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没有怀上/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菁菁摇头,她知道纪宁不是。

叶蓁才想到菁姐姐以前可是喜欢过纪宁,纪家的大公子。

这个周安像是在为纪宁抱不平,她恶心的揣测,说不定人家真是一对,一个攻一个受,不过纪家那位大公子纪宁也像受,不知道到底谁攻谁受。

因为菁姐姐喜欢过纪宁,她虽然想了很多,但都没有说出来

萧菁菁看出蓁妹妹在看她:“蓁妹妹不用顾虑。”

“菁姐姐,你说这个周安发什么疯,拦下我们,不会是,在跟踪我们吧?”叶蓁忽然想到,不然为什么她们一出来就碰到,想到这,她吓了一跳,要是周安真的在跟踪她们那——

她猛的掀起马车的车帘,看了看,没有马车跟着她们,才松口气,之前没有注意,也不知道周安是真的跟着她们,还是!

萧菁菁也不确定。

看着蓁妹妹。

“菁姐姐没有看到马车跟在后面,不过以后我们还是小心点,要是。”叶蓁想到跟踪狂,可是变态,如果周安真是在跟踪她们,那又是为了什么。

她看向菁姐姐,为了菁姐姐吗?

她心中那个想法又冒了出来,周安对菁姐姐的不同。

“嗯。”萧菁菁点头,要是周安敢做什么,她的鞭子不是摆设,何况身边还有侍卫。

“就算菁姐姐身边有侍卫,还有鞭子也不能大意,谁知道周安会做什么。”叶蓁看到菁姐姐手边的鞭子,看出菁姐姐的话,说完,欲言又止,“菁姐姐。”

“蓁妹妹想说什么。”萧菁菁感觉到她想说什么。

“菁姐姐你对周安?”叶蓁拉着菁姐姐。

“周安怎么?”萧菁菁不知道蓁妹妹想说的到底是什么,她对周安没有好感,也没有太大的恶感。

“菁姐姐,我发现周安看你的目光很不一样,似乎是为了见菁姐姐才拦下我们,我不知道是不是对的,只是感觉应该是这样,周安似乎对菁姐姐不同。”叶蓁看着菁姐姐的表情。

菁姐姐感觉到了吗?菁姐姐又怎么想的?她还是第一次在古代发现有人暗恋有夫之妇,再想到周安和纪宁的关系。

“我不知道,也没有发觉。”萧菁菁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周安对她不同?如果说周安喜欢纪宁还有可能。

“菁姐姐我觉得周安好像喜欢你。”

叶蓁还是道。

“不可能。”

萧菁菁摇头,前世和重活过来后,她和周安都没有太多的交集,周安怎么可能喜欢她,前世嫁给四爷后她就没有再见过周安,只有。

想到什么,她脸色变了变,前世在她和纪宁在一起后,她见过周安。

周安有一次来找纪宁,离开的时候,她去找纪宁,周安看到她手上的荷包,嘲讽她,不知廉耻,最后问她,想不想离开,他带她离开。

就当是可怜她。

不想看她被吃得什么也不剩下,那个时候周安应该就知道纪宁和顾瑶的计划,可她心中只有纪宁,根本不愿听,也不在意周安的话,只想和纪宁一起,连四爷也不顾。

周安走的时候莫明奇妙的留下一句,哪天想离开了就派人找他,他带她离开,她一直没有放在心上,渐渐忘了,也没有想过找他。

最后一次见到周安是她被纪宁送到那处庄子上后,周安打猎路过,送了几只猎物进来,问是不是纪四夫人在这里,让人问她还是不愿离开?

她说是。

周安走了,再也没有来过,她也没有见过周安,只听说他纳了多少妾,折磨死了多少妾,尚了公主,成了驸马。

公主也管不了他。

她以前没有深思过他的举动还有话,只觉得莫明奇妙,重活过来后,她也没有多想,叶蓁的话让她想到前世的几件事。

也许,她真的忽略了什么,蓁妹妹没有说错。

如果叶蓁不提,她或许永远也不会想到。

心情变得有些复杂,原本她想过报复纪宁的时候,周安要是也帮着纪宁,她会连周安一起报复。

“菁姐姐?”

叶蓁发现菁姐姐似乎想到了什么,不会她猜对了吧,那菁姐姐?

“不管是怎么样,都与我无关。”萧菁菁回过神,不让自己去多想,这一世,除了报仇,她只想和四爷终老。

别的人和事都影响不了她,都不重要,欠的来世她再还。

“菁姐姐!”叶蓁还想说什么,周安那个娘炮,娘娘腔,居然真的喜欢菁姐姐,还以为喜欢男人,男人相爱才是真爱不是吗,男人和女人就是为了生孩子。

“别人的心思与我何干?”萧菁菁看向叶蓁,再次道,叶蓁也明白了菁姐姐的意思,周安喜欢菁姐姐,菁姐姐也嫁人了,难道周安喜欢菁姐姐,菁姐姐就要喜欢吗。

“菁姐姐说得对,别人的喜欢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菁姐姐心中只有纪四叔,纪四叔也喜欢菁姐姐。”

叶蓁笑起来,促狭的道。

“蓁妹妹!”

萧菁菁脸红。

“菁姐姐,本来就是,我可是说的真话。”叶蓁还是笑,拉着菁姐姐的手,摇了摇,意味深长的道。

“景世子也是喜欢蓁妹妹的,蓁妹妹也不讨厌景世子不是吗?”萧菁菁脸还是红,不过,她淡淡的开口,看着蓁妹妹。

“菁姐姐,谁不讨厌那个神经病,我讨厌死他了,要是能不再见到他,才好,他才不喜欢我,恨我才对。”

叶蓁脸一下子红了,红得不行,菁姐姐竟然也笑话她,景非翎那个疯子再怎么也不会喜欢她。

她和他是有仇的,前世积来的仇,说她恶毒,关键她还不知道。

只有景非翎那个疯子知道,想怎么说都行。

她更是讨厌他,整天跟个神经病一样,跟着她,她看一眼,就让人买下来,哪里也不让她去,还说什么女人要守妇道。

要听男人的,要好好听话,要安份守已,不许她和菁姐姐一起,不许这不许那的,又会送东西给她。

“蓁妹妹脸红了。”萧菁菁也促狭。

“菁姐姐你看错了,我没有。”

叶蓁一听脸更红,摸了摸脸,隐隐发烫,她才没有脸红,这一下菁姐姐岂不是更要笑话她。

“我看到了,蓁妹妹。”萧菁菁带着隐约的笑。

“菁姐姐你太坏了!”叶蓁觉得菁姐姐太可恶了,捶打了菁姐姐几下。

萧菁菁笑。

叶蓁又羞又躁,不知道为什么想到景非翎那个疯子,她不再像刚刚穿来时还有想逃婚的时候一样反感。

至少不是真的讨厌,但也不喜欢,菁姐姐说得好像她喜欢一样。

怎么能不让她又羞又躁,景非翎那个男人不是她能喜欢,她也不充许自己喜欢,永远不会喜欢,她和他有仇,谁知道景非翎那个神经病会不会杀她。

现在不杀她,说不定是为了以后有一天杀她,有时她也会同情景非翎,她回想原主的记忆,她要是不穿过来,以原主的性格,难怪景非翎会想杀她,她告诉自己绝不能因为景非翎长得好就动心,要防着景非翎那个神经病。

“菁姐姐,我是怎么也不可能喜欢景非翎,景非翎恨我还来及。”这是她心中想的:“景非翎可能是重生的,前世我不知道做了什么,害了他,他要报复,所以。”

“蓁妹妹不是说是从后世穿来的。”萧菁菁叶蓁说过的说出来。

“菁姐姐还记着?”

叶蓁笑着,拉着菁姐姐,不高兴的:“菁姐姐信了?可那个疯子不知道,还是会报复在我身上。”

“我觉得蓁妹妹可以和景世子说一说。”

萧菁菁觉得有些事可以说清楚。

前世她只听说叶蓁做了什么,具体的并不清楚,所以也不好多说什么,就算知道她也不能说,叶蓁若不是叶蓁,景非翎又会如何做?

“菁姐姐,没用的,那个神经病一心认定是我害了他,才不会信。”叶蓁一听抱怨起来,她不是没有想过,发现景非翎可能是重生男后,她惶惶不可终日,咬牙决定和景非翎说清楚,一开始她不想失去现在的身份,后来一想,失去身份也比命好啊,她怕自己被重生男报复,找了景非翎,谁知道她说了后,景非翎只看着她,也不说话,不知道信没信,让她说不下去。“

”景世子不信?“

萧菁菁大概猜到。

”我也不知道。“叶蓁把自己约景非翎私下说清楚自己把自己不是原来的叶蓁是后世穿来的告诉景非翎,景非翎的表情说出来。

”也许景世子信了。“

这是萧菁菁的猜测。

”这怎么可能!“叶蓁不信,景非翎信了?”

“我觉得景世子信了,蓁妹妹,就算没有,蓁妹妹也该问清楚景世子到底发生过什么事。”萧菁菁的想法是要自己心里有数。

“他不会说的,那个神经病。”叶蓁不满道,她问过,景非翎只会说她是恶毒的女人,让她好好听话什么的。

萧菁菁也想到了什么:“蓁妹妹和景世子这样下去并不好,说清楚是最好的,只要景世子相信了对蓁妹妹就是好事。”

“菁姐姐,你刚才说他信了我的话?”叶蓁想的是刚才菁姐姐说的。

萧菁菁点头。

“那我再试试。”叶蓁也觉得景非翎那个疯子可能信了她的话,她只要证明了,就再也不用怕,担心受怕得睡不着。

“蓁妹妹想明白就好。”萧菁菁道。

马车在这时停了下来。

“郡主,姑娘。”叶蓁的奶嬷嬷还有香草的声音响起,马车的车门打开。

“蓁妹妹该下马车了。”萧菁菁扶着香草的手下了马车。

叶蓁跳了下来:“嬷嬷。”

“姑娘,慢点。”叶蓁的奶嬷嬷扶住姑娘,叶蓁知道快晌午了,她饿了,她想到这家酒楼的招牌菜。

“嬷嬷我饿了。”

“饿了,姑娘就多吃点,嬷嬷让人做点姑娘喜欢的菜。”叶蓁的奶嬷嬷心疼道,叶蓁点了点头,进了包间,她走到菁姐姐身边:“菁姐姐饿了没有,这家酒楼可是有不少好吃的,尝尝。”

“嗯,不过我两位嫂嫂要过来,还没有和你说。”

萧菁菁问了留在酒楼的人,知道二嫂和三嫂还没有来,应该快来了。

“是不是纪二婶和纪三婶。”叶蓁笑着问。

“嗯。”

萧菁菁应了一声。

叶蓁拉着菁姐姐:“那好,我们等纪二婶纪三婶过来,纪二嫂纪三嫂去了哪里?”

萧菁菁把来时二嫂三嫂怕打扰了她们的谈话,知道她们约好,先去逛了,逛完再过来。

“纪二婶纪三婶一起过来也可以的。”叶蓁道。

“二嫂三嫂难得出来,可能想多逛下,今日我来请客。”萧菁菁把答应请二嫂三嫂的事告诉叶蓁。

叶蓁没想到菁姐姐也会打叶子牌,还赢了,看来菁姐姐是高手。

她也会玩牌,不过都是纸牌还有麻将,她在想什么时候把这些牌都在古代弄出来,大家没事的时候可以围着打麻将。

麻将才是最好玩的,叶子牌还有马吊,她看祖母玩过,想过学,学了几天,还是没有学会,也不习惯。

她以为打叶子牌都是像祖母那样年纪的人,没想到菁姐姐也打,还是高手。

她真的有点佩服菁姐姐了。

到时候把麻将还有纸牌弄出来,教会菁姐姐,她就可以和菁姐姐一起打麻将,之前一直没有犹豫该不该弄出来。

现在她下了决定,人生太过无聊,做生意的时候也可以打牌,五子棋太小儿科了,也不能赢,消磨时间。

或许她还可以开个麻将馆,不对,是茶楼,一边喝茶一边收钱,麻将可是全民娱乐,现代人们闲的时候都是打麻将。

先不告诉菁姐姐,等做好了,再教菁姐姐,纸牌倒是容易,麻将并不好做,她要想一想,用什么来做。

还有前世麻将有哪些。

有了麻将,她相信,大家都会喜欢上,不会再玩叶子牌,纸牌也有很多玩法。

她有自信,不过她还要想个好的理由。

“哪天我和菁姐姐也来一次。”

“好。”萧菁菁轻笑。

“菁姐姐赢,我就送菁姐姐好玩的,要是菁姐姐输了。”叶蓁开着玩笑。

“蓁妹妹想要什么?”

萧菁菁道。

“就罚菁姐姐多设计一点成衣。”叶蓁俏皮极了。

萧菁菁答应了。

“还有一种更好玩的牌,等我做出来,教菁姐姐,到时菁姐姐肯定会喜欢。”叶蓁又神神秘秘的。

“那我等蓁妹妹做出来。”萧菁菁也没有问。

叶蓁的奶嬷嬷还有身边的丫鬟不知道姑娘又在琢磨什么。

香草和梅兰看向叶姑娘。

“这是一定要的,需要时间,我要好好琢磨。”叶蓁说笑着,突然:“菁姐姐本来想吃了午膳好好逛逛的,看来不行了,我要回去,事情太多了。”

“明日再想也可以,今日就好好玩。”萧菁菁笑起来。

“菁姐姐,你在诱惑我。”

叶蓁肉痛,一边是几个女人一起逛街一边是回家想设计图,各种图,她该选哪样?

“我没有。”

“你有,菁姐姐,好吧,我就先逛一下,明天起来再想。”

“蓁妹妹想好就行。”萧菁菁觉得好笑。

门外,有脚步声响起,郑氏的声音和柳氏的声音也传进来:“四弟妹应该是在这里?”“去问问看看在哪一间。”

萧菁菁听出是二嫂三嫂的声音,站了起来,让香草去看看。

香草行了一礼,走到门口。

叶蓁也听出来了,是纪二婶还有纪三婶带人来了?拉着菁姐姐的手,也看着门口。

门打开,郑氏和柳氏戴着帷帽身后跟着婆子和丫鬟还有侍卫,正往这边走。

“二夫人,三夫人,夫人在里面,请。”香草上前一步行礼。

郑氏柳氏见到打开的门还有香草,认出是四弟妹身边的,笑了笑,看了进来,一下看到四弟妹还有叶家丫头,柳氏:“四弟妹让我们好找呀,还有叶丫头。”

郑氏也点头:“还以为四弟妹回去了,我和二嫂可是空着肚子过来的。”

“二嫂,三嫂。”萧菁菁笑起来,请二嫂三嫂进来坐,丫鬟婆子只有两个进来,其余的去了旁边,侍卫守在门口。

“我一直等着二嫂三嫂过来,二嫂三嫂再不来,我都要去找二嫂三嫂了,二嫂三嫂逛什么逛这么久,吃了午膳,再继续逛。”萧菁菁又道。

“好。”柳氏笑着说。

郑氏也点头:“也没有逛什么,就买了一些小玩意,给朝哥儿和锦姐儿。”

萧菁菁也打算看看有没有买的,给四爷买还有锦姐儿朝哥儿几个孩子。

女人天生都喜欢逛,叶蓁在心中想着,纪二婶纪三婶显然还没有逛够:“纪二婶纪三婶。”

“叶丫头和四弟妹倒是要好。”

柳氏一听,笑看着四弟妹和叶蓁。

四弟妹果然是年纪小,叶丫头都叫她们婶婶,比她们矮了一辈,郑氏想的也是,一晃她们儿子都要大了。

和四弟妹一起,更是觉得自己不年轻。

郑氏也是同样的感觉。

“之前就听说了,和四弟妹一比,我们都是婶婶。”

“四弟妹点了菜没有,都饿了,叶丫头也坐。”柳氏让叶丫头也坐下,问起四弟妹,萧菁菁正要吩咐人。

“菁姐姐我吃过,我去点。”叶蓁自告奋勇。

“纪二婶婶纪三婶婶,我吃过几次,我去点,保证让两位婶婶满意。”叶蓁又望向郑氏和柳氏。

“好。”

郑氏和柳氏点头。

“红烧狮子头,清蒸鲈鱼,水煮肉片,还有雪花鸡,佛跳墙,糖酥鲤鱼——”叶蓁最喜欢的就是清蒸鲈鱼,还有佛跳墙。

她点了她吃过的最好吃的招牌菜。

没有多久,酒楼的大厨做好,掌柜派了小二端了进来,一道又一道,都是扑鼻的香,让人想要品尝,摆满一桌。

旁边也开了两席,给丫鬟婆子还有侍卫。

“闻着起来就好吃,今天一定要吃穷四弟妹,蓁姐儿点的都不错。”柳氏在菜上好后,笑起来。

吃起来更是回味无穷。

“蓁姐儿点的都是我们没吃过的,只有几道吃过。”郑氏也笑。

“二嫂三嫂尽管吃。”萧菁菁轻轻笑,叶蓁承认自己是个吃货,一遇到好吃的,就停不下来,也顾不上别的,也没有心思听菁姐姐说话了。

吃完,回味起来仍无穷。

“看来,下次还要再来。”柳氏道,郑氏点头。

萧菁菁也觉得很好,叶蓁笑:“等我和菁姐姐的店开张,请二位婶婶再来吃,如何?”

“开店?”郑氏和柳氏看了下四弟妹,好奇起来,四弟妹和蓁姐儿要开店,什么店?她们约好就是为了开店?

“蓁妹妹想开成衣店。”萧菁菁开口。

叶蓁说起来。

郑氏柳氏更好奇了,她们名下也有铺子。

威远侯府,周安回了府,下了马车,摇着手上的折扇,门房看到二公子回来,侯爷前脚刚回府,脸色不好。

周安本来要回院子。

“二公子。”父亲身边的管家赶了过来。

“什么事?”周安今日见到了萧菁菁,心情还算不错,小厮站在一边,不知道侯爷找二公子有什么事。

“侯爷让二公子过去有事和二公子说。”管家开口。

“父亲有什么事?”周安漫不经心,没有动,手上的折扇收了起来,小厮也想知道。

“二公子还是去侯爷的书房吧,侯爷在书房等二公子,宫里有新的消息,二公子一直没有回府,侯爷很不高兴,二公子再迟一点回来,侯爷就要派人出去找你了。”

管家抬头看了二公子一眼。

小厮担心起来。

“既然父亲要见我,就去看看吧。”那个蠢得不行的三公主又做了什么?宫里有新消息,要是不能娶三公主那个蠢货,倒是好事,周安摇起折扇,往父亲的书房走去。

管家站起身跟上,小厮也跟在后面。

威远侯书房。

威远侯周远白面斯文,蓄了美须,和周安长得有七分像,他坐着,想到圣上召见他,说的,他知道圣上是什么意思,三公主是别想了,二公主大公主都可以。

他不知道为什么圣上又改了主意,之前圣上的意思是让安哥儿尚三公主。

打听了一下应该与三公主有关。

三公主一向得宠,似乎喜欢纪太傅。

三公主虽然得宠,娇横任性也是出了名的,倒是大公主二公主不错,性子贞静,只是大公主二公主并不受宠。

算是可有可无。

安哥儿娶了也没有多大的好处,不过现在三公主尚不到,只能在大公主和二公主中选一个。

他知道安哥儿也不喜欢三公主。

只是原本他原本想着,让安哥儿到时多纳几个通房就是,安哥儿是老二不能承爵,要是尚了三公主。

也算是驸马,安哥儿的性子也做不了什么,当个驸马也不错。

二公主大公主再怎么也是公主。

要是安哥儿能喜欢也好。

不喜欢也可以纳通房。

圣上那里,说不定因为三公主,会赐安哥儿一个爵位。

“侯爷,二公子来了。”门外侍卫进来。

“让他进来。”威远侯开口。

这小子又不知道出府去哪里了,威远侯想到二儿子就一阵头疼。

“爹找我有什么事。”周安是摇着折扇进来的,管家没有进去,小厮也守在门口。

“你。”

威远侯脸都青了,想了想,把圣上的意思说了。

“那不是更好,儿子就不想尚什么公主,三公主那个蠢货儿子才不想娶,大公主二公主也一样。”周安吊儿郎当的。

“混帐!”

威远侯气到了,笔墨纸砚被他丢了出去:“这哪里是你不想娶就不娶的!”

*

楚王府,二房。

萧柔柔娇柔的靠着二爷,脸上戴着帷帽,手上放着一张帕子,太医正在给她把着脉。

“夫人。”

片刻太医放下了手。

“太医夫人?”一边的婆子忙问。

萧柔柔也期待的等着。

“夫人并没有怀上,只是——”太医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