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四爷太坏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换一身就去。”萧菁菁接着道。

“好的,四夫人,老奴就先回老夫人了。”张嬷嬷行了一礼。

“嗯,送张嬷嬷出去。”

萧菁菁点头,让人关张嬷嬷出去。

香草和梅兰送了张嬷嬷出门。

赵嬷嬷也跟了去。

萧菁菁请安回来后,她就换了一身更舒服的细棉的禙子还有细棉裙,也更凉爽,她让紫嫣秋雨服侍她更衣,见嬷嬷进来。

“嬷嬷,你说娘找我有什么事?”萧菁菁看向嬷嬷。

“郡主啊,老夫人多半是想要让你和二夫人三夫人一起管家。”赵嬷嬷把她的看法说出来:“刚才老奴出去的时候打听了,大夫人病了,好像是因为什么事,老夫人不满大夫人,要见郡主你还有二夫人三夫人,配人的事是次要,主要是让你和二夫人三夫人一起管家。”

“是吗。”

萧菁菁也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本来就有所猜测。

纪馨想要嫁给秦王,不想定亲,被关了起来,要送到庄子上,崔氏病了,婆婆不满,让她和二嫂三嫂一起管家。

算是夺了崔氏的管家权,纪宁出京后,崔氏也病了,是二嫂三嫂帮管,管家权还是在崔氏的手上。

“郡主,老夫人若是对大夫人不满了,二夫人三夫人还有你都是管家的人选。”赵嬷嬷又道,看了郡主一眼。

“要管也是二嫂,我并不想管家,只要管着四房,和四爷一起就好了。”萧菁菁没有想过争管家权。

“那郡主不必太在意。”

赵嬷嬷虽觉得管家权好,不过郡主不想,也好,和四爷一起好好的过,管好四房就行。

二夫人管家也不错,至少比大夫人好。

“现在老夫人多半只是想让你和二夫人三夫人一起管。”赵嬷嬷说了自己的想法。

萧菁菁点头。

“那几个丫鬟知道四爷要把她们配人,一个劲的说是老夫人让她们服侍四爷的,老夫人让她们服侍四爷,可没有说怎么服侍,老夫人当初也是,听书司琴两个丫鬟都没有闹,她们还多半又以为是郡主的意思。”

虽然本就是郡主和她的意思,赵嬷嬷想到之前她去和老夫人送给四爷的几个丫鬟说配人的事。

几个丫鬟不乐意,要见郡主,要见四爷。

以为她们是谁,谁给她们见,最后吵着要见老夫人,她告诉她们,四爷不会理会她们,郡主也不会,老夫人更不可能,还想再闹。

用老夫人来压她,也不看看她是谁,要不是怕郡主的名声不好听,她真的想把那几个丫鬟一起发卖了,配什么人,要不是她派了人看着,那几个丫鬟早就冲撞了郡主了。

“嬷嬷,现在觉得听书司琴好了?”萧菁菁道。

“郡主,那几个丫鬟还以为四爷眼里有她们,也不看看她们是什么东西,听书司琴心也有心思。”

赵嬷嬷觉得没有一个好的。

“郡主好了。”

紫嫣秋雨听到了赵嬷嬷和郡主的话,她们后退一步。

萧菁菁嗯了一声,往外面去。

“听说大房那位馨姑娘被送去了庄子上。”赵嬷嬷跟上郡主,边走边说。

“纪馨不想定亲,想要嫁给秦王。”萧菁菁告诉了嬷嬷。

紫嫣秋雨没有想到,她们很不喜大房那位馨姑娘,赵嬷嬷更是想呸一声,大房那位馨姑娘以前可是看不上郡主,当着郡主的面说些有的没有,什么郡主喜欢的是她大哥。

她大哥看不上郡主,让郡主的名声都毁了,要不是她张嘴闭口,会有那么多人知道?她气得不行。

不想定亲?想要嫁给秦王?也是个不要脸的,秦王殿下是她能肖想的,不是和顾瑶是姐姐妹妹的?还不是看上人家的夫婿,顾瑶不是好东西,她也不是,难怪被关起来,送去庄子上,大夫人会病倒,活该,她还说发生了什么事。

郡主会知道,应该是四爷告诉郡主的,她只想拍手称快。

兄妹俩都不是好的,早该被关起来,这几次见到郡主,也是眉毛不是眉毛,鼻子不是鼻子。

“郡主,果然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有四爷在,纪宁被送走了,纪馨也被送去了庄子上,等处理了那些丫鬟,郡主的日子更加舒心。

紫嫣秋雨觉得嬷嬷说得对。

“嬷嬷,婆婆肯定不想听人说。”萧菁菁道。

“老奴知道。”赵嬷嬷知道老夫人定不想听人提起。

一处丫鬟住的地方,几个丫鬟不知道等待她们的是什么命运,她们是老夫人派来服侍四爷,和四房的丫鬟不同。

可是四爷没有让她们服侍,让人送她们来了这里,她们哪里也去不了,唯一就是等着四爷想到她们,四爷一直没有想到她们,老夫人也忘了她们,现在四爷娶了夫人,夫人她们也见不到,不久前夫人身边的人告诉她们,四爷要给她们配人。

配给府里的小厮。

老夫人让她们来是服侍四爷的。

一定是夫人容不下她们。

她们想出去见四爷还有老夫人,夫人身边的人盯着她们,她们出去不了。

只能等着配人,就算要配人,她们也不想让夫人给她们配人,她们怕夫人不会把好的配给她们。

宜园。萧菁菁走进去,看到二嫂三嫂和婆婆说着话,她也上前。

“娘。”

“老四媳妇,过来。”纪老夫人听到声音,让老四媳妇到面前来,柳氏郑氏也笑:“四弟妹,我们可是都等着你。”

“二嫂三嫂,娘。”萧菁菁再次开口。

“老四派人和我说了,你要把你身边的丫鬟配人,老四的意思是想把我先前送去的几个丫鬟以及司琴听书也一并配人,身边的侍卫小厮都没有成亲,也要配人,让我整出册子来,到时一起配了,你看看怎么配。”

纪老夫人对着老四媳妇。

“娘作主就是,媳妇没有经过这样的事,正要问娘。”萧菁菁开口。

“那我就来拿主意,不过你身边的丫鬟,还是你自己拿主意,你也了解她们喜欢什么样,不知道的问我还有老四。”纪老夫人道。

萧菁菁应了声。

“四弟妹要把身边的丫鬟配人?四弟妹身边几个丫鬟很不错。”柳氏郑氏问,她们身边的丫鬟也都到了年纪,只是一直没有想到配人的事。

“嗯。”

萧菁菁点头。

“那娘,我们身边的丫鬟也到年纪了,要不放出去,要不就配人,娘一起作主配了吧。”柳氏看向娘。

“对,媳妇身边也有丫鬟到了年纪。”郑氏跟着说。

张嬷嬷看着老夫人。

“你们两个惫懒的,自己房中的丫鬟自己作主,拿主意,你们四弟妹是刚嫁过来,不知道,你们明明知道还让娘来,娘也有事。”纪老夫人睥老二媳妇老三媳妇一眼。

“娘,偏疼四弟妹。”柳氏和郑氏还要说什么。

“随你们怎么说,你们四弟妹可不像你们,好了,叫你们来是有事和你们说,馨姐儿被送去了庄子上,你们大嫂病了,府里的事你们一起管着。”

纪老夫人没有再多说,看着三个儿媳妇,老大媳妇要拿乔就拿,她又不是只有一个儿媳妇,离了她不行。

老二媳妇老三媳妇都是能干的。

柳氏点头,她知道来龙去脉:“娘就交给我和三弟妹四弟妹吧。”

萧菁菁:“娘,让二嫂三嫂管吧。”

“娘知道你以前管过家,你和你二嫂三嫂一起,商量着就是。”纪老夫人知道老四媳妇担心什么,她开口。

柳氏笑着拉住四弟妹:“对,四弟妹不要谦虚了。”

萧菁菁点了头。

“这就对了。”纪老夫人也笑。

“大嫂又病了?馨姐儿怎么了?”

郑氏什么也不知道,看看娘和二嫂四弟妹。

“你们大嫂是想抗议。”纪老夫人知道老二媳妇老四媳妇都知道,只有老三媳妇不知道,老三不人和老三媳妇说,老三也不在府里,更不知道。

“大嫂?四弟妹。”郑氏也发现二嫂和四弟妹似乎都知道,只有她不知道。

“老三也不知道,你不知道正常,馨姐儿不知道想什么,不想定亲,要嫁给秦王,闹起来,我怎么可能答应,直接送到庄子上关起来,你大嫂是不满,不满我把馨姐儿送去庄子上,也不看看她是怎么教的,把馨姐儿宠成什么样。”

纪老夫人告诉老三媳妇。

“大嫂怎么。”

郑氏想说什么。

“你大嫂是怨我。”纪老夫人直接说:“今后你们妯娌三人一起管家,你大嫂要病就让她病,想病多久就病多久。”

意思就是不会再像之前一样。

“是,娘。”郑氏心中是高兴的,她也想管家,大嫂是宗妇,她是三媳妇,只有大嫂病了才能帮着管家。

管着家,想要什么也要容易一些。

“你们三个一起,有什么有商有量的,好好管着,你们大嫂要是一直不好,就由你们一直管下去。”纪老夫人也不厚此薄彼,三个媳妇都是一样的。

也不是她让崔氏病着,要不是怕坏了规矩,就算是崔氏好了,她也想让三个儿媳妇来管。

既然身体如此不好,就一直养着。

柳氏听出婆婆对大嫂的态度,脸上还是笑:“娘,到时候还是要娘来掌着大方向,不然啊,我们要是错了——”

“你啊。”

纪老夫人笑了。

萧菁菁没说话,她隐约听出婆婆对崔氏的不喜,郑氏也听出来了,心中高兴,大嫂也不知道怎么教宁哥儿和馨姐儿的。

教得这样不要脸,丢了府里的名声。

萧菁菁在婆婆看过来后,颔首,纪老夫人又笑,三个儿媳妇的性子一目了然,老大媳妇的性子也是一目了然。

要是她只有老大媳妇一个媳妇,头都要疼死。

“四弟妹,三弟妹,你们说是不是?”柳氏又笑,萧菁菁郑氏一起应声。

“娘,明日侄儿洗三。”萧菁菁想到侄儿洗三的事。

“那就去。”纪老夫人是开明的。

“四弟妹有侄儿了?”柳氏笑问,郑氏也看过来。

“嗯,表嫂昨日生的侄儿。”萧菁菁开口。

“去老大媳妇那里把帐本取来。”纪老夫人吩咐张嬷嬷,张嬷嬷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大房,崔氏躺在床上,是真的病了,脸色很苍白,很不好,木嬷嬷站在一边,吩咐一边的丫鬟,脸色难看。

“你们是怎么熬药的,说了不能太烫,夫人都病着,你们倒是偷懒!”木嬷嬷怒斥着。

丫鬟跪在满是碎片的地上,不敢出声。

“还不下去再熬,夫人可是等着喝药!”木嬷嬷又道。

“是。”丫鬟起来,不敢抬头,退了下去,木嬷嬷走回床榻前,看着夫人:“夫人,这些丫鬟反了天了,别以为夫人病了,就治不了她们。”

“嬷嬷,馨姐儿被送到了庄子上,要被关在庄子上,该怎么办。”崔氏抓着嬷嬷。

“夫人,不要急,老夫人总会把姑娘接回来的,姑娘定了亲要嫁人,不可能一直在庄子上。”木嬷嬷安慰着。

“我可怜的馨姐儿,庄子上哪里是能呆的,也不知道怎么样,不知会吃多少苦,是我这个当娘的没用。”崔氏自哀又自怨。

“夫人,老爷不是写了信了吗,只要定了亲,总要备嫁吧,姑娘就能回来了。”木嬷嬷又劝着。

“老爷昨天又说我,慈母多败儿,老爷不待见我,宁哥儿被送出京,馨姐儿也被送到庄子上,我还有什么。”崔氏想到宁哥儿被送出府,馨姐儿也被送去庄子上,她什么也没有,老爷看不上她。

“夫人,喝了药,好起来,等着姑娘回来。”木嬷嬷不赞成夫人这个时候病,管家权还不被二夫人三夫人得去。

“夫人,嬷嬷,老夫人身边的张嬷嬷来了。”就在这时一个丫鬟跪在门口。

“婆婆是来要帐本的吧。”崔氏看向丫鬟。

木嬷嬷想劝夫人好起来,又知道不可能,老夫人派了人来,不能不见,只能在一边扶着夫人。

“让张嬷嬷进来吧。”崔氏道,让木嬷嬷扶她起来。

木嬷嬷娘扶着夫人。

丫鬟退了下去,张嬷嬷不一会进来:“给大夫人请安。”

看着张嬷嬷,崔氏想问馨姐儿的事,她最宠宁哥儿,可馨姐儿也是她的女儿,先前把馨姐儿带离她身边,现在又把馨姐儿送到庄了上,下一次呢。

木嬷嬷知道夫人在想什么:“夫人。”

“张嬷嬷起来吧,不知道张嬷嬷来是?”崔氏回过神。

“老夫人让老奴来取帐本,大夫人病了,老夫人让大夫人好好休养,以后管家的事让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来。”

张嬷嬷道。

木嬷嬷想说什么。

“娘让二弟妹三弟妹四弟妹管家?二弟妹三弟妹是管过的,四弟妹呢。”崔氏听到婆婆要让萧菁菁那个女人管家,萧菁菁那个女人会管吗?她忽然后悔病了。

“四夫人没有嫁过来的时候也是管过家的。”张嬷嬷开口:“老夫人还等着,请大夫人把帐本给老奴。”

“嬷嬷把帐本给张嬷嬷。”崔氏并不怕管家权被夺。

她只是不想萧菁菁那个女人有资格管家。

木嬷嬷:“是,夫人。”

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把帐本取出来交给张嬷嬷。

张嬷嬷没有多呆:“大夫人好好休养。”

“嬷嬷。”张嬷嬷一走,崔氏又抓着嬷嬷。

“夫人不该病的。”木嬷嬷回过身。

“嬷嬷我后悔了,你说我马上好了怎么样?”崔氏开口。

“夫人还是不要想这么多,要是夫人说好了,老夫人怎么想,夫人还是好好养好身体,夫人病了也管不了家,二夫人三夫人以前不是没有管过,最后还是夫人管。”

木嬷嬷看出夫人在意的是什么劝着。

“可这次有萧菁菁那个女人!”

崔氏不甘心。

夫人不是早该想到吗?木嬷嬷继续劝,直到丫鬟熬好药送了过来,木嬷嬷摸了摸,这次还差不多,喂了夫人喝药,太医可是说了,夫人是气郁攻心,并不是真的没有病。

宜园。

张嬷嬷回来。

“好了好了,去吧,把帐本给她们,三人商量着,娘看看怎么配人。”纪老夫人让三个媳妇下去,让张嬷嬷把帐本交给老二媳妇,让她们商量着管起来。

“那媳妇就下去了,娘。”柳氏接了帐本。

纪老夫人挥手。

她让张嬷嬷把册子给她,各房的各房管,她这个园子适龄的都在册子上。

让张嬷嬷先把园子适龄的丫鬟叫来,她见见。

*

“大嫂病了,娘让我们管家,肯定就是从今日起,我们分一下工,更明确,管也来也方便。”柳氏是八面玲珑的人,直接道:“二弟妹四弟妹跟我去二房吧,我们还要见见各处的管事。”

萧菁菁郑氏点头。

“四弟妹,以前大嫂生病,我和三弟妹,一直是一个管大厨房,一个管其它,四弟妹也是管过家的,想管帐还是管采买?帐本在我这里。”

柳氏接着问。

郑氏也看向四弟妹。

“二嫂三嫂,我管采买吧。”萧菁菁道,赵嬷嬷想说什么又没有。

“好,那我管帐,二弟妹还是管大厨房,四弟妹管采买。”柳氏分工明确:“有什么四弟妹可以来找我。”

“嗯。”萧菁菁道。

“我们先去见下各个管事。”柳氏又开口,让人去叫了各处的管事,没有多久,萧菁菁和郑氏跟着柳氏见了管事,告诉各处的管事,今日开始由她们三人管家。

有什么事就到二房来。

或者去三房四房,说了她们的分工,没有多说,让人退下。

各处的管事也习惯了,大夫人不好的时候,都是由二夫人三夫人管的家,只是这次还有四夫人。

二夫人和三夫人管家,她们可不管有小心思,比起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更严厉,不知道四夫人管家如何?

“府里有旧例,四弟妹,只要照着历例,一般不会有什么事,出了什么事再问清楚就是。”柳氏怕四弟妹不熟悉。

“有什么不清楚,我会来问二嫂。”萧菁菁看着二嫂。

“四弟妹尽管来问就是。”

柳氏笑。

“四弟妹管过家,应该很容易。”郑氏道。

萧菁菁:“嗯。”

整个府里很快都知道大夫人又病了,以后由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共同管家,管家权在二房三房四房夫人手里。

崔氏听说了,气得脸色更不好。

回到竹园,萧菁菁喝了一口水,赵嬷嬷:“郡主,为什么不选择管帐?”最是轻省。

“以往便是二嫂管帐。”萧菁菁道。

赵嬷嬷知道郡主是顾忌什么:“还不给郡主扇一扇。”她看向紫嫣秋雨还有香草梅兰几个丫鬟。

“不用,我不算热。”

放了冰块,不是太热,萧菁菁摇头,采买的事她准备让嬷嬷派人:“嬷嬷,采买的事人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盯一下。”

“老奴会的。”赵嬷嬷道。

“明天是侄儿的洗三,东西准备好了没有?”萧菁菁看向紫嫣秋雨。

“已经准备好了,郡主。”紫嫣秋雨道。

天还没有黑,四爷就回来了,听到丫鬟的话,萧菁菁看出去,就看到四爷走进来,等四爷沐浴更衣后。

“四爷,娘让我和二嫂三嫂一起管家。”

萧菁菁对四爷道。

“哦?以后菁儿岂不是会很忙,菁儿。”纪尧笑了起来,他是知道娘让菁儿和二嫂三嫂一起管家的,点了点她:“相信菁儿会管得很好,菁儿想管吗?”

萧菁菁脸红了:“四爷。”

“要是不想管就和娘说。”纪尧又道,宠溺的。

“嗯。”萧菁菁点头。

“我今日问了身边的两个小厮,有一个看上了紫嫣,你找个时间让他们见见,你问过你那两个丫鬟没有。”纪尧想到什么。

“哦?”

萧菁菁很有兴趣:“看上紫嫣了?是谁?”

“你啊,多半就是看对眼了,问问你那丫鬟,要不要见一见。”纪尧轻笑摇头。

“好。”萧菁菁也觉得见下不错。

“那就挑个时间。”纪尧开口。

萧菁菁又应了声。

“对了,四爷,娘给你的那几个丫鬟,不止一次想见我,还想见你,还有听书和司琴,不相信是你要给她们配人。”

萧菁菁不满。

“管她们做什么。”纪尧点她的鼻子。

“她们闹得好像是我要害她们一样。”萧菁菁还是不满。

“要我和她们说?”纪尧问。

“不要。”

萧菁菁马上道。

“菁儿,那你想让我做什么?”纪尧笑容加深。

萧菁菁也不知道:“反正四爷不准见她们,她们要是再闹,都卖出去。”

“好。”纪尧点头。

“明日是侄儿洗三,我是要去,就可以看到侄儿了。”萧菁菁忽然想到侄儿洗三的事:“昨晚,四爷为什么不提醒我。”难道四爷也没想到?她想到昨晚,四爷顺着她的话说。

“想起来了菁儿?”

纪尧笑着问。

“四爷!”萧菁菁一听就知道四爷早就想到,只是没有提醒她,四爷简直是太坏了,坏得不行。

“我还以为你想不起来,想着,菁儿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来。”

纪尧笑容不变。

“四爷还说陪我去,四爷就是哄我的。”萧菁菁不满意。

“到时候我去接你。”

纪尧道:“没有哄你,等些日子,我空了,带你出门走走如何?”

“这还差不多。”萧菁菁哼了两声:“嬷嬷说四爷不能去,只有女眷能去。”

*

越州书院,纪宁住在书院里,有单独的院子,读完手上的书,站了起来,他看着外面,望向京城的方向,他不知道瑶儿在做什么,瑶儿,瑶儿你会看我的书吗?

一个侍卫走了进来:“公子。”

纪宁转身。

“公子,府里的信来了。”侍卫道。

“拿过来。”纪宁听到信来了,让侍卫拿给他,侍卫上前,送上信,退了下去,纪宁知道瑶儿就算看了他送去的信也不会回。

他先找到正清兄的信,撕开,看了起来,脸上多了笑。

他的瑶儿心里并不是没有他。

他又拿起父亲还有娘的信看起来,父亲说会让人打听他的同窗,让他好好读书,娘信中都是嘘寒问暖的话,祖母的信都是问他学业的。

四叔没有说什么。

“磨墨。”他要再给瑶儿写一封信,诉说他的相思。

他要让瑶儿知道,他的心意永不会变。

就算他有了通房,他的心里也只有瑶儿一个人。

*

纪府。

司琴一夜没有睡,听到夫人叫人,她站在门口,等着四爷出来,要不了多久,四爷就会出来了。

听书一直注意着司琴,知道司琴想做什么。

她看着夫人身边的丫鬟进进出出,服侍夫人和四爷,她和司琴只能呆在外面,小厨房的人也来了,把早就准备好的早膳送了进去,她们仍然只能看着。

直到夫人和四爷用过早膳,早膳撤下来,四爷走了出来。

“四爷。”她和司琴一起行了礼。

“嗯。”纪尧想到菁儿说的话,转着手上的玉水溶性指,漫不经心的盯着她们,不管她们有没有别的心思,他:“你们年纪也不小了,我和你们夫人说了,给你们配人。”

“四爷!”司琴猛的抬起头,听书拉了拉司琴。

------题外话------

明天我早上起来写,一定写一万四或以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