些不乐意再把蓁姐儿许配过去。

要不是两家是世交,蓁姐儿和景非翎那小子以前看着还好,宫里又有消息传出皇上和太后有意给两个孩子赐婚。

晋王看上蓁姐儿,皇上想让景非翎那小子娶秦王的表妹,她和怀郡王老太妃也不会那么急,不顾景非翎那小子的改变,对蓁姐儿的厌恶,蓁姐儿的不乐意,把两个孩子凑到一起。

定下亲事,再怎么也要再看看,问一下两个孩子的意思,必竟事关两个孩子。

事关两家。

结亲不是结仇。

她和怀郡王老太妃都不想两家牵扯进皇子之间,而且本来她们就是站在太子这一边的,要是不赶紧定亲。

一旦圣上把蓁姐儿赐婚给晋王,让景非翎那小子娶了秦王的表妹,她们两家如何和太子交待。

就算不像太子交待,以后也会卷进去几位皇子里。

事关两家,事关家族,事关以后,不可能还顾得上两个小的。

只能什么也不顾了,也不知道景非翎那小子怎么忽然就厌恶起蓁姐儿,以前不是跟着蓁姐儿身后跑,蓁姐儿也是,两个孩子突然就看对方不顺眼起来。

蓁姐儿是怎么也不愿意。

要不是她这个祖母,硬是给她亲下亲,还不知道如何,就是这样也闹了许久。

景非翎那小子也是,不喜欢就不喜欢,直说就是,当初说什么愿意。

他的愿意就是胡闹,在蓁姐儿面前闹,胡来的吗。

丢尽两家的脸面,拦住蓁姐儿,不让她走,让蓁姐儿身边的人回来告状,完全是不像话,一点不顾忌两家的面子,还把蓁姐儿和窖姐儿比,就是不反靖康侯府放在眼里。

她直接找了怀郡王老太妃。

景非翎那小子倒是承认了,说是以为蓁姐儿去找他,生气之下才会那样说,问他是不是想退亲。

后悔定亲,他又说不是,怀郡王老太妃让他来道歉,他也来了,很是诚恳,一点不像会胡闹的人。

这些日子被罚抄书,当初她怕委屈了蓁姐儿,必竟景非翎那小子可是发了疯一样,想掐蓁姐儿的脖子,她还是和怀郡王老太妃说好,让她问一下景非翎那小子愿不愿意,要是实在不愿意,就想别的办法。

她可不想自己的孙女在景非翎那小子那里受了委屈。

怀郡王老太妃答应她会问,问了景非翎那小子,景非翎那小子说愿意,不会再像之前一样,之前只是魔障了,以后不会,她才免强答应了。

谁知道。

景非翎那小子就不是个省心的,蓁姐儿虽然不愿意,但性子变了很多,不像以前一样,倒还好,景非翎那小子简直就是胡天胡地。

如果不是顾忌太多。

她是真的想成全蓁姐儿,必竟不是结仇,她哪里会不疼蓁姐儿,可是事关大局。

“老太君。”一个丫鬟的声音响起。

“去看看。”靖康侯府老太君看向身边的婆子。

“是,老太君。”婆子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不一会,回来。

“老太君已经准备好了。”婆子走了过来。

“嗯,扶我起来。”靖康侯府老太君道,婆子上前扶住老太君。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靖康侯老太君侧头看向身边的婆子去看看。

婆子知道老太君在想什么:“辰时三刻。”

“蓁姐儿怎么还没有来,去看看是怎么回事。”靖康侯府老太君想到蓁姐儿,到现在还没有来。

她今日准备带蓁姐儿去皇恩寺上一柱香。

“老奴马上就去。”

婆子让一边的丫鬟扶住老太君,忙道。

“嗯。”靖康侯老太君君氏点头,挥手让她去,让丫鬟扶住她:“找到了直接到门口。”

“老奴知道。”

婆子行了一礼退下去。

每年清明,她都要去皇恩寺上一柱香。

她带蓁姐儿去是想让蓁姐儿去散散心。

到了外面。

听到几个媳妇的议论声,脸色不好,让身边的丫鬟上前,丫鬟听到了夫人们的话,夫人们在说菁华郡主和纪四爷定亲的事,都觉得不可思议,觉得菁华郡主名声不好,配不上纪四爷。

老太君扶着丫鬟的手上前:“你们在说什么?”

看来要让老大老三管管。

“娘,你来了?”

“菁华郡主定亲了,和纪太傅。”叶蓁是从奶嬷嬷口中知道菁华郡主和纪四爷定亲的事,她觉得不可思议,菁华郡主不是喜欢过纪宁?就算不喜欢了,纪四爷也是纪宁的四叔。

这不是**吗,不对,不算,纪太傅长得又帅又有型,就是一只长腿大叔,她都喜欢,只是知道不可能。

没想到菁华郡主和大叔定亲了,换成现代,妥妥就是现代都市总裁文,她羡慕起菁华郡主。

不管为什么会定亲,纪太傅那样的完美成熟大叔,腿长美貌的成熟大叔,又位高贵重,有钱有势的,没有人不喜欢,菁华郡不是喜欢纪宁呢?妥妥就是一出狗血的宅斗文戏码呀。

不管如何,她都要好好恭喜菁华郡主,看来要准备点东西,恭喜菁华郡主,得到大叔,成为高富帅,出任ceo,迎接白宣美,不,菁华主本身就是白宣美,等清明过了,就去看菁华郡主,打定主意,她看着自已,自己穿越一趟,却遇上景非翎那个变态神经病,景非翎那个可恶的家伙,虽然也不差,可是太可恶了。

比起纪太傅,别说纪太傅了,就是纪宁都比不上,至少纪宁不发疯,不像景非翎那个家伙一样,精神分裂,是个神经病,想要掐死她,处处针对她,她羡慕死菁华郡主了,要是给她换个像纪大叔那样的多好,可惜。

“姑娘,好了,”丫鬟道。

叶蓁应了声,也不在意,这张脸长得还真好,比她前世强多了,她也终于美了一把,成了美人了,葱绿色的褙子很适合这张脸。

拍了拍,真是美呆了。

“姑娘。”

婆子走进来。

“嬷嬷。”见到奶嬷嬷,叶蓁回过头。

“老太君派人来了。”婆子道:“姑娘收拾好了吗。”

姑娘这些日子哪也不去,她心疼,她是知道姑娘想要出门,并不想呆在府里的,府里因为姑娘和景世子的事,都觉得姑娘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她的姑娘怎么会做错,都是景世子那个祸害。

“好了,终于又要出门,嬷嬷不要悉眉苦脸了,我可是要跟着祖母去上香的。”有祖母在,叶蓁没那么担心,不过祖母硬要她嫁给景非翎,哼。

但愿不要碰到景非翎那个家伙,不然她

“姑娘,老太郡。”婆子多想自己姑娘能退亲,免得受这份罪,还被人说,景世子是疯子,可是她知道退不了,上次那样也没退,不过是景世子被关起来。

怀郡王府老太妃年氏也和身边的人说着话,她是紧跟着得到消息的:“纪家老四倒是好,老牛吃嫩草,菁华郡主才多大,纪四多大了。”

老太妃一向是爽朗的,什么都敢说,敢做,看重规矩,又不在意规矩,看重是规矩能看出一个人,不在意是觉得人不该完全被规矩束缚,也不在意世俗世教。

因此她没有觉得纪家老四比菁华郡大一辈子,两人定亲有什么,更不觉得有哪里不合适,一个当娶一个该嫁。

“太妃娘娘觉得不好?”怀郡王老太妃旁边的大丫鬟开口,看了老太妃一眼。

“没有什么好不好,只是觉得菁华郡主嫁给纪家老四吃亏了,纪家老四可是个有心思的,年纪也大,为免有些老牛吃嫩草的嫌疑,算是点了便宜。”

“太妃娘娘觉得纪四爷和菁华郡主?”丫鬟是见过纪四爷和菁华郡主的,她没想过纪四爷会和菁华郡主定亲。

知道的时候,她是很意外的,老太妃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

“关键是要纪家老四和菁华郡主,关本太妃什么事,不过倒是不错,纪家老四是个不错的,菁华郡主看着也不错。”

老太妃开口。

“太妃娘娘觉得好?”丫鬟知道老太妃一向看得远。

“嗯。”老太妃点头。

那个小魔头要是能像纪家老四一样就好了,成天只会给她惹事,明明问过他,定了亲,还跑去蓁丫头面前胡来。

要是实在不喜欢蓁姐儿,退亲就是。

“去看一下世子在做什么。”一会要进宫。

去皇陵祭祖,老太妃道,她现在是一刻也不敢放那小魔头出门,怕离了她的视线,又跑去胡来,到时候真要结仇,一点也不省心。

她如今是走哪里,都把那小魔头带上。

有她看着,那小魔头不敢做什么。

“是,太妃娘娘。”丫鬟颔首,明白老太妃是让她去叫世子。

“母妃。”

怀郡王妃这时过来了,带着人走到老太妃面前,看着老太妃,行了一礼。

“过来了?”老太妃道。

“母妃,王爷已经在门口了。”怀郡王妃上前扶住老太妃。

“那就走吧,你过来干什么。”

老太妃威严的。

“儿媳陪母妃。”

“老都老了还来奉承我这老太婆,你儿子要是有你一半就好了,你儿子到现在还没过来,还要我派人去请,菁华郡主和纪家老四定亲的事,知道就知道,不要乱说。”老太妃突然吩咐,停下步子看着她。

“儿媳知道。”怀郡王妃道:“儿媳让人去叫翎哥儿。”

“不用去了,我已经让人去叫了。”

另一边,景非翎在问着面前的人,居高临下的站着,手把玩着玉佩,神色难言,衣襟敞开,这几日他一直在府里:“你说菁华郡主已经和纪四叔订了亲?”

“是。”

跪在地上的小厮微微抬头,回道。

“没有弄错?”景非翎不信。

“没有,世子。”小厮想要说什么。

“什么时候的事,从哪里传出的?”景非翎手上的动作停下来,沉着脸,盯着跪在地上的小厮。

“今日一大早太妃娘娘那里得到的消息。”小厮开口。

“怎么可能!”

景非翎一脚踢到小厮的身上,转过身,走了几步回过身来,转起圈来,把玩着玉佩的动作加快,小厮则被直接踢得滚了一圈,脸发白,快速的爬起来,跪在地上,动也不敢动,世子要是生起气来,他等着世子消气。

景非翎把玩着玉佩,墨色的玉佩,在他手中转动,他不记得菁华郡主萧菁菁是现在和纪四叔定亲的,事情竟然和前世不同。

前世不是萧菁菁那个女人名声败尽,被人毁掉,纪四叔才派人提亲,萧菁菁那个女人还不乐意。

后来嫁给纪四叔,不懂感恩,居然水性扬花不要脸又和纪宁扯上关系,被抓到,让纪四叔脸面全无,他当时很讨厌这个女人,后来知道个女人和叶蓁一样,比叶蓁还傻,从头到尾被人算计,才消了气,但还是没有好印象,纪四叔一直都没有怪过这个女人。

可是他还是不准备让这个女人和纪四叔再扯上什么关系。

就算这个女人是被人算计又如何,自己不水性扬花,怎么可能被算计,他最厌恶这些女人自己不要脸还找理由。

叶蓁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也是。

纪四叔可以娶更好的女子,重新活过来后,他想着还早,忙着别的事,没想到一切变得不一样。

菁华郡主不知道怎么这么早就和纪四叔定了亲。

他再想做什么晚了,他该早点和纪四叔说,早点把菁华郡主塞给别人,回想起来,似乎很多都和前世不一样。

只是他没有在意,也不觉得有什么,他回来了,肯定会有所不同,不过定了亲又如何。

萧菁菁这女人别想再和上一世一样。

就是纪四叔和这女人成了亲,他也有办法破坏。

他记得纪四叔前世一开始并不知道菁华郡主和纪子恒的事,这一世不知道是不是也一样。

这也是他不喜菁菁的原因之一。

想到萧菁菁这个女人和叶蓁那女不知怎么倒是凑到一起,蠢人事多,不要脸的女人还真是物以类聚。

“去打听清楚,纪四叔和菁华郡主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定亲。”景非翎走到小厮面前,高高在上俯视,冷着声音。

“是,世子。”

小厮连忙道,不顾身上的痛意,强忍着,颤着声音。

“打听清楚马上报给本世子,本世子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这些日子的事,一件件都给本世子打听清楚,本世子都要知道。”这一次他不打算等了,他要弄清楚,想清楚该怎么做,免得到时候又措手不及。

这一世他不会让上一世发生的重来。

他要把握自己的命运,还有太子。

太子喜欢的女人虽然不像萧菁菁还有叶蓁那两个女人,可是也影响了太子,要不是这样,太子哪里会那样惨,他要想一想该怎么做。

“是,世子,奴——。”

“马上去,本世子的耐心有限,知道吗。”景非翎想了想,没有什么要交待的,有也是以后。

他一脚又踢过去。

小厮脸色一变,不敢躲开,在地上滚了几圈,爬在地上,好不容易爬起来,小跑退出去,景非翎看着。

过了一会,有脚步声响起。

景非翎,理了理敞开的衣襟,把墨玉的玉佩挂在腰上,抬起头,往外面走去。

“世子。”一个丫鬟迎面走来,见到世子出来,忙跪在地上行礼。

景非翎没有理会她,看到了祖母身边的大丫鬟。

“香芹姐姐怎么有空过来?”

“世子,太妃娘娘等着你。”香芹长得只能算普通,但身上有股大家闺秀的气度,平静大方的行了一礼开口。

“有劳香芹姐姐了。”景非翎笑了。

香芹脸微红,世子真是。

除了靖康侯府,怀郡王府,余下两家是和吴府有姻亲关系的宁家,宁氏的娘家还有便是宁郡王。

宁府自觉书香门弟,最是看重道德伦理,规矩礼仪,听到菁华郡主和纪家四爷定亲,一个个都大摇其头。

都觉不该如此,辈份不同何以成婚?

菁华郡主比之纪四小了不少,怎么能嫁给纪四呢。

纪四也是,什么样的姑娘不好娶,娶个比自己小还差了辈份的,加上有人听过菁华郡主和纪宁的事。

菁华郡主可是喜欢过纪宁的,这简直是叔侄共一女,光听就觉得污耳,更别说别的了。

以前还觉得纪家也算书香门弟。

世书传家,安郡王本就不是真的宗室,就不说了,菁华郡主一直以来就是这个样子,也不知道纪家在想什么。

这是不顾礼教,道德,要是换成他们,自已都觉得污秽不堪,哪里会定下亲事。

早就没脸的退了亲事。

纪家怎么?

一个个都准备上书给皇上,到时候好好问问纪家在想什么。

其实人家定亲不定亲关他们何事。

宁郡王倒没有觉得菁华郡主和纪家四爷定亲有什么,男未婚,女未嫁的,一个是风华正茂,一个二八少女。

一个位高权重,一个有着封号,什么长辈晚辈的,就是个屁呀,为什么不能宁亲,纪四比他小不了多少,能娶到如此如花美眷岂不是男人中的男人。

让他可是羡慕得不行。

他可是也想娶个这样的小娇妻,可惜娶不到。

男人谁不想娶个比自己小,还身份不差的年轻美丽的夫人。

他只羡慕纪四有这个好运气。

菁华郡主那小姑娘他可是见过,也是知道的,虽然还没有长成,也是一个美人坏子,美艳不可方物。

当年的安郡王妃他是见过的,京城多少男人想要求娶,被安郡王娶了回去。

说起安郡王,宁郡王就摇头。

虽不是真正的皇家人,可也是上了谱的,也是宗室,以前还好,后来安郡王妃病去,娶了一个侧妃。

居然让侧妃掌了府中的事,大家看着,没有说什么,但心里都有数。

就该再继娶一个回来。

为了已逝的王妃,为了菁华郡主,狗屁,就是为了那个小妾,什么王妃的庶妹,一个见色忘妻的。

安郡王妃眼瞎,选错了人,选了别人也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啊。

男人谁不知道谁那点事。

大家谁也瞒不过谁,眼晴都亮着呢。

打开手上的扇子,宁郡王睥了身边胖圆黑壮的王妃,心中的悲愤,简直是说不出来了,谁来给他换个王妃啊。

换个年轻貌美的。

算了,他这王妃什么都不好,唯有一样好,就是带出去不怕丢了,要年轻好看的还是找个丫鬟吧。

宁郡王妃不知道自家王爷在发什么疯。

“王爷在想什么,要到宫里了。”

“本王能想什么?”

宁郡王摇了一下折扇,懒得看身边的黄脸婆。

宫中,熙和帝也从暗卫那里知道了菁华郡主和纪四定亲的消息,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背负着双手,沉吟了一下。

跪在下面的黑衣暗卫低着头。

“菁华郡主和纪四定了亲,昨天定的?”

熙和帝过了一会。

“是,圣上。”黑衣暗卫开口,没有什么表情。

“下了聘没有?交换了八字?怎么之前没有半点风声。”

“似乎纪太傅早就有这个意思,只是。”

“那为什么不报上来?”

熙和帝不是很高兴,信重的臣子定亲,他这个皇帝竟不知道。

黑衣暗卫不敢说话。

“下去吧,朕知道了,有什么马上报上来。”熙和帝没有说什么,挥了挥手,让暗卫下去,纪四他原本有意给他赐婚,他说暂时不想成亲。

他也不好勉强,便作罢,菁丫头那里,他也有过赐婚的想法,萧成那小子不乐意,吴老夫人又专门进宫。

没想到这么快就定了亲,还是和他信任的臣子,菁丫头看着还好,熙和帝,权衡了一下,对他的计划有没有影响。

应该没有。

萧成那小子是个忠君的,纪四能让他信重,虽是太傅,他还是相信会站在他这个皇帝这边。

对于他想废掉太子,应没有影响。

对朝堂各方局势也不会有太大的——

“去母后那里。”

熙和帝打算和母后说一说,母后还念着菁丫头,还有纪四,想要帮他们赐婚,现在好,倒是凑成了一对。

母后也不用操心了,母后一直想给纪四挑个好的,他记得纪宁以前娶的是袁家的,纪四倒是好福气,娶了菁姐儿这个小姑娘。

菁丫头长得可不俗,也算他这个皇帝给他的奖赏吧。

菁丫头名声他记得不太好,似乎喜欢过纪宁那小子?

他看向一边的太监:“朕怎么记得菁丫头喜欢的是纪宁那小子?”

总管公公站在一边:“是,圣上。”

“那怎么?”

熙和帝停下步子,回过头来,纪四难道不知,不然怎么会?

说出去可不好听。

“这奴婢也不知道了,应该是两家看上了眼,然后就。”总管公公都听到了,他也和圣上一样,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菁华郡主原本喜欢的是纪家大公子,还传到圣上面前,圣上欲要赐婚。

让他传了一道旨,让菁华郡主进宫,只是安郡王好像不乐意,菁华郡主也变了心思,才没有实行。

后来花朝节上,又发生了一些事,宜妃又想让圣上把菁华郡主和她的侄儿凑一起,才没有。

“算了。”熙和帝没有多想,他才不管那么多。

只要知道纪四和菁丫头定了亲。

菁丫头不是说不喜欢纪宁了,纪子恒好像本来就不喜欢菁丫头,定给纪四也不错,也许有什么他这个皇帝不知道的。

只要对他的计划没有影响,臣子的儿女私情,他一向不多管。

还要给宜妃说一下,不然宜妃还念着,到时候做出什么不好看的。

宜妃一心想把菁丫头定给她的侄儿,这几日又在他面前提了几次:“你让人去和宜妃说一声。”

昨日是寒食,他歇在养心殿,没有去后宫。

“是,陛下。”

总管公公领了命,出去,安排了一个小太监给宜妃娘娘送信过去,转身回了内殿:“陛下已经安排人去了。”

“走吧,去慈宁宫。”

熙和帝嗯了一声。

往慈宁宫去。

宜妃宫中,宜妃正装扮着,和身边的宫人说着话,听到圣上派了小太监来见她,她顿了顿,看了眼自己,还算光彩照人,一身水儿红的宫装,衬得更是出众。

不知道圣上有什么事,这个时候派人来。

“让人进来吧。

点了点,开口对着身边的宫人道。

宫人行了一礼,退出去,过了一会带着一个小太监走了进来,宫人行了礼,让开,小太监客跪在地上:”给娘娘请安。“

”你不是圣上身边的小太监,不知道有什么事。“宜妃问。

”宜妃娘娘,圣上让奴婢告之宜妃娘娘一声,。

小太监道。

宜妃好整以瑕等着,宫人看着小太监,小太监抬起头来:“圣上让奴婢告诉娘娘,菁华郡主和纪太傅大人定亲了。”

“定亲?”宫人看向娘娘。

宜妃片刻:“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菁华郡主和纪太傅订了亲。”小太监再次道。

“你说菁华郡主和纪四定了亲是不是?本宫没有听错,圣上让你来告之本宫的?圣上知道了,圣上怎么说?”

宜妃接受不了,她站了起来,紧盯着小太监,脸上不高兴。

宫人看着娘娘,知道娘娘为何这样不满。

“娘娘没有听错,圣上让奴婢和娘娘说,说会另外给李公子赐一门好的亲事。”小太监看出宜妃娘娘很在意,想到圣上的话。

“圣上的意思是不管了是不是,重新给元浩选一门好的亲事,圣上是赞成纪太傅娶菁华郡主?圣上就不怕——”

不怕什么宜妃没有说,她的侄儿难道差这一门亲事,她看中菁华郡主,是有她的目的的,现在被打乱。

纪四果然是和她作对,还有菁华郡主,她给她安排的好好的相公她不要,定给一个老男人,还是一个死了夫人的男人。

“圣上看来是同意了。”

“是。”

小太监再次低下头,没有再说话,宜妃也没有再问,她脸色很不好,她记得曾经太后想要给纪四赐婚。

说是不想成亲,现在怎么又定亲了,菁华郡主是嫁不出去是不是,纪四还是继娶。

宜妃越想越生气,心中不满。

“圣上去了哪里?”

“圣上去了慈宁宫。”小太监没有隐瞒。

宜妃压抑着情绪,要不是圣上身边的小太监在,她景就发怒了,脸色一点也好不起来:“圣上去慈宁宫干什么?”

“这就不是奴婢能知道的了。”小太监开口。

宜妃没有再问,挥手让他下去,小太监没有多留,行了一礼后退了出去,宜妃知道皇上很可能是告诉太后去了。

不久,一阵噼里啪啦响,不知道多少东西被摔到地上。

宫人全都跪在地上不敢动,宜妃喘着气:“派人出宫,小心一点,不要让人知道,和大嫂说一声,就说。”

不就是定亲,她想做的没有做不到的。

慈宁宫里,太后正要派人去养心殿看看皇帝准备得怎么样了,就听到皇帝来了,她诧异了一下。

皇帝来?

“母后。”熙和帝带着人走了进来。

“皇帝来是?”太后想着皇帝是不是为祭祖的事。

“菁丫头和纪老四定亲了,母后,朕和你说一声。”熙和帝走进来,让人都退下去,对着太后道。

“皇上是说?”

太后闻言意外。

“朕的纪太傅把菁丫头定下来了,两家定了亲,不日就会下聘。”熙和帝淡淡的:“朕怕母后还念着。”

“纪四?菁丫头?哀家记得好像差着辈份。”太后一下子想到关键的。

“嗯,朕也意外,朕的纪太傅可比菁丫头大多了,没想到——”熙和帝也感叹一声。

“纪太傅倒是不错,就是大菁丫头太多了。”

太后跟着说。

“管它,母后也不要多想,定了就定了吧,以后不用再记着就是。”

“嗯,皇上说得对,要不下旨赐点什么?”

“等清明过后吧。”

“听皇上的。”

纪家在纪老夫人回府宣布和安郡王府定亲,过几日挑了日子就下聘后,上上下下都知道定亲的事。

纪大老爷,纪二老爷纪三老爷都不是很赞同,都听过菁华郡主的名声,并不好,不明白老四为什么?

还有娘,怎么也不劝劝。

让老四这样胡闹,随便找一个也比菁华郡主好,娘竟然说让他们去随便找一个,以前怎么不帮着找一个。

他们也想啊,可老四不乐意呀。

娘也护着,他们能怎么做,官没有老四大,也没有老四得宠,知道菁华郡主喜欢过宁哥儿的,更是皱紧了眉,以为娘和四叔是不是不知道。

却得知早就知道。

既然知道娘还定什么亲,老四疯了吗?

说出去很好听?

可无论他们怎么说,娘都不为所动,老四也是,他们也懒得说了。

娘下了决定,四叔又愿意,再是不满意,也没有办法,罢了,纪府上上下下不再多说一句,几个妯娌之间心里不免多想。

都看着大房,纪大夫人是知道儿子和菁华郡主一些事的,现在这样,让她脸都丢尽了,四叔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纪大夫人知道都在看着大房,连老爷也说她,想找儿子,怕儿子不知道,到时候知道不好收拾。

女儿被娘放在身边。

几房私下免不得议论起来,菁华郡主到底多好让婆婆和四叔这般?

之前居然没有听到一点消息,定了才知道,婆婆和四叔瞒得大家真紧,她们也是才知道菁华郡主还和宁哥儿有一段,到时候就不怕尴尬。

丫鬟婆子知道风光霁月的四爷要娶那个名声狼藉,嚣张,目中无人,只会用鞭子抽人的菁华郡主,都替四爷不值。

四爷值得最好的,菁华郡主哪里配得上四爷。

哪里配得到四爷的宠爱,哪里有资格成为四夫人。

恨不能以身替之。

肯定是菁华郡主不要脸。

她们希望老夫人会改变主意,退亲,要是菁华郡主嫁进来,她们一定一起盯着菁华郡主。

纪大夫人不想儿子知道,怕儿子知道。

纪宁还是知道了。

纪宁怎么想也想不到,萧菁菁那个女人会和四叔定亲,成为他的四婶,他不明白四叔为什么会和萧菁菁那个女人定亲。

还有祖母,为什么会同意。

这两日他哪里也没有去,一直借酒消愁,似乎这样他就可以忘掉萧菁菁那个女人给他带来的一切。

想到以后就要和萧菁菁那个厌恶的女人同处,他脸色难看。

萧菁菁那个女人哪里配得上四叔。

他找过四叔,想问四叔为什么,想告诉祖母和四叔萧菁菁那个女人的事,四叔让他不用说,他都知道。

四叔和祖母知道,为什么还要定下亲事。

就不怕,就不怕——

不怕萧菁菁那个女人做什么吗?是来报复的吗?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萧菁菁那个女人对他不同。

他怕,怕萧菁菁那个女人会和四叔定亲是因为他。

又喝了一口酒。

这段日子他受了太多的打击。

他的瑶儿成了别人的,他和瑶儿见面被秦王发现,四叔对他失望之极,现在四叔和萧菁菁定亲。

四叔是不是为了他?

他不由自主想到有一次他和萧菁菁一起去见四叔和太子,四叔对萧菁菁那个女人的不同,四叔是不是喜欢萧菁菁那个女人?

不可能。

四叔不可能喜欢。

“大公子?”外面有丫鬟声音响起:“大夫人过来了。”

纪宁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吴老夫人没有瞒纪馨,她直接把菁华郡主要成为她的四婶的事告诉她,她知道馨姐儿不喜欢菁华郡主。

她不想馨姐儿胡闹,打算和她说清楚。

在纪馨的眼中,四叔一直是高大的,萧菁菁那个可恨的女人怎么可能和四叔定亲,成为她的四婶。

她觉得天塌了。

怎么也不相信:“不,菁华郡主喜欢的是大哥,菁华郡主喜欢的不是大哥吗?祖母你骗我,不会的。”

不等祖母说话,转身就跑,跑去躲起来。

一直不愿再出来,纪老夫人问清后,没有再理,派了人守着。

她还有别的事要准备。

*

皇恩寺是皇家捐建的寺庙,已经建成过百年,香火茂盛,每年都是很多人到皇恩寺上香,祈福。

每年的清明各家也会派人到皇恩寺点长明灯。

安郡王府的马车一路很顺利,到了皇恩寺。

萧菁菁还是上一世来过这里。

下了马车,往寺里去。

寺外人并不多,只停了几辆马车。

“大姐姐。”萧媛媛几个赶了上来,笑着看向大姐姐。

“嗯。”萧菁菁看了她们一眼,她们说要来给母妃上一炷香,说母妃怎么说也是她们的母亲,吴氏带着人戴着帷帽走在另一边。

------题外话------

今天喧嚣要出门吃宴席,所以早更,马上就出发了,么么亲们。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