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不要再动/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动,我怕会忍不住,吃了你。”

四爷低叹,轻笑,抱着她的手收紧,萧菁菁感觉到四爷灼热的呼吸,还有身上的火热,脸一下子红了,羞的,四爷竟然——

她再也不敢动,更不敢碰到四爷,怕四爷真的会再来。

她身上还酸酸的。

“呵呵。”

四爷低低一笑。

头抵在她的头上,在她的头上呼吸,吻了她的额头,还有脸颊,萧菁菁心跳如擂,不知道过了多久,四爷没有再亲她,抱着她,呼吸再次变得平稳。

四爷不知道睡了还是没有睡,她心头一松,心还是砰砰跳,不敢动。

她觉得被四爷抱着不舒服,想要动一下,怕四爷没有睡,她轻轻移了移身体,发现四爷没有醒,她又移了一下,睁开眼,看了四爷一眼,闭上眼,往旁边移。

“菁儿。”

四爷低声叹息,声音变得低沉沙哑,在她的耳边响起,下一刻搂着她,手伸到她的腰上,解开了腰带。

萧菁菁又心慌又不安。

四爷温温的吻她的脸颊:“是你勾引我的,菁儿,我说了不要动。”

“四,爷。”

萧菁菁慌乱的想要推开四爷,睁开眼:“我!”她没有想到,她只是不舒服,想要转身,没想到四爷还醒着。

“你什么?不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四爷压在她的身上,低着头,目光深邃,在她的脸上亲起来,手伸到了里面。

“四爷,我,还痛着,又酸,又痛。”萧菁菁心慌意乱,可怜巴巴的。

“小丫头,以为我真的会?我就是想你的身体也受不住。”

四爷笑了,笑得低沉。

萧菁菁以为四爷会——没想到四爷没有,很快停了下来,只是吻了吻她的额头还有脸。

“菁儿,不要再动了。”

笑过,四爷搂着她,在她的唇上轻轻印下一吻,翻身下来,揽着她的,侧头,微微一笑:“再动下去,真的会控制不了。”

萧菁菁脸腾的红起来。

“再动,我就认为你也想!”

四爷低低的,搂着她的腰,在她的腰上动了动。

萧菁菁真的不敢再动了,脸红红的,觉得痒,想要动又怕四爷会做什么,小脸又可人又可人疼,纪尧就想把这小丫头揉到怀里,好好疼爱。

“四爷,能不能放开我,我。”萧菁菁红着脸,望着四爷,小声的道,推了一下。

“嗯?”

纪尧锁着的的眸。

“我想透透气。”萧菁菁可怜的说。

“想让为夫去放开你?”纪尧笑着,摸着她的脸,萧菁菁重重点头:“嗯,夫君。”

“夫人,那为夫就放开你了。”纪尧手放开了一些,萧菁菁动了动,翻了一下身,又转回来,望着四爷。

“怎么,睡不着?”纪尧揽着她,拍了拍她的背,轻轻的拍着,低头凝着她。

“嗯,四爷也睡不着吗?”萧菁菁不知道是换了环镜还是和四爷成亲洞房,她睡不着,她看向四周,入眼红慧慧的,和她的闺房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很多前世的事情,四爷呢,为什么不睡,也睡不着吗?

“菁儿不睡,我怎么睡得着。”

纪尧笑过:“在想什么?想明天的事?不用怕,我会和你一起。”

“四爷,你不出去吗?”

萧菁菁想到前世,四爷第二日也陪着她,护着她,她却看不到,只想着纪宁,她并不担心明日,她知道自己能应付,她想的别的。

“不出去,陪你,高兴吗。”纪尧道。

萧菁菁点头。

纪尧摸了一下她的脸,亲了亲,萧菁菁心又跳起来。

纪尧笑了笑。

“四爷,是你让人布置的吗?”萧菁菁看了眼周围,又望着四爷,纪尧知道小丫头问的是什么,轻拍着她:“怕你不习惯,这样应该好些,喜欢什么和我说。。”

“四爷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萧菁菁问。

“为夫不对夫人好,对谁好?”纪尧反问,小姑娘像是藏得很多心事,他想到她口中的前世,难道,他眼中闪过什么。

“四爷。”

萧菁菁开口,想说什么。

“叫夫君。”纪尧点了一下她的鼻尖,不管她和他前世如何,他会护着她,她都在他的怀里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夫君。”萧菁菁道感觉到什么。

“夫人。”纪尧低笑看了她一眼,抱着她,萧菁菁靠在四爷的怀里,心里渐渐安心起来,不再不安心慌意乱,听着四爷的心跳声,一点点睡过去,纪尧抬起头,闭上眼。

第二天萧菁菁醒来,睁开眼,一眼看到四爷,四爷已经起来坐着看着,大红喜烛依然燃烧着,还有一小截。

外面已经亮了,光照进来,映着四爷,儒雅成熟,她才想起来她已经嫁给了四爷,她脸渐渐变红。

“醒了?”四爷听到动静看过来,笑了笑,神色温和,放下手上的书册,走了过来,站在床前,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看着她。

“四爷。”

萧菁菁开口,抬头,不免羞涩。

“醒好没有?夫人。”纪尧轻笑。

“嗯。”

萧菁菁脸微红。

“我去叫人进来服侍你洗漱。”纪尧道,转身往门口走去,萧菁菁看着,手摸到一颗硬硬的东西,她捡起来发现是一颗漏掉的桂圆,然后在大红的喜床上发现一块白色的手帕,她脸腾的通红。

上面有淡淡的落红,像梅花一样点点绽放。

她看向门口,四爷到了门口,叫了人,她快速把有着落红的白色手帕盖住,好像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到,脸上不再那么红。

纪尧看着门外守夜的丫鬟。

“四爷,你醒了?”丫鬟婆子行了一礼。

“让夫人的丫鬟进来服侍夫人。”纪尧淡淡开口。

“是,四爷。”丫鬟行了一礼,看了四爷一眼,不一会,紫嫣和秋雨过来了,她们早就起来,一直等着,知道夫人起来会叫她们,听到四爷叫她们服侍夫人,马上过来,先向四爷恭敬行了一礼。

“去吧。”纪尧挥了一下手,让她们进去。

紫嫣和秋雨走到喜床前,看到了郡主,行了礼。

“扶我起来,服侍我洗漱。”萧菁菁道。

紫嫣和秋雨连忙扶着郡主起来,不敢多看,服侍郡主洗漱,纪尧这边也叫了人,萧菁菁看了眼,是两个穿着绿黄色短襦裙的丫鬟。

两个丫鬟向四爷请了安,又向萧菁菁这边,行了礼:“奴婢知书司琴给夫人请安。”

“起来吧,服侍好四爷。”萧菁菁道。

“是,夫人。”两个丫鬟对视一眼,起身。

紫嫣也看到了两个丫鬟,看向郡主,想说什么:“郡主。”

“嗯。”萧菁菁坐在琉璃镜前,睥了一下紫嫣,紫嫣秋雨也发现了新房和郡主的闺房一样。

知道肯定是四爷为了郡主布置的,心中没那么担心。

“四爷,奴婢服侍你洗漱。”

穿着绿色黄色短襦裙的丫鬟请完安,抬起头,朝着四爷。

纪尧看着面前的司琴还有知书,没有让她们服侍她,盯着她们,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挥了一下手:“不用,你们去服侍夫人吧。”

“四爷。”

两个丫鬟没有想到,很意外,愣了下,看了看一边的夫人,她们一向是服侍四爷,回过头,恭敬的:“可是奴婢是服侍四爷的,奴婢先服侍四爷洗漱再去服侍夫人。”

紫嫣秋雨都没有想到,萧菁菁也是一样。

“以后你们就听夫人的,服侍好夫人。”

纪尧再次道。

淡淡的,叫了小厮进来,让小厮服侍他洗漱。

两个丫鬟脸色变了下。

紫嫣心头一松,看着郡主,很高兴,四爷心中只有郡主,秋雨也很高兴让那两个丫鬟听郡主的,服侍郡主。

萧菁菁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知道四爷是为了她立威。

两个丫鬟看看四爷,片刻对视一眼,她们知道四爷既然让她们今后服侍夫人,就是把她们给了夫人,一切都要听夫人,以后她们就是夫人的人,不再是四爷身边的人,她们想到一些传言,不敢多想,看向夫人,走到夫人面前,恭敬行了一礼,小心的:“夫人,四爷让奴婢服侍你,让奴婢以后跟着夫人,听夫人的。”

“我知道了。”

萧菁菁淡淡看她们一眼,没有问,直接:“你们就跟着紫嫣和秋雨吧。”

“是,夫人。”

两个丫鬟行了礼,抬头看向紫嫣和秋雨:“两位姐姐好。”

“以后大家一起服侍夫人,不必多礼。”紫嫣秋雨开口,紫嫣:“不知道两位姐姐叫什么?”

“奴婢叫司琴。”

穿着绿色短襦裙神情端庄,容貌俏丽的丫鬟道。

“奴婢叫知书。”穿着黄色短襦裙清丽的的丫鬟开口。

“司琴知书姐姐,我们先服侍夫人吧。”

紫嫣和秋雨听了道,见郡主示意,她们看着两个丫鬟。

“好。”

两个丫鬟点头,她们看向紫嫣秋雨,还有夫人,不知道该做什么,紫嫣秋雨看出来了:“两位姐姐把夫人用过的水端出去吧,还有看看,早膳送过来没有,四爷和夫人一会还要去向老夫人敬茶。”

两个丫鬟朝着夫人行了—礼,她们知道她们这样被四爷给夫人,夫人不可能信任她们,夫人身边的人不可能马上信任她们:“奴婢这就去。”

萧菁菁没有说话。

紫嫣秋雨等两人下去后,收回目光,看着郡主:“郡主。”

“描眉吧。”萧菁菁点一下头,已经描了一只眉了。

紫嫣秋雨明白郡主的意思。

“嬷嬷还好吗?”

萧菁菁问。

“赵嬷嬷一直念着郡主。”紫嫣说。

“一会让嬷嬷过来。”萧菁菁道,等一下她要和四爷去敬茶。

“是,郡主。”

纪尧收拾好,让小厮下去,见小姑娘还没有收掇好,走了过来,笑了笑:“在描眉?”

“四爷。”

紫嫣秋雨行礼。

萧菁菁望向四爷:“四爷。”

“要不要我帮你描?”纪尧看了看紫嫣手中描眉的眉黛,含笑问。

“四爷会?”萧菁菁问。

“看一下就会了。”纪尧从紫嫣手中取过眉黛,走到小姑娘的面前,抬起小姑娘的下颌,描了起来。

萧菁菁看着四爷。

闻到了四爷身上淡淡的松香,她的心砰砰跳快,脸一点点红起来。

紫嫣秋雨站在一边看着,看着四爷的动作,没想到四爷会为郡主描眉,对视一眼,四爷很宠郡主。

“好了照着另一边描的,你看看。”

过了一会,纪尧松开手,看了看小姑娘,点头,让小姑娘看。

萧菁菁看了看四爷,让紫嫣秋雨把小的琉璃镜给她。

紫嫣和秋雨看到了四爷描的眉,四爷描得很好,四爷真的不会吗,她们心中想着。

把小的琉璃镜给郡主。

“郡主,四爷眉描得很好,不比奴婢描的差。”

萧菁菁不知道该不该主,接过琉璃镜,看着里面自己的眉,真的和紫嫣说的一样,四爷?

“满意吗?”

纪尧站在她面前,笑问她。

萧菁菁点头抬头:“四爷真的不会?”

“难道夫人觉得为夫会?”

纪尧接着问,拉住她的手,把她拉了起来,看着她的眉:“为夫也是照着另一边给夫人描的,还怕夫人不满意。”

紫嫣秋雨听着四爷叫郡主夫人。

“四爷描得很好,我以为四爷早就会。”

萧菁菁道。

“为夫只为你描过,你说呢菁儿。”纪尧带着笑拉着面前的人儿,仔细的看了看:“很美。”

小姑娘一身红色的褙子,白色的襦裙,眉目如画,就像从画中走出来一样,小脸白皙,梳着妇人的发髻,他握紧她的手走向外面,穿着绿色短襦裙黄色短襦裙的丫鬟走了进来,看到四爷和夫人牵着手走了出来,眸中一闪,两人一起和礼,恭敬的:“四爷,夫人,早膳已经准备好,不知道四爷和夫人是在屋里用还是?”

纪尧看了她们一眼,侧过头,问菁儿:“用点再去。”

萧菁菁看了眼眼前的丫鬟,对着四爷点头。

“摆进来吧。”

纪尧向着两个丫鬟道。

“是,四爷。”两个丫鬟行了一礼,退到门外,紫嫣秋雨跟在郡主和四爷身后,也看着,很快,昨晚的贾嬷嬷带着小丫鬟跟在听书司棋的身后走了进来。

司棋叶书先行礼。

“四爷,夫人,老奴给夫人四爷请安。”贾嬷嬷带着小丫鬟也请了安。

纪尧挥手,让她们起来。

贾嬷嬷起来后带着小丫鬟摆起来,很快,摆好了:“老奴已经摆好了,夫人,四爷请用。”

“下去吧。”纪尧应声,让她们下去等着。

贾嬷嬷带着丫鬟行了一礼退到门外。

纪尧拉着小姑娘坐下来,一小碗金丝燕窝,还有一小碗荷包蛋,几碟花卷,汤粥点心,紫嫣秋雨服侍小姑娘用,听书和司棋见状,服侍起四爷。

萧菁菁看到荷包蛋,想到嬷嬷。

一会后,纪尧见小姑娘不再用,拉起她的手,拉着她往外面走:“走吧。”

两人往宜园去。

紫嫣秋雨忙跟上,司棋听书也跟在后面。

出了院子纪尧牵着小姑娘手,没有让人跟着,带着小姑娘慢慢看。

“这里是我平常歇息的地方,就把新房设在这里了,你要是想有自己的房间,随便挑一间。。

“嗯。”

萧菁菁应道。

“正院我很少踏足,你要是想。”

纪尧又道。

“我和四爷一起。”

萧菁菁开口。

“好。”纪尧笑了,看着她:“新房旁边有一间书房,是我为你准备的,你看书管家可以在里面,一会看看有哪里不喜欢,让人改了就是。”

萧菁菁再次点头,出了院子,她才发现她所在的是四进的院子,院子外面是走廊和游廊,她回头看了眼。

看到竹园两个字,想起前世,前世她嫁给四爷后,新房并不在这里,在正院,四爷也和她一起住在正院,她和四爷渐行渐远后,四爷开始经常宿在竹园。

她才知道四爷在她嫁进来前,都是常住在竹园。

她没想到这一世,她和四爷新房设在竹园,四爷——

“看我做什么菁儿?”

纪尧低头看她,低笑。

“四爷,一直住在这里?”萧菁菁问。

“嗯,我希望你陪我住在这里,所以才把新房放在这里。”

纪尧道,拉着她继续往前,穿过走廊,游廊,前面是花园,花园种了各色的花木,还有一座假山,湖中喂了很多的鱼,萧菁菁看着越来越熟悉的一切,她前世最喜欢的地方就是这里,她喜欢在这里喂鱼,纪家不像安郡王府那么粗犷,更为精致,更像江南的园子。

前方不远宜园,萧菁菁知道另一边是三房,另一边是二房。

紫嫣秋雨跟在后面很高兴,四爷拉着郡主的手,司棋听书虽然知道四爷喜欢新夫人,却没想到四爷对新夫人这样好。

“给四爷四夫人请安。”花园里的丫鬟婆子见到四爷拉着四夫人的手过来,忙行礼,抬头看着四爷竟牵着新的四夫人的手,不由对视一眼。

四爷看来真的很喜欢新四夫人。

“起来吧。”纪尧道。

萧菁菁看到有人,本来想抽出手,四爷还是牵着她的手,并不松开。

“闲瑕的时候你可以带着人到花园走走,竹园里,我让人僻了一个小花园,你要是喜欢就种些喜欢的花草。”

一路行来遇到不少丫鬟婆子,四爷喜欢新四夫人,牵着四夫人的手的消息私下传起来。

“好了,到了、”

不久后,纪尧拉着萧菁菁道,看向前方,宜园很大,是五进的院子,很大,比竹园还要大,门口站着两个丫鬟。

“四爷,四夫人。”两个丫鬟行礼。

还有一个婆子在指挥着几个小丫鬟,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看到四爷和四夫人,笑着行了一礼:“老奴给四爷四夫人请安,老夫人等着四爷和四夫人。”

“嗯。”

纪尧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萧菁菁点头,这时张嬷嬷出来了:“老奴给四夫人四爷请安,四爷四夫人快请进。”

“张嬷嬷。”

萧菁菁道。

“四夫人不必如此。”张嬷嬷笑着,让开,纪尧拉着小姑娘走到了里面,隐隐听到里面传来的笑声还有说话声,不一会,看到了娘还有大嫂二嫂三嫂。

大姐,馨姐儿站在娘身边,似乎在说着什么。

萧菁菁跟着四爷走向老夫人。

她看着婆婆,前世今生的大嫂,二嫂,三嫂还有纪馨,大姑子。

“郡主来了?”纪老夫人听到声音,看过来,坐在上首,纪大夫人纪二夫人,纪三夫人坐在下面,纪老夫人笑了:“正说老四你们。”其他人也看过来。

“老身给郡主请安。”纪老夫人带头起身,其他人也起身。

纪尧没有说话,侧过头。

“娘,在家里只讲家礼不讲国礼。”萧菁菁扶起婆婆。

“好。”纪老夫人高兴起来。

纪家大夫人面无表情,纪二夫人纪三夫人相互看看,纪家大姑奶奶心中一哼,这还差不多,纪馨看不起萧菁菁。

“娘。”

纪尧开口,拉着小姑娘,萧菁菁也跟着行了一礼:“媳妇给娘请安。”

“好!”纪老夫人扶起老四媳妇,先看了下老四,再看看眼前的老四媳妇,笑着说了一个好字,伸出手。

“老四媳妇快起来,不必多礼,一家人。”

萧菁菁站了起来。

“我这样叫你可以吧?老四媳妇。”纪老夫人脸上带着舒心的笑,显然很高兴,目光看着菁华郡主。

“娘随便叫。”萧菁菁昂着对道。

“好!”纪老夫人又说了一个好字,显得更为舒心了,纪尧眉目含笑,神色温和,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看着小丫头。

纪大夫人面无表情,纪二夫人还有纪三夫人笑着对视一眼。

纪馨站在祖母身后盯着萧菁菁,纪家大姑奶奶也看着这位新的四弟媳。

张嬷嬷走到老夫人身边。

纪老夫人拉着菁华郡主的手:“是个好的,以后要是老四欺负你,来找娘啊?”

“我会的,娘。”萧菁菁道。

“娘,四弟妹好我们呢?”纪家二夫人柳氏笑了起来:“娘是有了四弟妹就不要我们了。”

“都好。”纪老夫人高兴。

“还以为娘有了四弟妹,就看不上我们这些老人了呢。”柳氏又道,纪三夫人也笑着附和,纪大夫人还是没有什么表情。

“老四媳妇是比你们好。”

纪老夫人说。

“娘果然是有了四弟妹不要我们了。”柳氏说。

“谁叫你们不如老四媳妇长得好呢。”纪老夫人也跟着笑,看了老四媳妇一眼。

“我们老了,哪有四弟妹鲜嫩。”和四弟妹比起来,柳氏觉得自己凭空老了好多岁。

四弟妹都快小了她们一轮,四弟妹小她们太多了,四叔倒是有福。

“娘是有了四弟妹忘了女儿。”纪家大姑奶奶也开口。

“好了,这是你们四弟妹,老四媳妇,来,这是你大嫂。”纪老夫人没有再说,拉着老四媳妇,为她介绍。

萧菁菁看着大嫂:“大嫂。”

“四弟妹。”纪大夫人崔氏淡淡的,容长脸,嘴唇单薄,和纪宁有些像,一身沉色,显得暮色沉沉,手上戴着一串佛珠,头发打理得很整齐,从丫鬟手中取出一个精致的锦盒:“这是给四弟妹的见面礼。”

“谢大嫂。”萧菁菁接过,交给紫嫣。

纪老夫人没有多说:“你大嫂一向如此,不用在意。”看向柳氏还有纪三夫人笑了笑:“这是你三嫂和二嫂,你二嫂三嫂一向爱开玩笑。”

“三嫂,二嫂。”萧菁菁也跟着道。

“四弟妹不要客气。”柳氏笑得八面玲珑,柳眉杏眼,眉眼带笑,一身绛紫色褙子青色襦裙,容色艳丽。

拿过一个精致雕花的匣子交给四弟妹。

“谢三嫂。”萧菁菁开口。

纪三夫人郑氏皮肤白皙,圆脸凤眼,声音清脆悦耳,又快又色,翠色的褙子,石榴色襦裙,取了早就准备好的珠钗。

“这是见面礼,四弟妹有空可以到三房来玩。”

“你三嫂最是好玩。”

纪老夫人在一边笑说。

萧菁菁知道大嫂崔氏出子青州崔氏,以诗书传家,二嫂柳氏也是出自大族嫡枝,三嫂出身最低,出自郑氏旁支。

“这是澜姐儿,叫声大姐就是。”纪老夫人又指着纪家大姑奶奶,皱眉。

“大姐。”

萧菁菁看向纪澜。

“四弟妹刚来就得了娘的宠,又有四弟护着,比我这出嫁女——”纪澜不紧不慢的,哼了声,把随意准备好的锦盒给了萧菁菁。

“谢大姐。”萧菁菁回礼。

“澜姐儿。”纪老夫人打断她的话。

“四弟妹,希望你和四弟白头到老吧。”纪澜虽然不喜欢这位四弟妹,也看不上,不过已经嫁给四弟了,娘在旁边。

“我会的。”萧菁菁抬头。

“澜姐儿不会说话就不要说。”纪老夫人看了纪澜眼。

“娘。”

“馨姐儿,给你四婶请安。”

纪老夫人没有理会女儿,对着馨姐儿。

“四,婶。”

纪馨不甘的看着萧菁菁,在祖母的目光下,不情不愿,萧菁菁没有资格做她的四婶。

萧菁菁从身后紫嫣的手中取过装着珠花的锦盒,递给纪馨,什么也没有说,纪老夫人知道馨姐儿和老四媳妇之前的瓜葛,没有说什么。

“老夫人。”

外面有婆子声音响起,纪老夫人示意张嬷嬷去看看,张嬷嬷走了出去,不一会,走了回来:“老夫人,已经准备好了,人都来了。”

张嬷嬷行了一礼道。

“那就走吧。”

纪老夫人起身,张嬷嬷上前扶住老夫人,一行人往正堂去,纪尧等了等,走到小姑娘身边,看着小姑娘,萧菁菁看到四爷,不知道四爷看她做什么。

“不怕?”

纪尧轻声说。

“有四爷在,我不怕。”萧菁菁前世都没有怕,这一世她更不怕。

“小丫头。”纪尧笑了。

到了正堂,纪家各房的人都来了,看到郡主,都一起行了一礼。

“给菁华郡主请安。”

萧菁菁看向婆婆。

纪老夫人笑了起来,看着大家:“大家起来吧,老四媳妇说了,只讲家礼不讲国礼,一家人,都起来。”

纪家各房的人站起来,他们也不想跪,但新媳妇是宗室郡主,礼不可废。

他们还怕这位新媳妇不愿意来。

他们没少听这位新媳妇的传言,没想到来了,还不讲国礼,都抬头看着新媳妇,长得倒是很好。

没有人说话。

纪老夫人扶着张嬷嬷的手坐下,空着的另一边是纪老太爷,纪家分出去五服之内几房的人也都来。

柳氏郑氏崔氏站到各自的位置上,纪馨纪澜也是。

萧菁菁跟着四爷。

“娘。”萧菁菁向纪老夫人还有一边的纪老太爷磕了头,纪老夫人脸上带笑:“好孩子。”接过茶喝了一口,笑容满面的从一边张嬷嬷的手中取过准备好的东西递给她。

萧菁菁接过来,前世婆婆给的是一对手镯,白玉的手镯,这一世不知道是不是一样,她交给了身后的秋雨。

“起来吧。”

纪老夫人道,萧菁菁起来,跟着四爷,看向四爷的大哥二哥三哥,纪大老爷蓄着美须,风度翩翩,纪二老爷温文斯文,蓄了短须,纪三老爷是武将,五官坚毅,纪尧拉着她的手:“这是大哥,二哥,三哥。”

“大哥二哥二哥。”萧菁菁道。

“四弟妹。”

纪大老爷开口。

见过礼,萧菁菁跟着四爷又见了纪家分出去的几房长辈,认了人,纪家的族人都在京城,只有几房在老家。

辈份低的,萧菁菁把准备好的见面礼送了出去。

认了人,只剩下添名。

纪家的老家不在京城,已经写信回去添名,认完了人,纪老夫人挥了一下手:“老四媳妇看着累坏了,回去休息吧。”

“娘。”萧菁菁看向四爷。

“老四也回去,陪陪你媳妇。”纪老夫人又笑,她希望老四快点让她抱孙子。

“昨日圣上赐了一座郡主府给老四媳妇,老四有空带着你媳妇去看看。”纪老夫人想到昨日的圣旨。

纪尧拉着小姑娘的手,萧菁菁脸红了起来。

“去吧,去吧,别在这里了。”纪老夫人看在眼里。

“娘对四弟妹真好,娘也让二爷早点陪我呀。”柳氏在一边道,郑氏也笑着:“娘什么时候让三爷也早点陪我呀。”

“你们啊,自己去。”纪老夫人摇头失笑。

“娘偏心。”柳氏说,郑氏也点头。

出了宜园。

萧菁菁看向四爷。

纪尧低下头:“笑什么”两人带着人回了竹园。

“累了吗?”

纪尧问着小姑娘,摸着小姑娘的脸。

“嗯。”

萧菁菁点头。

“歇息一会?”纪尧说。

“四爷呢?”萧菁菁望着四爷。

“我去书房看看书,醒了让人来叫我。”纪尧摸了她的脸,打算去书房看看书,萧菁菁点头。“菁儿。”

纪尧轻笑着唤了一声。

“四爷。”萧菁菁看着四爷。

纪尧摸了一下小丫头的脸,低头亲了亲:“有事叫我。”萧菁菁应了声,纪尧去了书房,萧菁菁看着四爷的身影,坐了下来,紫嫣秋雨走了进来:“郡主。”她们还是习惯叫郡主。

“什么?”萧菁菁看向她们。

“郡主,嬷嬷来了。”紫嫣秋雨道。

“让嬷嬷进来。”萧菁菁开口。

“是,郡主。”紫嫣应了一声,退了出去,不一会,紫嫣进来,赵嬷嬷也走了进来,萧菁菁看向嬷嬷。

“郡主。”赵嬷嬷行了一礼,抬起头,高兴的:“不对,该叫夫人,老奴给夫人请安。”

“嬷嬷起来吧。”萧菁菁道。

赵嬷嬷站了起来:“郡主以后就是纪四夫人了。”

“嬷嬷。”萧菁菁看着嬷嬷。

“梅兰还有香草两个丫头也想来见你。”赵嬷嬷又说,萧菁菁让紫嫣去把香草还有梅兰叫过来。

紫嫣退出去。

赵嬷嬷说起打听到的一些事,萧菁菁听着,秋雨也听着。

“郡主,四爷身边只有两个丫鬟需要注意,叫听书和司棋,老奴本来还担心,听说四爷让她们服侍你?那样看来四爷是没有那个意思的,就怕那两个丫鬟有什么心思,到时候作什么妖,老奴问过,她们一直服侍四爷,除此外,四爷身边很干净,没有那起子玩意。”赵嬷嬷道。

萧菁菁早就知道,前世她嫁给四爷,四爷身边也很干净。

“郡主。”紫嫣走进来,身后跟着香草和梅兰。

香草梅兰很高兴:“奴婢给郡主请安。”

“起来吧,到了这里,你们就是我的陪嫁丫鬟,不明白的问嬷嬷。”萧菁菁对着她们,香草和梅兰点头,行了一礼,起身。

“我想歇一会,半个时辰后叫我。”

萧菁菁转向嬷嬷说。

“郡主歇一会吧,一大早起来,一会老奴叫郡主,外面的事郡主不必担心,有老奴在,还有紫嫣几个。”

赵嬷嬷道。

“嗯。”

萧菁菁睡到床上,不知道是不是昨夜睡得太晚,早上太早起来,她很快睡了过去,紫嫣和秋雨放好床帐退了下去。

到了外面看到赵嬷嬷嬷还有香草梅兰。

“郡主睡了?”赵嬷嬷看了眼里面。

“是,赵嬷嬷。”紫嫣道。

“嗯,郡主累坏了,让郡主多休息一下,四爷去了书房,等差不多再叫郡主。”赵嬷嬷又开口。

紫嫣秋雨都应道。

萧菁菁这一觉睡了很久。

睡得很沉。

她不知道睡了多久,似乎很久。

“郡主,郡主,郡主。”听到耳边的声音,她睁开眼,看到嬷嬷。

“嬷嬷。”

萧菁菁开口。

“郡主,该起来了。”赵嬷嬷道,让开身体。

让紫嫣秋雨扶郡主起来。

萧菁菁坐起来,由紫嫣秋雨服侍着:“我睡了多久?”

“郡主你睡了快二个时辰了。”赵嬷嬷在一边道。

萧菁菁没想到自己睡了这么,看了眼菱木花窗,想到四爷:“四爷呢?”

“四爷那边派人过来问过,老奴说你还睡着,四爷让老奴不要打扰你,四爷在书房处理事情。”赵嬷嬷知道郡主想知道什么,开口道。

紫嫣秋雨打来水,赵嬷嬷扶郡主起来,紫嫣秋雨服侍郡主净了面。

洗漱后,又重新上了妆。

“郡主想去书房看四爷?”

赵嬷嬷看出来问。

“嬷嬷。”

萧菁菁道。

赵嬷嬷赞成:“要不了多久就要用午膳,郡主是该派人去问问四爷午膳想吃什么,郡主亲自去也可以,到时候老奴让人做,不过那两个叫听书司棋的丫鬟既然四爷让她们服侍你,郡主有安排吗?”

“先让她们在外面侍侯吧,暂时看一看,不要让她们进里面来。”

萧菁菁想了想。

“老奴明白了,老奴心里也是这个意思,先看看再说。”

赵嬷嬷道。

“还有一件事,四房的人,郡主什么时候见一见,要不郡主问一下四爷再说,看看四爷怎么说。”

------题外话------

不想说了,这章卡得要死要活,写了十多个小时,写到现在,啊啊啊要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