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他想亲她/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很想把这让人揪心的小丫头抱在怀里好好打一顿。

萧菁菁上前几步,没有让侍卫跟着,看到四爷眼中的关切,看得出四爷是急急赶来的,是因为她:“四爷,我。”

“没事?”

纪尧走到小丫头面前,真的想好好打小丫头一顿,再把她抱在怀里,紧紧贴着小姑娘。

只是旁边有太多的人,让他不能这样做。

小姑娘身上有些狼狈,显然发生了什么事,打量了一下小姑娘的样子,火光下能看到小姑娘的样子。

他眸光闪了闪,变深,又上前一步,低低的问,凝着她。

“伤到了?”

“四爷不用担心,我没事,四爷不用来的。”萧菁菁心很软很软,她不想四爷再担心,抬起头。

“我怎么能不来,菁儿。”纪尧目光渐深,声音变得很轻。

太子在一边笑了,看了看其他的人:“好了,不要打扰咱们太傅大人和菁华郡主。”

萧芸芸看着大姐姐还有未来姐夫,听到太子殿下的话,点头,她突然发现了四妹妹还有五妹妹,四妹妹下了马车冲过来,五妹妹似乎不高兴。

紫嫣三人却有些迟疑。

“孤的话不管用?”太子目光掠过,没有人敢对上太子殿下的眼晴,太子笑了。

“太子殿下。”

纪尧开口,看向太子。

“孤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谁知道,是孤没有照顾好菁妹妹,不过孤已经让人查看了,不会再有问题,至于菁妹妹为何出事,孤觉得该问一下菁妹妹,必竟菁妹妹做的是安郡王府的马车,谁都不出事,偏菁妹妹出事,孤让人去把马还有马车带回来。”太子道。

“太傅说完了?”有些意外挑眉,太傅和菁妹妹说完了?他又瞄了一眼菁妹妹。

“嗯。”纪尧应了一声,没有问小丫头:“我会让人查清楚。”

萧菁菁望向四爷。

“是该查清楚,不然。”太子别有深意的说。

萧菁菁想说她知道是谁,又没有,她也想看看是不是和她想的一样,她把视线落在太子殿下身上。

“那边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不会有问题。”纪尧没有再提马受惊的事,认真的,看着太子。

“孤相信太傅。”太子微笑。

“我在不在都无所谓。”纪尧又道,目光定在面前的小姑娘身上,太子看到了,笑得漫不经心,眼中带着玩味。

“我和菁华郡主说说话。”纪尧又看向太子。

“好,太傅请便。”太子一幅果然如此,不过没有再说别的,示意他们随便。

“郡主,四爷。”紫嫣三人想开口,侍卫也上前。

郡主虽然和纪四爷定了亲,但——

“我和你们郡主有话要说,你们不用过来。”纪尧看向她们还有侍卫。

紫嫣三人没有回答,看向郡主,侍卫也看着郡主。

萧菁菁点了点头看了一边的二妹妹:“你们服侍二妹姝。”

“保护一下二妹妹。”她又对侍卫道。

侍卫恭敬行了一礼。

“是,郡主。”紫嫣三人明白郡主的意思,她们也看到了过来的四姑娘五姑娘还有婆子。

“大姐姐。”萧芸芸想说什么。

“郡主,老奴吓死了,郡主没事就好。”一个婆子冲了过来,跪在地上,恭敬的看向萧菁菁,萧菁菁低头。

“老奴该一直留在郡主身边,服侍郡主,幸好郡主没事,不然老奴也活不下去。”婆子又道。

萧菁菁淡淡的。

婆子还是磕着头,萧菁菁让她起来。

婆子磕了好几个头,才站了起来,看到一边的太子殿下还有未来的姑爷,她忙又行礼。

太子看了婆子一眼:“起来吧。”

纪尧转了转玉板指,他的心思都在小丫头身上。

“大姐姐。”萧琳琳还有萧媛媛一前一后走了过来,萧媛媛在前面,脸上带着高兴:“大姐姐没事真好,我和五妹妹一直很担心。”

“让四妹妹担心了。”萧菁菁平静的。

“大姐姐没事最好。”萧媛媛回过头,拉着五妹妹一起:“是不是五妹妹。”

萧琳琳看起来似乎有些怯弱,不像平时:“大姐姐。”大姐姐真的没有事,真的回来了,她之前想的都只是想,不可能发生。

萧菁菁没有多看,也没有多想,轻轻应了一声。

“二姐姐也没事吧。”萧媛媛想到二姐姐,又拉着五妹妹。

“四妹妹五妹妹,我没事。”萧芸芸看着四妹妹和五妹妹,五妹妹不喜欢她,她也不想说什么。

“我和五妹妹一直担心你和大姐姐。”

萧媛媛和萧琳琳又道,萧芸芸不相信五妹妹会担心她,她望着大姐姐,紫嫣三人还有婆子也看着。

“我们没事。”萧菁菁道。

太子笑得漫不经心,担心吗?他怎么没有发现,纪尧没有说话。

萧媛媛和萧琳琳听到太子的笑声,看到一边太子殿下还有未来姐姐,行了一礼,抬起头来:“太子殿下,太傅大人。”

“嗯。”纪尧只是轻轻道。

没有说什么。

“怎么不叫姐夫?你们可以叫姐夫人,是不是?”太子笑了,萧媛媛萧琳琳呆住,太子殿下让她们叫姐夫?大姐姐还没有嫁给纪太傅,紫嫣三人还有婆子也是,萧芸芸望着大姐姐,萧菁菁脸红了起来。

“太子殿下。”

纪尧转着玉板指的手一停,看了太子一眼。

“孤说错了?”

太子还是笑。

“没有,但不是现在。”纪尧说。

“那不就得了,不是现在,早晚会是不是吗。”太子不觉得自己说错了,萧菁菁脸又红了红:“太子殿下——”

“孤就是说一说。”太子还是轻笑。

“太子可以等到以后。”纪尧淡淡的。

“我以为太傅是希望的。”太子又说。

紫嫣三人还有婆子不知道说什么,萧媛媛萧琳琳萧芸芸三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太子殿下似乎,她们不知道怎么形容。

太子咳了一声,脸白了起来,还是笑着,一连咳了几次,所有人都看着。

萧媛媛三人再次想到关于太子殿下身体不好的传闻。

“太子殿下不舒服就少说点话,好好服侍太子殿下。”纪尧闻言,示意一边的太监,太监行了一礼,走到太子殿下身边。

“太傅不是想和菁妹妹说话,孤也累了,走吧,扶孤回马车。”太子确实有些累了,对着太监。

“是,太子殿下。”

太监小心扶着太子殿下。

纪尧看着小丫头,萧菁菁也看着四爷,萧媛媛几人看着未来姐夫和大姐姐。

“太傅,马车来了。”一个官兵走了过来,行了一礼,开口,所有人看过去,几个官兵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辆马车。

纪尧让他们把马车驾过来,萧媛媛本来想让大姐姐坐她们的马车的,不知道未来姐夫从哪里找来的马车,她很好奇。

“走,我们说说话。”

纪尧回过头来,凝着面前的小姑娘,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

“嗯。”萧菁菁心跳失序,她平复心绪,让侍卫跟几个庶妹,紫嫣几人也跟着,然后和四爷一起上了官兵牵过来的马车。

上了马车后,她正要回过身,突然一双手从身后抱住了她,身体一僵,好一会才放松下来,她知道是四爷,她闻到四爷身上的松香气息。

“是我,不要怕,菁儿。”

纪尧抱住怀里的小丫头,闻着小丫头身上的馨香,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小丫头真的是吓到他了。

他知道他的动作吓到小丫头,可是他还是不愿放开,只有这样,他才能确定她还好好在他怀里,没有失去。

怕小丫头被吓到,他轻轻的安抚起来,原以为对小丫头只是喜欢,原来不止是喜欢,还有更多的东西,只是这些东西他之前没有发现,只当是喜欢。

等到知道小姑娘可能出了事,才发现不止是喜欢,再看到小姑娘好好站在面前的时候,那种失而复得的珍惜还有喜悦让他无法忽视。

萧菁菁靠在四爷怀里。

“菁儿。”纪尧低低叹息。

“四爷,你?”萧菁菁心跳得很快,像是要跳出来,整个人很不自在,她感觉到四爷的手在收紧,听到了四爷的心跳。

“菁儿,不要动。”

纪尧紧紧抱着怀里的珍宝,轻轻的在她的耳边耳语:“让我好好抱一抱你,好吗?”

萧菁菁心跳得越来越快:“四,爷。”她想要回头。

“菁儿,你知道吗,刚才我很怕。”纪尧的开口,亲了亲面前的小姑娘,然后在她的耳边低语:“我从来不知道我这么在意你,这么喜欢你,听到你出事,我什么也不想,只想马上见到你。”

他不介意在她的面前说出他的心思。

萧菁菁脸更红,她知道四爷亲了她的耳廊,知道四爷的意思。

她侧过头,望向四爷。

纪尧见状,抬起头,亲了亲她的头发,低头,凝视着她,双手放在她的肩上,拉过她,坐下,马车驶了起来。

萧菁菁晃了晃,被纪尧拉着双手,按在面前:“很怕过来看不到你。”

“四爷。”

萧菁菁望着四爷的目光,她在四爷的目光中看到四爷的怕。

“还好你好好的站在那里,不然,我不知道会做什么。”纪尧又道,是的,如此眼前的小姑娘出了事,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也许会杀人。

“四爷也会怕吗?”

萧菁菁问。

“为什么我不能怕,菁儿觉得我不会?”纪尧注视着她,他也会怕的。

“我以为四爷不会。”萧菁菁道,四爷在她的心中,一直是无坚不催,就像她曾经想过的,每一次她都发现自己更接近四爷。

“菁儿,不要把我想得太强大,我也是人,也是男人,自己心爱的女人出了事,我怎么可能不怕。”

纪尧慢慢开口,低下头,头抵着她的头,四目相对。

萧菁菁和四爷对视。

“幸好你没事。”纪尧再次抓着菁儿的手,低低的叹了一声,抱紧她,在她的额头亲了亲,萧菁菁不习惯,想推开。

纪尧没有继续抱着,松开她,萧菁菁往后退了退,她的手有些疼,纪尧手收紧,见小丫头皱眉:“怎么?”举起她的手。

“四爷。”

马车里有一盏小小的灯,灯光昏暗。

萧菁菁不想让四爷看到担心。

想要收回手,但纪尧怎么可能松手,抓着她的手,看着她,看了一会:“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老实交待,乖。”

“四爷,我没事。”萧菁菁手又抽了抽,想要说什么。

纪尧:“还是不想说?”

萧菁菁不知道该不该说。

纪尧低头,把小丫头的手拿起来,在灯下细细看了看,萧菁菁知道瞒不住四爷,四爷应该看到了。

她注视着四爷的侧脸,四爷为什么要这么好。

“这也叫没事?为什么手受了伤,不告诉我?”纪尧的小丫头的手上发现了两道细小的伤口,伤口不大,但很显眼。

他抬起头,看着小姑娘,小姑娘还想瞒着她?

有些不高兴,受了伤为什么不说,小丫头到底在想什么,不知道他会心疼吗,摸了摸小丫头的手。

“四爷,只是一点擦伤。”

萧菁菁不觉得多严重,手又抽了抽。

纪尧怎么可能让她抽回去,抓着她的手。

“那也不该瞒着我,菁儿。”又举起她另一只手,看了看,和之前那只手一样,也有一些小小的擦伤,像是被石头擦伤的。

他大概知道是怎么擦伤的。

他举起小丫头的双手,低头亲了亲,抬头:“不许有任何事瞒着我嗯?”

萧菁菁有些脸红,四爷亲了她的手。

“什么时候伤到的,是不是之前马受惊的时候擦伤的?”纪尧见小丫头脸红了,问道,之前只看到小丫头好好的,他就没有问。

“嗯。”萧菁菁也没有再瞒着四爷。

“马受惊了,怎么制服的,有没有摔到?还有哪里伤到,没有告诉我的?”纪尧想到更多,担心小丫头其他地方是不是也伤到,为了怕他担心,也瞒着她,准备检查起其它的地方。

萧菁菁心跳很快,四爷的动作让她不知所措,她按住四爷的手,不让四爷再检查,她红着脸:“四爷,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不会又瞒着我?”纪尧没有再动,又问。

“没有了,四爷。”萧菁菁道。

萧尧没有再检查,注视着小丫头。

萧菁菁把当时的情形告诉四爷,纪尧抱着小丫头,听着小丫头的叙述,他知道要不是侍卫把握住了机会,运气还算好,小丫头很可能会掉到山下去。

他摸着小丫头的手,又仔细看了看,原本白皙纤细的手,多了一些显眼的伤口,让他觉得碍眼和心疼。

他取出一个小瓶,打开,倒出一些药粉,就着灯光,把小丫头的手用帕子擦了伤,把药擦在上面。

淡淡的药香弥漫开来,手上一阵清凉,不再生疼,萧菁菁不知道这是什么药,只是觉得药香有些熟悉,她看向四爷。

“忘了我让人给你送去的药,这瓶和那瓶一样。”纪尧替小丫头擦好了药,把药瓶放到一边,看了看小丫头。

萧菁菁想起来四爷派人送过一瓶药给她。

“药是专门配的,不会留下伤疤,菁儿不必担心。”纪尧道。

萧菁菁摸了摸伤口。

纪尧取出一块干净的手帕给小丫头,小丫头脸上有些尘土。

萧菁菁接过手帕,有些不明白。

“擦一擦脸。”纪尧开口,萧菁菁怔了怔,意识到什么,脸一下子红了。

“还是我来吧。”纪尧取过手帕,细细的给她擦了擦脸上的尘土,萧菁菁终于知道四爷是什么意思。

她脸很红。

“四爷,还是让我来吧。”她开口,想要自己擦。

“不要动,很快就好,还有一点。”纪尧细细看着这张脸,小小的脸,娇艳动人,昏暗的灯光下,更是诱人。

修长用力骨节分明的手在小脸上动了动,擦干净了小脸上的尘土,手捧着小脸,很想亲一亲,是不是和想像中一样。

“四爷。”

萧菁菁不知道四爷在看什么,她心慌失措。

“我想亲你,菁儿。”

纪尧对上她的眼晴。

萧菁菁脸真的红了,红得不行。

纪尧摸了摸小丫头的脸,手动了动,萧菁菁不由闭上了眼,心砰砰砰直跳,这一次是真的要跳出来。

纪尧笑了笑,终究没有亲下去,小丫头都吓到了,他手指在小丫头鼻子上点了点:“好了。”

“四爷。”萧菁菁知道四爷没有亲她。

四爷有没有亲她,她还是知道的,她不知道四爷为什么改变主意,看着四爷的眼晴。

“想让我亲你。”纪尧问。

“不,四爷。

萧菁菁再次心慌。

“不明白我为什么没有亲?”纪尧问。

“是。”萧菁菁点头。

“我怕吓到你呀,菁儿,还是留到洞房之夜,到时候——”纪尧低下头,四目相对,抵着她的额头,呼吸温热。

萧菁菁脸通红,上一世的洞房之夜,她闭着眼,根本不敢看四爷,而且她满心都是纪宁,也不想自己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碰。

她僵着身体,想到自己身上是陌生的男人,不是自己爱的男人,她就难受,四爷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对她很温柔,并没有过多停留。

她心中忽然涌起很深的愧疚,四爷什么不知道,她不敢想在四爷发现她和纪宁又见面后,四爷的心情。

对不起,四爷。

“让我让我抱抱。”纪尧再次抱住小丫头,萧菁菁靠在四爷的怀里,眼晴微红,她让自己忘记过去。

纪尧抱着怀里的小姑娘,低头看着在她的头顶轻吻:“马受惊的事,有没有怀疑的人?”

“有。”萧菁菁仰着头,她知道四爷问的是什么。

“谁。”纪尧问。

“吴侧妃,父王最宠爱的侧妃,母妃的庶妹,也是我的姨母,曾经我很相信她。”萧菁菁开口道。

“那个被人抓走的侧妃?”纪尧问。

“对,就是她。”萧菁菁回道,纪尧:“你是怎么想的?”

“让人找一找,能找到就找到,找不到,我会和父王说。”萧菁菁打定了主意,也想好了怎么做。

“我知道了。”纪尧知道了小丫头的想法,知道该怎么做。

“四爷会觉得我太狠了吗?”

这不是第一次问,萧菁菁怕四爷有一天会觉得她心狠手辣。

纪尧摇头:“菁儿,不要多想,你没有做错,她想要害你,你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以牙还牙。”

他看出小丫头的心思,安抚她。

“以后这些都交给我来。”

“好。”

萧菁菁点头。

太子马车里。太子问着身边的太监:“你说太傅和菁妹妹在做什么?”

“算了,问你你也不知道,孤想太傅肯定在和菁妹妹——”后面的太子没有说,神情饶有兴致。

而后面的一辆马车里。

“二姐姐运气真好,居然一点事也没有。”萧琳琳看着二姐姐,萧媛媛不知道五妹妹为什么针对二姐姐。

大姐姐可是很看重二姐姐的。

萧芸芸没有理会这位五妹妹。

不久之后,又有官兵追了上来,不知道说了什么。

京城一处宅子里。一身戴着面具的男人站着,下面跪着几个黑衣人。整个宅子只有远处挂着灯笼。

没有人走动,戴着面具的男人很高:“失败了?”

“是,主子。”跪在地上的黑衣人紧张的望着主子,小心的道。

“既然失败了你们还回来干什么,怎么不去死?”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发飙了。

跪在地上的黑衣人低下头。

“怎么会失败啊?”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冷冷的盯着跪在下面的人,他是怎么和他们交待的,务必要小心。办许成功不许失败。

“没用的东西,拿你们有何用?”戴着面具的人迈步走下来,走到跪着地黑衣人的面前,一踢了过去。

跪着的黑衣人不敢动,被踢得滚到地上,也不敢乱动,戴着面具的人越想越生气,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可以一劳永逸,可是这些没有用的东西居然失败了。

那么多年,可以说一切都在计划中,竟然也失败了,这些没有用的东西拿来有何用。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失败,说!”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冷冰冰的。

“那边似乎知道主子的动作。”跪在地上的黑衣人道。

他们都是照着主子安排做的,可是还是失败了,那边像是什么都知道。

“怎么可能知道?”戴着面具的黑衣人早就想过,难道他身边有奸细,是谁,到底是谁,竟然——

如果真的有奸细,他一定要查出来。

“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属下一切都是按照主子的安排,可是没想到后山竟然冲下一伙人,属下当时还以为是我们的人,后来发现不是。”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开口。

“后山又下来一伙黑衣人。”戴着面具的黑衣人问,来来回回走了几圈,想到什么,冷下声音,声音冷如冰窖。

“是的,主子,那伙黑衣人被属下带人灭了那伙黑衣人,谁知道又来了一伙官兵。”跪在地上的黑衣人道。

“官兵?”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声音更加的冷,竟然有官兵。

“是主子,就在属下找人的时候,官兵开始搜山杀人,很快发现了属下还有属下的人,一番打斗,官兵越来越多,属下只好分散人寻找,官兵最后包围了大门,属下知道事不可违,只好撤退,怕被人知道。”

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回答。

“看来真的有奸细。”戴着面具的黑衣人没有再问别的,他知道他身边一定有奸细,不然怎么会有官兵出现。

“马上让人拷问,一个一个拷问,让人给我查,我要知道谁是奸细,是谁!”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开口,冷声道。

“是,主子,属下马上去。”

跪在地上的黑衣人行了一礼,示意身边的黑衣人,走之前:“主子,属下抓到两个人。”他想到抓到的两个女人。

还没有告诉主子。

“哦,抓到两个人,谁?”

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开口,盯着跪在地上的黑衣人,竟然抓到两个人,会是谁。

“主子,是两个女人,属下在寺里抓到的,一个自称是安郡王的侧妃,一个是安郡王府三姑娘,属下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看起来像是真的,不知道主子要不要?”跪在地上的黑衣人抬起头。

“安郡王的侧妃安郡王府的三姑娘?”戴着面具的黑衣人问。

“是,主子。”

“在寺里抓到的?就只有两人?”戴着面具的黑衣人不知道想到什么,上前一步,居高临俯视。

“是,主子,属下在寺里一处歇息的厢房抓到的,属下带人去的时候,正被后山上下来的黑衣人——属下便救了下来,更多的被杀死了,抓到的两人说,安郡王府郡主也在的,还有另几位姑娘,属下派人四处看过,没有找到人。”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开口道。

“哦。”

戴着面具的黑认人又看向另两个黑衣人:“是这样吗?”

“是。”另两个黑衣人道。

“把人带上来,我要见一见。”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吩咐,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忙行礼,退了下去。

戴着面具的黑衣人不知道想什么。

片刻之后,脚步声又起来,黑衣人带着两人过来,戴着面具的黑衣人看过去,看到了黑衣人押着的女人。

“主子。”黑衣人跪在地上。

“还不给主子请安。”黑衣人行了礼,让吴氏和萧柔柔也行礼。

吴氏满脸惊惶,很狼狈,她不知道这些黑衣人要带她和柔姐儿来见谁,看着面前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她想到这些黑衣蒙面人说过的话。

萧柔柔白着脸,很害怕,她看向娘。

很快,她们被黑衣人按跪在地上,抬头看着眼前戴着面具的男人,她们很怕。

“主子,就是她们。”黑衣人把吴氏萧柔柔按得跪下后,望向主子。

戴着面具的黑衣人没有说话,他盯着吴氏还有萧柔柔,吴氏和萧柔柔越来越怕,她们不知道这个戴面具的是谁。

“安郡王的侧妃,安郡王府三姑娘?”戴着面具的黑衣人缓缓道。

“是,我们是。”

吴氏忙点头,拉着柔姐儿。

“对,我们是的。”萧柔柔也点头。

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又没有说话,只看着吴氏和萧柔柔,吴氏和萧柔柔心中慌乱:“我知道你们要找人,只要你们放过我们,我们什么也不会说,我知道你们抓错了人,请放了我们,不然王爷——”

“你们是在威胁我?”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冷冰冰的。

一边的黑衣人上前。

“不是,我们只是想让你们放了我们,你们要抓的不是我们不是吗。”吴氏还想说什么。

“怎么证明你们的身份。”

戴着面具的黑衣人道。

“我们,我们。”吴氏想想证明自己的身份,可是她发现自己没有可以证明的东西,怎么办,一定要想到办法。

萧柔柔:“你只要派人去问就知道。”

“对。”吴氏听到柔姐儿的话,忙道,柔姐儿说得对,只要派人去问就知道。

“你们是想让人发现,来救你们吧。”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可不是好糊弄的。

站在一边的黑衣人也看着吴氏两人。

“不是的。”吴氏是想过这些黑衣人要是派人去打听,说不定王爷会知道,会派人来救她们,没想到戴着面具的黑衣人猜到了,她脸一白,想要解释。

萧柔柔没有想那么多,她只是想只要这些人派人去,就知道她们是谁。

“看样子,你们是没有办法证实你们的身份了。”戴着面具的黑衣人想了想,开口,示意一边的黑衣人。

“不是,我们。”吴氏想说什么,萧柔柔也是,爬了起来。

戴着面具的黑衣人“主子,你不是想要用人试毒吗?”一边的黑衣人上前,他带这两个女人回来,主要是给主子试毒,还有暖床。

“嗯。”

戴着面具的黑衣人点头。

“这个人属下看不错,主子可以用来暖床。”黑衣人又说。

“是不错,确实可以用来暖床。”戴着面具的黑衣人看了看吴氏和萧柔柔,他上前,仔细看了吴氏一眼,伸出手抬起萧柔柔的下颌,手指摩挲了一下。

“不!”吴氏大叫,尖叫起来,扑向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她不会让这些人污辱了柔姐儿、

萧柔柔颤拌着,见娘冲过来,她想要逃跑。、

吴氏扑过来,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只是轻轻挥了一下手,一脚踢过去,吴氏被跌到一边,砰一声响,整个人踢到很远的地方,掉到地上,滚到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

嘴角都是血,狼狈之极。

她动了动,爬了爬,还是想要爬过来,柔姐儿,她的柔姐儿。

“娘!”萧柔柔凄声大叫,想要扑过去,戴着面具的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哪里会让她跟过去。

萧柔柔被拉住,任她怎么挣扎都没有用,怎么动都没有用。

“娘,娘,娘,不要,不要!”

“柔,姐,儿。”

吴氏吐着血,想要说什么说不出话来,整个人颤抖着,嘴角一直流着血,她想要爬过去:“柔,姐,儿,放,开!”

她昏了过去,昏倒在地上。

“娘!”萧柔柔一声大叫,疯了一样。

娘死了,死了,娘死了,不,不,娘流了好多血,吐了好多血,娘不要死。

“看看,死了没有。”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对一边的黑衣人说,黑衣人得了命令上前,查看了一下吴氏。

萧柔柔跟个疯子一般。

“主子,还有气。”片刻黑衣人检查了吴氏的气息,抬起头来,恭敬的对着戴着面具的黑衣人。

“还有气,看来还没有死。”

戴着面具的黑衣人低头睥了手上痪了一样的女人一眼。

“娘!”萧柔柔听到了黑衣人的话,娘没有死,没死,她更想过去。

“带下去试毒吧,既然没死,不能浪费了。”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开口,吩咐黑衣人把吴氏拖下去。

“是,主子。”

黑衣人恭敬开口,拖着吴氏下去。

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再次盯着萧萧柔柔。

“娘,娘!”萧柔柔还在叫着,哭着,跟个疯婆子一样,戴着面具的黑衣人不知道是不是嫌弃,一把丢开了她。

萧柔柔就要爬起来,追着娘去。

“娘!”

“带下去洗干净,这个样子别说暖床,舔鞋子都不配。”戴着面具的黑衣人看也不看萧柔柔吩咐余下的黑衣人。

“是,主子。”余下的黑衣人就要上前拉萧柔柔。

“求求你,放过娘,放了娘。”萧柔柔知道戴着面具的黑衣人说的不会是假,娘要被带下去试毒,不,娘一定会死的,她要救娘,她跪着爬到戴着面具的黑衣人身前,抱着他:“只要你放过娘,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不放过,我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戴着面具的黑衣人道。

“不,不!”萧柔柔摇头,她不信,不信:“只要你说的,我都会自愿去,你们想找谁,我帮你们找。”萧柔柔此时已经是急病乱投医。

为了娘,她什么都愿意了。

“你觉得你能做什么?”戴着面具的黑衣人竟像是真感兴趣一样。

“我什么都可以做。”萧柔柔说。

“好,”戴着面具的黑衣人起了别的心思,安郡王的侧妃,安郡王府的三姑娘吗?

*

纪尧松开了怀里的小姑娘。

萧菁菁望着四爷。

“太傅大人,太子让你过去,说有事商量。”

马车外,太监的声音忽然响起,纪尧看着小丫头:“太子找我,我去看看。”

“嗯。”萧菁菁心跳得还是很快,脸微烫。

纪尧下了马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久后,紫嫣三人上来,侍卫也过来,四爷派人过来,把药瓶送了过来,萧菁菁知道四爷和太子应该又有事。

“郡主,四爷和太子殿下有事,让奴婢来陪你。”紫嫣三人道。

“嗯。”萧菁菁已经知道,看着紫嫣三人:“你们手有没有受伤?”

“没有。”紫嫣三人道。

“我这里有药,不用瞒着我,我的手便擦伤了不少,你们应该也差不多,我已经擦过药了,你们也擦一擦吧。”萧菁菁取出四爷送来的药。

“郡主的手也?”紫嫣三人道。

萧菁菁点头,把药给她们,看着她们擦了药,把药送到二妹妹那边。

半晌后,马车停了下来。

前面传来说话声,不久,京城的门打开,进了城,没有多久,马车再次停了下来,应该是要分开了。

一个官兵过来:“郡主,太傅大人太子殿下让郡主好好休息,不要想,会让人送郡主到府里。”

“帮我谢太子和太傅大人。”萧菁菁说。

官兵离开。

太子的马车直接往宫里去,而她们的马车往安郡王府的方向,半个时辰后,回到府里,萧菁菁得知父王还没有回府,她松了口气。

让嬷嬷准备了水,沐浴更衣。

这一晚她一直没有睡着。

第二日,有贼人放火烧皇恩寺的事,传开。

“菁姐儿。”一阵风吹进来,安郡王萧成赶回了府。

------题外话------

今天实在是晚呀晚,最晚的一天,主要是下午写的时候卡文不说,儿子一连拉了两次粑粑,都拉在裤子里了,洗都给我洗惨了,臭得很,没办法,我妈一个人不好弄呀,明早会十点左右更,因为喧嚣要去吃酒席,最迟十点半。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