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手心的温暖/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弟来接四弟妹,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郑氏又笑,看了四弟妹一眼,四弟妹遇到四弟让她羡慕不已。

“三嫂先走吧。”

纪尧淡淡的,手转着玉板指。

“好,四弟妹,我走了。”郑氏转向四弟妹。

“三嫂慢走。”萧菁菁开口,郑氏笑着带着人走了,萧菁菁看着,直到走远,才收回目光,四爷走过来,拉住她的手。

她不由开口,看着四爷:“四爷。”

“走吧。”

纪尧道,眉目温和带笑。

“四爷要去给娘请安吗?”萧菁菁侧过头来问,纪尧点了一点头,温和的:“和娘说一声,再回竹园。”拉着她往宜园里面去。

“嗯,四爷是刚回府?”

萧菁菁边走边问四爷。

“听说你在娘这里,就过来了。”纪尧笑着。

“四爷没有回竹园?”萧菁菁问。

“还没有。”

纪尧开口:“一会一起回去。”

萧菁菁没有说话,跟着四爷,听书司琴抬头看着四爷,宜园的丫鬟婆子看到去而复返的四夫人先是诧异,随即看到四爷,忙行礼。

“起来吧。”纪尧淡淡的。

很快听到里面传出来的说笑声,纪尧拉着身边的小姑娘走了进去,没有让人通报,二嫂正在和娘说着话,朝哥儿和轩哥儿兄弟两在说着话。

轩哥儿比朝哥儿大几岁,长得很高,机灵活泼,一身青色的文士衫,笑着说着什么。

“轩哥儿今天是不是又被留下来了?比朝哥儿下学得晚,是不是又哪里不会?”纪老夫人看向郑氏。

“这混小子,还不如朝哥儿呢,朝哥儿都会背千字文,三字经,要学小学集解,幼学琼林,他比朝哥儿大几岁,连诗也不会做,今日不是让作诗嘛,他倒是好,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歪诗,被留了下来。”

柳氏觉得轩哥儿简直就是让她这娘没脸的,不知道自己和老爷怎么生出轩哥儿这样的儿子。

不爱读书,要说读书不行,也不是,一点也不像朝哥儿那么听话。

整天只知道玩,上窜下跳。

“轩哥儿这孩子和老四小的时候倒是有些像,不愧是叔侄。”纪老夫人像是想到什么,笑容加深。

张嬷嬷也点头。

“四叔小时候怎么会是这样,轩哥儿哪里比得上他四叔。”柳氏虽然高兴,但也知道轩哥儿是比不上他四叔的。

萧菁菁刚好听到,看向四爷,纪尧笑着睥她一眼,小丫头,笑他?

“不知道轩哥儿做的是什么诗,轩哥儿告诉祖母。”纪老夫人这时对着轩哥儿。

“祖哥,娘不懂,诗都是孙儿想出来的。”轩哥儿听到祖母的话,娘又告他的状了,他走到祖母面前,朝哥儿也跟着堂哥走过来,睁着纯净的目光看着二婶婶和祖母。

“背来祖母听一下,是不是像你娘说的。”纪老夫人拉过朝哥儿,朝哥儿让她心都化了,笑着对轩哥儿道。

下一刻看到进来的老四还有老四媳妇。

“你四叔还有四婶婶也来了,让你四叔听一听。”接着又笑起来。

“四叔,四婶婶。”轩哥儿一听,缩了缩,又转过身来,很是老实,朝哥儿也睁着纯净的眼:“四叔,四婶婶。”

纪尧应了一声,萧菁菁也点头。

“看看,老四来了,轩哥儿一下就老实多了,以后让他多跟他四叔。”

纪老夫人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张嬷嬷知道轩哥儿最怕的就是四爷。

“他就怕他四叔,一看到他四叔马上老实起来,要是平时也这样就好了,四弟妹四弟也来了,四弟妹不是走了吗,我还说怎么又回来,是四弟来了。”

柳氏也看到了,笑起来。

“你这张贫嘴。”纪老夫人听到柳氏的话,睥了柳氏一眼。

“这不是没想到嘛。”柳氏又笑。

纪老夫人没有再说话。

“娘,二嫂。”纪尧拉着小姑娘走过来,看了轩哥儿朝哥儿一眼,开口,萧菁菁也跟着四爷道。

“老四,老四媳妇来了,听听轩哥儿做的诗。”纪老夫人拍着朝哥儿的手,看向轩哥儿:“轩哥儿把你做的诗说给你四叔听听。”轩哥儿是几个孙子里,最有灵性的。

“四叔。”轩哥儿没有胆子了。

“轩哥儿做了什么诗?”

没有等轩哥儿说话,纪尧问,转着手上的玉板指,注视着轩哥儿。

轩哥儿老实的想要说什么。

“念给四叔听听。”

纪尧又道。

纪老夫人忍不住笑,轩哥儿这是不敢念了?老四有这么吓人:“老四不要吓到轩哥儿了。”

“还不快念。”柳氏盯着轩哥儿,这小子,朝哥儿不知道堂哥为什么这么怕四叔,他并不怕四叔,他抬头看看四叔又看向二堂哥。

“日照香炉炉生烟,我想吃肉怎么办!”轩哥儿想到四叔的可怕,闭上眼晴,大声念了起来。

刚念完,纪老夫人笑着摇头,这孩子真是,这哪里是诗,难怪会被留在家学,明明有别的诗可以做,张嬷嬷看着老夫人,忍不住笑意。

“真是气死娘了!娘的脸都丢尽了。”柳氏更是可气又可笑,之前她就听过了,真是想打轩哥儿一顿。

朝哥儿是知道堂哥的诗的,他觉得堂哥做得很有趣。

萧菁菁眼中也有笑意,纪尧还是盯着面前的轩哥儿,没有多少表情,转着玉板指的手一顿:“闭着眼干什么。”

“四叔。”轩哥儿豁出去了,猛的睁开眼。

“倒是工整。”

纪尧平淡的:“有胆子做诗,没胆子看我?四叔倒是不知道你会做这样的诗。”

轩哥儿脸红了。

“还知道脸红,还算有救,不是无可救药,你这诗是想气死谁?”纪尧又转动起手上的玉板指,淡淡的道。

“四爷。”轩哥儿脸更红,嘴里想说什么没有。

“想说什么?”纪尧又开口。

“四叔,我是真的饿了!”轩哥儿红着脸道。

“饿了就吃饭,多吃点,谁让你去学堂,喊饿的,还做这样的诗。”纪尧毫不留情。

纪老夫人又笑,老四倒是忘了,当初他和老三在家学的事,也是总是叫饿,吃饱了,去了家学就饿了。

每天带不少东西去,分给别人,自己不够吃,下学后一回来就是吃,现在倒是知道说轩哥儿了。

那时也是一样,长身体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吃得多才长得好。

“以后每日下了学,我在府里,到我的书房来。”纪尧盯着轩哥儿,漫不经心的开口:“让我看看你都是怎么学的。”

“四叔。”轩哥儿像霜打过的茄子。

“轩哥儿还不谢过你四叔,你看看做的什么诗。”柳氏看着儿子,拉了拉,这熊孩子,一点也不听话。

“老二媳妇不要说了,老四也不要吓轩哥儿了,我记得老四你以前也是这样,我们轩哥儿这是饿了?想吃东西了。”

纪老夫人笑得不停,把轩哥儿拉到身边:“看来我们轩哥儿每天没有吃饱,厨房是怎么做的,没有让我们轩哥儿吃饱,不然怎么会想着吃,我们轩哥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以后让厨房多做一点,让你娘多给你准备点吃的,带去家学,免得上学了还在想着吃肉,你们说是不是,我就说每次轩哥儿来怎么吃这么多点心,刚才和朝哥儿一起吃了不少蜜三刀,还饿不饿,告诉祖母,祖母让人再做点今晚就在祖母这里用。”

轩哥儿点头。

“好,祖母让人再做点,朝哥儿呢?也吃一点?”见朝哥儿眼巴巴看着,纪老夫人笑着摸了一下他的头,吩咐一边的张嬷嬷。

张嬷嬷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以后多给轩哥儿准备点吃的。”纪老夫人转向柳氏。

“娘你不知道,哪天没给他准备。”柳氏白了儿子一眼。

“那就再多准备点。”纪老夫人说完,又看着轩哥儿:“祖母吩咐你娘了,要是有哪里不好来找祖母,你四叔也是为了你好。”

“孙儿知道。”轩哥儿机灵的转了转,小心看了下四叔。

纪尧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

纪老夫人觉得老四就会吓人,又在吓人:“这不就对了,以后下学,去你四叔那里,有不懂的也可以问你四叔。”

“孙儿知道了。”轩哥儿道,很乖。

“祖母,朝哥儿可以去吗?朝哥儿想和二哥一起。”朝哥儿看着祖母还有四叔。

纪老夫人笑着:“问你四叔。”

朝哥儿眼巴巴看向四叔。

纪尧点了一下头。

“以后朝哥儿就和你二哥一起,下学后,要是没事,你四叔在府里,你们就过去,找你四叔。”纪老夫人道。

离开宜园,天马上就要黑了,纪尧低头:“看我做什么?”

萧菁菁望着四爷:“四爷吓到轩哥儿了,四爷以前上学时也和轩哥儿一样?”

“那小子,看他做的什么诗,日照香炉炉生烟,我想吃肉怎么办?这是诗吗?”纪尧好笑不已。

“我怎么会和他一样。”

他拉住她的手,萧菁菁脸一红,上一世轩哥儿去了边关。

回到竹园,赵嬷嬷带着人迎上来。

“四爷,郡主回来了?”

“嗯。”

纪尧应了一声,叫了人去了净房沐浴更衣,萧菁菁吩咐赵嬷嬷把晚膳送过来,等四爷从净房出来。

晚膳摆上来,用了晚膳,四爷去了书房,萧菁菁找出五子棋一个人下着,紫嫣秋雨几人守在门口。

下了一会,她觉得肚子有些难受,一阵阵的不舒服,腿有些酸疼。

屋子里又闷热起来,让紫嫣秋雨支开菱木花窗,外面一片黑,远远是点着的灯笼,她站起来,觉得很不舒服,心里不知为什么也烦躁起来,看什么都不顺眼,又烦又怒,心里闷闷的,想去找四爷,不知道四爷什么时候才会忙完,她又坐了下来。

“郡主,奴婢给你扇一扇?”紫嫣和秋雨开口,她们看出郡主脸色不好,不由担心。

萧菁菁点头,紫嫣秋雨替郡主打起扇来。

有紫嫣秋雨扇着,没有那么闷热,萧菁菁还是觉得腰酸肚子不舒服,脸色不好,她算了算。

“郡主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奴婢去——”紫嫣秋雨看到,更加担心。

“你们。”萧菁菁正要说什么。

“郡主,是不是不舒服了,这是老奴刚熬的红糖水,老奴刚刚突然想起来郡主你的月事也该来了,每个月都这两天,喝一点,暖一下。”赵嬷嬷走了进来,端着一碗红糖水,递到郡主的面前,红糖的甜味弥漫开来。

紫嫣秋雨才想起来郡主每个月都是这几日来的月事,不是提前两日,郡主的月事很准。

很少推迟,一般都是提前,因为郡主成亲,事情太多,她们一时忘了,没有想起来,赵嬷嬷提到她们才想起来,不由看向赵嬷嬷和郡主。

每个月郡主月事来都会不舒服,都要喝红糖水。

“你们两个丫头看来是忘了,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你们是怎么服侍郡主的?”赵嬷嬷看到紫嫣秋雨的表情就知道她们忘了,这样的事她们也能忘,要不是她记着,很不高兴。

“奴婢一时忘了。”紫嫣秋雨跪到地上。

赵嬷嬷没有理会她们,也没有看她们。

“嗯。”萧菁菁本来想让紫嫣秋雨去煮红糖水,她因为和四爷成亲,也忘了,没想到嬷嬷已经熬好了,她端过来,喝了一口,温温的甜让她出了汗,热了起来。

但是肚子暖了一些,好受了很多,她又喝了一些,把半碗红糖水喝完。

“郡主喝完。”赵嬷嬷见状。

萧菁菁点了点头,喝完了,把碗给嬷嬷。

口中都是甜味。

赵嬷嬷接过来,盯了地上的紫嫣秋雨一眼,看着郡主:“郡主舒服一点了吗?还是太难受的话就——”

“嗯,没有了。”

萧菁菁点头,只是肚子还隐隐不舒服,有些酸痛。

“还不给郡主打打扇。”赵嬷嬷看到郡主额头上的汗,不悦的对紫嫣秋雨说,知道郡主喝了红糖水热,肯定不舒服。

紫嫣秋雨忙起来,替郡主打扇。

赵嬷嬷才没有再皱眉:“她们两个,老奴还说会照顾会郡主,要不是老奴想起来!”

“她们也是忙得忘了,我也忘了。”

萧菁菁道。

“郡主这样说,就算了,再有下次!”赵嬷嬷看向紫嫣秋雨没有说完。

紫嫣秋雨行了一礼。

萧菁菁没有说话。

“四爷不知道何时才会忙完,郡主不如沐浴更衣后,早点歇着,郡主每次来月事前一天都会不舒服,郡主还没有来吧。”赵嬷嬷又道。

郡主有时来太过难受,只能躺在床上,月事来的前三天尤其严重,也看过太医,说是郡主身体有些体寒,喝了红糖水就会好点。

萧菁菁应了声,赵嬷嬷知道郡主要不了多久就会来月事,让紫嫣秋雨和她一起服侍郡主去净房。

到了净房,沐浴完,萧菁菁换上洗干净的粉色肚兜,眉头一皱,感觉到下腹有什么流了出来。

她知道是月事来了。

“郡主?”赵嬷嬷发现了。

“嬷嬷,月事来了。”萧菁菁道,赵嬷嬷连忙让紫嫣去取月事带过来给郡主用,紫嫣退了出去。

紫嫣取来月事带,萧菁菁垫上,在紫嫣秋雨服侍下换上一身淡菁色的褙子白色的襦裙。

“郡主?”

赵嬷嬷看着郡主,让紫嫣秋雨扶着郡主。

萧菁菁摇头,在紫嫣秋雨的掺扶下回到房间,她肚子一阵阵的作痛,脸色白了几分,混身酸软,紫嫣秋雨服侍着郡主躺在床上,每月都是如此。

赵嬷嬷让人再熬一碗红糖水来,让紫嫣秋雨找出郡主的手炉,把菱木花窗都支开,好透气,屋子里闷热,不敢用冰,让人把净房收掇了,等紫嫣取来暖好的手炉,她放到郡主的小腹上,端过再次熬好的红糖水,让紫嫣秋雨扶着郡主,她喂郡主吃了。

“郡主怎么样?”看着郡主的脸,赵嬷嬷问。

萧菁菁脸色好了一些,有了红润。

赵嬷嬷松了口气,小声的:“那郡主躺着好好休息,一会等四爷回来,老奴和四爷说。”才新婚几日郡主就来了月事,四爷那边不知道?

萧菁菁颔首。

赵嬷嬷接着让紫嫣秋雨退下去,守在外面,四爷回来说一声,拦下四爷,不要让四爷进来,郡主月事来了,有人很忌讳。

紫嫣秋雨行了一礼,退到外面,她们明白郡主来了月事,不能让四爷进来。

萧菁菁不知道四爷是不是在意,前世她每次月事来了,四爷不会进来,她不想见四爷的时候,也用过这个方法。

四爷就不会来,她点了一下头。

“郡主月事来了,这几天不能和四爷住一起,老奴一会和四爷说,让四爷到搬出去,等姑娘好了再搬回来。”

赵嬷嬷嬷开口,摸了摸郡主有额头,要是在别家,主母都要安排身边的陪嫁或者通房丫鬟服侍。

郡主和四爷才刚成亲,四爷没开口,她不会劝郡主。

郡主和四爷这么好,没必要多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不知道老夫人那边是什么想法,就怕老夫人会有安排,忘了打听大夫人二夫人进门的时候是什么情况。

二房似乎并没有妾,大房有,三房也有,也有庶子庶女,不知道是怎么纳的。

空了时候一定要好好打听一下,不止是四房的事,二房三房大房都要打听一下。

不过郡主和四爷刚新婚,这次老夫人应该不会安排,而且以郡主的身份,四爷也是郡马爷,老夫人多半不会多管,以后就说不定。

郡主说四爷说过不会纳妾,希望是真的,赵嬷嬷只望她的小郡主过得平平顺顺的。

萧菁菁再次点头。

“次间是空着的,要是四爷愿意,就让四爷搬到住次间住几天,姑娘好了就行了,离得也近。”赵嬷嬷又说。

“嗯,嬷嬷安排吧。”

萧菁菁相信嬷嬷会安排好。

“老奴不会安排人服侍四爷,就让紫嫣和秋雨过去,郡主和四爷才新婚。”赵嬷嬷知道紫嫣秋雨是好的,不会起坏的心思。

萧菁菁明白嬷嬷话中的意思:“嬷嬷不必担心,四爷说过只有我一个就够了,让紫嫣秋雨服侍四爷,我这边就让香草和梅兰服侍。”

“郡主心里有数老奴才放心。”赵嬷嬷替郡主高兴,四爷既然说了不纳妾,只要郡主,那她也不用太担心。

之前四爷只说不会纳妾,那通房呢。

她只是没有多说,如今郡主说四爷说了只要郡主一人,那就好。

“四爷不会找别人的。”

萧菁菁相信四爷。

“老奴也相信四爷,这几天郡主少招惹四爷知道吗?”赵嬷嬷又交待郡主,郡主和四爷成亲以来,她是知道的。

“好的,嬷嬷。”萧菁菁明白嬷嬷在担心什么。

“老奴去看看四爷回来了没有,郡主闭眼休息吧。”赵嬷嬷打算去看看,四爷回来没有,紫嫣秋雨没有成亲,有些事不好说,还是她和四爷说好些。

也好看一看四爷的态度。

萧菁菁闭上眼。

赵嬷嬷到了外面,看到紫嫣秋雨,知道四爷还没有回来,告诉她们这几日去服侍四爷,叫了香草梅兰过来,让她们这几日和她一起贴身照顾郡主。

香草和梅兰两人一直想要贴身服侍郡主,有紫嫣秋雨两位姐姐在,她们都是在屋外。

“到时你们就和我一起服侍郡主。”赵嬷嬷盯着她们。

“奴婢会好好服侍郡主。”香草和梅兰一起道。

“嗯。”赵嬷嬷点了点头。

书房里。

纪尧处理完手上的事,昨夜的一场雨,他今日出府很晚,黄河沿岸又下起了大雨,他站了起来,走出来,俯视着跪在地上的侍卫:“什么事?说吧。”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四爷,秦王殿下似乎在查夫人。”侍卫抬头,恭敬的开口,四爷让他们派人保护夫人。

“秦王?”纪尧转着玉板指的手一顿,停了下来。

“是,秦王殿下好像一直在找什么人,后来开始查夫人身边的人,查夫人和大公子的事。”侍卫也是才收到消息不久。

“现在呢。”纪尧心中有大概的猜测:“找什么人,打听出来了吗?”

“秦王殿下似乎是知道了夫人和大公子的事没有再查,但要找的人好像没有找到,还有找。”

侍卫又道。

“继续盯着,小心一点,不要让秦王发现了。”

纪尧知道事情应该和菁儿有关,心中想着,转着玉板指。

“是,属下会小心的。”

侍卫恭敬的道,低下头。

“还有什么?”纪尧又问,手转着玉板指,漫不经心。

“四爷,夫人好像派了人盯着秦王殿下还有威远侯府,顾府,大公子身边好像也有夫人的人。”侍卫抬起头,望着四爷,听到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禀报,夫人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不知道夫人是什么意思,要做什么。

“只是这些吗?”

纪尧并不在意,他一直都知道小丫头是什么样,她这样做的目的也知道,她和他说过前世的事,应该与此有关。

“夫人好像还在庄子上养了不少人,都是收养的孤儿。”侍卫开口。

纪尧转着玉板指,一点一点:“哪个庄子?”

“就在京郊,一处大庄子上,夫人安排了人。”侍卫又道,还是下面的人无意中发现的,夫人身边的嬷嬷下面的人看到去了那个庄子上。

“有多少人?”

纪尧没有再转着玉板指,小丫头竟然还养了不少人。

“下面的人不敢靠得太近,怕被夫人的人发现。”侍卫回答,所以并不知道多少人。

“秦王呢,发现没有?”纪尧关心秦王知道不知道,要是秦王知道了,那——他和小丫头说一说,看看怎么做,还不知道该如何和小丫头说,他怕小丫头会多想。

“秦王殿下没有发现。”侍卫道。

纪尧听了,没有发现,暂时不用和小丫头说,他派人除了保护小丫头,就是想知道小丫头在做什么,想要怎么做,他能不能帮上忙。

小丫头没有想到的,他会帮着想到,知道了小丫头动作,他放心不少,小丫头竟然都做了这么多了,他不由轻笑。

“四爷。”

侍卫跪在地上,想到了什么。

纪尧淡淡的盯着他:“说。”

“四爷,夫人今日去了正院。”侍卫把府中留下的侍卫传来说出来:“见到了水嬷嬷。”

“正院?”

纪尧不知道小丫头会去正院做什么,他很少踏足正院。

他想小丫头和他一起住在竹园,正院一切都没有变,袁氏的陪房还有身边的人也留在正院。

没想到小丫头会带人去,水嬷嬷?

“夫人路过正院的时候,忽然带了人进去,先夫人身边的水嬷嬷出现刚好见到夫人,夫人没有多说离开了正院。”

侍卫说完。

“嗯,下去吧。”纪尧让他下去,转着手上的玉板指走出书房。

书房的管家守在外面,见四爷出来,行了一礼:“四爷。”

纪尧应了声。

“四爷。”旁边出来一个青衣的丫鬟,行礼。

纪尧看了她一眼。

“四爷,要回去陪夫人了吗?”青衣丫鬟抬头。

纪尧看了丫鬟一眼,没有理会,他往和小丫头的新房走去,自有管家上前。

青衣丫鬟还是看着四爷,管家走到她的面前,皱着眉头,不悦:“四爷的事是你一个小丫鬟能管的吗。”

“祖父。”

青衣丫鬟开口。

“以后不许这样没规没矩,知道了吗?四爷是谁,当然是要回去陪夫人!”

管家还是沉着声音。

“祖父,是祖母让我来问问祖父什么时候回去。”

青衣丫鬟道。

“让你来问,你跑到这里做什么,这里是你能来的?”管家还是沉着脸。

“祖父,我本来就是书房的丫鬟。”青衣丫鬟嘟囔。

“那是白天,晚上不许再过来,下回我让你祖母不要再派你来。”管家知道自己孙女在想什么。

四爷是她一个小丫鬟能肖想的?

他服侍四爷多年,四爷的性情他还不知道?四爷现在很看重现在这位新夫人,就算不看重,也不会让这位新夫人没脸。

前面那一位夫人不就是,四爷很少去正院,都是歇在竹园,也没见四爷做什么,更是没有妾和通房,当然四爷如果不看重这位新夫人,也许孙女还有机会。

“还不回去。”

“祖父什么时候回去?夫人我看也没有多好,为什么——”四爷那么喜欢,夫人名声还不好,青衣丫鬟不走,还是看着祖母。

“我一会再走,还要收掇一下,这样的话不许再说,夫人哪里不好,就算不好也不是你能说的,那是夫人。”

管家看了眼四周,警告起孙女。

“又不是我说的,府里不少丫鬟都这样说。”

“那是她们,但你不能这样说!”

“夫人——”

纪尧回到了新房外面,正要进去,被拦了下来,他看着拦下他的人,小丫头身边的嬷嬷还有两个丫鬟,怎么了?

“四爷,你不能进去。”赵嬷嬷行了一礼,抬头,紫嫣秋雨也行礼,抬起头来,看着四爷。

“为什么不能进去?”纪尧盯着她们,是小丫头生气了还是?

“四爷今晚睡在次间吧,老奴让人收拾出来了。”赵嬷嬷又道,说着就要让人服侍四爷休息。

紫嫣秋雨上前。

“是不是菁儿有什么事?”

纪尧没有动,看出了什么,看了眼新房里面。

没有看到小丫头。

“四爷,郡主这几天不方便,不能服侍你,让紫嫣秋雨服侍你休息。”赵嬷嬷知道四爷看出了什么。

“什么不方便?”纪尧已经猜到是什么了。

就算是这样,他也不一定要去次间。

“四爷,郡主身体有些体寒,每个月这几天都会不舒服,不能服侍四爷,四爷还是去次间吧,让紫嫣秋雨服侍你,等郡主好了就好了。”赵嬷嬷又道。

“很不舒服?”纪尧转动着手上的玉板指,小丫头月事来了会很不舒服,想到小丫头一个人在里面,他有些心疼,让他一个人去次间,他是不愿意的,也不放心。

“是,四爷。”赵嬷嬷示意紫嫣秋雨。

“我进去看看。”

纪尧知道没有猜错,没有再说什么,迈步往里面去,想去看看小丫头。

“四爷!”

赵嬷嬷一见,想要拦住四爷:“四爷,你还是不要进去了,郡主不方便,四爷还是避一避。”紫嫣秋雨也拦住四爷。

“我不在意。”

纪尧看她们一眼。

“可是,四爷。”赵嬷嬷还想说什么,紫嫣秋雨没想到四爷不在意,她们以为四爷会在意,赵嬷嬷也是,必竟女人来了月事,男人都会避讳。

纪尧直接走了进去,赵嬷嬷看着,紫嫣秋雨也看着,过了一会,赵嬷嬷见四爷真的进去,心里松了口气。

四爷是真的在意郡主,不然不可能会进去。

紫嫣秋雨也觉得四爷是真的在乎郡主的。

赵嬷嬷回过头看到紫嫣秋雨:“不要让人知道四爷进去了。”幸好守夜的都是郡主身边的人。

“嬷嬷放心吧。”

紫嫣秋雨明白嬷嬷是怕老夫人那边知道了,要是老夫人在意,说不定会怪上郡主。

“好好守在这里吧,等四爷出来。”

赵嬷嬷又道。

纪尧走到床前,看到小小的身影,掀起床帐,他俯下身,看到小丫头脸色白白的朝着里面躺,手放在里面,卷缩着,拍了拍,眼中有担心,轻声:“菁儿。”

“四,爷?”

萧菁菁没有睡着,小腹隐隐抽痛,忽然听到脚步声,以为是嬷嬷有什么事,没想到是四爷,她猛的回头,一下看到面前的四爷,她不敢置信。

四爷俯在她的身上,担忧的注视着她。

“以为我不会进来?”纪尧一眼看出她的表情。

“四爷怎么进来了?我不方便,不能服侍四爷。”她以为四爷不会进来,只要知道她不方便,就会知道是为什么,离开,她想要起来。

“我们是夫妻,菁儿。”

纪尧看着她,叹了口气又摸了一下她的脸:“在我面前不用这样。”

“四爷。”萧菁菁知道她和四爷是夫妻,她总是会想到前世,她月事来的时候,四爷会转身离开,她以为——她眼晴红了。

“很不舒服?”

纪尧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发现她的脸很白,比往日的白,心中心疼不已,以为她又不舒服了。

“嗯。”

萧菁菁点头,眼晴红红的:“四爷。”

“哪里不舒服?”纪尧问,扫过她的身体。

“这里。”萧菁菁之前一直在想四爷,她希望四爷陪她,又觉得四爷在意,不会来。

“我给你暖一暖。”纪尧把手放到她的小腹上,轻轻的按了按:“好些了吗?”

萧菁菁感觉到四爷的手暖暖的。

“要不要叫大夫?”纪尧低头,想要找大夫来看看。

“不用,四爷,我已经习惯了,每个月都是这样。”萧菁菁摇头:“太医看过,说没有事,只要注意点不要凉到,喝一些红糖水再休息。”

“嗯。”纪尧点头。

“过几天就好了,一会四爷去次间睡吧,我让紫嫣秋雨服侍你。”萧菁菁很高兴四爷能来,可是四爷不能留下来,拉着四爷的手,望着四爷:“过几天我又能和四爷一起。”

“想赶我走?”纪尧道,没有动。

“四爷,你不能在这里。”

萧菁菁看着四爷想说什么。

“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我不在意,菁儿,你让人服侍我,你呢?”小丫头就是倔强,还想赶他走,他既然进来就没有打算走。

“有香草还有梅兰还有嬷嬷。”

萧菁菁道。

“让那些丫鬟服侍我,你就不怕?”纪尧挑了一下眉头。

“四爷不会。”萧菁菁很笃定。

“我不走,菁儿。”纪尧没有再继续说,他开口。

萧菁菁:“四爷。”

“我陪你。”纪尧上了床,伸出手把小丫头抱在怀里,靠在他的肩上,手暖着她的小腹,低头看着小丫头,仔细的看了看。

萧菁菁回过神来,四爷真的要留下来,她望向四爷:“四爷,你真的要留下来。”

“不想我留下来?”纪尧问,亲了亲小丫头的额头。

“想。”萧菁菁道。

“既然想,还想赶我走。”纪尧低语:“还有哪里不舒服?”

他的手在她的身上移动着。

“没有了。”萧菁菁很感动。

“感动?”纪尧看着小丫头。

萧菁菁点头。

赵嬷嬷等了一会,四爷一直没有出来,她想了想,让紫嫣秋雨守着:“郡主,四爷。”

“是嬷嬷。”萧菁菁听到嬷嬷的声音,推了推四爷。

纪尧听到了。

“四爷,郡主不方便,你——”赵嬷嬷开口。

“我就在这里。”纪尧道。

赵嬷嬷万万没想到四爷要留下来。

------题外话------

新笔记本送来了,为了弄东西,写到现在,望天,还有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