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出京去吧/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不是有族人看着,吴家是大族,为了名声,被苛待死都有可能。

但更多的就不可能了。

虽然是个没娘的,从小被继母苛待,能依靠的成了后爹,倒是没有长歪,并没有不争气,像那些庶出的一样上不得台面。

还算沉稳大度她继母为了少出一份嫁妆恨不得让她在家里作牛作马,哪会把她嫁出去,这两年继母病倒,家里的事大大小小都是她拿主意,是个有心思的,聪明的,族里也有人帮着。

吴老夫人想到这里,点了一下头,主要还是看菁姐儿。

“给老夫人,菁华郡主请安。”

“芹姐儿是吧?”

吴老夫人开口。

“是,老夫人。”吴芹行了礼抬头,稳重大方,规矩的看了眼老夫人还有菁华郡主,低下头。

“起来吧,规矩很好,学得不错,一看就是有认真学的,不必拘礼,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该叫我一声伯母,你祖母当年也是见过的。”吴老夫人笑了笑,芹姐儿的祖母很爽利的一个人,一个人养大几个儿子。

是族里有名的坚强人。

可惜老了身子骨不好,病死了,不然也不会让芹姐儿被后来的搓磨,这让她想到她的菁姐儿,她的菁姐儿也被三丫头哄着,搓磨了好久,要不是菁姐儿发现了,还不知道如何,她这外祖母什么都没有发现,不由看了菁姐儿一眼。

萧菁菁注视着面前的人,知道外祖母在看她。

“伯母。”吴芹听到老夫人提起祖母,她再次抬头。

“好,你祖母当年可是出了名的爽快人,一个人拉大了你爹还有你大伯几人是族里出了名的坚强人,你也要跟你祖母一样,知道吗?”吴老夫人笑起来。

“伯母,我会的!”吴芹听不少人提起过祖母,说祖母很厉害,她小时候也见过祖母,那时候祖母还在,只要一句话,爹还有大伯他们都会听祖母的。

祖母病逝后,娘不久也走了,爹一向就不喜欢她,听过祖母的事后,她想像祖母一样。

她听祖母提起过老夫人,说老夫人心好,是明理的人。

“这才对。”

吴老夫人又笑:“你祖母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的,你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从小没了娘,我这外孙女也是一样,你应该明白才是。”

说着拉着身边菁姐儿的手,怜惜的拍了拍她的手。

萧菁菁看出外祖母的心疼。

“伯母,祖母肯定很失望。”

吴芹道,看向菁华郡主,不敢多看,低下头:“菁华郡主是金枝玉叶怎么可能一样,我怎么能和菁华郡主比。”菁华郡主再是没有娘,也不是她这样旁支的女儿能比。

就像天上的云和地上的泥的区别。

“怎么不一样?都是一样,为什么不能比,没有娘的孩子都可怜,也都知道没有娘的苦,你祖母看到你父亲还有几个大伯失望有可能,看到你不会!你很像你祖母。”

吴老夫人摇头又点头。

没有娘的孩子都是苦命的,都是被后母搓磨。

吴芹不敢说话。

“知道今天叫你来是做什么吗?”吴老夫人过了一会问。叹了口气带着可惜:“你和你母亲长得很像,你母亲也是好的,可惜命不好。”

“知道。”

吴芹想到娘,被爹丢到一边,爹喜欢的只有继母,娘为了她,敖干了身体,望着老夫人:“娘命苦,不过也算解脱。”

目光由自主又掠过菁华郡主。

来的时候她就知道来是为什么。

“说得好,解脱。”吴老夫人点头赞同:“我这我孙女不久就要出嫁,已经定了亲,女婿也没有人照顾,准备纳个良妾,因为常年在大营,便让我这老太婆帮着看看,想纳个良妾,也算是郡王府的侧妃娘娘,也不算辱没了你,要是你想正正经经出嫁就算,芹姐儿你看看是否愿意?”

“菁华郡主也同意吗?”

吴芹望向菁华郡主。

“我这外孙女是愿意的。”

吴老夫人替外孙女回答,拉着外孙女的手。

“我也愿意。”吴芹行了一个大礼,吴老夫人想到芹姐儿的祖母,一辈子要强的人,要是知道自己的孙女有一日为妾,哪怕是侧妃,也会气着,哪里会想到自己去了后,自己的孙女竟被逼成这样,芹姐的娘也是有志气的,芹姐儿没错:“好。”

也是因为这些,她才多说了这么多。

“你下去吧。”她对着芹姐儿。

“是,老夫人。”

吴芹行了一礼,退下去,吴老夫看着。

过了片刻,她收回视线:“菁姐儿怎么样。”

萧菁菁也看着外祖母:“外祖母好像喜欢——”

“芹姐儿?”

吴老夫人知道她指的是谁,没有等她说完,直接问,萧菁菁点了一下头。

“必竟是一个族里,芹姐儿的祖母外祖母当年是见过的,她祖母当年是族里爽利人强了一辈子,谁想到孙女落得这样,就算不行,外祖母也准备再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故人已去,看着故人之后,看着是个好孩子,外祖母最见不得这些了,年纪大了,最是不忍见到好好的孩子错过最好的时候。”

吴老夫人唏嘘,拍着菁姐儿的手。

“外祖母可以选她。”

萧菁菁道。

“要看你觉得如何,菁姐儿,怎么能外祖母觉得好就好呢,要看适不适合,要是你觉得不错,可以选她。”

吴老夫人知道菁姐儿是为了她这个外祖母。

“嗯。”

萧菁菁颔首。

“菁姐儿说说,觉得哪个更好。”吴老夫人没有真的让菁姐儿定下芹丫头,拍着她的手,让她说一说。

“祖母,孙女觉得三个都不错。”萧菁菁是真的觉得三个都不错,吴老夫人也觉得三个都不错,不然也不会挑来挑去剩下三个。

“薜氏柔顺,贺氏爽利,芹姐儿沉稳,有嫡女风范,都可以,不过外祖母觉得你父王应该会更喜欢薜氏,薜氏性子柔顺,知礼,父兄皆是举人,容色不俗,如果你父王打算继娶,外祖母倒是觉得芹姐儿和贺氏更好,只是纳妾,薜氏也许更合适。”

“我觉得贺姑娘更好,外祖母。”

萧菁菁听了外祖母的话,知道外祖母说得对,父王肯定会喜欢薜氏,但她觉得贺氏爽利,父王不愿继娶,几个庶妹出嫁后,父王常年不在京里,需要一位能管家主事的人。

“那就贺氏?”吴老夫人问:“你要是确定了,另两个,外祖母就让人看看,有没有合适,备一份嫁妆,也算是做好事,都不容易。”

“好。”萧菁菁应了一声。

吴老夫人说了一个好字,叫了人来:“来人。”

“老夫人,菁华郡主。”一个婆子走进亭子,行了一礼,看着老人人还有萧菁华郡主。

“你去说一声,定下贺氏。”吴老夫人道。

“是,老夫人,老奴就去。”婆子意外抬头。

“我记得族里有几个不错的,薜氏性子柔顺,问一问族里的人有没有看上,看上了,备一份嫁妆,娘家有个侄孙很是喜欢读书,芹姐儿应该配得上,也让人去问问,要是能成,也算做了好事。”

吴老夫人又道。

婆子不敢多想:“是,老夫人。”

婆子退了下去,吴老夫人:“算是好事。”都是苦命的,能帮就帮一把。

“能让外祖母如此,是她们的福气。”

萧菁菁开口。

“是不是觉得外祖母太过心软,人啊,活在世上,还是要心怀善念,多做善事,少作孽,特别是老了,更是觉得看到困难的能伸手手伸手扶一下。”

吴老夫人和外孙女说起感悟。

“菁姐儿,外祖母不要求你什么,但一定要心存善念,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过恶人的,有一句俗话,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做善事得善果,做恶事,现在没有什么,以后呢,要多点敬畏。”

“孙女明白。”

萧菁菁知道自己有一天会报仇。

“为善者功,为恶者罚,也不是让你就什么都不计较,该计较就要计较,是非要清楚,恩怨要分明,善意不是对每个人都可以的,你见识到的还很少,等以后,见得多了,你就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立场。”

吴老夫人紧跟着又道。

“外祖母报仇呢?”

萧菁菁问。

“报什么仇?”

吴老夫人开口,还以为菁姐儿说的是吴氏还有萧柔柔顾家那个丫头。

“灭门之仇。”萧菁菁望着外祖母。

“那还说什么,当然是还回去。”吴老夫人很意外,菁姐儿怎么想到这上面去:“但外祖母以前和你说过的,不能被仇恨蒙了眼,也不能轻易放过。”

“我知道,外祖母。”萧菁菁道。

“那就好。”吴老夫人笑了。

另一边,薜氏贺氏吴芹三人站着,各自站在一边,看了彼此一眼,没有人说话,她们都知道自己来是为了什么,只有一人可以留下来,没有多久,不远处一个婆子走过来,她们知道关乎她们未来的事有结果了。

三人走上前。

“嬷嬷,不知道?”贺氏更是直接问,薜氏柔柔站着,吴芹也看着婆子。

婆子看了看眼前三位破落户出来的姑娘,要是以前别说见老夫人,门也进不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好运,被老夫人挑中。

接到了府里,老夫人可是要给安郡王爷选良妾,这三位破落户出来的姑娘不管是谁被老夫人看中留下来,以后就不一样,完全是飞上枝头,没想到老夫人连选剩下的也安排好了亲事,不是运气好是什么。

老夫人不止如此,还要陪送这三位姑娘一份嫁妆,三位姑娘一看就知道没有多少嫁妆的,有老夫人作主以后哪里还会有差,人啊,还是要命好。

“三位姑娘,老夫人已经选定了。”

“不知道?”

贺氏又问,薜氏吴芹也听着。

“贺姑娘,恭喜你了,老夫人说你性子大方爽利,最是合适。”婆子看向面前的贺姑娘,这位贺姑娘难道会被选中。

婆子的话意思很明显,老夫人选中了眼前的贺姑娘。

贺氏脸上有些欣喜:“谢老夫人看中,我一定不会让老夫人失望。”

“贺姑娘无怪会被老夫人选中,老夫人要是知道肯定高兴。”婆子也笑了:“贺姑娘该谢郡主,是郡主选中姑娘。”

这位贺姑娘算是真的飞上枝头了。

之前还是麻雀,转眼就被老夫人看中,她这样的婆子可是也只敢远远的请安了,以前三姑奶奶还在的时候,也不过是侧妃,三姑奶奶多风光,她是见过的。

这位薜姑娘以后也会像曾经的三姑奶奶一样。

吴芹脸色没有变,看了看旁边的薜氏,薜氏失望。

“谢菁华郡主。”贺氏行了一礼。

“老夫人一会会派人送贺姑娘回家,留两个丫鬟在姑娘身边,姑娘有很多需要了解的,等安郡王爷回京,会让人到姑娘家里,贺姑娘只需要准备好,老夫人会为贺姑娘准备一份嫁妆,算是见面礼。”

婆子又笑道,这位贺姑娘是三位姑娘长相最普通的,却被老夫人选中,菁华郡选中,就是不一样。

要说容色,薜姑娘的容色最好,她一开始还以为老夫人会选薜姑娘,王爷肯定也喜欢,薜姑娘性子也柔顺,必竟是良妾,侧妃,容色更最要,王爷喜欢得宠才是,十一姑娘最中庸。

没想到会是贺姑娘。

“多谢老夫人。”贺氏低头。

“贺姑娘先等一下吧。”婆子说着转过头来:“薜姑娘,十二姑娘。”

“既然老夫人选定了贺姑娘。”

吴芹知道自己落选了,只能再策划了,行了一礼,开口,薜氏也低下头。

“两位姑娘也不用急。”婆子看向薜姑娘还有十一姑娘,遇到老夫人,这几位姑娘命一下就变了:“虽然老夫人选定了贺姑娘,但两位姑娘,老夫人也有安排。”

“不知道老夫人有什么安排?”

吴芹一听,薜氏也抬头。

贺氏眼中一闪,不知道老夫人有什么样的安排,她也想听听,要是知道,也许她不会选择做妾。

侧妃再好听也是妾,只有走投无路才会选择。

“也恭喜薜姑娘还有十一姑娘。”婆子笑眯眯。

“嬷嬷是什么意思?”吴芹问,薜氏也看向婆子。

“老夫人知道两位姑娘的情况,老夫人说既然几位姑娘能来,也是缘份,老夫人打算给两位姑娘说媒。”婆子道,笑容满面。

“谢老夫人。”吴芹一下子明白了老夫人的意思,老夫人是要帮她说一户好人家,她不用再自己谋划。

薜氏也有惊喜,行了一礼。

“两位姑娘不用谢,老夫人还说了,到时候两位姑娘有合适的人家,定下亲事,老夫人会送上一份嫁妆,算是见面礼。”婆子羡慕这两位姑娘。

“谢谢老夫人。”“谢老夫人,老夫人是好人。”薜氏脸微红,吴芹也开口。

“两位姑娘知道了吧,所以两位姑娘也不必沮丧,老夫人一向乐意助人,三位姑娘可以说说话,以后三位姑娘也可以相互扶持。”婆子也算是提点一下。

这三位姑娘是命好,但终归出自破落户,就算老夫人帮了一把,以后的日子也是自己过的,要是能相互扶持,也能更顺一点。

对府里也好。

薜氏脸更红,又羞又涩,柔顺可人,看了看贺氏和吴芹。

婆子又有点明白老夫人菁华郡主为什么没有选中薜氏了,容色太好,要是安郡王爷真的宠上了,那?。

长成这样,安郡王爷就算不喜欢也会喜欢。

吴姑娘还有贺姑娘相比起来适合当正室。

“三位姑娘说话吧,老奴下去吩咐了。”

“嬷嬷请。”

贺氏最先开口,吴芹也道,薜氏脸红着。

“三位姑娘留步。”婆子没有再多呆,离开。

过了会。

“两位妹妹好,我姓贺。”贺氏道,目光落在吴芹和薜氏身上,吴芹回了一礼:“贺姐姐,我姓吴。”

“贺姐姐,吴姐姐,我姓薜,可以叫我芸娘。”薜氏脸更红。

贺氏眸中闪过什么。

安郡王府,菁华郡主?

“恭喜姐姐被老夫人选中。”吴芹是聪明人,薜氏也跟着。

“两位妹妹也不必担心,吴老夫人既然说了,肯定会为两位妹妹安排的。”贺氏爽利的开口。

亭子里,吴老夫人很快知道了薜氏三人的反应,知道婆子下去安排了,她侧过头,菁姐儿靠在她身边,她拉着她的手,对着菁姐儿:“你父王的事算是完成了,等你父王回京再办就是。”

萧菁菁没有开口。

“希望贺氏不要叫我还有菁姐儿失望。”吴老夫人又道。

“我觉得不会。”

萧菁菁觉得不会。

“菁姐儿很喜欢贺氏?”

吴老夫人看出了外孙女的喜欢。

“我喜欢贺氏那样利落的人。”萧菁菁不喜欢太过柔顺还有哭哭啼啼的,吴老夫人也看出来了:“这样也好,外祖母得空会给你父王写封信,过些天,宫里要举办蹴鞠,菁姐儿可以去参加一下。”

“几位表妹参加吗?”

萧菁菁问。

“你几位表妹还有不参加的?尤其是雲丫头。”吴老夫人笑了。

“那我也参加。”萧菁菁微微撒娇。

“外祖母的菁姐儿也撒娇了。”吴老夫人笑容深起来,萧菁菁觉得自己一大把年纪,还在外祖母面前撒娇,脸红了。

“外祖母。”她红着脸,想要说什么。

“菁姐儿,女孩子就该多撒撒娇,不要太老成了,女儿家就是要撒娇才好,撒娇的孩子有糖吃,有人宠,明白吗?持家的是持家的时候,私底下不要听什么守礼那一套,女人啊命苦,男人也是喜欢会撒娇的。”

吴老夫人看多了,菁姐儿以前虽然性子不好,骄纵任性,但还算娇俏,懂事后懂事是懂事,未免太过老成,持重。

小姑娘就要飞扬,骄傲,也要会撒娇,才能惹人喜欢,她一直担心菁姐儿过于老成不讨喜。

现在好了,她的菁姐儿也是会撒娇的,惹人疼爱。

“外祖母。”萧菁菁脸更红。

吴老夫人笑出来。

*

纪家祠堂里,纪宁瘦了许多,披散着头发,手握着笔,披着一件外衣,不停的抄写着,小厮站在一边,祠堂里的光线很暗,纪宁抄完,停下动作,抬头看向面前的祖先牌位。

小厮看着大公子。

“收起来。”纪宁突然开口。

“是,大公子、”小厮忙上前,收起大公子抄好的文章,这些日子,大公子一直不停的抄着家训。

纪宁没有再说,他不记得过去多少日,他的心渐渐平静下来,这时门外多了脚步声,小厮忙看向祠堂外面。

纪宁没有动。

过了一会,吱呀一声,祠堂厚重的大门从外面打开,有人出现在门口。

“大公子有人来了。”

小厮忙回头。

纪宁转过身,看向门口,眯了眯眼。

“大公子,给大公子请安,大公子可以出去了。”一个侍卫出现在门口,行了一礼,开口道。

“公子。”

小厮脸上多了喜色,看着大公子,大公子被关在祠堂反省抄祖训已经很多天了,公子可以出去了,不用再呆在祠堂了。

“嗯。”

纪宁只是平静的应了一声。

“公子。”

小厮一见,不知道公子在想什么,可以出去了,大公子不高兴吗,被关在祠堂这么久。

“出去而已。”纪宁看着小厮,小厮觉得越来越看不清大公子了,他看向门口的侍卫。

“大公子请吧。”侍卫又道。

“公子。”小厮再次道。

“走吧。”纪宁伸出手,小厮忙扶住大公子,大公子的身体变得很不好,病了两次,病得很重,他求了外面的人,才送了药进来,他差点以为大公子被放弃了。

现在终于可以出去了。

小厮扶住大公子往外走,侍卫退到门外,离开祠堂走到外面,外面阳光很刺眼,照进来,纪宁又眯了一下眼,抬头望了一眼天,用手盖住眼,小厮也闭了闭眼。

侍卫没有说话。

回到院子,小厮侧过头看着大公子:“大公子到了。”

“嗯。”纪宁轻应一声。

“大公子。”“给大公子请安。”一路的婆子和丫鬟看到大公子,忙行礼,眼中带着诧异,一开始她们差点没有认出大公子来,大公子在她们的眼中一直是如兰如玉的,现在的大公子比之前不出门借酒浇愁的大公子还要变得吓人。

纪宁没有理会,小厮扶着大公子,行完礼的婆子丫鬟面面相觑。

“大公子。”又走了几步,忽然从里面冲一个婆子,一下子冲到纪宁的面前,是纪宁的奶嬷嬷:“你可算是回来了,老奴整日整夜睡不着,一直担心着你,夫人更是病倒了,才好些,刚能下床。”

“嬷嬷。”纪宁认出了来人,低头看着奶嬷嬷。

小厮也认出了来人是大公子的奶嬷嬷,松了口气。

“好,好。”

“让嬷嬷担心了。”

就在这时,有更多的丫鬟婆子从里面出来,看到大公子真的回来了,虽然大公子变得她们都快认不出来。

“大公子。”“大公子,奴婢马上去准备水。”

到了里面,纪宁和奶嬷嬷说了一会,知道了府中的情形,四叔已经下了聘,四叔和菁华郡主的成亲的日子也定下来了。

“大公子不要多想,好好休息,老奴和夫人说一声,夫人还担心着大公子。”

“嬷嬷去吧,和娘说一声,我一会去看娘。”

纪宁道。

“好!大公子不要担心,夫人知道你回来,肯定高兴。”

“让娘担心了。”

“大公子不要这样说,夫人从来没有怪过大公子。”

婆子下去后,丫鬟走了进来:“大公子,水已经备好。”

纪宁让小厮扶他进去,沐浴过后,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袍,束起头发:“去娘那里。”

“是,大公子。”

小厮也下去换了一身,忙上前扶住大公子。

到了外面。

“大公子,陈公子听说大公子出来,求见。”一个丫鬟过来,行了一礼。

“和正清兄说一声,我要去见家母,等空了再找正清兄。”纪宁道,以前正清兄劝过他很多,他都没有听。

“是。”丫鬟又行了一礼,纪宁扶着小厮到了母亲的院子,让人去通报,他等在外面。

“宁哥儿。”不久一个妇人冲出来。

纪宁看着母亲,母亲不像几位婶婶一样能干,但母亲是为他好,他知道。

半晌,从正院出来,纪宁又去了祖母那里。

纪老夫人听到宁哥儿来了,她是知道宁哥儿今日出来的,叹了一口气对着张嬷嬷:“让宁哥儿进来吧。”

“是,老夫人。”

张嬷嬷闻言,行了一礼,大公子在府里呆不了多久了。

“去吧。”纪老夫人挥了挥手。

老四要把宁哥儿送去书院,说是为了宁哥儿好,宁哥儿到时再找顾家那丫头也不可能,她也知道老四是不想宁哥儿和菁华郡主见面,罢了。

张嬷嬷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到了外面,一眼看到大公子,张嬷嬷抬头仔细看了下大公子,大公子不止瘦了,脸色也差了许多,整个人没有多少肉,情爱害人,她没有再多想:“大公子。”

“张嬷嬷。”纪宁开口。

扶着小厮的手。

看到这里,张嬷嬷:“大公子还病着?该多休息一下才是,老夫人让大公子进去,大公子请吧。”

说完退到一边。

“麻烦张嬷嬷了。”纪宁道,扶着小厮的手到了里面。

“祖母。”

他看到了祖母,小厮也行了一礼。

“起来吧,宁哥儿,病着就多休息,过来做什么。”纪老夫人摆了摆手,张嬷嬷走到老夫人身边。

“孙儿来给祖母请安。”纪宁道。

“养好身体也不迟,坐下来吧。”纪老夫人摇头。

纪宁坐了下来。

离开的时候,纪宁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扶着小厮的手,一路的婆子丫鬟都看着大公子,她们已经听到一些风声了。

“去见父亲。”纪宁知道父亲回府了。

见了父亲他会去见四叔。

“公子,老夫人让公子不必急着去见,还是找个太医?”小厮担心大公子的身体,大公子身体还没有完好。

“不用。”

纪宁猛的转头,盯着他。

小厮不敢说什么。

“老夫人,大公子走了,应该是去了大老爷的书房。”这边,张嬷嬷从外面进来,走到老夫人身边,小声道。

“宁哥儿一点没有变,还以为他变了。”纪老夫人叹道。

宁哥儿的样子让她这个当祖母心疼,但是想到老四,只能硬下心。

主要是宁哥儿太不省心了,就怕又去见顾家那丫头,秦王殿下可是派了人来,说不想再看到宁哥儿和顾家那丫头见面。

“老夫人要不要?”

“去吧。”

吴老夫人想到老大,老大还气着呢,宁哥儿这一去:“让人去看看,要是老大发火就劝一劝,如果把宁哥儿送出去,真的能像老四说的也不错。”

“老奴马上去。”

张嬷嬷道。

纪老夫人点头,张嬷嬷又回来。

“去看看老四回来没有,宁哥儿那里。”纪老夫人想到什么。

“老奴就去。”张嬷嬷再次行了一礼。

大房书房,纪宁跪在地上:“儿子不孝,请父亲原谅儿子,儿子以前忘了父亲的教诲,儿子不孝让父亲担心了。”

地上滚落一地的东西。

“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你去见你四叔,你四叔原谅你了,再来!”纪大老爷没有多少本事,四弟说什么他就听什么。

“儿子会去见四叔!”

纪宁抬起头。

他以前一直看不起父亲,因为父亲什么也不如四叔。

“那就去。”

“儿子告退了。”

纪宁退出书房,小厮站在外面,看到大公子出来,忙扶住大公子,纪宁没有多说:“去见四叔。”

到了四叔的院子,知道四叔还没有回府,纪宁没有走,等在院子里,小厮想劝大公子,四爷不在,大公子可以先回院子,休息一下再过来。

“大公子,四爷还没有回府,我们先回去,一会再来,四爷不会——”

“就在这里。”纪宁淡淡的。

小厮见劝不过大公子,不再劝。

不知道过了多久,纪宁抬头,他看到了四叔,小厮也看到了,激动起来,拉着大公子:“大公子,四爷回来了。”

“嗯。”纪宁应道,上前,等在一边。

纪尧刚回府就得知宁哥儿在院子里,他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远远看到宁哥儿,和身边的人说了一声,走过去,侍卫退了下去。

“四叔。”纪宁见四叔走过来。

纪尧盯着他:“身体不好就休息,来找我做什么?”

纪宁想要开口。

“进来吧。”纲尧看了他一眼,往里面走,纪宁跟上,心里松了口气。

到了书房,纪尧停下来,坐了下来,纪宁跪到地上,侍卫退了出去,小厮也退下去,纪尧没有说话,只是一直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纪宁低下头,小厮很着急,大公子的身体——

“起来吧。”

片刻,纪尧开口。

“四叔,我错了。”纪宁抬头,没有起来。

“知道错了?”纪尧漫不经心的道。

“是。”纪宁道。

“既然知道错,那就回去收拾一下,过两日,我让人送你去越州书院,到了那里好好学习,没有事就暂时不要回府了,明科考前再回京。”

纪尧平淡的。

“四叔。”

纪定没有想到,蓦然看向四叔,不敢相信,不敢置信,四叔要赶他出府吗,四叔不想让他在府里是不是?四叔是什么意思,为了萧菁菁那个女人,四叔容不下他了是吗?

“这是什么表情?”纪尧转动着玉板指问。

“四叔,在府里也可以学习,为什么,四叔,你要赶我出府吗?”

纪宁艰涩的问。

“宁哥儿,你越来越让四叔失望,我说得很清楚了,你连这么简单的话也吸不懂吗。”纪尧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宁哥儿身前,居高临下盯着。

“四叔不是赶我出府,是。”

纪宁还想说。

“出去吧,明白就明白,不明白不明白,好好休息,然后准备好,我会安排几个和你一起。”纪尧不想再说。

*

与此同时,顾府,顾瑶也被解了禁,回到了原来的院子里,她沐浴后,换了一身干净中衣,在丫鬟婆子服侍下净了面,擦干了秀发,梳了发,黛眉也换了一身从外面进来。

“姑娘。”

“打听出来没有?”顾瑶迫切想知道这些日子发生的事,让丫鬟婆子下去,这些天虽然祖母信了她的话,但是禁足的日期没有到,祖母不敢放她出来,她也不想出来,外面的消息,知道得很少,祖母说会和宜妃派来的人说一说,不知道怎么样了,她不想问祖母。

黛眉把打听到的说了出来,说到最后,小心的看了姑娘一眼。

顾瑶听完了,看到她的表情:“还有什么?一并说吧。”她知道肯定不是好消息,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姑娘,菁华郡主和纪太傅成亲的日子已经定下来。”黛眉道:“纪太傅送了一百二十抬聘礼到安郡王府。”

“成亲的日子是什么时候?一百二十抬。”

顾瑶问。

“是,姑娘,一百二十抬,京里人都在说,菁华郡主和纪太傅成亲的日子定在七月初八,还有二个月。”黛眉望着姑娘。

“七月初八?”顾瑶没想到这么快。

“姑娘。”

黛眉想到另一件事,她迟疑不定。

“说。”顾瑶清丽的脸上气色很好,看得出这些日子过得很好。

“宜妃娘娘送了四个宫人给秦王殿下。”黛眉知道姑娘肯定会不高兴,姑娘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秦王殿下的心。

“四个宫人?秦王呢?”顾瑶手握紧,脸色不好。

“秦王殿下收下了。”

黛眉说着:“姑娘,秦王殿下也是没有办法,外面都在传宜秦王殿下喜欢的是男人,所以秦王蓼下没办法才。”、

“你不用替他说话。”

顾瑶脸色难看。

一切和她要的离得越来越远,她有时都会问自己,这还是自己要的吗。

“姑娘,只要王妃的位置是姑娘的,姑娘何必在意呢,只要秦王殿下心中有你,大老爷也是三妻四妾,就是纪太傅也是娶过一次的,以后说不定也要纳妾。”

黛眉劝着姑娘。

“你知道什么。”顾瑶看着黛眉,她什么也不知道,男人的心只有那么大。

“姑娘,没有不纳妾的,秦王殿下是皇子,就算现在没有,圣上以后也会赐妾的,姑娘想开一点。”黛眉想到打听到的秦王殿下最宠的其中一个宫人。

她不敢告诉姑娘。

怕姑娘接受不了。

“姑娘,秦王殿下不是普通人。”

“你说得对,纪太傅也会纳妾。”顾瑶想到菁华郡主萧菁菁也和她一样,心里平横了一些。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