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要执妾礼/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你在看什么,大姐姐——”萧柔柔拉着娘。

吴氏看了几个小贱人一眼。

墨书扶着侧妃娘娘,感觉到侧妃娘娘的目光,她也看过去,郡主还有几位姑娘在说着话,她不知道侧妃娘娘为什么在离府前,西院的几位姑娘跑到王爷面前,想和郡主一起到皇恩寺为已去的王妃上香祈福的时候,向王爷提出让三姑娘也跟着为已去的王妃娘娘祈福。

侧妃娘娘不是安排了人要对郡主下手吗。

西院几个姑娘的出现已经让事情出了变数了。

吴氏也不想让柔姐儿来,可是柔姐儿听说她今日要让人对付萧菁菁,一定要来,说自己被关在院子里,每日都要学规矩,委屈又难受,想到柔姐儿这些日子所受的苦,她也舍不得狠下心。

只好答应了柔姐儿。

原本打算离府前和王爷说,没想到西院的几个小贱人跑来,也想跟着她。

她和王爷提了提柔姐儿,王爷果然答应了。

西院几个贱人以为奉承好了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就万事大吉,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上不了台面就是上不了台面。

说得好听给她死去的嫡姐上一柱香,还不是为了奉承萧菁菁。

在王爷面前露脸。

“一会跟着娘,知道吗?不用管你大姐姐她们。”吴氏回过头,对着柔姐儿,轻声道,小声的再次交待柔姐儿。

怕她跑去和西院那些小贱人一起,或去找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被误伤到。

“娘。”

萧柔柔想说什么。

吴氏看着她。

萧柔柔:“我知道了娘。”娘和她说过,她知道。

墨书听到侧妃娘娘和三姑娘的话,也收回视线。

萧柔柔看着大姐姐,又看了看自己,她穿着淡青色的褙子,白色的襦裙,精心装扮过,可是她再怎么打扮还是比不上大姐姐,眼中多了嫉妒。

大姐姐凭什么能长得这样好。

“柔姐儿。”吴氏见柔姐儿盯着萧菁菁,轻轻又道。

萧柔柔才不高兴收回目光。

前面已到了寺门口。

“走。”吴氏开口。

“不知道这几辆马车是何府的。”另一边,萧媛媛看着停在寺外的几辆马车。

“应该是来寺中点长明灯的。”萧芸芸说。

萧菁菁没有开口,她也不知道是哪个府里的。

“大姐姐,要在山上呆几天啊。”忽然萧琳琳开口,萧菁菁侧过头:“一天一夜,明早回府,你们要是想回府下午可以回府。”

“哦。”

萧琳琳点头。

“我们陪着大姐姐。”萧媛媛道,萧芸芸也点头,她们脸上也戴着帷帽。

“嗯,我们陪着大姐姐。”萧琳琳也道。

“不用,你们想回府就回府。”萧菁菁淡淡的,寺里很安静,似乎没有人,时间还早,一行人入了寺,

“几位是安郡王府的女眷吧,不知道哪位是菁华郡主?”这时迎客的小沙弥走上来,双手合十。

萧菁菁注视着眼前的小沙弥,回了一礼,赵嬷嬷没有来,留在了府中,采薇也没有来,只有紫嫣和秋雨香草跟来了。

其余的丫鬟婆子还有侍卫跟在后面。

紫嫣上前一步:“不知道小师傅有什么事?找郡主做什么。”她知道王爷派了人来寺里。

早就和寺里说好。

“方丈让贫僧来迎接各位,安郡王府的意思,方丈已经知道,早就准备好,就等郡主来,请各位跟贫僧去见方丈。”

迎客的小沙弥道,抬头,望着这几位施主。

“郡主。”紫嫣回头。

“嗯。”

萧菁菁点了一下头,她没想到方丈会见她们,想到什么,开口,小沙弥知道这位就是郡主了:“郡主好。”

“不知道方丈在哪里?”萧菁菁问。

“请跟贫僧来。”小沙弥没有多说,转过身来,双手合十,示意她们跟上,一行跟着小沙弥而去,吴氏心中哼了一声,跟在后面。

方丈不是慧恩大师吗,竟然会见她们,她的安排已经安排好了,目光掠过萧菁菁那臭丫头,再次冷哼一声。

到了后院。

一路遇到不少和引路的沙弥一样的小和尚,不久后到了方丈室,带路的小沙弥让她们等一下,进了方丈室。

方丈室十尺见方,里面除了三个蒲团,空无一物,正对着蒲团的墙上,写着一个大大的佛字,含着佛竭。

占了大半的墙,为首的蒲团上,盘腿坐着一个慈眉善目,白须飘飘,黄色袈裟的老和尚,老和尚闭目,手指滑动着檀木的佛珠。

“方丈。”小沙弥没有进去,站在门口,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方丈是院里最得高望重的高僧。

老和尚睁开了眼,一双眼充满了智慧,佛性,正是皇恩寺的住持,慧恩大师,慧恩大师看到小沙弥,念了一声佛。

“方丈,安郡王府的几位施主来了。”小沙弥道,同样双手合十。

“让安郡王府的客人进来吧。”

老和尚道,慈眉善目。

“是,方丈。”

小沙弥走了出去,看着等在外面的安郡王府的施主:“方丈有请,请施主——”

萧菁菁一行到了方丈室门口。

“施主请自己进去。”小沙弥回过头。

“你们留下吧。”

萧菁菁让紫嫣几人留下来,紫嫣几人想说什么又没有,其余的婆子丫鬟看向各自主子。

“你们也留下来,我们跟着大姐姐去。”萧琳琳几人道。

萧菁菁没有说话。

吴氏心中冷哼,萧柔柔也想去看看慧恩大师是什么样子的。

“留下。”吴氏对墨书说。

萧菁菁没有理会吴氏,进了方丈室,一眼看到盘腿而坐的老和尚,放下心思。

“郡主有礼。”老和尚看着进来的菁华郡主,双的合了一个十,似乎知道她是谁。

萧菁菁知道她除了前世,并没有来过。

“方丈认识本郡主?”她回了一个礼,心紧了紧,望着面前的老和尚,她上一世见过这个老和尚,在她出嫁后,跟着四爷来过。

四爷带着她来散心,和老和尚讨佛法,她坐在一边无聊,四爷让人带她出去走走,她逛了逛后只好又回到四爷身边。

听着四爷和老和尚说着听不懂的佛理,昏昏欲睡。

四爷和老和尚似乎是老友,很谈得来,四爷更是会佛法,她是被四爷摇醒的,醒了才发现自己听四爷和老和尚的佛理睡着了,回府的路上,四爷一直忍俊不禁。

她气恼得不行。

萧菁菁想起前世的自己,傻得无可救药。

“郡主客气了,老和尚不过有几分眼力劲。”老和尚慈眉善目一笑,手拂过白须,眼中充满智慧。

“郡主是想为已去的王妃做一场法事,然后点一盏长明灯,再上一柱香?”

“是,方丈。”

萧菁菁想到四爷还有前世的自己,她看着老和尚。

“好。”

老和尚点了一下头。

“大姐姐,这位就是皇恩寺的方丈吗?”萧琳琳三人也进来了,她们走到大姐姐身边,看了眼老和尚小声说。

“老纳便是。”

萧菁菁还没有开口,老和尚已经笑着道,望着萧琳琳三人,带着智慧的目光在萧琳琳三人身上定了定,拂了拂雪须。

“方丈。”萧琳琳三人一听,看了看大姐姐,对着老和尚道,不敢再乱问。

“嗯,三位是跟着郡主来的,也是来上香的?”

老和尚问。

“是。”萧琳琳三人看向大姐姐。

“三位施主知错能改,明白路是通的,不走错路,好好的跟着,不会差。”老和尚突然说了一句佛谒。

萧琳琳三人面面相窥,不知道这位方丈是什么意思,又不敢乱猜,被说得一头雾水,听说皇恩寺的方丈是个高僧,不知道?

她们看向大姐姐,想问大姐姐,想让大姐姐问一下方丈,方丈的意思是她们现在是对的,该一直跟着大姐姐?

以前错了?

“方丈的意思是?”萧菁菁问。

“几位施主以后还是和郡主一起,对几位施主好,几位施主的命运在转变。”老和尚开口,没有说太多,有些话不能说尽。

萧琳琳三人心中想到什么,看来真的要跟着大姐姐,萧菁菁没再问。

隐隐知道老和尚的意思。

“老纳最看不透的是郡主,郡主明明不该是这样,偏又是这样。”老和尚忽然盯着萧菁菁,双手合十,萧琳琳三人脸一变。

“方丈的话是什么意思,大姐姐?”

“不知道方丈是什么意思?”

萧菁菁面上平静,心里平静不起来,注视着老和尚,想要看出什么,发现什么也看不出来。

她早就知道老和尚不是一般的僧人,但没想到连她不同也能看出来,上一世她就知道,上一世她和四爷离开的时候,老和尚不知道说了什么,四爷皱眉。

在她走前,对她说了一句佛谒:“四夫人好知为之。”

她没有放在心上,根本没有在意,如果她当时在意多想,说不定会发现老和尚的不同,可惜没有。

她是后来才知道老和尚不同,她也问过四爷,老和尚和他说了什么,四爷没有说,让她别多想。

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四爷的,当时不过是好奇才问,四爷不说就算了,她也懒得再问。

也许那个时候老和尚就和四爷说了关于她的话。

她后悔上一世没有听老和尚的话,这一世她想听听。

来之前,她心中一直是忐忑的,想见到老和尚,又不怕见到,最后她还是来了,她想知道这一世的她在老和尚的眼中是不是还是和上一世一样,老和尚能不能看出她的不同。

老和尚似乎真的发生了她的不同。

方丈没有回答,他拂着雪白的胡须,点了一下头:“郡主的面相是这样告诉老纳的。”

“大姐姐的面相?”萧琳琳三人呆了呆。

萧菁菁没有说话,一点也不意外。

“郡主说是吗?”

老和尚又道。

老和尚和纪家四爷讨论过几次佛法,没想到前日接到纪家派来的人,要他为纪家四爷合一下八字,八字便是安郡王府郡主的。

纪家四爷和这位郡主定了亲,各府贵人的八字他虽不知道,但大体是知道的,这位郡主他知道一些,看了八字,更是皱眉,这位郡主出生带贵,但是命并不好,少有福气,而且是越到后来越没有福,性情也不适合纪四爷。

纪家四爷命中极贵,不需要再补,多一分则无益,和这位郡主,并不相配,不想过了一日,安郡王派了人来寺里,要为已去的王妃做一场法事,菁华郡主要来点一盏长明灯,他也想见见这位郡主。

见了后他发现这位郡主和八字上并不相同,难得是他也看不清。

不过和纪四爷的命相还有八字倒是多有互补,果然是世事难以预料,天机不可泄露,天机难猜。

光看八字两人一起无益,面相却不一样,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八字和面相如此不同的,这位郡主应该发生了什么事。

对此他很好奇,研习佛法多年,他不知道这位郡主的面相为何和八字不符,还有郡主身边的几个姑娘也是面相多有变化,心中有所猜测,只觉天机莫测。

不可尽测。

萧菁菁渐渐平静起来,她并不知道方丈只是猜测,深深的:“不知道方丈有没有空,本郡主想和方丈讨论一下佛法。”

“等郡主点完长明灯,再过来和老纳再来讨论佛法吧。”

老和尚点了一下头,他也想问一问。

“好,谢方丈。”

萧菁菁知道老和尚答应了。

“大姐姐,你?”萧琳琳三人回过神来,想说什么,大姐姐真的信了?不过想到外面关于这位慧恩大师的传言,又不得不信。

她们以后还要靠大姐姐,老和尚说看不透大姐姐是什么意思?

“不可对方丈无礼。”萧菁菁打断了她们三人的话,三人不敢说什么。

老和尚像是又看出了什么,拂着雪白的胡须,再次点了一下头:“几位很好。”

萧菁菁抬头。

萧琳琳几人也看向老和尚。

“老纳让人带几位去做法事的地方。”老和尚又道。

萧菁菁颔首。

“大师果然如世人所料,慧眼独矩,一下就看出了咱们郡主的不同,大师有礼了。”吴氏带着萧柔柔早就进来,一直在一边听着,此时走了上来,慧恩大师居然说看不透萧菁菁那臭丫头,还说本不该是这样。

本来该怎样?萧菁菁那臭丫头明显想要再问慧恩大师,慧恩大师倒是给萧菁菁那臭丫头面子。

竟答应了。

慧恩大师可不是一般人能见的,就是京城各家派人来也不是想见就能见,慧恩大师是大师,能知很多世人不知道的事,佛法高深,萧菁菁那个臭丫头还说什么讨论佛法,她懂吗?

不过是想找机会问慧恩大师,她倒也想听一听慧恩大师会如何说。

还有西院几个贱人。

慧恩大师竟说几个贱丫头跟着萧菁菁那臭丫头变好,她虽然相信这位慧恩大师佛法高深,知道常人不知道的。

可是却并不全信这位慧恩大师说的,万一大师弄错了呢,刚才她在想要是这位慧恩大师真的能知世人不知的,想到那些传言会不会看出她的心思,还有盘算,想了想,觉得不可能。

她走了出来。

拉着柔姐儿,她想让慧恩大师给她还有柔姐儿看看,她的柔姐儿以后会怎么样,看看是不是真的。

她心中只能算是半信半疑。

萧柔柔也听到了,看了看萧菁菁,望着老和尚。

老和尚难道是高僧?不然娘为什么要拉她过来,萧柔柔并不认识老和尚,也没有听说过,完全是被娘拉来的。

她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老和尚说的是什么意思,只知道萧菁菁变了,还有西院几个臭丫头。

“这位侧妃也有礼了。”

老和尚还是一点头。

萧琳琳三人一惊,萧菁菁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老和尚要是看不出来,才怪了,吴氏眼中也有惊讶:“方丈知道妾身是谁?”

“娘。”

萧柔柔惊叫了,这个可恨的老和尚怎么知道的。

“老和尚说过,有一双好眼晴。”老和尚说。

“既然方丈大师能看出妾身的身份,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出更多,比如妾身的女儿柔姐儿,未来会如何,妾身又会如何。”

吴氏紧盯着老和尚问,面上很是有礼。

“这位侧妃娘娘不必多问了。”

老和尚摇了摇头。

“方丈是什么意思?”吴氏脸色不是很好,老和尚是什么意思。

萧柔柔不知道老和尚做什么。

萧菁菁目光定在吴氏还有萧柔柔身上,萧琳琳三人也看着。

“侧妃娘娘还请好自为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自作孽,侧妃娘娘你将来就知道了。”老和尚打着哑谜。

“至于这位姑娘。”

老和尚又看着萧柔柔。

萧柔柔不知道为什么紧张起来,吴氏也担心。

“侧妃娘娘既然担心,为何还要做下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回头是岸。”老和尚唱了一个佛语。

“你的意思是?”

吴氏意识到什么。

萧柔柔却不信,想要开口,被吴氏拦下来,吴氏没有再问。

“施主,心中不是清楚吗?”老和尚慢慢的,吴氏脸色更不好,难道这个大师真的什么都知道,不。

她拉着萧柔柔没有再问。

萧菁菁眼中若有所思,她相信老和尚看出来了什么,她不知道吴氏又做了什么,但她会注意,从吴氏提起为母妃做法事,在父王面前提起让她来皇恩寺她就有所怀疑。

吴氏为什么一定要她出门,吴氏想做什么,有什么目的,她不可能不来,她要为母妃点长明灯,不过她会时时注意。

萧琳琳三人不明白老和尚是指什么,她们想到吴氏的可怕,看向老和尚。

“方丈能看一下妾身和女儿的面相吗?不知如何?”吴氏不信。

“这老和尚不敢多说。”

老和尚并不说。

“方丈不是看了郡主的面相?”吴氏忍不住。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老和尚又说了一句佛语。

让人进来。

“进来带几位施主出去。”

不一会,之前带路的小沙弥走了进来。

双手合十。

“好了,几位施主,老纳让人准备了几间厢房,几位施主可以在里面休息,夜里也在里面休息就是,厢房离前院很远,没有人,很静,法场老纳也让人搭好了,老纳让人带几位施主去。”老和尚双手合十。

吴氏不甘心,不过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她不相信萧菁菁那臭丫头还能跑掉,哪里那么多报应,就算有又如何,她不怕,她只是除去于她不利的,萧柔柔在老和尚不回答后,觉得老和尚只会讨好萧菁菁,哪里像是高僧,娘还问,有什么好问的,没看到老和尚对萧菁菁就有问必答,哪怕西院那几个臭丫头也是,什么高僧,外面的人知道什么,都是乱传的。

哪里那么多高僧。

吴氏知道柔姐儿不满什么,她也没有再阻止。

老和尚还是老样子,小沙弥也没有说什么。

萧菁菁向老和尚施了一礼,她一眼看出吴氏还有萧柔柔不信:“多谢大师了。”小沙弥多看了这位施主眼。

萧琳琳三人不管心中怎么想,老和尚可是说了她们以后会很好,她们可不像侧妃还有萧柔柔,以后会更好。

萧柔柔和侧妃则是不是不报时候未报。

说不定有一天会有报应。

她们跟着大姐姐学,一是觉得老和尚不可能是骗人的,二是大姐姐都这样,她们当然也要,看萧柔柔吴氏没有如此,还鄙视。

老和尚发现自己竟在这位郡主身上看出了天命贵女四个字。

摇了摇头。

年纪大了,看来是老眼昏花了,怎么可能,八字应该不会有错才对,但面相又不同,还真是奇事。

还是等这位郡主忙完,再仔细看看。

“去吧,几位施主。”老和尚闭上了眼,显然是不打算再说什么,送客了,小沙弥上前一步,看向萧菁菁几人。

“几位施主请吧。”

萧菁菁转身出了方丈室,萧琳琳三人也跟着,小沙弥站在一边。

吴氏拉着萧柔柔走在最后。

萧柔柔瞪了老和尚一眼。

“柔姐儿。”

吴氏发现了。

萧柔柔才没有再做什么,不久之后,方丈室安静了下来,闭着眼的老和尚:“果然没有算错了,这位郡主身边的人因为她的变化,都受到了影响,纪四爷说不定——”

他手指动了动,雪须抖了抖。

到了外面,紫嫣等丫鬟婆子迎了上来,她们一直等着,见到郡主还有主子,忙开口:“郡主。”侍卫也上前。

“嗯。”萧菁菁应了一声。

吴氏拉着萧柔柔对墨书摇了一下头,吴氏目光在侍卫身上转了一圈,这些侍卫是王爷给萧菁菁这臭丫头的,只听萧菁菁这臭丫头的话,是最可以妨碍她的计划的,她会想办法让他们没有法办护着萧菁菁那臭丫头,就是护着又如何,婆子和丫鬟看向小沙弥。

“几位施主请跟贫僧走。”小沙弥过了一会对着萧菁菁几人,还有后面的侍卫:“贫僧先带几位施主到歇息的厢房,几位施主略作休整,贫僧再带几位施主去做法事的法场,几位施主请放心,做法事的法场都搭好了,等时辰到了就开始,点长明灯还有上香也是一样,祈福等法事后。”

小沙弥说。

“好。”

萧菁菁带着人一行跟着小沙弥往歇息的厢房去。

“寺里平时来的人多吧,今日似乎没有多少人。”吴氏走着走着,忽然问小沙弥,萧柔柔不知道娘问来做什么。

萧菁菁眼中一闪,萧琳琳三人也听着,紫嫣等人很紧张。

墨书知道侧妃娘娘想问什么。

小沙弥听到吴氏的问话,双手合十:“平日来的人并不多,今日是清明,各府会派人来,点长明灯,做法事,但方丈说了,一场一场来,不过只有几家。”

“哦。”吴氏没有再问别的。

萧菁菁睥了吴氏一眼。

吴氏感觉到看过去,所有人隐隐感觉到什么,萧柔柔拉了拉娘:“娘。”她也看着萧菁菁。

萧菁菁淡淡转开视线。

片刻到了休息的厢房外面。

小沙弥指了指厢房,让两个小沙弥打开门:“就是这里,几位施主分配好房间,休息一下,一会到了时辰,会来叫各位,这里地处偏僻,不会有寺里的僧人过来打扰,很安静,郡主带了侍卫,只要让侍卫守着,想必很安全。”双手合十,走了。

萧菁菁一行对视一眼,小沙弥走后,分配好厢房,各自带着身边的人入住,让侍卫守在外面。

萧菁菁住的是第一间厢房。

萧琳琳三人一人一间在对面,旁边是吴氏还有萧柔柔。

“郡主?”

香草和秋雨带着婆子整理着郡主带来的东西,让人去取马车里的东西,紫嫣站在郡主身边,萧菁菁看着香草和秋雨,听到紫嫣的话,她看向紫嫣:“怎么?”

“侧妃娘娘会不会做什么,奴婢觉得不安,侧妃娘娘就在旁边,该多带点侍卫的。”

紫嫣道。

“不要放松警惕就是,只要注意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能提前知道。”萧菁菁道。

“是,郡主。”紫嫣知道郡主心中有数:“只要有侍卫在,侧妃娘娘不可能做出什么,主要是侧妃娘娘的心思不好猜,侧妃娘娘竟带了三姑娘来。”

“主要是小心。”

萧菁菁说。

“郡主要不要休息一下。”紫嫣知道郡主没有放松,不再问。

“不了,本郡主不累,时间还早,不过应该要不了多久了、”萧菁菁摇头,她并不感觉累,她精神还好。

“郡主今晚真的要留在寺里?”紫嫣不由问。

“我一直没有为母妃做过什么,这次就为母妃做点什么,以前是我不孝,不明白,也不知道。”萧菁菁淡淡的。

“郡主不让赵嬷嬷跟来,赵嬷嬷很不高兴。”

紫嫣想到赵嬷嬷,赵嬷嬷也想跟着郡主来,特别是郡主要来给王妃做法事,还有点长明灯,赵嬷嬷才是最惦记着已逝的王妃的,她以为郡主会带赵嬷嬷来。

没想到郡主让赵嬷嬷在府里,来的时候,赵嬷嬷一直想跟着,郡主不知道说了什么,赵嬷嬷才没有跟来。

“嬷嬷在府里也会为母妃上香。”

萧菁菁没有让嬷嬷来,是嬷嬷年纪大了,她不想嬷嬷大喜大悲,到时候身体垮掉,嬷嬷一直忘不了母妃。

嬷嬷要是来,肯定会伤心。

“嬷嬷会理解的。”萧菁菁开口。

“等王爷来就好了。”紫嫣道,萧菁菁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父王陪圣上祭祖,她是女孩,不能去皇陵祭祖。

“郡主,你去见慧恩大师,不知道慧恩大师对郡主说了什么?”紫嫣是听说过慧恩大师的,郡主一行去见了慧恩不师,不知道慧恩大师怎么说。

“慧恩大师是位高僧。”

萧菁菁的回答很简单,紫嫣张嘴。

“等为母妃做完法事,我会去见慧恩大师,和慧恩大师讨论一下佛法。”萧菁菁平静的说道。

“郡主你何时懂佛法了?”紫嫣想不起来郡主何时会的佛法。

郡主要去和慧恩大师讨论佛法?

她没有听错吧?

“不会佛法就不能讨论?”萧菁菁反问。

紫嫣说不出话来:“这——”

萧菁菁没有再说话,紫嫣也不好说什么,她见郡主又闭上了眼,轻轻走到香草和秋雨面前,香草和秋雨也一直关注着紫嫣和郡主。

几人小声说了说话。

另外三间房间,萧琳琳萧媛媛不知道大姐姐在做什么,她们想去看看大姐姐,一个人无聊,她们又不累也不困,不想歇息。

“走去大姐姐那里看看。”

“姑娘,你还是歇息一下吧。”

只是被身边的人劝住,自家姑娘不累,不困,不想歇息,郡主不一定啊。

“好吧。”

萧琳琳和萧媛媛只能偃旗息鼓,萧芸芸主要是担心大姐姐:“不知道慧恩大师是什么意思?侧妃娘娘会不会对付大姐姐,大姐姐会不会有事?”

“姑娘可以多陪一下郡主,不过也要小心。”

萧芸芸身边的丫鬟道,她虽然不知道慧恩大师说了什么。

“嗯,我知道,你是怕我被牵扯进去?”萧芸芸知道丫鬟担心什么,丫鬟点头:“对,姑娘,你和郡主是不同的。”

“我知道,就是大姐姐对我这样好,我就是怕。”萧芸芸说。

不过也知道现在不好打扰大姐姐,大姐姐来此是为了已去的王妃,她的嫡母点长明灯的,她来则是为了大姐姐。

替大姐姐尽孝。

大姐姐不知道是不是在歇息。

“郡主身边有侍卫,还有人,不会有事的。”

“嗯。”

吴氏和身边的墨书则是在说着计划,她让墨书看了看几间厢房的环镜,还有四周,打听一下院子外面的情形。

吴氏说,墨书听,萧柔柔可坐不住,不久前就带着人出去了,听说后面是后山,有泉水,有树,就跑出去了。

吴氏无奈,心中心疼女儿,虽然担心会不会出事,想了想这里是皇恩寺,应该不会有事,让人陪着她出去了,柔姐儿被关得狠了,难得出来放松,放下风,回到府里又会被王爷派人看管起来,关起来学规矩。

不学好就出不来,算了。

只要派人跟着,应该不会有事。

“侧妃娘娘的意思就在这里?”墨书小声的问侧妃娘娘,吴氏颔首:“对。”她的计划是晚上,半夜三更的时候。

这里位于皇恩寺后山,离前面远,一时半会不会来人。

她的计划是找一窝贼人趁着夜黑风高的时候,从另一边上山,躲在山里,等到夜里,跑出来,冲到萧菁菁那个臭丫头的房里。

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会有什么下场,她不管,要怪就怪萧菁菁为何得罪她。

吴氏摸了一下脸,墨书知道侧妃娘娘定了主意了。

到时候吴氏会带着柔姐儿去前面找人,趁乱就躲起来,事后再出来,就说自己也遇到了,跑得快,运气好。

墨书只要安排好了,就会万无一失。

萧菁菁那里要是能先下点药更好,计划更容易完成,但也怕被人发现。

至于西院那几个贱人她们不是奉承着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吗,就让她们陪着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一起吧。

可不要怪她。

吴氏主仆俩说着。

没有多久,小沙弥出现了,时辰已到,做法事的时间到了。

萧菁菁出了厢房,带着人碰到吴氏,萧媛媛三人也出来,走到大姐姐身边,没有见到萧柔柔,萧菁菁不在意。

萧媛媛萧琳琳也没放在心上,萧芸芸却有些在意。

她有些杯弓蛇影,怕三妹妹是被侧妃娘送去哪里,她身边的丫鬟感觉到了,拉了拉她,见四妹妹五妹妹走到大姐姐身边,她也上去:“大姐姐。”

萧菁菁应了声。

吴氏冷眼旁观,眼中带着冷笑。

墨书扶着侧妃娘娘。

吴氏派人去找柔姐儿了,可是柔姐儿不回来,马上就要给她死去的嫡姐做法事,柔姐儿不能缺席。

只能派人去把她带回来。

这时,脚步声响起,萧柔柔被带了回来,脸上不高兴。

“娘。”远远看到娘,不满的。

“过来,柔姐儿。”吴氏伸出手,面无表情。

萧柔柔有些害怕,走过来。

萧琳琳最见不得萧柔柔:“三姐姐是不是不愿意给母妃上香?等回府了,我要和父王说,三姐姐不愿意为什么还来。”

萧菁菁不说话,萧媛媛也点头,见大姐姐没有夸她们,有点失望。

萧芸芸:“四妹妹五妹妹。”觉得二个妹妹在给大姐姐找麻烦。

吴氏深深看了萧琳琳和萧媛媛,两个贱人也敢说她的柔姐儿,看来晚上她该照顾一下这两个贱人。

“你们!”萧柔柔恨恨的,萧媛媛萧琳琳两个臭丫头。

“不用理会,娘的话不听。”吴氏开口。

“娘。”萧柔柔委屈,她是不想为死去的嫡母上什么香,那又如何,又不是她娘,那两个臭丫头还想告给父王。

父王到时还不是又要让她学规矩。

吴氏也不满两个贱人如此嚣张,她那死去的嫡姐早死了,她的柔姐儿不想上香有错?只是她知道王爷要是知道,肯定会不悦。

拍了拍柔姐儿。

到了搭好做法事的地方,按着沙弥的吩咐,为母妃做了法事,点了长明灯,上了香,祈福。

“侧妃不是要给母妃上一柱香吗?”萧菁菁回头,看向站着没有动的吴氏还有萧柔柔。

“郡主急什么。”吴氏看着死去的嫡姐的牌位。

看到上面安郡王妃四个字。

她就咬牙,这让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侧室。

“娘。”萧柔柔想说什么,她才不想娘上香,自己也不想。

萧琳琳三人看着,她们跪着。

吴氏上前,取过一柱香。

“在母妃的面前,侧妃娘娘该执妾礼才是,侧妃娘娘也该给母妃请个安。”萧菁菁平淡的,吴氏黑了脸。

执妾礼个屁。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