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心中的志气/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菁菁看着眼前的文表哥还和武表哥,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文表哥武表哥叫她表妹。

“要是受了欺负告诉我们。”

吴文吴武哼了一声道,眼神很复杂,注视着这位他们一向不喜欢目中无人的表妹,虽然不喜欢,但是也不能让人欺负。

就算是纪四叔,也不能。

他们没想到纪四叔会和这位讨厌的表妹定亲,不知道纪四叔怎么看上这位母老虎一样的表妹。

“谢谢两位表哥。”

萧菁菁道。

她想到前世,两个表哥不喜欢她,依然帮了她。

“有些人也学会说谢谢了,还以为会说我的事与你们无关,我们可不是为了你,是为了!”为了什么,吴文吴武又哼了声,不屑的说完,两个少年像来时一样,一阵风离开。

萧菁菁看着。

“郡主。”赵嬷嬷见郡主不动,两位表公子已经离开了,她刚刚还很担心,以为两位表公子会和以前一样。

每次两位表公子和郡主见面都会针锋相对,郡主甚至用鞭子抽过两位表公子,两位表公子也会还手。

在她看来郡主也是被两位表公子气的,两位表公子要是不气郡主,郡主也不会动鞭子,而这一次,两位表公子不是厌恶郡主吗,竟会说这样的话。

像变了一个人样,一开始她还担心,不知道这两位表公子在想什么。

“嬷嬷,两位表哥。”萧菁菁收回目光,看向嬷嬷:“我以为两位表哥不喜欢我。”

“郡主,老奴也以为,还挡在前面,不想两位表公子。”

赵嬷嬷想说什么。

“我看得出两位表哥还是不喜欢我,我曾经也讨厌文表哥和武表哥。”

萧菁菁没有等嬷嬷说完。

“郡主。”

赵嬷嬷开口。

“走吧,嬷嬷。”

萧菁菁不打算再停留,两位表哥她不是才知道并不是表现出来的。

“好,郡主。”赵嬷嬷点头。

紫嫣和秋雨对视一眼,两位表公子也让她们意外,有些没有想到,她信跟在赵嬷嬷还有郡主的身后。

没有走多远,前面就是几位表姑娘学琴棋书画的地方。

忽然前面两个婆子说着话。

赵嬷嬷正要派人过去,听到了两个婆子的话,她回头。

“王姨娘又闹了?”“是啊,自从安郡王府那位三姑奶奶还有表姑娘出事,不见后,王姨娘一开始还不知道,后来不知道怎么知道了,就开始闹起来,可是谁会放她出去呀,还以为是老太爷在的时候?还有人会留点面子,三姑奶奶还不知道如何,三表姑娘也不见了,王姨娘还有什么?老夫人原就不待见她,这一下更是,直接让人压下。”

“说是想要去安郡王府,说是有人害了三姑奶奶还有表姑娘。”

两个婆子说着,声音压低,还是传了过来。

赵嬷嬷听出两个婆子口中的王姨娘是谁,吴侧妃的姨娘,从两个婆子话中可以推断出这位王姨娘在吴侧妃还有三姑娘出事不久知道了,闹了起来。

不知道郡主?这一出来,先是遇到两位表公子,现在又遇到两个婆子。

萧菁菁也听到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这位王姨娘显然是被外祖母压了下去,秋雨和紫嫣再次对视一眼,王姨娘不是吴侧妃的姨娘吗?

“谁会害了三姑奶奶还有三表姑娘啊?”“不要说,有些说不得,你是知道几位主子可都是觉得郡主才是正经的表姑娘。”

“也是,你是怀疑?”“不是说了是怀疑吗?府里不知道多少人怀疑呢,只不过因为对方的身份没有人说什么,三姑奶奶三表姑娘必竟只是庶出府里可是大老爷当家,老夫人还在。”

“我倒不觉得,郡主虽然有些目中无人,可是应该不会,倒是三姑奶奶还有三表姑娘,人说有后娘就有后爹,谁知道郡主过的是什么日子,以前的事你忘了,和府里的关系也弄得那样僵,什么都听三姑奶奶的,和三表姑娘也跟亲姐妹一样。”

“也许就是报仇呢,郡主不是明白了吗。”

“这就不好说了。”

“你说三姑奶奶还有三表姑娘还会回来吗?”“这就难说了!都这样了,哪里会回来,就是回来也没用,没听过斩草要除根?”婆子比了一个动作。

“你说王姨娘这样闹下去能有什么用。”

“老夫人是不可能让她出去的,安郡王府是什么地方,当年郡王妃病重的时候,老夫人原来打算的是在几位庶出的姑娘里挑一个,本来挑中的不是三姑奶奶,三姑奶奶那会并不出色,也不知道怎么让老夫人看重了,不对是安郡王看中,纳入府,老夫人开始还不觉得,后来才发觉不对,都气病倒了,这些年下来连郡主的事都少管,郡主懂事了,老夫人才好转,出了这样的事,老夫人哪会放王姨娘出门,不关着就是好的了。”

“你知道当年的事?”

“也是听说,具体的不知道,反正里面肯定有什么。”“嗯,三姑奶奶风光了多久,这一下。”“老夫人肯定会趁此机会做些什么。”

两个婆子又说道。

赵嬷嬷脸色不是很好,这些婆子知道什么,望向郡主:“郡主。”只要郡主开口,她马上把这两个婆子的嘴封了。

紫嫣和秋雨也看向郡主,担心。

后面跟着的丫鬟婆子白着脸跪在地上。

萧菁菁很平静,这些说她还有外祖母的话,她知道不是真的。

两个婆子还要说什么,往四周看过来,看着看着,忽然发现不远处站着一行人,两个婆子一震,抬头一看,吓到脸色惨白,跪在地上,砰一声,头也不敢抬,不停的磕起头来,砰砰砰:

“老奴给郡主请安,老奴不知道郡主在这里,老奴——老奴说了不该说的话。”

想要说什么,说不出来,两个婆子用手打起耳光来,竟然是菁华郡主,她们说的话,菁华郡主一定听到了,她们想死的心都有。

萧菁菁什么也没有说。

赵嬷嬷脸色好了些,还是不是很好,在她看来,这两个婆子罪该万死,紫嫣和秋雨等着郡主的命令。

“郡主,老奴说的都是屁话,都是屁话,老奴不知道郡主在,要是知道,打死老奴也不敢,那些话都是老奴自己想的。”

“郡主,老奴罪该万死,请郡主饶命!”

两个婆子越磕越怕。

砰砰砰的磕头声响起,边磕头边扇耳光,啪啪啪响,她们知道菁华郡主很可能会用鞭子抽她们。

很快两个婆子脸红肿起来,都是巴掌印,她们哪里敢收力,额头上也磕破了,脸惨白如鬼,有血流出来。

两个婆子一点也不敢收手。

“郡主,这两个婆子胆敢乱说,主子是她们能随意议论的吗,光是掌嘴怎么够。”赵嬷嬷看在眼里,沉着脸,冷冷扫了眼。

“对,郡主。”秋雨紫嫣也开口。

其他丫鬟婆子跪在地上抬起头。

“带下去,交给外祖虚构处置吧,把经过和外祖母说一遍。”萧菁菁对着身后的婆子还有丫鬟。

赵嬷嬷觉得郡主这样处置比亲自处置好,必竟是在吴府,两个婆子是吴府的人,交给老夫人来更好。

紫嫣秋雨也看出郡主的意思。

“是,郡主。”

跪在地上的婆子丫鬟忙道,她们是老夫人派来跟着郡主的。

两个婆子松了口气,趴在地上。

萧菁菁看了眼,往前走去,赵嬷嬷跟着郡主,紫嫣秋雨落在最后,两个婆子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其他的丫鬟婆子,留下两人,其余的跟上。

不一会。

到了地方,几位表姑娘正在练着字,一位女先生拿着戒尺来来回回的走着,赵嬷嬷见郡主停下步子。

“郡主?”

紫嫣和秋雨也是一样。

“在这里等一下,等几位表妹完了再过去,不要打扰几位表妹练字。”萧菁菁看了眼四周,走到一边的亭子里,坐了下来。

赵嬷嬷跟上郡主,秋雨紫嫣服侍着郡主:“郡主,奴婢去端点点心还有茶来。”

“去吧。”萧菁菁道。

“奴婢马上就回来。”秋雨和紫嫣一起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萧菁菁没有说话,赵嬷嬷站在郡主旁边。

“嬷嬷也坐吧。”萧菁菁转向嬷嬷。

“老奴不敢,郡主坐吧,老奴站着就行。”看到才跟过来的丫鬟婆子,赵嬷嬷沉下脸,吩咐起来。

萧菁菁看着没有再说。

半晌,秋雨和紫嫣取了点心还有茶水过来,行了一礼,摆放起来。

赵嬷嬷在旁指挥。

丫鬟婆子照着赵嬷嬷的吩咐做,时不时看一眼郡主。

“郡主,老夫人知道你要喝茶,让奴婢取了最好的毛尖,奴婢马上泡。”秋雨对郡主道。

“郡主,点心是老夫人吩咐小厨房现做的。”紫嫣接着道。

萧菁菁取了一块咬了一口,是梅花香饼还有七巧点心,吃了一小块,感觉有些饱了。

秋雨泡好茶,她喝了一口,化了口中的腻味。

没有多久,女先生看了过来,不知道宣布了什么,几位表妹走了过来。

萧菁菁站了起来。

“表姐你怎么来了?”吴雲在最前面,跳了过来,挽住表姐的手。

“表姐。”吴莲怯怯的,吴雯端庄娴静,眼中有欣喜。

“莲表妹,雯表妹,雲表妹。”萧菁菁微微笑。

“表姐来了多久了?之前是不是在祖母那里,我们都不知道,刚才看到表姐在吃什么,是点心,我饿了,正好。”吴雲说着看到一边的点心,跳过去,拿起一块梅花香饼咬了一大口,她身边的丫鬟拦也拦不住,吃了一块,又拿起一块。

“表姐是来找我们的吧?”边吃边说。

“嗯。”萧菁菁点头。

“表姐真的是来等我们的,真幸福,表姐吃吗?”吴雲塞了几块,看向表姐还有大姐姐三妹妹:“三妹妹大姐姐你们不饿?”

吴莲吴雯望着表姐。

“雯表妹莲表妹也用点吧。”萧菁菁看着她们说。

“好,谢谢表姐。”吴雯端庄的道,吴莲脸微红,赵嬷嬷吩咐人送到几位表姑娘面前,吴莲吴雯也用起来,她们也饿了。

“菁华郡主。”这时那位女先生走了过来,行了一礼,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肌肤柔滑如脂,简单的衣裙让她更如清水如芙蓉。

“先生请起。”

萧菁菁看过去,回了一礼,是她见过最美的人。

吴雯几人一下放下手上的点心站了起来,看着几位表妹的动作,萧菁菁知道几位表妹很怕这位女先生。

“我不打扰几位姑娘还有菁华郡主了。”女先生开口,说完走了。

“美吧,表姐,吓死我了。”吴雲夸张的。

“表妹很怕?”萧菁菁问。

“闻先生可是祖母专门请来教我们的,规矩极严,不写完不下课,今天幸好表姐你来了,闻先生梳了发,不嫁人,听说是未婚夫病死,闻先生长得不错,可惜。”吴雲边吃边说。

吴雯和吴莲也点头。

萧菁菁好奇起来,前世她并没有见守这位闻先生。

“闻先生这么美该嫁人的,可听说闻先生立言终身不嫁,要说怕闻先生,四妹妹是最怕的,四妹妹那日回府就一直病着。”

吴雲想了想:“听说四妹妹是吓的,说是被王姨娘吓的,四妹妹好不容易好点,出来的时候遇到王姨娘,王姨娘抓着四妹妹,闹了起来,闻先生教不了我们多久,等大姐姐出嫁,闻先

”周游天下?“

萧菁菁问。

吴莲和吴雯眼中都有佩服,吴雲也是:”表姐,闻先生虽是女子,可是奇女子,你说女子也能那样吗?闻先生能达成吗?“

”能。“

萧菁菁也想有一日周游天下。

”难道表姐也?“吴雲眼中冒光,看出了什么,吴莲不再吃点心,吴雯也是。

”女子为何不如男?“

萧菁菁问。

吴雯三人都呆愣愣的。

赵嬷嬷觉得郡主不该说这样的话,秋雨紫嫣担心几位表姑娘会被吓到,其他的婆子丫鬟愣了。

”好,表姐,表姐和闻先生一样。“吴雲最先反应过来。

女人为何不如男?

*

吴府后院,一处有些偏僻的院子。

王姨娘拍着门,门突然从外面打开,她要冲出去,被两个婆子推进院子里,两个隐神恶刹的婆子冷冷看了王姨娘一眼:”姨娘还是安份点吧,老夫人可是说了,姨娘该有都有,就老实安份点,不然王姨娘知道的!“

说完,把王姨娘丢开。

”妾要见老夫人!“王姨娘转眼扑了上去,抓着两个婆子。

两个婆子对视眼,这位王姨娘还以为是以前吗,警酒不吃吃罚酒是不是:”王姨娘,什么都别想!“

”妾听到了,菁华郡主来了是不是?妾要见菁华郡主,问一问妾的女儿怎么了,还有外孙女。“

王姨娘死死抓着两个婆子,不放手。

除了发丝乱了外,王姨娘身上也有些脏乱,像是摔到地上,沾上的,还有一些草屑,脸上像是老了十几岁。

彻底成了老妇人。

”什么你女儿,外孙女的,王姨娘,你是老糊涂了吗,王姨娘你是什么身份,请认清楚,一个妾而已,还是贱妾,竟然说女儿外孙女的,要是让人听到还不误会。“

两个婆子可不是好相与的。

又推了王姨娘一把。

王姨娘一心想要出去,死死抓着两个婆子:”妾要见菁华郡主。“

”王姨娘消息倒是灵通,一会要见老夫人,一会要去安郡王府,一会吓到四妹妹,你到底想干什么,一会又要见菁华郡主,郡主是你能见的,你什么东西,老夫人不计较,你以为老夫人?“

两个婆子抓住了王姨娘的手。

”妾要见菁华郡主!“

”王姨娘不会以为是郡主害了三姑奶奶还有三表姑娘吧,真是好笑,王姨娘这样跑出去又能怎么,三姑奶奶和三表姑娘早就没有了,王姨娘还是给我们进去吧,不要再闹,再闹下去,老夫人生气,就算三姑奶奶还有三表姑娘也是老夫人的女儿,孙女,与王姨娘何干,作了下贱玩意,就该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

两个凶神恶钊的婆子可不是善人,一把抓住王姨娘,一推。

砰一声,门被关上。

“王姨娘不要再拍了,再拍也是一样。”

“妾要见老夫人!”

王姨娘啪一声往后倒在草地上,她想要起来。

起不来。

她的女儿还有外孙女,就这样被人害死了,被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她的女儿好不容易有这一天。

所有人都瞒着她,都不告诉她,要不是听到守在外面的婆子的话,她还不知道女儿和外孙女被人害了。

*

吴府四房,吴霏也知道表姐来了,她想起来。

“娘的女儿啊,那些该杀千刀的,怎么敢!”王氏在一边,泼妇一样大骂。

“娘,我要见表姐。”

吴霏开口。

“见她干什么,白眼狼一样的东西。”王氏不让女儿见。

吴雲几人觉得表姐说得她们都没有听说过。

“为什么女人只能关在院子里。”

萧菁菁凝着她们。

“表姐也想像闻先生一样吗?”

“对。”

萧菁菁没有再说,一个婆子走了过来:“郡主,老夫人派人来了。”

“我马上去。”萧菁菁道。

“祖母有什么事找表姐,表姐还没有和我们说完话呢。”吴雲问,吴雯和吴莲也看过去。

“老夫人有事要和郡主说。”

来人道。

“我们也去。”吴雲马上开口。

“老夫人让几位姑娘好好写字。”

“祖母!”

回到外祖母的院子,萧菁菁见到外祖母,外祖母和张嬷嬷说话,她上前,吴老夫人听到声音,一看是菁姐儿来了,忙让她过来:“过来了,外祖母已经安排好了,下午你好好看看。”

“好,外祖母。”

萧菁菁道:“几位表妹要过来。”

“那几个丫头,就不让她们过来了。”吴老夫人道,和身边的张嬷嬷说了什么,张嬷嬷退了下去。

片刻后,又一个婆子走进来不知道和外祖母说了什么,外祖母脸色不好,很快挥手让人下去了。

萧菁菁:“外祖母有什么事吗?”

“没有什么事,王姨娘一直闹,闹个不休。”吴老夫人不悦。

“外祖母可以把王姨娘送到别院。”

萧菁菁开口。

“嗯。”吴老夫人也有这个打算。

用过午膳,又睡了半个时辰,萧菁菁准时醒了过来,她让嬷嬷服侍她洗漱,到了外祖母的院子。

外祖母也起来了。

“过来,菁姐儿,你来得倒是好,人来了,外祖母正要叫人去叫你,本来想让你多睡一会,累着了吧,长身体的时候该多休息。”吴老夫人伸出手。

萧菁菁走过去,靠着外祖母,吴老夫人没有说太多,带着菁姐儿走到花园入口,指着不远处,让她看。

周围没有人,不知道是不是外祖母安排的,萧菁菁看到了。

三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女子,一个容色出众,性情看得出温柔,目光秋水,眉目如黛,带着书卷味,身边跟着一个丫鬟。

静静的站着,简单的装扮,不掩其华。

一个沉稳大方,端庄的扶着身边丫鬟的手,还有一位容色最平常,精明能干,眉目爽朗。

“怎么样,菁姐儿?”吴老夫人是早就看过了,她问身边的菁姐儿。

“孙女也不知道。”

萧菁菁不知道谁更适合父王。

“那就见见,说说话。”吴老夫人说。

“好。”萧菁菁颔首。

“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吴老夫人拉着她,带着人去了不远处的亭子里,让人依次把人带上来。

一一见过。

先被带来的是长得最好,性子柔顺的薜氏。

薜氏有点紧张:“给老夫人请安,给郡主请安。”

“抬起头来,起来吧,不必拘礼。”

吴老夫人开口,让人起来。

萧菁菁没说话,薜氏站了起来,抬起头。

吴老夫人问起薜氏家中的情况,薜氏回答着:“家中只有母亲,父亲还有哥哥去了,阿弟还小。”

“听说你绣活不错。”吴老夫人又问,瞄了外孙女一眼。

“只能算一般,不能入老夫人的眼。”

薜氏看得出很谨小慎微。

吴老夫人没有多问,薜氏退下后,第二位是贺氏,贺氏性情很爽利:“给老夫人请安,郡主请安。”然后抬起头。

吴老夫人觉得贺氏也不错,雷厉风行,爽利的人不会有太多心思。

照例问了问,贺氏都是很快回答。

“贺姑娘知道来是做什么吧。”

吴老夫人忽然问。

“知道,老夫人要选人,作妾吧,良妾。”贺氏道。

“你既然知道,你就不想正正经经嫁人?”

“我知道自己的情况,哥哥想把我卖了,我不如自己搏一条出路。”贺氏神色从容。

吴老夫人也是之前才知道贺氏在家里,兄弟嫌她年纪大了,吃闲饭,想把她嫁了,最后为了钱更是想把她卖出去。

吴老夫人在路上告诉了菁姐儿。

“贺姑娘先下去吧。”吴老夫人没有说别的。

贺氏下去后,最后是族里分支的嫡女。

也是个可怜的。

母亲早逝,父亲娶了继母,进门后就苛扣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