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抓住弱点/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嘉和静安不错。”熙和帝说着,让人退下去:“下去。”

余下的宫人还有总管公公退到殿外。

“皇上?”太后看着皇帝。

“母后,三丫头不想嫁给威远侯府周安那小子,和余氏一起来找朕,求朕。”熙和帝道。

“三丫头又闹什么,不想嫁给周安,想嫁给纪永叔?”太后皱眉,又是三丫头,她是不想管了。

“不是。”

熙和帝摇头,神色威严。

“那是?”

太后愣了下,不是那是谁,三丫头到了此时还闹什么,威远侯府周安那小子,她也是知道的,皇上也是问过才定下来的。

“她想嫁给李元浩,浩哥儿。”熙和帝道。

“浩哥儿?”太后想了想。

“宜妃的侄儿。”熙和帝知道母后没有想起来,他开口,提醒了一下母后。

太后一听,愣了下,想起来是谁,宜妃的侄儿,不是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让她这个太后很是不喜欢:“三丫头怎么回事?”在想什么?

熙和帝没有隐瞒,把三丫头的话告诉了母后。

“三丫头简直是——”

太后脸色不好,想说什么没有:“皇上打算?”她看得出皇帝有打算了,既然来找她这个母后,肯定不会没有打算。

不知道是什么打算,她虽然不想再管,三丫头自己想要作死,可是,要是真的让她眼睁着三丫头继续下去,她也不愿意。

只是三丫头都让浩哥儿看到了身着湿衣的样子,也看到了她光着的脚,她这个皇祖母不同意又能怎么?

难道还真的不嫁,最重要的是三丫头自己求着要嫁,她这个皇祖母还阻止不成!

“朕打算成全她!”熙和帝沉着脸。

“哀家记得宜妃的侄儿定了亲的。”

太后想到宜妃的侄儿好像是定了亲,说不定已经成亲了,那三丫头不用下嫁了。

“朕让人去问过宜妃,浩哥儿早就退了亲,并没有成亲。”熙和帝淡淡。

“什么时候退的亲,宜妃知道吗?”太后想到的是不是宜妃或者宜妃娘家早有预谋。

“不管是不是早有预谋,都是三丫头自己吵着要下嫁,宜妃也是刚知道。”

熙和帝开口。

“皇上决定了?”

太后没有再继续问下去,皇上说得对,她知道皇上的意思,这是下了决定,宜妃必竟还是皇上心中的人,她相信皇帝不可能不派人查,只能说查出的结果并不是她想的那样,皇帝才会如此。

“朕过来和母后说一声。”熙和帝道。

“罢了。”太后不想再说什么了,既是三丫头所求,皇帝也说得很明白,三丫头自己不在意,求着要嫁的。

“三丫头要嫁,皇上又决定了,就这样吧,哀家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到时候肯定有人会说什么,必竟浩哥儿——”余贵嫔这个当娘的也是个糊涂的,都不知道情况,就跟着三丫头求皇帝。

“母后没意见就好,朕不怕有什么!”

熙和帝这样决定还有另一个目的:“浩哥儿的事让不少人怀疑琰儿,三丫头嫁过去也能让人知道,朕看中的人,岂是——”

太后知道这才是皇帝真正的目的。

“皇上作主吧,只是威远侯府那边!”之前皇帝可以和威远侯提过的,事情也要有个交待才是。

“朕的意思是,二丫头大丫头也不小,也没有定下驸马,周安那小子还不错,再挑一个,一并定下来,中秋宫宴的时候,朕直接赐婚,母后看怎么样。”

熙和帝原是看上景非翎那小子,打算嫁个公主给他,大丫头二丫头都不错。

谁知道那小子和叶家丫头定了亲,他这个当皇上的也不好拆散人家。

只能重新挑一个。

世家大族能比得上景非翎那小子不多,纪宁那小子好像没有定亲,要是可以,倒是可以。

“皇上的安排可以。”

太后觉得这样不错。

“纪宁那个小子,母后看如何?”熙和帝直接问。

“纪宁,纪子恒?”太后问。

“是,母后怎么看?”熙和帝又道。

“最好是问一问纪家,二丫头大丫头那里也问一问。”太后知道皇帝的意思,觉得问一问比较好,二丫头大丫头倒不像三丫头,应该不会再弄出什么,纪子恒也不错。

“朕会问问纪永叔。”熙和帝道,他不可能不问一下臣子的意思,就直接赐婚。

“皇上也和贵妃商量一下,贵妃入了宫,管着宫务,这些事该和她说一下,到时就让贵妃去问二丫头和大丫头。”

太后觉得贵妃还不错,皇帝该去一趟。

“嗯。”熙和帝点头。

出了慈宁宫,熙和帝去了承乾宫,和贵妃商量了一下,不久之后,大公主二公主身边的人都知道皇上要为大公主二公主选驸。

之前她们只听说皇上要给三公主选驸马,没有听说皇上要给大公主殿下,二公主殿下选驸马,还以为皇上不会给大公主二公主选附马,她们知道三公主殿下一向得宠。

大公主二公主则不受宠爱,没想到皇上也要给大公主二公主选驸马。

不知道会是哪家的公子。

*

余贵嫔还在问着女儿:“昭宁你真的让那个李元浩看到你穿湿衣的样子还有光着的脚?”

她简直是不知道怎么说。

“母嫔,这有什么,不就是穿着湿衣,光着脚玩水,李元浩看了就看了,他敢不娶本公主。”三公子不以为然。

一点也不在乎,她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啊!”余贵嫔想说什么又没有。

“母嫔,反正父皇会选李元浩做我的驸马,你担心什么。”三公主不知道母嫔在担心什么。

“你父皇的话,母嫔总觉得哪里不对。”余贵嫔道。

“父皇的话哪里不对了。”三公主一点也不觉得。

“贵嫔娘娘。”一个宫人声音进来。

余贵嫔一见,忙问:“怎么样?”她让身边的宫人打听最新的消息。

“贵嫔娘娘,奴婢刚才打听到,皇上去了慈宁宫后,去了承乾宫,贵妃娘娘召见大公主二公主,皇上要给二公主大公主选驸马。”宫人行了一礼,抬起头来,恭敬的道。

“还有呢,有没有说是哪一家的?”

承乾宫那一位还真是受宠,不知道何时会失宠。

不止得皇上宠爱,还得太后喜欢,皇上从太后娘娘那里出来就去了承乾宫,不是太后娘娘说了什么是什么。

余贵嫔知道皇上肯定要安抚威远侯,她的昭宁不要的,便宜那两个丫头了,要不是她的昭宁不要,她们哪有这个好命,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昭宁嫁给李元浩有哪里不对,只是想不起来,她想弄清楚。

“没有,贵嫔娘娘。”

宫人回道。

“下去吧,再有消息,报给本嫔。”余贵嫔不知道皇上是还没有定还是,不过到时候,就会知道除了威远侯府二公子皇上还看上谁。

宫人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母嫔,大皇姐二皇姐的驸马人选有什么好在意。”不是周安那个像女人的,就是别的她看不上的,三公主不屑的想。

母嫔有什么好问的。

“那李元浩真的好?”余贵嫔还是又问。

“母嫔!你不相信我?”三公主不高兴。

宜妃也知道了皇上去了太后那里,还有承乾宫,以前这些事皇上都是和她商量,现在是承乾宫那个乳臭未干的贵妃。

为大公主二公主选驸马,宜妃大概知道了皇上的意思,看来浩哥儿竟真有可能娶蠢得不行的三公主。

她还以为皇上答应,太后也不会答应,还有余氏,她是不想浩哥儿尚公主的,等浩哥儿和娘入宫,她要和娘还有浩哥儿好好说说。

只怕皇上那里已经下了决定,不是她能更改的,皇上要是问起,她只能说浩哥儿配不上公主。

“娘娘。”

宫人跪在下面,微抬头,恭敬的:“皇上应该会让元浩公子尚公主。”

“那又如何。”

宜妃并不在意:“有没有提是驸马的人选是哪个府的?”

“娘娘,没有,只知道好像有威远侯府的二公子。”宫人道,她打听了。

“继续打听。”

宜妃让宫人下去,宫人行了一礼退下去。

*

纪尧出了内阁,看了眼天色,准备去一趟东宫,一个侍卫上前来,看了看四周:“四爷。”纪尧看了他一眼,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四爷,皇上要为二公主三公主选驸马,还有没有定。”侍卫小声道。

纪尧没有说话。

“三公主不想嫁给威远侯府二公子,让贵嫔娘娘一起求皇上,想嫁给李公子,宜妃娘娘的侄儿,皇上同意了。”侍卫是知道宜妃娘娘的侄儿喜欢男人的事,他边走边说。

三公主不嫁给威远侯府二公子,嫁给这位李公子,皇上还答应了。

这里面——

纪尧点了点头,意思他知道了,让侍卫退下去。

侍卫退了回去,纪尧去了东宫,东宫,太子笑得不行,三皇妹在搞笑吗,丢下手上的黑子,三皇子不想嫁给周安。

觉得周安像女人,想要嫁给李元浩那小子。

李元浩那小子喜欢的可是男人。

三皇妹到底知道不知道,之前还喜欢纪太傅,一心只想嫁给纪太傅,非纪太傅不嫁?要死要活的,闹个不停,父皇也没有办法?突然就要嫁给李元浩!

变得还真快,他真的想知道李元浩怎么让三皇妹愿意嫁的。

他虽然下了命令,但没想到三皇妹真会看上李元浩那小子,李元浩那小子除了长得不错,也没有别的,不知道太傅是不是也做了什么。

“殿下,太傅过来了。”一个侍卫进来,行了一礼,恭敬抬头。

“哦?”

太子又拈起一颗白色的棋子,闻言笑了:“让太傅进来。”

侍卫退下去,不一会,纪尧走进来,太子笑得不行,注视着太傅:“太傅来了,孤刚得到一个消息,太傅以后不用再怕三皇妹缠着,三皇妹现在想要嫁的人是李元浩那小子,父皇那里也知道了,说不定就会下旨。”

纪尧坐了下来,坐在太子对面。

“太傅想必知道了。”太子又道。

“嗯。”纪尧点了一下头。

“果然知道了。”太子笑容加深。

纪尧取过黑子。

“孤不过是让人在李元浩那小子面前散布了一点消息,不知道太傅又做了什么呢,让李元浩那小子这么快搞定三皇妹!还以为还要一段时日,没想到这么快,孤真的非常好奇,李元浩是怎么搞定三皇妹的。”太子又道。

“什么也没有做。”纪尧开口。

太子不信。

“只是派人告诉三公主的行程。”纪尧放下手上的黑色棋子,抬头。

“孤就知道,太傅这是釜底抽薪。”太子笑得不行,难怪李元浩那小子那么快遇到三皇妹。

纪尧眼中也多了笑意。

“你说李元浩那小子是怎么让三皇妹愿意下嫁的?”太子最好奇的是这。

纪尧淡淡的:“没有人没有弱点。”

“对,孤想太多了。”

太子摇了一下头,笑着,是人都有弱点,只要抓住了,三皇妹的弱点很好抓,李元浩那小子只要利用一点就可以。

“太子妃那里,殿下什么时候找太医?”纪尧想到太子妃

“孤想再等等,这是孤第一个孩子,孤一直没有子嗣。”

太子脸上的笑没有了,还没有满三个月。

“只怕陛下到时知道不会高兴。”纪尧看向太子殿下,真的到了三个月才请太医,圣上太后不可能不多想。

太子:“孤不在意。”他的儿子,当然要小心点。

“黄河沿岸还是在下大雨?”

“嗯。”

纪尧点头。

今天内阁没有多少事,他才有空到东宫来。

“要是真的决堤了,到时候父皇肯定会派太傅去,菁妹妹那里——”

*

酒楼。

“菁姐姐,我们一起做生意吧。”叶蓁听说菁姐姐穿过她送的内衣,很喜欢,她高兴道:“我们就做肚兜的生意。”

“蓁妹妹想怎么做。”

萧菁菁问。

香草梅兰没想到叶姑娘想要和郡主一起做生意。

叶蓁的奶嬷嬷想说什么,又没有。

“我们开店。”叶蓁开口:“开内衣店和成衣店,由我来设计。”

“蓁妹妹一个人就可以。”萧菁菁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