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身肃杀/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菁菁看着太子。

其他人也是。

“菁妹妹看着本太子做什么?”太子萧瑀笑出声来。

萧菁菁不说话,其他人看向郡主。

“走吧,菁妹妹难道想在这里等?。”太子萧瑀又笑,看了一眼前面。

萧菁菁让人去前面看看,哪里有没有人。

“不用去了,去那边,应该没有人。”太子萧瑀回头看到,轻笑一声,指着前方一个方向,萧菁菁对着侍卫点头:“扶好太子殿下,走。”

太子又是一阵轻笑。

黑暗中,一行人往太子指的方向去。

一路很安静,脚步都很轻,身后远远传来声音,不久之后,太子叫了一声停,看着前面的一间不知道供奉什么的殿:“去里面看看,没有人就在里面等。”他喘着气,又咳了两声。

侍卫还有其他人都看向郡主。

萧菁菁看着太子。

“进去吧。”一行人走了过去,没有马上进去,萧菁菁让侍卫分开,一前一后,让一个侍卫先进去,看看有没有人。

一行人等着,片刻侍卫出来:“没有人。”

一行人走了进去,里面小小的烛火点燃着,光线昏暗,供着佛像,几个蒲团散乱的放着,检查了一下四周。

应该是一间供奉佛像的小殿,平时只有小沙弥打点,现在没有人。

暂时算安全,不知道这里的小沙弥去了哪里,是不是也被杀了。

没有人说话。

萧菁菁盯着太子,让侍卫扶太子坐在蒲团上面,又安排侍卫看能不能替太子包扎好伤好,一边吩咐侍卫守到外面,看看外面的情况。

让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郡主,你也休息一下吧。”紫嫣秋雨还有香草,上前扶住郡主,郡主一直没有休息应该也累了,这一晚太多事。

萧菁菁挥了挥手:“不必了。”她并不觉得累。

“你们照顾一下太子。”她对着三人道。

三人看向太子殿下:“是。”

紫嫣秋雨香草三人知道太子殿下才是最重要的,也明白郡主的意思,香草以前只是小丫鬟,从来没有见过太子,没想到跟在郡主身边会见到太子殿下,还是这种情况。

紫嫣和秋雨还好,她们见得多了。

侍卫去了外面,婆子站在一边。

“菁妹妹倒是让孤刮目相看。”

太子坐在蒲团上,侍卫正检查着伤口,他抬着手,昂着头,微弱的烛火下,像是一点也不痛,一边咳着,一边笑,脸色白得像纸一样还在说话。

听着眼前菁妹妹的话,他真有另眼相看。

萧菁菁低头:“太子殿下还是保留点力气,好好休息吧,不然到时候——”

“孤很好,呵呵,菁妹妹担心什么?孤这身体一直是这样,过一会就好了。”太子又咳了一声。

萧菁菁没有说话。

太子咳了几声才好些,脸更加的白。

“扶住太子殿下。”萧菁菁开口。

紫嫣和秋雨忙上前,扶住太子,太子强忍着。

闷哼了一声。

“后面不是有水吗,让侍卫取点来,太子殿下需要水。”萧菁菁转头对一边的婆子,查看的时候发现有水。

“是,郡主。”婆子道。

萧菁菁让香草跟着去,过了一会水取来了,虽然带了火折子,但没有生火的柴火,只能用冷水擦洗伤口。

紫嫣和秋雨上前,帮着清洗伤口。

萧菁菁注视着。

火折子点燃,太子额头上都是汗,咬着牙,眼中还是笑着,脸白得不行,身体颤抖:“看菁妹妹的样子比孤还紧张。”

紫嫣和秋雨都不敢说话,她们都觉得痛,太子竟还能开口,她们扶着太子殿下,感觉得出太子殿下强忍着痛。

“太子觉得自己很厉害?”

萧菁菁淡淡的。

太子笑了起来,过了一会,伤口清洗了,上面的血都清洗了,侍卫拿出随身带着的药粉,洒到太子的伤口上,止了血,又用扯下的布包了起来。

“孤是看菁妹妹一个人,才——”太子看了眼手臂上包着的布,还有侍卫的动作,以及紫嫣和秋雨。

“太子殿下还是不要说话了。”

萧菁菁平静的。

萧瑀笑得又笑。

侍卫包扎好伤口,喂了太子喝了水,太子边咳边喝了几口。

“伤口包扎好了?”萧菁菁问。

“对。”侍卫道。

萧菁菁:“太子殿下的伤口严重吗?”紫嫣秋雨香草婆子都看向侍卫,萧瑀也一样。

“太子殿下的伤,不算太严重,药粉是专门治疗利剑刺出的伤口的,因为看不太清,不知道有没有清理干净,不过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只是以后太子少用一下这只手,等好了再用。”

侍卫道。

萧菁菁凝视太子,应了一声,所有人都注视着太子殿下。

“菁妹妹又看着孤干什么?”太子玩味的问。

“郡主,你也喝杯水吧。”不知道多久,婆子不知从哪里端来热水倒了一杯递给郡主,这间供着佛像的殿里,后面似乎有人住,茶壶茶杯就是在那里找到的。

萧菁菁接过喝了一口,让婆子递给紫嫣和秋雨喂太子喝。

又让其他人也喝。

“水怎么烧的?”萧菁菁问着婆子,婆子还有香草:“郡主,侍卫在外面找了一点柴火,在里面烧热的。”

香草行着礼,萧菁菁没有再追问:“不要让人发现了。”

“郡主放心吧。”婆子道。

萧菁菁看向太子,让紫嫣和秋雨守着,她也坐到蒲团上:“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外面很安静,郡主。”婆子道。

“远处呢?”萧菁菁又问,婆子:“郡主,听不到声音了。”

“结束了?之前的烟花又是怎么回事?”萧菁菁问,婆子也不知道。

“人还没有回来?”萧菁菁问起她派出去查看的侍卫,婆子摇了一下头:“还没有,郡主。”

这么久了。

过了一会。

“菁妹妹想要问什么?”

萧瑀看向她,咳起来,他咳了几下,脸色潮红起来,抽出一个手帕擦了擦,丢到地上,漫不经心的问道。

“太子殿下知道?”萧菁菁望过去。

所有人都望过去。

太子挥手没有让紫嫣和秋雨扶着,笑了一下,摇了一下头:“不知道。”

“那太子殿下问我。”萧菁菁回视。

“孤是看你这么辛苦,就问一下。”太子萧瑀笑起来,脸越来越红,萧菁菁示意紫嫣和秋雨服侍太子。

紫嫣和秋雨连忙上前拍了拍太子的后背,太子咳了好一会,才好一些,香草抬起头。

婆子有些担心:“郡主。”

萧菁菁没有开口。

“郡主。”这时,侍卫的声音响起,萧菁菁看向外面,是她派去查看的侍卫,她站了起来:“进来。”婆子和香草上前。

萧菁菁挥了一下手。

“回来了?”太子挑了一下眉头。

所有人都看着外面,很快,一个侍卫走了进来,单膝下跪,行了一礼,抬起头来:“太子殿下,郡主。”

“怎么样了。”萧菁菁问,太子萧瑀玩味的笑,烛光下,看得不是很清楚。

侍卫身上似乎多了血色:“属下四周查看了一下,没有看到墨衣蒙面人,属下不敢走太远,寺中的沙弥应该都死了,逃出的很少,歇息的厢房属下没有去,属下想去来的地方看下,怕被发现,回来的时候属下遇到两个黑衣蒙面,似乎在找太子殿下。”

最后侍卫望向太子殿下。

太子萧瑀:“找孤?”

“是。”侍卫低下头,不敢多看。

萧菁菁睥了太子一眼,其他人也望着太子,太子一笑。

萧菁菁没有问,她若有所思,婆子紫嫣秋雨还有香草很担心,想到侍卫说的,想到四周都是死人,回来的时候遇到黑衣蒙面人,在找太子殿下,怕一直在这里,会被找到,太子殿下不是说四爷会带人来吗?为什么还没有来,会不会?

她们很担心。

“下去吧。”萧菁菁回过神来,对着侍卫:“注意着,要是有黑衣人过来——”

“属下明白。”侍卫没有退下去,看了看太子殿下:“郡主,属下回来的程中,遇到其他的侍卫。”

“人呢?”萧菁菁紧跟着问。

其他人也听着,太子听出了什么,眼中闪过一抹光。

“人就在外面。”侍卫回答:“还有一个侍卫还没有回来,在另一个地方保护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

“二妹妹四妹妹五妹妹没有过来?”萧菁菁皱眉。

“三位姑娘在另一个地方。”

“让他进来。”萧菁菁平静下来,淡淡的,侍卫应了一声:“是,属下马上让他进来。”

“好。”萧菁菁松口气,侍卫退了下去,萧菁菁站了一会,不再多想,紫嫣和秋雨不免担心,郡主让他们进来,难道要当着太子殿下的面问?

“郡主,不知道?”婆子担心的是别的,萧菁菁没有回答。

“看来菁妹妹还做了什么,菁妹妹身边的人很担心?”

太子在一边道。

萧菁菁转头,所有人都转过头。

“太子殿下好好休息就好。”萧菁菁回道,太子萧瑀笑了。

“郡主。”侍卫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身血的侍卫,是她留在吴氏身边的侍卫,侍卫身上都是浓浓的血腥味。

行了一礼,抬起头,看了一眼一边的太子殿下,又看向郡主。

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告知太子殿下也在这里,和郡主一起。

他和另一个侍卫照着郡主的安排做完,刚刚赶过来,不知道太子殿下为什么也在这里,他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

“郡主。”

萧菁菁坐了下来:让另一个侍卫先出去,守在外面,侍卫退了出去,所有人都盯着眼前的混身是血的侍卫。

太子也饶有兴致的看着。

“怎么样了?”萧菁菁慢慢的问,语气很平静,很淡。

并不在意太子也在。

紫嫣秋雨还是不免担心,虽然不知道郡主为什么不怕,婆子和香草也有担心,太子脸上看不出什么,意味不明看着。

萧菁菁盯着侍卫。

“属下都是照着郡主的安排,黑衣蒙面人似乎并不是一起的,分成两边,一边是火烧寺院还有杀人的人,一边是从后山过来的,两边碰到一起,打了起来,后山过来的死了不少,跑了,属下不敢耽搁,怕久了有变故,赶了过来。”

侍卫开口。

“侧妃和三妹妹呢,怎么没有过来。”萧菁菁又问,紫嫣等人有些不理解郡主为什么这样问,她们想到二姑娘,四姑娘还有五姑娘。

不知道?

郡主先前似乎安排了侍卫带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出来。

“侧妃娘娘和三姑娘身边有侍卫护着,并不愿意离开,属下急着过来见郡主,怕郡主有什么事,只好留下侧妃娘娘和三姑娘,带走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侧妃娘娘和三姑娘应该还在那里。”

侍卫再次道。

“嗯,希望不会有事。”

萧菁菁道:“二妹妹还有四妹妹五妹妹呢?听说二妹妹四妹妹五妹妹没有过来?被安置在另一个地方。”

“是,属下去的时候,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躲了起来,属下两人好不容易找到,照着郡主的吩咐,带了出来,只是一路上都是黑衣人,属下怕伤到三位姑娘,找了一处地方,让三位姑娘躲了起来,就在不远处,属下两人分头行动,属下先赶过来,没想到很快见到郡主。”侍卫又道。

“二妹妹四妹妹五妹妹没事吧?那个地方安不安全?”

萧菁菁不由担心。

“三位姑娘只是被吓到,没有什么事,那个地方很隐蔽,应该不会被发现,三位姑娘一直担心郡主。”侍卫想到什么。

“那里离事发的地点有些近,要是可以最好把三位姑娘接过来,过来的路上,都很安静,只是没有确定郡主的安全,属下不放心。”

萧菁菁没有马上说话,看向太子。

太子轻轻一笑:“菁妹妹想说什么。”

“让三位妹妹先等一下,太子殿下安全重要。”萧菁菁没有回答太子,而是对着侍卫。

“属下明白。”侍卫点头。

紫嫣和秋雨香草松口气,婆子也是一样,在她们眼中郡主的安全还有太子殿下安全最重要。

侍卫退了下去。

“菁妹妹怎么不让人接你那三位妹妹过来?”太子萧瑀问。

“太子殿下的安全是最重要的。”萧菁菁直视。

*

此时吴氏也想到了西院几个臭丫头,为什么只有她和柔姐儿还有她身边的人被这些墨衣蒙面人抓住。

差点被那些黑衣人毁掉,西院那些贱丫头凭什么能逃掉。

她虽然不知道西院那几个贱丫头去了哪里,但是知道肯定跑不了,她和柔姐儿受的,西院那些贱丫头也该受一遍。

她和柔姐儿不知道会被带到哪里,这些不知道要找谁。

想到刚才那个离开的黑衣人说的话。

这些黑衣人就要带她们走了。

“还有人,还有人在里面!”吴氏猛的大声叫道,看向西院那几个小贱人的厢房,黑衣人也进去查看过,吴氏不信西院那几个贱人能逃掉。

她和柔姐儿都没有能逃掉,她们凭什么。

萧菁菁那个臭丫头也不可能逃得掉的,不可能逃掉,就算她安排的人没有抓住萧菁菁那个臭丫头,这些黑衣人也会抓住萧菁菁。

对,一定会,说不定她会看到萧菁菁那个臭丫头。

萧菁菁那个臭丫头和西院的臭丫头都该比她和柔姐儿惨。

“你们是不是还抓到了一个人?”吴氏又叫,向着抓着她的黑衣蒙面人。

黑衣蒙面人停下步子,都盯着吴氏。

吴氏往后退了一步,有些怕,不过她又抬起头来:“你们是不是还抓了一个人,里面还有人。”她指着西院几个臭丫头的房间。

萧柔柔呆了呆。

娘?

婆子和丫鬟也是,墨书看着侧妃娘娘,侧妃娘娘为什么?很快她知道了侧妃娘娘的想法,她服侍侧妃娘娘这么久,怎么会不了解侧妃娘娘。

侧妃娘娘的意思是郡主也可能在这些黑衣人手上是吗?

婆子和丫鬟和墨书差不多,萧柔柔身边的丫鬟脸色一变,看着三姑娘,萧柔柔回过神来,对,还有西院那几个臭丫头,娘提醒了她,要不然她还忘了,那几个臭丫头别想躲起来,她挣扎着跟着娘一起对着抓着她的黑衣蒙面人,指着对面:“对,里面还有人!”

“你们是不是还抓了一个人?”大姐姐肯定和娘说的一样被抓住了。

一定是,大姐姐说不定比她还惨。

黑衣人没有理会吴氏和萧柔柔。

“去看看。”其中一个黑衣蒙面的人对着另几个黑衣人道。

“是。”黑衣人开口,往对面去。

吴氏看到黑衣人的动作,心中好受了些。

西院的贱丫头一个也别想逃。

婆子和丫鬟看在眼里,没有说话,墨书早就习惯,萧柔柔恨不能马上抓到西院那几个臭丫头:“就是那里,对,就是那里面,说不定躲起来了。”

黑衣蒙面人还是没有说话。

被派去查看的黑衣人走了进去。

吴氏手握紧,西院那几个贱丫头一定会被抓住。

黑衣人蒙着脸,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没有多久,进到里面的黑衣蒙面人走了出来,吴氏往后面看了看还是没有看到西院那几个贱丫头,脸色一变。

西院那几个贱丫头呢?去了哪里?

萧柔柔也是,婆子和丫鬟意识到了什么,西院几个姑娘躲去了别的地方还是离开了?墨书担心望着侧妃娘娘。

西院几个姑娘说不定——

“人呢?”为首的黑衣蒙面人问。

“没有找到人。”刚才去查看过的黑衣蒙面人道。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看向吴氏和萧柔柔,吴氏不信西院那几个贱人会不在这里,能躲到哪里去,最多就是在这附近。

“不可能,那几个臭丫头不可能不在,我不信,我不相信!”萧柔柔完全不信,挣扎着尖叫了起来。

婆子和丫鬟还有墨书都看向三姑娘。

“我不信,那几个臭丫头怎么可能不在,一定在里面,你们没有找到,你们再去找找一定能找到人,不然她们要是跑掉——”

黑衣蒙面人还是不开口。

“你们再去找一找。”萧柔柔磊尖声叫道。

墨书看出三姑娘情绪不对,婆子和丫鬟也看出来了,吴氏直接对着抓着她的黑衣蒙面人:“对,人不可能跑掉,一定在这里,你们再去看看,不然也在这周围,只要派人查看,一定能找到。”

黑衣蒙面人不理她。

为首的黑衣人忽然朝着她走了过来。

吴氏:“你们只要派人去找就能找到。”

“你刚才也是这样说,不记得?”为首的黑衣蒙面人走了过来,盯紧吴氏,萧柔柔还在尖叫:“你干什么,看着娘干什么,你们快去找啊。”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冷冷看向萧柔柔。

萧柔柔吓得不敢说话,吴氏知道不好,正要开口,为首的黑衣人又盯着吴氏,突然做了一个动作,吴氏几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抓着萧柔柔的黑衣蒙面人忽然伸出手,下一刻啪一声响,手扬起,打在了萧柔柔的脸上,接着又是啪啪两声。

“你——”吴氏神色大变。

萧柔柔满是不可思议,他们竟然打她,他们知道她是谁吗,他们凭什么掌锢她,他们凭什么。

婆子和丫鬟也不敢相信。

墨书是反应最快的:“侧妃娘娘。”

“你们敢!”吴氏忘了一切,就要冲上前,抓着她的黑衣蒙面人怎么可能让她冲上前去,何况头可是说了。

抓着吴氏的黑衣人一年巴掌打向吴氏。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冷冷看着。

啪一声响,吴氏也被打了一个巴掌,脸上一下子红了起来,她和萧柔柔一样,脸上都是不可思议。

其他人惊呆了,不知道该做什么。

“敢骗我们?”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又示意抓着吴氏的黑衣人。

啪一声响,吴氏又挨了一巴掌,为首的黑衣人还是不满意,直接自己伸出手,一个巴掌打在吴氏脸上。

把吴氏脸打得红成一片,才稍消了点气。

算是发泄了一点今晚不顺的怒火。

上头可是下了命令,却一直没有找到人。

虽然没有找到人,不过他并没有放弃,又派了人去周围找,这几个女人一看就不敢骗他!

“娘,娘你怎么了,你们怎么能打娘?”萧柔柔自己虽然被打,可是看到娘也被打,她还是挣扎起来。

又是啪啪两声,萧柔柔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吴氏挨了几巴掌,她恨死了西院那几贱丫头,如果让她再见到那几个贱丫头她一定不会——

*

另一个偏僻的殿里,殿外散布着两具小沙弥的尸体,萧琳琳还有萧媛媛萧芸芸三人躲在殿内的佛像的背后,侧耳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声音。

稍微有风吹草动,她们就是一颤。

以为被人找到,三人紧紧挨在一起,动也不敢动,就像很冷一样。

侍卫站在佛像另一边,注视着四周还有外面。

她们本来已经睡着了,因为陪着大姐姐守着长明灯,她们很晚才休息,忽然外面有了动静,一开始她们还不在意,后来黑衣人冲进来,她们看到大姐姐留下的侍卫和黑衣人打斗,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吓了一大跳。

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黑衣人放火杀人。

身边的丫鬟婆子被抓了起来,她们躲了起来,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侍卫杀死黑衣人,让她们跟着他们走。

找大姐姐,她们一路走一路吐,一直没有见到大姐姐,路上遇到几个黑衣人,都被大姐姐留下的侍卫杀死了。

她们躲起来的时候看到了吴侧妃还有萧柔柔被黑衣蒙面人抓住。

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会不会。

她们不敢想,自己要是被抓住也是一样。

“二姐姐,你说,你说,我们——”萧琳琳看了看外面,马上缩回头来,颤着声音道,她们想到今晚发生的看到的,就怕。

萧芸芸脸色也好不起来:“五妹妹不要多想。”

“二姐姐,我也怕。”

萧媛媛也怯弱的道。

她们身边的丫鬟还有婆子在路上就和她们走散了,不知道被杀死了还是和她们一样躲了起来,她们只有自己,要不是大姐姐派了侍卫来找她们。

她们说不定也死了。

那些黑衣蒙面的人不知道是什么人,见人就杀,她们以为自己会死,不知道大姐姐怎么样了,她们能不能有命见到大姐姐,会不会有黑衣人找来。

那个侍卫说去找大姐姐,找到了就来接她们,希望大姐姐没事,能来接她们,她们躲在这里,虽然一直还算安全,没有黑衣蒙面人找来,可是谁知道之后会不会找来。

“你说大姐姐会不会也?”萧琳琳不由担心起来。

她们不知道该干什么,心中害怕,怕大姐姐也出了事,到时候没有人会救她们,她们只能在这里。

“大姐姐身边有父王的侍卫,不会有事的。”萧芸芸也怕但还是道。

“嗯。”萧琳琳点头。

萧媛媛也颔首。

“大姐姐不会有事,可我们。”萧琳琳接着又小声道,满脸惨白,很怕大姐姐不来救她们。

“放心吧,大姐姐会让人来找我们的。”萧芸芸安慰两人。

“二姐姐你就不要安慰我们了。”萧琳琳心中很怕大姐姐不会来,大姐姐要是安全了说不定不会派人来。

“五妹妹,不要乱说,大姐姐先前就没有忘了我们,派了人来。”萧芸芸对着两个妹妹。

“嗯。”

萧媛媛和萧琳琳都不希望大姐姐放弃她们。

“大姐姐一定会派人来的,之前那个侍卫不是去了吗,说不定见到大姐姐了,大姐姐已经派人来接我们了,那些黑衣蒙面人太可怕了,寺里的人都被杀光。”萧琳琳犹有余悸。

“五妹妹不要说了。”萧媛媛想吐。

萧琳琳脸也白,萧芸芸脸色非常白:“五妹妹,说别的吧。”

“二姐姐四姐姐你们说吴侧妃还有三姐姐现在怎么样,会不会被——”萧琳琳想到吴氏还有萧柔柔,看着她们比了比脖子。

萧芸芸脸一下不好,萧媛媛觉得肯定发生了什么:“说不定已经——”

“嗯。”萧琳琳重重点头,吴氏和萧柔柔说不定死了:“说不定已经被那些黑衣人杀了。”

萧芸芸虽然不喜欢吴侧妃还有三妹妹,但想到三妹妹还有吴侧妃的下场,还是有些不好受。

“二姐姐为什么不说话?”萧琳琳和萧媛媛忽然感觉到什么,看向萧芸芸。

“我只是觉得三妹妹和我们一样。”

萧芸芸心中是难过的。

“二姐姐心太好。”萧琳琳和萧媛媛觉得二姐姐心也太好了,不过也是因为这样,她们才会跟着二姐姐。

“大家都是姐妹。”萧芸芸道。

“三姐姐可没把我们当姐妹。”萧琳琳不以为然。

萧媛媛也觉得,萧芸芸不好再说。

“你们说大姐姐什么时候会派人来找我们?”

萧琳琳又想到大姐姐。

“不知道。”萧媛媛不知道,萧芸芸:“应该要不了多久。”

“二姐姐怎么知道?”三人都是耳语,声音很小,萧琳琳不知道二姐姐为什么这么肯定,萧媛媛也看向二姐姐。

这时,有脚步声从远处而来,响在殿外,三人一颤,脸色变了又变,会不会是黑衣蒙面人找来了?她们抱在一起,很怕,很怕,都不敢再说话,气也不敢再出,会不会是大姐姐派人来了,她们心中想着,看着侍卫,侍卫也看着外面,倾听着。

“三位姑娘不要出声,属下去看看。”在一边的侍卫过了一会回过头来对着三人道。

“是。”萧琳琳三人不敢出声,点了点头。

脸上都是害怕。

侍卫看了一眼:“三位姑娘也不必着急,说不定是郡主派人来。”

萧琳琳三人松口气:“是。”

“你去吧。”

“嗯,三位姑娘小心点,要是有不对,属下会尽量弄出声音,三位姑娘就不要出来,一直躲着,要是是郡主派人来,属下会马上来接三位姑娘。”

侍卫又道。

“我们知道了。”萧琳琳三人连忙说。

“好。”侍卫没有再说别的,转身走了出去。

萧琳琳三人一起看着,听着。

手握紧,脸色惨白,心里不停的跳动着,很紧张,很不安,很害怕,三人的手握在一起,有汗有怕有慌乱无措。

心越跳越快,三人害怕到了极点。

不知道是谁。

“二姐姐,我怕。”“二姐姐,我也怕,会不会是黑衣人。”三人耳语着,萧芸芸闻言:“不会,没有打斗声。”

“我以为我会死,我不想死。”“我也不想。”“我也不想。”

萧琳琳萧媛媛放松下来,要是是黑衣蒙面人不会一点声音也没有,就在三人紧张安怕到顶点的时候,脚步声走了进来。

三人紧挨着,屏住呼吸,她们小心看着,不一会,看到了进来的人,是侍卫,她们整个人一松,脸上有了喜悦。

大姐姐派人来了,来接她们了。

“三位姑娘,是郡主派来的人。”侍卫的话还没有说完,萧琳琳三人已经跑了出来,紧张的看着他:“大姐姐派人来接我们了,没有弄错?”

“是郡主派来的人,不过。”侍卫抬头。

“大姐姐真的派人来接我们了。”萧琳琳三人高兴起来。

“大姐姐没有忘了我们。”“我就知道。”“大姐姐果然记着我们。”萧琳琳三人虽然高兴,但不敢声音太大。

侍卫没有说话。

“人呢?在外面吗?现在就要走了吗?”

萧琳琳三人高兴完又道,望着侍卫。

侍卫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三位姑娘,郡主派了人来,要见三位姑娘。”

“那还不快叫进来。”萧琳琳说。

“不对,我们出去见也一样,是不是二姐姐四姐姐。”接着她又道,迫不及待要出去。

“三位姑娘还是在这里见吧,属下叫人进来。”侍卫开口。

“好。”萧琳琳三人没有多想。

以为可以离开这里,去见大姐姐了,大姐姐身边可是好多父王留下的侍卫,只要和大姐姐一起,她们就安全了。

侍卫退了出去。

没有一会带着两个侍卫走了进来。

见过礼,萧琳琳三人急着见大姐姐,让他们起来,接着便:“是大姐姐让你们来接我们吗?大姐姐在哪里?”

“三位姑娘。”

面对三位姑娘急切期盼的目光,两个侍卫抬起头来。

萧琳琳三人不说话,等着他们说。

“郡主让属下过来不是来接三位姑娘,郡主那边也不安全,郡主的意思是让三姑娘先呆在这里,先呆一会,等找到安全的地方就来接三位姑娘。”

两个侍卫开口。

萧琳琳不信:“大姐姐让我们在这里?”

萧媛媛也是。

萧芸芸倒没有多惊讶,她早有所料,两个侍卫点头,说明没有错,他们不可能骗她们,可是萧琳琳接受不了。

她不想在这里。

“我不信。”

萧媛媛也不愿相信。

她们一直提心吊胆,一直等着大姐姐派人来接她们,可是大姐姐派了人来,却不是来接她们走了。

而是让她们留下来。

“郡主也是没有办法,只好先让三位姑娘在这里,这里隐秘,想必短时间内不会让人发现,那些黑衣蒙面人一时不会来这里,三位姑娘是安全的,郡主那边如今也不安全,还不如分开。”

两个侍卫道。

萧琳琳和萧媛媛不甘还想说什么,萧芸芸拉住她们,她理解大姐姐的处镜,也相信他们说的:“我们知道了,你们告诉大姐姐,我们会藏起来,让大姐姐不要担心我们。”

“是,属下会禀给郡主。”两个侍卫说。

没有呆太久,两个侍卫说完就要走,向另一个侍卫点了一下头。

“二姐姐你拉着我们干什么?”

萧琳琳和萧媛媛被拉着,她们不满,她们虽然知道大姐姐有难处,可还是受不了,萧芸芸看着她们:“你们想干什么?大姐姐说得很清楚了。”

萧琳琳和萧媛媛还想说什么,又没有。

萧芸芸知道她们心中明白。

远远的似乎发生了什么。

轰一声响,天空中又炸开了一朵烟花。

侍卫神色一变,怕有什么变故。

天空的烟花还没有熄灭,一个人影掠了进来,是一个侍卫,几人吓了一跳,好在及时发现对方,刚松了口气,快速掠进来的侍卫:“郡主让我过来,接三位姑娘过去。”

“发生了什么?”

萧琳琳三人看着来人,侍卫问。

*

萧菁菁望着天空再次炸开的烟花,看向太子殿下,没有多久前,天空炸开了一朵烟花,远远能听到奔跑的脚步声,像是有很多人上了山。

她吩咐了身边的人去接几个庶妹。

“菁妹妹似乎猜到了?”

太子没有多看,轻笑着。

萧菁菁没有说话。

紫嫣秋雨还有香草婆子看着太子殿下,太子还是轻轻的笑:“菁妹妹猜得不错。”他看向外面,侧耳听了听。

“听,来了。”

萧菁菁看向外面,其他人也一样,脚步声多了起来,越来越多,整齐划一,远远到来,越来越近。

所有人都脸色一变,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形,只有太子笑着。

萧菁菁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其他人看向郡主。

砰一声响,门被从外面推开。

点亮的火中间,纪尧一身黑色软甲,骑在高头大马上,手持剑柄,剑上有血,和平日不同,儒雅成熟的脸上多了冰冷肃杀。

“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纪尧翻身下马,走了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