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只想欺负你/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冰语紧张期待的望着姐夫,不知道姐夫会怎么说。

“没有。”纪尧淡淡的。

袁冰语脸一红,松了一口气,样子很可爱:“我以为姐夫忘了姐姐。”

纪尧没有说话。

“姐夫还记着姐姐的是吗?姐夫心里是有姐姐的?”袁冰语目光如水,轻轻的问,姐夫还是喜欢姐姐的。

“你想说什么?”纪尧转动了一下手上的玉板指。

侍卫退到一边,看着四周。

“姐夫,姐姐不在,我怕姐夫会忘了姐姐。”袁冰语难过的。

纪尧低头多看了她一眼:“不会忘。”

袁冰语再次:“真好,姐夫没有忘了姐姐,我听说姐夫和菁华郡主定亲了,姐夫喜欢菁华郡主?”

“是。”

纪尧颔首。

“姐夫很喜欢菁华郡主吗?”袁冰语心里一紧,姐夫亲口承认喜欢菁华郡主了,姐夫真的像传言的一样?

“嗯,很喜欢。”纪尧漫不经心道。

“姐夫是不是比喜欢姐姐还喜欢?姐夫有一天会忘了姐姐吗?姐夫是不是有一天心中只有菁华郡主。”袁冰语心里紧张极了,姐夫会吗?

“这似乎不该是你问的,你在担心什么。”

纪尧眸中闪了闪,淡淡的。

袁冰语对上姐夫的目光有些慌乱,失措,姐夫的目光像是看到她的心里,她怕姐夫看出她的小心思,而且姐夫说这些不是她问的,问她问来做什么,姐夫是什么意思,她忍不住伤心:“姐夫——”

“不该你问就不要问。”纪尧打断她的话。

“姐夫,姐姐很喜欢姐夫。”袁冰语急切的道,小脸红着,目光带着水光,我也喜欢姐夫,后面的她不敢说。

“虽然姐姐不在了,可是我知道姐姐很爱姐夫,姐姐说过。”

姐姐让她长大了嫁给姐夫,照顾姐夫,让她看着姐夫,可是她太小,一直没能长大,一直不能嫁给姐夫。

“你知道?”

纪尧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姐夫,我知道。”

袁冰语重重点头,怕姐夫不信,姐夫不知道吗,姐姐身体不好,她去看姐姐,姐姐都会和她说,说很多姐夫的事,说姐夫忙但还是会来她。

“有事可以让人来找我,至于我和你姐姐的事,你不要管。”纪尧不打算再说下去了。

“姐夫,我可以找你吗?”袁冰语红着脸。

“有事可以。”纪尧点头。

袁冰语心中喜悦,姐夫说有事可以找他,姐夫不讨厌她的是吗:“姐夫,我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姐夫看到了吗?

“确实不是小姑娘了。”纪尧没有多在意,只是在走之前:“听说你找了菁华郡主?”

“姐夫!”

袁冰语小脸一白,姐夫知道了?姐夫怎么知道了?是菁华郡主告诉姐夫的吗?

菁华郡主是不是怕姐夫记着姐姐?

“不要再说那些话了。”纪尧不准备多说,相信她能明白。

小姑娘还小,不懂事,但有些话不能乱说。

“姐夫,菁华郡主告诉你了吗?”袁冰语问。

“对,那些话不要再说。”

纪尧说完,示意侍卫送她回去,对着袁冰语,平静的:“我让人送你回去。”

“姐夫,娘也想见你,你不去见一下娘吗?”袁冰语没有看侍卫,忍不住道,不甘心望着姐夫,咬着唇,可怜的。

纪尧看向她。

“姐夫。”

袁冰语不由自主心虚。

“我还有事,空了再去。”纪尧没有多说,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再次示意了一下侍卫,带她回去,然后离开。

“姐夫。”袁冰语还要开口,追了几步,气喘吁吁,小脸红着,侍卫拦在她面前:“袁姑娘,请。”

“不,我要找姐夫,姐夫——”

袁冰语只望着姐夫的身影,姐夫就这样走了,她还没有说完,她还没有问姐夫喜不喜欢她,还没有问姐夫为什么不等她长大,还没有把那位夫人说的关于菁华郡主的事告诉姐夫。

还没有问姐夫既然没有忘了姐姐,为什么还要和菁华郡主定亲。

还要娶菁华郡主!

还没有问姐夫有多喜欢姐姐,她答应了姐姐,照顾姐夫的。

纪尧一路走到离府里坐的位置不远,他没有马上过去,本来想派人去看看小丫头在做什么,没想到已经看到小姑娘。

小姑娘在娘身边,和馨姐儿在说什么,他停下步子,想了想回头吩咐了一下身后的人:“让人去查一查,语姐儿最近见过什么,做过什么。”

“是,四爷。”一个侍卫上前,行了一礼:“属下马上就去。”

“去吧。”

纪尧转着玉板指,袁氏在的时候求过他,照看一下她的家人,尤其是语姐儿,他答应了,不然他不会管,挥了挥手,他走了过去。

“四爷。”守在外面的侍卫见到四爷行了一礼,纪尧脚步顿了下,小姑娘和娘在说话,不知道在说什么,他侧头看了行礼的侍卫:“菁华郡主怎么过来了,过来多久了,在说什么?”

“四爷。”侍卫顺着四爷的目光,看到菁华郡主还有老夫人知道四爷问的是什么:“菁华郡主是不久前过来给老夫人请安的,老夫人听到了一些话问了菁华郡主。”

“什么话?”

纪尧淡淡的,盯着他。

其他侍卫站在四爷站着。

“好像是关于菁华郡主和顾家姑娘的赌斗。”侍卫回答,不敢抬头。

“说来听听。”纪尧并不知道,转动着玉板指的手停了停,侍卫:“菁华郡主和顾家姑娘事先赌斗,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个条件,菁华郡主赢了,提出的要求是顾姑娘当面承认不如菁华郡主,菁华郡主才是第一才女——”

侍卫把听到的都说了出来。

“菁华郡主怎么说?”纪尧问,想到什么。

“老夫人问起,菁华郡主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老夫人没有再问,只是大夫人觉得菁华郡主不该如此,菁华郡主只说赌斗不是她提出来的。”

侍卫把经过说了出来。

“嗯。”

纪尧应了声,没有再问,让侍卫起来,迈步。

“好了,说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要再说,馨姐儿,老大媳妇你们并不了解,既然菁华郡主说了,肯定就是,问那么多干什么。”

纪老夫人对着纪馨还有纪大夫人道。

纪馨还是看着萧菁菁,纪大夫人没有说什么,萧菁菁带着紫嫣神色平静,张嬷嬷忽然听到脚步声转头一看,笑了起来,四爷过来了,回过头,对着老夫人,拍了一下老夫人的手。

“老夫人,四爷来了。”

“哦?老四?”

纪老夫人一听,高兴起来,看着张嬷嬷,见张嬷嬷点头,意识到了什么,回身一看,果然看到老四,笑容加深。

老四来了,想到菁华郡主,目光往菁华郡主看了看,最后又望着老四。

“老四来了?”

“娘。”纪尧一步步走过来。

萧菁菁心里砰砰跳着,她没想到四爷会过来,看着四爷,手握紧。

紫嫣松口气,又担心郡主。

“娘在做什么?”纪尧很快走到近前,问纪老夫人,纪老夫人笑着:“没有做什么,怎么过来了,太子殿下?”

“嗯。”纪尧没有多说。

“四叔。”纪馨也看向四叔,纪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也是一样,纪大夫人面无表情,她的儿子被送出京,都是因为——

几位姑奶奶站了起来。

旁边的人听到动静也看过来。

“过来的时候听到你们在说什么?”纪尧又问扫了所有人一眼,目光落在小姑娘的脸上:“菁华郡主怎么过来了。”

“四爷。”

萧菁菁事着紫嫣开口。

“过来给老夫人请个安,四爷呢?”萧菁菁让自己不要紧张,她淡淡的道。

“陪了一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去了皇上那里,就过来了,没想到你会在这里。”纪尧解释了一下。

“刚刚过来就听到娘在说话。”

“老夫人是为了我好。”萧菁菁知道婆婆这一世不像前世一样不喜她,她听出四爷话中的意思。

“哦。”纪尧不置可否,转向娘。

“你这小子,菁华郡主过来请安,菁华郡主很好,你大嫂还有馨姐儿听了一些话就问了起来,娘一开始也问了,知道不过是一讹诈讹而已,不用去管它,说一说就不会说。”纪老夫人哪会不知道老四是什么意思。

这是听到了什么,为他未过门媳妇抱屈来了,她还不知道?

“是这样吗?”纪尧还是问小姑娘。

“嗯,老夫人说得对。”萧菁菁道。

“听到了吗,老四。”纪老夫人笑着摇头。

纪尧没有再说什么。

“四弟这是关心未过门的媳妇。”纪家大姑奶奶开了口。

“大姐也在这里。”纪尧转动了一下手上的玉板指,看过去。

“怎么,四弟不欢迎?娘都没有说什么。”纪家大姑奶奶开口,靠着纪老夫人。

“大姐不陪着大姐夫吗?”

纪尧问,转着玉板指的手停下。

“你大姐夫哪里需要我陪,有的是。”纪家大姑奶奶哼了声,没有说完,拉着纪老夫人。

纪尧没有说话。

“你啊。”纪老夫人无奈的看她一眼又看看老四,这两人啊:“一会还是回去,一个当家主母,哪里像你一样,整天往娘家跑的,说出去都让人笑话,好好的陪着女婿,别这想那的,小心女婿真的——”

“娘!”纪家大姑奶奶不依了。

“四弟。”纪家另两位姑奶奶道。

纪尧嗯了声,没多说。

“看看你两个妹妹。”纪老夫人在一边向着纪家大姑奶奶,纪家大姑奶奶心里是看不上两位庶妹的,觉得两位妹妹没用。

只会应声,什么也不敢说,之前因为四弟和菁华郡主定亲,她让她们跟她一起问四弟还有娘,她们都不敢。

只敢说了几句,一对上娘还有四弟。

尤其是四弟,话都不敢说了。

“妹妹们是贤慧稳重的,我哪里比得上。”纪家大姑奶奶还是对老四的亲事不满,菁华郡主她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哪里值得四弟如此。

“算了,懒得说你,你就混吧,也就女婿容着你。”纪老夫人懒得和女儿说。

纪家两位姑奶奶心中想的都是大姐才是娘嫡出的,她们不过是庶出,哪里敢得罪四弟,府里都是四弟拿主意。

她们和四弟情份本来就不算深,要是以后有什么事,四弟不愿帮忙?

还有娘也是一样,大姐姐根本不知道她们的难处。

“四弟累了吧。”纪三夫人插话,纪二夫人也点头,纪家大夫人还是没有说话,脸色不好。

“大嫂二嫂三嫂。”纪尧看了看几位嫂子,知道大嫂怪他,他并不在意,大哥知道就好,大嫂的性格他知道一些。

“四弟和菁华郡主很配。”纪家三夫人笑。

纪家二夫人也点头,纪大夫人还是那个表情。

纪老夫人看到,叹了口气,什么也没有说,这个女儿当初因为体弱,不免多宠了些,后悔也来不及了。

也不看看老四的心思,好在还有几分聪明劲,又嫁得不错。

“四弟和谁不配啊。”纪家大姑奶奶插了句,睥了下菁华郡主。

纪二夫人纪家三夫人没有再说话,笑笑,大姑子就是这个样子的,娘都没说什么,她们能说什么。

纪大夫人心中冷笑。

一个追着她儿子跑,她儿子都没要的,也就四弟当成宝,她轻蔑的想,要不是为了儿子,她。

看了一眼菁华郡主。

纪家另两位姑奶奶也没有开口,大姐不怕得罪四弟吗。

萧菁菁还是没有什么表情,紫嫣不喜欢纪家大姑奶奶,感觉到什么,看过去,是纪家大夫人。

纪大夫人发现紫嫣看向她,高昂的转开视线。

“大姐没事就回去。”

纪尧注视着小丫头,抬头。

“四弟这是赶我走?”纪家大姑奶奶不悦:“娘你看。”

“送大姐回去。”纪尧吩咐一边的侍卫,让他们送大姐回去。

所有人看着。

她们早就知道四弟有多在意菁华郡主,这次再次发现。

“娘。”纪家大姑奶奶觉得四弟连她这个大姐的面子也不给,着实可恨,纪老夫人觉得女儿这张嘴,不改以后还要吃亏。

“好了,不要说了,回去吧,你四弟也是为了你好,你再不回去,女婿就要来找你了。”纪老夫人打断她的话,规劝道。

“娘。”纪家大姑奶奶还要说什么,四弟现在就这样,以后还不是更加,娘就不管管吗。

“没听到娘的话。”

纪老夫人不悦了,再次打断她的话。

“娘,我听你的,不过老四也太不尊重我这大姐。”纪家大姑奶奶还是不满,却知道娘这里说不通了,娘最宠的是四弟,四弟又是那样,算了,她就不操心,说着不高兴的走了。

“老四,你大姐就是嘴不饶人,没什么坏心,菁华郡主不要介意。”等人走了,纪老夫人先对老四道,又看向菁华郡主。

纪尧没有说话,只注视着心中的小姑娘,他心中的小姑娘,不允许有人欺负,就是他自己也不行。

“老夫人,四爷,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我不在意。”萧菁菁上前一步,紫嫣不知道郡主要做什么,忙跟上。

“我就不打扰了,先回去了。”萧菁菁开口。

所有人都望着这位菁化郡主。

纪尧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凝着她,没有等娘开口:“我送你回去,你和吴老夫人一起来的?我顺便去圣上那里看看太子殿下。”

萧菁菁还没来得及开口。

“去吧,去吧,老四送菁华郡主回去,顺便给吴老夫人请个安。”纪老夫人开了口,笑了起来,让老四送。

张嬷嬷知道老夫人主要是觉得大姑娘过了,所以,补偿菁华郡主,菁华郡主和四爷定了亲,可以送一下。

纪尧还是看着小姑娘,萧菁菁望向四爷:“谢谢四爷。”

“不用。”

纪尧开口,低低的,萧菁菁心跳加快,紫嫣松了口气。

纪大夫人很不以为然,也不避讳一下,要是前朝成亲之前哪里能见面,别说见面了就是私下见到也该马上避开,纪馨忽然:“四叔对菁华郡主真好,四叔为了菁华郡主什么也愿意。”

“馨姐儿。”

纪老夫人没有让她再说:“小丫头知道什么。”

纪大夫人见馨姐儿开口,她不想馨姐儿像儿子一样,拉了拉馨姐儿。

纪尧看了看馨姐儿,和娘打过招呼,和几位嫂子说了几句,朝着小姑娘:“走。”

“嗯。”

萧菁菁并不在意纪馨的话。

纪尧往外走,萧菁菁朝着纪老夫人等点了点头,跟上四爷,紫嫣也是一般。

纪老夫人看着。

“老夫人,四爷和菁华郡主走远了。”“菁华郡主。”纪尧

过了一会,张嬷嬷说。

纪老夫人嗯了声,回过头。

“娘,我们也回去了。”纪家二位姑奶奶也道。

“回去吧。”

纪老夫人点头。

她注视老大媳妇,又看了老二老三媳妇。

旁边的人隔着,听不到说了什么,都收回了目光。

“老四要娶菁华郡主,和菁华郡主定亲的事,也这久了,你们都该清楚,都是同意的,我不希望到时有什么问题,老四的态度你们是看到的。”

纪老夫人扫过三个儿媳妇还有丫鬟婆子。

“娘放心吧,大家都知道。”

纪二夫人纪三夫人一起道。

纪老夫人看向老大媳妇还有馨姐儿,馨姐儿就算了,现在在她身边,教养着,主要是老大媳妇,看人鼻子不鼻子,眼不是眼的。

以为她没有发现?

菁华郡主再不好,轮得上她来?菁华郡主以前是喜欢过宁哥儿,但事情过去了,宁哥儿也去了越州书院。

老四要不是为了宁哥儿会这样做?

老大都没有说什么,家里谁不是听老四的,都没有意见,倒是她意见一大堆,这是不想过了?

“老大媳妇,你说呢。”

“娘,我又没有说什么。”纪大夫人一听娘问她,心里一慌,她不知道是不是娘发生了什么,脸色难看。

“你看看你的脸色,菁华郡主哪里得罪你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纪老夫人也不客气,直接道。

纪二夫人纪三夫人也都看向大嫂,她们是知道大嫂在埋怨什么,还有为人,她们平时都是不去计较。

“娘。”

纪大夫人脸色更不好。

纪馨有些担心,娘又做了什么?

“先不说宁哥儿让你宠成什么样,就说馨姐儿你是怎么教的?脸不是脸的,以为自己是谁,老大和你说过不少吧,你听到哪里去了?”纪老夫人恨铁不成钢,老大媳妇别的还好,这些方面怎么就拧不清。

“馨姐儿,你帮娘说说。”纪大夫人拉了纪馨。

纪馨什么也没有说。

“馨姐儿都懂事了,宁哥儿出去是好事,馨姐儿懂事还不好吗,也不知道你一天到底哪里不顺心,我看就是太顺心,你闲得。”纪老夫人沉着脸。

纪大夫人几次想说话说不出来。

张嬷嬷看在眼中,看向场中,鼓声停了下来,太子殿下的人比晋王殿下的人多进两个球。

“老夫人,太子殿下赢了。”*她忙向老夫人说。

“太子殿下赢了?”

纪老夫人一直担心太子殿下能不能赢,这不止是一场蹴鞠的输赢,太子殿下身体不好,已经太子位置不稳了。

赢了就好,就好,她没有再说老大媳妇,不糊弄早该想通了,她不想再浪费唇舌。

“好,好好!”

“晋王殿下的人虽然也厉害,但怎么比得过太子殿下。”张嬷嬷小声的在老夫人耳边低语,老夫人高兴了就好。

“嗯。”纪老夫人是赞同的。

*

“四爷。”

走出去不远,萧菁菁看到不少人,她侧过头来:“四爷不用送我。”

“我想送你。”

纪尧低笑,目光温和。

紫嫣跟在后面,一边看着纪四爷,一边看着郡主,和侍卫一起,周围有人看过来,不知道会不会说什么,不过郡主和四爷定了亲的。

“四爷。”

萧菁菁望向前方:“有人会看到。”

“看到有什么吗?”

纪尧不以为意,转了一下手上的玉板指,小姑娘怕什么。

“我们还没在成亲。”

萧菁菁又道。

“没有成亲,定了亲,菁儿。”纪尧轻笑起来。

“四爷不该为了我和——”萧菁菁又道,四爷不该为了她那样的,她不想让四爷被人说,也不想因为她的出现弄得四爷不好处理,她不知道大姑子也在。

要是知道她不会多留,给四爷带来麻烦,不想弄得婆婆不高兴,她知道大姑子不喜欢她,还有曾经的大嫂,前世的大嫂就是,因为纪馨还有纪宁,大嫂说她是狐猸子,整天只知道勾引人。

不守妇道,不知廉耻。

大姑子没有这样,也觉得她配不上四爷,四爷该娶个更好的,她完全是拖累了四爷,还害了四爷。

大姑子没有说错。

“我的小姑娘,谁也不能欺负,只有我能欺负。”

纪尧带着她往一个地方去,侍卫和紫嫣跟在后面,紫嫣不知道四爷要带郡主去哪里。

周围没有人。

“走这边。”纪尧又开口,声音低沉,伸出手牵了一下她的手。

萧菁菁脸红起来,抽了抽,看向四爷:“四爷。”

“没有人。”

小丫头倒是计较,纪尧知道她在怕什么,告诉她没有人看到,四周安静了下来,不远处是一条湖。

萧菁菁看到了面前的湖,也发现周围没有人。

她放松下手,还是再次抽了一下手,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四爷怎么知道这里的?是不是来过?她望着四爷。

“看我做什么?菁儿。”纪尧没有再拉着,回过身来,注视着她,抬起她的手,捏了捏,低笑着松开了手,萧菁菁忙收回手,后退一步:“四爷怎么知道这里。”

纪尧觉得小姑娘很可爱:“以前来过几次就知道了,带你来看看,喜欢吗。”

“四爷一个人来的吗?”萧菁菁点头。

“你以为几个人?”纪尧问。

“我不知道。”

萧菁菁道。

紫嫣一边觉得纪四爷是不是过了,抓着郡主的手不放一边觉得郡主和平时不同。

侍卫守在四周注视着四周。

“后退什么?”纪尧忍不住笑,看着她的动作。

萧菁菁看着四爷。

纪尧低笑起来。

“四爷笑什么。”萧菁菁咬牙。

“笑你这小丫头,躲我。”纪尧轻轻的伸出手捏了一下她的脸。

萧菁菁脸一下红了,转过身,不再看四爷,望着面前的湖,湖很漂亮,能隐隐听到传来的声音。

“怎么,菁儿这是不理我了?”

纪尧还是看着她,小姑娘白皙的脸,多了平日没有的飘逸精致,让他伸出手好好捏一捏,他开口问。

萧菁菁心跳得很快,脸还是很红,恨自己不争气。

纪尧没有再看她,和她并排着一起看湖,紫嫣看着郡主和四爷站在一起,风轻轻吹过来,湖水被吹动。

“前几次都是一个人来,这次有菁儿陪着。”纪尧又开口,望着湖水,萧菁菁脸不再那么红。

“怎么不说话?还在生气,嗯?小丫头。”纪尧再次侧过头来,目光凝在小姑娘凝脂般的脸上。

“四爷老是动手动脚。”萧菁菁还是没有看四爷,盯着湖水。

“不喜欢?”

纪尧笑了起来:“我只对你一个人动手动脚,菁儿。”

“不喜欢。”萧菁菁又转头。

“可是我很喜欢某个小姑娘。”纪尧认真的:“怎么办。”

“四爷!”萧菁菁恼了。

“某个小姑娘蹴鞠的样子,我看到了,很美。”纪尧接着又道:“没想到如此厉害,一个人撑了全场,还赢了,赢得很不错。”没有再继续之前的话题,目光温柔宠溺。

“四爷看到了?”

萧菁菁脸又红了,忍不住看着四爷。

“嗯,菁儿的比赛,怎么能不看。”纪尧开口,小姑娘精神十足的样子就是惹人喜欢。

萧菁菁脸更红。

“往年我也看过一次,菁儿进步得很快。”纪尧往年看过一次小姑娘的比赛,比起这次还要差些,不过也足够吸引他的目光了,小姑娘飞扬的样子,还有骄傲的性子,红色的蹴鞠服,他当时就记住了。

只是隔得久了,忘了,再次看到小姑娘的比赛就想了起来。

“我也没想到这次发挥得这么好。”萧菁菁脸红:“四爷还看过?”

“嗯,当时你和顾家那个小姑娘一起,我就注意到了。”纪尧笑得温柔:“没有几人能比得上你菁儿,顾家小姑娘比起你来差不少,你们赌斗的事我也听说了,你没有做错,做得很好!”

“四爷,你为什么不参加?”

萧菁菁知道四爷比她厉害。

她前世看过一次,四爷下场,和秦王。

“老了,跑不了动了。”

纪尧轻笑着:“菁儿想看?”

“嗯。”

萧菁菁颔首。

“好,哪天给菁儿看看,如何?”纪尧摸了一下她的脸,萧菁菁点头:“四爷,我会记着的。”

“好、”纪尧收回手:“怕我忘了?”

“我想回去了,四爷。”

萧菁菁想回去了。

“好。”纪尧拉住她的手,朝来路走去,侍卫赶过来,紫嫣行了一礼。

离开湖边。

不久之后,萧菁菁看到外祖母还有秋雨几位表妹。

“太子殿下赢了,不错,这一场是?”吴老夫人问着周嬷嬷。

“好像是太子妃娘娘和秦王殿下。”

“哦?

吴老夫人问了周嬷嬷。

”外祖母。“

她和四爷一前一后,她回头看了下四爷还有侍卫上前。

纪尧回她一笑。

”菁姐儿回来了?“吴老夫人听到菁姐儿声音一喜,看过来,一下子看到菁姐儿,还看到了子叔,更高兴。

宁氏张氏也看过来,看到了。

”表姐,表姐。“吴雯几人正因为表姐回来高兴,跳着想和表姐说话,一下看到纪四叔,规矩起来,表姐怎么和纪四叔一起?三人对视一眼,悄悄的抬头,行了一礼:”纪四叔,表姐,你们。“你们什么,没有说出来。

吴老夫人打断了三个丫头的话,三个丫头都知道什么:”子叔过来了?“

”吴老夫人。“

纪尧行了一礼。

”快起来,快起来。“吴老夫人受了他的礼,知道子叔多半是送菁姐儿回来的,她很满意,周围的目光倒是不太在意,日子过出来的,不必太多在意太多目光。

纪尧起来,和吴家两位夫人点了一下头,宁氏张氏回了一礼,避到一边。

”纪四叔。“吴雲再次开口,吴雯端庄的行了一礼,吴莲不敢抬头,跟着大姐姐。

”嗯。“

纪尧点了下头,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

”菁姐儿过来,外祖母有话问你。“吴老夫人有不少想问的,她伸出手,对菁姐儿道,萧菁菁扶着紫嫣的手上前,走到外祖母身边,握住外祖母的手。

紫嫣退到一边,秋雨还有几人被郡主留下来,她们小心的看着纪四爷还有郡主。

”怎么麻烦子叔送你回来了?“吴老夫人拉着菁姐儿,拍了她的手一下,望向子叔:”没想到子叔你也在,之前我让这丫头去给纪老夫人请个安,还以为你不在。“

”我之前在太子殿下那里,刚好看到,就送了菁华郡主过来。“

纪尧回答,目光落在小姑娘身上。

萧菁菁低下头。

”这丫头害羞了,麻烦你了。“

吴老夫人还是客气:”子叔一会打算?“

”我去圣上那里看看。“纪尧眼中多了笑意,小丫头害羞才怪,行了一礼,他带着人离开了。

”菁姐儿啊,你有福了。“

吴老夫人小声的在菁姐儿耳边说,她在子叔眼中看到了对菁姐儿的心悦。

”外祖母。“萧菁菁不明白外祖母为什么?

”表姐。“吴雲上前来。

*

*

顾瑶一直看着秦王的位置。

”姑娘。“黛眉知道姑娘在看什么,秦王殿下一直和那个宫女一起,从姑娘过来开始,姑

娘心里肯定不舒服。

”你去做一件事。“

顾瑶回过头来。

”姑娘,你?“黛眉知道姑娘应该是要做什么。

顾瑶低声和她说了什么。

黛眉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表妹你在看什么“顾瑶的表姐找了过来,等了一会还是不见表妹的身影,她不免担心,找了找才找到这里,一下看到表妹,她不知道表妹在做什么,她带着人走过来。

顾瑶回身:”表姐。“

”你不是说去净手,怎么来了这里?“顾瑶的表姐看了一下四周。

”表姐不看比赛?“顾瑶没有回答。

”事情都照着我们想的发展,不少人觉得菁华郡主逼人太甚,虽然这次输了,早晚赢回来,我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

顾瑶的表姐以为她是因为输了这样。

顾瑶知道表姐误会了,她没有解释:”表姐我没事。“

”那你?“顾瑶的表姐问。

”姑娘。“

黛眉走了回来。

顾瑶的表姐才想到没有看到黛眉,不知道表妹在想什么。

”办好了?“

顾瑶问。

”是。“黛眉看了下表姑娘。

”表姐,我有事,一会和你说。“顾瑶抬头看向表姐。

顾瑶的表姐想问什么,最后没有,知道表妹心中应该有数。

顾瑶带着黛眉不知道去了哪里,再回来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

”表妹?“顾瑶的表姐心中担心。

”没事,表姐。“顾瑶的目的算是达成了一半。

*

纪尧带着人到了高台上。

和守在外面的人说了一声。

”圣上让太傅进去。“

来人道。

”太子殿下过来了吗?“纪尧边走边询问。

”太子殿下来过了,带着三公主。“来人知道纪太傅想要听什么,纪尧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脸上看不出什么。

”太子殿下现在呢,三公主还在?“

”三公主在,太子殿下也在。“来人又道,纪尧没有再问什么,一会后,他见到了圣上还有太子殿下三公主,宫中的嫔妃太后娘娘。

”子叔来了?“熙和帝直接叫了起,微笑着:”听说你送菁华郡主?看样子你很满意这门亲事?“

太子笑着。

父皇这是被三皇妹缠得没有办法了,父皇在打什么主意他哪里会不知道。

打算强行赐婚了?

嘉和郡主很紧张,静安县主担心的望着嘉和。

太后不是很赞成,三丫头就是胡闹,皇帝这是被闹得没法也跟着闹吗?想要打断,又怕皇帝不高兴。

宜妃眼中闪过什么,余贵嫔一脸喜色,三公主也是,要不是母嫔拉着她,她就高兴的叫出来了。

父皇还是疼她的。

”太傅。“她喜悦的看着太傅,父皇下了旨,太傅就是她的了。

”是,臣很满意。“纪尧站了起来,抬起头。

”哦。

熙和帝听完,盯着他,没有说什么。

三公主急起来,父皇在做什么,为什么还不赐婚,余贵嫔发现了女儿的动作,怕惹得皇上太后娘娘不高兴,拉了她一下,三公主才不听。

“菁丫头确实不错。”熙和帝开了口。

不好意思,儿子摔了一下,额头一个包,哄了半个多小时,望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