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会后悔吗/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就等一个月后人来了,问清楚,要是真的是三丫头——”吴老夫人看着老大和老二,开口。

“三妹妹和柔姐儿失踪了一直没有找到,娘,说不定早就不在了。”吴大老爷脸色也不是很好。

妹妹要真是三妹妹害的——

吴二老爷没说话,若有所思。

“死了更好,害死了你们妹妹还想活不成,弄清楚了我会告诉安郡王,让他知道三丫头到底是什么样的,做过什么,还找什么!”

吴老夫人道:“老二你说呢。”

“要是真是三妹妹害死了妹妹,以命相抵是应该的。”吴二老爷开口,淡淡的:“妹夫也该知道,三妹妹和柔姐儿说不定就在某个地方。”

“老二说得对。”

吴老夫人点头,老二说的和她想的一模一样,老大就想不到这么多,她看向老大:“老大听到了吧。”

“娘觉得柔姐儿还有三妹妹没死?”吴大老爷问,娘和二弟一直记着妹妹的死,他虽然也记着,但是和娘二弟不同。

“嗯。”

吴老夫人想替女儿报仇,她可怜的女儿早早就去了,没有亲眼看到三丫头和柔姐儿死了,她是不会相信的,只有亲眼看到她才会信。

“我会派人和菁姐儿说一声,菁姐儿一直惦记着。”接着她又道,菁姐儿也是可怜的,没了娘,受了不少委屈。

“是该和菁姐儿说一声。”

吴二老爷也道。

吴大老爷这时才想到事情就是因为菁姐儿而起。

吴老夫人让了周嬷嬷进来,给菁姐儿递消息,周嬷嬷听到老夫人的话,找到当年姑娘身边的人就好,应该能解开姑娘的死,是不是三姑娘所为,姑娘的死一直是老夫人心中的痛,老夫人也会好受许多。

“老奴马上就去。”周嬷嬷行了一礼,恭敬的抬头。

“去吧。”

吴老夫人挥了一下手。

周嬷嬷看看大老爷和二老爷,退了下去,给郡主递消息。

“娘,妹夫那里?”吴二老爷见状问。

吴大老爷也看着娘。

“我会写封信过去,说明。”吴老夫人说,她打算在信中写明。

吴二老爷点头,吴大老爷也没有说什么,是该知会妹夫一声,妹夫应该也会想知道。

吴老夫人忽然想到老三的事:“老大老二,老三真的在外面养了外室,还养在一处庄子上?生了一个外室女?”之前她就听说,老三媳妇一直在闹个不停,说老三不止是养了外室,还把外室生的女儿嫁到了楚王府,嫁给了楚王府的二爷,老三也不开口,她没有信,老三是什么样的,虽不是她肚子里出来的,还是了解一点,后来王氏越闹越厉害,她派人打听过楚王府二爷确实纳了一个妾,又扶了正,老三还找了安郡王出面,只是她没有打听到那个妾是什么身份,心中不免起了疑虑,又不好直接叫了老三来问,让老大老二问一下老三,查一查到底有没有这回事,不要让老三知道。

老大老二应该有结果了才对。

她看着老大和老二。

要是老三真的养了外室,还生了外室女,还找了女婿安郡王出面,这不是小事。

“娘,儿子问过三弟,三弟说没有。”

吴大老爷找过三弟,三弟说没有,他还是相信三弟的话的。

虽然他和三弟关系并不是很好。

“那王氏又在闹什么?”吴老夫人听了,没有说什么,转向老二:“老二呢?”

“娘,儿子让人查了查,三弟应该并没有养外室,不过三弟和楚王府二爷偶尔会见面,还有楚王府二爷的妾,儿子没有查到来历,加上妹夫出面,这里面应该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

吴二老爷道,他还有一些怀疑,只是没有说出来。

“那就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老夫人直接道:“老二你继续查。”她也会派人查。

“娘,王姨娘还在绝食?”吴二老爷想到听到的。

“还不是三丫头个还有柔姐儿,说是不让她出来,不吃不喝。”吴老夫人很不高兴。

“老夫人。”就在这时,有婆子的声音的门外响起,吴老夫人看出去,吴大老爷吴二老爷也看着。

“不知道是王姨娘绝食还是老三媳妇又在闹?进来吧。”吴老夫人开口。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在府里的时候不多,也听出了。

一个婆子走了进来,低着头,恭敬的行了一礼,抬起头小心的看看二老爷大老爷还有老夫人,不敢多看,低下头:“老夫人,大老爷二老爷。”

“有什么说!”吴老夫人不悦道,每天不是老三媳妇闹,就是王姨娘。

“老夫人,是三夫人,三夫人和三老爷又吵起来了,三夫人一直拉着三老爷,不让三老爷走,说三老爷要去看外室,三老爷说三夫人无理取闹,四姑娘也帮着三夫人,被三老爷让人带下去,三老爷一气之下要把三夫人送回去,三夫人一哭二闹,想要寻短见!”婆子不敢多说。

“送回去?”

吴老夫人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看向两个儿子:“看看你们三弟想干什么,老三媳妇也是,寻短见?再下来是什么,休妻还是上吊?可真是一哭二闹三上吊。”

王氏以为这样就有用?

“娘,三弟怎么?”吴大老爷皱眉,三弟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

吴二老爷也觉得三弟胡闹,三弟妹也是,只是他不好说三弟妹。

“老三媳妇到底要闹什么?”吴老夫人盯着婆子,她真的不想管,一点也不想管,但老三住在府里没有分出去,不管的话,她怕老三的事会影响到老大老二。

老三要是真的把老三媳妇送回去,外面都不知道怎么说。

看来老三这是厌恶了王氏。

王氏也是不知收敛的,老三和三丫头的关系一直是她心头一根刺,还有霏姐儿,简直就是祸害,王氏也是祸害。

她是越来越不耐烦,不想管三房,当初她就想把老三分出去,是老头子不答应,看看这都是什么事。

“大夫人二夫人也去了,只是没有拦下来。”婆子小心的抬起头来。

“拦不下来就不要拦,老三想做什么就让他做,还有老三媳妇。”吴老夫人一听就生气,老大媳妇老二媳妇去都没有拦下来。

老三到底有没有养外室,生下外室女还不知道,连她都还没有弄清楚,老三媳妇就清楚了?整天整天的闹。

一个府被闹得乌烟瘴气,就没有安宁的时候。

婆子低着头不敢再开口,明显感觉到老夫人的怒火。

“我要去看看,问问老三要去哪里,府里本来没有什么事,好好的,就一个老三,你们要不要去?”

吴老夫人还是站了起来。

“我们和娘一起去看看。”吴大老爷吴二老爷开口。

“好。”吴老夫人让婆子起来。

吴府三房。

吴三老爷恶狠狠的盯着一哭二闹的王氏,这个婆娘要死就去死,看她敢不敢,他只是准备出府一趟,就无理取闹拦着他,说什么外室,外室女的,还闹得人尽皆知,没有人不知道。

这些日子以来,天天如此,他没有精神和她闹。

竟然派人跟着他,不然怎么知道他去见柔姐儿和三妹妹,他哪里来的外室,不过是去见柔姐儿还有三妹妹,不想让人知道,柔姐儿前几日找了他,说是三妹妹被妹夫送进了家庙,菁姐儿都知道了,出的主意,他想去看看,她就整天大闹,幸好这婆娘不知道柔姐儿和三妹妹的事——

霏姐儿都被她教坏了。

“要寻死就去寻死!”

“我不活了,不活了,老爷要接外面的女人进来,不要我和霏姐儿母女俩了,大嫂,二嫂你们看看老爷,你们听老爷说的,老爷让我去死,不要拦着我,霏姐儿被老爷关起来了,我也要被老爷送回娘家,我不活了!”

王氏一听,像个疯婆子一样,往外冲,一哭二闹,被宁氏还人张氏拦下来,派人拦住。

“三弟妹,你。”宁氏想说什么:“你先不要这样,三弟到底是去哪里都没弄清楚,你说三弟养外室,可三弟都没承认,还是好好问下三弟。”

“对,三弟妹。”张氏也道。

“老爷就是出去找那个外室,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外室老爷喜欢着,还送了外室生的女儿到楚王府。”王氏恨恨的,咬牙切齿,哭闹着。

“三弟妹怎么知道?”宁氏问。

示意一边的丫鬟婆子。

张氏没有说话,看着三弟妹。

“我就是知道,让人跟着老爷,看到了,老爷还不承认,老爷以为我我不知道,我都知道,我一定要找到那个贱人,我知道老爷看不上我和霏姐儿,嫌霏姐儿,大嫂二嫂,娘呢,娘在哪里。”王氏开口,恨恨的,她要去找娘。

“你让我去找菁姐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吴三老爷沉着一张脸。

“老爷想赶我走就明说,霏姐儿那个样子!”王氏撒着泼。

丫鬟婆子看着。

宁氏看向三弟:“三弟三弟妹?”

张氏也想知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霏姐儿打的什么主意?”吴三老夫人冷冷的。

“老爷,你别想骗过大嫂二嫂,你就是养了外室。”王氏哭了起来,一下子哭了,哭得歇斯底里。

“三弟你还是说清楚。”宁氏又开口。

“大嫂二嫂我没有养外室,不用管她,她就是这个样子,不用理她,她自己就好了。”吴三老爷看向大嫂二嫂,说宛,看向王氏,不耐烦到极点。

“老爷还想骗大嫂二嫂,明明就是想休了我,迎那贱人进府!”王氏突然疯了一样冲向吴三老爷。

宁氏和张氏没有说话,让丫鬟婆子拦下来。

“三弟妹!”

“你不必整天跟我闹,我让人送你回去,你要寻死就寻死,霏姐儿我会让人好好教养!”吴三老爷眉头皱紧。

王氏还是冲到了吴三老爷面前,伸出手要打吴三老爷:“为了一个贱人你要休了我——”

宁氏张氏上前。

“大嫂二嫂,老爷这是不管不顾了,要把外面那个野女人接回府,娘那里都还没有同意!”丫鬟婆子拦住,王氏又哭闹着。

“三弟妹你先不要闹。”宁氏脸色淡淡的:“三弟真的要送三弟妹回去?”

张氏也想知道。

吴三老爷没开口。

“老爷,你为了一个贱人!”王氏还在叫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声音从门外传进来,很快,吴老夫人带着人走了进来,看着老三还有王氏。

宁氏张氏见老爷娘来了,走过去:“娘。”

吴老夫人应了一声。

“老大老二你们和老三去说一下话问清楚。”她让老大老二和老三去说话。

吴大老爷吴二老爷看着老三。

吴三老爷知道嫡母应该都知道了,他脸色不是很好,看向大哥和二哥。

“娘,我不想活了,老爷为了外面的女人,不要我和霏姐儿。”王氏趁机冲向吴老夫人。

“拦下来。”吴老夫人直接道。

“把你们三夫人带去洗漱后再过来。”接着她又道,按了一下额头。

此时吴府一处偏僻的院子,王姨娘骨瘦如柴的躲在床上,闭着眼晴,气息若有若无,身边服侍的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凉掉的饭菜都变了味。

屋子里带着饭菜变味的味道,吱呀一声,门打开,两个凶神恶刹的婆子走了进来,看到床上的王姨娘,还有一边变味的饭菜,脸上面无表情,上前摸了摸气息,对视一眼,知道王姨娘熬不了多久,不吃不喝能熬多久,要禀给老夫人,让丫鬟把变味的饭菜收掇下去。

她们也退了出去。

吱呀一声,门又关上,王姨娘睁开了眼,整个人又老了十多岁,完全就是一个老妪,头发花白,杂乱,她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当了妾室:“柔姐儿,姐儿。”

纪府,三房,纪三老爷刚府,就见到了大嫂派来的人,不知道大嫂有什么事找他。

“给三老爷请安。”婆子行了一礼。

“你是大嫂身边的人,有什么事?”吴三老爷问。

“三老爷小公子想要见孙姨娘,孙姨娘也茶不思饭不想,三夫人去了老夫人那里,让大夫人管,大夫人想了想,让奴婢来找三老爷。”婆子又道,抬起头。

“大嫂想?”吴三老爷早就想去看孙氏。

只是碍于娘还有四弟的话,娘把茂哥儿放到了郑氏的身边,他只好为了茂哥儿歇在郑氏的正房。

孙氏那里也没有去,怕郑氏闹得娘还有四弟知道,到时候保不住孙氏,孙氏的情况他知道,茂哥儿也好了,他正打算打个机会看看孙氏,茂哥儿闹着找孙氏,他也知道。

上次的事,孙氏也是为了他。

“孙姨娘还有哥儿想见三老爷,大夫人让老奴来问三老爷。”

婆子又道。

“我去看看。”吴三老爷道:“你告诉大嫂,多谢大嫂。”

“是,三老爷,老奴会告诉夫人的。”婆子开口,退了下去。

“老爷。”

吴三老爷不久见到了郑氏身边的人:“夫人呢?”郑氏那个女人只知道讨好娘。

“夫人去了老夫人那里。”郑氏身边的人看到老爷,没想到老爷回来了:“老爷要是找夫人,可以去宜园。”

“爷有别的事,茂哥儿呢?”吴三老爷问。

“哥儿睡着了。”

“大嫂说茂哥儿一直在闹?孙氏也不吃不喝?”吴三老爷问。

“是。”

“我去看一下。”吴三老爷打算看看茂哥儿再去看孙氏,本来他是打算带茂哥儿去见一下孙氏的。

到了茂哥儿的住处,茂哥儿睡着了,看着茂哥儿白白胖胖的脸,不知道想到什么,让人看着郑氏的人,他去看孙氏。

孙姨娘禁着足,憔悴了很多,临窗而立,一身白色绣花禙子,白色的襦裙,又瘦了几分,柔弱抚风。

望着正房的方向,她的哥儿就在那里,老爷也忘了她。

“姨娘,你还病着,坐下吧。”珠云看着姨娘,上次的事后,哥儿被送到正房,老爷也不再来,她和王嬷嬷也受了罚,姨娘也病了,一下子冷清了很多。

另几位姨娘也趁机落井下石,夫人身边的涂嬷嬷看不上她们,她们怕夫人会对付她们,不知道夫人是不是因为大夫人的人在,没有动手。

她们的任务就是看着姨娘:“姨娘?”

孙姨娘还是不动。

“姨娘,哥儿有老爷看着,不会有事的。”珠云开口。

“姨娘,姨娘。”突然一个丫鬟的急冲冲走进来,行了一礼,高兴的:“老爷来了。”

“你说什么?”珠云有些不信。

“老爷来了?”孙姨娘猛的回过神来,脸上带着不敢相信还有喜悦。

“姨娘,老爷过来看姨娘了。”丫鬟再次高兴的道。

“老爷。”

孙姨娘往外跑去,老爷没有忘了。

“姨娘。”珠云没有时间多问,追着姨娘去。

到了外面,看到老爷,老爷真的来看姨娘了,不知道夫人知道吗,还有夫人的人,她左右看看,心中担心,走过去。

“老爷,你真的来看妾了?”孙姨娘若柳扶风跑到老爷的面前,喜极而泣,轻颤着,手捏手帕,仰着头,眼晴红着,楚楚可怜,又惹人怜惜,像一朵白色的花,惹人疼爱。

吴三老爷扶住她,眼中有怜惜:“起来吧。”给她擦了一下眼泪,上次的事,过了这些天,气也消了,尤其是看着眼前这张脸。

“老爷,妾心中开心。”孙姨娘又道。

吴三老夫人正要说话,看到过来的珠云:“还不过来扶你们姨娘。”

“是,老爷。”

珠云行了一礼,扶住姨娘,小声的:“姨娘。”

“老爷,我不是做梦吧?”孙姨娘根本不看珠云,就像没有听到一样,还是红着眼望着老爷。

“不认识老爷了?”吴三老爷道,只要他不留宿,娘那里应该不会说什么。

“老爷,妾想你。”孙姨娘眼晴更红了,一下抱住老爷。

吴三老爷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

宜园。

“今日看来是四弟妹三弟妹赢了,我和娘都输了,四弟妹赢得最多。”打到后来,柳氏笑着开口:“三弟妹赢得也不少,我和娘的东西都到三弟妹和四弟妹手上了。”

“老四媳妇老三媳妇今日手气不错,你们大嫂这是让你们过几日又来。”纪老夫人也笑了起来。

“是娘和大嫂让着我们。”

萧菁菁道。

“对。”郑氏也道,很高兴,她和四弟妹赢了娘还有二嫂不少东西,这些东西到时候放起来。

“好了。”过了一会,打完最后一张牌,纪老夫人道。

有小丫鬟进来。

“什么事?”

纪老夫人问。

“四夫人身边的人来了。”小丫鬟行了一礼抬头,纪老夫人一听,看向老四媳妇还有老二媳妇老三媳妇:“你身边的人来了,看来有事,今天就打开这了。”

“是,娘。”萧菁菁点头。

“四弟妹身边的人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四弟回来了。”柳氏笑:“我也带着锦姐儿回去了。”

“我也回去了,老爷也该回来了。”郑氏也站了起来,看着赢的东西,格外高兴。

“去吧,该回去就回去。”纪老夫人挥手,郑氏回去的路上,也很高兴,她今日和四弟妹一直在赢,回到三房。

“夫人。”涂嬷嬷迎上来有些急切,担心:“夫人怎么才回来。”

“陪娘四弟妹还有二嫂玩了牌,怎么了。”郑氏随意开口,没有太在意嬷嬷的表情,朝哥儿也要上学了,玩了一下午牌有些累了,她坐了下来,想到老爷:“老爷回来没有?”

“夫人,老爷早就回来了,去了孙氏那里。”

涂嬷嬷抬头,着急的道

“什么?”郑氏脸色一变,不复刚才的高兴,脸色变得很难看,老爷这是想干什么,她还没有对孙氏还有那个野种做什么,娘可是说了,还有四弟。

是不是孙氏又作妖,她看向嬷嬷。

“夫人你看该怎么做?老爷看过茂哥儿,就去了孙氏那里。”涂嬷嬷开口,到了现在也没有出来。

“老爷怎么会想着去孙氏那里?”郑氏站了起来,她还想着等找个好的时机,解决了孙氏,等大嫂的人离开了,再对那个孽种下手。

“老奴打听过了是大夫人。”

涂嬷嬷也不知道大夫人为什么要找老爷:“大夫人派了人拦下老爷,不知道说了什么,老爷就去了。”

“大嫂?”郑氏知道肯定是她不管,留给大嫂管,大嫂便告诉了老爷。

她没想到大嫂会找老爷。

大嫂为什么不问一问她,她恨起大嫂。

“老爷去了多久?”郑氏问,沉着脸。

“已经有一个时辰了。”

涂嬷嬷道,也替夫人担心。

“走,去看看。”郑氏打算带人去看看,涂嬷嬷想劝,又没有,夫人这是生气了。

“那个小兔崽子呢?”郑氏想到那个小兔崽子。

“在闹着想见孙姨娘。”

涂嬷嬷开口,根本就是养不了的白眼狼。

“多弄点肉给小兔崽子,把上次的药下在里面。”郑氏眼中多了狠意,涂嬷嬷听了知道夫人是打算动手了。

“嬷嬷,我不想再看到那个小兔崽子。”郑氏吩咐嬷嬷。

涂嬷嬷知道:“老奴会看着办,夫人放心吧,只是怕被发现。”她的夫人受了孙氏多少气,老爷还是看不穿,也不怪夫人下狠手。

不过是一个妾。

“嬷嬷小心点,就不会有人知道,我让嬷嬷派人找出过豆的衣物,没的找到吗,要是找到,直接想办法让那小兔崽子用,到时候烧了,不会有人知道,或者让小兔崽子病一场。”

郑氏想了很多办法,突然想到吩咐嬷嬷去办的。

“还没有,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了。”涂嬷嬷道,她让人尽力去找,还不能叫人知道,不然,夫人也不行。

“那就再等几日,走,我们去看看老爷和孙姨娘在做什么。”郑氏最后决定,带着往外面走,涂嬷嬷让人跟上。

她也觉得等找到出过豆的衣物更好,也不容易让人察觉,在吃食里动手太容易被发现了。

她不想夫人被怀疑。

不一会,郑氏到了孙姨娘住处。

三房有不少的妾,都是住在一处,孙姨娘因为受宠,单独住一个院子,郑氏让人上去叫门。

很快,门打开了。

里面的人探出头一看,看到来人是夫人,吓到了。

“夫人。”跪了下来,老爷还在里面,夫人这是?

郑氏带着人看也不看,又出来丫鬟婆子,看到来的是夫人,都吓了一跳。

郑氏直接走到孙氏房门前,她知道老爷和孙氏就在里面,忽然不想进去,想去找娘。

*

萧菁菁回到竹园,赢的东西,她让紫嫣收起来。

“郡主。”赵嬷嬷走过来。

萧菁菁出了宜园见到秋雨就知道外祖母派了周嬷嬷来,有事要告诉她。

“周嬷嬷在外面?”

“是,郡主。”

赵嬷嬷道。

“请周嬷嬷进来。”萧菁菁开口。

“老奴马上请周嬷嬷进来。”赵嬷嬷行了一礼,退了下去,一会,赵嬷嬷走了进来,周嬷嬷在后面。

赵嬷嬷走到郡主身边站着。

“老奴给郡主请安。”

周嬷嬷进来后,恭敬的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看着郡主,已经好些日子没有看到郡主,见郡主很好,她低下头。

“周嬷嬷请起,赐座。”萧菁菁道,看了秋雨一眼。

秋雨忙搬了矮凳过来。

“老奴谢过郡主。”周嬷嬷没有推辞,应了一声,坐了下来,不过不敢完全坐,坐了一半,挺直着背。

“不必,不知道外祖母有什么事?”萧菁菁看了一眼天色,什么事让外祖母派了周嬷嬷来。

周嬷嬷看了看,见只有赵嬷嬷还有秋雨在,也没有迟疑:“老夫人让奴婢来告诉郡主,王妃娘娘当年病逝时身边的人,找到了一个活着的,应该知道真相。”

“找到了?”

萧菁菁蓦的站了起来,母妃当年身边的人,活着知道真相的,外祖母找到了:“人呢?”她紧盯着周嬷嬷。

赵嬷嬷也是一样,她是最关心的王妃病逝的真相的,不知道是不是吴氏,秋雨也看着,王妃娘娘病逝的事,难道?

“人还在路上,是大老爷和二老爷找到的,告诉老夫人,老夫人让老奴来给郡主说一声。”

周嬷嬷看着郡主的样子,知道郡主的心情,一开始也是郡主提出来的。

“路上,还有多久到京城?”

萧菁菁坐了下来,又问,冷静了下来。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周嬷嬷回答。

“一个月。”萧菁菁开口,她等得起,她接着问:“问过了吗?”

“问过,不过结果并不理想,似乎是不敢说,不过等回了京城,到时候——”周嬷嬷又道,明白郡主心急,老夫人也是一样。

赵嬷嬷觉得王妃病逝的事就要水落石出了。

秋雨也听明白了。

“嗯。”萧菁菁点头:“外祖母给父王写信了吗?”

“老夫人应该会给王爷写信。”周嬷嬷来前并不知道。

“我会再给父王写一封信。”

萧菁菁道,父王在她的建议下把吴氏送进家庙,心里还是有吴氏的,她要父王看清吴氏的真面目。

“王爷该知道。”周嬷嬷说:“老夫人说了,要是真的是吴侧妃做的——不过吴侧妃还有柔姑娘一直没有找到。”

“三妹妹还有吴侧妃已经找到,我忘了告诉外祖母,早在之前三舅舅就找到了,只是三舅舅没有说,吴侧妃和三妹妹被人救了,吴侧妃一直在京郊的一个庄子上,三妹妹成了楚王府二爷的妾,三舅舅找了父王,父王出面,三妹妹扶了正,三妹妹和吴侧妃不想回府,父王也纵容了,让父王不要告诉我,我也不知道,不久前,我无意中发现,问了父王才知道,我让父王把吴侧妃送进了家庙。”

萧菁菁才想到忘了把三妹妹还有吴氏找到的事告诉外祖母。

外祖母还不知道。

她把事情经过告诉周嬷嬷,让周嬷嬷告诉外祖母。

三舅舅到现在还没有说,三舅舅是想护着萧柔柔和吴氏,三舅舅之前应该不知道她已经知道。

“三老爷找到吴侧妃和柔姑娘,告诉王爷——”周嬷嬷听了郡主的话,没想到三老爷早就找到了吴侧妃还有柔姑娘,想到三夫人一直闹,说三老爷养了外室,到最后,原来是吴侧妃和柔姑娘。

她算是知道了,三老爷是怕老夫人知道?谁也不说,王爷也是,还是郡主发现了,劝了王爷才把吴侧妃送进家庙。

“老奴要回去告诉老夫人。”这些她要尽快告诉老夫人。

萧菁菁让赵嬷嬷送了周嬷嬷离开。

“郡主。”秋雨想说什么。

萧菁菁让她下去,母妃的仇,就要报了。

还有一个月。

赵嬷嬷送了周嬷嬷回来,见郡主坐着上前:“郡主,要不了多久王妃娘娘病逝的事就会水落石出,王爷也会知道。”

萧菁菁嗯了一声:“嬷嬷你说父王会后悔吗?”

“肯定会。”赵嬷嬷觉得王爷知道真相肯定会,赵嬷嬷知道郡主的心情,她也是一样。

萧菁菁到了书房,让秋雨磨墨,写了一封信给父王,写好后,让秋雨交给侍卫送给父王,她没有走。

天黑了下来。

“郡主。”紫嫣走进来,郡主一直在书房,萧菁菁回过头来。

“四爷回来了,过来了。”紫嫣道。

萧菁菁看向门口,看到四爷,她起身走过去:“四爷。”

“怎么在这里,发生了什么?我回来的时候听说吴府来人?”纪尧回来就听到吴府来了人,小姑娘和娘还有二嫂三嫂打了一下午牌。

他拉住她的手,摸了她一下。

“四爷。”

萧菁菁把外祖母让周嬷嬷说的告诉四爷。

------题外话------

给亲们说下,发现喧嚣越来越懒,晚上睡得太迟,写文困,卡,慢,下一章明早更,会多一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