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四爷的承诺/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

萧菁菁坐了下来,脸微红,知道嬷嬷在笑话她。

赵嬷嬷看着自已的小郡主,细细的替郡主擦干了头发:“郡主,纪四爷会等你的。”

萧菁菁又点了点头。

紫嫣秋雨几人也换了身上的湿衣走了进来恭敬的行了一礼抬头:“郡主。”

赵嬷嬷指使她们:“给郡主倒杯茶来,再去让小厨房熬完姜汤来,让小厨房的婆子也给你们熬点,你们也趁热喝一口,别着凉了。”

“是,赵嬷嬷。”紫嫣几人忙回答,紫嫣和采薇一起泡茶,秋雨和香草去了小厨房,梅兰留了下来。

“还不给郡主换下木屐。”

赵嬷嬷扫了梅兰一眼,吩咐起来。

“是,赵嬷嬷。”

梅兰慌乱上前替郡主换下木屐,换上白色云锦软锻绣鞋,赵嬷嬷替郡主擦干头发,让梅兰梳起来。

梅兰第一次给郡主梳发,很紧张。

萧菁菁看出来,让她只需简单梳起就好,赵嬷嬷有些不满意,不过并没有出口说什么,梳得差不多了,她接过手,给郡主梳好秀发,紫嫣几人很快过来了。

“郡主,茶来了,新泡的花茶。”

“嗯。”

萧菁菁接过花茶,喝了一口,心中一暖,赵嬷嬷看在眼中,转过头对着郡主:“这花茶不错,老奴也喜欢,叶姑娘心思倒是巧。”

萧菁菁应了声。

秋雨香草也端着姜汤来了,赵嬷嬷回头,看到,让她们把姜汤端给她,接过姜汤,问她们喝过姜汤没有,知道喝过了,放下心,端到郡主的面前:“姜汤虽苦,却能驱寒,郡主喝两口驱一下寒。”

萧菁菁放下花茶,端起姜汤喝了几口。

赵嬷嬷又让紫嫣取了蜜饯,让郡主甜甜嘴,萧菁菁吃了一颗,没有再吃,赵嬷嬷让紫嫣采薇还有梅兰拿下去。了

“都去喝一口姜汤,别得了风寒。”

别凉了,到时候怎么服侍郡主,她们都是贴身服侍郡主,天气虽然热了,下雨也容易着凉,要是传给郡主了——

紫嫣几人退了下去。

“嬷嬷。”萧菁菁望着嬷嬷。

“嬷嬷知道郡主等不急了。”赵嬷嬷哪会不知道自已的小郡主在想什么,笑了笑,没有多久,几人都喝了姜汤。

赵嬷嬷让紫嫣几人服侍郡主,出去见纪四爷,外面还在下雨,紫嫣几人并不知道纪四爷来了,外面不是在下雨吗,她们看向郡主,郡主,纪四爷?

“还不服侍郡主出门,把披风披上。”赵嬷嬷睥了她们一眼,不悦皱眉,也不知道还在想什么。

紫嫣几人连忙上前,不知道纪四爷在哪里,郡主要去外面吗?

没有再多想,她们服侍着郡主出门,赵嬷嬷在一边嘱咐着,天气凉,别淋到了雨,紫嫣几人点着头。

到了外面,风吹过来,伴着雨,雨并不大。

“小心点,郡主。”

“嬷嬷也小心点。”“都小心一点。”“知道了赵嬷嬷。”

紫嫣几人的声音落下,一个婆子从前门过来,赵嬷嬷走了过去,不知道说了什么,赵嬷嬷走回来扶着郡主,小声在郡主耳边道:“纪四爷在后门。”

“嗯。”萧菁菁颔首。

紫嫣几人也听到了,纪四爷在后门。

不一会,到了后门。

后门打开着,两个婆子守着后门,后门外停着一辆马车,侍卫打着伞守着马车,马车车门关得很紧实。

紫嫣也撑着伞,和秋雨一起,萧菁菁停下步子。

守在后门的婆子看到郡主,忙行礼。

萧菁菁让她们起来,赵嬷嬷上前一步,拦住她们,交待了几句,没有留她们,让她们下去,看向马车,打着伞的侍卫看了过来,行了一礼。

赵嬷嬷退到郡主身边:“郡主。”

马车的布帘被一只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掀开,是四爷,萧菁菁看到了四爷,对上四爷温和的目光。

赵嬷嬷也看到了,扶着郡主,紫嫣打着伞往马车走去,秋雨几人留在后门。

马车的车门被侍卫打开。

纪尧坐在马车里,嘴角微扬,眼中含笑,温柔宠溺,迈步走下马车,侍卫打着伞,纪尧走向小姑娘。

所有人都看向纪四爷,雨中,纸伞下,纪四爷卓然而立,神态平和儒雅,赵嬷嬷扶郡主到了马车前。

“四爷。”萧菁菁望着四爷。

纪尧笑着,伸出手一把抓住她。

萧菁菁看着四爷,赵嬷嬷还有其他人低头行礼,纪尧笑着让她们起来,拉着小姑娘,往马车里走去,萧菁菁脸红了起来。

赵嬷嬷快步扶在郡主另一边。

纪尧上了马车,拉住小丫头,留下赵嬷嬷还有紫嫣打着伞等着郡主。

马车的车门关上,遮住外面的风雨,纪尧牵着小姑娘的手,对视着,他坐了下来,小姑娘的娘又小又软,带着微凉,让他颇有些爱不释手。

他嘴角含着温和的笑,目光落在小姑娘身上,打量着。

萧菁菁感觉着四爷的视线,还有抓着她的手,脸红着,心跳失序,掀起的马车布帘让外面的雨还有风吹起来。

“四爷。”

抽了几次,发现抽不出来,她不由开口,声音因为紧张,有些软,脸一下子红了不少。

“菁儿是在撒娇吗?”

纪尧笑着问:“对我撒娇?”

“四爷!”

萧菁菁脸更红,心跳得很快。

“我很喜欢,菁儿。”纪尧轻轻的说,声音低沉,像是响在耳边,抬起她的手:“手怎么这么凉?淋雨了?还是凉到了,不该今日来的,只是有些忍不住看某位小姑娘。”

“四爷。”

萧菁菁脸红得不行:“不用了。”

“凉成这样,我给你暖一暖。”纪尧说完,把她的手放在手中,暖起来。

萧菁菁没有再抽。

“怎么不坐,菁儿?”

纪尧看她一直站着,拉了她一下。

萧菁菁坐了下来。

“好了,暖和了,不要凉了。”纪尧知道小丫头红了脸,过了一会,放开手,虽然有些不舍得放开小姑娘又小又软的手,看了下小姑娘身上穿的,点了点头。

萧菁菁收回手,脸还是有些红。

“心悦我?”纪尧忽然问。

萧菁菁脸又红了,抬头,心跳漏了一拍。

“是不是?”

纪尧又问,轻笑着:“某个小姑娘当着人的面,说心悦在下?”

萧菁菁早就知道四爷会知道,她脸红得像胭脂,点了一下头。

“菁儿!”

纪尧轻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拿这个小姑娘怎么办了,抓住小姑娘的手,宠溺的伸出手摸了一下小姑娘的头:“让我怎么办呢。”

萧菁菁不知道四爷是什么意思。

“小丫头。”

纪尧又叹了口气,无奈又宠溺,神情温和,一把把小姑娘搂在怀里,低头看着小姑娘:“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你说心悦我,我似乎只是心悦不够。”

“四爷。”

萧菁菁望着他,知道了四爷的意思。

“该说是我的荣幸吗,菁儿,我很高兴,高兴你当着人的面承认心悦我。”

纪尧想把小姑娘揉到怀里,揉到骨子里,小姑娘让人又爱又怜。

“那四爷以后不要欺负我。”萧菁菁昂头。

“好,这是当然,我怎么会欺负你,我的菁儿。”

纪尧笑着揉了一下小姑娘的头,放开手,萧菁菁脸微红的退后一些。

“为什么这样诚实?”纪尧又问,小丫头竟然如此诚实,人家问就说。

“四爷也说过心悦我。”

萧菁菁回答,对上四爷的目光。

“所以你也说?”

纪尧挑眉。

“我不想有人觉得我和四爷定亲是为了什么目的,。”萧菁菁点头。

“诚实的小丫头,这样的话只要私下说就好了,当着那么多的面说什么,真想把你藏起来菁儿。”纪尧低低的笑:“一直以为菁儿不会喜欢我这样的老男人,菁儿给了我很大的惊喜。”

“四爷心悦我,我为什么不能心悦四爷,如果不心悦四爷为什么和四爷定亲。”萧菁菁想到小袁氏。

“果然是我的好姑娘。”

纪尧低笑。

萧菁菁看着四爷:“四爷,你会喜欢上别的人吗?”握紧手,想到前世,四爷和小袁氏,想问一问。

“怎么,担心?”纪尧抬起头来,轻问,萧菁菁没有说话。

“不会!”

纪尧锁着眼前小丫头,笑出声,发现小姑娘在紧张,不知道小姑娘在紧张什么,他比小丫头大那么多,喜欢她一个就够了,她还以为他能喜欢多少个?欠打,拉过小姑娘的手。

“喜欢你这个小姑娘就够了,你以为还能喜欢多少,小姑娘在想什么?嗯?”

萧菁菁想看出四爷是不是说真的。

“怎么不信?”

纪尧看出小姑娘的意思,竟然不信他,确实该打。

“四爷真的不会喜欢别的人吗?”

萧菁菁还是问。

“谁也不会喜欢?”

“你想我喜欢谁?”

纪尧轻轻打了一下小姑娘的手,居然如此不信他,他说不喜欢就不会喜欢,还不信他,光应付她这个丫头他就够头疼了。

哪有精力应付几个,她整天都在想什么。

“四爷会纳妾吗?”

萧菁菁早就想问四爷,上一世她从来不在意四爷纳不纳妾,她甚至希望四爷喜欢别的人,纳别的女人,就不会找她。

她也不用应付四爷,四爷也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就可以偷偷见纪宁,现在她想四爷只喜欢她,只看着她,谁也不喜欢,希望四爷只是她的。

“纳妾?”

纪尧意外的注视小姑娘,终于知道小姑娘在担心什么,想什么了,不禁失笑,小姑娘每天都在想什么,怕他纳妾?

他从来没有想过纳妾的事,以前嫌麻烦,觉得娶妻就够了,如今心里都是眼前的小姑娘,哪里还会纳妾,小姑娘担心他纳妾?

“对,四爷以后会纳妾吗?”萧菁菁紧紧看着四爷。

“怎么想到纳妾上?”纪尧想弄清楚小姑娘的想法。

“四爷会吗?”

萧菁菁还是问。

“你想我纳妾?”纪尧拍了拍她的手:“怎么突然想到纳妾的事?”

萧菁菁想说她见到了小袁氏,想了想:“父王要纳良妾。”

“倒是听说了,所以你就担心我以后会纳妾?”纪尧算是知道小丫头怎么会突然问他会不会喜欢别的人,纳不纳妾了。

“我还遇到袁姑娘。”

萧菁菁说着,注视四爷。

“袁氏?”纪尧皱起眉头,想到了什么,看着小姑娘:“语姐儿?”

“我不知道,只知道是袁家的姑娘。”萧菁菁道,把那日的事说了出来。

纪尧之前只知道小丫头当着人的面承诺心悦的是他,并不知道小姑娘遇到了小袁氏,他皱起眉头,安抚的拉过小姑娘,摸了摸小姑娘的背:“你不用在意,语姐儿被宠坏了,什么也不知道,我会让人去说一声,我也是多年没有见过语姐儿。”他没想到语姐儿会找上小丫头,要是知道,他会早作安排。

“四爷会纳妾吗?”

萧菁菁再次问。

“你呢,想不想我纳妾。”

纪尧反问。

“不想。”萧菁菁不喜欢藏在心里。

“想要我不纳妾就乖一点。”纪尧笑容加深:“光有你这个小姑娘就够了。”

“我相信四爷。”

萧菁菁相信四爷。

“菁儿,我想亲你。”纪尧靠近小丫头,突然抬起小姑娘的下巴,俯身低头,指腹摩挲了一下,亲亲一吻,抬起头,松开手。

萧菁菁脸红心跳,闭上眼,不敢看,很紧张,感觉轻轻的呼吸,还有松香,她睁开眼,四爷已经退开。

她心头一松。

纪尧手指在她的脸上滑过:“那匹母马喜欢吗?”

“喜欢。”萧菁菁抬头,想到那匹棕色的小母马,眼中多了喜欢。

“多熟悉一下,到时候我带你去庄子里,跑马。”纪尧笑容温柔,收回手,看出小姑娘是真的喜欢,看来送对了。

“嗯。”

萧菁菁颔首。

“菁儿笑了,也会撒娇了。”纪尧戏谑的。

萧菁菁脸又一红。

“还有二个月,菁儿,到时候你就是我的妻子,之后可能没有时间再来看你了。”纪尧又摸了一下她的脸:“如果有什么事,让人来找我,若听到什么,不必在意,相信我嗯?”

“我相信四爷。”

萧菁菁道。

“宫里要举行蹴鞠比寒,菁姐儿要参加吗?”

“外祖母让我参加。”

“那就参加,真是恨不得现在就把菁儿你娶回去,好好看着。”纪尧宠溺的开口。

“四爷。”

萧菁菁脸一下子嫣红。

*

回到院子里,萧菁菁脸上仍然一片嫣红,坐在琉璃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已,摸了摸脸。

心砰砰砰跳着。

紫嫣看着郡主:“不知道纪四爷和郡主说了什么。”

“嘴贫的丫头,郡主和纪四爷的事是你能多嘴的?”

赵嬷嬷睥了紫嫣一眼:“郡主。”

“嬷嬷。”

萧菁菁回过头。

“纪四爷?”

赵嬷嬷问。

“四爷说不会喜欢别的人,也不会纳妾!”萧菁菁仰着头,看着嬷嬷,脸上显而易见喜悦,赵嬷嬷没有想到替郡主高兴:“纪四爷真的这样说?”

“嗯。”

萧菁菁点头。

赵嬷嬷更高兴,纪四爷果然是好的,郡主这么好,就只守郡主又怎么样,纳妾比得上郡主吗?纪四爷没有让她失望。

紫嫣几人也替郡主高兴。

“嬷嬷之前我一直担心四爷会纳妾,喜欢上别人。”萧菁菁之前不想让人知道她的患得患失。

“郡主,是老奴的失职。”竟没有发现郡主在想什么,赵嬷嬷一听。

紫嫣几人也是。

“不是嬷嬷的错,是我不想让人知道,四爷只会心悦我,不会纳妾。”

萧菁菁摇头又点头。

“纪四爷对郡主好,只有纪四爷能配上郡主。”赵嬷嬷马上。

“郡主,纪四爷肯定说到做到。”紫嫣几人也道。

“我相信四爷。”

萧菁菁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赵嬷嬷知道郡主很喜欢纪四爷,紫嫣几人也看着郡主脸上的笑。

“我再去看看马。”

萧菁菁站了起来。

“郡主。”

紫嫣几人一见,赵嬷嬷想要劝郡主。

只看到郡主已经出去,她忙让紫嫣追上郡主,自己也追上去。

“郡主,郡主慢点。”“郡主!”

萧菁菁一路穿过走廊,抄手游廊,到了马房,看到了棕色的母马,正在吃着草,棕色的母马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嘶一声叫起来,往这边看过来。

萧菁菁走过去,让马房的人起来,走到棕色的母马面前,伸出手摸了一下,紫嫣几人赶到,撑着伞到郡主身边。

萧菁菁就像没有感觉到。

轻轻的摸着马,和马交流着,交流了一会,棕色的母马嘶叫的声音不同,萧菁菁让人拿来新鲜的草,亲自喂马。

母马头伸过来,紫嫣想说什么,萧菁菁没有让她们开口,马嘶叫着,头轻轻在她的手上磨蹭,表达着亲近。

萧菁菁嘴角微扬。

亲自喂完了马,紫嫣几人看着,赵嬷嬷也赶来,想说什么,又没有,她知道郡主喜欢马,郡主小时候更是喜欢。

王爷送给郡主的小马驹,郡主都是亲自照料,王爷每次送给郡主的小马,郡主一直亲自照料。

后来郡主受到吴侧妃的影响,才不再那么喜欢。

不知道怎么回事,几匹马都重了病,郡主送到了庄子上,再也没有去过。

在郡主喜欢上纪宁后,没有再骑过马。

“郡主。”

她小声的。

“好好照顾它。”萧菁菁又摸了摸马,对一边马房的人道。

“是。”

马房的人磕了一个头。

萧菁菁呆了好一会,才回了后院。

觉得好笑。

第二日起来,萧菁菁一大早就起来,先去马房,看了马,亲自喂了新鲜的草,摸了摸交流起来:“以后你就叫豆豆。”

棕色的母马像是反对一样,嘶叫了一声。

萧菁菁微笑着:“豆豆。”等天气好了,骑着转转。

赵嬷嬷几人对视一眼,萧菁菁转身:“回去吧。”回到正院,处理起事情来。

萧琳琳萧媛媛站在一边看,萧芸芸说着什么,萧菁菁听着,萧琳琳两人看着二姐姐还有大姐姐,一大早就知道纪四爷送了一匹给大姐姐。

等二姐姐说完,下去。

“大姐姐,听说纪四爷送了一匹母马给你。”萧琳琳开口。

“你们要是没事。”

萧菁菁看了她们一眼。

“大姐姐。”萧琳琳两人不敢多说,不久到了晌午,萧菁菁睡了半个时辰,起来后,用了一点点心。

外面已经没有再下雨,天气热起来,用扇子扇了风,紫嫣走了进来:“郡主,那位陈公子又来了。”

萧菁菁让人退下去,看着紫嫣,让她继续说下去,紫嫣小声的:“郡主,那位陈公子说纪大公子被从祠堂放出来后,似乎是不甘心,纪四爷准备派人送他出京——”

“不甘心,想见顾瑶一面再出京?”

萧菁菁问。

“是,郡主。”

紫嫣行礼。

赵嬷嬷秋雨几人走了进来,听到紫嫣的话,都看向郡主。

“顾瑶答应了吗?”

萧菁菁问。

“那位陈公子说,他只把信交给一位姑娘,那个姑娘会去见顾瑶。”紫嫣想到那位陈公子说的。

“谁?”

萧菁菁开口。

“是刘学士府的大姑娘。”紫嫣道。

萧菁菁明白纪宁在想什么,刘府的大姑娘是顾瑶的表姐,肯定会把信交给顾瑶,不会有人知道,赵嬷嬷几人听到这里,赵嬷嬷走到郡主身边:“郡主。”

“嬷嬷让人盯着顾府,要是顾瑶真的出门,和纪宁见面,让人通知秦王一声,不过小心一点,我怕会有人跟着。”萧菁菁吩咐嬷嬷。

“郡主觉得顾瑶不会?郡主的意思是有人发现?”赵嬷嬷听出郡主话中的意思,紫嫣几人想到了什么。

“顾瑶应该不会再见纪宁,这次再想像前两次一样是不可能了,顾瑶并不傻,纪宁也是,经过前两次,不可能没有一点怀疑,很可能已经起了疑心,说不定派了人盯着,还有秦王那里,所以要小心一点,而且我怕这只是一个局,不能不防,就算不是局也要小心。”

萧菁菁了解纪宁还有顾瑶。

赵嬷嬷也明白郡主说得对。

紫嫣几人点头。

“不要让人发现了。”萧菁菁又道。

“老奴明白了,郡主放心吧,老奴会小心。”赵嬷嬷听到这里,开口,萧菁菁没有再说。

赵嬷嬷出去安排了。

没有多久,赵嬷嬷回来:“郡主,老奴安排下去了,那位陈公子老奴本来还想问一问的,已经走了叶姑娘来了。”

“让人查一查陈正清的家人如何,能照顾就多照顾一下。”萧菁菁说。

“老奴醒得。”

赵嬷嬷道:“叶姑娘似乎心情不好。”

萧菁菁没有说什么,让人去请叶蓁进来,不久,叶蓁带着人走了进来,一进门就:“菁姐姐,我又来打扰你了。”

“没事。”萧菁菁看过去。

“你们下去吧。”叶蓁开口,对着周围的人。

萧菁菁点了一下头,所有人行了一礼退下去,叶蓁见没有人了:“菁姐姐,我有事想和你说,你帮我参详一下,我不知道和谁说。”

萧菁菁没有说话,等着她说。

“菁姐姐你说我逃婚怎么样?”叶蓁小声道。

“蓁妹妹想逃婚?”

萧菁菁没有想到。

“对,菁姐姐,我不想和景非翎那个疯子成亲,以前是想掐死我,后来想害死我,现在虽然不了,但是,一想到和他成亲,我就想逃。”

干脆逃婚得了,叶蓁说到最后小声的嘀咕。

“蓁妹妹想好了吗?”

萧菁菁没有说好也没有不好:“准备好如何逃婚了吗?”

“没有,菁姐姐,我就是想,想问问你怎么样,要是你也觉得好,我再好好想想怎么逃婚,先不要让人知道,我谁也不敢说,只相信菁姐姐。”叶蓁知道再要不了多久她就要嫁给景非翎,越想她越怕。

突然想逃婚得了。

她又不是真的叶蓁,她是现代人,什么地方没有去过,以前可是天南地北都敢的,不过是古代而已,只要小心一点,注意一点就是,她怎么变得这样胆小,跟个真的古代人一样,她是自立自强的现代人。

只要想逃,策划好,古代的女人不敢逃婚是因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里也没有去过。

也不知道去哪里。

她只要想好去的地方,就算和现代不同,她也是有经验的。

只要包袱款款,想去哪就去哪。

就算对不起原身的家人,对不起那些疼爱她的人,也没有办法,她只要自私一点,也不是她想嫁,是祖母硬要逼她嫁。

她不想嫁都不行,哪里有这样强买强卖的婚姻,说不定成亲后,景非翎那个疯子什么时候就掐死她。

就算不掐死她,也会气疯她,气死她,到时候哪里也去不了,到时候没有人管她,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景非翎那个疯子把门一关,她只能被搓磨,她可是看过不少宅斗文的。

说不定纳很多妾,来嘲笑她。

越想她越想掐死景非翎那个疯子,想想自己的小身板,哪里是那个疯子对手,没有掐死对方,被掐死就惨了。

只能来找菁姐姐求助。

“蓁妹妹真的不想嫁给景世子?”萧菁菁问。

“对,那个疯子讨厌死我,我也讨厌他,完全就是怨偶呀。”叶蓁满身的怨念:“指不定什么时候被他搓磨死。”

“蓁妹妹没有和老太君说过吗?”萧菁菁看着她。

“没用。”叶蓁一听就知道菁姐姐在劝她,为什么连她以为不一样的菁姐姐也是一样:“祖母一定要我嫁,说那个疯子不会再害我,不掐我,有的是别的办法。”

“老太君应该不会害蓁妹妹。”

“婚姻不是两厢情愿,你情我愿吗?”叶蓁不明白。

“我觉得景世子是喜欢你的。”

萧菁菁道。

“菁姐姐不要开玩笑了、”

叶蓁不相信,那个神精病想她死,恨死她了。

莫明奇妙恨着她。

“也许上一世蓁妹妹和景世子有过什么。”萧菁菁算是提醒一下,叶蓁:“难道他还是重生的不成?”惊疑起来。

不会吧,不会吧,景非翎那个疯子——

萧菁菁听到重生两个仔细的打量叶蓁。

“不会吧。”’叶蓁经过提醒,越想景非翎那个神经病做的事,莫明奇妙恨她,不会真是上一世她害过他吧。

所以他这一世来报仇,她开始脑补起曾经看过的重生文,男的被女的害死,重生到过去,想尽办法报复那个恶毒女人。

她一直以为自己不是女主也是好女配啊,怎么成了坏女配?这是要被男主打脸,虐待的节奏?叶蓁吓到了,更不敢和景非翎那个疯子一起。

更想逃婚了。

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她张大嘴。

难道还真的有重生的?

她望着菁姐姐。

菁姐姐为什么这样说?不会菁姐姐也是重生的吧?

“叶妹妹可以想成上一世你欠了景世子的。”萧菁菁又道。

叶蓁松口气,刚才她还以为菁姐姐也是穿越或重生的,不然怎么会提到上一世,她就说那里那么多重生。

景非翎那个神精病倒有可能,她松口气,拍了拍心口。

“蓁妹妹怎么了?”萧菁菁问。

“我以为菁姐姐和我一样。”叶蓁脱口而出,有些后悔,菁姐姐不会怀疑什么吧,小心的看了看,又松口气。

“蓁妹妹的话是?”萧菁菁一直猜测这位蓁妹妹是什么来历,一直没有猜到。

“没有,菁姐姐,我怀疑那个景非翎就像菁姐姐说的,上一世被我害了,这一世来报仇。”叶蓁想到上一世的叶蓁可不是她,她肯定没有穿过来,景世翎那个疯子被害死,关她何事,不过,景非翎那个神经病肯定不会信的。

还是会找她,她真是倒霉死了,好不容易死了,以为是女主,原来穿的是坏女配。

让她怎么呢。

“这样也能解释为什么莫明奇妙想掐死我,想害死我。”

“蓁妹妹的意思是说景世子?”萧菁菁一脸疑惑。

“菁姐姐我看过一些话本,上面可是写过,有些人能活两世,比如怨死的人,老天爷看不过去,就会让怨死的人回到过去,就像我们现在回到十年前一样,再来一次,重生的人就像开了金手指,不对,因为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未来是什么样的,就可以提前布置,曾经害过他的人,伤过他的,他会一一报复,这样的就叫重生,菁姐姐明白了吗,我怀疑景非翎就是,不知道上一世自己怎么了他,他那么恨我,我多半就是被报复的女配。”

叶蓁解释着,悲愤莫名。

“我不能再呆在京城了,不然早晚会被报复。”

叶蓁并不知道她的话带给萧菁菁多大的震惊,她终于知道自己重新活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是老天爷看不过去,让她再来一次。

重生吗?

她重生了!景世子也重生了?如果是这样,她知道的景非翎也知道,她和四爷的定亲,他会不会?她想到前世很多事情。

眼前的蓁妹妹又是什么呢,为什么知道这么多所有人不知道。

“菁姐姐,还有不到半年,我就要嫁给景非翎那个重生回来的,我不要嫁给他,我要逃婚,菁姐姐,不要告诉任何人好吗?”

她准备好好策划一下怎么逃婚。

再留下去,只有死路一条,还有原身的亲人,也要通知一声。

指不定原身的亲人也是景非翎报复的对象。

“蓁妹妹要逃婚去哪里?蓁妹妹想过到时怎么生活,你有路引吗,外面并不安全,蓁妹妹是一个人逃还是?”

萧菁菁不想她胡乱的折腾。

“菁姐姐只要想,我要走遍天下,女人也可以和男人一样,菁姐姐你是我觉得最不一样的,和其他人,知道吗,未来,女人也许也可以和男人一样,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再靠男人养,可以走遍世界,还可以工作,想不成亲就不成亲,男人只能娶一个老婆,要是找了别的女人,女人可以和离再嫁。”

叶蓁道。

“蓁妹妹见过那样的世界?”

萧菁菁问。

“我只是说一说,想的。”叶蓁不敢多说。

“蓁妹妹也许我不了解你,但请慎重考虑。”

萧菁菁不知道蓁妹妹会不会真的逃婚。

“郡主。”紫嫣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进来。”萧菁菁叫了一声。

叶蓁也看着。

紫嫣走了进来,望了叶姑娘一眼:“郡主,叶姑娘,景世子让人来问,叶姑娘可以走了吗?”

萧菁菁并不知道景世子在外面。

“菁姐姐,外祖母让他送我回府,告诉他,我还有话和菁姐姐说,让他有事就回去。”叶蓁

对着紫嫣。

“是,叶姑娘。”紫嫣行了一礼。

见郡主没有说什么。

她退了下去中,到了外面,见到骑在马上的景世子,行了一礼:“景世子,叶姑娘说还有事,景世子要是有事就先走。”

景非翎眯了眯眼。

叶蓁那个女人又想玩什么花样。

还有菁华郡主萧菁菁,他找了纪四叔,告诉四叔萧菁菁那个女人不是好的,纪四叔居然不信。

让他不用管。

他想安排别的。

萧菁菁那个女人竟然很少出府,后来他干脆让人盯着,只要萧菁菁那个女人做了什么,见了纪宁,他就告诉纪四叔。

没想到萧菁菁哪里也不去,似乎真的不喜欢纪宁了,再没有见过纪宁,还当着人的面说喜欢纪四叔,他不信,上一世萧菁菁做过的事他可是一清二楚。

没有人有他清楚。

他倒是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找到机会,他会让她原形毕露,让纪四叔看清她的真面目。

叶蓁那女人果然是物以类聚,这一世和萧菁菁女人倒是聊得来。

“告诉她,想死就试试看。”

他冷着声音。

后院,叶蓁听到景非翎的话:“试就试。”

她就不出去,看景非翎能把她怎么着。

“郡主,叶姑娘,景世子闯进来了。”

片刻紫嫣进来。

叶蓁脸都气青了。

“对不起,菁姐姐。”

“没事。”萧菁菁摇头。

“我出去看看。”叶蓁道,萧菁菁应了声,叶蓁冲了出去,紫嫣几人走到郡主身边:“郡主,景世子,什么也不管,叶姑娘这一去?”

萧菁菁想着前世,蓁妹妹和景非翎的纠葛,她走了出去,远远看到叶蓁被景非翎抓住,不知道说了什么,景非翎像是感觉到什么,看了过来。

萧菁菁回视。

“菁华郡主。”

*

纪府,陈正清敲了侧门,进了府里,纪宁一直等着。

“大公子,陈公子回来了。”

“请陈兄进来。”纪宁一听回身。

“是,大公子。”小厮退出去,陈正清很快进来,纪宁见到陈正清:“陈兄,信?”

“已经交了。”陈正清道。

纪宁松了口气,坐了下来,明日过了,他就要离京了。

“多谢陈兄。”纪宁又道。

“公子你真的要和顾姑娘见面?”陈正清开口。

“是。”纪宁点头。

陈正清没有再说。

卡惨了,一直码不好,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