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家四爷/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书着急的说,比划了一下。

吴氏坐直了身体:“你说什么?前面起了火?”

“是侧妃娘娘,前面起了火,火冲到半空,能清楚看到,还能听到刀剑交击,奔跑喊杀的声音。”黑书有些担心。

“难道那些人被发现了,所以?”吴氏还没有想到别的地方去,只是想着难道那些贼人被人发现,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想到这里她也不再多想,放下了心。

觉得墨书太紧张了。

“奴婢也不知道,只看到半空的火光,听到奔跑声和嘲杂的声音,奴婢过来的时候听到有脚步声冲着这里而来,侧妃娘娘要不要?”

墨书又道,不知为什么心里更慌乱不安了。

吴氏不知道墨书紧张什么,这也叫不对劲?不过是那些贼人被人发现,杀人放了把火而已,当然她也不是一点也不担心,那些人要是被抓住!不过她是不会承认的,也不会与她有关。

只要他们对萧菁菁那臭丫头动手,她倒是希望那些贼人能死光更好。

“你急什么,那些人不可能跑过来,不就是杀几个人,放一把火吗,你说听到有脚步声过来,会不会是萧菁菁那个臭丫头?有没有看清是谁?”

“没有,奴婢不敢耽搁,怕。”墨书看出侧妃娘娘不在意。

“出去看看是谁。”

吴氏说。

“侧妃娘娘万一,万一那些贼人杀红了眼,冲了过来,你和三姑娘还在,万一——”墨书还是觉得不对劲,万一不是郡主。

“他们应该知道谁会给他们钱。”吴氏漫不经心的说:“而且萧菁菁不是让侍卫守在外面了吗?”这也是她的底气,王爷也给了她两个侍卫,她也知道有些贼人杀红了眼什么也不顾,不过她还是有把握的。

现在要离开,也没有地方可去,除非下山。

“侧妃娘娘。”

墨书还要说什么。

“去吧,去看看。”吴氏心中都是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如何了。

“是。”

墨书知道侧妃娘娘不会再听,也许侧妃娘娘是对的,她想得太多了,郡主还留下了两个侍卫在外面。

王爷也安排了两个侍卫护着侧妃妨娘和三姑娘,她方才出去的时候虽然没有看到,但她知道侍卫在。

“不是让你通知那些贼人萧菁菁那臭丫头在哪个地方了吗,只要直接去就行,为什么还会被人发现,弄成这样?也不知道有没有对萧菁菁那臭丫头动手。”吴氏忽然想到什么。

“侧妃娘娘,奴婢也不清楚。”墨书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先去看看再说——”

看看是不是萧菁菁那臭丫头,万一是,她该怎么做,不是,吴氏道。

墨书冲了出去,吴氏也站了起来,她也有些不放心了,有婆子和丫鬟上前:“侧妃娘娘。”她们听到了墨书的话,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心中也担心,怕有意外。

在吴氏心中,有意外很正常,她并不放在心上。

她怕的是别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一条路走到底。

婆子和丫鬟也知道,她们只希望事情能顺利。

“你们也担心?想说什么?”吴氏看向她们。

“奴婢就是怕有什么意外。”婆子和丫鬟说。

“意外都在本侧妃的意料之中。”吴氏道。

“要是真的是郡主带着人过来,侧妃娘娘打算怎么做,那些贼人就怕是没有规矩的,常年在刀口上舔血,会不会不讲信用。”

婆子和丫鬟的担心是这。

吴氏也后悔,该打听清楚,早知道这些贼人会暴露,这样不小心,她会换另一种办法,或者另外找人,她回过头,走到门口:“不会的。”

墨书冲到外面,听到刀剑交击的声音,她冲了过去,很快看到四个黑衣蒙面人和两个侍卫在打斗。

她捂着嘴,脸色一变,不是郡主。

她后退着,根本不像侧妃娘娘想的一样,侍卫在四个黑衣蒙面人的围攻下,左支右支,身上都受了伤,不一会,侍卫单膝跪了下来,忽然侍卫看了过来。

墨书呆呆的,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两个侍卫突然一剑挡开了黑衣蒙面的进攻,掠了起来,飞了过来,飞到墨书面前。

墨书脸惨白,颤拌着,黑衣蒙面人也往这里冲过来。

“去告诉侧妃娘娘,就说属下挡不住了。”

“是。”墨书慌忙应了一声,

四个黑衣蒙面人冲过来,侍卫又和黑衣人斗在一起。

又在两个黑衣蒙面人出现,墨书害怕,转身就跑,忽然有两个侍卫出现,她认出是郡主身边的侍卫。

两个侍卫和黑衣人打斗着,墨书大松一口气,不知道过了多久。

两个侍卫杀死了黑衣人,侍卫想到郡主的安排,郡主的意思他们知道,两人对视一眼,冲到四个黑衣人面前,几剑把黑衣人逼退,和另两个侍卫把四个黑衣蒙面人引走。

“不要!”

墨书回过神来,冲了几步。

这时,她又看到了黑衣蒙面人,又有一个黑衣蒙面人从一边过来,不,不好,她猛的转身,快步跑回去。

“侧妃娘娘,不好了,不好了。”

跑了几步,她发现身后的黑衣人被侍卫拦下,但只有两个侍卫,一个受了伤,郡主留下的侍卫不见了。

她跌跌撞撞爬起来,不再停留。

“让侧妃娘娘离开。”其中一个侍卫道:“这里不能呆了。”

“什么事,又在叫什么?”吴氏就站在门口,听到墨书的话,看着掀起帘子冲进来的墨书,眉头皱了起来。

婆子和丫鬟心中一惊,脸上不是很好。

“侧妃娘娘,快离开这里,叫上三姑娘不能呆在这里了。”墨书急切的冲进来,砰一声跪在地上,望着侧妃娘娘气喘吁吁的道,她跑得太快,气都喘不过来。

怕被人追上,为了快点进来,她一路跑,顾不上别的,只想求侧妃娘娘离开这里。

“什么意思?”

吴氏眉头皱得很紧,直直凝着墨书。

婆子和丫鬟心中不妙,突然紧张起来。

“侧妃娘娘不能多说了,不能再耽搁时间,有黑衣蒙面人举着剑过来,追着奴婢,侍卫都受了伤,郡主留下的侍卫找郡主去了,不会再对付黑衣蒙面人了,侧妃娘娘不能再在这里,那些黑衣蒙面人很凶。”

墨书心跳得很快,她喘着气,一股恼的道,脸白得透明。

边说边磕头。

“你说?”墨书的话虽然说得颠三倒三,吴氏却一下明白了她的话,脸色极为难看,黑衣蒙面人,不是贼人吗?

萧菁菁留下的侍卫跑去找萧菁菁那臭丫头了,该死的东西,竟然跑去找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事情没有像她想的发展,朝着她没有想到的方向发展,黑衣蒙面人竟然冲着她来的。

婆子和丫鬟也是脸色难看。

“侧妃娘娘快走!”墨书一想到冲过来的黑衣蒙面人就怕。

“好。”

吴氏也不再多问,她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多问的时候,要问可以等事后再问,浪费时间就是浪费命,她的柔姐儿还在这里,先不管事情如何,要是有个万一。

墨书松口气,似乎是太怕,整个人跌在地上。

“去叫三姑娘。”吴氏对着身边的婆子还有丫头:“把三姑娘叫醒,离开这里,不管三姑娘怎么说,都要把三姑娘带过来,没有时间了,一定要带三姑娘过来,你们一起去,马上立刻。”吴氏也急切起来,要是真的像墨书说的。

一旦真的像墨书说的混乱起来,哪里都不会安全。

“是,侧妃娘娘,老奴这就去。”

婆子和丫鬟闻言马上道。

她们也感觉到了不妙和急迫,面对侧妃娘娘的话,她们知道该怎么做。

要把三姑娘带出来。

不能容三姑娘任性,三姑娘的性子大家都知道,她们会把三姑娘带出来的。

“快去。”吴氏又说了一句,挥手,婆子和丫鬟行礼而去,脚步急促,吴氏盯着墨书:“把刚才见到的告诉我。”

“侧妃娘娘,那个黑衣蒙面人一直跟在奴婢身后,虽然被侍卫拖住了,可是,万一又有黑衣人过来,不能再等了,奴婢怕他会跟过来。”墨书说着往身后看了眼。

很怕很担心,整个人慌乱无措。

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吴氏知道情况,发现比她想的还严重,不止是意外,顾不上想别的,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如何,事情为什么变成这样,她还是无法弄清是她的安排出了错还是别的,但她知道一点耽搁也不行:“你起来,我们去后面,带上柔姐儿就走。”

“是。”墨书连忙站起来。

吴氏带着墨书到了柔姐儿休息的内厢房。

婆子和丫鬟正叫醒柔姐儿。

服侍柔姐儿的丫鬟站在一边,有些不知所措,听到脚步声,见是侧妃娘娘,忙行了一礼,因为是内厢房,外面的声音并没有传进来所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嬷嬷和丫鬟过来说要叫醒三姑娘,可三姑娘才睡不久,要是三姑娘发怒怎么办,好在侧妃娘娘来了:“侧妃娘娘。”

“马上把柔姐儿叫醒。”吴氏边走边道,婆子和丫鬟已经把柔姐儿叫醒。

服侍萧柔柔睡觉的丫鬟愣了下。

“三姑娘醒一醒,三姑娘。”婆子和丫鬟叫着萧柔柔。

“你们干什么?”

萧柔柔边揉着眼晴,边睁开眼,脸色不悦,很不高兴,皱着眉头:“不知道本姑娘在睡觉吗?叫什么。”

“三姑娘出了事,要离开。”婆子和丫鬟道。

萧柔柔哪里愿意听,她正睡着做着梦呢,娘让她睡的。

“柔姐儿,马上起来,离开这里。”吴氏没有等婆子和丫鬟再说,带着墨书上前,墨书脸不是很白。

三姑娘什么也不知道。

站在一边的丫鬟回过神来。

“娘,你怎么来了?”萧柔柔没想到娘也来了,她看着娘,揉了揉眼晴:“到底怎么了嘛?为什么?”

难道是已经对萧菁菁下手,娘怕父王知道,要边夜离开还是?她心中想着,不满的嘟着嘴。

“起来,柔姐儿,没有听到娘的话吗,出了事,我们必须马上离开,不然——”吴氏脸色不好,直接吩咐一边的婆子和丫鬟服侍柔姐儿起来。

还有一边的丫鬟。

得到侧妃娘娘的命令,婆子和丫鬟上前:“三姑娘,侧妃娘娘已经说了,请三姑娘起来。”

“娘!”

萧柔柔脸色变得奇怪。

“起来,柔姐儿,没有听到娘的话。”吴氏沉着脸,墨书心中焦急,婆子和丫鬟伸出手,萧柔柔还想挣扎,对上娘的目光,不敢再动。

知道肯定有事,不然娘不会亲自来叫她。

她嘟了嘟嘴,不是很高兴的由婆子和丫鬟服侍着起身,起来,吴氏看在眼里:“快点。”

婆子和丫鬟动作加快。

萧柔柔不明白到底怎么了。

不过没有说话,由着婆子和丫鬟动作,墨书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身后,差不多后,吴氏拿起一件披风,上前,披在柔姐儿身上,往外面:“走!”

一行人往外面去。

刚到外面,萧柔柔就听到刀剑交击的声音,还有奔跑的脚步声声,以及其他的声音,脸色一下变了。

“怎么了?”萧柔柔不明白,看向娘。

“出去看看。”吴氏脸色沉下来,让婆子出去看看,要是有什么,好避开,要是没有人,她们就出去,还有看看侍卫还在不在。

更多的侍卫在寺外,只要到了寺外就安全。

“看看侍卫在不在,在就叫进来。”

墨书不安,婆子和丫鬟知道侧妃娘娘是担心外面的情况。

萧柔柔感染了气氛,不敢再说什么,婆子行了一礼:“是,侧妃娘娘。”走到外面,看了一眼。

“啊!”

下一刻婆子吓得大叫,不知道看到什么,过了会,后退一步,跌了进来,跌到地上。

吴氏脸色难看起来,墨书更不安,丫鬟不敢动,脸发白,萧柔柔也害怕起来,她拉着娘的:“娘!”

“侧妃娘娘,外面,外面。”婆子跌跌撞撞想说什么。

“到底怎么了?”吴氏沉着脸。

萧柔柔也盯着婆子,脸色不好。

墨书还有丫鬟站在一边。

婆子跌跌撞撞冲进来,跌在地上:“侧妃娘娘外面都是死人!”

“死人,除了死人呢?”吴氏已经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脸色变了又变,不是太好。

萧柔柔也闻到,再一听,想吐:“娘,怎么会有死人,娘,怎么会——”她说不出话,脸白得不行。

“呕呕呕——”萧柔柔吐起来。

“不要怕,柔姐儿,娘在。”

吴氏听了柔姐儿的话,侧头安抚了一下她,没有时间多说,又盯着婆子:“外面是什么情况,侍卫呢?”

墨书也想吐,脸惨白,心中有什么涌动着。

丫鬟也是一样,望着侧妃娘娘。

吴氏虽然也没有见过死人,但是被她打死的丫鬟婆子不少,她也恶心,但是她是最冷静的,不过是一些死人,她必须要带柔姐儿离开这里。

死人又如何,难道还能咬她不成,她不怕,在她手上死了的不少,她手上沾的人命也不是一个两个。

“侧妃娘娘,侍卫死了一个,还有一个受了伤。”婆子想到看到的,一张脸全是惶恐,五六个黑衣蒙面人死在外面,侍卫也死了一个,还有一个侍卫受了伤,单膝跪在地上。

“死了?”

吴氏问。

婆子慌忙想要回答。

一个身影冲了进来,身上都是血,带着浓重的血腥味:“侧妃娘娘,快走。”

是唯一剩下受了伤的侍卫,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所有人不由后退。

吓到了,尤其是被对方身上的血还有样子,吴氏也后退了几步,被墨书看到才好些,墨书主要是之前出去后,稍微冷静一些,吴氏看着这个侍卫,萧柔柔吐得不行,婆子和丫鬟差点跌了一跤。

“娘,他是,让他出去!”萧柔柔更是要尖叫,被吴氏捂住了嘴,不能出声,丫鬟婆子退到后面。

“侧妃娘娘,三,姑娘,快——”侍卫像是没有听到,昂着头,话不成句,说着喷了一口血,还没有喷完,整个人倒了下去。

“啊!”萧柔柔推开吴氏的手,跳了起来,跳到一边,像是怕被血溅到,尖叫起来,声音又尖又利。

“柔姐儿。”吴氏想要捂住她的嘴来不及了,神色不好,墨书知道不好,也想捂住三姑娘的嘴,她方才只顾着扶侧妃娘娘,忘了三姑娘,要是叫人听到?

婆子也跌到地上,丫鬟眼中都是惊吓。

见侧妃娘娘拦住三姑娘,她们也上前。

“死人,死人了!”萧柔柔一直都是被吴氏护着,哪里经过这样的事,哪里见过这样的死人,还是死在自己面前,以前生气打死的丫鬟只是一句话,娘打死人她也从没有见过。

她就像疯了一样。

“柔姐儿。”

吴氏追上她,拉住她,墨书也拦住三姑娘,婆子和丫鬟也赶上来。

“娘,我想吐,死人了,好多血,我们不要在这里了。”萧柔柔挣扎着。

“快拦住三姑娘。”

吴氏一边吩咐人,一边对着柔姐儿:“好,娘马上带你走,我们不在这里,乖一点,不要闹了,要是把人叫来了。”

那些黑衣人谁知道还有没有,是不是她找的贼人。

“娘,死人!”萧柔柔被墨书还有丫鬟拦了下来,还是对着娘,不安慌乱害怕,吴氏又安抚起她来。

好不容易安抚住了。

门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还有声音:“就是这里,刚才的声音就是这里发出的,应该是有人。”

“不好!”吴氏知道不好,拉着柔姐儿,看着墨书和婆子。

墨书也是脸色倏的一变,婆子丫鬟晃了晃:“侧妃娘娘。”

谁也不知道来的人是什么人,该怎么办,门口有了人,躲起来?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躲避来人。

外面,火光还有燃着,一个声音响起,而后凌乱的脚步声传来,一声一声逼近,不少人走了进来。

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不等吴氏几人躲起来,五六个黑衣蒙面人走了进来,手上举着刀剑,刀剑上都是浓浓的血,没有擦干净。

看不到黑衣人的脸,可是身上的血还有血腥味让吴氏几人都忍不住呕吐起来。

几人围在一起,后退着。

警惕的望着进来的黑衣蒙面人。

黑衣蒙面人进来后,看到吴氏几人,对了一个眼色,提着刀和剑走向吴氏等人。

吴氏等人后退着。

其中一个黑衣蒙面人一把抓住萧柔柔的手,几个黑衣人看着萧柔柔还有吴氏,眼中多了色眯眯。

吴氏知道不好,萧柔柔尖叫着。

婆子丫鬟冲上前,墨书也是。

“放心,少不了你们,让兄弟们乐呵一下。”一个墨衣人狰狞的笑,一人一个伸出手。

吴氏想到什么,就要扑上去。

“往哪里跑啊?”一个黑衣人抓住吴氏,狞笑起来,另外的黑衣人抓住了墨书还有丫鬟,婆子跌在地上起不来。

都色眯眯的笑。

“兄弟们先乐呵一下,再出去,这几个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这个一看就是大家闺秀,这样的贵妇人可是难得。”抓着萧柔柔的黑衣人说完,拉着萧柔柔往里面去,萧柔柔疯了一样挣扎也没有用。

“娘,救我,娘。”

“柔姐儿!”吴氏脸色陡变,想要说话,想要过去,黑衣人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打掉了她脸上的帷帽发现她脸上的伤口,扫兴的骂了骂。

“丑女人多作怪,丑成这样还想跑,哼。”又是一个耳光打在吴氏脸上。

吴氏却感觉不到,她目光紧紧盯着柔姐儿,柔姐儿被黑衣人拉去了里面,她的柔姐儿,她害了柔姐儿。

都是她,都是她的错,要不是她太自大,柔姐儿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她想要爬起来,想要说话,改变一切。

她明明可以用别的办法害萧菁菁,为什么要用这个办法,还把柔姐儿置于险地,她的柔姐儿要是有三长两短,她。

“娘,救我,娘娘,我不要,我不要,你让开,让开,放开我,娘——”萧柔柔的声音从里面响起。

“柔姐儿,娘来了!”吴氏想到自己找了这些人来害萧菁菁,他们居然跑来害她们,她要找他们的首领。

“丑女人看你的样子想说什么?”又是一个耳光打在吴氏脸上,吴氏脸肿了起来。

“侧妃娘娘。”墨书想要谥教参,她开不了口,她被一个黑衣人捂住嘴,拖到一边。

丫鬟也是一样,挣扎着,婆子跌落在地上,没有黑衣人理她。

黑衣人见吴氏稍微老实后,掀起她的裙摆,不知道这个丑女人是谁,不管了,他们原本是受人所托来这里找一个人的,金主可是说了,随便他们怎么玩,只要事后弄死,不要让人发现。

谁知道来了后发现早就人杀人放火,他们只需要找到金主要的人,后来老大说了,乱都乱了,大家散开,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那些在他们之前来的人,不知道是什么人,比他们厉害多了。

吴氏又要开口。

黑衣人回神发现,直接扯过一块布塞到吴氏口中,压在吴氏身上,萧柔柔的哭声一声声传进来。

吴氏眼晴通红。

“娘,娘,娘,救我。”

“……”

“娘,救我,娘,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吴氏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完了,自己不再干净,身体被人玷污,不可能成为王妃,不可能再留在王爷身边,什么也不是,不干净的女人只有一个下场,死,她不甘心,她还没有得到王爷的心,没有成为王妃,她还有那么多想做的没有做,被她气死的嫡姐也会笑她,她努力抢来的都会化为乌有。

还有她的柔姐儿,她的命根子,她用尽一切护着的女儿会被人笑话,再也无法得到想要的一切,她们会成为一场笑话。

婆子爬动起来,丫鬟望向侧妃娘娘,墨书也是。

“娘!”萧柔柔突然尖叫。

吴氏看着身上恶心的黑衣人,咬紧牙关,就要做什么。

“看到人没有?把人带出来。”外面的声音又响起,一连串的脚步声响起,然后是刀剑交击声,一声又一声。

没有多久。

几个黑衣人走到吴氏几人面前,一剑一个,一剑一个,吴氏身上的黑衣人被杀死,喷了吴氏一脸的血。

吴氏顾不上,她爬了起来。

新来的黑衣人没有管吴氏,吴氏往里面冲,墨书身上的黑衣人还有丫鬟身上的黑衣人被杀死。

都是一脸的血。

没有人在意,墨书冲到侧妃娘娘身边:“侧妃娘娘。”她扶住吴氏。

婆子也爬了起来,追上来,丫鬟白着脸,也一样,到了里面,一个黑衣人一剑刺死了压在萧柔柔身上的黑衣男人。

萧柔柔:“娘,娘。”哭着。

吴氏一看,扑了上去,抱住她,母女俩抱得很紧,萧柔柔看到吴氏也哭起来,墨书和丫鬟看到了三姑娘的样子,三姑娘身上的裙子被拉了起来,好在还没有——

“娘,我好怕,好怕。”

“不怕,不怕,柔姐儿,娘在,是娘没用,是娘错了,是娘的错,对不起,原谅娘。”好一会母女俩才松开,吴氏看到柔姐儿的样子,发现柔姐儿没有真的被怎么,才放下心,可是今晚的一切不能叫人知道,要是让人知道,不止是她,她的柔姐儿也完了。

她拉着柔姐儿起来,给她理好裙子,抬起头来。

萧柔柔一下看到面前举着剑的黑衣人。

黑衣人举着剑过来。

“娘,他们——”萧柔柔吓得颠三倒四起来:“那个人好恶心,他是不是也想像刚才那个人一样,是不是娘,我们怎么办,他们想要——”

吴氏紧盯着过来的黑衣蒙面人,听着柔姐儿的话。

“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她大声呵斥。

墨书扶着侧妃娘娘,婆子和丫鬟听到侧妃娘娘的话,她们不知道这些黑衣人是谁和之前的黑衣人是不是一起的,都紧盯着。

黑衣蒙面人根本不说话,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你们。”吴氏见状,又后退一步,墨书也跟着,丫鬟婆子跌跌撞撞的,萧柔柔:“娘,怎么办,他们不听,不听你的,他们——会不会又?”她怕,混身颤拌。

“谁让你们来的,知道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你们这样,是想被抓起来是吗?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要见你们的首领。”吴氏再次开口。

想到方才发生的,脸色发白。

黑衣蒙面人还是脚步不停,刀和剑举了起来。

婆子和丫鬟脸上都是绝望,墨书拉着侧妃娘娘:“侧妃娘娘,他们,他们会不会不是?”

她早就想说,如果是,怎么会来这里。

吴氏明白墨书的意思,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

她也想过,但不确定,她感觉到这几个黑衣人和之前不同。

“娘,我不要被——”萧柔柔几乎崩溃了,她摇着头,往后挤着,她不想死,一点也不想:一把剑比在她的脖子上。

“他们是不是要杀了我们,是不是,娘,他们不是你叫来的吗,不是你派人叫的吗,为什么?不,不要杀我,我,不关我的事,娘你让他们走。”萧柔柔以为对方不止想欺负她们,还要杀了她们:“娘,怎么办,我不想被他们杀死,娘,救救我,我不想——”

“他们不敢的。”拍了拍柔姐儿,吴氏强忍着心慌意乱。

对着墨书还有婆子丫鬟道。

随即她抬头:“你们的首领我认识,让他来,说我要见他,他要是不来你们去问他,是不是不想要钱了。”

吴氏后悔找人对付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了,最后竟然吃亏的是自己,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倒是不知道如何。

就算如她所料的死了。

第一次后悔留在山上。

要是不留在山上以防意外,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这些人是疯了吗,明明说好,在寺里杀人放火不说,还要欺负她和柔姐儿。

是不是想杀了她,然后离开京城。

早知道如此,她不会在这里。

黑衣人到了近前,手上的刀和剑比了过来,吴氏心中确定这些人不是她安排的,只是这些人又是谁的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们到底?”

黑衣人把刀和剑架到了吴氏的脖子上,吴氏再也说不出话来,婆子和丫鬟跌到地上,有骚臭味弥散。

墨书也说不出话来,萧柔柔再次尖叫:“你们要做什么,放开啊,啊!”

“出去!”

黑衣人不为所动。

萧柔柔扑了上去,就要拿开刀。

“柔姐儿不要动。”吴氏赶紧拉住,墨书也马上拉住三姑娘,跌在地上的婆子还有丫鬟吓到了。

黑衣人动也没有动:“想要死就冲上来。”

吴氏神色大变,拉紧柔姐儿,不敢再让柔姐儿冒险了,让墨书也一起拉着,脖子上的刀和剑冰冷刺骨,让她不敢妄动。

婆子和丫鬟也站起来。

吴氏没有理会她们,萧柔柔挣扎尖叫:“你们放开,你们是谁,放开!”

吴氏眼看着柔姐儿这样动下去,会让那些黑衣人不耐,手抱住柔姐儿,墨书也帮着。

“走。”黑衣人再次开口。

吴氏没有再说什么,往外面去。

一步一步,血腥味越来越浓,浓得让她无法接受,掀开门帘,走了出去,没有人的脸色好得起来。

外面站着一群黑衣蒙面人。

地上是无数的尸体,还有死去的黑衣人以及侍卫,满地的鲜血,吴氏等人不停的干呕起来,吐起来,吐得不行,满地的死尸,满地的血,夜空里还有没有燃尽的火光,渐渐黯了下来,寺里安静下来。

似乎没有人了,都成了死尸,都在这里,看了看夜色,为首的也蒙着面,看到出来的吴氏等人,转头和旁边的黑衣人说了什么。

黑衣人点了点头上前。

吴氏不知道这些人想做什么,想干什么,她心跳得很快,萧柔柔整个人僵住,墨书也是,婆子和丫鬟跌在地上。

“就是她们还有没有人?”

“没有了。”

“死了几个。”“嗯,安郡王府女眷?”“是。”“带她们下去,问一问,还有什么人没有。”人还没有找到,只找到几个无关紧要的。

黑衣人看着吴氏等人的目光多了什么。

为首的黑衣人一挥手,吴氏几人被带下去,吴氏她们听到了黑衣人的话,可是她们还是猜不出这些人是谁:“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带我们走?”

“带下去,主子不是缺女人暖床吗。”

为首的黑衣人道。

吴氏几人再次变了脸色。

“娘。”萧柔柔拉住吴氏:“不,我不去,我不去,娘。”墨书婆子还有丫鬟没有脸色好的,吴氏觉得这些黑衣人根本就不是她找的人,是另外的人,不,不会。

之前的黑衣人应该才是她找的,怎么会这样。

“让人继续找,既然没有找到,今晚一定要找到,不然——你们知道的,上面可是下了命令,不能让他跑掉!”为首的黑认人没有理会吴氏几人,对着身边的黑衣人道。

“是。”墨衣人点头。

吴氏还想说什么,为首的黑衣人离开,带着人,留下的人盯着吴氏几人。

“放信号。”

“是。”

*

萧菁菁看着面前的人:“太子殿下。”

“菁妹妹?”天空中炸开了一朵烟花,能清楚的看到对面的人,被侍卫拦住的人,抬了抬头,有些意外,笑了起来。

其他人都惊呆了,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怎么在这里,还受了伤?他们看着眼前的太子殿下,面面相视,都有些不相信,可是眼前的确实是太子殿下。

再次看向太子殿下。

心中更多了不少疑惑,太子殿下一身黑衣,手臂受了伤,寺中的混乱也许便和太子殿下有关,看太子殿下的样子,都昏倒了。

太子殿下身边的人呢?

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菁妹妹怎么在这里?咳——咳咳咳。”太子笑了笑,可能是扯到了伤口,脸色一变,扯出一个笑漫不经心的道。

手捂着手臂,似乎伤得不轻的不是他,是别的人。

“太子殿下怎么在这里?”萧菁菁也问。

“孤出来赏月,没想到受了一点伤,被人咬了一口,正在回宫,哪里知道会遇到菁妹妹,要是早知道菁妹妹也在这里,孤就不乱跑了,就不一个人跑了,就去找菁妹妹了。”

太子玩味的,意味深长:“菁妹妹还没有说为什么在这里?”

“赏月?太子殿下真是好雅兴,不知道现在太子殿下要去哪里,我没看错的话,太子殿下手臂伤得不轻。”

萧菁菁淡淡的:“我来上香,给母妃点长明灯,没想到会遇到太子殿下。”

大家都觉得郡主太淡定了,像是一点不惊讶一样。

她大概知道今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菁妹妹运气还真是不好,孤要回宫,菁妹妹能不能送孤一程,孤身体一直不好,要是半路上失血过多——”太子还是漫不经心。

“可以。”萧菁菁道,让侍卫扶住太子,继续下山。

太子深深萧菁菁。

“菁妹妹是想下山。”

“是。”萧菁菁让侍卫扶住太子,见太子没有推开,也不再如方才一样警惕,她道。

“不要现在下山。”

太子摇了摇头。

萧菁菁:“……”

“有人在找我,下山的路上也有人,哪里也不要去,找个地方躲起来,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等一等。”

太子说。

“好。”萧菁菁点头。

太子笑了:“想不想知道是谁带人来。”

萧菁菁不说话。

所有人都看着太子和郡主,太子靠着侍卫,轻轻的笑:“你家四爷,菁妹妹高不高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