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夜晚到来/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从来都没有执过妾礼,在她的心里,她才是安郡王妃,死去多年的嫡姐算什么。

一个死了多年的人。

凭什么值得她持妾礼对待。

不管是哪个继室,最不喜欢的就是在原配的面前执妾礼,吴氏也是,虽然她不是继室,只是侧室。

也是妾,她同样更不喜欢,她这一生除了出身,没有不顺心的,王爷也宠着她,没有真的计较过她的规矩。

萧菁菁这个臭丫头是想让她在西院的小贱人面前丢脸是不是?

她怎么可能看不出萧菁菁这个臭丫头的险恶用心。

就是想要她在这些贱丫头面前丢脸,让她矮她一头。

“郡主太认真了。”

“本郡主说错了?在母妃的面前,不管是谁,只要是父王的妻妾,都要矮母妃一头,母妃就算不在了也是父王的嫡妻原配,真正的王妃,都该持妾礼。”

萧菁菁平淡从容。

紫嫣几人站在一边点头。

萧媛媛三人也点头,萧琳琳更是真接开口:“对,大姐姐说得对。”

其余的婆子丫鬟跪在地上,看向吴氏,吴氏脸色不是很好,她哪里好得起来,萧菁菁这臭丫头是故意的。

她知道这臭丫头肯定是故意的,故意逼她。

就算像臭丫头说的,也可以通融,吴氏手持着香,看了所有人一眼:“郡主说的没有错,妾只是让郡主不要急。”

萧菁菁这臭丫头着实可恨,该死。

“既然侧妃主动来给母妃上香,那就该早想清楚。”萧菁菁没有什么表情。

“郡主,妾身可没有说什么啊。”吴氏笑了一下,知道不能幸免了。

“娘,父王没有让你执妾礼。”萧柔柔见娘被萧菁菁欺负,心中替娘感觉到委屈。

“柔姐儿不必说了,你大姐姐并没有说错,你父王不过是——”后面的吴氏没有说,一旦她真的承认自己只是一个妾,她这些年做的,全都没用了,在西院小贱人面前,她再无一点脸面。

“娘。”萧柔柔还要开口。

“大姐姐,娘是你的姨母,娘虽是侧妃,但照顾你长大,大姐姐你以前也没有要娘持妾礼呀。”接着她又对着萧菁菁。

“礼不可废。”萧菁菁没有丝毫的动容,吴氏和萧柔柔不是和父王说要来给母妃上香吗,不管她们是什么目的,说了就该做,不然来做什么:“三妹妹学了这么久的规矩,还不明白吗?而且是侧自己要来给母妃上香。”

“可是。”

萧柔柔忍不住。

吴氏拉住她,萧柔柔没有再说。

萧琳琳和萧媛媛有些幸灾乐祸,紫嫣几人看着吴氏,婆子丫鬟抬头,墨书担心侧妃娘娘。

“三妹妹不是来给母妃上香的吗?”萧菁菁又面无表情道。

“对啊。”萧琳琳一听也开口,三姐姐可是要来给母妃上香的,怎么还站着啊,萧媛媛没有说话,和萧琳琳想的差不多。

萧芸芸想到什么。

“你们,我当然是来给母妃上香的。”萧柔柔还不是真蠢,闻言,心中不愿,听到萧琳琳的话,哼了声。

吴氏松口气,柔姐儿还知道在这些人面前该怎么说。

“那就上香吧。”萧菁菁道。

听到大姐姐说话了,萧琳琳不敢再说,不过还是看着萧柔柔,萧柔柔心中还是不愿意,只是话已经说出去了。

“柔姐儿。”吴氏一边深恨西院几个贱丫头,和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一起,一边唤着柔姐儿。

“娘。”萧柔柔望着娘。

“来,和娘一起,一起给你母妃上香。”吴氏是能屈能生的,今日当着人的面,被萧菁菁那臭丫头逼着,萧菁菁那臭丫头都说了礼不可废,她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

她知道萧菁菁那臭丫头是和她对上了。

她若是不想留下话柄,就只能以她最恨的妾礼,向被她气死没有再放在心上的嫡姐上香。

这对于她来不算什么。

她再恨,为了将来,不过是暂时低下一头。

就算有人在,西院几个贱丫头也看着,又如何,死人就是死人,她和柔姐儿上一柱香又如何,柔姐儿跪一下,她以妾礼也少不了什么,以前她是不想脏了自已,来的时候她就想过,西院几个贱丫头,以为自己也能和萧菁菁一样?只要过了今日,除去了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以后谁也不敢再不给她面子,给柔姐儿委屈受。

“给柔姐儿一支香。”

“是,侧妃娘娘。”墨书听到侧妃娘娘的话,取过一支香,递给三姑娘。

吴氏先接过,交给面前的柔姐儿。

萧柔柔对上娘的目光,接过香。

“来,给你母妃磕头。”吴氏拿着香,看向前面的牌位,看着上面安郡王妃吴氏几个字,萧柔柔也看过去,心中仍然愤愤不平。

“跪下。”

吴氏又道。

萧柔柔心中纵是不甘心,还是跪了下来,吴氏也执妾礼上了一柱香,墨书跪在侧妃身边,婆子和丫鬟动也不敢动。

“三姐姐和侧妃——”萧琳琳萧媛媛一直跪着,没想到三姐姐真的跪下来,望着大姐姐,大姐姐真厉害,侧妃也执了妾礼,侧妃平时看不起她们,还不是矮了大姐姐一头,什么侧妃就是一个妾,在大姐姐母妃面前什么也不是,心中幸灾乐祸同时又佩服起大姐姐。

萧芸芸心中却担心侧妃会怀恨在心。

萧菁菁冷眼旁观,什么也没有说。

紫嫣几人觉得侧妃做的不过是应该的,侧妃在王妃面前就是一个妾,就该如此。

“侧妃该取下帷帽了,给母妃上香,这样是大不敬。”萧菁菁忽然盯着吴氏脸上罩着一直没有取下来的帷帽。

所有人都凝着吴氏脸上的帷帽,所有人早就取下帷帽了,只有吴氏没有取下来。

萧柔柔也是。

吴氏脸上狰狞:“郡主,真的要妾身取下来吗,郡主应该知道妾身的脸,妾身怕吓到姐姐。”

“本郡主只知道侧妃这样是大不敬。”

萧菁菁没有说别的。

别的她都不管。

“大姐姐。”萧柔柔恨起来,要不是大姐姐伤了娘,娘也不会这样,大姐姐这是为难娘是不是。

想要娘被人笑话?大姐姐心怎么这么狠,这么毒。

其他人都注视着吴氏的脸。

吴氏让自己忍,她拦下柔姐儿欲要出口的话,硬让她不准再开口:“要是郡主不怕妾身吓到姐姐,那妾身就取下来,妾身一直怕吓到姐姐,才没有取。”她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墨书的手被侧妃娘娘掐得生疼,她强忍住,习惯了。

“帮我取下来吧。”吴氏见郡主不说话,告诉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反正萧菁菁这个臭丫头活不了多久了。

“是,侧妃娘娘。”墨书开口。

吴多没有动。

不一会,帷帽取了下来,吴氏的脸露了出来,在场的人都看着吴氏的脸。

“这样可以了吗?”吴氏谁也不看,只问萧菁菁。

“可以。”萧菁菁点头。

萧琳琳很佩服大姐姐,侧妃在大姐姐面前,什么也不是,脸上的伤还是大姐姐用鞭子打的,想让侧妃掀开帷就掀开,她们都看到了,不然就是大不敬。

“那好,希望不要吓到姐姐。”吴氏回道。

没有人出声。

吴氏知道都在看她的脸,又如何,她从容得很,看就看吧,她的脸不是不能好,现在让人看看,也可以让人知道萧菁菁多狠。

“姐姐,妹妹给你上香了,好久没有来看过姐姐,姐姐看到了吗,郡主长大了,及笄了,更是定亲了。”吴氏边上香,边开口。

所有人都看向吴氏,还有吴氏的脸。

萧菁菁神色淡漠。

“和你母妃说说话。”说完,吴氏侧头看着柔姐儿。

“母妃,柔姐儿给你上香。”萧柔柔心中替娘委屈,大姐姐连娘也欺负,她不知道娘让她说什么,不过她还是开了口。

“姐姐,这就是柔姐儿,郡主还有西院几个庶女也来了,你看看,你应该知道,都长大了,王爷过两日也会来。”

吴氏接着开口:“妹妹的脸没有吓到姐姐吧,妹妹原不想吓姐姐的,只是郡主,妹妹的脸没什么,姐姐不必担心。”

萧柔柔不说话。

“母妃不会被吓到的。”萧菁菁说。

所有人也觉得王妃不可能被吓到。

“郡主这样说,妾也不多说了。”吴氏把手上的香插进去,让柔姐儿起身:“姐姐一定很高兴吧,当年姐姐说走就走,生下郡主没多久就病了,一直缠绵病榻,母亲不放心姐姐,让妾身照顾姐姐,让妾身照顾郡主,妾身还是未嫁之身,为了姐姐能好,每日陪着姐姐,后来姐姐还是去了,丢下妹妹还有郡主和王爷,妹妹当时伤心死了,姐姐走了,妹妹一个人独力难撑,好在有王爷,王爷让妹妹照顾着郡主,姐姐你看一晃这么多年了,大家都好好的,王爷很好,郡主也好。”

萧柔柔不知道母亲说那么多做什么。

不过她什么也没有说。

“侧妃想和母妃说什么?”

萧菁菁不想再听吴氏说这些,她相信母妃也不想听,吴氏想说什么?说父王宠她,忘了母妃?紫嫣几人也盯着吴氏,吴氏扶着墨书的手,安抚了一下柔姐儿,慢慢起身。

萧琳琳三人跪在大姐姐身边。

婆子和丫鬟也转向郡主。

“妾身想到姐姐当年,那时候妾身不没有入郡王府,郡主还小,如今郡主长大,定了亲,也该让姐姐知道一下,姐姐肯定惦记着郡主,既然给姐姐上香,当着姐姐的牌位,当然要说一说了,姐姐的牌位常年在皇恩寺受着香火,说不定有灵了。”

吴氏起身后解释,越来越从容,像是脸上好了,没有让柔姐儿也起来。

柔姐儿是小辈,西院几个臭丫头还没有起来。

“要是真的有灵了,不知道侧妃怕不怕?”

萧菁菁觉得若是母妃真有灵,最怕就是吴氏,做了那么多事,吴氏哪里能不怕,敢这么多,不过是知道母妃无法找她。

“郡主说笑了,妾身怕什么。”

吴氏轻笑。

“娘才不怕。”萧柔柔大声说。

“不怕侧妃说那么多干什么,母妃在天上看着,什么不知道,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萧菁菁平平的。

“对,大姐姐说得对,母妃在天上肯定都知道。”萧琳琳几人跟着说。

“你。”萧柔柔心中气愤难当。

“姐姐能看到更好,也能放心。”吴氏老奸巨猾,笑了笑,跟着说,拉着柔姐儿:“再给你母妃磕个头,起来吧。”

萧柔柔气愤不平的又磕了一个头,抬起头来。

“起来吧,柔姐儿。”吴氏拉了她,笑笑。

萧柔柔站起身,知道娘让她不要露出情绪,她才不和萧菁菁还有西院的几个臭丫头计较。

“你们也起来吧,母妃已经知道你的心意了,父王也会知道。”萧菁菁看在眼里,对萧琳琳三人道,萧琳琳三人看了看大姐姐还有母妃的牌位,又看看吴氏还有萧柔柔,站了起来。

“妾身记得当年姐姐并不喜欢西院。”吴氏漫不经心,像是不经意忽然想起,扶着墨书的手。

萧柔柔冷睥了萧琳琳三人一眼,心里哼一声。

萧琳琳三人脸色一变,婆子和丫鬟看着四姑娘五姑娘还有二姑娘。

紫嫣知道吴氏又在挑拔,虽然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不算什么。

但郡主要是在意,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被挑拔就不好了。

望着郡主。

“是吗?”萧菁菁平淡的。

“是,谁知道。”吴氏笑起来,意味不明,她的话没有在萧菁菁那臭丫头那里引起什么,她早有所料。

萧菁菁越来越沉得住气,只要能在西院几个贱丫头心里留下点什么就好。

“谁知道什么?”

萧菁菁平静望向吴氏。

“谁知道郡主和西院这么亲近,姐姐要是知道。”吴氏依然没有说完,话中的意思很明白。

萧琳琳三人脸又是一变。

萧柔柔只觉得萧琳琳三人不是得意吗。

“母妃怎么想的,侧妃知道得真清楚,母妃就算知道也会理解。”萧菁菁像是要看进吴氏的眼里。

吴氏发现萧菁菁这臭丫头眼神居然有些可怕,差点被吓到了:“妾身怎么会不清楚,姐姐或许会理解吧。”

萧菁菁明白吴氏话中还有话,萧琳琳三人也听出来了。

所有人都听出来了。

“大姐姐可不要被某些人骗了。”萧柔柔也插嘴:“还有啊,大姐姐以前对我多好,现在呢。”哼了哼看着萧琳琳三人。

“柔姐儿,谁让你这样说的,不准乱说。”吴氏不悦打断她。

萧柔柔嘟了一下嘴,不再说:“我哪里乱说了。”

吴氏瞄了她一眼。

萧琳琳三人脸色更不好。

“三妹妹是什么意思?”

萧菁菁冷冷的。

萧琳琳三人听到大姐姐开口,松口气,大姐姐没有听萧柔柔的,不过萧柔柔说以前大姐姐对她好,现在变了,是想说,大姐姐现在对她们好,以后也会变是不是?

“郡主,柔姐儿就是一句话的事。”吴氏没有让柔姐儿再开口。

“三妹妹学的规矩看来还是不到家,还要再学一学,二妹妹还有四妹妹五妹妹大家都是姐妹,是父王的女儿,什么叫我不能被人骗了,我以前对你好,又是什么意思?”

萧菁菁没有就这样算了。

“大姐姐本来就是啊。”

萧柔柔冒了一个头,谁都不许提规矩。

吴氏没说话。

“你觉得是我的原因,你就不多想想吗?你觉得父王听到会高兴。”萧菁菁问。

萧琳琳三人放松下来,紫嫣几人还有婆子丫鬟也是一样,墨书知道侧妃娘娘在不高兴,郡主占了理占了强,侧妃娘娘哪会高兴。

萧柔柔咬牙:“父王要是知道大姐姐这样对我,也会不高兴。”大姐姐只知道说别人,她自己呢,怎么对她和娘的。

就欺负她和娘,父王又偏着大姐姐,吴氏摸了一下脸,她的脸被萧菁菁露在人前,她转头:“给我戴上。”对着墨书。

“是。”

墨书忙给侧妃娘娘戴上帷帽。

吴氏没有再让萧柔柔说话,所有人闻言都看向吴氏,吴氏戴好帷帽:“怎么?不能戴上,还是不要再吓到你们这些小姑娘了。”

“几位施主。”这时,有小沙弥走过来,众人看过去。

“几位施主,法事结束,各位可以离开了。”小沙弥开口,合手双十:“素斋已经准备好了,几位施主请。”

“素斋已经准备好了?”吴氏问。

“是的,施主。”小沙弥道。

“皇恩寺的素斋闻名天下,妾身早就想要学一学是不是如此美味,一说就饿了。”吴氏笑:“柔姐儿走。”她叫住萧柔柔,萧柔柔想吃肉。

“大姐姐。”萧琳琳三人看向大姐姐。

“应该都饿了,回房间用素斋吧。”萧菁菁开口,带着紫嫣几人离开,萧琳琳三人跟上,婆子和丫鬟跟在后面。

“郡主。”到了外面,侍卫上前行礼,萧菁菁让他们起来,往休息的厢房走去。

没有走多远,萧菁菁看到吴氏萧柔柔停了下来,对面站着一行人。

是靖康侯府老太君还有叶蓁,身后跟了丫鬟婆子,显然是来上香。

请侯府老太君说了什么,吴氏回过头来,笑着。

萧菁菁迈步上前。

紫嫣几人也看到了,她们看向郡主:“郡主。”萧琳琳三人认出叶姑娘:“大姐姐,是叶姑娘。”

“嗯。”萧菁菁应了声。

她看到了,看到叶蓁看过来,对她笑,她回了一笑。

萧琳琳三人还有紫嫣几人都看到了郡主嘴角的弧度。

走近后,萧菁菁隐隐听到吴氏在说什么。

“侧妃娘娘不知道?”紫嫣几人不免担心,看了眼侧妃娘娘还有三姑娘,不知道侧妃娘娘会不会说什么。

萧菁菁摇头,靖康侯老太君不是吴氏说一句话就会信的。

外祖母的好友,怎么会听信吴氏的。

还有叶蓁。

紫嫣几人也松口气,萧琳琳三人看着叶姑娘。

“老太君还是这么精神,柔姐儿还不给老太君请个安,老太君可是长辈。”吴氏微微笑着,让萧柔柔行礼。

萧柔柔才不想向一个莫明奇妙的老太婆请安,不过娘说了,只好委屈上前。

“不必了,侧妃娘娘,蓁姐儿扶起安郡王府的三姑娘。”请康侯府老太君君氏,淡淡的挥手,没有让人扶,让身边的蓁姐儿扶起萧柔柔。

叶蓁听到祖母的话,收回目光,她没想到会碰到菁华郡主,菁华郡主也是来上香吗,还说找个时间找菁华郡主玩,问问找了个大叔当未婚夫有什么感觉,尤其大叔还位高权重,又有美貌,还有恭喜菁华郡主。

把准备的礼物送出去,看了吴氏还有萧柔柔一眼,她一点也不喜欢萧柔柔,对吴氏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不过祖母说了,她上前一步。

萧柔柔同样不喜欢叶蓁,两人对视。

“看这两个孩子。”吴氏笑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老太君。”

“老身也没有想到会遇到侧妃一行。”靖康侯老太君道。

萧柔柔和叶蓁对视,分开,各自回各自娘还有祖母身边。

“老太君是来上香吧。”吴氏笑着又问。

“对,侧妃娘娘也是来上香的?”老太君点了一下头。

“不是,叶姑娘似乎定亲了,恭喜,是定给怀郡王世子吧。”吴氏微微笑,突然问,目光落在叶蓁身上。

叶蓁假装害羞低下头。

“对,贵府的郡主似乎也定亲了,定给纪家四爷。”请康侯老太君抬头。

“老太君知道了?”吴氏笑容加深,看来知道的人不少。

“老太君。”萧菁菁带着人走过来,她开口。

请康侯府老太君看着过来的菁华郡主一行,吴氏感觉到什么,也侧过头来:“菁姐儿过来了。”萧柔柔站在娘身边。

“郡主,老身给郡主请安。”靖康侯老太君带着人,向着萧菁菁。

“菁华郡主。”叶蓁跟着笑。

“老太君请起,不用多礼。”萧菁菁让身边的紫嫣几人扶起请康侯老太君,而后看向叶蓁:“叶姑娘也起来吧。”

“谢郡主。”

请康侯老太君起身,叶蓁也站起来,笑容满面:“菁华郡主好久不见。”

所有人都起身。

“不得无礼,蓁姐儿。”请康侯老太君道。

“老太君不必如此,我和叶姑娘见过多次了。”萧菁菁问。

“我很好,郡主可好?”叶蓁问。

“我也很好。”

萧菁菁说。

“菁华郡主来是上香?”这时请康侯老太君开口。

“来为母妃点一盏长明灯,为母妃做场法事。”萧菁菁道:“不知道老太君来这里是?”

“菁华郡主真是孝心可嘉。”请康侯老太君眼中多了赞赏,菁华郡主很不错,点了几下头。

“老太君谬赞了。”萧菁菁谦虚道,微低下头。

“老身说的是事实,菁华郡主确实孝心可嘉,该让人知道知道,菁华郡主现在要去?”请康侯老太君又问,萧菁菁目光掠过吴氏:“正要去用素斋。”

萧柔柔看着,很不屑,吴氏脸上还是笑着,手握紧,她担心这些人会破坏她的计划,墨书看出侧妃娘娘想法。

“娘,我们走吧,人家可看不上我们。”萧柔柔看了一会。

吴氏嗯了声,不过没有动。

她要看看会不会影响她的计划,她的计划要不要调整,每一个意外都要注意,不然。

要是让萧菁菁那臭丫头跑掉,就白费了一番心思了。

“老身要去上香,上了香再用素斋,皇恩寺的素斋闻名天下,菁华郡主应该是第一次来,尝过就知道,只是不知道你们这些小姑娘吃不吃得习惯。”

请康侯老太君对着菁华郡主开口。

“老太君如此说,一会一定要好好尝一尝,既然老太君要去上香,不打扰老太君,等空了再去向老太君请安。”萧菁菁听到老太君的话,让身后的人让开。

“好!”请康侯老太君重重点头。

又看向吴氏和萧柔柔,两边打过招呼点了头,睥了一下萧菁菁身后跟着的萧琳琳三人:“走吧。”

“老太君慢点。”吴氏带着萧柔柔上前。

“侧妃娘娘留步。”靖康侯老太君看到,开口。

吴氏没有再继续往前,萧柔柔不耐烦了,拉了拉娘,吴氏还是没动,萧柔柔只能和娘一起。

“菁华郡主,一会找你去。”叶蓁扶着祖母,路过菁华郡主身边的时候,小声道。

“蓁姐儿。”

请康侯老太君摇头。

“好。”萧菁菁说了一个好字,叶蓁一笑:“祖母你看吧。”萧琳琳三人也看着,其他人也是。

“这几次多亏了郡主了。”请康侯老太君想到这几次的事,她早就想上门感谢一下。

“举手之劳而已。”

萧菁菁知道老太君指的是什么。

“你看看人家菁华郡主。”请康侯老太君回过头对叶蓁道。

叶蓁不依:“祖母。”

请康侯老太君再次开口:“还没恭喜郡主定亲,亲定得不错。”叶蓁一听想说什么,被请康侯老太君拉走:“走了。”

“我们也走吧。”

收回视线,萧菁菁道。

吴氏:“请康侯老太君很喜欢郡主。”

萧菁菁不开口。

吴氏一笑:“一会叶姑娘应该会来找郡主。”不知道靖康侯府会不会也留在寺里,明日才下山,希望不是。

“那又怎么?”

萧菁菁不知道吴氏想说什么,也不在意。

“大姐姐对外人都比对我好。”萧柔柔不高兴的,那个叶蓁是什么人。

“柔姐儿说得是什么,你大姐姐对四丫头五丫头也好啊。”吴氏打断柔姐儿的话,萧柔柔不满,萧琳琳三人望着大姐姐。

“不是饿了吗?”萧菁菁道,不想和吴氏还有萧柔柔在这里绕圈子,吴氏不是说饿了吗,还在这里干什么?

萧菁菁带头往前走。

“我饿了。”萧琳琳三人跟上。

回到厢房,素斋是白玉豆腐,还有一碗白水煮的白菜,一小碟,素色的豆子,可以去前院用,也可以在厢房里单独用。

女眷去前面不方便,一般都是在单独的厢房里用,萧菁菁没有去前面,紫嫣和秋雨从外面进来:“郡主,三姑娘不知道在闹什么,侧妃娘娘在劝着。”

“嗯。”萧菁菁没有多问,在香草的服侍下用起案上的素食,还能有什么,定是萧柔柔想做什么,吴氏不许。

香草看着几碟素斋,不知道怎么下筷。

紫嫣和秋雨也是一样。

“郡主,要不奴婢让人下山去买些吃的上来?”紫嫣开口,小声问郡主。

这样几碟简单的饭菜,郡主怎么吃得习惯,虽然听说皇恩寺的素斋天下闻名,她们必竟只是听说,一看就没什么食欲。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怕郡主吃不习惯。

“味道不错。”吃了一口,萧菁菁就听到紫嫣的话,皇恩寺的素斋她前世的时候和四爷来的那次用过,美味绝伦,她一直记着那个味道。

现在再吃,味道竟和记忆中一样。

味道没有清水白菜的干涩,也不油,而是一种原味的鲜。

“真的吗?”紫嫣几人不太信。

“嗯。”萧菁菁颔首。

“郡主,要不买点什么上山来?”

“不用去买别的,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知道,我来这里是为母妃点长明灯,做法事的,你们也不要站在这里,都下去吃吧,吃了你们就知道了,来得晚都不一定吃得上,皇恩寺的素斋不愧是天下闻名。”

萧菁菁摇头,没有同意。

紫嫣几人不信素菜能做得多美味,更别说和平时郡主在府里吃的比了,郡主虽然吃得简单,可是也不是这样清水一煮就端上来。

之前她们还期待。

“不要站着了,下去,去吧。”萧菁菁又道,紫嫣几人不得不退了出去,用起素斋起来,用过后她们终于明白为什么郡主说不用了。

明明就是清水煮的菜,比她们吃过的最好吃的菜都好吃,比肉还好吃。

吃了还想吃。

又清又脆又鲜,根本停不下来。

难怪很多人慕名而来。

吃完,她们回到厢房,萧菁菁在香草服侍下净手,让香草也下去用膳,看着进来的紫嫣和秋雨:“如何,本郡主没有骗你们吧。”

“郡主没有,太好吃了郡主,难怪这么多人来,各家都提前预订,不然还吃不上,而且每年只有几个日子有,听说皇上都来过。”

紫嫣和秋雨道。

她们真的没想到,要不是亲口尝了,还不信。

“听到了?”

萧菁菁看向香草。

香草眼中都是惊讶,听罢,一惊。

“去吧,你也应该饿了。”萧菁菁挥手,香草不敢多说,退了下去,心中期待起来,紫嫣和秋雨看着。

过了会,她们看向郡主:“郡主觉得香草服侍得怎么样?”

“还好。”

萧菁菁说。

“郡主。”门外忽然有声音,萧菁菁让紫嫣和秋雨出去看看,两人出去一下进来,行了一礼,萧菁菁凝着她们。

“郡主,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叶姑娘一起过来,求见郡主。”

“让她们进来。”

萧菁菁说,紫嫣和秋雨有些欲言又止,郡主累了一上午,之前法事还有点长明灯,都是郡主在累,郡主该休息一下。

几位姑娘还有叶家姑娘等休息起来再见也不迟。

她们同时有些怪四姑娘五姑娘还有二姑娘,四姑娘和五姑娘小,二姑娘不是平时常仔细吗,怎么就不想想郡主需要休息。

还有叶姑娘。

“去。”萧菁菁让她们去,知道她们怕她累到,她并不是很累。

紫嫣和秋雨劝不了郡主,只好出去,她们有些连怒二姑娘四姑娘还有五姑娘,到了外面,看到几位姑娘还有叶姑娘,两人:“郡主请几位姑娘进去。”

“我们打扰大姐姐休息了,大姐姐要休息吧。”

萧芸芸说。

她不想来的,被四妹妹五妹妹硬拉来,叶蓁看着紫嫣和秋雨。

“郡主没有休息。”紫嫣和秋雨道,她们虽然不高兴,不过,郡主要见,她们——

叶蓁走到里面。

萧菁菁看到叶蓁还有几个庶妹进来,让紫嫣和秋雨下去泡茶,然后让她们坐下来,见过礼,坐下,紫嫣和秋雨端上茶水。

又退下去,守在门口后。

“大姐姐,我们碰到叶姑娘,叶姑娘说要来见大姐姐,我们就一起来了。”萧琳琳怕打扰了大姐姐,大姐姐不高兴。

萧媛媛点头,萧芸芸看着大姐姐。

“哦。”萧菁菁看着叶蓁。

“祖母还在上香,我一个无聊,不知道做什么,就过来找郡主玩,没有打扰郡主吧,听说菁华郡主要在寺里住一晚,明日才下山。”叶蓁喝了一口茶问。

“没有,叶姑娘呢。”萧菁菁开口。

“我和祖母上了香,下午就要下山回府了,不然可以和菁华郡主作伴,这里挺好,风景不错,空气新鲜,跟隐居一样。”叶蓁笑了笑。

“叶姑娘要是想,以后可以找机会住一晚。”萧菁菁淡淡的。

“我也想,只怕没机会,以后再说吧,要是有机会,一定要找个地方好好隐居,过一过世外高人的日子。”

叶蓁摇了摇头,她知道自己的情况,指不定就嫁人了。

哎,没有人权呀。

穿到古代不可怕,可怕的是哪里也去不了,还得被逼嫁人,没有一点人权,嫁的还是自己不喜欢,讨厌的。

这日子一想想就没法过了。

她得挺住。

还有这么多好玩的好吃的没有吃过玩过,她越来越羡慕菁华郡主了,比她好多了,身份比她高,想去哪就去哪,定亲的还是像纪太傅那样的大叔。

“肯定有机会的。”萧菁菁不是太了解靖康侯的情况,也不好说什么。

“一会和祖母说下,看能不能留下来,就算一晚也好,要是能留下来陪菁华郡主就好了。”叶蓁打算和祖母说一说,看祖母能不能答应。

萧菁菁其实并不想叶蓁留下来,她怕吴氏会有什么阴谋,到时候——

不过叶蓁能不能留下来,还不知道,她便没有说。

“我来主要是恭喜菁华郡主和纪太傅定亲。”叶蓁用羡慕的目光看着萧菁菁,语气恭喜道。

萧琳琳三人看向大姐姐。

紫嫣也是。

“多谢叶姑娘。”萧菁菁平静的回道。

“菁华郡主不高兴吗,纪太傅可是优质大叔,多好,要是换成我肯定高兴。”叶蓁必竟是现代人,一说话就忍不住。

萧琳琳三人呆了呆。

紫嫣和秋雨也是,叶姑娘说话会不会太直接了。

萧菁菁有些习惯了:“我该高兴?”

“当然,换成别人早就高兴了,也就郡主你淡定,要是我也会高兴。”叶蓁说完也觉得自己说得太过了。

“我是不是不该这样说?”

“叶姑娘性子直率。”萧菁菁道。

叶蓁心头一松,感激菁华郡主。

萧琳琳三人回过神,紫嫣和秋雨想到这位叶姑娘的性情。

“我准备了一份礼物,不过没有带来,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菁华郡主,放在府里。”叶蓁又道。

“叶姑娘太客气了,叶姑娘用过素斋了吗?”

萧菁菁问。

“用过,之前听祖母说这里的素斋天下闻名还不信,以前也吃过不少出名的素斋,也不觉得怎么样,刚才差点咬掉舌头,可惜订的没了要下次了。”叶蓁还想吃,她在现代的时候吃了不少,自认自己什么都吃过。

没想过还有好吃得能咬掉舌头的素斋。

“叶姑娘可以下次来吃。”

“嗯。”

下午,请康侯府一行下了山,回了京城。

各家派来上香做法事,祈福的人萧菁菁没有出去,没有见到,吴氏和萧柔柔见靖康侯府的人下了山,放松下来。

夜晚。

萧菁菁望着明净的夜空。

忽然风里多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