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咬牙切齿恨/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跪在下面的婆子丫鬟见状,想要开口,纪老夫人冷眼扫过,没有人敢说话。

“祖母。”纪馨不知道祖母要做什么,害怕起来。

纪老夫人知道老大媳妇肯定是先前就知道什么,才会提议把馨姐儿的亲事定下来,不然,老大媳妇还没有听信馨姐的话。

“老夫人。”

一个婆子进来,行了一礼,抬起头。

“起来,多叫几个人进来,把馨姐儿关起来。”

纪老夫人开口,示意她,指着馨姐儿,让她再出去叫人。

“祖母,我!”纪馨没想到祖母会让人把她关起来,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也抬头。

纪老夫人冷眼又看过去。

没有人敢动。

“是,老夫人。”婆子是不会多问的,退了出去,很快,几个婆子进来,行了一礼,走到馨姑娘面前拦住想往老夫人冲的馨姑娘,她们不管老夫人为什么要把馨姑娘关起来。

“不要,祖母,我。”纪馨挣扎起来。

*

竹园,香草从外面进来,萧菁菁知道了纪馨不知道做了什么被关起来的事。

“郡主。”香草开口。

“去打听一下,是怎么回事。”萧菁菁让她去打听一下。

“是,郡主,奴婢马上就去。”香草行了一礼,大概知道郡主想知道什么,她退了出去,萧菁菁继续想着该怎么设计成衣。

梅兰守在门口。

菱木花窗外面,阳光照进来,已经有些晚了,不知道表嫂生了没有,萧菁菁一边想着一边抬头,用笔在宣纸上画了画,不知道多久。

萧菁菁只画了一大半,放下笔,没有再画,明日再画吧,今日她担心着表嫂生产的事,让梅兰打了一盆水来,在梅兰的服侍下净了手。

“郡主。”一个声音响起。

“进来。”

萧菁菁看向门口,是香草走了进来,萧菁菁知道应该是打听到了什么,让梅兰把水端下去,她坐了下来。

“郡主,奴婢打听到了。”梅兰下去后,香草走到郡主面前。

萧菁菁:“打听到了什么。”

“郡主,好像是大夫人还有老夫人大老爷想给馨姑娘定一门亲事,馨姑娘不愿意,闹到了老夫人那里。”

香草小声的道。

“哦?不愿定亲?想嫁给谁?”萧菁菁没想到纪馨不想定亲,闹了起来,前世她不知道有没有发生这样的事,只知道纪馨嫁的人并不是好的,总是爱找顾瑶。

“是,郡主,其它的奴婢没有没有打听到。”香草开口。

萧菁菁知道有些事没有传出来是打听不到的,她不知道纪馨到底为什么不定亲,是想嫁给谁?

“你下去吧,有消息再报上来。”她没有再问。

“是,郡主。”香草退了下去:“奴婢打听到了再报给郡主。”

突然外面又在喧哗声,萧菁菁让人出去问了问,梅兰出去问了,片刻回来。

“怎么了?”萧菁菁问。

“郡主。”梅兰脸色不好。

“说。”萧菁菁直接道,梅兰把外面发生的告诉了郡主,是老夫人很久前赐的几个丫鬟,想要求见夫人。

这不是第一次了。

“我知道了。”萧菁菁表示知道,她也不是第一次听到,她会和四爷说,之前一直忘了。

“郡主,和四爷说说吧,老是闹。”梅兰忍不住开口。

萧菁菁笑了起来:“下去吧,我知道。”

晚上和四爷说紫嫣几人的事的时候再说吧。

天色渐渐晚了,萧菁菁不知道嬷嬷是在回来的路上还是表嫂还没有生产,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香草过来。

“郡主,赵嬷嬷,紫嫣姐姐秋雨姐姐回来了。”

“嬷嬷回来了?”

萧菁菁看向门口,没有多久,在香草的身后她看到了嬷嬷还有紫嫣秋雨,她站起来,赵嬷嬷和守在门口的梅兰说了什么,进来,笑了起来:“郡主,等久了吧,老奴回来了。”

“嬷嬷。”萧菁菁开口,想问

“郡主,很顺利,是小公子。”赵嬷嬷笑着,紫嫣秋雨也点头。

萧菁菁知道表嫂应该是平安生产了,还给她生了一个小侄儿,不知道是不是前世的侄儿,她不由的。

“胖吗,白吗?”

赵嬷嬷就知道郡主想知道,早就知道,笑容满面:“郡主,少夫人这一胎生得还算顺利,就是最后有点惊险,好在请了太医,还有郡主准备的老山参,切了片,让少夫人含着,少夫人出血并不是太多,太医扎了几针,就止了血,也好了,小公子又白又胖,身体一看就壮实,惹人疼得很,很像少夫人,老夫人高兴极了,喜气洋洋,说要不是郡主的老山参,少夫人还不会这么快好,让老奴赶紧回来告诉郡主。”

“紫嫣秋雨两个也帮了忙,老山参还是她们切的。”接着赵嬷嬷又看向紫嫣秋雨。

“奴婢见了小公子,很可爱,奴婢走时,少夫人脸色也红润了,睡了。”紫嫣秋雨跟着道。

“这两个丫头现在倒是谦虚不。”赵嬷嬷再次道。

香草梅兰也听到了。

“表嫂没事就好。”

萧菁菁开口。

“少夫人只是盆骨有些窄,才会难产,下一胎就不会,头胎一般难。”赵嬷嬷也道。

香草梅兰带着好奇。

“嗯。”这些萧菁菁也是知道的:“侄儿取名字了吗。”

“还没有,表公子还在翻着书呢,郡主让人做的那些小衣裳,少夫人很是喜欢,让人给小公子穿上了,说是取好了名字,派人过来告诉郡主。”

赵嬷嬷没想到表公子竟然一直没有确定取哪个名字,老夫人笑着说让表公子慢慢翻,不急不急,第一次当爹都是这样。

“表哥也是在意。”只有太在意,才会如此,萧菁菁想到表哥为了取名字翻书的样子,不由一笑。

“对,表公子一向稳重,没想到也会——。”赵嬷嬷点头笑。

“嬷嬷你们跑了一趟,应该累了,先下去休息,沐浴更衣,洗去身上的尘土,吃点东西,之后再说别的。”萧菁菁看出嬷嬷紫嫣秋雨都累了,让香草梅兰进来,吩咐她们。

“好,郡主,老奴就先下去了。”赵嬷嬷没有多说,紫嫣秋雨也行了一礼。

萧菁菁看着嬷嬷几人下去。

香草不久走了回来。

萧菁菁记得前世侄儿叫勋哥儿,她坐了下来,不知道这个侄儿会叫什么,天一点点黑了下来,四爷回来了,她知道四爷去了宜园一趟。

夜里,躺在床上,她望着四爷:“四爷。”

“有事要说。”纪尧就着一边的烛火,看着手上的书,感觉到小姑娘的目光,他侧过头来,放下书,看着她,替她理了理秀发。

“四爷,你去了娘那里?”萧菁菁双手撑着脸,望着四爷,拉住四爷的手。

“嗯。”纪尧点头,没有多说。

“是不是有什么事?”萧菁菁又问。

“馨姐儿不想定亲,想嫁给秦王,之前应该和大嫂说过,大嫂瞒了娘,想马上定下来,怕馨姐儿做出什么,大嫂还算分得清轻重,馨姐儿不知道怎么知道了,闹了起来,娘想把馨姐儿关起来,关到出嫁,谁也不能见,关到一处庄子上,让人看守着,到时候嫁得远远的。”馨姐儿太过不像话,纪尧觉得菁儿是他的妻,也该知道,想到菁儿和馨姐儿的事还有菁儿的前世,还是说了。

他拍了拍面前的小姑娘,娘找他也不是为了什么,就是问一问,小姑娘多半是知道了,才会问起来。

“四爷,你是说秦王?”萧菁菁从来不知道纪馨想嫁的人是秦王,前世也是还是只是今世?四爷都告诉她了,前世纪馨没有远嫁,这次却远嫁,改变了很多。

“还有远嫁?”

“嗯,娘生了气,秦王哪里是想嫁就能嫁的,馨姐儿不能留了,原本娘想把她嫁在京城,有事也好有个照应,娘这次下定决心,要把馨姐儿远嫁,你不要在娘面前提,事情算是过去了,已经定下。”

纪尧一开没有提,是不想小姑娘多想

“四爷,我知道了。”萧菁菁撑着脸,纪馨想嫁秦王是不可能,竟然蠢得闹了起来,会被关起来并不奇怪。

至于崔氏,只要没有完全糊涂就知道怎么做。

“菁儿还有什么想说的。”纪尧点了一下她的鼻子。

“四爷,表嫂生了,给我生了一下大胖的侄儿。”萧菁菁想到侄儿,开口道:“听嬷嬷说,又白又胖很可爱。”

“哦?”纪尧倒是不知道,他是知道吴府大少夫人有身子,不知道今日发动:“菁儿没去看?”

“没有,四爷,凌晨发动的,我有一个侄儿了,四爷。”萧菁菁像小姑娘一样。

纪尧难得看她如此,笑着摇了一下头:“好,我的菁儿有侄儿了,这么想要侄儿,这么喜欢?”

“四爷,不行吗,不知道表哥会给侄儿取个什么名字,我让嬷嬷把我做的小衣裳送去了,嬷嬷说幸好我送去了老山参,表嫂难产了。”

萧菁菁又道,把嬷嬷说的说了出来。

“我的菁儿真是厉害。”

纪尧还是笑,低头亲了小姑娘一下:“要是喜欢,我们还是自己生一个,不是更可爱,小姑娘。”

“四爷。”

萧菁菁脸红了,推了一下四爷,四爷又说这样的话,而且她被四爷夸得不好意思。

“生不生?”纪尧又低声问。

“嗯。”萧菁菁快速点了一个头,拉着四爷的手,看着四爷:“过些日要是可以,我想去看看侄儿。”

“好,要爷陪你去吗?”纪尧还是笑。

“四爷有空?”萧菁菁欣喜起来,她想四爷陪她去的,她想去看看侄儿,只是侄儿还太小,不能见风。

“想要我陪着?过些日子应该有空,要是有空,我就陪菁儿去。”纪尧也不知道到时会不会有其它的事,要是没事,他也想陪菁儿出门走一走。

“好。”

萧菁菁重重点头,欢喜不已。

纪尧摸着她的脸,轻笑,想亲她,萧菁菁想到嬷嬷说的话,她昂着头:“四爷,我有事和你说。”

“什么?”纪尧不知道还有什么事,他想和菁儿好好——

萧菁菁推了推四爷,动了动,还是望着四爷:“四爷,你身边有没有合适的人,紫嫣秋雨年纪大了,嬷嬷问了她们,她们愿意成亲,我想给她们配人。”

“合适的人,你身边的那两个大丫鬟?”

纪尧闻言问。

萧菁菁点头:“有吗,四爷。”

“当然有。”

小姑娘问,怎么会没有,纪尧想了想,小姑娘身边的两个大丫鬟,倒是不错,也算忠心,他身边也有不错,不过她们要是配了人,只有两个丫鬟,够吗?

“谁,四爷说来听听。”萧菁菁想给紫嫣秋雨配两个好的。

“我身边的侍卫不少都没有成亲,还有两个小厮也没有定亲,都可以。”纪尧觉得身边的人都可以:“要是配了人,你身边服侍的人够吗?”

“还有香草和梅兰,她们跟着我也有一段时间了,在紫嫣秋雨成亲前挑几个小丫鬟,让她们调教一下,等紫嫣秋雨成亲后也能得用了。”萧菁菁道:“紫嫣秋雨想成亲后还是回来服侍我。”

“忠心可嘉。”

纪尧喜欢忠心的,他想起听书和司琴两个丫鬟:“我不是把听书和司琴给了你吗。”

“四爷,听书和司琴和紫嫣秋雨差不多大了。”

萧菁菁再次道。

“菁儿想?”纪尧听出了什么。

“四爷,要不要也给司琴和听书配人?等小丫鬟能用了,我身边的香草和梅兰大了也要配人。”萧菁菁只是随口一问。

“嗯,你不说,我快忘了,到时候挑两个好,配给她们就是,主要是你身边的人。”纪尧道,点了她一下。

萧菁菁记得前世她也是要给听书司琴配人,四爷一直看着她,像是要知道她想做什么,这世却说不重要。

“四爷不担心我?”

“担心什么?”

纪尧轻笑出声:“我只担心,你身边的丫鬟都配了人,没有服侍的人。”

“四爷。”萧菁菁抱着四爷的手。

“抱得那么紧做什么,紫嫣秋雨是吧,我明日问下身边的人,有没有愿意的,她们是想配给侍卫还是小厮?”纪尧不知道菁儿抱他那么紧做什么。

“我明天也问问,四爷也一起问,之前我问她们,她们说听我的,没有看中的。”萧菁菁说。

“好。”

纪尧说了一个好字:“应该没有事了。”

“四爷想做什么?”

萧菁菁脸红了起来。

“想你。”

纪尧俯身,亲了亲她。

萧菁菁:“四爷不是要看书册吗,不看了吗?”

“不看,看菁儿。”纪尧低低的。

“四爷。”萧菁菁心跳加快,突然她又想到一件事,还没有说,忙按住四爷:“四爷,还有几个人。”

“什么人?菁儿。”纪尧挑眉,这丫头不会是想要?

“四爷,就是娘给你的几个丫鬟,你一直放着,想来见我,不是一次了,我一直想和四爷说,一直忘了,四爷看怎么安置。”

萧菁菁咬了咬牙,望向四爷。

纪尧这才想起来:“菁儿想怎么做?”他倒是不知道那几个丫鬟会来见菁儿,会闹,要是知道早处理了。

“也配人吧。”萧菁菁开口,反正这次要配人。

“好,听菁儿的,真是一个大醋缸,到时候随便配几个人就是,也不用麻烦。”纪尧笑得不行,亲了亲怀里的小姑娘,萧菁菁很想说四爷难道不喜欢?她心中很高兴,第二日起来,四爷走了,萧菁菁收掇好后,看到紫嫣秋雨让她们留下来,赵嬷嬷让香草梅兰下去,也留了下来,知道郡主应该是问了四爷了。

梅兰香草好奇的退下去。

“郡主?”

赵嬷嬷看着郡主,没有说完。

萧菁菁点头,还是看着紫嫣秋雨,紫嫣秋雨脸微红起来。

“四爷怎么说?”赵嬷嬷大概知道四爷说了什么,也看向紫嫣秋雨,笑起来,紫嫣秋雨脸更红:“赵嬷嬷,郡主。”

“四爷说他身边的侍卫还有两个小厮都没有定亲,都可以。”萧菁菁过了一会开口,慢慢的。

“那郡主?”

赵嬷嬷连忙问,四爷既然这么说,就是同意了,四爷身边可是有不少好的。

紫嫣秋雨也带着期待。

“四爷让我也问紫嫣秋雨是想嫁给侍卫还是小厮。”萧菁菁看到了紫嫣秋雨眼中的期待,没有辜负她们的期待道,注视着她,她打算和听书司琴也说一声,她昨晚只是随口问,没想到四爷说到时随便配人就是,她想问一问听书和司琴,要是她们不愿意,就算了,她会和四爷说,不会再像上一世一样。

“紫嫣秋雨你们说吧。”萧菁菁再次道。

“郡主,我们。”紫嫣秋雨红着脸想说什么,对视一眼,说不出来,跪了下来:“一切但凭郡主做主。”

“郡主,紫嫣秋雨想的是能服侍郡主,要不等四爷问过,再问一问?”赵嬷嬷提出意见,这样是最好的。

“嗯。”萧菁菁同意了。

“还不快谢过郡主。”赵嬷嬷马上对紫嫣秋雨道。

紫嫣秋雨抬起头来红着一张脸:“奴婢谢郡主。”

“看看都红了脸。”赵嬷嬷笑看着她们。

紫嫣秋雨脸更加红。

“你们起来吧。”萧菁菁让她们起来。

“是,郡主。”紫嫣秋雨红着脸站起来。

赵嬷嬷在一边看了:“红脸做什么,可是好事,你们之后好好给郡主调教几个丫鬟出来,人我选出来了,你们好好调教好也算对得起郡主,等你们成亲了,郡主身边才有人服侍。”紫嫣秋雨再回来服侍,就是妇人了,就不能再做丫鬟做的,要有新的丫鬟补上,她这些天已经挑出几个丫鬟。

“奴婢一定会好好调教。”紫嫣秋雨都一起道,同时也有不舍。

不过她们知道成了亲她们也可以继续服侍郡主,郡主成亲了,她们成了亲可以更好的服侍郡主。

“好在还有香草和梅兰撑着,香草和梅兰也算服侍得不错,你们不必太急,慢慢来。”赵嬷嬷又道:“等以后,香草和梅兰也会和你们一样。”

紫嫣秋雨没有说话还是红着脸。

萧菁菁:“嬷嬷,婆婆送来的那几个丫鬟,四爷说一并配人,随便配就是。”嬷嬷关心的她知道。

“敢情好,四爷对郡主很好,郡主,不知道听书和司琴配人的事,四爷?”赵嬷嬷倒是知道那几个丫鬟来见郡主的事,处理了就好,先前忘了和郡主提,好在郡主记着,四爷说了就行,又想到听书和司琴,直接问,紫嫣秋雨也想知道。

“四爷说我不提倒是忘了,到时配个人就是。”萧菁菁把四爷的话说出来。

紫嫣秋雨又对视眼,她们有郡主,不像听书和司琴。

赵嬷嬷格外高兴:“这就好,这是最好的,老奴没想到四爷会这样说,四爷的意思就是不管,让郡主挑人配了就是,郡主你看?”

“嬷嬷。”

萧菁菁听出了嬷嬷的意思,是希望她随意挑人把听书司琴配了就了,前世嬷嬷也是这样,她也这样做了。

嬷嬷更是提出发卖出去,找个借口,打死什么的,她没有那样做。

“郡主不用顾忌什么,听书和司琴年纪大了,留在后院也不好,又不是刚成亲的时候,郡主和四爷也成亲一段日子,外面也不会有人嚼舌根,要知道随便配人是四爷说的,怪不到郡主身上,我看庄子上就挺好,把她们两个配到庄子上。”

就算有人乱说,也没有多少,赵嬷嬷心中想着。

“嬷嬷,我不准备这样做,我想问一下听书和司琴。”萧菁菁把想法说出来。

紫嫣秋雨没有太多想法。

赵嬷嬷觉得郡主又心软了,这可不行,那两个丫鬟谁知道:“郡主,见她们做什么,有什么好问的,还是——”

“嬷嬷,我想问下再说。”

萧菁菁坚持,没有等嬷嬷说完。

赵嬷嬷还是不赞同,两个丫鬟而已,发卖了也不会有人说什么,配去庄子上,连问也不会有人问起。

郡主在意什么,四爷都发了话了。

不过想到郡主的性子,加上她从来都不会反对郡主的话,还是点了头,要是那两个丫鬟胆敢有过份的要求,看她不——

紫嫣秋雨隐隐知道嬷嬷的担心,还有郡主的想法。

“好吧,郡主,嬷嬷什么也不说了,郡主要见就见。”

“嬷嬷,我不想和四爷之间生出什么,听书司琴是四爷给的,这些日子,一直还算安份,嬷嬷也看到了不是吗,不过是问一句,看看她们怎么说。”萧菁菁又说。

“好,嬷嬷听你的。”

赵嬷嬷又道:“郡主是现在见,我去叫她们进来。”

“好。”萧菁菁颔首。

赵嬷嬷想想这些日,听书司琴还算安份,四爷又说了随便配个人就是,她倒是不必担心。

问一问也好。

别让郡主和四爷之间为两个丫鬟起了什么。

两个丫鬟而已,还能翻了天不成。

赵嬷嬷退了出去,紫嫣秋雨不知道说什么,萧菁菁看向她们:“四爷身边的两个小厮以后肯定会被四爷重用,而四爷身边的侍卫你们要是嫁过去,不算是奴婢了,你们也想一想,再和我说。”

“郡主,我们只想嫁了人后也能侍侯郡主。”紫嫣秋雨还是这句话。

萧菁菁也不再开口。

“郡主。”赵嬷嬷很快走了进来,看向身后,听书司琴跟在后面。

萧菁菁应了声,赵嬷嬷对着听书和司琴:“郡主有话问你们。”听书和司琴低着头,行了一礼,才敢抬起头来。

“夫人,不知道夫人有什么要问奴婢。”她们不知道夫人有什么事。

赵嬷嬷走到郡主身边,和紫嫣秋雨站在一起,一起看着。

“你们起来吧。”萧菁菁让她们起来,听书司琴站了起来,还是很恭敬。

“夫人。”

听书司琴看向夫人,心中猜测着,是不是哪里没有做好,夫人为什么要见她们,问她们,还是?她们有些担心,主要是怕夫人会怀疑什么。

“是这样的,四爷说要给你们配人,你们想配什么样的,说一下,我好和四爷说。”萧菁菁淡淡的开口。

“夫人!”听书司琴两个不敢相信,四爷要给她们配人,怎么会,四爷!

赵嬷嬷心中冷哼,这两个丫鬟还敢说没有别的心思,紫嫣秋雨这些天也和听书司琴接触过。

“怎么?”

萧菁菁神色平静。

“夫人。”听书司琴知道她们失礼了,她们想到很多,再次低下头,四爷真的要给她们配人,还是夫人的意思?她们不停的想着,想了想,她们又抬起头,望着夫人:“真的是四爷的意思吗,夫人?”

“不相信还是你们觉得是我的意思?”

萧菁菁漫不经心:“你们觉得我为什么要给你们配人?”

“夫人是因为。”

是因为什么听书司琴不敢说,她们也不敢肯定,怕真的是四爷,那她们说了,四爷不会高兴。

“因为什么?”

萧菁菁问。

“奴婢,一切听夫人和四爷的。”听书司琴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赵嬷嬷在心中冷哼一声,这还差不多,紫嫣秋雨相视一眼。

“你们抬起头来吧,你们是四爷给我的人,是四爷身边的,也服侍四爷不短,该知道四爷,我也没有必要把你们配人,你们并没有做什么。”萧菁菁淡淡的。

听书司琴猛的抬头,脸一白,她们是没有做什么,可是,她们听出了夫人话中的毫不在意,夫人并没有在意她们,所以。

真的是这样?她们不想信,心中失落。

像夫人说的,夫人从来没有在意过,是四爷提出的?

萧菁菁看着她们的表情:“我身边的两个丫鬟也要配人,四爷说你们年纪也不小,也一并配了,人选还没有定,你们要是实在不愿意,我会和四爷说,要是愿意,就说说你们喜欢配小厮还是侍卫。”

听书司琴听到这里,不信也信了,真的是四爷要她们配人。

只不过夫人先提了,并不是提她们,是紫嫣和秋雨?她们看向紫嫣秋雨。

赵嬷嬷有点不满,只是当着郡主的面,不好说。

萧菁菁没有开口。

“夫人,奴婢愿意,一切四爷作主,奴婢想留在府里,不想出府。”听书司琴没太久,低下头,行了一礼。

“那好,我会和四爷说,你们下去吧。”萧菁菁挥手。

“是,夫人。”听书司琴退下去。

到了门外,司琴看向听书:“听书你说?”听书觉得夫人没有必要骗她们,她们不过两个丫鬟,四爷有多宠夫人,她们是知道的。

“我不信,听书。”司琴白着脸。

“司琴,你。”听书想说什么。

“我要见四爷。”司琴想亲自问四爷,是不是和夫人说的一样。

“可是夫人说了,而且四爷宠着夫人,你就是去见不一定见得到。”还有别的听书没有说,司琴太固执了。

“我要试试。”司琴还是说。

听书想劝又不知道怎么劝。

“郡主,该好好教训她们一下。”里面,赵嬷嬷觉得听书和司琴竟敢质疑郡主。

紫嫣秋雨看向郡主。

“她们只是正常的想法,以为我会在意她们。”萧菁菁看着嬷嬷。

“郡主。”

赵嬷嬷觉得本来就该注意,郡主难道?

“好了,嬷嬷。”萧菁菁不想再说:“娘送来的几个丫鬟那里还要派人去说,是嬷嬷去还是?”

“老奴去,好好告诉她们,该嫁人了。”

赵嬷嬷开口。

“那就嬷嬷去。”

萧菁菁并不太在乎。

赵嬷嬷去了。

纪尧离开书房,问了身边的侍卫还有小厮:“夫人身边有两个丫鬟,秋雨还有紫嫣,你们看看,有没有看上的,求个亲,定下来。”

“四爷。”侍卫和小厮没有想到,望向四爷。

“怎么?”纪尧转着玉板指,看着他们。

“夫人身边的人当然是好的,小的愿意。”两个其中一个清秀的小厮忙道,另一个稳重的也是:“小的也愿意,不过更喜欢紫嫣。”

“好,你这小子。”纪尧点头,眼中满意,笑了,清秀的小厮也看向稳重的:“哥,我杂不知道呢。”

稳重的小厮没有说话。

纪尧目光扫过侍卫:“你们呢?”

几个侍卫也行了一礼:“属下也愿意。”

“好,还有几个丫鬟也到了年纪,到时候一并配人,少不了你们,也该成亲了。”纪尧开口:“不过要先问一下。”

他让人和娘说了声,府里的侍卫都到了年纪,有丫鬟到了年纪的,合适就一起配了。

“谢四爷。”侍卫抬头。

纪尧转着玉板指。

宜园

纪老夫人过后听了老四派来的人的话,知道老四媳妇身边的丫鬟年纪大了要配人,老四想给身边的侍卫还有小厮都配人。

她让张嬷嬷算一算,有哪些丫鬟到了年纪,到了就挑出来,到时候看看,能配得上就配,配不上,就另挑。

张嬷嬷行礼下去。

*

楚王府二房。

萧柔柔听到礼表哥当了爹,宁疏影那个女人生下了大表哥的儿子,咬牙切齿恨,陡的站了起来。

她派了人盯着,想派人害死宁疏影那个女人,一直没有办到,宁疏影那个女人为什么不死。

虽然她有二爷了,二爷疼她宠她,二爷不比礼表哥差,可是礼表哥在她心里的地位永远不会变,她最喜欢的还是礼表哥。

宁疏影那个女人凭什么能好好生下孩子。

怎么不难产死了?

怎么不血崩,娘不是说生孩子就像过鬼门关吗。

为什么宁疏影还活着?没有去死。

不是说难产了吗,礼表哥怎么能有儿子。

她气死了,气死了,她都还没有儿子,她的儿子,儿子,宁疏影凭什么为礼表哥生儿子,她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让人出去。

------题外话------

今天多起来了,明天会更多,一天一天的会日更一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