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一起管家/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夫人。”婆子和丫鬟抬头,感觉到夫人在生气。

“出去!”

萧柔柔现在谁也不想见,一见就生气,宁疏影那个女人该死!

“是,夫人。”丫鬟婆子退了下去。

萧柔柔还是消不了气,只有宁疏影那个女人死了她才能消气。

“夫人在里面?”

丫鬟婆子退到外面,刚要抬头,就听到二爷的声音,还有脚步声,抬头,二爷走过来,她们忙低下头行礼:“是,二爷。”

“发生了什么事?”赵昕看出了什么,停下步子,盯着她们,眼中闪过什么。

“夫人好像有些不高兴。”婆子丫鬟恭敬小心。

“夫人为什么不高兴?”赵昕漫不经心的又问,丫鬟婆子觉得二爷是关心夫人才问,她们:“夫人听说吴府少夫人生了小公子,就有些不高兴——夫人应该是想到之前以为有了喜!”

“嗯。”赵昕点了点头:“吴府少夫人生了一子,我知道了。”

婆子丫鬟低下头。

“下去吧。”

赵昕没有多问,让她们下去,他推开门走了进去,婆子丫鬟看着,二爷进去了,夫人不久就会高兴起来,她们退了下去。

萧柔柔还有来来回回走,想到礼表哥的好,眼中的爱慕忍不住,她是那么喜欢礼表哥,都是宁疏影抢走了她的礼表哥,要是没有宁疏影,礼表哥不会无情对她,听到门打开的声音,不是让她们出去吗?

“柔儿在做什么?”赵昕进来后,一眼看到柔儿。

“二爷。”萧柔柔听到二爷的声音,转过身来,看到二爷,不悦没有了,脸上多了惊喜,飞奔过去,没有礼表哥,她还有二爷,二爷也是爱她的。

只是没有礼表哥让她心里像是少了什么,永远也觉得不圆满,礼表哥要是也像二爷一样对她多好。

抱着二爷,她想得最多的还是礼表哥。

“二爷。”

“听说你不高兴?”赵昕低头凝着她的脸,像是要看出什么。

“二爷。”

萧柔柔抬头,娇羞不已,她可不想让二爷知道她喜欢礼表哥的事,那是以前的事,她喜欢礼表哥这一点,要是二爷知道了,在意怎么办,她不想失去二爷的好。

“为什么不高兴?”赵昕又问了一遍。

“二爷,表哥都有孩子了,表嫂给表哥生了一个小公子,我却还没有,二爷,我们的孩子没有了,我难过,伤心。”萧柔柔伤心难过的道,眼微红。

赵昕摸了一下她的脸:“原本是因为这,不是说了,以后会有的,柔儿。”语气心疼。

“我就是听到表哥有孩子了,替表哥高兴,又难过,二爷,我们的孩子没有了。”萧柔柔再次伤心的道。

“好了,不要多想,你要是想,我就陪你去看看。”赵听开口。

“不要。”

萧柔柔不愿意让礼表哥看到二爷,知道她嫁给二爷,也不想二爷看到礼表哥,忙道:“二爷,我们生一个好不好?”

“好。”

赵昕眼中又闪了闪,点头。

“二爷。”萧柔柔更是娇羞柔媚,环住二爷的脖子,亲了上去,赵昕也没有客气,亲了起来。

萧柔柔要证明自己也能生,表哥不选她是错的,宁疏影能做的她也能,她也要生一个儿子。

赵昕一下子抱起萧柔柔。

萧柔柔娇柔的叫二爷。

半晌后,赵昕叫了水,沐浴更衣,换了一身,出了门,到了外面,叫了人,面无表情的对着侍卫:“派人去查一下吴府大公子吴礼。”

“是,公子。”侍卫行了一礼。

萧柔柔并不知道这些,二爷又出去忙了,她在婆子丫鬟的服侍下沐浴更衣,摸着肚子,她会怀上二爷的孩子的。

脸上是娇柔妩媚,娘不肯她用外祖母的人,不然,早就弄死宁疏影那个女人了,她要去找外祖母。

*

吴府。

“哥儿睡着了老夫人。”周嬷嬷走进来,吴老夫人想到刚抱上的小曾孙就高兴:“睡着了?”

“嗯,老夫人。”周嬷嬷知道老夫人有多高兴,大少夫人生了小公子,整个府里都是喜气洋洋。

小公子可是很可爱,人见人爱。

“睡了就好,之前可是闹着,肯定是没有吃饱,这孩子小是小还是知道找亲娘,礼哥儿媳妇呢?”吴老夫人又道。

“少夫人也睡着了。”周嬷嬷道。

“好。”吴老夫人说了一个好字:“礼哥儿还没有想好名字?”

“还没有呢。”

周嬷嬷道。

“不知道要想个什么样的,别半年后才想出来,定下来就行。”吴老夫人失笑。

“肯定要好的才配得上哥儿。”周嬷嬷开口,吴老夫人点头。

“到时候取好了,和菁姐儿说一声,菁姐儿可是一直念着小侄儿。”吴老夫人想到菁姐儿:“昨日要不是菁姐儿,礼哥媳妇这一胎会更艰难。”

“老奴知道。”周嬷嬷道,要不是郡主送了老山参来,少夫人生产不会这样顺利。

“贺氏也不错,送了东西过来。”吴老夫人想到贺氏,不是忘本的。

周嬷嬷知道老夫人的意思。

“明日就是洗三,准备好。”吴老夫人现在最疼的就是刚出生的小曾孙。

周嬷嬷:“大夫人准备着。”

吴老夫人颔首。

吴府三房,王氏不知道有什么可高兴,洗三礼还要大办,礼哥儿不就是第一次当爹吗,霏姐儿不是儿子又如何,老爷又出去了。

一处偏僻的院子。

王姨娘听到了送饭的婆子的话,大少夫人生了一个小公子,她怔了怔,老爷不在了,大公子当了爹,她的女儿呢。

安郡王府。

贺氏想吃以前出嫁前吃过的一道采,正咐着小厨房的人,她让小厨房的人下去。

“侧妃娘娘,东西都送去吴府了。”婆子行了一礼抬起头来。

“好。”

贺氏点头让人下去,没有多久,又一个丫鬟进来,恭敬行了一礼:“侧妃娘娘,二姑娘四姑娘过来了。”

“让她们进来吧。”贺氏知道二姑娘四姑娘来是为了什么。

“是,侧妃娘娘。”

丫鬟退了下去。

不一会,丫鬟进来,后面跟着萧芸芸和萧媛媛。

“侧妃娘娘。”丫鬟行了一礼,萧芸芸萧媛媛也行了礼,贺氏让她们起来,不必行礼,萧芸芸萧媛媛站了起来:“侧妃娘娘,不知道表嫂生了没有?生的是侄儿还是侄女,顺利吗。”

她们知道表嫂发动,但不知道表嫂生了没有。

一直担着心。

“已经生了。”贺氏也是知道不久,笑得爽利大方:“你们不用担心,你们表嫂生得还是很顺利的,有太医还有你们大姐姐送去的老山参,给你们生了一个侄儿,又白又胖又可爱。”

“表嫂生了一个侄儿吗?”萧媛媛和萧芸芸看着贺氏,心里松口气:“大姐姐?”

“你们大姐姐送了不少东西。”

贺氏笑着道。

“侧妃娘娘,我们给侄儿绣了东西,不知道能送给侄儿?”萧芸芸又道,萧媛媛点头。

“可以。”

贺氏不在意,爽利的:“洗三的时候我带过去。”

“我们可以和侧妃娘娘一起去吗?”府里没有主母,贺侧妃会代表府里去,萧媛媛也想去,萧芸芸没有说话。

贺氏不是计较太多的人,二姑娘四姑娘还好:“到时候你们和我一起去就是。”

萧媛媛高兴起来,萧芸芸行了一礼:“谢侧妃娘娘。”

萧媛媛一听也忙道。

贺氏觉得不过举手之劳。

“大姐姐也会去吗?”萧媛媛行完礼抬头问。

“会。”贺氏道。

萧芸芸也想大姐姐了。

*

纪府,纪老夫人让张嬷嬷把府里适龄的丫鬟都列了一个册子还有适龄的小厮也列了另一个册子。

纪老夫人看了看册子上适龄的小丫鬟并不多,小厮也少。

老四媳妇那里不知道是怎么个章程,正要让人去问下老四媳妇。

张嬷嬷从外面进来:“老夫人,大夫人病了。”

“老大媳妇病了?”纪老夫人看向张嬷嬷,张嬷嬷点了一下头。

“昨天还是好好的,今日就病了,她这是怪我?”纪老夫人很不高兴,老大媳妇这是觉得她不该把馨姐儿关起来?

关到庄子上是不是?

张嬷嬷想说什么,大夫人身体不好,大公子被送出京,就病了一场,现在馨姑娘被送到庄子上,病了很正常。

大老爷都没有说什么,大夫人——

“不过就是问她是不是早就知道,馨姐儿成了这个样子,就是她宠出来的,她还不乐意,不高兴,病了?”

纪老夫人心中,宁哥儿也好,馨姐儿也好,都是老大媳妇的错。

宁哥儿做了那样的事被送出京,老大媳妇就用病来威胁。

现在她把馨姐儿关起来,她又生病。

老大媳妇以为她这当婆婆的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老大都没有吭声,老二媳妇老三媳妇也不像她一样,除了管家,一无是处,糊涂得不行,身体还弱,她以为我在害馨姐儿不成,论害,也是她在害。”

“老夫人不要生气。”

张嬷嬷开口。

“我也懒得和她生气,要是和她生气,气都气饱了,也气不过来。”纪老夫人也不是小气的人,可是老大媳妇太可气了。

“老夫人,大夫人多半是听了身边的人。”张嬷嬷又道。

“不管她听了谁的话,她是蠢的吗?自己不会分辨,她要病就让她病,最好是一直病着,管家的事交给老二媳妇老三媳妇来,老四媳妇要是愿意,也一起。”

纪老夫人有了主意。

张嬷嬷知道大夫人一直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早晚,老夫人会收回大夫人手上的权利。

大夫人还想一边病着一边抓着管家权不放是不可能的,前一次,大夫人还没有收到教训吗?“馨姐儿送出府了吗?”

事不宜迟,她昨晚就和和个儿子商定,今日就送馨姐儿出府,去庄子上,关起来。

“应该出府了。”张嬷嬷开口。

“去看看。”纪老夫人道。

此时,纪府后门驶出一辆马车,萧柔柔挣扎着,披头散发,她不要被送出府,她不要出府,她要留在府里,大哥被赶出府,她不要被赶出去。

娘,爹,娘!

“姑娘还是听话一点,跟着老奴走吧,再叫也没用,老夫人下了话,姑娘还是去庄子反省吧,大夫人为了姑娘可是气病了,老爷更是生气。”

按住她的婆子在她耳边道。

“不,我不要,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娘,爹,我错了,我不要去庄子上,不要被关起来。”

萧柔柔还想再闹。

婆子让一边的婆子按住,可不能叫姑娘跑了,跳下马车,更不能叫姑娘出了事。

要平安的送到庄子上,至于到庄子上后——

张嬷嬷知道馨姑娘上了马车后,回了老夫人那里。

“老夫人,馨姑娘送出府了。”

“嗯,你去找老二媳妇老三媳妇和老四媳妇。”纪老夫人看着张嬷嬷。

“老奴就去。”

张嬷嬷行了一礼,先去了二房。

柳氏也知道了馨丫头要被送去庄子上的事,听到张嬷嬷来了,知道大嫂病了,明白是怎么回事,听到婆婆要见她还有三弟妹四弟妹,知道是为了什么。

郑氏并不知道,不过婆婆要见她和二嫂,肯定有事。

萧菁菁从嬷嬷那里,知道侄儿洗三她要去。

昨晚和四爷说的时候,她没有想到还有洗三,还想过一段日子去,明日就是洗三,她要给侄儿一些东西。

“郡主怎么能忘了洗三。”郡主没有经过,才会这样,赵嬷嬷知道郡主经过了就不会忘了。

“不知四爷有没有空。”萧菁菁不知道四爷有没有空陪她去。

“四爷可不能去,郡主。”赵嬷嬷一听,忙说。

“为什么?”

萧菁菁不明白,望着嬷嬷,紫嫣秋雨是知道的,香草梅兰也看向嬷嬷。

“四爷可以到时去接郡主,不能和郡主一起去。”赵嬷嬷解释了。

“哦。”萧菁菁明白了。

“四夫人,老夫人让你过去。”

张嬷嬷这时过来了。

“不知道娘有什么事?”

萧菁菁问。

“四爷想给身边的侍卫配人,老夫人把适龄的丫鬟列了一个册子,要问问四夫人,还有管家的事,大夫人病了。”

张嬷嬷开口。

“大嫂病了吗?好。”萧菁菁点头。

------题外话------

下午我爸又和我吵了,结婚了还是要有自己的小窝才好,住娘家也不好,气得我码不了字,一会怒力多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