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丰神俊朗/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摇了摇头,看了看楚王府的二爷,没有说,圣上派他给楚王府人看病,楚王府的这位二爷请他来给这位二夫人把脉。

他记得这位夫人是从妾扶正的,并没有扶正多久。

上次他也以为是滑脉,有了喜。

婆子和丫鬟不相信,夫人怎么会没有怀上,她们看向太医。

听到没有怀上,萧柔柔脸色都变了,她摸着小腹,她明明有了身子,怎么可能没有怀上,她能感觉到,一定是哪里弄错了,一定是这个太医弄错了,他上次不是说她有了?她脸上再没有之前的娇羞柔媚。

楚王府的二爷赵昕丰神俊朗,面如美玉,身姿俊俏,举止风流,玉树临风握着身边柔儿的手,看着太医:“前些日子不是说有了?”

“前些日子把脉的时候夫人脉像很像滑脉,当时日子还浅不能确定,刚才再把,夫人的脉像却不再是滑脉,夫人多半是气血两亏,造成滑脉,并不是有喜,不过只要好好调养,把气血调养回来,很快就会有喜。”太医摸着胡子,沉吟道。

“气血两亏?”赵昕皱眉,侧头看了看旁边的柔儿。

萧柔柔眼晴红了,气血两亏?不可能,是这个太医没用,连她有喜也把不出来,她肯定是有了。

婆子和丫鬟也没有想到,夫人真的不是怀上了,是身体气血两亏,才显出滑脉?婆子以前倒是听说过有的夫人就是身体不好,吃了什么,显也滑脉,最后并没有怀上,还有的是怀上了鬼胎,幸好夫人不是。

她知道夫人有多在意肚子,二爷也是在意的,她看向夫人,就发现夫人不对。

萧柔柔拉了拉二爷的手

赵昕拍了拍她的手,没有说什么:“很严重?”

萧柔柔想开口,二爷。

“夫人并不严重,食补调养就会好,一会在下会开几道方子,按着上面的来要不了多久就会补好气血。”太医也看向一边的夫人。

“那就好,请太医留下方子,好好调养之后再说。”

赵昕看了眼,对着太医道。

“夫人应该是气血不足,后来没有重视,渐渐严重。”太医又说了一声,赵昕听明白了吩咐一边的小厮“麻烦太医了,送太医出去。”

“请太医再替我把一次脉,我不信。”萧柔柔开了口。

赵昕看了柔儿一眼。

“二爷我想再——”萧柔柔对上二爷的目光,丫鬟婆子也上前,扶住夫人,二爷一向宠夫人,小厮停下步子,太医闻言看向走过来的夫人:“夫人,再把也是一样的结果。”

萧柔柔脸色又一变,后退一步:“为什么我能感觉到,还会干呕,难受,嗜酸,反胃,这不是怀上是?”

赵昕也听着,看着,上前,扶住她。

婆子丫鬟扶着夫人另一边,她们知道夫人这几日在干呕,月事也没有来,就和怀上时一样。

“夫人,你以为是怀上了,心中想得太多,难免会有这些变化,二爷夫人要是不信,可以另找大夫。”太医不喜欢和后院的女人打交道,他又向二爷。

因为想得多,所以才有那样的变化?萧柔柔像是受到了打击,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婆子和丫鬟明白夫人接受扶紧夫人。

“送太医下去。”赵昕没有先安慰,再次道。

“是,二爷。”小厮上前,送了太医出去。

太医走后,赵昕收回目光。

“二爷。”

萧柔柔看着出去的太医,她想要叫住那个太医,再把一次脉,一定是弄错了,一想要让二爷再请太医,她不信她没有身子。

婆子和丫鬟见状想要说什么。

“二爷,太医是不是把脉把错了,不可能没有怀上,我自己的身体还不知道,二爷,我们再找个太医来看看好不好,上次他说我怀上的,这次又说不是,我和二爷的儿子怎么说没就没了,我不甘心,二爷你摸一摸,我感觉到我们儿子。”

萧柔柔不依,拉着二爷的手,撒着娇。

“夫人。”婆子和丫鬟有些担心夫人,太医怎么可能弄错,太医都说得很清楚了,只可能是夫人想多了。

赵昕脸上看不出什么,转过她的身体,揭下她脸上的帷帽,眼中带着温柔,一边拉着她的手:“柔儿,我也不好受,但太医既然这样说,不会有错,太医是圣上派来的,医术高明,再找,只能在外面找大夫,外面的大夫怎么比得上太医,柔儿还要找吗。”

“可是二爷。”萧柔柔还想说什么,眼晴越来越红,哭了。

赵昕拉着柔儿的手,伸出另一只手:“好了,柔儿不难过,不哭。”

替她擦了一下眼泪,擦得差不多了,把手帕放到一边,萧柔柔眼中流出眼泪,红红的,望着二爷。

“柔儿听话,我们会有儿子的。”赵昕说,挥手让婆子丫鬟下去,亲了亲面前的柔儿。

丫鬟婆子小心的看了二爷和夫人,担心的退下去,想到二爷对夫人的宠爱,又放下心,不管夫人做什么,二爷都不会在意。

倒是夫人,看着夫人难过,二爷也会难过。

“我怕二爷会失望难过,二爷那么期盼。”萧柔柔看也不看丫鬟婆子,伤心难过的,泪眼朦胧的看着二爷,怕二爷会失望。

“没事,身体养好了,会有的。”赵昕又道,继续替她擦着眼泪。

“二爷我身体气血亏损。”萧柔柔还在流着泪。

“爷不在意,柔儿,只要你在爷身边就好。”赵昕抱着她,在她的脸上亲了亲,安慰的说。

“二爷,一定哪里错了,太医也可能弄错。”

萧柔柔心里好受了许多,二爷心中只有她,就算没有儿子还是宠着她,她擦了一下眼泪,抬头,只是心里还是不甘,抓着二爷的手,紧紧的望着二爷,抓着二爷,一只手摸着肚子,她不愿相信自己没有怀上。

是自己想出来的。

“柔儿你要是想再找大夫诊脉,爷就让人去找一个进府,我的好柔儿?”赵昕是相信太医所言的,他知道柔儿不信,拍了拍她。

柔儿就像太医说的想得太多。

想到这个柔儿的身份,他眸中闪了闪,叫了人进来。

“好,二爷,我要再诊一次脉,不然我不信。”萧柔柔咬牙,拉过二爷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二爷,你能感觉到吗,我能。”

“爷就让人去。”

赵昕道,手摸了摸,什么也没有感觉到,更没有摸出来,不过,他不想再说什么,找个大夫进府再看看就知道了。

萧柔柔红着眼,点头。

“二爷。”婆子从外面进来。

“再去请个大夫来,要不请两个吧,请两个德高望重的大夫进府,给夫人再把一下脉。”赵昕道。

婆子行了一礼,抬头,看了看二爷和夫人,又低头:“是,二爷。”

“去吧。”

赵昕挥手。

婆子退了下去,萧柔柔还是摸着小腹:“二爷。”

“要不了多久,就知道了,不过爷先和你说,好了,我的好柔儿,不要哭了,擦干净眼泪,想让爷心疼?”

赵昕摸了摸柔儿的脸,低声在她耳边说。

手也仍然放在她的小腹上。

“二爷,我不哭了,我只是想为二爷生个儿子。”萧柔柔昂着头,没有再

“爷知道。”赵昕声音越来越轻柔。

萧柔柔心中满足,柔情蜜意,想到娘的话,还有萧菁菁,二爷对她才是真的好,比纪四爷好多了。

“二爷你真好,我还以为二爷会生气,不高兴。”

“怎么可能,你是我的柔儿。”赵昕笑着说:“不过,答应我,柔儿,要是有了,就好好养着,给爷生个大胖儿子,要是没有,也不要伤心,身体最重要,要是有哪里不好,就养,养好了,再给爷生个儿子!”

赵昕又亲了亲她。

“嗯。”

萧柔柔脸红了,娇羞不已,娇柔无限。

让赵昕眼神变深,萧柔柔看出二爷想要她,可是她怀了他们的孩子,不能,她不由推了推二爷,怕二爷真的:“二爷,我们的孩子。”

“好,先放过我的小柔儿,等大夫来,要是没有,让爷好好尝尝,这么多天可是想死爷了。”赵昕意味深长的。

萧柔柔脸更红,这些天她怕有了身子,都没有和二爷亲热,不敢,心中怕二爷去找别人,娘说不用怕,二爷心中有她,身边的丫鬟婆子也这样说,果然,二爷没有,每天不知道忙什么,很晚才回府,依然陪着她睡,告诉她只要她一个,二爷是真的喜欢她。

纪四爷能吗?等到萧菁菁有了身子的时候,说不定会多几个妾和通房。

她是希望萧菁菁怀不上的,没有过多久,婆子回来了,带着两个大夫,行了一礼,萧柔柔靠着二爷。

赵昕让婆子把两个大夫带进来。

婆子出去后,萧柔柔取过放在一边的帷帽戴上,赵昕发现了:“不戴也可以。”

“我只想二爷看到我的脸。”萧柔柔柔媚的笑道,太医给她把脉的时候,她也主动戴上帷帽,也是不想有人认出她是谁。

“我的脸只有二爷能看。”

“真是我的柔儿。”

赵昕也高兴,没有哪个男人听到自己的女人这样说会不高兴的,完全满足了他们的大男人主义。

“二爷喜欢就好。”萧柔柔还是柔媚的。

赵昕眼中多了什么。

“二爷,夫人,大夫来了。”婆子走进来,行了一礼,身后跟着两个大夫,两个大夫进来后,行了一礼,知道要为贵人诊脉。

婆子抬起头来,就看到夫人走到一边坐下,二爷看过来,她忙上前,给夫人的手腕搭上手帕。

“你们一个一个诊脉吧。”

赵昕道,对两个低着头,不敢抬头的大夫道。

两个大夫年纪都不算太大,都是京城有名的大夫,听到贵人的话,又行了一礼,左边的一个先上前,为萧柔柔把了脉。

接着又换另一个,等把完了脉,萧柔柔手紧握着,很紧张,婆子感觉到夫人的紧张,她也紧张。

赵昕倒是看不出来:“来的时候你们应该就知道是为什么,夫人的脉像?”

婆子来的路上已经告诉了两个大夫。

两个大夫也知道,他们对视一眼,沉吟着,不敢随意冒然说话,这些贵人的事不是他们这样的草民能得罪的,怕失口得罪了贵人,两人都不敢开口。

萧柔柔心中着急,手不由自主放在小腹上。

赵昕拍了一下她的手,让她不要急,看向两个大夫:“还没有诊出来?”

“夫人,身体有些气血亏损,需要调养一些日子。”过了一会,还是左边的大夫咬了咬牙,先开口,接着右边的大夫也道:“夫人的脉像并不是滑脉。”

“不可能!”

萧柔柔站了起来,还是不信。

“夫人。”婆子连忙扶住夫人,想要劝什么。

赵昕:“柔儿忘了爷和你说过的话,我们早晚会有的。”萧柔柔听到二爷的话,想哭,赵昕看着她,让婆子送两个大夫下去。

既然诊脉的结果是一样的,两个大夫没有留的必要,直接送走,还是照着太医的方子,等空了他还要和太医说一说。

婆子行了一礼,送了两个大夫出去,两个大夫心里松了口气,退了下去。

婆子送走了两个大夫,不敢进去。

不知道二爷能不能哄好夫人。

屋子里,萧柔柔直接扑到了二爷的怀里,哭了起来,赵昕摸着她的头发,神色温柔,眼神想着什么。

“二爷,我,我。”萧柔柔还是不想相信。

“你还有我,柔儿。”

赵昕是想有个孩子的,只是。

他又摸了摸柔的秀发。

“二爷怎么会没有呢,明明有的,我都告诉了娘还有父王,还告诉了——”萧柔柔想到自己都告诉了娘还有父王,自己却没有怀上,丢脸死了。

“没事。”赵昕安慰着。

萧柔柔亲上赵昕的嘴,赵昕也没有动,压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昕安慰好了柔儿,出了门,神情冷淡。

“二爷。”婆子行礼。

“服侍夫人沐浴。”赵昕说。

婆子低下头。

赵昕离开。

屋里,萧柔柔不信自己怀不上,她要养好身体,为二爷生个儿子。

*

萧菁菁坐在回府的马车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