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燃起的火光/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定了定,转回头看向四周还有远处。

什么也没有看到,一片黑暗,眯了眯眼感觉了一下,她也不知道风里多了什么,只是觉得和之前不一样,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还是将要发生什么。

紫嫣秋雨香草三人守在一边。

侍卫在外面。

“郡主?”紫嫣发现郡主的目光,顺着郡主的目光,不知道郡主在看什么。

秋雨和香草也是。

萧菁菁摇了摇头,她不确定有没有感觉错,看着点亮的长明灯,她一直守着长明灯,没有离开过,长明灯不能熄灭,紫嫣三人也收回目光,看着长明灯和郡主,周围很安静,宁静的夜晚,只有远远传来的钟声,听不到半点别的声音。

“郡主,要不要休息一下?”紫嫣过了会,看了一下天色,上前一步,小声问郡主。

“不用,一夜而已。”萧菁菁不觉得困,睥了她们一眼,她要一直守着长明灯:“你们要是困了,就换着休息一下,不过一直陪着。”

“郡主不休息,奴婢们也不休息,陪着郡主。”紫嫣三人道。

“不必。”萧菁菁看着她们:“那边让人盯着没有。”

“郡主放心,一直让人盯着。”紫嫣知道郡主问的是侧妃娘娘还有三姑娘那里,寺里已经没有人了:“侧妃娘娘和三姑娘一直在厢房。”

“嗯、”萧菁菁没有再问,正要说什么。

远处隐隐传来声音,风中真的多了什么,萧菁菁一怔,看向远处。

“郡主。”

紫嫣三人也都听到了,看向外面。

“不对劲。”萧菁菁上一世经历过很多的事,她知道有些时候不能大意,她仔细的回想上一世这个时候,皇恩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或者是吴氏做了什么。

前世这个时候她在府里,所以她想不起来这个时候皇恩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前世的她心思都在别的上面。

“郡主,你的意思是?”紫嫣三人听到郡主的话,愣了一下,不明白郡主的意思。

“让侍卫去看看,去那个地方,那个方向,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萧菁菁指了一个方向,让她们出去叫侍卫去看看。

紫嫣三人有些不解,不过想到侧妃娘娘,她们行了一礼,点头,对视一眼,紫嫣退了出去:“郡主,奴婢马上就去。”

秋雨和香草走到郡主身边,秋雨:“郡主是担心?”

“对。”

萧菁菁轻应了一声,没有说话,秋雨明白郡主担心什么,香草还有些懵懂,不是很明白,见秋雨姐姐似乎明白了,想问,看了郡主一眼不敢。

“郡主放心吧,紫嫣出去,不会有事。”秋雨看着郡主的表情。

“但愿。”

萧菁菁没有多说。

香草看看秋雨姐姐又看着郡主。

紫嫣到了外面,看到侍卫,把郡主的意思说了出来,侍卫行了一礼,退了出去,往郡主说的方向去。

紫嫣看了看余下的侍卫,让他们好好守着,有什么马上禀报,回到里面。

“郡主,奴婢已经把郡主的意思和侍卫说了。”

紫嫣走到郡主面前开口。

秋雨和香草都凝着紫嫣。

“嗯。”萧菁菁也望着她。

“郡主还要不要再派人?”紫嫣又问,萧菁菁看向外面,摇头:“不用,先就这样吧,等那个侍卫回来再说,让人多注意一点。”

紫嫣点了点头:“郡主放心,奴婢安排好了。”

“好。”萧菁菁继续守着长明灯,紫嫣三人站在一旁,侍卫依然守在外面。

半晌,萧菁菁抬起头来,紫嫣望着外面,秋雨和香草也一样,侍卫还没有回来,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正着急,忽然传面传来一道脚步声:“郡主。”

是外面的侍卫。

萧菁菁站了起来,紫嫣和秋雨上前扶住郡主,香草慢了一步,见状,握了握手,有些紧张和担心望向郡主,忐忑不安急急的:“郡主,奴婢去看看?”

吞吞吐吐的,紧张得不行,怕郡主觉得她没有用,什么也不会。

“好,去吧。”

萧菁菁颔首,并没有在意,秋雨和紫嫣盯着她,香草松了口气,忙行了一礼,小跑到门口,她觉得自己真是没用,想服侍郡主,却什么都不会,比不过秋雨还有紫嫣姐姐。

只能站在一边,什么也做不了,现在自己也有事做了,真好,她不怪秋雨和紫嫣姐姐,她只怪自己。

“不知道?”小跑到门外,香草看到了侍卫,后退一步,吓了一跳:“你们,你们,发生了什么?”

几个侍卫站在后面,为首的侍卫身上似乎有血腥味,她脸都白了,捂着嘴,说不出话,眼中都是惊吓。

“请这位姑娘马上告诉郡主,就说后山有贼人出没,跑了出来,正往这边过来,请郡主出来让我们护着去前面。”为首的侍卫长喘了口气,看着出来的人,是郡主身边的,气喘吁吁,快速急切的道。

前面有寺里的僧人,这里还有厢房太僻静,没有人,万一出了什么事。

“你,我,你,贼人?”

香草呆呆的,她是不是听错了,真的有?

“这位姑娘请快点进去通知郡主。”

侍卫都盯着香草,咬牙切齿。

“这位姑娘,请马上通知郡主。”几个侍卫也道,他们要负责郡主安全,郡主要是有事,他们也跑不了。

他们也没有想到皇恩寺的后山会有贼人下来,幸好发现得早,最好是由他们护送去前面。

“是,我,我马上。”香草回过神来,意识到什么,转身往回跑,几个侍卫盯着。

“郡主,郡主。”香草几乎是冲进去的。

“什么事?”萧菁菁站着,紫嫣和秋雨站在两边,盯着进来的香草。

“郡主,有贼人!”香草冲到郡主面前,跪了下来,又慌又急。、、

“贼人?”

萧菁菁紧紧盯着香草。

秋雨和紫嫣脸色一变。

“是,郡主,有贼人过来了,从后山下来,朝这里冲过来,侍卫让郡主最好是一起去前面。”香草白着脸道,神情急切。

“有贼人从后山下来,冲过来,去前面?怎么会有贼人?”萧菁菁问。

“是!”香草快速的道,眼中急切她磕起头来:“奴婢也不知道,郡主还是快点出去吧,要是。”

“不用磕头。”萧菁菁打断她的动作。

香草呆呆的抬起头。

“侍卫说的?”萧菁菁问。

“是,郡主,侍卫。”想到侍卫身上的血腥味,她就脸更白,贼人都是穷凶极恶的,不知道有多少,要是冲过来。

不能再呆在这里了,郡主要是出了事?

“郡主,侍卫身上的血,一定是和贼人——”

“有血?你看到了?”萧菁菁眉头皱起,看来派去的侍卫和对方碰面了,她虽然急担心,但没有慌。

“是,郡主,奴婢闻到了。”香草忐忑不安的说,她不知道为什么郡主不慌。

也许郡主和她们不同。

紫嫣和秋雨也不知道怎么办,她们也急了,要是香草说的是真的,那?香草不可能乱说,那就是真的有贼人:“郡主,先离开这里吧。”

“嗯。”萧菁菁点了一下头。

“走出去。”

“是。”秋雨和紫嫣松口气,香草也是,到了门口,看着门口的侍卫,侍卫一直等着,见到郡主,都跪在地上行礼。

萧菁菁目光落在为首的侍卫身上,紫嫣和秋雨也是,香草走在后面,看着侍卫。

“郡主,还请让属下护送你去前面,这里危险。”为首的侍卫开口,其余的侍卫跪在地上。

意思都是一样。

郡主的安全为重,不能再在这里。

秋雨和紫嫣望着郡主,香草也是,萧菁菁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了眼四周还有远处,风中又多了什么,隐隐能听到什么,她盯着侍卫:“到底怎么回事?”

紫嫣几人隐隐也听到了,更急切,想劝郡主,又知道郡主是想问清楚。

为首的侍卫知道郡主问的是什么:“郡主,属下照着你的吩咐去前面,没想到碰到两个贼人,那两个贼人是前哨,后面还有不少贼人,属下被对方发现,不得已,打斗了起来,对方被属下打倒在地上,但后面的人很快过来,属下怕节外生枝,担心郡主的安全,想早点通知郡主,就过来了,那些贼人就在后面,应该快过来了。”

他侧耳听了听。

“怎么会有贼人?”萧菁菁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贼人,虽然她一直让侍卫注意着,一有风吹草动就通知她。

她也只是以为吴氏会有动作。

皇恩寺是大寺,多年来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贼人,怎么会有贼人从山上下来。

“属下也不知道,还请郡主尽快离开。”为首的侍卫还有其余的侍卫都看向郡主,此时最重要的是护送郡主离开这。

“郡主走吧。”紫嫣和秋雨香草也道。

她们心中急,怕贼人下一刻钻出来,侍卫并不多。

萧菁菁再次颔首,随即:“通知其他人了吗?厢房那边派人去看了吗?”

“属下派人去了。”为首的侍卫道。

萧菁菁不能肯定是不是吴氏做的,吴氏应该做不了这样的事,但谁也说不定,到时候再说。

如果是吴氏,多半能看出来。

“伤得重吗?”萧菁菁没有再多问,看着为首的侍卫,她也闻到了血腥味。

“属下只是伤了一点手,没事。”

为首的侍卫恭敬道。

“你先包扎一下。”萧菁菁说,就要带头离开,为首的侍卫行了一礼,紫嫣和秋雨放下心,就怕在这里呆得久了,走不掉。

香草也是一样,她是最慌的,没有经过什么事,她难免害怕,不过见秋雨姐姐还有紫嫣姐姐不像她一样,她让自己冷静下来。

侍卫让开一边。

萧菁菁带头。

“不用急,应该不会这么快过来。”她感觉到紫嫣和秋雨的担心,淡淡的。

紫嫣和秋雨刚要开口,风忽然变大,风声里多了很多杂乱的脚步声,一声一声,还有人声和别的声音。

刚才还很远,越来越近,紫嫣和秋雨知道不好,香草脸惨白,侍卫也神色一变:“郡主,马上走。”

“嗯。”萧菁菁也听到了,从后山的方向传来,在月光还有油灯长明灯的照亮下,远一点仍然什么都看不到。

气氛紧张不安,隐隐有不属于风的东西越来越清晰,似乎很快就会冲出很多的贼人,从脚步声就能听出很多贼人。

一行人脚步不停。

“有没有派人通知寺里?”萧菁菁突然想到一件事。

“属下马上让人去,你去前面通知一声寺里。”为首的侍卫道。

旁边的侍卫闻言,行了一礼,飞快跑去前面。

一行人又走了十几步,到了休息的厢房外面不远,一个侍卫往厢房去,萧菁菁让他去看看。

着急的等待中。

“郡主,你怀疑是侧妃娘娘?”紫嫣小声的,郡主没有去前面,而是先来厢房这里,郡主是在怀疑吗。

秋雨也看着郡主。

香草听到,真的是侧妃娘娘?

“我也不知道,过来看看。”萧菁菁不知道如何说。

眼看着时间过去。

“郡主要不先去前面?”侍卫回过头来,紫嫣和秋雨见去厢房的侍卫还不回来,不禁开口。

香草也点头。

周围全是黑暗的鬼影,让人害怕。

萧菁菁目光注视着厢房的方向,能看到灯光,一个人影过来,出现,正是之前去厢房的侍卫:“郡主,侧妃娘娘和三姑娘似乎并不担心,什么都不知道。”

“并不担心,不知道?休息了?”萧菁菁问,所有人都看着。

“没有,郡主,侧妃娘娘像是在等什么,三姑娘也没有睡。”侍卫回道。

“等什么?”等她出事,萧菁菁神情冷厉,紫嫣和秋雨也想到,侧妃娘娘要害郡主,那些贼人说不定真的是侧妃娘娘安排的。

香草:“侧妃娘娘怎么敢。”

“她怎么不敢?”萧菁菁冷冷的,侍卫不敢说话。

王爷只让他们保护郡主,别的都不是他们能管的,郡主让他们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

那些贼人既然是吴氏安排,冲着她来的,吴氏当然不担心,当然会安枕无忧,她也不会再客气了,萧菁菁冷着一张脸。

“郡主,要不把贼人引到厢房这里?”紫嫣秋雨不知道侧妃娘娘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害郡主。

她们一边气愤一边道。

香草不知道郡主会不会同意。

萧菁菁没有回答,又盯着跪着的侍卫。

“留在那里的侍卫,问郡主要不要?”侍卫开口。

“不必,让他继续看着。”萧菁菁摇头:“要是有什么事,离开就是,不用管。”

她抬头一看发现前面寺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有灯亮起来,半空中腾的一声有火光燃起,映红了天空。

站在这里能清楚的看到,不知道是谁点燃了火,烧起了寺庙,有僧人起来,凌乱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嘲杂的声音还有夺跑叫喊的声音也一起响起。

片刻寺里的钟声被敲了起来,一声一声,谁也不知道寺里出了什么事,后面是贼人,前面又出了事。

所有人都看到。

惊呆了,不是只是后山进了贼人吗,怎么还?

“郡主!”香草睁大眼,看着郡主,满脸不敢置信,寺里也出了事,寺里难道也进了贼人,可是说不通,紫嫣和秋雨也神色难看:“郡主。”

侍卫围在四周。

“寺里也出事了。”回头,是一片黑暗,还有离得很近的脚步声,寺里同样出事,萧菁菁道,平静的,她也无法知道是不是也是吴氏。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谁也无法回答,侍卫也只能护在四周。

“走,去前面。”萧菁菁道。

“郡主,不能去前面。”紫嫣回头看了看,又看向前面。

秋雨和香草点头。

他们觉得可以躲入厢房。

萧菁菁还是想去前面,侍卫如今还有三个,别的都不在这里,萧菁菁看了看,只有两个方向安静的,一个方向是歇息的厢房。

一处是悬崖。

“过去看看。”萧菁菁道。

一行人离开厢房,不弄清楚,萧菁菁不放心,半晌后,风变小,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从前面吹过来,身后让侍卫去看过,有人追来,不知道是不是贼人,让人心中紧迫,所有人脸色都变得不好看。

“是血腥味。”看着前面,前面有血腥肯定出事了,死了人,这么重的血腥味,死的人不少。

紫嫣秋雨香草脸色变了又变。

侍卫脸色凝重。

他们更了解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才会有这么重的血腥味,紫嫣秋雨香草脸渐渐白得透明想吐,她们忍了又忍,香草已经在干呕,萧菁菁好一些,也只是强忍着。

“郡主。”侍卫想说什么又怕吓到郡主。

前面是一定不能去的,这么重的血腥味,只偶尔看到一个跑动的沙弥,很可能里面血流一片。

郡主看到肯定受不了。

就是他们这些侍卫也是一样。

他们不知道到底出了何事,后面虽有贼人,至少没有血腥味。

“郡主怎么办?”

“回厢房。”萧菁菁再次开口。

“是。”紫嫣秋雨还是扶着郡主,香草爬着吐着,侍卫扫视周围,一行人才要转身。

风中不止有血腥味还有飞快跑动的脚步声还有马剑交击的声音,身后没有血腥味,但是也是一样危险。

修的,伴着跑步声两个黑衣从斜前方冲了出来,冲了过来。

“黑衣人!”

香草干呕完一抬头就看到冲过来拿着剑的黑衣人,她脸色蓦然大变,颤拌着,声音都说不出来了。

萧菁菁听到,看过去,脸色难看,紫嫣和秋雨一起看过去,也是脸色大变。

两个黑衣蒙面的人拿着剑冲了过来,在燃起的火花中,那样可怖和狰狞,都是没有见过血的,都动不了了。

两个黑衣蒙面人一下到了近前,举起手上的刀。

“后退。”萧菁菁反应过来,拉着紫嫣和秋雨,反拉着她们,香草呆站在一边,萧菁菁拉了一下,香草才反应过来。

主仆三人后退,退到一边。

“郡主,你们站在后面,不要动。”为首的侍卫直接下了命令,吩咐身边的一个侍卫护着郡主,带着另一个侍卫冲了上前。

墨衣人冲了上来,不制服的话,很可能就会伤了郡主。

“你去吧。”萧菁菁道,紫嫣秋雨也重重点头,香草跌跌撞撞被郡主拉着,跟在郡主的身后,只有她们安全了,侍卫才能后顾无忧的对付黑衣人。

萧菁菁后退后,看向旁边。

“你们是谁?”侍卫拦下冲过来的两个黑衣蒙面人后没有马上动手:“你们是哪里来的?”

墨衣蒙面人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还是往冲举着手上的剑和刀。

“站住!让你们站住,再上前,我们就动手了,知道在做什么吗?知道你们攻击的是谁吗。”侍卫再次道。

眼看着黑衣蒙面人不听。

侍卫也举起了手上的剑,冲了过去。

刀剑交击的声音响起,回响在夜空中,为首的侍卫冲在前面,他原本是王爷亲自挑出的兵,虽然手受了伤,对他影响并不大,黑衣蒙面人虽然厉害,但没有在他手上走几招。

很快伏了诛。

侍卫本来想留个活口,怕伤到郡主,只好下死手。

这个时候容不得一点大意,要保证郡主的安全。

不过他从墨衣蒙面人身上看出了一些东西,黑衣蒙面人不像是贼人,更像是官兵,知道这里面应该有他不知道的事,心中想着,手上不停。

不管对方是谁,要伤郡主就要过他这一关,等事后再禀给王爷处理。

另一个侍卫差了许多,和黑衣蒙面打斗,处于下风。

为首的侍卫处理了手上的黑衣人,转身就冲向另一个黑衣人,出其不意,一剑刺了过去,一下刺中黑衣人的心口。

黑衣人倒了下去,身上都是血,临死前似乎想说什么。

紫嫣和秋雨捂住嘴,眼晴大睁,香草跌在地上,萧菁菁握紧双手,她已经想起来了,上一世,皇恩寺出过一件事。

她很久后才知道的,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对她来说皇恩寺还是那个样子,因为过去太久,听的时候,只是听了一句,她很快就忘了,没有想起来。

那是她和四爷上皇恩寺的时候,听人说的,说皇恩寺烧过,死了不少的沙弥,她知道就是这一次。

今晚。

不可能是吴氏的安排,先前的贼人可以说是她安排,可吴氏安排不了这些,只能说吴氏的安排刚好碰上,她方才没有让人把贼人引向厢房那里就是为了一条后路,要是能离开,她会再派人把贼人引到厢房那里。

吴氏想算计她,就别想跑,以为自己能躲掉,她留在这里,就不要走了。

她看着侍卫杀死的两个黑衣人。

“郡主。”紫嫣和秋雨见侍卫杀死黑衣人,转头发现郡主不像她们一样,不由自主,看向旁边护着的侍卫。

随即发现又冲出了两个黑衣人。

她伸出手,指着:“黑衣人。”萧菁菁秋雨还有香草侍卫看过去,都看到了,又有两个黑衣人从前面过来,举着手上的剑。

侍卫刚解决了两个就听到,看向过来的黑衣人,为首的侍卫冲了上去,剩下的侍卫也冲上去,刀剑交击声再次响起。

为首的侍卫一剑又一剑,很快伤到了两个黑衣蒙面人,两个黑衣蒙面人看到地上黑衣人的尸体,谨慎了起来,不过还是不久之后被为首的侍卫杀死。

余下的黑衣人也在一会后倒地。

黑衣人越来越多了,两个侍卫都喘着气,为首的侍卫好些,另一个受了不少伤。

再下去,再来几个,尤其是后面的贼人追过来,逃也逃不掉,两个侍卫看了看,退了回来。

“郡主。”

身后,脚步声近在耳边。

“走。”

萧菁菁说。

一行人往厢房去。

在两个侍卫喘过两口气,冲出两个穿着黑衣的人来,不知道是贼人还是杀死的黑衣人一伙的。

两个侍卫又迎了上去。

萧菁菁手握紧放开,紫嫣和秋雨只觉得惊心动魄,黑衣人是那样的可怕,出来一个又一个,杀也杀不完。

香草直接动不了。

守在旁边的侍卫也提着心,怕人不够,有更多黑衣蒙面人冲出来,到时才是真的不知如何办,最重要是弄清楚对方的目的,不知道过了多久,黑衣人被杀死了,两个侍卫回来。

身上都是血,歇了一口气,迈步。

“郡主,走。”

身后有脚步声急冲冲而来。

所有人转过身。

侍卫身上带伤,也累了,不过还是飞快拦在前面,盯着来人,不一会看清了。

“郡主。”是之前派出去的侍卫,满身是伤的冲了回来,冲过来后,跌了跌,差点跌到地上,跪下行了一礼。

“前面都是黑衣蒙面人,似乎在追杀一个人,杀了很多人,寺里的僧人都被杀了,就要过来,郡主这里不能呆了最好是下山。”

“好,那就下山。”萧菁菁在所有人目光中,下了决心。

紫嫣秋雨只担心从哪里下山。

侍卫没有动。

香草爬了起来,爬到郡主身边,他们都知道下山是最安全的,可是要下山就要走前面去,前面都是黑衣人,也最危险。

说不定没有下山,就遇到了,可是不下山,只能躲起来,之前他们是打算去厢房,可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但从哪里下山?”萧菁菁问,所有人也都想知道,三个侍卫皱眉。

“属下过来的时候观察过,有一个方向没有黑衣人,只要走那里,通过一条小道就能下山,到时候再通知人就是。”

跪在地上侍卫急速的开口。

“那就走那里。”萧菁菁没有多怀疑,这些侍卫是父王给她的,不可能害她,就算吴氏想收买也收买不了。

当然她也不是一点戒心都没有,之前身边的三个侍卫应该是忠心的,就算受了伤也没关系。众人一起颔首。

“起来带路。”萧菁菁又说,跪在地上的侍卫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伤口里的血流出来,到处都有。

没有人管,他带头往一个方向,和厢房不是同一个方向。

萧菁菁安排一个侍卫去引贼人,让他们把人引到厢房那一边去。

跑了不远,又遇到几个黑衣人,一一解决了,一行人的步子不由慢下来,解决完了遇上的黑衣蒙面人。

又受了伤,萧菁菁听到了几声闷哼,知道侍卫受了伤。

没多久,萧菁菁几人身上也沾上了血迹,渐渐身后的脚步声听不到了,前面也看不到黑衣人,这一条小咱确实偏僻,也没有人,似乎是挑水的路,前面是一片黑色的草丛,为首的侍卫走在后面,让一个侍卫开路。

剑上都是人血。

天空的火光看不到了,已经被她们抛在身后。

“就是这里,郡主。”那个发现这条小路的侍卫开口。

众人看了看远方,又回了回头。

就要上路,砰一声响,前面黑色的草丛,多了一个黑色的身影,一下子跌了下来,摔在她们的面前。

没有光线,大家看不到是什么东西,却吓了一跳。

“郡主,郡主。”紫嫣秋雨香草都吓了一大跳,不过不敢祟声,只敢拉着郡主以为又有什么,侍卫也紧盯着,为了以防万一,有什么,围在四周,萧菁菁心也停了停。

都没有动,直到过了一会还是没有动静,侍卫才:“郡主,属下去看看。”

“好。”萧菁菁道。

“郡主小心点。”为首的侍卫见郡主往前走了两步,不由开口。

“我知道。”萧菁菁只是想看看这又是什么东西。

“是,是一个人!”

紫嫣秋雨也跟着郡主,香草张大了嘴。

过去的侍卫很快发现倒在地上的是什么,是一个人,一个人,只是可能受了伤,失血过多,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侍卫检查了一下:“郡主,还活着。”

“看一看。”萧菁菁又上前一步,既然昏过去了,就不会有危险,紫嫣秋雨不赞同:“既然是黑衣人,不如就了结了,郡主。”

她们觉得肯定是哪个黑衣人受了伤跑了过来。

说不定是来追杀她们的。

还理什么理。

香草又跌在地上,过了很久才爬起来,追上郡主。

“不是蒙面人。”侍卫护着郡主,检查的侍卫又看了看,回道。

“不是,看看是谁。”萧菁菁又道,侍卫应了一声,检查起来,旁边的侍卫护着,怕会有什么意外。

紫嫣和秋雨不明白郡主为什么要留下这个人。

香草跟上来,也看着。

“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些黑衣人是谁。”萧菁菁淡淡的,没有再上前。

“人醒了。”

侍卫忽然道。

所有人脸色一变盯着黑色的人影,黑色的人影动了动,猛然跳了起来,翻身站起来,整个身影晃了晃:“谁!”

所有人后退一步,侍卫站在前面。

黑色的人影站起来,看过来。”

“是我。”萧菁菁也看过去。

她听出了对方是谁。

萧菁菁慢慢走了过去,紫嫣和秋雨不知道怎么了,郡主,她们想拉住郡主,香草也是,侍卫也拦在前面。

另一边的厢房,吴氏坐着,过一会又让墨书去看一下,萧柔柔很无聊,好困了,想睡了,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睡。

听着外面隐隐传来的声音,娘不是安排好了吗。

只要等着不就是了,哪里需要这样,难道娘真的要等一夜,一夜不睡,直到消息传来,直到萧菁菁死的消息传过来?

她不想再等了,一点也不想,她只想睡觉,娘安排好了就不会有问题,那些人会照着娘的意思做的。

要她说娘根本就不用留在寺里,娘偏要留下来,这里无聊死,一点好玩的都没有,还不如回府,父王要是查,也查不到娘身上。

留在这里干什么,让父王怀疑吗。

“侧妃娘娘外面很乱。”墨书从外面进来,走到吴氏身前行了一礼。

“那些人应该行动了,从后山上来,躲在山里,等到夜里才行动,抓住萧菁菁。”吴氏开口。

墨书不敢走太远,她怕遇到侧妃娘娘安排的人,她也觉得没必要走远,只要知道就行。

“萧菁菁留了人在外面,应该是为了监视,她怎么也想不到我早就安排了。”吴氏笑了笑。

不用看她就知道她安排的人会如何做。

“侧妃娘娘,要不要?”墨书问。

“就留在外面吧,也好洗脱嫌疑,到时候王爷问起来也好说明我们的无辜不是吗?”吴氏没有在意。

“娘,还要等多久?”

萧柔柔不满的,走到娘面前,见娘和墨书说话,拉住娘的手,摇了摇,撒娇道。、

“再等一等,怎么?”吴氏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问,望着眼前的女儿,她知道应该会照着她的安排发展,不过还是要看着。

为免一些意外,她也知道柔姐儿不想等了。

“我想睡了,娘。”

萧柔柔道。

“那就去歇息,服侍三姑娘去。”吴氏也不强留下柔姐儿,对着柔姐儿的丫头吩咐。

“那娘我不陪你了。”

萧柔柔心头一松。

“嗯,你还小,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去吧,娘一个人就行了,还有墨书在。”吴氏拍了拍她的手。

“好。”

萧柔柔点头,又看向墨书:“墨书好好陪着娘。”

“奴婢知道,三姑娘放心。”

墨书行了一礼。

“娘,你也不要等太久,其实根本不用等的。”萧柔柔把自己想的说出来:“娘这样反而容易让父王怀疑,要是大姐姐有什么。”

“去吧柔姐儿,娘还不知道吗,娘可是比你想得多,不过娘的柔姐儿确实聪明。”吴氏笑了笑,让她去,不用多管。

吴氏会不知道,她知道,她有别的想示。

不想多和柔姐儿说。

必竟柔姐儿,再加上柔姐儿也该歇了,就算柔姐儿不提,她也会让人服侍她下去休息,柔姐儿可不是她。

“娘知道就好,我就不多说了,娘也早点休息,娘留下侍卫就是为了证明娘的清白,不过父王还是可能怀疑的。”萧柔柔见娘都知道,也不再说,娘说不定有别的打算。

“好。”吴氏又拍了拍她。

萧柔柔下去后。

吴氏收回目光:“你说,是不是不该留下来,?”她问墨书。

“侧妃娘娘?”

墨书不知道侧妃娘娘是什么意思。

“你看柔姐儿就说不该留在这里,该回府,这样才能洗清所有的嫌疑。”吴氏也是柔盾的,她真的是怕萧菁菁那臭丫头跑掉。

躲开了。

不亲眼看不放心,这些日子,萧菁菁那臭丫头,运气着实好,让好不得不冒险留了下来。

退而求其次了。

轰一声,不知道什么燃了起来。

吴氏示意墨书再去看看。

墨书也听到,忙到了外面。

她看到了半空的火光,火光并不高,可是也看得清楚,同时她还听到有跑步声过来,嘲杂的声音和刀剑交击声。

还有别的呐喊声,而且是从寺前面来的,不是后山,后山过来的地方也有声音,难道那些人跑去了前面?

侧妃娘娘不是告诉那些人郡主在哪里了吗,为什么?

她不知为何不安起来。

尤其是听到有嘲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脸色一变,转身回去。

“侧妃娘娘。”

“怎么?”吴氏好整以瑕盯着。

“不对,不对劲!”墨书急切的说。

“什么不对劲?”吴氏不知道什么不对劲。

“侧妃娘娘,前面起了火,像是什么烧起来了,可是侧妃娘娘你明明没有让那些人杀人放火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