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四爷的诚意/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父皇你怎么回府了?”萧菁菁看着风尘仆仆赶回府的父王。

父王已经知道了吗?不知道父王知道多少,她站了起来,让紫嫣秋雨几人去备茶,她本来在问着宫外关于昨夜的传言。

紫嫣几人行了一礼,转身又向王爷行了礼。

萧成挥了挥手没有在意。

“听说皇恩寺出了事,父王怎么呆得住,菁姐儿你没事就好,父王听到的时候还真吓到了。”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菁姐儿,见菁姐儿没有事,满是络腮的脸上松了口气。

他是一大早知道消息的,想到菁姐儿几个都在皇恩寺,马上赶了回来。

他还真怕菁姐儿有什么事。

要知道昨晚可是有贼人杀人放火,火烧皇恩圭,菁姐儿还有吴氏几个呆在皇恩寺点长明灯,那些贼人可是穷凶极恶的,怎么会放过菁姐儿几人,好在没有事。

“父王我没事。”萧菁菁看出父王是为了她回来的,看出父王的担心。

萧成爽朗的笑了起来:“父王就知道父王的菁姐儿不会有事,父王听说皇恩寺进了贼人放火烧寺,杀了不少的沙弥,本来想去皇恩寺,听说你回府了,便赶回府,见到菁姐儿你好好站在这里,父王就放心了。”

“父王不用担心,我没有事,父王赶回来累了吧,父王坐吧。”萧菁菁道。

“菁姐儿难道你们昨日就回府了?”萧成坐了下来,他一路紧赶回府,确实有些累了。

“女儿是天亮前回的府。”萧菁菁没有瞒着父王。

“哦?怎么回事?”萧成一听就知道菁姐儿几人应是事情发生后,回府的,不免担心,菁姐儿几人那时才回府,应该见到了那些贼人?

“女儿遇到四爷,四爷派了人送女儿回府的。”萧菁菁没有提太子殿下。

她不知道父王知道不知道。

萧成倒是知道纪家老四带着官兵去了皇恩寺平了贼人的事,知道事情不简单,但这些都不是菁姐儿该知道的,菁姐儿几人遇到也说得过去,纪家老四怎么会让菁姐儿留在那里,肯定是派人送回府,笑了起来:“原来如此。”

萧菁菁知道父王在笑什么。

“有没有看到贼人?”萧成想到那些贼人。

萧菁菁把昨夜发生的事简单,没有提太子殿下。

“昨晚的事,菁姐儿你就不要再想了。”萧成听到菁姐儿见到了那些贼子杀人,拍了拍菁姐儿,安慰起菁姐儿,他是经常见血的,倒是没什么,菁姐儿哪里见过那些。

怕在她心里留下阴影。

萧菁菁没有瞒着父王,是想让父王知道,事情的经过。

“嗯。”萧菁菁点头,这时紫嫣三人送上茶来。

萧菁菁安排紫嫣去父王的院子吩咐院子里的人。

然后准备吃食还有别的东西,又接过紫嫣奉上的茶,奉到父王面前。

萧成笑着接过茶水大喝了一口。

“好,爽快。”

安郡王萧成笑着。

萧菁菁看着父王。

紫嫣和秋雨退了下去。

不久,萧琳琳萧媛媛萧芸芸三人带着人过来,她们听到父王回府,忙赶了过来,眼中带着紧张,看向大姐姐,不知道大姐姐怎么和父王说的

“父王。”

“嗯,昨夜的事,父王听你们大姐姐说了,你们受惊了。”萧成看了她们一眼:“没事就好。”

萧琳琳三人不敢说话。

萧成也没有多问,和菁姐儿又说了几句。

萧菁菁知道父王原本是打算今日到皇恩寺。

“菁姐儿,父王去侧院看看。”萧成忽然想身,对着菁姐儿道。

萧菁菁知道父王真的是得到消息就赶回来,并不知道太多,她仰着头,望着父王,父王想去侧妃看吴氏还有萧柔柔。

“父王。”

萧琳琳三人变了脸色,想要说什么。

紫嫣三人进来,听到王爷要去侧院,担心的望着郡主。

萧成隐隐感觉到什么。

“父王,侧妃娘娘还有三姑娘昨晚被那些黑衣蒙面人抓走了。”萧菁菁道:“昨晚遇到四爷之前,女儿让四爷帮忙寻找,一直没有找到,女儿离开的时候,让侍卫保护侧妃还有三妹妹,侧妃和三妹妹不知道是不是不相信女儿,没有来找女儿,侍卫也死了。”

“大姐姐。”萧琳琳三人听到大姐姐的话,目光注视着父王,不知道说什么,紧张的:“父王。”

紫嫣三人不知道王爷会不会怪郡主。

萧成没有理会萧琳琳几人,只看着菁姐儿,沉着声音,脸色很不好:“菁姐你你说什么?”

萧菁菁不像她们那样紧张:“吴侧妃还有三妹妹被黑衣人带走了。”

没有人说话。

萧成简直是难以置信,柔姐儿和吴氏被人抓走了,菁姐儿几人不是好好的吗,吴氏和柔姐儿怎么会有事,纪四在做什么,他盯着菁姐儿,又看向琳姐儿几人:“你们大姐姐说的可是真的?”

“是,父王。”

萧琳琳三人白着脸,点了点头。

紫嫣三人更担心。

“菁姐儿!”

萧成脸色更沉,看向菁姐儿。

萧菁菁回视父王的目光:“女儿正要派人告诉父王,父王就回府了,刚才就想告诉父王,昨夜太过混乱。”

“昨夜太过混乱,真的是这样?菁姐儿?”萧成不知道该不该信,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他盯着眼前的女儿。

萧琳琳三人听出了父王的意思,很紧张。

父王是在怪大姐姐吗。

紫嫣三人发现王爷什么也不问,就怪郡主,王爷难道以为是郡主想要害侧妃还有三姑娘,明明是侧妃想要害郡主,郡主躲过了,要不然王爷能不能再见到郡主还不一定。

萧菁菁平静的:“父王在怀疑我是吗?”

“没有。”

萧成道,他只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知道父王在想什么,父王在怀疑我。”

萧菁菁又道。

萧成没有说话,萧琳琳三人知道父王真的在怪大姐姐。

“王爷,你什么也不问,就问郡主,王爷以为是郡主害侧妃娘娘和三姑娘吗,王爷可知道郡主遇到了多少危险,要不是纪四爷,要不是郡主冷静,运气好。”紫嫣三人望着王爷,为郡主不平,忍不住了。

萧成闻言,转向紫嫣三人。

“明明是侧妃娘娘想要害郡主,王爷什么也不知道,要不是纪四爷出现,还不知道如何,郡主还是派了人保护侧妃娘娘还有三姑娘,要不是侧妃娘娘三姑娘不信郡主,不过来,要留下来,哪里会被人抓住,郡主也让人找过,没有找到,又让纪四爷帮着找,郡主如果不是为了王爷,怎么会。”

“真的吗,菁姐儿?”萧成不相信,真的像紫嫣说的,是吴氏想要害菁姐儿,菁姐儿躲了过去,菁姐儿派了人去,柔姐儿和吴氏自己不信,被抓住。

“父王如果不愿相信,我也没有办法。”萧菁菁淡淡的。

“你们当时也在,是不是这样?”萧成又看向萧琳琳三人。

萧琳琳三人看了眼大姐姐,点头。

“是,父王,是侧妃娘娘想害大姐姐,大姐姐躲过了,还派了人去,只是侧妃娘娘和三妹妹不愿相信大姐姐。”

萧琳琳虽然想告诉父王,是大姐姐做的,但她不敢说。

“真的是这样?”萧成再次问菁姐儿。

“父王不信,我也没有办法,父王可以派人查,出事的马车,四爷让人找到了,马也找到了、”

萧菁菁回道。

萧成看着菁姐儿,看了良久:“吴氏想害你,告诉父王,怎么回事。”

“父王现在信了吗?”萧菁菁没有回答,而是问。

“父王相信你。”

萧成不信菁姐儿能骗过他。

“父王,在那些黑衣蒙面人出现之前,从后山下来一伙贼人,这一伙贼人应该是侧妃安排的,只是后来多了黑衣蒙面的人,女儿才能逃脱,遇到纪四爷。”萧菁菁把当时的情形说了出来,让父王判断。

“还有一伙贼人,从后山下来?”萧成听了,皱眉,他只知道昨夜的事情并不简单,并不知道分为几批人,更没想到吴氏也插了一脚,吴氏从哪里找的贼人,最好不要牵涉其中,不然。

“是。”萧菁菁道。

萧成又看了看紫嫣三人还有萧琳琳三人。

“我不知道侧妃为什么要主动提起为母妃上香,我也不在意,后山那一伙贼人是朝着女儿来的,如果不是又来了一批黑衣蒙面人在寺中杀人放火,女儿也许出不来。”萧菁菁再次道。

“所以菁姐儿你就凭此觉得是吴氏想害你。”

萧成皱紧眉头:“会不会弄错了,是别的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吴氏是罪有应得,但柔姐儿。

“吴侧妃似乎早料到后山会有贼人下山。”萧菁菁说。

萧成没有开口,看来吴氏真的牵涉其中,这不是他能做主的,只有先找到吴氏再说,昨夜的事,圣上还没有发话。

“还有回来的路上,郡主坐的马车受惊发狂,应该也是侧妃娘娘下的手。”香草在一边听到,小心的看着郡主。

紫嫣和秋雨没说话,也是这样想。

萧琳琳和萧媛媛并不知道,马受惊也是吴侧妃做的?萧芸芸是听大姐姐说过,她看向父王。

“回来的路上马受惊?”萧成眉头皱着,他还不知道菁姐儿回来的路上马受惊的事。

“是,父王。”萧菁菁点头。

“说清楚。”

萧成让香草说清楚,香草有些紧张:“王爷,郡主。”把郡主坐的马车马受惊的事说了出来。

“菁姐儿,你怎么知道是吴氏,万一不是呢?”萧成知道当时很惊险,稍有差池,稍有不对,很可能菁姐儿就会掉到山下,还有芸姐儿,就不止是吴氏和柔姐儿出事。

菁姐儿和芸姐儿也会出事。

只是不明白菁姐儿为什么认为是吴氏,是不是菁姐儿想多了。

“父王,你觉得是意外吗,或者别的人所为,我回来的时候坐的是去的时候的马车,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为什么别的马车好好的,只有我坐的马车,马受惊发狂。”萧菁菁直视父王的眼晴。

萧成不愿深想,但他不是蠢人,只要一想就知道菁姐儿为什么会怀疑吴氏,只有吴氏有这个可能。

呆是昨夜牵涉其中的人,不可能只对菁姐儿的马车下手。

“父王可以再多想一想。”

萧菁菁又道。

萧成想了不少的事,知道菁姐儿并不是无缘无故认定是吴氏,应该是平时的一些事,他叹了口气。

“吴氏是罪有应得,但是柔姐儿不是,菁姐儿你不要恨柔姐儿。”

“女儿如果恨她们,就不会派人保护她们。”萧菁菁回望父王。

“菁姐儿你很好。”萧成道。

菁姐儿真的很好,要不然不会派人保护她们。

“女儿不想父王难过。”萧菁菁表明态度,她做这一切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父王。

萧成听出来了:“现在吴氏和柔姐儿被人抓走,已经出了事,菁姐儿就不要再怪,吴氏想要害你,却没有害成,也算是罪有应得了,吴氏和柔姐儿被那些黑衣人带走,不知道会被带到哪里,不知道会怎么样,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柔姐儿找回来,吴氏父王可以不管,但柔姐儿必竟也是你的妹妹,父王”

“父王可以派人去找。”

萧菁菁回答。

“父王马上就让人去找。”萧成道。

“父王可以让人问一下四爷。”萧菁菁又说:“四爷应该知道那些黑衣人是谁,父王可以派人去找。”

“好,父王让人去问纪四爷。”萧成颔首,菁姐儿不提,他也会去问,他发觉自己真的小看了菁姐儿,菁姐儿从来不是心胸狭窄的人:“菁姐儿,父王之前竟怀疑你,是父王不好,父王错了。”

“不是父王的错。”

是她的错,萧菁菁道。

“父王让人去找你三妹妹,你好好休息,昨晚的事不要再想。”萧成安慰了一下菁姐儿,抬头朝着萧琳琳三人:“你们也是一样,好好陪着你们大姐姐。”

让紫嫣三人好好服侍。

说完就走了。

萧琳琳看着,萧琳琳三人也看着,紫嫣:“郡主。”

萧菁菁看向几个庶妹,让她们回去,萧琳琳三人想说什么,萧菁菁不想听。

示意紫嫣三人送几个庶妹出去。

“郡主,王爷走了,带了很多侍卫离开,正院那边照着郡主的安排都准备好了,王爷不知道何时会回府。”赵嬷嬷走了进来,还有采薇,采薇行了一礼,抬头。

“嬷嬷不必说,父王要去找吴氏还有萧柔柔。”萧菁菁道:“东西都发下去,让大家尝一尝,父王暂时不会回府。”

“是,郡主,老奴让人去办,只是,王爷这一去。”赵嬷嬷不免担心。

她是不希望王爷还去找吴氏和三姑娘的。

都过了一夜了。

“没事,能不能找到还不知道。”萧菁菁看出嬷嬷的担忧,她不觉得有什么好担心的。

“万一找到了。”赵嬷嬷担心的是这。

“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萧菁菁道。

“郡主说得对。”赵嬷嬷高兴起来:“郡主,昨夜到底?”她昨夜就知道吴氏还有三姑娘被人抓走,只是没有来得及仔细问,方才她们听说昨晚皇恩寺被人放火烧,死了很多人。

幸好她的小郡主没事。

郡主是天亮前回府的,还不知道遇到了什么,采薇也看向郡主。

“没有什么,就是发生了一些事。”萧菁菁没有多说,简单的说了一下。

赵嬷嬷打算一会问问紫嫣几个丫头。

“郡主。”

紫嫣从外面走了进来,行了一礼。

赵嬷嬷采薇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什么事。”萧菁菁看向紫嫣。

紫嫣:“郡主,老夫人派了周嬷嬷来。”

萧菁菁知道外祖母应该是听说了昨夜皇恩寺的事,她对着紫嫣:“让周嬷嬷进来。”

“是,郡主,奴婢马上去。”紫嫣道。

萧菁菁看着紫嫣退出去,一会,脚步声响起,紫嫣带着周嬷嬷走了进来,紫嫣行了礼,周嬷嬷也跟着行了礼,抬头看了眼菁华郡主。

“周嬷嬷起来吧。”萧菁菁道,让紫嫣扶周嬷嬷坐下。

“老奴不敢。”周嬷嬷不卑不亢的又回了一礼。

“坐吧,周嬷嬷,不知道外祖母让你来是?”萧菁菁开口。

周嬷嬷这才坐了下来,她抬头看向菁华郡主,老夫人听了皇恩寺的事后,马上让她过来,看看菁华郡主在不在府上。

老夫人听说菁华郡主带着人去了皇恩寺点长明灯,怕郡主留在山上没有回来,出了事。

看菁华郡主的样子,不像有事的。

看来菁华郡主早就下了山。

老夫人也该放心了。

紫嫣走到郡主身边站着。

“老夫人知道郡主去了皇恩寺,怕郡主留在山上,昨夜皇恩寺进了贼人,杀了不少沙弥放火烧寺,老夫人怕郡主受难,知道郡主好好在府上,老夫人想必也会放心。”周嬷嬷开口。

“让外祖母担心了,嬷嬷告诉外祖母,我没有事。”

萧菁菁知道外祖母一定很担心。

“不知道郡主是怎么回府的。”周嬷嬷势必要问清楚,好禀给老夫人。

“我身边有父王给的侍卫,昨夜在贼人入寺后,我遇到了纪四爷,跟着纪四爷下山,回了府。”萧菁菁看出周嬷嬷的意思:“让外祖母不要担心。”

“郡主是和纪四爷回府的,老奴知道了,会告诉老夫人,老夫人知道也能放心。”原来菁华主是和纪家四爷回的京。

周嬷嬷算是知道了,她也知道菁华郡主为什么没事了,想到来的时候听到的话。

“老奴来的时候,听说王爷带着人出去了,侧妃娘娘还有三姑娘似乎出了事。”

“是,三妹妹还有吴侧妃昨晚被昨夜的贼人带走了。”萧菁菁也没有瞒着周嬷嬷,周嬷嬷本来也知道了。

“怎么会?”

周嬷嬷不知道昨夜还发生了什么,侧妃柔姑娘被人抓走。

“三妹妹还有吴侧妃不愿和我一起下山,觉得留在山上更安全,被抓走。”萧菁菁道。

“那怪不得郡主。”

周嬷嬷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

想必是吴侧妃还有柔姑娘觉得郡主会害她们,怕遇到危险,郡主会丢下她们,觉得山上更安全,只要躲起来。

没想到郡主没事,她们被抓了。

“昨夜郡主想必也遇到了危险。”周嬷嬷问,郡主想必见到了贼人。

“嗯,幸好遇到纪四爷,路上几次遇险,都化险为夷。”萧菁菁道。

“好在郡主平安无事。”

周嬷嬷也道。

“吴侧妃还有柔姑娘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怪不得谁,只能怪自己,王爷应该也会明白。”周嬷嬷想到带人出去的安郡王。

“父王明白,没有怪我。”萧菁菁说。

“侧妃娘娘想要害郡主没有害到,害到自己,还以为郡主和她一样。”紫嫣在一边说。

“紫嫣。”萧菁菁打断她的话,她并不想让外祖母知道,担心,只要让外祖母知道她没事就好。

“郡主,奴婢知错。”紫嫣跪在地上。

“侧妃娘娘想要害郡主?”周嬷嬷望着郡主,没有看紫嫣。

见周嬷嬷知道,萧菁菁也没有再瞒着。

周嬷嬷听了郡主的话,才知道昨晚菁华郡主比她想的还要惊险,心中已经有数。

“周嬷嬷最好不要告诉外祖母,免得外祖母又担心。”

萧菁菁道。

“老奴明白。”周嬷嬷道。

周嬷嬷走后不久,叶蓁也来了。

“叶姑娘想要见郡主。”秋雨开口。

“让她进来吧。”萧菁菁想了想,秋雨退下去,很快,叶蓁带着一个丫鬟跟着秋雨走了进来。

叶蓁见菁华郡主好好的,跟着秋雨行了礼,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我还以为郡主,吓了一跳,给郡主请安”

“让叶姑娘担心了。”萧菁菁道。

“郡主没事就好,我还以为,差点去皇恩寺。”叶蓁只是想上门问问,没想到得知菁华郡主回府了。

吓了她一跳。

“谢叶姑娘关心。”萧菁菁又道。

“这给郡主,祝你和纪四爷定亲。”叶蓁把自己准备的东西送上,然后又打量了一下菁华郡主,她还以为菁华郡主——

听到皇恩寺昨夜进了贼,放火杀了很多沙弥后,她就想到菁华郡主,昨日她和祖母下山的时候菁华郡主还在山上,翌日才会下山。

她还真怕菁华郡主被人杀了。

“多谢叶姑娘。”萧菁菁又道。

“郡主看看。”叶蓁送的是自己做的五子棋,她也不知道古人喜欢什么,自己也不会别的。

就会十字绣,还有五子棋,英语。

想了想,菁华郡主什么没有,要有新意,又不同,她想到做五子棋,十字绣太费时间了,而且菁华郡主喜不喜欢还不知道,棋多高雅呀。

菁华郡主肯定不知道。

萧菁菁让秋雨打开,把手上的盒子递给秋雨,盒子很精美,很大,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秋雨很快打开盒子。

里面放着棋盘和棋子。

叶蓁伸着头,期待的看着。

萧菁菁抬头,秋雨还以为叶姑娘送的是什么,原来是一张棋盘。

“郡主,这是五子棋。”叶蓁看在眼里,开口道。

“五子棋?”萧菁菁没有听说过。

秋雨也没有听过,有些好奇看向叶姑娘。

“我也不知道郡主喜欢什么,做了一副棋送给郡主,不知道郡主知道不知道五子棋吧。”叶蓁道。

“没有听过。”萧菁菁确实没有听过。

秋雨也一样。

“是我想出来的,做出来玩的,想着郡主什么都有,也不知道送什么给郡主,干脆把自己做出来的五子棋送给郡主,五子棋看着和平常下的棋看着一样,其实不同。”叶蓁知道古人并不比现代人差。

只是见识比不上。

她讲起五子棋的规矩,萧菁菁听着,秋雨也听着。

萧菁菁片刻若有所思,秋雨觉得自己好像听明白了,看向郡主。

“只要五子连成一线就是羸?”萧菁菁抬头,她已经发现五子棋就像叶蓁所说的,简单易懂,不需要打棋谱,简单易学,也有一定的趣味。

不像对弈。

很适合小姑娘玩。

她没想到叶蓁会发明这样好玩新奇的弈棋。

“郡主明白了?”叶蓁在现代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下五子棋,在网上下,她可是打败天下无敌手的。

来到古代,无聊不说,想出趟门也难,为了打发无聊才做了五子棋玩,她身边的丫鬟没有一个能羸过她的。

“只要五子连成一线,不管是哪个方向都算是羸,是不是很简单,我也觉得简单,但也好玩,菁华郡主要不要试试?”

“好。”萧菁菁也想试试。

让秋雨摆好。

叶蓁在一边指导如何放,摆好后,两人对坐。

“你们要是也想来,可以画一张棋盘。”叶蓁看到一边的丫鬟还有秋雨,开口。

萧菁菁望着叶蓁。

“五子棋也可以画一张棋盘玩。”叶蓁说。

萧菁菁了然。

秋雨也想到了,画的真的行吗?她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画一张棋盘对弈的。

“郡主,你先还是我先。”叶蓁问道。

“黑子先行,叶姑娘不知道持黑还是持白。”萧菁菁没有回答,叶蓁觉得古人就是麻烦:“我用白子吧。”

“多谢叶姑娘。”萧菁菁没有再说什么,执了黑子,看了看棋盘,她看过不少棋谱,五子棋她是第一次下。

她落了子。

“该我了,郡主。”叶蓁一见。

萧菁菁点头,抬头,示意叶蓁落子,叶蓁看了看,随意落了一子,挨着黑子。

萧菁菁一直注视着。

“该你了,菁华郡主。”叶蓁道。

萧菁菁又落下一子,两人你来我往,秋雨和叶蓁带来的丫鬟看着,不一会,棋盘上摆满了棋子。

叶蓁没想到菁华郡主这么厉害,能和她下这么久都没有输,她身边的丫鬟可是没多久就输给了她。

菁华郡主可是第一次下,她还以为,要不了多久,菁华郡主就会输,要知道她第一次下五子棋的时候,虽然知道五子连成一线就是羸,可是总是眼力不够,输了很多次才练出来。

哪里像菁华郡主一样,这么久都没有输,她可是输得不行,才学会下的,菁华郡主不会本来就会吧。

仔细的看了看棋盘,她又落下一子,这一次她还不信羸不了菁华郡主,只要菁华郡主没有发现,她就要羸了。

她看着菁华郡主,等着她落子,忽然想到菁华郡主不会本身就会下棋吧。

萧菁菁落了一子带着漫不经心。

叶蓁一看,自己的白子又被菁华郡主堵住了,又羸不了了:“郡主,你不会本来就会下棋吧。”

“在学。”

萧菁菁看了她一眼。

难怪,叶蓁又抓住一个机会。

“你输了。”萧菁菁开口。

叶蓁愣了愣:“啊?”有些回不过神来,怔怔盯着棋盘,她输了,她竟然输了,输给了菁华郡主。

还有没有天理,这还是第一次下。

“郡主,奴婢还以为郡主会走这里。”秋雨开口,叶蓁的丫鬟想说什么又没有,姑娘可是从来没有输过,姑娘显然没有想到会输给菁华郡主。

她也没有想到菁华郡主会羸过姑娘,萧菁菁看了眼棋盘。

“走这里不如这里。”萧菁菁道。

“菁华郡主,你是不是早就会下?”叶蓁回过神来。

“听你说才会的。”萧菁菁开口。

“那为什么这么厉害?”菁华郡主难道是天才?叶蓁心中想着。

“主要考的就是眼力还有反应,我看过不少棋谱。”萧菁菁知道叶蓁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羸,算是解释道:“没想到叶姑娘会发现这样的棋,虽然简单,但有趣。”

“简单得郡主只听一遍就羸了。”

叶蓁觉得菁华郡主要是到现代去,真正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她还有点不好意思,五子棋哪里是自己发明的,自己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说是自己想出来。

心中免不了心虚。

“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把五子棋教给别人。”萧菁菁想把五子棋的下法告诉四爷。

“可以。”

叶蓁满不在乎。

萧菁菁看着叶蓁。

吴府,吴老夫人听了周嬷嬷的话一边庆幸菁丫头没有事,遇上了永叔,平安无事下了山,一边又骂吴氏白眼狼。

简直是岂有此理,竟然找了贼人想要害菁姐儿,还在菁姐儿坐的马车上动手。

被抓走是活该。

俗话说得好,自作孽不可活,想要害菁姐儿,没有害到,害了自己,简直就是活该,还找什么找。

死在外面最好。

皇恩寺有贼人闯进放火杀人的事,越传越广,熙和帝也回了宫,召集起臣子,秦王被禁在王府,晋王身边的人被杀了几个,太子被禁足于东宫,病倒。

所有人都猜测皇恩寺的事到底是不是几位皇子太子做的。

不然为什么圣上大怒。

清明过去。

转眼到了初九,吴氏和萧柔柔一直没有找到,萧菁菁知道父王仍然派人寻找。

明日父王就要回大营了。

父王为了找吴氏还有萧柔柔向圣上告了很多天的假。

“郡主,四爷来了。”紫嫣和采薇这时从外面进来,行了礼,这些日子,太子病倒,四爷一直很忙。

“哦?四爷在哪里。”萧菁菁问,看着紫嫣和采薇:“走去看看。”

“郡主,四爷在王爷的书房,和王爷说着话。”紫嫣和采薇道。

萧菁菁嗯了一声,紫嫣和采薇忙跟在郡主后面。

到了前院,父王的书房门口,她看到父王身边的人,见到了四爷身边的随从,随从行了一礼,萧菁菁走到里面,看到了父王和四爷,父王和四爷不知道在说什么,父王笑着。

她走进去,紫嫣和采薇扶着郡主,看向父王和四爷。

“父王,四爷。”

“菁姐儿来了?”萧成听到声音,笑着看到进来的菁姐儿,睥了一边的纪四一眼。

纪尧把玩着手上的玉板指,回过头来,温和的笑笑。

萧成拂了几下络腮胡,点了点头。

“父王和四爷在说什么?”萧菁菁上前一步。

“没有说什么,你既然来了,永叔,你和菁姐儿说吧。”安郡王萧成又笑道:“永叔今日来来送定亲礼的。”

萧菁菁看向四爷,对上四爷温和的目光。

“好。”纪尧点头:“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上次问过你,你说喜欢,我亲自猎了一只,来人。”

萧菁菁想到什么。

下一刻随从走了进来。

“带进来。”纪尧道。

“是。”随从行了一礼,退了出去,不久,随从带着人走了进来,送来两只活鹰,纪尧上前一步,萧菁菁看着两只活鹰,英姿勃发。

萧菁菁看着。

“怎么样,菁姐儿满意吗?永叔很有诚意。”萧成这时道。

萧菁菁点头。

“满意就好。”萧成道。

纪尧还是温和的笑,萧菁菁看着四爷。

纪家四爷送了一对活鹰的消息在短时间内传遍王府。

纪尧没有在安郡王府呆太久,走的时候。

“郡主,四爷就在前面。”萧菁菁站在花园里,一眼看到背负着双手的四爷。

她走上前去。

紫嫣和采薇依然跟在郡主身边。

萧菁菁一步步走过去,她看向四爷注视的画。

“菁儿。”纪尧听到脚步声,转回身来,看着小姑娘,他温和的笑,伸出手:“过来。”

萧菁菁走上前。

紫嫣和采薇对视一眼。

萧菁菁走到四爷面前,纪尧抓住她的手,萧菁菁抽了抽没有抽出来,纪尧温和的眼中都是温柔和宠溺凝着她。

“四爷。”萧菁菁不由自主开口。

“还好吗,这些日子?”纪尧问,萧菁菁颔首。

“等我来娶你。”纪尧低低的看着她。

萧菁菁没有说话。

几日后,纪家四爷和菁华郡主定亲,亲自猎了活鹰作为定亲礼很多人都知道了,菁华郡主曾经和纪宁的事也被人翻了起来。

同时还有一个消息,就是宜妃本来想让菁华郡主嫁给娘家侄儿,已经求了皇上。

出了宫,正要上轿。

纪尧听了下面的人的话。

“把消息传出去吧。”把玩着手上的玉指,他看着跪在地上的人。

“是,四爷。”跪在地上的侍卫道。

“嗯,还有什么?”

纪尧又问。

“大公子还是一直关在房里。”侍卫道。

纪尧没有说话,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回府。”

回到府里。

“四爷。”一个侍卫跪在地上。

“什么事?”纪尧问。

“几位姑奶奶回府了,想要见四爷,说是有事和四爷说。”侍卫抬起头来。

“哦。”纪尧怎么会不知道为了什么。

不知道小丫头有没有后悔。

顾府,顾瑶没有想到萧菁菁会和纪宁的四叔定亲,秦王那里一直没有消息,她的心稍微放了下来,只等出嫁后,再想办法。

萧菁菁什么时候和纪宁的四叔?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