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婚后回门/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寒光闪闪的剑在四爷的手中剑势如虹,似游龙穿梭,点剑而起。

萧菁菁她吩咐人准备早膳,还有温热的毛巾,以及四爷换洗的衣服,备水,一抬头就对上四爷的目光,似笑非笑,看了过来。

“不是要看?”

“四爷学过剑?”

萧菁菁问。

“以前学过,没有学过怎么练。”纪尧手提着剑,长腿迈步走过来,拿起小厮手上的手帕擦了擦,把剑还有擦过剑的手帕递给小厮放起来。

小厮行了一礼,看了看四爷和四夫人,知道四爷和四夫人有话说,退了下去。

“走吧,天亮了,还没有站累?”

他拉着她的手,往新房走去,萧菁菁看了眼小厮手上冰冷的剑,跟着四爷,紫嫣几人跟在后面,她们对视一眼。

“回门的事想好没有?”

纪尧一边走一边低头问:“昨日娘让我问你,和你说一说,想住几天?”

“回门不是住三天吗?”

萧菁菁小跑几步,跟上四爷,她抬头问,看着四爷,昨晚她沐浴的时候,趁机已经和紫嫣说过,让她们准备好陪她回门,婆婆让四爷问她,她也没有在意,她知道回门一向会在家住三日,四爷?

“你想多住几日,就多住几日,娘那里有我,不会说什么,娘的话你也听到的,只是我要上早朝,不能陪你多住,不过到时我会来接你。”纪尧开口,摸了一下她的脸,笑着凝着她。

“四爷能陪我住几天。”萧菁菁望着。

“三天。”纪尧想了想,他大概最多能陪她住三天:“然后就要上早朝了,这是最多的了,我也想多陪你,菁儿。”

“那我也住三天。”萧菁菁想和四爷一起。

“不多住几日?”纪尧笑了,小姑娘这是舍不得他,嗯?以为她会多住几日,还想着小丫头不在,他怎么过呢,以前没有小丫头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有了,想到小丫头不在身边,就觉得舍不得,晚上不能抱着小丫头,他说不定不习惯,没想到小丫头直接说三天。

他真想好好亲一下小丫头。

“舍不得我?”他低低的笑。

“四爷呢,舍得我?”萧菁菁笑着反问,骄傲的,脸微红。

“舍不得。”纪尧道低笑不已,真是可爱的小姑娘,每一句话都让他高兴:“当然舍不得,怎么舍得呢?”抓着她的手,亲了亲。

萧菁菁心跳加快:“四爷。”

“回门的东西娘会准备,你就带着人,看看要带什么回去,需要什么也可以和我说?”纪尧又亲了亲说。

“嗯。”

萧菁菁点头,脸红心跳,知道四爷的意思。

“还有一件事,菁儿,陛下赐给你的封地,在南边,回门记得和岳父说一说,回门后派人去看看,管起来,至于郡主府,过两日你要是想去,我陪去看看,嗯?”

纪尧想到自己还是郡马,娶的不止是小姑娘,还是郡主。

有封地还有郡主府,他笑了,牵着小姑娘的手握紧。

“四爷是本郡主的郡马。”

萧菁菁也想到了,开口。

“小丫头!”纪尧摇头,点着小姑娘昂着的小脸,真是让他又爱又恨的:“这么喜欢?高兴?”

“老头子。”萧菁菁哼一声。

“再说一遍,嫌我是老头子了?”纪尧捏住她的鼻子。

“老头子。”萧菁菁生气的摆脱。

挣开他的手跑开。

纪尧笑看着,迈步上前,一把位住。

紫嫣几人看着郡主越来越快乐,不再淡淡的,就像是回到从前,从前的郡主也是这样的。

回到花厅,纪尧叫了人沐浴更衣,点了一下小丫头的鼻子,让人服侍她,告诉小丫头先用早膳,他还要一会,出来发现小姑娘和身边的婆子说着话,在交待着什么,走近一听,是准备回门礼的事,他坐了下来。

很快萧菁菁问完了。

“四爷。”赵嬷嬷行了一礼。

萧菁菁让嬷嬷下去,赵嬷嬷下去后,她看着四爷,纪尧开口:“都吩咐完了?菁儿。”

萧菁菁点头,让紫嫣几人摆上早膳。

“怎么还没有用早膳,不是叫你不用等我,先用吗?我出来再用,不用等我。”一听,纪尧就知道小姑娘没有听他的话,一直等着他。

他拉着她,有些心疼的:“以后再有这样的情况不用等我,知道吗?以后我要出门,要早朝,你要是一直等,不知道要等多久,不饿到才怪。”摸了一她的脸。

“四爷可以和我说说早朝的事吗。”

萧菁菁想更了解四爷。

前世她从来不问四爷的事。

“好。”纪尧道,知道小丫头是想知道他的事,低声告诉她他的行程,一般早上起来他会练剑,然后就是出门上早朝,早朝过后会在内阁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会处理内阁的事务,有时圣上会召见,内阁会起草圣旨,圣上的旨意,都会放到内阁来处理,太子那里有事,他会去东宫,回来一般都是下午,或者晚上,有时候还会陪太子出门,最近太子都在东宫,和太子妃关系缓和不少,倒是不用。

“到时候就不能再像现在这样陪着你,你只能一个人,怕吗?”纪尧接着说。

“不怕。”萧菁菁摇头,四爷有事,她会找事做。

“没事就去陪娘,或者回安郡王府也可以。”纪尧又和她说了一镒,他也想像现在这样陪着她,怕她一个人无聊,小丫头还小。

“等有空就带你去跑马。”

“嗯。”萧菁菁点头。

“也有可能会歇在内阁。”纪尧最后道,要是内阁的事务多,要商议,圣上那边又要得急的话。

“四爷真累。”萧菁菁道。

“现在才知道?小丫头。”纪尧只要和小姑娘一起,总是忍不住笑,小丫头总是让他想要笑起来。

“四爷经常宿在内阁吗?”萧菁菁想到四爷说有时会留在宫中。

“看情况,有时会,有时不会,大多时候不会,要是宿在内阁,我会派人回来和你说,你一个人要是怕,就叫赵嬷嬷或紫嫣陪你,多去娘那里走动,不要再像这次一样,嗯?”纪尧又嘱咐起来。

“我知道了。”

萧菁菁看到了四爷的目光。

“不要让我担心,回来发现菁儿瘦了一圈,怎么办。”

纪尧戏谑的又点了一下她的鼻子,随即轻笑:“我喜欢现在这样的菁儿。”

“四爷。”

萧菁菁脸红不行。

“不过我会尽量早点回府,不宿在内阁,不让菁儿一个人。”纪尧又笑。

萧菁菁心漏了一拍,想说什么,四爷回不回府她不在意。

紫嫣几人进来,看了看郡主和四爷,郡主脸好像有点红,郡主和四爷一起,脸总是爱红也爱哭,她们恭敬行了一礼:“郡主,四爷。、”

“摆上。”

纪尧看到抬着早膳的小丫鬟,睥了身边的小姑娘。

小姑娘又脸红了。

萧菁菁瞪了回去,纪尧抓紧小姑娘的手。

紫嫣秋雨吩咐身后的小丫头摆好早膳,摆好后,小丫鬟退了下去,她们服侍四爷郡主用早膳。

“用了早膳,该回门了。”纪尧拉着小姑娘坐下。

萧菁菁想到父王还有外祖母,她也想父王外祖母了,想早点见到外祖母和父王。

点了点头,没有再和四爷闹,外祖母不知道怎么样了,有没有想她,她想外祖母了,还有父王,还有。

紫嫣几人服侍着四爷和郡主,用了早膳。

早膳和昨日的不同,莲叶羹、梅花香饼、香薷饮、玫瑰酥、七巧点心、翡翠芹香虾饺、招积鲍鱼盏、水晶冬瓜……

也是萧菁菁喜欢,四爷喜欢的口味。

净了手,喝了茶,萧菁菁和四爷正要往娘那里去,张嬷嬷过来了,看着四爷和四夫人,知道四爷四夫人应该是要去给老夫人请安,她快速行了一礼:“老奴给四爷四夫人请安。”抬头看到紫嫣几人又笑了笑:“四爷和四夫人看来用过早膳了,准备去老夫人那里。”

“是,张嬷嬷怎么来了?不知道娘用过早膳没有,正要去给娘请安。”

萧菁菁开口,纪尧手上转动着玉板指,紫嫣几人收掇好了。

“老夫人已经用过,四夫人四爷的心意老奴会告诉老夫人,老夫人让老奴过来和四爷四夫人说一声。”张嬷嬷看到四爷,四爷一向如此,不在意,她又看向四夫人:“老夫人说四爷和四夫人不用过去了,今日是四夫人回门的好日子,四爷四夫人早点去,多住几日再回来,让老四陪你。”

“多谢娘。”

萧菁菁早就知道婆婆开明。

纪尧又看了小姑娘一眼,娘一向开明,几位嫂嫂也是一样。

张嬷嬷也看着:“老夫人让四夫人四爷什么都不用带,该准备的都准备好,马车以外面,让老奴和四夫人说一声,四夫人娘家派人来了,四夫人和四爷直接回门。”

“不知道是?”

萧菁菁不知道父王还有外祖母是让表哥来接她还是。

“是吴府的大公子还有安郡王几位公子。”张嬷嬷知道四夫人的情况,开口道:“老夫人请了几位公子进来,就在前面等着四夫人和四爷。”

纪尧拉着小姑娘的手轻轻捏了下。

萧菁菁看向四爷。

“多谢娘。”萧菁菁再次道。

“四夫人和四爷回门吧。”

萧菁菁和四爷带着人出了门,到了前面,见到了礼表哥还有几位庶弟,二位庶弟很拘紧,平哥儿跟个小大人一样,仰着小脑袋,礼表哥还是原来的样子。

看到他们进来,礼表哥马上过来。

“纪四叔。”吴礼先向纪尧叫了四叔。

纪尧温和的应了声,看向菁儿,吴礼也顺着纪四叔的目光看向表妹,只一眼他就知道表妹过得很好,不需要人担心,他朝着表妹:“表妹。”

“礼表哥。”萧菁菁也开口。

她成亲的时候还是礼表哥背她出门的。

对礼表哥她是感激的。

“我来接表妹回门。”吴礼对这位表妹的观感好了不少,从这位菁表妹和纪四叔定亲开始,他就查了查菁表妹的事,知道了不少,在菁表妹和纪四叔成亲后,他的观感就变了,想到方才看到的,表妹是和纪四叔一起偕手而来。

如果菁表妹和纪四叔不是恩爱相偕不会如此,外面都说菁表妹喜欢的是纪宁,不是纪四叔。

和纪四叔成亲也是另有目的,哪怕菁表妹说了喜欢的人是纪四叔,相信的人还是不多,大多的人还是不相信。

主要是菁表妹以前太过胡闹。

就是他也有不信,直到亲眼看到,菁表妹和纪四叔只亲眼看到的人都会知道菁表妹是真的喜欢纪四叔的,不是传言那样。

祖母那里还有父亲可以彻底放心了。

“谢表哥。”

萧菁菁道。

平哥儿的声音响起:“大姐姐。”听到几位庶弟的声音,她看过去,另两位庶弟也看向她。

“平哥儿,煜哥儿和烨哥儿。”

“大姐姐,我们来接你。”萧平像个小大人一样道,接着看向大姐夫:“大姐夫。”

“你是平哥儿?”纪尧转了一下手上的玉板指,萧煜萧烨拘紧的:“大姐姐,姐夫。”

“嗯。”

纪尧应了一声。

“大姐姐我们来接你。”萧平道,萧煜萧烨也道。

“谢谢几位阿弟。”萧菁菁道。

“父王在府里等着大姐姐和大姐夫人。”萧平又开口,出了府门,坐上马车,礼表哥还有几位庶弟也和她同坐一辆马车。

礼表哥和四爷说着学问上的事,几位庶弟也听着,平哥儿小是小,也能说上一句。

萧菁菁看着。

到了安郡王府。

萧菁菁扶着紫嫣秋雨的手下了马车,四爷已经下了马车伸出手来,牵住她的手,进了大门。

鞭炮声响起。

“郡主,郡马回门了。”门房看到郡主还有姑爷忙行礼。

萧菁菁和四爷一起到了父王的书房,到了书房,父王坐在书房里,听到声音,一抬头就看到了嫁出的大女儿。

“父王。”萧菁菁走进去,丢开四爷的手,小跑过去。

纪尧转动了一下手上的玉板指,神色温和从容,也抱手:“岳父。”

“好,好好。”萧成很高兴,站了起来,走到两人面前,直说了几个好字,满意的看着,菁姐儿也长大嫁人,成了纪家人了。

手拂了络腮胡,点头。

“菁姐儿看你的样子,为父就放心了。”菁姐儿的样子,让他放下心来。

纪四没有欺负菁姐儿。

“父王,我想你。”萧菁菁拉住父王的手,就像从前一样撒着娇。

纪尧站在一边笑着。

“菁姐儿,你都嫁人了像什么样子。”萧成高兴中教训起来:“女婿还在,你看看你,让女婿看到岂不笑话。”

“父王,不想我?”

萧菁菁望着父王。

“你这丫头。”

萧成很无奈,看向女婿:“女婿菁丫头就是这个样子。”他发现菁丫头有些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成了亲,倒是会和以前一样撒娇,以前菁姐儿也总是撒娇,后来就很少,他以为是懂事了。

“岳父放心。”他喜欢的小丫头就是这个样子,纪尧目光温柔的落在菁儿的身上。

萧成看出女婿说的是真话,又看女婿的目光,菁丫头也是好命,嫁给女婿,还胡闹。

还是和贺氏说说,和菁姐儿好好说说。

“菁姐儿,带女婿先去见你外祖母,你外祖母来了。”萧成对着菁姐儿,又看向女婿:“女婿一会过来,陪我喝茶。”

纪尧点头,抱手。

萧菁菁和四爷出了父王的书院,到了花厅,见外祖母

“外祖母。”

萧菁菁一眼看到外祖母。

“外祖母。”纪尧也跟着道,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菁姐儿,永叔快过来。”吴老夫人和贺氏正说着菁姐儿还有永叔该来了,就看到菁姐儿还有永叔,她格外的高兴,她伸出手,仔细打量一下菁姐儿,点头,再看永叔,点头。

“你们两个,外祖母正说着。”

“外祖母。”萧菁菁直接靠着外祖母,看向四爷。

“大姐姐,大姐夫。”萧琳琳几人看了眼大姐夫,萧琳琳眼中有嫉妒,大姐夫长得真好看,又高又成熟儒雅,大姐姐命太好了。

她看向大姐姐,大姐姐一身大红织锦的褙子,高贵又大方,要多气派有多气派,戴着鸽子蛋大的宝石,虽然大姐姐以前也是这样。

听说陛下还赐了大姐姐一块封地还有郡主府,她为什么不是大姐姐?

让她怎么能不羡慕嫉妒,萧芸芸很高兴,不知道大姐姐过得好吗,看向大姐夫,萧媛媛也呆呆看着大姐姐,大姐姐真好看。

“表姐表姐夫。”吴雲则是笑着走到表姐身边,拉着表姐,吴莲怯生生吴雯端庄娴雅:“表姐,表姐夫。”

纪尧转着玉板指点头,萧菁菁看着几位表妹笑了笑,还有庶妹:“雯表妹,雲表妹,莲表妹,二妹妹,四妹妹五妹妹。”

发现她们小心的偷看着四爷,也望向四爷。

纪尧感觉到,笑看过去。

“你几个表妹要来看你。”吴老夫人看到当没有看到笑着拍着菁姐儿的手。

萧琳琳看到大姐夫笑看着大姐姐,心中更嫉妒。

“郡主还有郡主马回来了。”贺氏这时笑了笑看向郡主还有郡马,行了一礼,对着吴老夫人:“郡主回来了,还有郡马爷,妾去厨房看看,老夫人和郡主说话。”

“去吧。”

吴老夫人挥了下手,对贺氏印象不错,没有像三丫头一样。

贺氏笑着退了下去,她去了厨房,今日府里有回门宴,不能出错,今日的宴席王爷交给了她操办,到了外面,看到身边的丫鬟还有婆子,丫鬟婆子是王爷给她的,她走过去。

“侧妃娘娘。”

丫鬟婆子行礼。

“去厨房看看。”贺氏道。

“是,侧妃娘娘。”丫鬟婆子道。

“永叔去前院喝茶吧,我和菁姐儿说说话。”吴老夫人看了看几个丫头还有芸丫头几个,拉着菁姐儿的手,对永叔道。

纪尧应了声,看了眼小丫头,去了前院。

四爷走后,萧菁菁收回目光,看着外祖母还有几位表妹庶妹。

“外祖母一直担心着,看你的样子,外祖母安心了。”吴老夫人欣慰得不行,菁姐儿和永叔的样子她这个过来人更是明白。

“外祖母,我很好。”萧菁菁拉着外祖母的手臂,真的很好,四爷对我很好,好得我都怕变坏了。

“我知道。”吴老夫人笑得格外的欣慰。

“外祖母。”萧菁菁想说什么。

“纪四叔一看就对表姐很好。”吴雲拉着表姐笑着。

吴雯点头吴莲也一样。

萧琳琳很嫉妒很嫉妒,萧媛媛也想像大姐姐一样嫁个像大姐夫一样的,萧芸芸为大姐姐高兴。

“你们几个小姑娘知道什么,下去一会再过来,我和你们表姐有话说。”吴老夫人扫过雯姐儿几人,让她们下去,她有话和菁姐儿,有些话不是她们能听的。

“祖母有什么要和表姐说,我们不能听吗。”吴雲知道祖母有话和表姐说,不想走,想听一听祖母和表姐说什么。

“听什么听,还不出去,不是你们这些小姑娘能听的,出去一会再进来。”吴老夫人没有多说,睥了雲丫头一眼。

“祖母要和表姐说悄悄话,不听就不听,我们不能听,走。”吴雲知道祖母和表姐说的应该是成亲后才能听的事。

吴雯几人也想到了,看了表姐和祖母一眼,萧琳琳不甘心不想走,想到大姐夫,大姐夫肯定去了前院和父王一起。

雯姐儿几人下去后,紫嫣等人也退了下去,守在门外。

“菁姐儿。”吴老夫人拍着菁姐儿的手。

“外祖母,我好想你。”萧菁菁直接扑到外祖母的身上,感觉着外祖母身上的温暖。

“知道,外祖母也想你。”

吴老夫人何尝不想,嫁出去就是泼出去的水,就不能再像姑娘的时候一样了,不过永叔不错,菁姐儿也不用像其他出嫁的一样。

而且陛下赐给了菁姐儿一块封地,还赐了一座郡主府,算是彻底和真的郡主差不多了。

她完全不用再担心。

“外祖母。”

萧菁菁靠着外祖母,撒着娇。

“都是嫁人的人了,还像孩子一样,以后就要当家作主了,还在外祖母的面前这样,让人看到还不笑话。”吴老夫人慈爱的看着她,摇头。

“祖母,就算嫁了人,外祖母还是外祖母。”

萧菁菁还是撒着娇。

“好,还是。”吴老夫人也不说什么,笑着:“嫁人了怎么变得粘人了?”

“外祖母。”

萧菁菁脸红了红。

“外祖母听说成亲当日,圣上下了旨,赐了你一座郡主府,还有一块封地,以后我的菁姐儿就和真的郡主一样了,受了欺负也不怕。”

吴老夫人又说,笑着。

萧菁菁脸更红了:“外祖母。”外祖母是不是在笑她。

“外祖母以前就担心要是我的菁儿受了欺负怎么办。”吴老夫人轻笑:“这一下好了。”

“以后看还有人说闲话。”吴老夫人又道。

萧菁菁知道外祖母一直在替她担忧。

“外祖母。”

“说说这几天的事。”吴老夫人拉着她的手,拍了拍,问起来。

“外祖母,四爷对我很好,婆婆也很好。”萧菁菁把这几日的事说了出来,吴老夫人仔细的听着,边点头,听到袁夫人还有小袁氏的事:“不用去管,纪家并没有和袁家有约定,这外祖母还是知道的。”

“要是纪家真和袁家有约定不会一直没有续娶,外祖母也不会让你和永叔定亲。”

萧菁菁望着外祖母,外祖母知道,前世她不愿亲近外祖母,也不见外祖母,只知道听信别人的话。

要是前世她也亲近外祖母,听了外祖母的话,她是不是就不会傻傻的相信。

“袁家的事,菁姐儿你不必太在意,不会对你有影响,你婆婆还有永叔会和袁家说清楚,要是再见到袁家也不用多说什么,不管她们说什么都不要信,知道吗?也不用理会,袁家的心思我是知道的,现在不是当年了,你也不用气弱。”

吴老夫人怕菁姐儿会多想,一想多了,和永叔之间也会有介蒂。

“有什么直接告诉永叔。”

“是,外祖母。”

萧菁菁道。

“到于你说的小袁氏,袁家动了心思也晚了,不可能让她作妾,就是作妾也要永叔同意,你不必怕。”

吴老夫人说着。

“嗯。”

“至于你说的馨丫头,只要和永叔还有你婆婆说下,菁姐儿你不必太多理会,之前外祖母和你说过。”

吴老夫人摸了下菁姐儿的头。

萧菁菁应了声。

“你婆婆是开明的,不让你侍侯你就不要侍侯,还有你说二房的锦姐儿喜欢你,锦姐儿外祖母见过,是个好孩子,菁姐儿没事可以和二房三房多走动,郑氏和柳氏都不错。”吴老夫人嘱咐着。

“崔氏那里有纪宁的事在那里,能少走动就少走动,你就守着四房,有什么找你婆婆。”

吴老夫人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

萧菁菁把遇到孙姨娘的事说了。

“有些事你不知道,菁姐儿,娶不到自己想要的人,就成了这样。”吴老夫人知道纪家老三想娶的不是郑氏。

又问了问四房的情况。

知道后,交待起菁姐儿。

萧菁菁想问外祖母。

“外祖母给我的册子看过了吗?菁姐儿。”吴老夫人拉着菁姐儿手,小声的问起私密的事。

萧菁菁点头,红着脸。

“看过就好,永叔年纪不小,你婆婆肯定会催。”吴老夫人看着菁姐儿,知道新嫁难免害羞。

萧菁菁脸还是红。

“有什么好害羞的,成亲嫁人,生儿育女,外祖母希望你平平顺顺。”吴老夫人希望外孙女不要像女儿一样。

“我知道,外祖母。”萧菁菁抬头,红着脸。

“你舅母也担心着你。”吴老夫人又道。

和外祖母说了一会话,知道了雯表妹已经过了小定。

雲表妹也在相看人还有莲表妹也是。

过了不久,几位表妹还有庶妹回来。

“好了,你们几个丫头说说话吧。”吴老夫人看着几个丫头。

站了起来,扶着周嬷嬷的手,出了花厅。

“表姐”吴雲拉着表姐。

萧菁菁看着几位表妹还有庶妹。

“表姐我们去你的房间吧。”吴雲道。

“好。”萧菁菁点头,一行往正院走去,走到路上,吴雲拉着表姐,往前走了几步,吴莲吴雯跟在后面,萧琳琳三人在最后面。,

“表姐,今天四妹妹也想来。”

吴雲拉着表姐,笑着说着。

“四妹妹想来见表姐夫,以为我们不知道?”吴雲又道:“表姐和纪四叔成亲那日,四妹妹身体没好,不然也要来,前日,身体好了些,就开始闹,疯疯颠颠的,祖母哪里会带她。”

“霏表妹身体这么快就好了?”萧菁菁问。

“表姐也觉得太快了?”吴雲笑容加深:“我觉得四妹妹的身体应该再多休养一下,你说呢。”

“嗯,霏表妹不是吓到了吗。”萧菁菁点头。’

“吓到了还是要乱跑,也不怕又吓到,你不知道表姐,三婶婶竟要求三叔要祖母带四妹妹来,说四妹妹不见到表姐夫,会发疯,让祖母可怜可怜她,可怜可怜四妹妹,带着四妹妹来,让四妹妹继续发疯吗,还不是丢府里的脸,而且要是冲撞了纪四叔就不好了,三婶婶也不想想,三叔什么也没有说。”

“外祖母怎么说?”

萧菁菁问,外祖母并没有和她提起。

“祖母直接说,疯了就送到庙子里去,一了百了,也不用疯了,多敬一下佛,上上香,念念经就会好,就三婶婶还在闹还有四妹妹,娘和爹都说该送四妹妹好好去庙里住住,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上了身。”

吴雲幸灾乐祸。

“然后呢。”萧菁菁问。

“三婶婶吓到了,撒泼起来,说祖母偏心,说大爱欺负三房,四妹妹也闹,一团乱,表姐你不知道,大伯大伯母出面拦了下来,三婶婶骂起所有人,说得很难听,就在祖母要把四妹妹送去庙里的时候,三叔出现了。”

吴雲想到什么。

“三舅舅?”萧菁菁想知道三舅舅做了什么,因为她一直记着三舅舅在找萧柔柔和吴氏,也和父王见了面。

还有父王和楚王府的关联,以及她的一些猜测。

“三叔和三婶婶吵了起来,三叔让三婶婶不要发疯,让人带走四妹妹,三婶婶暴发了,说三叔在外面养了人,还生了一个女儿。”

吴雲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三叔不止养了人在外面,还有了女儿,祖母都问起来了。

只是三叔在怒中,和三婶婶吵着,祖母一看就带着她们来了,不知道爹娘还有大伯大伯娘有没有问清楚。

“三舅舅在外面养了人,有了女儿?”

萧菁菁不知道三舅母为什么会这样说,是三舅舅真的在外面养了人,还是萧柔柔吴氏有了下落。

“对,说是三舅舅天天往外面跑,还把女儿塞到了楚王后院。”

吴雲说。

“楚王府?”萧菁菁已经可以确定了,自己没有想错,父王瞒着她的还有三舅舅的行为都为了萧柔柔和吴氏。

“表姐,你说三叔是不是真的?”吴雲怎么也没有想到三叔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

要再查一查,萧菁菁心中想。

回到出嫁前的房间,雲表妹没有再提三舅舅的事,说起外面的事:“还有人说表姐你喜欢的是纪宁,要是看到表姐和四叔,看她们还会不会说。”

萧菁菁没有说话。

接下来二日,萧菁菁哪里也没有去,太子殿下把四爷叫走了,她做好了点心,带着紫嫣几人到了父王的书房,让紫嫣几人在外面等着,知道父王在里面考校几位庶弟,父王再过几日就要回大营,她走了进去。

没有让人通报,父王正问着平哥儿,平哥儿背着书,另两位庶弟站在一边,很拘束,地上有碎掉的瓷片。

“父王。”

“菁姐儿来了?”萧成看到菁姐儿来了,让平哥儿先停下,皱眉严厉的指出其错的地方,他虽是大老粗,还是看过几本书的,当年也是读过书的:“明白了吗。”

“明白。”

萧平小大人一样。

“那就下去好好再看看。”萧成挥手。

萧平看了过来,小脑袋昂着:“大姐姐。”

“嗯。”萧菁菁应了声,看着几位庶弟,把手上端的点心放下,萧煜萧烨拘紧的:“大姐姐。”

“你们去吃点心吧,我让小厨房做了一些点心,送去了你们住的地方。”萧菁菁没有说太多。

“谢大姐姐。”

“听到你们大姐姐的话了?下去吧,煜哥儿烨哥儿你们连你们弟弟也不如,把刚才错的全部给本王抄五十遍,本王到时检查。”

萧成对几个庶子说:“平哥儿去看看你姨娘,你姨娘身体不舒服。”

萧菁菁知道父王在贺氏的劝说下,昨夜歇在了西院,章姨娘那里。

也听说了章姨娘长年身体不好,时不时病的事。

父王显然是对章姨娘还满意,对平哥儿也满意,才会让平哥儿去。

等到几个庶子退下去,萧成看着菁姐儿:“菁姐儿有什么事来找父王,听说太子把永叔叫去了?”

“太子殿下不知道有什么事。”萧菁菁道:“父王先吃点心吧,听说父王午膳吃得很少。”

“天气热。”

萧成开口,拿了一块点心吃,让菁姐儿坐下来。

萧菁菁坐了下来。

“说吧,菁姐儿,你来找父王是?”

萧成吃了几块点心,点心是菁姐儿拿来的。

“父王,陛下赐了女儿一块封地还有一座郡主府,是父王求的旨吗?”萧菁菁看着父王。

“是。”

萧成没有否认,叹了口气,凝着面前的女儿:“父王能为你做就只有这些了,菁姐儿。”

“父王没有这些也没有什么。”

萧菁菁道,她想到前世,父王为了她能嫁给纪宁,东奔西走,她不想父王为她奔走。

“这是你应得的,菁姐儿,你是菁华郡主,郡主出嫁怎么能没有郡主府,没有封地。”萧成不觉得有什么。

他知道菁姐儿在想什么。

“本来本王想求旨,给你建一座郡主府的,但是父王很少在京中,也不能看着,就干脆求了陛下,封地的事,陛下也是看在永叔的面上,永叔已不能再升。”萧成心中也是有数的,摸了下菁姐儿的头。

“父王。”萧菁菁不管父王做了什么,她永远不会怪父王。

“有封地有郡主府,父王的菁姐儿就是真的郡主,没有人再敢说什么,纪家给你委屈受,你就去郡主府。”

萧成也是一片慈父心。

“父王,你找到了吴侧妃是不是还有三妹妹是不是,你让吴侧妃还有三妹妹回府吧。”萧菁菁道。

“菁姐儿。”

萧成脸色变得复杂:“你三妹妹嫁人了。”

“父王?”

萧菁菁虽有所觉。

“不要问了,菁姐儿,就这样吧。”萧成不打算再改变。

------题外话------

老公居然摔下来了,双手骨手摔伤了,无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